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你是本王的掌中珠狐为欢全文最新章节

你是本王的掌中珠狐为欢全文最新章节

狐为欢 著

连载中免费

《你是本王的掌中珠》是狐为欢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卫宝珠长得美,身份高,自小受尽千娇万宠,连皇子们也围着她打转,唯有太子李炽,总是阴沉沉看着她,从来都不笑一下,谁知一场宫变,她却被夫君联手堂姐送给新帝,惨死在宫廷献舞庭宴,谁知死后她才知道,李炽爱她爱到替她报了仇,还因她终身未娶,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宫变之前,首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抱紧李炽的大腿,再也不松开....

3.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你是本王的掌中珠》是狐为欢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卫宝珠长得美,身份高,自小受尽千娇万宠,连皇子们也围着她打转,唯有太子李炽,总是阴沉沉看着她,从来都不笑一下,谁知一场宫变,她却被夫君联手堂姐送给新帝,惨死在宫廷献舞庭宴,谁知死后她才知道,李炽爱她爱到替她报了仇,还因她终身未娶,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宫变之前,首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抱紧李炽的大腿,再也不松开....

免费阅读

  “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卫燎眼神古怪,试探地道,“他又欺负你了?”

  “没有。”

  卫宝珠鼓起小脸,撒娇地扯着他的衣袖,“二哥,你说给我听嘛!你是他的伴读,肯定知道他的很多事情。”

  前世,她就是从他的话里才知道那个面孔沉冷的男人居然还爱吃甜食。

  “我也想告诉你啊!”

  卫燎叹气,好不容易有一次帮兄弟的机会,却不得不浪费掉。

  “我的好妹妹,老太君召见,我得先去问个安。”

  他宠溺地揉着她的头顶,“我猜,找你的下人很快也会过来,要不你和我一起去?还能落个孝顺的名头。”

  卫宝珠苦着脸,她一点也不想去见她的祖母,要说回家什么都好,就是总被迫训话不好,偏偏回回都逃不过,只能听着那一长串让人不怎么愉快的言论。

  是的,她家这位老夫人偏心长房,心疼那边的孙子孙女,总觉得他们这边不够恭顺谦让,她爹更是应该将卫国公的头衔让给长兄才是。

  哪怕这爵位是小儿子跟随陛下九死一生才挣出来,与长房没半点关系,甚至还给她请封了诰命!

  “……二哥,我这回想避一避。”

  卫宝珠想起一件事,苦着脸道,之前皇后姨母将卫萱赶出了宫,她肯定回来就告了状,搞不好现在就在那儿等她!

  老夫人又特别宠爱卫萱,总说她最像自己,以前她愿意带着卫萱玩,什么都分给她的时候,老夫人还时不时教导她要礼让长姐,如今岂不捅了马蜂窝?

  “深表同情。”

  卫燎同情地看着她,“只是小妹,碧纹姑姑已经看到你了。”

  卫宝珠抬头,果然那边迎面走来的不是老太君的贴身婢女是谁?她不由得哀叹一声,硬着头皮迎上去问安,“碧纹姑姑好,我刚要和哥哥一起去给老太君请安呢!”

  “姑娘有心了。”

  碧纹让了一让,只受了半礼,“正好老太君也想姑娘了,叫奴婢去请您呢,没想到竟撞到一处了。”

  是想找她麻烦才对吧……

  卫宝珠心中冷哼,对上卫燎的视线做了个口型道,讨厌。

  卫燎忍笑,忽又想起一事,落后几步指了指自己的衣襟。

  梅花……花?

  赏花会?

