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奇幻 → 我的义妹是厨神孟溪孟深全文最新章节

我的义妹是厨神孟溪孟深全文最新章节

久岚 著

连载中免费

《我的义妹是厨神》是由久岚原创所著的重生美食文,主角叫孟溪孟深。讲述了孟溪前世走错路,以为那富贵公子会许她真心,结果临死前只有义兄陪在身边……这一世,孟溪拿起锅铲,跟义兄说:“哥哥,我会一直养着你,养到你考上举人为止!”等到孟溪的厨艺名扬京都后,她发现他的义兄竟然是失踪的宣宁侯。义兄:还要养我吗?孟溪:……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我的义妹是厨神》是由久岚原创所著的重生美食文,主角叫孟溪孟深。讲述了孟溪前世走错路,以为那富贵公子会许她真心,结果临死前只有义兄陪在身边……这一世,孟溪拿起锅铲,跟义兄说:“哥哥,我会一直养着你,养到你考上举人为止!”等到孟溪的厨艺名扬京都后,她发现他的义兄竟然是失踪的宣宁侯。义兄:还要养我吗?孟溪:……

免费阅读

  听说孟溪愿意学厨,她大伯的女儿孟竹,也就是她的堂姐,十分担心。

  “阿溪,那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我看还是算了吧!”两个人坐在一条长凳上,她搂着孟溪的肩,“阿溪你是做官夫人的命啊,你看刘家的杏儿,她就嫁给县丞了,她什么样儿?连你一半都比不上!”

  前世孟竹也这么说,她万分赞同,但经历过林时远的事,她发觉要做官夫人很难,家世这个门槛,不是想越就能越过的。

  “堂姐,刘杏儿的爹好歹是开米铺的,家里不缺钱,我们家呢?你真以为我的脸有这么金贵?”

  “就是金贵!”孟竹做梦都想长成孟溪那样,摸着她的脸爱不释手,“哪一处都好看,我百看不厌。”

  “行了。”孟溪躲开她的手,“帮我想想烧什么菜吧,过阵子要去拜师学艺,总得有个拿手的。”

  “你拿手的不就是撒盐吗?挥一下,能把梁师傅惊得目瞪口呆。”

  孟溪:……

  “那只是调味的,别的我不行。”

  孟竹歪头想一想:“要不做个肉片炒黄花菜?”

  穷人家吃点肉就觉得这菜好的不得了,但在厨子眼里,这菜入不得眼。

  孟溪沉吟,脑中忽地闪过林时远带她去一家饭馆吃过的东西,好像是叫如意卷,模样好看不说,味道也可口。主要是用料不贵,不然在自己家做不起。

  “要么是豆腐肉丸子?或者鲫鱼汤?”孟竹还在出主意。

  两个小姑娘挨一起窃窃私语。

  孟溪的大伯母王氏看到了,与丈夫道:“阿溪怎地就答应学厨了?这孩子之前不是还发脾气,砸了茶杯吗?”

  “我也不知……”孟方庆当时便吓了一跳。

  “唉,她哪里该去学厨,她该嫁人,指不定聘礼多的能摆满院子。”

  “别胡说!”孟方庆皱眉,“她的婚事轮不到我们做主,我们也不要提,嫁得好就罢了,嫁得不好,到时候是不是你跟我来担着?只要阿深不要我们供着就行……我们也供不起,儿子马上要娶妻,聘礼钱还没凑够呢。”

  想到这事,王氏顿时就没闲工夫操孟溪的心了。

  盐镇有个远近闻名的厨师,名叫梁达,他自个儿开饭馆,生意火爆,最近年纪老迈退了下来,改收徒弟。每年收三个,不止不要束脩,每月还给予丰厚的工钱,唯一的要求就是出师前,每位徒弟必得留下六道自创的菜式。

  为何?因梁达师傅要谱写一部流传百世的美食集。

  如此好事,想求学的人如过江之鲫,这就让梁师傅的要求一高再高。

  为挤进前三,孟溪马上卷袖子练习。

  如意卷顾名思义,形如如意,乃干豆腐皮做成,里面裹上各种馅儿,卷成笔管大小,三卷合成再用一张大豆腐皮裹之,入油煎炸。冷却后,捞出切成小段。

  孟奇砍完柴已是天黑,一回来便闻到豆腐皮的香味,只当是家里留给他的晚饭,结果却见堂妹在灶台边忙乎,他十分惊讶:“阿溪,怎么是你?”

