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娇软翦美人执竹赠酒全文最新章节

娇软翦美人执竹赠酒全文最新章节

执竹赠酒 著

连载中免费

《娇软翦美人》是执竹赠酒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士族没落之后,翦姬凭借一副美貌活了下来,吴国大臣瞒着他们的大王、太子、公子、封邑之君......等一众翦姬爱慕者,暗搓搓地把翦姬送到了天底下最不近女色的虞王身边,企图以色诱君,跌坐在虞王面前,翦姬秋眸含着水雾,娇滴滴地喊了一声“大王”,虞王赵螭眸色微黯,但仍不做动静,但桌子下的手却悄悄地握成了拳....

8.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娇软翦美人》是执竹赠酒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士族没落之后,翦姬凭借一副美貌活了下来,吴国大臣瞒着他们的大王、太子、公子、封邑之君......等一众翦姬爱慕者,暗搓搓地把翦姬送到了天底下最不近女色的虞王身边,企图以色 诱君,跌坐在虞王面前,翦姬秋眸含着水雾,娇滴滴地喊了一声“大王”,虞王赵螭眸色微黯,但仍不做动静,但桌子下的手却悄悄地握成了拳....

免费阅读

  翦姬准确地捕捉到医官眼中闪过的惊艳和迷茫,好像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被叫到这里来,她挑了挑眉,这才想起自己的衣袖还遮着被划伤的半张侧脸,翦姬放下袖子,将自己受伤的脸庞暴露出来。

  医官顿时心头一跳。

  袖摆如云,拨云见雾,清清澈澈的勾人眼眸,半张脸,玉娇雪软,剩下的半张脸,一道细长的红色,张牙舞爪地落在眉眼之下。

  这样血淋淋的狰狞刀口子,若是治不好,翦美人的这半张脸必定会留下疤痕。

  医官仅看了一眼,便快快收回视线,一是不敢太过大胆直视翦美人,怕惊艳不由自主流露出来惹得虞王不快,而是伤口略微刺眼,怕盯的久了让翦美人不安。

  美人皮相柔软娇嫩,稍有不慎,便会留下一辈子的疤痕。

  医官低下头,心思慢悠悠转,让别人治,可能落下疤痕,不过······他师承蔡国医仙鹤栲,起死回生,去朽雕木,区区划伤,他治,绝对没问题。

  他这样的人,被虞王拉来给一个普通小女子治小小的划伤,本是不愿,甚至要气恼的。但翦美人长睫清眸,娇娇弱弱,可可怜怜,雪白玉颊上的血色的痕迹,遮掩了美好,简直就是让人无法忍受。

  医官思索片刻,道:“贵人并未伤及骨头,臣这里有软玉膏,用此药敷在伤口上,不出一个月,贵人的脸就会毫发无损,犹如新肤。”

  赵螭突然不耐烦打断,“鸾骨膏呢?”

  翦姬闻言下意识抬眼望向赵螭,男人挺鼻薄唇,俊美轮廓微微逆着光,眼眸深不见底,敏感地察觉到她的视线,稍稍抬眼看过来。

  轻轻眯了一下凤眸,眼底涌起暗沉墨色,翦姬顿时收回视线,羽睫连带着指尖不受控制地轻颤。

  医官像吞了苦涩酸棘的声音硬邦邦响起:“鸾、鸾骨膏极其珍贵,天下仅有两瓶、臣、罪臣觉得,软玉膏······已经、足以······”

  顶着虞王的威压,医官最后的字是一个个挤出来的。说完,他就立马稍稍退了一步。

  软玉膏在常人百姓看来已经是神仙灵药了,就算在达官贵人中,也是千金难寻,生肌滋肤的良药。而鸾骨膏,则是出自医仙鹤栲之手,生骨养玉,软玉膏与其想必,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这鸾骨膏,医官并不知道如何制作,天下仅有两瓶,一瓶在周天子的国库中,一瓶在虞宫中,还是因为昔年虞国护驾有功,周天子赏赐的。

  如此珍贵的鸾骨膏,用了就再也不会有的鸾骨膏,大王居然就用来治一个脸颊的小小划伤!

  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医官不是一般的肉疼,听到赵螭的话,他心肝肺都要疼了。

  适应虞王的气场后,他又不死心劝:“臣相信软玉膏绝对可以治好贵人的脸,大王不放心,若贵人留下伤疤,臣提头来见。”

  赵螭睨他一眼,兀地出声:“在翦美人的脸治好之前······”

  他拖长尾音,惹得医官头低了又低。

  旋即,他慢悠悠道:“每治一天,都要在你的脸上划一道,而你的脸,只能用你的软玉膏治。”

  医官:?!

