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太子死了的白月光是我素心锦时全文最新章节

太子死了的白月光是我素心锦时全文最新章节

素心锦时 著

连载中免费

《太子死了的白月光是我》是素心锦时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梁竹音被送入东宫做司寝女官,宫人纷纷猜测她何时得到宠幸。她本人对此相当淡定:宠幸,不存在的,她要守着心中的白月光,反正太子怎么都比不上白月光,直到某日,她发现太子殿下就是她心目中的白月光本人....

12.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太子死了的白月光是我》是素心锦时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梁竹音被送入东宫做司寝女官,宫人纷纷猜测她何时得到宠幸。她本人对此相当淡定:宠幸,不存在的,她要守着心中的白月光,反正太子怎么都比不上白月光,直到某日,她发现太子殿下就是她心目中的白月光本人....

免费阅读

  梁竹音本就浅眠,身体燥热又胡思乱想了一夜,极度困倦中刚入睡,就被一个凉凉的东西打在脖颈间,她倏地睁开眼睛,伸出手摸索了下拿出一枚棋子。

  “你还要睡到何时?”已然恢复清冷的声音响起,她这才发觉自己裹着被子在角落里睡着了。

  “臣有愧。”她稍稍整理下衣裙,这才起身看向面色苍白的萧绎棠,心中说不出上来是愧疚还是感激,下意识为他斟了一杯茶。见萧绎棠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茶盏,那眼神不言而喻,她保持着躬身的姿势,红着脸低下了头。

  片刻,手上一松,茶盏被他那双修长的手指接过,上首传来咕咚的声音,喉结随着不断吞咽上下滚动。她从未见过萧绎棠如此不顾仪态。

  “再饮一杯。”

  梁竹音只得躬身接过茶盏,去了桌前。

  “还要。”

  “……”

  梁竹音将茶盏递给他,随后直接将茶壶拿了过来。

  “不喝了。”萧绎棠随手将茶盏放在旁边的桌几上,“去将小路子唤来。”

  梁竹音对于他这种无理取闹的行为,突然能平静面对了,甚至觉得也并没什么值得生气的。她淡然应是,打开门后却发现卫恒早已站在门外。

  “卫大人。”她被卫恒眼中的审视与探究,弄得不好意思起来,只得看向小路子传旨。

  “阿恒,你也进来。”屋内传来了萧绎棠的声音。

  三人进屋后,小路子将侍卫服侍交给梁竹音,示意这是殿下要的。

  “梁大人,奴婢不会梳头,这细致活儿还得您来。”小路子为萧绎棠净面后,将梳篦交给梁竹音。

  就算会梳头此时也要拒不承认,他刻意忽略男人发髻是个人都会梳的常识。

  梁竹音此时若再推脱,身边也无人可接,只得硬着头皮接过梳篦,轻轻顺着他那乌黑的发。想着她只是会梳普通的男子发髻,像梳头宫女为他所梳繁复的发辫着实也没有那个手艺。

  “趁现在还早,你过会子将我带出驿馆,有特殊事件命阿大传书,不出意外,我应当经由蒲州、秦州到达凉州。”

  梁竹音下意识看了一眼镜中低垂着双眸说话萧绎棠,想着他此时无暇顾及此等小事,既然私服出行不宜张扬,便擅自梳成发髻后用一根玉簪固定,再将碎发一一篦起。

  卫恒看着一个坐在镜前,一个站在后面为其梳头的景象,这一幕,颇有新婚夫妇早起梳妆的意境,心中着实羡慕起来,竟然忘了应答。

  萧绎棠见他久不应答,从镜中看过去,见他直勾勾看着梁竹音,顺势也转移视线看向她。

  见她专心致志地为他修整发髻,一举一动间尽是温婉,体内又忍不住燥热起来,忍不住轻咳一声,“就这样罢。”

  本来想换小路子为他更衣,想着尽量离她远些,可是看到卫恒的样子,他便打消了方才的念头。依旧起身张开手臂,等待梁竹音为他更衣。

  更换衣物对于梁竹音来说早已驾轻就熟。先为他穿上中单,继而手腕微微发力,利落地将玄色衣袍抖开,套在他的身上,系上腰封后再顺手为他整整袍角。

  她拿起另一套衣物问道:“殿下,这套衣物是为您带上吗?”