  卫宝珠猛然记起一事,每年三月,民间会举行踏青祈福等一系列活动,宫中也不例外。一连七天,赏花、踏青、围猎、赛马、灯会,样样俱齐,只是能参加的只有二品以上大臣家的子女及皇亲国戚,再有就是由皇上皇后亲自勾选的才艺出众学子少年或闺秀。

  人人皆以参加宫宴为荣,况且这样的活动能让少年男女彼此认识、了解,每年宫宴过后,都会促成不少姻缘,因此对于一些家中并不那么好的人来说,这是他们可以改变命运的最好机会。

  而每年这个时候,卫宝珠总是最受欢迎的,因为人人都想通过她拿到皇后那边的名额。

  卫萱也不例外。

  虽然身在国公府,她父亲却不过是个从五品的武将,往年看在卫宝珠的面子上,宫里都自动将她的名字放入了名单,可今年既然被以口舌轻薄的名头赶出宫,若皇后娘娘不开口,只怕不会再邀请她。

  难怪这么急找她。

  卫燎又指了指旁边的萱草,摇了摇头,他向来不喜欢那个什么都要跟自己妹妹抢的堂妹,虽然人人都说她温婉端庄,但在他看来,她实在是表里不一,尤其面对娇娇,总是暗暗比较压制之心,半点也没有做姐姐的模样。

  他就怕这个傻妹妹耳根子软,三言两语的又被人给糊弄了过去。

  正想着要如何提醒妹妹,卫宝珠却看着他笑了笑,无声地道,放心。

  放心什么?

  卫燎还来不及多想,就已经到了老夫人居住的琼雪苑,于是只能先跟着碧纹走了进去。

  “问老太君安。”

  “请老太君安。”

  兄妹二人一起拜了下去,等了一会儿才听到上面道,“你们有心了,起来吧!”

  卫宝珠偷偷做了个鬼脸,然后规规矩矩站了起来,果然见到打扮素雅的卫萱站在老夫人旁边,正亲昵的给她按摩着肩膀,而大伯母、小姨娘、同宗隔房三婶婶、五婶婶,还有她们的女儿等一众拉着扯着的亲戚居然都请了过来,坐在一堂好不热闹。

  这是三师会审呢!

  还没等她吐槽完,那边大伯母就笑道,“燎哥儿请过安就回去吧,男人家事忙,别混在我们女人堆里。”

  “就是!”

  五婶婶笑看着卫宝珠,“有娇娇儿留下来陪我们就好,好久没有看到她了,真是越来越漂亮。”

  “长辈们说的哪里的话,我也想留下来陪陪你们啊!”

  卫燎笑嘻嘻地道,一边朝卫宝珠眨眨眼,他才不会这么不义气丢妹妹一人在虎狼窝里。

  “都是些女人间的私房话,你有什么好聊的?”

  小姨娘嗔道,“连带着我们说话都不方便了。”

  “二哥,你回去吧!”

  卫宝珠笑吟吟开口,“我留下来陪祖母聊聊天,平日里都待在宫里头,也难得在她老人家面前尽孝。”

  他妹子这不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吧!

  卫燎有些惊悚地看过去,她从来都是最讨厌这种情况,若是敢丢下她过后绝对会找爹娘狠狠教训他一顿,今日居然叫他早走?

  没事。

  卫宝珠朝他点点头,刚刚是她没有想明白,往日里就是因为她太好说话,所以才让她们得寸进尺,如今是该让她们断了念头,别再想着以长辈身份压自己的时候。

  更何况,如今这么多需要烦心的事需要解决,姨母那边的事,自己家的事,还有太子的事搅和在一起成了一团乱麻,她实在不应该再为她们这些人分心。

  前世她们家出事的时候,这些人没有一个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反而都去了大伯母那边贺喜。

  还不如趁早划清界限。

  卫燎虽然不放心,但既然卫宝珠都开口了,也不好多留,只能勉勉强强地走了,到了外面本打算去找母亲说一声,结果却被告知现在不见任何人。

  小妹,哥哥帮不上忙了。

  他叹了口气,心中对那个傻妹妹充满了担忧。

  “娇娇,过来坐。”

  葛琴招手将卫宝珠招到面前,亲热的握住她的手道,“在宫里可受了什么委屈,跟大伯母说说,也好帮你出出主意。”

  “大伯母说笑了。”

  卫宝珠不动声色地抽回手,甜甜笑道,“宫里一切都好,陛下宽和,娘娘慈爱,每个人都对宝珠很好。”

  那你还把我的萱儿赶出宫?