  “正好,堂哥,你来尝尝,”孟溪把新做好的如意卷端给他,“我马上要去学厨了。”

  孟奇差点没把碗摔了。

  他的堂妹可不像自己的亲妹妹,孟溪与他们去集市,多少双眼睛盯着看,这是该藏起来好好疼的人儿,怎么就去学厨了?孟奇想一想,明白了——家里缺钱!

  他面上生出几分愧疚:“阿溪……”

  孟溪摆摆手,不需要他这副样子。

  算起来,大伯一家没欠她,大伯大伯母除了要养一子一女外还要供养祖母,能怎么办呢?

  “快吃吧,堂哥!”

  “是啊,吃吧,哥哥!”孟竹叫得更大声,“虽然好吃,可我要吃吐了!”

  孟溪一直不满意,做了多次,她都快不行了。

  祖母,父亲母亲也早已撤退。

  孟奇笑,咬了一口如意卷,随之满脸震惊:“阿溪,你怎么想出来的?”

  “如何?”孟溪问。

  “好!”孟奇环顾一眼,“应该让阿深来评,我可说不出那些话,只能说好吃。”

  她是打算做出最好的一种给孟深品尝,省得跑进跑出打搅他。

  前世,她没有去学厨,大伯也拿不出钱给义兄请夫子,后来义兄便没再念书,不知整日做些什么,她完全没有在意,一心只在林时远的身上。

  仔细回想,他似乎离开了盐镇一阵子?

  有日祖母询问,阿深在何处?好几日不见人影,她摇摇头,满脑子想得是,林时远为何去了京都杳无音讯?明明离得不远,如若书信一封,不过两日就到盐镇。

  他是不是真的屈从于他父亲了?

  他是不是早已忘了她?

  她一遍一遍的想。

  耳边传来孟竹的声音:“阿溪,你用这道菜去拜师,一定会被梁师傅看上的!”

  孟溪回过神,夹起品尝,脸上微微露出笑容。

  嗯,不错。

  “不过我还得试一试别的……”

  孟竹惊慌的跑远:“我,我真的饱了,我再也吃不下了!”

  孟奇却一屁股坐下来:“没事,我来吃,我正好饿了。”

  “多谢堂哥。”孟溪又做新的尝试。

  厨房里油炸声呲呲不断。

  而此时的孟深在睡觉。

  看书,是不可能的。

  此前是因为失去记忆,才会想到去考秀才,走科举之路,这样才不会沦落到去种田——他身娇体贵,虽然当时不知自己的身世,可心里就是有种笃定,他与孟家的人不一样,甚至说,他与整个盐镇的人都不一样。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孟深闭着眼睛想,明日他就要离开此地了……

  明日他该怎么跟老太太道别,跟孟溪道别?说出真相,绝无可能,若孟家的人知道他是宣宁侯,只怕这辈子都跟孟家脱不了关系。

  孟深皱眉,要不还是悄悄的溜走?

  反正义父已经去世,谁会在乎他?前世他为弄清自己的身世去了京都,整整一个月都不见他们报官,回来后,倒是看到孟溪病了。

  他想跟她说,“活该,谁让你指望林时远。”

  但见她蔫儿吧唧的,懒得骂她。

  孟深翻了个身,要不还是偷偷的走吧——今日早点睡,明日早点起。

  翌日寅时。

  太阳未出,天色漆黑,他从梦中醒来,额头冒汗,仿若是被梦里的熊熊大火所炙烤。

  这个梦,他做过无数回,往前会害怕,因想不起发生了什么,现在却一清二楚。

  他掀开被子爬起来,洗漱后开始收拾行李。

  其实没什么东西,他来孟家时两手空空,中间并未添置多少物件,值钱的更是一样没有。孟深从柜子里翻出来一件老旧的衣服,这是他被义父带回家,醒来后义父替他扯的。

  当时穿在身上大得很,差点拖到地上,义父咧嘴一笑,“嘿,能多穿两年呢。”

  他就知道孟家有多穷了。

  孟深把衣服塞在包袱里,往身上一背,推开门出去。

  谁料门口竟站着个人,突然发声:“哥哥,你要去何处?”

