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全能废少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全能废少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雨中小生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李若尘白婉清的小说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叫做《全能废少》,由作者雨中小生倾心创作,小说讲述的是:李若尘出自帝国四大家族,却因为某种误会被逐出李家,而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他是名扬海外的佣兵之王,再次回到家乡,未婚妻白婉清前来接他,在这里失去的一切,李若尘都会拿回来!

11.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主角是李若尘白婉清的小说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叫做《全能废少》,由作者雨中小生倾心创作,小说讲述的是:李若尘出自帝国四大家族,却因为某种误会被逐出李家,而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他是名扬海外的佣兵之王,再次回到家乡,未婚妻白婉清前来接他,在这里失去的一切,李若尘都会拿回来!

免费阅读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所有声音戛然而止,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现场一片压抑。

  一连几个李家旁系子弟的把柄被抖落出来,众人心底直发寒,一股冷气从尾椎骨窜到后脑勺。

  他们心里都有个相同的疑问,李若尘到底知道多少秘密?!

  尤其是心里有鬼的人,更是吓得两腿直发抖,生怕下一个被点到名的就是自己。

  李家家大业大,随便扣下来一点都能吃得满嘴流油,不管嫡系还是旁系,有几个手脚干净?

  吃回扣、贪污公款、以权谋私,严格追究起来,是要吃牢饭的!

  “好你个李飞,敢背着老娘养小三,你这个杀千刀的混蛋!”

  一个脸圆胳膊粗的中年妇女最先打破寂静,撸起袖子就要揍老公李飞,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头追,闹得鸡飞狗跳。

  “各位兄弟姐妹叔叔伯伯,要我继续说下去吗,我还有不少猛料没爆呢。”李若尘脸上泛着和煦的笑容,却让人不敢直视,只觉得这笑容比魔鬼的微笑更可怕。

  “你这是污蔑,我什么时候吃回扣了,有种拿出证据,不然我一定去法院告你诽谤!”

  名叫李云峰的青年尖声叫道,为自己辩解,不知情的人还真会以为他有多无辜。

  “呵呵,还不服气,待会儿有你哭的。”

  李若尘冷冷一笑,而后报出一串银行账号,以及近期大额的现金流水。

  听到那一个个数据,李云峰表情渐渐凝固,像是被勾了魂,两眼空洞目视前方。

  一阵风刮过,李云峰身体晃了晃,噗通一下坐到地上,整个人瞬间瘫痪。

  他知道自己完了,吃回扣的证据被当场爆出来,族里长辈必定要拿他开刀,请谁出面说情都没用!

  另外几个想矢口否认的李家子弟连忙闭嘴,眼里除了惊恐还是惊恐。

  身为李氏集团总经理的李正河身体僵硬,两腿像是灌了铅,脸上肌肉不时抽两下。

  人都有私心,手中权力大了,免不了为自己谋点福利,他屁股底下一堆屎,根本经不起查。

  人群里的李正湖也没好到哪儿去,心脏快跳到嗓子眼,吓得脸都绿了。

  别的不说,李俊父亲做会计贪污一事,他便是幕后主谋,从中获利不下三千万!

  老爷子眼里容不得沙子,要是被供出来,光这一件事就能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

  刚才一个劲挑事的李若源更是缩紧脖子,偷偷退到人群外围,心里不断祈祷,李若尘千万不要盯上自己。

  “真是大开眼界,还没进李家的门,就先看了一出大戏,都说一入豪门深似海,现在想想,还是我们小门小户比较好,没这么多破事。”钱正道一脸笑眯眯说道。

  不论谁的把柄被抖出来,反正丢脸的都是李家,他一个外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李若尘,还有什么猛料继续爆,把本小姐逗开心了,道歉的事咱们好商量。”钱婷婷也在一旁跟着起哄。