  想起长女回来后把自己关在房里哭了一整天,葛琴心中抽疼,也更讨厌这个仗着有个好姨母和国公爹,就处处压自己女儿一头的侄女,面上却还假笑道,“那就好,大伯母就怕你受了什么委屈不敢说,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连个说话的姐妹都没有。”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

  卫宝珠唇边噙笑,“伯母忘了?我们每日要去书院上半天学,李国公家的姐姐,赵大将军的千金都是我至交好友,怎么能说没有说话的姐妹?”

  “那怎么一样。”

  葛琴叹息,“傻孩子,你年纪小不知道,这人心隔肚皮,又不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怎么会真心待你?说不定面上笑嘻嘻,背后怎么害人都说不定。”

  以为人人都像卫萱一样吗?

  卫宝珠垂下眼懒得说话,那边卫萱却从老夫人身边下来,朝她行了一礼道,“妹妹,我知道那日是姐姐言语不当说错了话,回来已经被祖母和母亲骂过了,还望妹妹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姐姐这一回。”

  卫宝珠见不得她这样就腻歪,皱眉道,“你有损的是天家尊严,罚你的是皇后娘娘,跟我可没有关系。”

  “……那皇后娘娘是你姨母,还不是什么都听你的。”

  卫萱的庶妹卫潇在一旁小声嘀咕道,“狐假虎威。”

  “潇潇的成语学得越发好了。”

  卫宝珠轻笑,“不如我跟娘娘说,派个宫里的嬷嬷来教导教导,日后必成大器。”

  “我不要!你就是想整我!”

  卫潇尖叫道,她如今已十岁,早已听过宫里有些嬷嬷手段阴毒,可以把人折腾得半死不活面上还不露一丝痕迹。

  “那太可惜了,我可是好心。”

  卫宝珠笑,座上的卫老太君却再也忍不住,猛地一拍桌子,“够了!都给我住嘴。”

  卫潇顿了一下,小声地抽噎起来,委屈的跟什么似的。

  卫宝珠垂眼玩着自己腰间的香囊,心中腻烦不已,她现在满心都是姨母的安危,哪里有功夫同她们纠缠?偏偏一个孝字比天大,她怎么也不能不管不顾自己走掉。

  “给我跪下!”

  卫老太君看她这样就来气,其实一开始,她还是挺喜欢这个长得粉妆玉琢的小孙女,只是随后她就被小儿媳妇送到了宫里陪皇后,半点也没请示过她的意思。

  好歹也是她卫家的子孙,那小明氏凭什么越过她自己做主?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而这个长得最好的孙女也被宫里给纵坏了,目无尊长,心无姐妹,仗着有个做皇后的姨母,趾高气扬的,每回都要三催四请才肯来给自己请安,一点也没有卫萱这个长在身边的丫头贴心!

  “不知孙女有什么错,为何要跪下?”

  卫宝珠却并没有动,甚至抬眼看向她,神色坦荡,“还望祖母教导。”

  “目无长辈,不友爱姐妹,这难道不是你的错?!”

  卫老太君气得手直打颤,“我看你就是被惯坏了,连我的话都敢质疑。”

  “祖母保重身子,妹妹还小,慢慢教导就是。”

  卫萱赶紧上去给她顺气,一面又对卫宝珠使眼色道,“娇娇,还不快跪下,瞧你把祖母都气成什么样子了。”

  卫宝珠抿了抿唇,她不是不能跪,却不能这样以莫须有的罪名下跪,她知道,这一跪只是个开始,接下来她们会倚仗着长辈的身份拿捏打压她,寸寸越过她的底线,直到将她吞噬殆尽!

  她绝不要跪!

  “原本祖母有训,孙女不敢不听,可是这罪名却不能轻易认下。”

  卫宝珠小脸绷得死紧,行了一礼道,“还望祖母教导,孙女是何时目无尊长,不友爱姐妹的?”

  “我,我让你跪,你却再三顶嘴,这还不是目无尊长!”

