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韩唯一欧阳耀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韩唯一欧阳耀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单简 著

连载中免费

豪门总裁漫画《一夜未了情总裁别太坏》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漫画改编自作者单简所著同名长篇小说,主角是韩唯一欧阳耀,全文讲述的是:韩唯一的父亲为了拯救断裂的资金链将她送上欧阳耀的床第,一夜之后,韩唯一拿着母亲的救命钱离开,再次重逢,韩唯一才知道,欧阳耀自那一晚之后,对她念念不忘,找寻已久…

54.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豪门总裁漫画《一夜未了情总裁别太坏》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漫画改编自作者单简所著同名长篇小说,主角是韩唯一欧阳耀,全文讲述的是:韩唯一的父亲为了拯救断裂的资金链将她送上欧阳耀的床第,一夜之后,韩唯一拿着母亲的救命钱离开,再次重逢,韩唯一才知道,欧阳耀自那一晚之后,对她念念不忘,找寻已久…

免费阅读

  就是这样,唯一非常郁闷地和韩慧彩留在了这里欧宅。晚上的时候,依欧阳耀的安排,她来到了一间淡粉的房间,站在房间中央,闻着空气中所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环视眼前的一切,她不禁轻喃道,“怎么有些熟悉的感觉呢?”

  “这以前是你的房间。”

  突如其来的男人磁性声音使唯一忙转身看向慵懒倚在门框上的欧阳耀,将信将疑道,“我,以前真的住在这里?”

  “我们的婚纱照你都看见了?你觉得,我再骗你有什么意义?”欧阳耀挑了剑眉,双手环胸地走到唯一对面,幽蓝地眼眸瞪着她清澈地眸子,“当时,你赖皮赖脸的赖在这里,我怎么赶都赶不走,你粘人的程度简直是整个宇宙都找不着,后来,所幸就让你留下来了。”

  “你胡说。”唯一尴尬地抿唇道,“我不可能是那样赖的女人。”

  “是吗?”欧阳耀饶有兴趣地托长了音,勾了唇角道,“如果真是那样,今天下午的时候又是谁赖帐说,不承认是我的女人?”

  躲在门外的韩慧彩惊讶地捂上嘴巴,以防止自己控制不住地发出声音,伴着紧张地心跳,她蹑手蹑脚地凑到近前,偷听着俩人的对话。

  “我……”被抓到小辫子,唯一理亏地不知说什么是好,只得推拒着欧阳耀,“你快出去!我要换衣服睡觉了。”

  “那你就换啊?你身上什么地方我没看过?”欧阳耀唇角噙着痞气地笑,这样的他,让唯一脸颊羞红地同时恨地牙痒痒,咆哮道,“出去!”

  欧阳耀也不怒,反而笑着猛然将娇小地唯一搂在怀里,一个旋身携她躺在床上。

  唯一惊呼出声,拳头频频落在欧阳耀的身上,“你放开我,快点儿!”

  “别动。”欧阳耀对挣扎的唯一如蛊惑般好声的声音轻声说,弧度优美地下颚抵在唯一的头顶,他阖上眼帘,闻着她刚沐浴后的清香。

  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他想念极了她的味道,想念极了抱着她的安心感,懒懒地他道,“女人,不要吵,我困了。”

  莫名地,就是因为欧阳耀这句听似无力地话使唯一停止了挣扎,甚至呆呆地看着欧阳耀地俊脸,这样细细地看着他,她才发现,欧阳耀的睫毛很长很翘,和她家雪儿的很像,不过一个男人怎么可以拥有这么漂亮的睫毛呢?

  目光微微上移,两条浓黑地眉被他拧成一个川字,她不由自主地想伸手为他抚平,却发现他将她搂的更紧,她无奈地轻声道,“我不走。”,这才感觉睡梦中的欧阳耀渐渐放松了她。

  抚平欧阳耀紧蹙的眉,唯一看着俊脸上写着疲倦地他,竟有些不忍将他推醒,望着他的俊脸,“就在这里睡一下下,然后你就离开。”说完,她缓缓闭上眼睛,并没有看见欧阳耀微掀地好看嘴角。

  修长地指甲因紧攥而深深地插进肌肤,透过门的缝隙,看着相拥而睡的俩个人,韩慧彩愤恨地咬破了唇,冷冷地瞪了一下唯一后,她转身离开。

  韩唯一,你的噩梦马上就要来了!