  “你穿。”萧绎棠见穿戴妥当,走到卫恒前面说了句,“出去等。”

  他站在廊下低声叮嘱:“切莫将昨晚之事告诉师父,人已解决,我怕他老人家知晓后担忧。”

  “师兄多虑了,我若多说,难免会被师父盘问,这比任何事情都让人痛苦。”卫恒想到一事,收起玩笑的表情,回禀道:“蒲州施粥厂近期不断在夜间抬出死人,师兄你要注意安全。”

  萧绎棠眸中寒光一闪,冷笑道:“知道我三日后到达,想是在我到来之前再出一批货,免得耽误了买卖。”

  吱呀——

  这时门开了,身着湖绿色男装的梁竹音撩袍走了出来。她尝试着拱手道:“小人已准备好,郎君这便可以出发了。”

  萧绎棠睃了她一眼,负手下了台阶,飘来一句话,“进宫有些时日了,终于伶俐一回。”

  卫恒向她笑笑,也快步跟上。

  “梁大人,你要小心照顾殿下,自己也要保重。”小路子心中忐忑,这几日守着没有主子的銮驾,他是别想踏实了。

  梁竹音转头看了一眼愁眉苦脸的他,微微颔首,小跑着追上前面那两个人。

  守在洛州驿的金吾卫,见卫恒带着两名小厮牵马出来,陆续行叉手礼,口中唤着:“将军。”

  卫恒走在萧绎棠前面颇有些不习惯,“唔”了一声,骑上了马。他有些担忧地回头看了看梁竹音,见她也利落上马,便知骑术应该不错。他又看了一眼与梁竹音并驾齐驱的萧绎棠,率先“驾”了一声,打马向洛州城门跑去。

  一炷香后,卫恒见城门即在不远处,拉了缰绳下马,从怀中掏出一袋银钱,递给萧绎棠,“师兄,出门在外,我为你备了一些碎银子傍身。所过之处,有些小门面是不收银票的。”

  “给她。”萧绎棠示意梁竹音接过,拍了拍卫恒的肩膀,“阿恒勿需再送,凉州见。”

  卫恒拱手,“师兄,一路保重。”目送他二人随着人流牵马走出了城外。

  *

  走出城门后,梁竹音见萧绎棠飞身上马,也踩上脚蹬轻松一跃,看着早起人烟稀少的官道,想了想路途遥远,若遇到危险可怎么办。

  “郎君,就你我二人么?”

  “不然呢?”

  他身边自然是有暗卫跟随,不然卫恒也不会如此这般放心送行。萧绎棠撇了撇嘴,她还是稚嫩了些,也不知道这奸细的身份是怎样得来的。

  “那提前去凉州……意欲何为?”梁竹音心中忐忑不已,这越往西走越不太平,他这是想要做什么,还要拉上她当垫背。

  萧绎棠嗤之以鼻,睃了她一眼,“我还要向你汇报?”潇洒一甩鞭,驾马而去。

  梁竹音深呼一口气,只得娇喝一声“驾”努力追上前方那玄色的身影。

  萧绎棠并未按照原计划一口气骑行半日,两个时辰后见路过一个小镇,回头看了一眼越来越虚弱,却依旧咬着牙跟随他的梁竹音,跳下了马。

  “老板,来两碗馄饨。”他熟练地将马栓在小店旁边的柱子上,撩袍坐在了门口的方桌前。

  紧随而来的梁竹音见他落座,急忙“吁”了一声,夹紧马腹也下了马,依样画葫芦将马拴好。她腹中早已饥饿无比,半个时辰前就强忍着眩晕努力跟随,若萧绎棠再不歇息,她恐怕能直接从马上摔下来。

  “坐。”

  她见萧绎棠示意她坐下,下意识摇摇头,指着旁边的空桌,“哪有和主子同桌吃饭的道理,我去旁边坐。”

  萧绎棠看了一眼不远处像是过来吃饭的人,垂眸说道:“随你。”

  他话音未落,“老板,咱们来六碗馄饨。”走过来三个人,大喇喇坐在梁竹音想要坐的位置。

  “客官,您要的馄饨。”老板将两碗馄饨放在萧绎棠面前。

  萧绎棠拿起箸,也不看梁竹音,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梁竹音无奈,只得蹭着他对面的长凳,贴边而坐,见他的视线始终在那碗馄饨上,便也放心的吃了起来。

  “兄弟,施粥厂那边有消息了没,如今那可是个好去处,据说当个护院每月能领二两银子呢。”

  “那地方现在火得不得了,据说晚上抬死人不忌讳的话,再追加一两。爷爷我从小就是在坟堆里长大的,还怕这个……”那人单腿踩在凳子上,剔着牙,呸了一口。

  “别介,我可怕,算命的说我不能见死人!”

