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都市超级奶爸香煎鳕鱼全文最新章节

都市超级奶爸香煎鳕鱼全文最新章节

香煎鳕鱼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秦天王嫣的小说叫做《都市超级奶爸》,该小说的作者是香煎鳕鱼,小说情节抓人眼球,文笔流畅情感细腻,是本值得一看的佳作,小说概述:秦天在仙界修炼多年,闯出赫赫威名,机缘巧合之下让他回到此生遗憾发生的五年后,妻子王嫣不知所踪,只留下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女儿,路漫漫其修远兮,且看秦天如何带着女儿叱咤都市!

7.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主角是秦天王嫣的小说叫做《都市超级奶爸》,该小说的作者是香煎鳕鱼,小说情节抓人眼球,文笔流畅情感细腻,是本值得一看的佳作,小说概述:秦天在仙界修炼多年,闯出赫赫威名,机缘巧合之下让他回到此生遗憾发生的五年后,妻子王嫣不知所踪,只留下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女儿,路漫漫其修远兮,且看秦天如何带着女儿叱咤都市!

免费阅读

  突兀声很大,引得病房内所有人侧目。

  胡江脸色一白,如芒在背,冷汗淋漓,心里暗暗叫苦。

  秦天环视一圈,目光锁定在出声的钱中原身上,淡淡道:“我能不能治,关你什么事?”

  “你…”

  钱中原气急,攥着拳头就要动手。可眼珠一转,又松开了拳头,不怀好意道:“这么说来,白大师治不了,你能治。你比白大师还厉害了?”

  钱家人都诧异的看了钱中原一眼,仿佛这话是从他口中说出一样。但马上又都一脸戏谑的看向了秦天,钱老三被秦天打伤的事,他们是知道的。

  只是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没心思替钱老三出头而已。

  但不出头,并不代表不站在钱老三一边。

  现在钱老三智力见长,竟然言语中给秦天挖了这么大一个坑,绝对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

  就连其中的钱中全在诧异之余,也不免欣喜,老三挖的坑虽然拙劣简单,却最致命。

  无论秦天怎么回答都是错。

  承认比白大师厉害,自然是得罪了白大师。

  白大师何须人也。

  那可是荣城武部上士级高手,不仅自身修为不弱,就是那一手医术,更是神乎其神。

  在武部地位尊崇,即便是自己的钱家,都得礼让三分。

  得罪了他,都不用白大师出手,就是那些受过白大师恩惠的人,都能将秦天撕了。

  可他要是承认不如白大师,那自然是哗众取宠。

  这种人,更令白大师看不起。

  “当然!”

  秦天眉头一挑,自然听出钱中原话中的陷阱,但他是谁,岂会在乎得罪人。

  换而言之,世上就没有他得罪不起的人。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岂能和白大师相提并论!”钱中全大喜,故意黑着脸,抢先一步呵斥道。

  钱中原等钱家人都纷纷附和着,一通鄙视辱骂。

  唯独康仁波和胡江二人冷汗淋漓,又急又慌,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

  倒是一直一声不吭的白大师,颇有些气度,摆了摆手:“大家不必过分指责这位小朋友,或许这位小朋友有更好的意见,不妨听听他的说法!”

  说完,将目光放在秦天身上。

  他不是真的相信秦天,甚至他很反感那种明明本事不济,却又哗众取宠的人。

  但他十分爱惜羽毛,从不轻易下结论。

  秦天在修仙界修炼无数年,见过无数形形色色的人,稍微一想便看穿白大师的想法,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既然白大师愿意听,那我就多嘴一句,白大师的医术如何,我没见过…”

  “没见过就敢口出狂言,自称比白大师厉害,分明不把白大师放在眼里!”钱中原眼睛一亮,急不可耐的打断道。

  白大师脸色一沉:“让他说完!”

  “白大师的医术,暂且不论。但以白大师的修为,是驱逐不了对手留在钱家家主体内的内劲!”秦天更是理都没理钱中原,淡淡道。

  内劲?什么内劲?

  钱老只是受了内伤而已,没发现有什么内劲啊?