  “钱总钱小姐,凡事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了!”李正海神色不善看着二人。

  他本不想出面干预,一直当他的隐形人,无奈事态越闹越大,两个兄长又撑不起台面,只好站了出来。

  李若尘略显惊讶,倒是极少看到这位四叔发怒。

  如果问李家众多嫡系当中谁底子最干净,估计就是李老四,从不参与家族产业经营,只当一个与世无争的公子哥,低调得令人发指。

  “大家不要误会,本来我们今天上门只想讨个说法,李家内部的是非恩怨与我们无关,只充当看客。”钱正道笑道,那张阴鸷的脸越看越阴险。

  李正河气得咬牙切齿,钱家这对父女俩一个比一个奸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什么只当看客,肯定会把今天的所见所闻传得沸沸扬扬,李家百年声誉算是毁于一旦了。

  偏偏他们还是自己主动引狼入室带到李家,事后追究责任,他这个带路党也难辞其咎。

  “都是这个混蛋闯的祸,要不是他招惹钱家,哪儿来这么多麻烦!”李正河把心中滔天的怨恨都推到李若尘身上,恨不得将其抽筋扒皮。

  “够了若尘,有什么事我们自家人坐下来慢慢说,你刚刚指认的那几件事,族里会派人逐一核实。”一个爷爷辈的长辈站了出来,试图将不良影响降到最低。

  “现在倒是成了自家人,刚才我被外人逼迫的时候您老在哪儿,李俊他们围攻我的时候您老又在哪儿?”李若尘不屑一顾,最烦这种倚老卖老的老家伙。

  一个个嘴上正义凛然,恨不得把命献给家族,背地里捞好处最狠的也是他们。

  老而不死是为贼说的正是这种人!

  “你……你个不肖子孙!”老头指着李若尘,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换做其他时候,谁敢对长辈不敬,早就被骂得狗血淋头,可现在谁敢多说一句。

  万一惹火了李若尘,嘴里蹦出一两句私密的事,倒霉的可是自己。

  “李若尘,本小姐最欣赏不畏强权,敢于揭露黑暗的勇士,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们钱家愿意摒弃前嫌,为你提供一切帮助。”钱婷婷卯足了劲怂恿,气得李家子弟想冲上去围殴他们。

  “既然钱大小姐想听猛料,那我就如你所愿,还真巧了,我知道一个和钱家有关的消息。”李若尘没有继续搭理那老头,笑吟吟道:“钱大小姐不妨派人去查查锦城花园小区A栋十四层,会有惊喜等着你。”

  “锦城花园?”钱婷婷知道那是一处高档住宅小区,不禁问道:“你什么意思?”

  “这话你不应该问我,应该问钱总才对。”李若尘看向一脸煞白的钱正道:“钱总,我没说错地址吧?”

  钱婷婷扭头一看,才发现父亲脸色如此难看,像是大病了一场。

  “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钱婷婷心头一沉,看父亲的反应就知道肯定有事,而且十之八九是见不得人的事。

  “婷婷,你先别急,这事儿我回去和你慢慢说。”钱正道咬了咬牙,惊怒交加的目光投向李若尘。

  实在无法理解,自己做的堪称天衣无缝,为何这小子会知道得清清楚楚,连几栋几层都没有丝毫错误。

  “别介呀钱总,您不是喜欢看大戏吗,您家这出大戏干嘛不让爆出来?”李若尘可不会这么便宜了他,高声道:“其实也没啥,不就是养了个小三生了个儿子,等原配死了扶小三上位,顺便让儿子继承亿万家产。”

  众人听得一脸懵逼,你哪儿来的消息渠道,连这种隐秘之事都一清二楚。

  注意到所有人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连女儿钱婷婷也不例外,钱正道怒火攻心,有种要吐血的冲动。

  “李若尘,你少在这胡说八道!”

  “我有没有胡说,大家一查便知,不过这是你们钱家的私事,干脆就让钱大小姐派人去查,钱总您看怎样?”

  “你个小兔崽子,你不得好死!”

  “怎么随口骂人呢,我这不是为钱总您考虑吗,派人去仔细查查,也好还您一个清白呀!”