  英国。某私家高级医院,当唯一和欧阳耀同时出现在重度监护房病外时,不禁让在场的人震惊不已。

  “冰冰怎么样了?”唯一紧张地问向眸带血丝,似一夜也没有合眼倚在墙壁上的立威廉。

  “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还有脸问!”一位金发碧眼的女人说着流利地英语抢先道,怒气冲冲地走到唯一面前,在所人都没有做出反映时,狠狠地一个耳光甩在唯一白晳的脸颊上,怒骂道,“要不是你勾搭威廉,弄了个野种说是威廉的孩子,硬赖着和威廉结婚,冰冰会自杀吗?!冰冰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

  “阿姨,您在胡说些什么?雪儿是我的孩子!”立威廉愠怒道,箭步走到唯一身边,满是怒意地绿眸看着罗母道,“唯一是即将成为我妻子的人,希望你能尊重她。”

  “尊重她?”罗母冷笑,指着捂着脸颊目光平静地看着她的唯一道,“你要我尊重这个抢了别人未婚妻的狐狸精,那简直是做梦!”

  “算了,威廉,我没关系。”唯一轻声说,缓缓放下捂着脸颊地纤手,苍白地容颜泛起的五根手指印分明。欧阳耀微微眯起了凛冽地狭眸。

  “你这个贱女人,又在那演戏,假好心,冰冰和威廉就是被你的演技骗到了。”罗母怒不可遏,甩手便要又撑掴上唯一的脸颊,千均一发之际,一只大手用似可以将她手腕捏碎的力气握住了她的手腕,罗母痛苦地哀号,“放,放手,好痛。”

  “痛就好。”欧阳耀冰蓝地眸子如千年寒潭般地看着痛地五官扭曲的罗母,唇角勾着冷漠地弧度,声音邪肆如撒旦般低冷,“老太婆,不要以为立威廉尊称你一声阿姨,你就可以得到所有人的尊重。我告诉你,你不配,在我眼里,你像只疯狗一样在咬人,你咬别人可以,但我的女人你敢再动她一根汗毛,我废了你双手,让你下辈子在轮椅上度过。”

  从始至终,欧阳耀的声音都如同平静的湖水无波无澜,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形成种难以言喻的危险,所以在欧阳耀放开罗母手腕的下一秒,罗母便整个人摊坐在地上,原本嚣张的气焰早已消失不见,闪躲着欧阳耀森冷的目光,她暗自害怕,刚才竟在这年轻人的蓝眸里看到了不属人类拥有的凶狠光芒,所以她相信,他会说到办到。

  唯一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欧阳耀,其实罗母打她、辱骂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记得,初来英国时,罗母的见面礼就是一个巴掌,可看在她是立威廉世交的阿姨份上,她也算了,渐渐地,她对罗母有了纵容,因为待她好的立威廉,也因为待她的罗冰,所以被罗母打已经习惯为常,她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人替她教训罗母,然后霸气的说上一句“我的女人你敢再动她一根汗毛,我废了你的双手,让你下辈子在轮椅上度过。”

  有什么难以言喻的情感在唯一心里滋长“欧阳耀啊欧阳耀,你还真是一个危险到可以左右别人情绪的男人”想到这,唯一不禁有些害怕……

  两天后。罗冰从重症监护病房转到了普通病房,唯一坐在椅子上紧握着罗冰的手,噙着泪地眼睛看着她苍白如纸的容颜,真诚地谦意道,“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你是威廉的未婚妻。”

  “唯一,你不用自责,真的不怪你。”罗冰苦涩一笑,晶莹地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如果你能想起来五年前的事,你就会记得,我曾对你说过,我爱威廉,对他的爱,超乎了外人的想像,我不希望看见他不开心。他爱你,和你在一起,他会幸福。”

  “你怎么这么傻啊。”唯一哭红了眼睛,哽咽道,“冰冰,你千万不要再做傻事了,不然我会内疚一辈子。”