  孟深吓出一身冷汗。

  听清楚声音才发现是孟溪,他手撑在门板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这话该是我问你吧?说吧,想偷什么东西?是不是那支羊毫笔?”

  那只笔是考上秀才后,考官送的,说他将来前途无量。

  想来这考官的眼光是极好的。

  孟溪:……

  那瞬间,她有调头就走的冲动。

  笔是不错,她认识林时远后,确实想过要买一支一模一样的送给他,当时被孟深各种挖苦。

  嘴巴讨厌死了!

  孟溪咬咬牙,又嫣然一笑,其实义兄心里是很关心她的,她不跟他计较。

  “哥哥,我是见你这里的油灯亮了,请你来吃早饭。”

  孟深:???

  “我做了如意卷,莲子粥,鸡蛋酥,”孟溪说着目光落在孟深的肩膀上,“你背了什么?”

  孟深面无表情的撒谎:“几本书,我想带去听风亭那边看,家里有些热。”

  五月了,已近酷夏。

  孟溪暗想,义兄可真勤奋呢,她拉住他袖子:“哥哥吃完早饭再去吧。”

  还能有什么办法?孟深只好跟着她过去。

  桌上真的放了她刚才说的那三样东西,烛光下,模样诱人。

  孟深坐下来,极为怀疑:“真是你做的?”

  孟溪实在不是一个喜欢下厨的人。

  “是啊。”孟溪催着他道,“你尝尝,尤其是那个如意卷。”义兄的嘴巴很挑,刚刚来孟家时就能看出来,但他从来不跟谁抢。

  不管是肉是鱼还是鸡蛋,端上来他们几个孩子都是虎视眈眈的,唯独义兄安静的坐着,仿佛是在让给他们吃,又仿佛是不屑,倒是父亲会夹在他碗里,他才慢慢吃一口。

  孟溪盯着他,这样的人表现出好吃,就一定好吃。

  孟深被她看得不太舒服,暗道应付完孟溪,还得赶路,便夹起如意卷往嘴里送。

  只听咯吱脆响,豆腐皮特有的味道迅速在口中蔓延,随即夹杂了甜,酸,咸三味,又有豆子香,荠菜香,糯米香,层层袭来,他眉眼不由自主的舒展。

  “好吃吗?”她问。

  孟深道:“还行吧。”

  那就是成了,孟溪眼睛一亮,跟孟深道:“我用这如意卷去拜师,说不定梁师傅真的会收我呢。”

  “梁师傅?”谁啊,孟深有疑问,但那疑问一闪而过就没了,他吃完就要走人,管他是谁。

  孟深又夹起一块如意卷。

  孟溪却解释给他听:“梁师傅是镇上的名厨,我打算去拜师,要是梁师傅收下我,我就有钱养哥哥了。以后哥哥再不用担心,我会一直供着哥哥考上举人……”

  咚!

  耳边突然传来筷子掉落的声音,孟溪发现孟深的脸瞬间变成了赤红色,吓一跳,急声问:“哥哥,你怎么了?”

  怎么了?

  孟深心想,看不出来吗?他要死了,透不过气了,孟溪这个扫把星,偏偏在他吃饭的时候说这种话,她是不是又想要他的命?

  孟深双手挥动,想让孟溪帮忙,结果窒息时掌控不住平衡,整个人往她身上倒去。

  高高瘦瘦的男人,平时看起来不够结实,此时却好像一堵墙似的,孟溪根本没法抵抗。

  两个人噗通倒在地上。

  孟深压在上方,鼻尖抵着她脖颈,只闻到一股馨香。

  这一撞,堵着的喉咙通了,但孟深刚才濒临死亡的愤怒没有消失,他深吸口气,单手将自己撑起,看着身下的孟溪问:“刚才,你说养我?嗯?”

  他脸颊的红淡了些,往眼角眉梢晕染了去,仿若喝醉的样子,眸色也暗,沾了墨似的,蕴藏着说不出的情绪,孟溪呆了呆:“嗯……”

  “好,哥哥我给你养。”

  孟溪本来就欠他,养上几个月,等他消了气,再去京都当他的侯爷!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