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将军夫人为何那样刘南南全文最新章节

将军夫人为何那样刘南南全文最新章节

刘南南 著

连载中免费

《将军夫人为何那样》是刘南南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大小姐柳隽卿有情意绵绵的竹马,将军周镇凌有一屋子居心叵测的姬妾。两人看似八竿子打不着边,却因皇上的一桩赐婚而纠缠到了一起,从小骄纵跋扈的大小姐哪能不反抗呢?为了避免嫁给无良将军后孤独终老病死边关的命运,那当然是赶紧另寻一门权贵人家将自己嫁出去啊,但是后来...

10.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将军夫人为何那样》是刘南南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大小姐柳隽卿有情意绵绵的竹马,将军周镇凌有一屋子居心叵测的姬妾。两人看似八竿子打不着边,却因皇上的一桩赐婚而纠缠到了一起,从小骄纵跋扈的大小姐哪能不反抗呢?为了避免嫁给无良将军后孤独终老病死边关的命运,那当然是赶紧另寻一门权贵人家将自己嫁出去啊,但是后来...

免费阅读

  “能回到宁都,回到爹娘哥哥身边真是太好了。”柳碧莲双手捧着尚温的药碗,红着眼眶说道。那模样可真是纤弱可怜,惹人疼惜。

  时不时提起这个,是因为她内心认定柳家欠她良多,在有事想要说的时候必定会先搬出来,毕竟这么好的把柄不利用可就浪费了。

  果然这话一出,柳母眼中的怜爱又涨了些。

  “傻孩子,那时候是因为你身体不好,华城那边有你常服药房要用到的药材,所以这才不得已将你暂时寄养在那边。如今身子已愈,自然是好好待在爹娘身边的。”

  柳碧莲乖巧地点点头,可转眼又像克制不住自己情绪般又将头微垂下去,用着一副委屈担忧的语气说道“可...可女儿好害怕,以后若是嫁给一个残暴的夫君,又是这般怯弱的性子,恐怕是再也没有顺心的一天。”

  “曾经没有获得过被爹娘哥哥捧在手心的温暖,那倒还不觉得苦难有什么难忍受,可是如今见着了爹娘,知道了真正被人关心的滋味,便是再难忍受那般受人冷落。”

  周柳两家赐婚在即,柳母当然明白她意指什么,可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大女儿性子又是那般强硬,硬逼着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

  不过二女儿从小养在别处,着实是柳家亏欠了她。

  “放宽心罢,这事娘会替你争取一二。”几番纠结,柳母心理上终是选择偏向小女儿。何况在情在理,做姐姐的也该让着妹妹些,大女儿那副性子强悍,嫁到哪里都不会任由人欺负了去。

  争取?呵呵,夜长梦多,这事可要早点钉死在板子上才好,于是她便继续逼着柳母。

  “娘,今日女儿还想坦白一件事...”柳碧莲换下了方才忧愁的神色,继而含羞带怯说道。

  她抬眸看了看柳母“女儿...心悦棋远哥哥”。

  省去弯弯绕绕,倒是直接。

  ...

  “闻人家的小公子?他不是和你姐姐...”柳母面露诧异,不知何时小女儿的心思竟也系在了他身上。大女儿的事她是略知一二的,毕竟和闻人小公子在一家私塾上过学堂,两人有青梅竹马之谊或许可以日久生情不假,但小女儿又是怎么回事?

  “娘你误会了,一直都是棋远哥哥单恋姐姐。他们之间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不然以姐姐那副性子,怎么能安安静静容忍他和公主大婚呢,肯定早就闹得天翻地覆了呀。”

  这番话说说便是了,柳母那时虽然确实盼着大女儿和闻人家可以攀上关系,可如今闻人棋远已与公主大婚,柳母还有什么可深究的?毕竟一开始就知道丞相家的门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

  柳家能走到今日,全靠着柳老爷在朝堂上的战战兢兢和一些好的气运。他们家族背景势力单薄,跟闻人家结亲这种事情,有的时候可以肖想,没了也是意料之中。

  “可是莲儿,闻人小公子已娶,你再心悦也应该放下了。娘会为你在宁都城里再选一户门当户对的好人家...”