  “不会了。”罗冰虚弱无力地说道,“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偶尔从昏迷中醒来,看见你们焦急地站在外面,我就想着啊,不可以就这么自私的死去。因为我不要你和威廉内疚,我要看着你们幸福,然后我会找到属于我自己的幸福,我知道,幸福不是单方面的,但我真的累了,需要找一个全心全意爱我的人为我疗伤,即使我不爱他,可至少他不会伤害到我。”

  罗冰所说的最后一句“即使我不爱他,可至少他不会伤害到我”使唯一潸然泪下,她曾说过这样的话,所以知道这是怎样酸涩的心情,心都好似揪在一起的疼,“冰冰,对不起。”

  “感情的事情哪有什么对与错啊,你啊,如果真的觉得对不起我,就让威廉幸福,不要伤害他。”罗冰紧握着唯一的手,苦笑道,“唯一,我知道,你的心从不在威廉的身上,守在一个不爱的人身边,你和我一样苦。”

  “没有,我不苦。”唯一揩了脸上的泪水,浅笑道,“冰冰,我答应你,我会努力爱威廉,努力让他幸福。”

  病房外,欧阳耀和立威廉两个俊美的男人以不同的慵懒姿势倚墙而站,却同样唇角掀着苦涩地弧度。

  一个因为被努力的爱

  一个因为即将失去爱

  那晚回到别墅后,唯一就积极的和立威廉商量起婚礼的具体细节,而欧阳耀则在与立母聊过天后,独自回到了卧室,在漆黑的夜里烦躁地吸着烟。

  几天后,韩慧彩借工作之由留在英国,被立母邀请住进了别墅。后经四人商量决定,将双方的婚礼定在希腊爱琴海上举行。至于原因很简单,两个男人都知道,有个叫唯一的小女人,喜欢充满童话色彩的希腊,而爱琴海是最具童话浪漫的地方。

  天空蓝地如同被海水洗过般明净,洁白的海鸥翱翔于波澜壮阔的爱琴海上,一浪浪打在沙滩上的海水,像是在对人们诉说着缠缠绵绵的爱意。

  两位英俊非凡的新郎站在精心布致的结婚场地里招呼着前来参加婚礼的客人。

  立威廉伟岸地身材着一套洁白西服,趁着俊美地脸如画,玛瑙般璀璨地绿眸看着对面身穿黑色西服的欧阳耀道,“最终,你还是输了。”

  “输了?”欧阳耀邪肆地挑了眉,那双幽蓝地眸划过讥讽地神情,“好笑。我是被那个女人努力忘记的人,而你却是被那个女人努力爱的人,论起来,我们谁都不真正的赢家,你要知道,想忘记一个人,要比记住一个人还要困难,所以,她的心还在我这里,理论说,赢家还是我,而且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嗯。我承认,你说的没错,忘记一个人要比记住一个人困难,可你不忘了,我和唯一会长相厮守,我和她都会努力将你屏弃掉我们的世界。”立威廉还想再说什么,衣袋里的手机猛然作响,他不悦地扫了眼来电号码,转身走向别处接听,三言两语的接听后挂断通话,神情颇为紧张地看向欧阳耀,“我有急事,要去xx路一趟,万一在婚礼前赶不急回来,帮我转告唯一,让她等我。”

  欧阳耀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冷冷地语调,“最好不要回来了。”

  “真是个漂亮地新娘子。”化妆间里,艾佳看着身披白纱美丽的唯一笑着赞道。她身边的雪儿跟着符合道,“真是个漂亮地妈咪。”

  唯一莞尔地笑了下,紧攥在一起的手泄露了她的紧张,“小艾啊,我有些害怕。”

  看着唯一难掩不安地神情,艾佳半蹲在她身边,握住她冰凉地手,“害怕什么?”

  “不知道,总之就是觉得很害怕,好像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

  “能发生什么事情,要发生也是件幸福的事情。”艾佳伸手指了指隔壁化妆间里的韩慧彩,“你看韩慧彩多沉浸在即将成为新娘的喜悦当中,这点儿你得像她当学学。来,给爷笑一个。”

  唯一浅浅地笑了笑,“可能是婚前恐惧症吧。”

  “妈咪,有雪儿和爹地在,妈咪什么都不要怕。”雪儿说这话的时候,像是能保护唯一的小英雄,把唯一真心的逗笑了。

  艾佳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快到时间了,我们出去吧。”

  “嗯。”

  唯一和韩慧彩两个各怀心事娇美的新娘在长廊里相汇,简短的交流后,乘坐着各自的南瓜马车由酒店使向爱琴海,然而,那里究竟是幸福的开始还是噩梦的起点呢?