  看他二人你来我往,钱正道明显处于下风,一众李家子弟忽然觉得无比爽快。

  刚才不是还看热闹拍手叫好吗,怎么不继续呢,你倒是继续蹦跶啊。

  钱正道自知说不过李若尘,只好转向女儿:“婷婷,你听爸爸说,这小子是故意挑拨我们父女关系,千万不要上了他的当!”

  “既然是假的,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钱婷婷可不是傻子,三言两语就能被糊弄过去。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带个女人逢场作戏她可以接受,但偷偷摸摸生了儿子,又是什么目的?

  在此之前,钱婷婷一直认为自己是独生女,将来钱家所有财产都是她的,直到此刻她才清醒,一切都特么是假的!

  “唉,我说钱大小姐,不必太过伤心,钱总只是犯了一个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不就是多个弟弟多个后妈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有李家子弟憋了太久,狠狠补上一刀。

  “说的没错,其实我们理解钱总,总该有个儿子继承家业。”

  “是的是的,我们都理解。”

  “谁说小门小户就一定没事儿,大家看看,事儿不就来了。”

  早有人看这对父女不爽,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钱正道老脸火辣辣,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在众人的冷嘲热讽中,钱家父女颜面丧尽落荒而逃。

  外人离开了,现场只剩下李家人,气氛再次诡异起来。

  “咳咳,若尘呀,之前是二叔听信谣言误会你了,你别往心里去,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一家人。”李正河语气温和说道,强忍着心里的怨恨。

  暂时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有把柄落在李若尘手中,他只好先哄着,把人稳住再说。

  看他一副叔侄情深的样子,演技堪比国际影帝,李若尘都快吐了。

  果然应了那句老话,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三叔之前也有不对的地方,若尘你是知道的,我这人性子比较直,有时说话容易得罪人,你多多包涵。”

  李正湖也凑过来赔礼道歉,态度和往常相比,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说完,他又把儿子李若愚拖过来,故作严肃喝道:“傻站着作甚,快给你堂哥道个歉!”

  “堂哥对不起。”李若愚心不甘情不愿低下头。

  李若尘心中冷笑不止,回李家一个多月了,还是头一次听到这家伙称呼自己堂哥。

  “一点诚意都没有,平日里我是怎么教你的!”李正湖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做足了姿态。

  他就怕自己那点破事被公布出来,万一传到老爷子耳朵里,吃不了兜子走。

  “一个个都是演技派啊,不去拍戏演电影可惜了。”

  李若尘看了看两位叔叔,姜还是老的辣,相比之下,李若愚的表演功力就差得远了。

  “若源那小子也不知溜哪儿去了,一会儿我就把人拎过来,任由若尘你处置,要打要骂二叔绝无怨言!”李正河一脸诚挚说道。

  “行了行了。”李若尘被恶心得够呛,不耐烦的挥挥手:“二叔三叔,大家敞开天窗说亮话,我回李家没想和谁争权夺利,你们把心放回肚子里,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看着李若尘转身走进大门,李正河拳头紧握,指甲都快扎进手心的肉里,脸上表情一阵变幻。

  良久,他长长叹了口气,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只能另寻机会再试探李若尘的口风,不把事情搞清楚,晚上睡觉都不得安稳!

  等众人散开,李正湖忽然开口道:“老二,找个清静的地方聊聊吧。”

  “跟你说过多少次,不准叫我老二,别逼我和你翻脸!”

  李正河本就心情恶劣,听到这个称呼瞬间被点燃火药桶,凶神恶煞瞪着李正湖。

  后者吓了一跳,冷哼道:“你也就会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叫你二哥难道你会多长一斤肉?有能耐去冲李若尘吼啊!”