  跟闻人棋远比起来哪还有什么好人家!

  柳碧莲闻言当即跪倒在地上,声泪俱下。将柳母吓了一跳,赶紧就要扶她起来。

  “娘,棋远哥哥是丞相嫡子,又是大宁的金榜状元,年纪轻轻便入了翰林编修,日后必定也能继承丞相府,这样好的人家错过再也找不着了,为何不让女儿抓住机会。”

  柳母还是第一次见她如此执拗,心里不由生出疑惑。

  “确实的顶好的青年才俊,可惜你姐姐没那个福气...不过既然他已娶妻,对方又是流光公主,你可有想过若真是嫁过去,以后的日子有多难走?况且有你姐姐在前,人家这心里总有根刺的,如何能够做到坦荡迎你入门呢?”

  “只求娘同意这门亲事,其他事情女儿自有打算。”柳碧莲含泪的美眸坚定地望着柳母。心中早已盘算好了一切。

  自从姐姐对棋远哥哥避而不见,他找自己代为传话送礼的机会多得是,长久接触之下,不愁没有办法嫁入丞相府。

  至于流光公主,那日见她与棋远哥哥之间并无新婚燕尔的亲昵,因见惯了棋远哥哥对姐姐的眼神,自然一下便能判断他与别人感情的深浅。这样的空壳正式不足为惧。

  柳碧莲是真心仰慕闻人棋远,从第一眼见到就不曾忘掉过,翩翩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宁都城里的公子少爷哪一个还比得上了。她时常在想,若自己从小生长在宁都,那他爱上的便不会是骄纵跋扈的姐姐了。

  自己只不过是错过了先机,只要之后能够陪在他身边,总会赢得后来的垂怜。

  “这又是何苦,如今以你爹爹尚书的身份,不说别的,女儿婚嫁上哪还有这般伏低做小。即便是那几房的庶女都能嫁入好的门第,怎么可能由你一个嫡女给别人做妾,丞相府是好,但妾终归是妾,以后你的子女出生也只能挂个庶出的称号...”柳母苦口婆心劝慰道,实在想不通女儿如何会有去做妾的念头。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女儿心中有数,不会吃亏的...”柳碧莲哪里肯听,依旧是跪在地上不依不饶。

  柳母拗不过,只好应承她,但要先同柳父说说这事,若是不反对再作打算。

  -

  宁都多雨,尤其是到了这冬春交替之时,那夹杂寒风的细雨便是飘洒几日几夜的都有。大宁皇城被这缠绵不断的烟雨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雍容华贵又不失庄严肃穆。

  大将军不可能日日休沐闲着,更多时候还是忙于公事,他这接连着十日都被皇帝私下召见。原因无他,无非是老皇帝想恩威并施,敲打拉拢这名大宁战神。

  “爱卿,朕今日打算赐还‘镇国公’爵称与你,替朕择个良日。”

  年逾花甲的老皇帝脸上有着一道道思虑过重的皱纹,仿佛老树般沧桑。

  ‘镇国公’乃第一等公爵称号,历来都是赐予功勋无上的臣子,可从古直今还没有哪一位能在二十多岁就拿到这个爵称,老皇帝这么做,明显就是为周镇凌破格了。

  可面对着无上的荣耀,周镇凌心中却涌起一股悲戚感。

  是啊,周家这个爵称原在□□父那辈就打下来了,然而却在父亲手中被褫夺了去。

  伴君如伴虎,荣誉再盛终究是人臣,谁能料到世事流转变换呢?如今自己看似将一切都夺了回来。可却是牺牲了父兄和战场上无数铁血铮铮好男儿的性命,独自走过刀尖舔血,伏尸万里的惨烈境况才换回的。

  感慨良多,内心实在是掀不起太多的喜悦。

  “圣上选的自是恩泽,臣无异议。”周镇凌语气淡淡回应道。

  老皇帝见他脸上毫无波澜,也知道可能是在介怀往事。

  周镇凌如今可不似其父周扬好收买,而且兵权更甚,即便是自己也不好对他随意拿捏。这样僵硬的气氛下,便让他想起赐婚一事...