  看着越来越近的结婚场地,唯一不安地透过千百个人群寻找那抹她熟悉的欣长身影。

  然而,唯一却怎么也没有看见期待中的身影,反而是在马车停稳后,看见了欧阳耀出现在面前的伟岸身影,怔愣地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威廉呢?”

  “有事出去了。”欧阳耀不冷不热不耐烦地语气,“我扶你下车,你就快点下车,别等到我没了耐性,你托着婚纱自己下车。”

  “什么事出去了?”唯一追问。心中那抹不安越加强烈,如果不是非同一般的事情,立威廉是绝对不会在婚礼上丢下她离开的。

  “你烦不烦?”欧阳耀臭着张俊脸,执起唯一的纤手,倏尔打横地将她抱起后,稳稳地将她放于地面。

  一旁的韩慧彩脸色难堪地站在马车上,愤怒不已地听着周边的窃窃私语,好似她只是一个伴娘,而真正的主角只是欧阳耀和韩唯一。

  韩唯一,为什么从小到大你都比我优秀,都要抢尽我所有的风头,包括今天我最重要的日子?真的不要怪我所做的一切,因为,那是你应得的!

  “耀,你总是这么绅士,先扶姐姐下马车,但是今天,我只允许你对我一个人绅士。”韩慧彩这样娇滴滴地几句话,解了在场人的心中的疑惑,也把在场的人给逗笑了。

  唯一尴尬地抽出被欧阳耀紧攥着的手,不禁定晴地打量着欧阳耀,这个堪称完美的男人今天更为帅气,乌黑的零乱碎发随着微风浮动,一双狭长地海洋眸子满是高贵与不羁地光芒,唇角那放荡不拘地弧度让你永远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就像现在,他始终站在她身边一样。

  压低了声音,唯一道,“你不要站在我身边,去扶韩慧彩下马车啊。”

  “扶不扶她是我的事。”欧阳耀邪气地俊脸,“怎么,你就这么急着和我撇清关系吗?”倏尔他俯在唯一耳畔,低语,“可惜,这辈子你都只能和我有关系!”

  “什么?”唯一不解地看着欧阳耀,却见他执起她的手,走向神父,她不安地小声道,“欧阳耀,这不是我和你在结婚,你应该牵起韩慧彩的手,我的新郎不是你。”

  “你给我闭嘴!”欧阳耀以绝对气势使唯一暂时安静下来,“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和任何人男人结婚,今天只是你和我的婚礼!”

  “你疯了吗!”唯一努力挣脱着手,看着侧脸俊美到无懈可击的欧阳耀,怒道,“你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这一切?所以才会说和我们同天举行婚礼的话,威廉呢?威廉是不是让你支走的?他人在哪?你把他怎么了?”

  “你一定要在我面前表现出那么紧张他的模样吗?”欧阳耀猛然停了脚步,凛冽地蓝眸划过抹不易察觉的受伤,泠视唯一清澈地眸子,质问道,“你努力去爱他,却努力的要忘记我,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可以那么自私?只顾及到了立威廉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哪怕是一点点儿?五年,整整五年,我努力的想忘记你,每天都活在忘不掉你的痛苦中,可是你呢,却一直在和立威廉逍遥快活,再见面时,你竟然已经不记得我了,即使不记得我了,既然也不想再和我有任何牵扯,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为什么?!!”

  欧阳耀突然怒吼出声,使唯一歉疚地低垂下眼帘,忽略掉心里那丝抽痛,“对不起,威廉是我的丈夫,我必须顾及他的感受。”

  “哈哈……”欧阳耀仰天苦笑,冷了眉眼地看着唯一,大手攫住她细嫩的下颚,“看着我的眼睛,让我来告诉你,立威廉死了,他已经死了!”

  “这不可能!”

  欧阳耀的这一句话,如一枚炸弹炸在了婚宴上。唯一倔强地眼里噙着泪水,“你不要咒威廉,你在胡说!”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