  提到那个名字,李正河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脸很快垮了下去,没兴趣和老三继续斗嘴。

  兄弟俩在附近找了个凉亭坐下,李正河淡淡问道:“说吧,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当然是因为刚才的事。”李正湖点了根烟,丢给对面的李正河一根,眯着眼道:“好一招杀鸡儆猴,李若尘那小子今天真是出尽了风头,日后再想对付他恐怕难了。”

  “这不明摆的事,拿几个旁系子弟立威,借机敲打我们嫡系。”李正河阴沉着脸,狠狠将烟头摔在地上。

  “老……二哥,咱总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吧,必须得想个法子才行。”李正湖习惯性的想叫老二,话说了一半及时改口,讪讪笑了笑。

  “你这不是废话,有办法我早用了,你以为我愿意把那小子当祖宗供着!”李正河没好气道。

  “那可如何是好……”

  李正湖坐立不安,顾不得做表面文章,内心的焦虑全写在脸上。

  “我没什么好怕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反正我没做对不起李家的事。”李正河深深看了看自己的弟弟,意味深长道:“倒是你,谁都知道李俊父亲是你的心腹手下,一旦家族派人彻查贪污一事,后果你是知道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正湖的脸瞬间拉得老长,口不择言道:“亏你有脸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干的勾当,咱半斤八两,谁也别嘲笑谁,我要是第一个倒霉,你就是第二个!”

  “口说无凭,你有证据吗?”李正河两手一摊,嘴角泛起得意的冷笑。

  对他来说,如果能借此机会一举干翻老三,倒也算因祸得福。

  李家四房之中,大房名存实亡,四房不问世事,就剩下二房三房争夺家主之位。

  要是三房也倒了,将来李家家主人选将毫无悬念。

  “二哥,我是没有证据,但李若尘未必没有,他能拿到李云峰吃回扣的证据,同样也能拿到你的证据,你要搞清楚,他才是对你威胁最大的人,现在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都别想独善其身!”

  李正湖颇具城府,自然猜得到对方在打什么算盘,心中冷笑不止。

  没到逼不得已的时候,他不想和二房同归于尽,否则只会白白便宜了李若尘。

  沉默片刻,李正河仔细分析利弊,忽然放声笑道:“老三,瞧把你给急得,凭咱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二哥怎么可能看着你倒霉,你说的没错,咱们在一条船上,理当互相帮助同舟共济。”

  听他这么说,李正湖暗暗松了口气。

  没有李正河在背后放黑枪,事情还是有回旋的余地,大不了出点血把窟窿补上,就当破财消灾了。

  “老三,李俊他爹的事只是其一,补一个窟窿问题不大,你能把每个窟窿都补上?”李正河说着,又点了根烟夹在指间,神色不甘道:“就算你愿意把吃进去的钱吐出来,我也不愿意!”

  “要不是没办法,谁会把吃进肚子里的肉再吐出来?”李正湖皱了皱眉,咬咬牙说道:“实在不行就分李若尘一杯羹,他回李家不就是为了钱,大家利益均沾,总没话说了吧。”

  “你怎么知道一杯羹能满足他的胃口,或许他要两杯三杯甚至更多,别忘了,家主之位本该属于大哥,当年若不是你那个主意,大哥怎么会……”

  “别说了,旧事重提有什么意思。”李正湖打断了李正河,沉声问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该咋办?”

  李正河眼中迸发出凶厉的精光,杀气腾腾道:“李若尘始终是个祸害,留着他等同于将一颗定时炸弹安在我们身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咱们炸得粉身碎骨,所以只能让他永远闭嘴!”

  “你是说……”

  李正湖若有所思,紧接着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看着李正河,两颗眼珠子瞪得老大。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他已经威胁到咱们的利益,只有除之而后快,否则大家都没好日子过!”李正河狠下一条心,眼中杀机毕露。

  即便隔着一米多远,李正湖依然能感觉到那股凛冽的杀意,身体不禁一哆嗦。

  面对这个一起住了近半个世纪的哥哥,他觉得眼前的李正河无比陌生,像变了个人似的。

  以前的李正河虽然心狠手辣,但至少手上没沾人命,也不会有这么疯狂的想法。

  “二哥,要不咱们再商量商量,不一定非要置他于死地,或许还有其他办法。”李正湖咽了口唾沫说道,好不容易平缓下去的心跳再一次飙升。

  “呵呵,没想到你活了一大把年纪还如此幼稚,我不置他于死地,他就要置我们于死地,他若不死,倒霉的就是我们!”李正河嗤笑一声,看着惊慌失措的李正湖,眼中尽是轻蔑。

  竖子不足与谋!