  白大师惊疑不定的看了秦天一眼,出于谨慎,转身坐到病床床沿上,摸了摸钱老爷子的脉搏,又按照某种特殊手法,在钱老爷子身上游走一遍。

  最后长长呼出一口气,神色有些落寞,眼神复杂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钱家众人面面相觑,什么情况?难道这小子的医术真的比白大师还高明,从老爷子身上发现了白大师没发现的病情?

  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才多大年纪,医术怎么会比白大师还厉害?

  秦天淡淡道:“很简单,你和钱家家主修为相当,自然看不出来!”

  言外之意,我比你们修为更好,自然能看出。

  白大师听懂话外音,目光古怪道:“你是那个地方武部的人?什么级别?”

  “我不是武部的人!”秦天眉头一挑,为什么他们总会认为我是武部的人?

  白大师惊愕道:“不是武部的人…”

  “白大师,还请您替我父亲下针治病!”钱中全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急忙道。

  白大师摇头道:“抱歉,令尊的病,我无能为力!”

  “不是,白大师你刚才不是说,给我父亲扎了针,服三副药就好了吗?怎么…”钱中全急了。

  “我误诊了,幸亏这位小兄弟提醒,差点英明毁于一旦,害人害己!”

  白大师一脸惭愧,又指了指秦天,建议道:“想治好令尊,你们还是请这位小兄弟吧!”

  钱家人傻眼了。

  尼玛,有没有搞错啊!

  我们刚把人得罪死死的,你特么的现在撂挑子,又让我们去请人家?

  敢不敢在坑一点?

  还有你不行,早说啊!我们也不会又是挖坑,又是辱骂人家啊!

  就算有过节,至少也会忍啊!

  现在你让我们怎么开口,人家还会答应吗?

  想到这里,钱家人在心里将白大师骂上无数遍,可骂归骂,老爷子还得救。

  于是乎,钱家人都将目光移到钱中全身上,示意你是钱家老大,你上。

  包括钱中原在内。

  钱中全嘴角一抽,将钱家人暗骂一遍,目光看向了秦天,尴尬的搓了搓手:“秦大师,你看…”

  “时间到了,该回家给女儿做晚饭了!”

  秦天理也不理钱中全,冲着白大师笑道:“白大师,我有点事想请教,不知可否同行?”

  “好啊!我也正好有事请教秦大师!”

  白大师愣了愣,稍微一想,便知道秦天是不想给钱老治病,才找个借口离开。

  事后想想,也对,但凡有本事的人,谁没点脾气。

  讥讽辱骂了人家,还指着人家来治病,想什么呢!

  至于他回应秦天,会不会得罪钱家,他是一点都无所谓。

  他自信,钱家绝不敢得罪自己。

  秦天笑了笑,冲着愣神的胡江和康仁波打了个招呼,便和白大师二人一起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特需病房。

  “特么的,会点医术了不起啊?什么玩意,我呸!”

  眼见着秦天身影消失,钱中原很不爽的冲着门口吐了一口口水。

  啪!

  下一秒,一记巴掌突然抽在钱中原脸上,发出清脆响声。

  钱中原愣了愣,捂着脸看着眼前的钱中全,有些惊愕道:“大哥,你打我?”

  “打你?杀了你的心都有了!”

  钱中全怒斥道:“混账东西,要不是你,我们怎么会得罪秦大师?不得罪秦大师,父亲的伤就有救了。”

  “我警告你,你最好想办法,给秦大师赔礼道歉,请求原谅。否则父亲有半点闪失,我扒了你的皮!”

  “凭什么!姓秦的,不就会点医术吗?为什么一定要找他,不找别人?”钱中原气匆匆道。

  钱中全冷哼道:“连白大师都束手无策,还能找谁?而且父亲的伤,能给你时间去找吗?”

  钱中原哑口无言,心里极度不爽,特么的,我被打了,还要去赔礼道歉,还有王法吗?

  …………

  走出医院大楼。

  秦天看了看外面太阳位置,偏头道:“白大师,能说说武部吗?”

  “秦大师,你不知道武部?”

  白大师一脸古怪,好吧!你不是武部的人也就算了,可连武部都不知道,又是个什么鬼?

  你还是武道中人吗?

  秦天耸了耸肩:“我应该知道吗?”