  “算命的还说你这辈子不近女色呢……”一阵窃笑后,那名为首的独眼大汉瞟了一眼邻桌眉清目秀的两个人,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嘿嘿笑了两声,拈起一瓣蒜往梁竹音身上扔了过去,“如今这小郎君都长得这般秀气,还要女人干嘛。”

  萧绎棠眼中冷光一闪,抄起手边的竹箸飞了过去,“当”的一声插在那三人的桌板上。

  出门在外,尽量避免惹事,这道理就连梁竹音都懂得。

  她见萧绎棠出手,只得拿出钱袋起身恳求道:“郎君,咱们走吧。”

  “不忙,等你吃完。”萧绎棠拿起茶碗喝了一口劣质茶水。

  “他奶奶的。”独眼大汉啐了一口,起身靠近萧绎棠就要揪住他的衣领,却被他迅速后仰轻松躲过,顺势一脚将他踢飞。

  另外两个人见同伴被打,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同时起身向萧绎棠攻了过来。

  一抹嘲弄从萧绎棠的唇角漾开,他从钱袋内拿出两枚碎银子不偏不倚,两枚齐发瞬间打中两名大汉的眼睛。

  “哎呦疼死我了……给我打!”两名大汉捂着渐渐流出血的眼睛,踉跄着向他追来。

  “走。”萧绎棠拿出半锭银子扔给早已吓得不敢出来的老板,又不紧不慢地拿出三枚银子向那三人扫了过去,好似浑然不觉即将到来的麻烦。

  他见梁竹音哆哆嗦嗦解不开缰绳,一把扶住她的腰,将她仍在马上,随后飞身上马,“驾”了一声往前跑去。

  被他强行搂住腰身的梁竹音羞愤又无奈,在东宫那般谨慎从不外露,怎得出了宫就变成了沾火就着的脾气。才出来半日不到就开始惹事,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有命活着到达凉州。

  梁竹音非常不习惯这种亲密接触,不自觉扭了扭被他箍劳的身子,却被他在耳边勒令,“别动。”

  萧绎棠方才动用真气,体内的气息又开始上下乱窜,搂着她共乘本就要靠很大的意志力,她还一而再的挑战极限。

  梁竹音只得忍着气抓紧了鬃毛,见他骑乘的速度还没方才赶路时快,有些不解。想到上次与人共乘,还是被恩人解救时,那时境况极其危险,险些死于贼人的刀下。

  这次是狐狸主动惹事,纯属害她同吃挂落。真是货比货得死,人比人得扔!

  “臭小子,你别跑!”那三名大汉骑马渐渐追了上来,下一瞬她们的马发出嘶鸣扬起前蹄,向后倒去,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她被萧绎棠抱住腾空而起,两个人瞬间互相对视一眼,心中各自产生熟悉的感觉,却又各自转开视线。

  落地瞬间萧绎棠拔出腰间的软剑,扔下一句,“躲远一些。”在剑锋嗡鸣中,飞身跃入三人之中。

  在三人的围攻下,只看见黑色的身影被耀眼的银光包裹着,伴随着嚎叫声,两个人接连应声倒地。萧绎棠喘着气已然用剑抵在了独眼大汉脖颈上,“说,施粥厂半夜输送死人持续多久,老板叫什么,经常在哪里出入。”

  独眼大汉吓得早已失禁,哆哆嗦嗦哭着求饶:“少……侠饶命,已有半半……月。老板名叫王庆,听说经常出没蒲……州城的落玉坊。”坊字话音未落,便被萧绎棠一剑贯穿喉咙,睁大了惊恐的双眼倒了下去。

  站在马匹一侧的梁竹音,见他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三个人,即便经历过遇袭,依旧还是惊魂未定,顺势扶住马身。她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是趁机套话,想必方才吃馄饨时,就已经想好如何处置他们了。

  萧绎棠顺势收了承影,径直走到小红马前面轻抚马头,附在马耳旁不知说了什么,马儿很快打了两个响鼻。

  他满意地飞身上马,向西南方向看了一眼,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快马加鞭,一个时辰内可到达蒲州。可还能坚持?”