  李正湖确实没想过要李若尘的命,只希望能保住自己的利益不受损,杀人害命这种事,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老三,你问我解决方法,现在我告诉你了,你自个儿好好考虑考虑。”李正河拍了拍李正湖的肩膀,起身走出凉亭。

  “考虑个屁啊,我有选择吗?!”

  李正湖欲哭无泪,心里后悔到姥姥家。

  早知道就不拉老二商议对策,现在上了贼船,只能陪他一条道走到黑,哪里还有退路。

  “大哥,别怪我这个做弟弟的冷血无情,怪只怪你儿子挡了我们的财路,他就不该回来啊!”李正湖深吸一口气,心渐渐变得坚定。

  ……

  与此同时,李若尘站在房间门口,被不远处的李正海叫住。

  “花园的秋海棠开了,陪四叔去观赏观赏吧。”

  知道李正海有话要说,李若尘点了点头跟在后头。

  李家财大气粗,光是花园就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种满了各种花花草草。

  徜徉在花海中,李正海叹了口气道:“我本以为你会和之前一样忍气吞声,为什么今天……”

  李若尘接过话茬:“四叔是想问我,为什么这次一反常态选择撕破脸,对吗?”

  “不错。”李正海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另外,我也很好奇,旁系子弟那些事你是如何知晓的,甚至连钱正道的隐私都一清二楚。”

  “我有我的消息渠道,这个暂且不说。”李若尘摆摆手,接着说道:“现在的李家充满腐朽气息,就像一棵外强中干的百年大树,外表看似繁茂,内部却已被白蚁啃食得千疮百孔,要救这棵树,就必须清除大部分白蚁。”

  “白蚁深入树干,清除绝非易事,甚至会引来白蚁群的反扑,一不小心就被啃食得一干二净,最后树没救活,反而白白搭上性命。”

  “四叔所言甚是。”李若尘认同的点点头,颇感兴趣问道:“不知四叔认为,应该如何做才能救活这棵大树?”

  “饭要一口一口吃,白蚁也要一只一只去除,一下子戳破白蚁窝,兴许能戳死几只,但也会打草惊蛇,同时给你自己带来危险。”

  李正海的话给李若尘提了个醒。

  虽然没有公布李家嫡系的把柄,但难保某些人狗急跳墙,采取极端手段报复自己,甚至杀人灭口!

  当然,如果真有人失去理智这么做,正好中了李若尘下怀,给他动手的借口。

  李若尘在思考的同时,李正海则在暗暗观察这个侄子。

  原本以为李若尘是一时气急才亮出底牌,几乎把所有李家子弟都得罪光,恐怕不会有好下场。

  可现在看来,李若尘似乎有恃无恐,并没把潜在的危险放在眼里。

  再加上诡异莫测的消息渠道,李正海惊讶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个侄子!

  两人没聊多久,出了花园便分道扬镳。

  片刻后,李正海去而复返,走到一处假山前。

  稍稍犹豫几秒钟,他按下一个精心伪装的机关,假山缓缓朝两边分开,露出一条只容得下一人行走的漆黑密道……

  房间里,李若尘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开始打坐修炼。

  可是没一会儿又睁开眼,心里微微有些烦躁。

  自从知道四大武道境界,便忍不住心生向往,上天入地移山填海,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以我现在的修炼速度,没有外物辅助,猴年马月神血才能达到40%,真想尽快领略一番天级武者的风采。”李若尘不由的感叹。

  他记得很清楚,是神血转化达到20%时,生出玄力外放的能力。

  以此类推,很可能神血转化率提升到30%,晋升为地级武者,40%则是天级武者。

  至于天级后面是什么境界,那就不得而知了,也许天级就是武道的终点。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