  “好吧!那我就和秦大师说说武部的事。”

  白大师看得出秦天是真不知道武部,纵然一肚子疑惑,想了想,简单扼要道:“大概在四年前,国内突然出现大量武道高手,并且崇武风气盛行,修炼难度降低。”

  “修至高深者,号称宗师,可内劲外放,杀人于数十步外,完全超脱于凡人。”

  “所谓侠以武犯禁,武部也就应运而生,监管收纳各地武者,严厉打击违法武者。地位尊崇,几乎取代部分职能部门职责!”

  秦天眉头一挑,果然,武部是武林高手的聚集地。

  武部是在我出车祸,被师尊带走之后才出现的。

  难怪我没听说过武部。

  等等,五年前,师尊路过地球,四年前武部出现?

  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还有白大师描述的宗师,怎么听着,像是在说修仙中的筑基期巅峰修为的人?

  那武部会不会还有修为更为精深,超越筑基期巅峰修为的人存在?

  秦天兴趣越来越浓厚,就好比他乡遇故知一样,心思转动,忍不住道:“白大师,荣城地界有宗师吗?武部还有没有比宗师更强的高手?”

  “这个就不清楚了。”白大师摇了摇头。

  秦天有些失望:“你不清楚?”

  白大师哑然失笑,不清楚,有问题吗?宗师又不是大白菜,随处可见!

  况且我在武部只是上士,又不是统领,有什么资格去知道宗师的动向?

  可想到秦天对武部一无所知,却能一眼看穿自己修为,甚至连钱老体内被人暗算,潜伏的内劲都能看穿。

  忍不住道:“秦大师,你能看穿我修为,必定是习武之人。不知秦大师修为如何?”

  “还行吧!”秦天摸了摸鼻子,含糊其辞道。

  他不清楚武道境界划分,但以自身重创的仙尊之体而言,纵然没有修为,单以身体强度,像筑基期修仙者,乃至于更高深的元丹修仙者。

  他能一巴掌拍死十个。

  但他会告诉白大师吗?

  肯定,不能!

  白大师有些不满秦天答案,又道:“那不知秦大师可愿赐教,你我切磋比武一番?”

  切磋?

  这是要比武吗?

  秦天有些哭笑不得,在修仙界无数年,从没人敢正面挑战堂堂“青冥仙尊”,却没想到回来了,竟然有人以肉体凡胎之身,挑战自己。

  可看到白大师一把年纪,秦天不忍心,也做不出倚强凌弱的事,摇了摇头:“算了吧!你我差距太大了!”

  这一下白大师更不满了,差距太大,是几个意思?

  看不起我了?

  觉得我连和你交手的资格都没有了?

  不禁不悦道:“秦大师,不必有所顾忌,我白谦纵然修为不济,但也是武道中人,亦有武道之心。断然没有不进则退之理。”

  “也罢!既然你强求,那我成全你!”秦天愕然,摇头道。

  白大师大喜,抱拳:“请指教!”

  秦天无奈的笑了笑,忽的一拳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迅速直奔白大师面门而去。

  好快!

  白大师来不及反应过来,秦天拳风拂面,已然停留在脸侧,脑海只冒出两个字。

  秦天收回拳头,笑了笑道:“白大师,我还有事,就此别过。”

  音落,转身离开。

  白大师怔怔看着秦天背影,嘴角噙着一丝苦涩,果然,差距大的不是一点点。想我连人家怎么出手都看不见,还去挑衅。

  简直可笑之极。

  “白…白大师,你看…”

  就在这时,他助手手指着身后一根柱子,狂咽着唾沫,结结巴巴道。

  白大师不满瞪了助手一眼,顺势看去,脸色大变,三步上前走到柱子前,伸手摸了摸柱子上一个深深的拳印。

  咽了咽唾沫:“单以拳风隔空,在混凝土加钢筋浇灌的柱子上,留下这么深的拳印。这特么的是宗师的杰作啊!”

  “我…竟然去挑战宗师?”