  “行了,跟朕单独说话不必这般拘谨,你和蘅儿自小一块长大,就将朕当成是亲近的叔父即可。”

  周镇凌也不会说什么不敢,或多作表面上的推辞,只是保持着不曾逾越的分寸,不卑不亢。

  即便是这样的表现,老皇帝也很满意了,他身上的严肃气氛褪下,脸上也生出几分慈爱来。“怎么,听闻近日你府上后院不太平?这是你的私事,朕本不应多作干预,但思及你已二十三,正室却未有,便想替你爹爹询问一番。”

  周镇凌嘴角抽搐,想来肯定又是御史台那帮吃饱了闲着的老家伙参的本本。别的事情不敢找茬,便盯上了后院之事,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能以家丑盖过一些肮脏盘根错节的势力斗争。

  但老皇帝这话里有话,自己还是听出来了...

  “正室会有,臣并不好男风。”不是外面胡说八道的谣言,就是楚蘅胡说八道的谣言,无论是哪一个,楚蘅待会都等着挨打。

  皇帝微微颔首,真的如同老父亲一般训导道“趁着空档先安稳家宅罢。”

  其实此番对话只不过是埋个楔子而已,同他先提一提这事,择个日子再为他选个闺秀嫁过去,巩固了皇恩即可,至于他喜不喜欢,或是那闺秀嫁过去会过的怎么样,这些一概不在老皇帝的考虑范畴之内。

  周镇凌知道老皇帝肯定是想着往自己府里塞人了,可是他没办法拒绝,因为这是明面上的第一次赐婚,以往那些老狐狸送的姬妾中也许有他的授意,却并非他直接的意思,所以这次是躲不过的。

  可姬妾可以遣散,这正室就有些头疼了。

  周镇凌在男女感情上说到底也算涉事未深,他并非圣人,但凡正常男子都需要温柔乡的安抚。但早几年边关战事频繁,自己无暇去顾及男女之事,如今平定,得以安稳一阵,这些事情自然也是要提上日程的。只希望老皇帝良心些,别再塞一些别有居心的女子给他才好。

  像楚秀这般尊贵身份的公主,成亲之事亦有皇家特权。

  婚后她无需到夫家住着,也不必每日侍奉公婆,晨定昏省。比其他新妇会轻松不少。

  楚秀和闻人棋远在丞相府附近另置有一处大宅。本来这个举动为着的是令公主更加自由,不受拘束。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夫妻两人之间的问题一直都没被大家发现。

  成婚已有一月,两人既无圆-房,也无亲密接触,当真是‘相敬如宾’,形同陌路。楚秀心中虽然仰慕闻人棋远,可是多年的尊贵自持岂是说抛就抛的,出身和教养注定了她不会为着这事和驸马吵闹,一时间也难以低声下气向夫君乞求怜爱。

  但出色的宫斗选手是不会这样坐以待毙的,见朝思暮想的夫君成日在自己眼前晃荡,谁能抵得住这般蛊惑。

  “公主,驸马回来了。”丫鬟急急进来通报时,楚秀正在对镜描眉。

  她细细地勾勒着眉形,一点一滴都透露着用心,可是脑海中居然不合时宜地浮现出那日柳隽卿眉山远黛的模样,气急之下硬是将石黛给摔了。

  再美也只不过是朵上不了台面的野花!姑且再忍她一时!