  “臣······”要是他继续坚持用软玉膏治疗翦美人的伤痕,虞王说不定还真的会这么做,想到这里,医官脸色顿时变成鹅肝色,他支支吾吾,一时纠结:“臣······”

  过了半晌,医官才低低说:“······是臣记错了,鸾骨膏就是专门用来治疤的,贵人的伤当然要用鸾骨膏来治。”

  声音几乎低的要听不到了。

  翦姬眸色微微泛起涟漪,映出赵螭挺拔的身形,顶着虞王给予的压力,医官用尽全力急匆匆跑出虺祝宫,去藏库取鸾骨膏,赵螭仍然静静站在床榻右侧,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话对医官造成了什么影响。

  不管怎样,虞王是在帮她,翦姬当然是害怕自己的脸上留疤,听方才那名医官的话,若用软玉膏,她大概有一个月都不能出去,顶着一张受伤的脸,翦姬也不大想去见人,而若用鸾骨膏的话,应该很快就会好吧······

  心神微松,翦姬对着赵螭的背影勾起了浅浅的笑意。娥眉舒展,柔柔轻笑,星辰碎光落入眸底,搅乱复杂的情绪,谁料这时赵螭突然转身,幽深的眸子直视翦姬。

  翦姬指尖顿时握紧柔软衾被,迎上赵螭的目光,压下心中微不可查的忐忑,长睫似蝉翼,在秋水湖畔的眸中,投下摇摇晃晃的影子。

  赵螭顺着她眉眼,一点点向下打量,玉肌凝脂,丹唇软梅,惹人采撷,雪白蝤蛴,腰肢纤细,杨柳依依······但在接触到翦姬右脸处的血口子时,赵螭眼神微冷。

  她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受伤了。

  赵螭微微俯身,深沉的眼眸紧紧盯着翦姬,惹得翦姬不由得心头狂跳,温凉的指尖触及她的脸颊,赵螭将长指半搭在她未受伤的半张脸上,轻轻浅浅,似落笔点墨,点了点。

  翦姬身体微微僵硬,男人灼热的气息若有若无撩在脸颊上,羽睫极轻地扫动空气,似乎遇到的也是赵螭的气息。

  赵螭不发一言,只静静盯着翦姬,他的眼神,让人毛骨悚然,翦姬心中略有不安,下意识转移视线,这才注意到赵螭的手很白。

  苍白瘦劲,指骨修长匀称,这双手,倒是与同样经常上战场的人有些不同。

  燕居素服的袖摆落在翦姬肩头,泛金锦绣蹭在她的锁骨上,翦姬呼吸一时有些乱。

  虞王俊美高贵,阴鸷深沉,翦姬与赵螭相处时,不由自主流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美人楚楚可怜,抬起浓密长睫,眼含秋水,偏偏雪白的脸上有了血色的伤口,白雪被揉碎,暗红血痕,赵螭心头狠狠一跳。

  眸色愈发深沉。

  男人身形修长,即使俯身弯腰,也几乎挡住了翦姬的全部身影,衬得她娇弱可怜。就像凶狠的狼,在经历阴沉的守候后,终于用利爪桎梏了无助猎物。

  赵螭视线停留在翦姬的脸上,就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

  翦姬握住衾被的指尖不由得又紧了紧,柔软细腻的触感让翦姬略微出神,她今晚,本来是要给虞王侍寝的,思及此,翦姬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赵螭突然冷笑一声,长指顺着翦姬的侧脸滑落,轻飘飘抬起她的下巴。

  声音带了点沙哑:“你还记得你今晚是来做什么的吗?”

  赵螭捏起翦姬的下巴,冰凉指尖在雪白脸颊上摩挲几下,微微眯起眸子,翦姬呼吸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立马用怯生生的眼神迎上他的视线。

  她不答。

  赵螭眼底幽深,翦姬微微颤抖的指尖反握住他瘦长腕骨,赵螭慢条斯理扯开,嘴角漾起一抹极淡笑意:“翦美人,紧张什么,寡人又不会吃了你。”

  翦姬心中隐隐出神,鸾骨膏什么时候可以送来,她的脸······翦姬只是下意识看向赵螭。

  因为抬着她的下巴,她看向自己的时候,秋眸光华四溢,丹唇皓齿,莫名妩媚。

  赵螭眸色一黯,顿时松开她的下巴,又察觉到她的视线随着自己的动作移动,再低头看向翦姬,她轻眨长睫,清澈水眸,像是一只搞不清状况的懵懂动物。

  赵螭眸色更黯。

  若不是她脸上的伤口在提醒着自己,赵螭很想抚上她白嫩的脖颈,盈盈可握的腰肢······

  “大王,鸾骨膏取来了!”