  ……………

  同一时间。

  秦天一步数十米,回到小区房门前,还没开门进屋,便已经听到屋内传来聊天笑声。微微有些诧异,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入眼便见沙发上,窦月蓉坐在沙发上,将站着的丫丫揽在怀里,正和一个清纯靓丽,扎着马尾,只有二十岁左右的美女聊着天。

  “秦天,你回来了。”

  这个时候,窦月蓉也看见了秦天,连忙招了招手,介绍道:“这位是住上楼上的唐静老师,是金阳第三幼儿园的老师。”

  幼儿园?

  秦天进屋,随手关上门,大步上前,热情的伸手道:“唐老师你好,我是秦天。”

  “你好!”

  相比起秦天的热情,唐静无疑冷淡很多,连手都不曾伸出,甚至看向秦天的目光,还有些厌恶。

  她在小区住的时间不短,而且因为就住在楼上的缘故,对丫丫的事了解很多。

  知道丫丫自闭症的事,更知道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丫丫的父母。

  作为幼儿园老师的她,一直都喜欢小朋友,而丫丫的遭遇更让她同情。

  如今罪魁祸首在场,她又怎么会给秦天好脸色。

  秦天不知道什么得罪了唐静,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讪讪一笑的拖了一张凳子坐下。

  这时,窦月蓉又道:“今天我请唐老师来家里,是想聊聊丫丫上幼儿园的事。以前丫丫上过幼儿园,但因为丫丫自闭症,不合群,在幼儿园经常受欺负,我事情忙,照顾不过来。”

  “如今你回来,也该让丫丫继续上幼儿园了。”

  “嗯,我没意见!”秦天恍然,难怪回来这几天,丫丫一直没上幼儿园,窦月蓉也没提过。原来丫丫不是没上过幼儿园,只是退学了而已。

  不过他能理解窦月蓉的做法,以丫丫这种情况,没有人一直看着,的确不合适。

  而窦月蓉有自己的家,自然照顾不过来。

  “行,你既然也同意,那就这么定了!”

  窦月蓉点了点头:“唐老师,你看呢?”

  唐静瞥了秦天一眼,淡淡道:“窦婶,丫丫上幼儿园的事,包在我身上。但这得希望某些人,担负起当父亲的责任才行!”

  “否则,单靠我,也没办法将丫丫照顾周全!”

  秦天摸了摸鼻子,这是在暗指我不是一个好爸爸吗?

  “咳咳,唐老师,秦天并非没有担负起当父亲的责任,而是丫丫还没出生,他就…”窦月蓉干咳一声,解释着。

  唐静摆了摆手:“窦婶,你不必替他遮掩。我在楼上住的时间不短,丫丫什么情况,我看的很清楚!”

  说话间,还用一种极度厌恶,鄙夷的目光在秦天身上游走着。

  秦天被扎心了,有心辩解两句,却又无从说起。

  再者唐静目光犀利,他又心虚,有些坐不住,起身忙道:“那什么,时间不早了。唐老师你先坐会儿,我去做饭,今天就在我家吃吧!”

  音落,也不管唐静会不会留下来,便朝厨房走去。

  不过他相信,窦月蓉一定会挽留唐静。

  果不其然,秦天刚走进厨房,就听到窦月蓉强行挽留唐静的声音,稍微听了一会儿,确定唐静要留下来后,便打开冰箱,将储存的各类肉,和菜品拿出来清洗。

  开启晚饭忙碌模式。

  同一时间。

  客厅的窦月蓉也在尽力替秦天挽回形象,认真道:“唐老师,其实你错怪秦天了。他并不是不尽做父亲的责任,而是他没有机会!”

  “怎么说?”唐静皱了皱眉。

  “唉…一言难尽啊!”