  “小的无异议。”她偷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尸体,不能坚持的下场就是被一剑封喉。

  萧绎棠见她又在神游太虚,嫌弃地瞥了她一眼,伸出手命道:“上来。”没功夫和她在这里磨蹭,施粥厂晚上拉死人已持续半个月,想来已经接近尾声,与銮驾拉开的距离越远,到达蒲州后才有可能挖掘他想要的信息。

  梁竹音下意识将手藏在身后,看着眼前这一匹马,他又先坐了上去,只得咬唇慢慢伸出手,搭在他的手掌心里。

  随即被他轻松一带,再次坐在他身前,听着他的警告声:“不许乱动。”她只得努力前倾,抓住鬃毛固定着身子。谁知随着他一声驾喝声,马儿向前冲去,她瞬间又被巨大的推力重新带回萧绎棠身前。

  后面的人依旧神色如常地甩着鞭,嘴角微微一扬,绝尘而去。

  *

  待看到蒲州城门,梁竹音悄悄动了动早已僵直的腰身,这一路为了与他保持身体上的距离,她始终尽力保持前倾的姿势,简直就是酷刑。见他慢慢将马速降了下来,顺势扭头请示:“郎君,过会子人越来越多,两个……男人共乘,有损您的清誉。我还是下马在后面跟着您罢。”哪怕下马小跑都比和他共乘令人舒服。

  “可。”

  萧绎棠率先跳下了马,也直了直腰身,将马鞭扔给随后下马的梁竹音,自顾自往前走去。

  梁竹音一怔,只得牵着马儿跟随着他入城。

  见他奇奇怪怪先进了一家闹市中的成衣铺子,只得拴马后也跟了进来。

  “老板,这套还有这套,我都要了。”

  掌柜的见萧绎棠样貌虽然清隽,但一身布衣打扮,就头上的一根玉簪还能值个十几两银子的样子,已然有些不爱搭理,“那布料可是蜀锦,绣娘耗时两月才做得。”言下之意,你买得起么。

  梁竹音对上他缓缓看过来的眼神,不等发话,恭敬地说道:“郎君,这银票数目较大,您看还有什么能入眼的,小的一并付钱。”

  萧绎棠随手一指那柜台角落里的一条玉质蹀躞带,“这条要了。”大齐律规定,无品阶的白身是没有资格佩戴玉质腰带,京城内的成衣铺子断然不敢公然出售,只私下里承接有官身之人的订单。在这里竟然公然看到出售违禁物品,他有意要试探一番。

  掌柜的见他小厮既然这样说,稍微收起了轻视之心,依旧带着些许高傲,“这条蹀躞带不卖。”

  “三千两。”萧绎棠一抬手。

  梁竹音会意,将银票从怀中取出,打开放置在柜台上。她顺势瞟了一眼银票上的红戳,见是寿春郡的红印并非京城内的官银号,暗暗称赞狐狸的心思缜密。

  掌柜的见他这般随意的拿出三千两银票,终于露出一些笑模样,“这位郎君,这条蹀躞带是贵人预订,已经付了定金,小老儿实在不能出售给你。小店还有其他各式腰带,要不您在看看别的?”

  他瞟了一眼三千两的银票,暗暗心疼,虽然那王庆只答应给他五百两银子,但他是蒲州远近闻名的恶霸,自然惹不得。

  萧绎棠刚要探听一番,便听到门外一声质问,“掌柜的,我家老爷预定的物件儿做得了吗?”一个身着锦袍的侍从晃着马鞭,吊儿郎当地走了进来。

  “做得了,我给您拿。”掌柜的忙不迭亲自拿出那条蹀躞带交给侍从。

  侍从扫了一眼屋内背对着他的两名布衣男子,看了看这条腰带,点点头,“我家老爷说,银子过几天再给。”

  “这……小老儿自己搭了银子进了上好的和田玉片……”他在侍从森冷的眼光下,只得咽回剩下的话,看着他大摇大摆骑马而去。

  萧绎棠转身啧啧两声,“老板放着唾手可得的银子不赚,如此经营生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掌柜的听了更加心疼不已,忍着怒气发牢骚,“你有所不知,那王庆岂是我能惹得。”他见萧绎棠也不像是本地人,这才唠叨两句,也不敢多说,只得认倒霉。

  萧绎棠也不再问,又指了一些配饰,这才示意梁竹音付了银子,在掌柜的一番恭维之下走出了铺子。

  梁竹音陪着他又去了趟马市,挑了一匹马,这才找到一家客栈落脚,订了两间上房。

  萧绎棠推开门后看了一眼梁竹音,“抓紧时间过来驱毒,晚上还有任务。”说罢人已进入屋内,关上了房门。

  梁竹音抱着成衣铺子的包裹,听了他这句话,想到昨晚那些纷乱旖旎的场景,反而开始燥热起来。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