  医官聒噪的声音突然响起,瞬间,虞王可怕的视线横向他,医官手里小心翼翼捧着的鸾骨膏差点被吓得丢出去。

  医官摸了摸凉嗖嗖的脖子,把鸾骨膏往桌案上一搁,飙着口速把使用方法和注意事宜说完,末了,又不死心地补了一句:

  “贵人的伤口小,不要用太多的鸾骨膏。”

  赵螭冷笑一声。

  至少要留半瓶啊!医官心疼地想,眼睛一直盯着漆案上的鸾骨膏,又想起这里面的东西一会儿就要涂到翦美人脸上,医官忍不住看了一眼翦姬。

  美人神色楚楚,容颜绝美,好看的眼眸若有若无看向鸾骨膏。

  ······其实用一点鸾骨膏也不是不可以的,医官肉疼的情绪莫名就去了一大半。

  赵螭冷冷看了他一眼,医官立马打个激灵,赶快滚蛋了。

  美人在怀,虞王肯定不乐意他打扰。

  赵螭随意拿起桌上鸾骨膏,颇黎做的瓶身,白色透明的软膏静静泛着细光,赵螭挑眉,用一只手沾了药膏。

  眼睛下的那块皮肤一直在疼,翦姬现在对赵螭手中的药膏都有点望眼欲穿的意味了。

  她可没怎么受过疼。

  身侧床榻微沉,赵螭坐了上来,黑色狐裘外衣早就被他扔在地上,素色锦衣燕服,添了一份散漫的气质。

  他视线灼灼,翦姬以为他要做什么,谁料赵螭开口,声音变得阴冷:

  “翦美人,你要是毁容了,我就杀了你。”

  翦姬心里一咯噔,想起曾经那些被送到虞宫,结果下场凄惨的美人们,翦姬无需时间酝酿情绪,雾蒙蒙的泪水立马盈满眼眸,欲落未落,霎是可怜惹人爱。

  赵螭突然用指尖在在翦姬脸上的伤口处点了点,肌肤刺痛传来,翦姬轻嘶,装模作样挂起的泪水一下子没有收住,就要滑下来,眼看着要落到伤口上,赵螭眸色闪了闪,食指指腹轻柔地擦去她的泪水。

  沾了药膏的指尖轻轻点在翦姬眼尾,向下抹了一下,并没有涂在伤口上,翦姬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怎么感觉是在逗她。

  接着,他稍稍离远了点。

  翦姬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男人的气息很快又靠了过来,翦姬身体有些僵硬,“闭眼。”

  她听到赵螭低声吩咐。

  翦姬还是第一次遇到敢离她这么近的人。

  虽然心中思绪纷飞,翦姬仍然安静听话,轻悠悠闭上眼,蝉翼般的长睫不住颤抖,像是承载不住积雪的单薄花枝。

  赵螭若有所思看她一眼,翦姬此女,闭眼的动作居然也能如此勾人。

  佳人闭上美眸,那点伤口完全遮挡不住她的美,微微扬面,娇小玲珑,唇瓣轻张,乖乖巧巧,雪肤花容,像是等待采撷般,赵螭喉结滑了一下。

  指尖沾着冰凉的鸾骨膏,赵螭垂眸,触碰翦姬脸上的伤口,冰冰凉凉,惹人颤栗,翦姬轻咬贝齿,瘦肩微颤。

  赵螭用另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肩。

  鸾骨膏的凉很快压下伤口的刺痛,那人的指尖很温柔地拂在脸上,翦姬有些怔愣。

  天下都说残忍暴虐的虞王,现在竟然如此温柔地为她涂药。

  翦姬悄悄半睁开眼睛,羽睫卷翘,视线在接触到赵螭时,眸光荡漾一下,男人素衣燕居常服,发冠不太规整,慵慵懒懒,垂眸认真为她敷药时,竟然有些清隽贵雅。

  翦姬偷偷打量他,赵螭指尖顿了一下,好像察觉到什么,但很快动作如常。

  不知过了多久,赵螭终于给翦姬涂完药了。

  此时,翦姬双眸带着水雾,眼尾染上薄红,水杏秋薄,艳艳桃瓣。赵螭呼吸凝滞一瞬,视线掠过她的眼睛,却发现白嫩如雪的肌肤上,竟然多了几道红痕指印。

  浅浅淡淡,对赵螭而言,却无比显眼,这是他留下的。

  赵螭凤眸幽深,血液隐隐躁动。

  好听地要命的柔婉嗓音突然响起:

  “王上。”

  翦姬想了想,这时候还是对虞王表示一下谢意为好。然后她才刚刚喊出称呼,就被赵螭用手捂了唇,剩下的话语硬生生吞入喉中,翦姬惊讶睁大眼眸。

  揽着翦姬的腰肢,赵螭将她整个人推倒在床榻上,男人埋在她的脖子处,薄唇吐出温热,撩来撩去。

  “别动,让寡人抱抱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