  窦月蓉感叹道:“当初秦天刚搬到这里的时候,他媳妇王嫣已经怀上丫丫了。为了不让王嫣累着,秦天不让王嫣上班,一个人打两份工。天天还得做家务,做饭。”

  “而且为人很不错,对左邻右舍都很好,谁家有个大事小情,他都主动帮忙。”

  唐静微微动容,没想到秦天还有这一面,简直是好男人的典范。

  她可知道,一个人打两份工,还做家务做饭,看上去很简单。

  实际上很考验一个人。

  不是谁都能做的下来。

  别的不说,就她知道的,很多已婚的同事家里,为了家务,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有的甚至大打出手。

  不是因为家务有多难,而是因为家务日复一日,非常枯燥。且工作压力大,谁都不愿意做。

  更别提秦天一个人还打两份工。

  窦月蓉没理会唐静,又叹道:“只是天意弄人,就在王嫣生丫丫的当晚,秦天出了车祸。”

  “啊…那他…”唐静惊呼。

  窦月蓉摇了摇头:“虽不知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但前几天他回来的时候,跟乞丐似的,我就知道这几年他在外过得也不容易。”

  唐静下意识看了看厨房秦天忙碌的身影,眼神有些复杂,心里暗想着,刚才我那么说他,是不是有点伤人了?

  窦月蓉看了看唐静的反应,松了口气,她之所以说这些,为的就是不让唐静对秦天有误解。毕竟丫丫以后要在唐静手上上幼儿园。

  秦天和唐静打交道的时间很多,若是中间有误解,两人难免会闹矛盾。

  不过目前来看,唐静对秦天误解有所减少,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想了想,窦月蓉又发挥出自身特殊聊天技能,岔开话题和唐静寒暄起来,一会儿关心唐静个人问题,一会儿又要给她介绍男朋友之类的。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

  秦天将做的六菜一汤,端上餐桌,又摆上碗筷,招呼道:“窦婶,唐老师,吃饭了。来尝尝我手艺怎么样?”

  “菜做的挺别致的,看来你当年的手艺没丢!”

  窦月蓉招呼着唐静上桌,将丫丫放在旁边凳子上,看了看桌上菜品,调侃道。

  唐静更是有些意外,会做菜的男人少,能把菜做的这么精致,色香味俱全,更是少之又少。

  秦天给丫丫三人碗里添上饭,谦虚道:“窦婶过奖了,我做的一般,凑合着吃!”

  “你啊!都动筷子,丫丫都饿了!”

  窦月蓉也没客气,招呼着唐静吃饭,还替丫丫夹上一块鸡腿后,才夹上一筷子芹菜肉丝吃了,赞扬道:“嗯,味道不错。就这手艺,在大酒店当掌勺厨师都搓搓有余!”

  丫丫小脸通红,低着头开启狂吃模式。

  “嗯,就是!”唐静也吃了块肉,眼睛一亮,点头附和着。

  秦天笑了笑,一边寒暄着,一边照顾丫丫,时不时替她夹夹菜之类的。

  吃饭时,唐静一直在静静观察着秦天,从他细心照顾丫丫,以及热情招呼自己,浑然没有计较之前自己说他的细节,看的出他是一个相当细心,并且大度的人。

  不多时,吃完饭,秦天又抢着收拾碗筷,还将准备帮忙的窦月蓉和唐静,赶到沙发上歇着。

  约莫十分钟,秦天收拾完后,看着窦月蓉三人正在聊着起劲,也加入聊天大军中,时不时逗逗丫丫,惹得丫丫一个劲朝窦月蓉怀里拱着。

  又引起众人一阵开怀大笑。

  咚咚!

  就在秦天等人相谈甚欢时,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众人停下聊天,秦天歉意的笑了笑,转身走到门前,将门打开,入眼便见钱中原穿着一件宽大外套,一脸纠结站在门外,皱了皱眉道:“是你?有事?”

  “秦大师你家有客啊!那我明天再来!”钱中原蠕动几下嘴唇,正要说,无意间瞅见客厅的窦月蓉三人,又咽了下来。

  秦天淡淡道:“那你走吧!”

  音落,就要关门。

  钱中原反而急了,忙用手抵着门,急促道:“等一下!我有话说。”

  “说吧!”秦天皱了皱眉,有心用力将门关上,担心门抗不住力量,忍了下来。

  钱中原看了看窦月蓉等人,犹豫片刻后,咬了咬牙,一把将宽大外套脱下,露出一根拴在背上的木棍,一下子重重跪在地上,仰头道:“秦大师,我知道我不是东西,得罪了你。但请您大人大量,不和我一般见识,救我父亲一命!”

  “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丫丫吓了一跳,躲进窦月蓉怀里,紧紧抓着窦月蓉的衣服。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