  闻人棋远宿在南边的院子里,而楚秀宿在北边,两人无事时基本不会有太多接触,每每都是楚秀寻了许多借口过去接近,不是一同用膳,便是趁机借点东西,总之这个家要多怪异有多怪异,但是下人们可不敢乱说,一来是怕驸马责怪,二来是怕公主丢了颜面。总之大家心照不宣。

  想来这也不能将全部责任推到闻人棋远身上,因为在他与公主成婚之前就曾托人给公主带过两次话,说自己已有了心爱之人,强行结合无甚意思。但那时公主只当没有听到过这话,十分固执地要嫁与他为妻。如今这样,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驸马,今日可否陪我用膳。”楚秀进了他的书房,立在门旁轻声问道。

  温柔小意,端庄大方。闻人棋远虽和她没有夫妻之实,却不会连这点小事都拒绝。

  他来到楠木方桌边旁坐下。看着这满桌的精致佳肴,笑道“今日颇是丰盛。”

  “驸马不知,其实每日公主都为您仔细挑选了菜肴,那蛊燕窝百合汤更加是亲手熬制的...”

  “多嘴。”楚秀温声喝住了丫鬟,仍是温柔贤淑地为驸马布着菜。

  闻人棋远微微垂眸,俊颜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握着的筷子随之稍稍顿了一下。

  这些时日确实是难为她了,可自己还未在感情之事上找到平衡点,实在没办法放弃心心念念的青梅。

  楚秀今日特意准备了上好的玉露酿,这是宫中难得的御酒,佳人素手执壶,悠悠给对面的夫君斟满一杯,然后再给自己斟上半杯。

  这期间闻人棋远一直等着她开口,抱怨也好,责怪也好,起码宣泄 出来让大家都好受些。

  可是由始至终,她都没有一句不甘。这便让他更加感觉坐立难安。

  对饮无语,酒过三巡。佳人眼中才有了氤氲委屈的泪光,

  “驸马可是在记恨我。”楚秀佯装醉态,终于将心里话问了出来。也许是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与平时的端庄大方形成激烈的对比,一下便让闻人棋远心软下来,让那层防备心破了壳。

  如众星捧月般的公主硬是将心头的委屈隐忍了一晚,最终才敢借着醉酒这么询问自己,他是怜惜的。

  闻人棋远微微摇头,却伸出手去拿掉她手中的玉露酿。

  “你醉了,不要喝太多。”

  “是我不够好,可是一切都是父皇的意思,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会嫁给一个心有白月光的男子...”楚秀的眼泪淌了下来,这是她第一次在闻人面前落泪,里面或许有五分真五分假,但男子见了无不叹息怜惜。

  是啊,帝王家哪有那么多的选择。

  闻人棋远突然觉得,她也是受害者。真正的加害者恐怕是自己。

  怪自己行事不慎,太过自信以至于没有早早定下卿卿,托人去找公主的口信或许因为别的原因没有送到,否则怎么可能造成今日的局面...

  见闻人棋远陷入沉思,她接着道“可是木已成舟,我也不怪你什么。你若真还惦念着隽卿妹妹,不妨将她迎进府来抬为平妻,只要能让你高兴,这些我都是毫无怨言的。”

  平妻?

  闻人棋远猛地抬眸望着楚秀,只见她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一个最受眷充的公主,因为阴差阳错嫁给他之后,默默强忍着这份孤单落寞,还肯心胸宽广地接纳平妻...

  这般如珠如玉的女子,自己以前怎么可以狭促到事事防她。

  他觉得是他做错了。

  或许是美酒醉人,或许是心生愧疚,又或许是楚秀说的木已成舟。当晚闻人棋远便宿在了北苑。

  红烛暖光,鸾凤颠-倒。

  今晚发生的每一步都在楚秀的掌握之中,但她心里却明白得很,夫君之所以接纳自己,最终还是因为柳隽卿的缘故,若不是她说了之后会亲自同他的‘隽卿妹妹’说情,今晚闻人棋远还不足心动留下来过夜。

  呵呵,还不是因为人家如今赌气不待见他,否则怎么能让自己捡到这么个好机会。

  这情呢,应承下来也没有不说的道理,只不过该怎么说就是另一码事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