  卫老夫人气得一把拨开卫萱帮她顺气的手,“我看你就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祖母!”

  卫宝珠神情严肃,“若是出于对祖母尽孝,孙女儿自然要跪,可如今祖母是指责我不孝,我又如何能跪?”

  “此话何意?”

  五婶婶不解问道。

  “我自幼长在宫中,由皇后娘娘亲自教导规矩礼仪,如今祖母给我扣上了这么大的帽子,岂不是说娘娘教导无方?”

  卫宝珠挺直后背,“若真是孙女哪里做错了,孙女儿请罪认罚,绝无二话,可却不能接受这莫须有的罪名让娘娘丢脸。”

  “你,你敢拿皇后娘娘压我?”

  卫老夫人气得半死,用力拍了几下桌子,到底不敢再说什么,只得道,“那你姐姐被赶出宫又是怎么回事?你做妹妹的当着娘娘说她的坏话也就罢了,还让她背上了那样的名头,你,你这是毁了她!我说你不友爱姐妹难道还冤枉了你不成?”

  “祖母……”

  卫萱在一旁呜呜哭了起来,一面扶住她道,“您的身体要紧,别为孙女的事急坏了自己,娇娇她也不是有意的。”

  才怪!

  她就是有意的。

  卫宝珠面无表情,等她们这一出祖孙情深的戏码演完了才道,“我不知道卫萱堂姐是如何都说的,可是你们当真都知道她在宫里都说了些什么吗?”

  “说了什么?”

  小姨娘兴致勃勃地问道,换来葛琴的一个瞪眼,顿时撇撇嘴不再说话。

  “她居然敢在皇后侧殿说太子闲话,评头论足,话里挑挑拣拣!”

  卫宝珠顿了顿,“有些话大逆不道,孙女不敢重复,我当即制止也是为了维护卫家,若是这件事情传出去了,知道的只是认为卫家女儿轻浮无礼,不知道的恐怕觉得卫家傲慢,连储君都不放在眼里。”

  “前朝后院总是一体,卫家女儿敢如此,谁知是不是其父兄平日里的态度影响了什么,这件事若是落在有心人眼里,只怕会给卫家带来灾祸。”

  “……你,你别吓人了。”

  葛琴听她说得严重,下意识地反驳道,“哪家女儿私下不聊聊如意郎君的,如何就如此这般严重了?”

  “这可是在宫中。”

  卫宝珠神情严肃,“多少双眼睛盯着皇后娘娘,谁能保证不会隔墙有耳?我们住在娘娘这里,不说为她分忧解愁,还去做一些会让她带来麻烦的事儿,大伯母,这真是小题大做?”

  自然不是。

  葛琴说不出话来,下意识地抬头看向自己女儿,见她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显然是被教训得狠了,心中顿时更恨这个侄女儿不留情面。

  “即便如此,你们到底是姐妹,事后也该帮忙说情才是。”

  卫老夫人摸着佛珠,软了软语气,“你姐姐如今正是看人家的好时候,背上了这样的名声,哪里还有好人家敢求娶?皇后娘娘是你姨母,平日里又疼你,你去求一求,哪里有不肯依的道理?”

  “就是因为皇后娘娘是我姨母,我才更不能任性。”

  卫宝珠打断她道,“不然仗着宠爱就胡作非为,那我们家成什么了呢?”

  “说来说去,你就是不肯帮你堂姐!”

  葛琴气急,“真是个没有血脉亲情的丫头!”

  “姨母慎言。”

  卫宝珠抿了抿唇,“我的一切都是由我姨母教导,若您对她的教养方式有异议,大可以上折子。”

  她哪敢!况且不是一等命妇,哪有资格给皇后递折子!

  葛琴气了个倒仰,这丫头她就是故意的!仗着有皇后撑腰,简直不把这些长辈放在眼里!

  她就是故意的。

  卫宝珠心中冷哼,往日里是她好性子,又看在血脉亲情的份上,从不拿身份和皇后姨母压人,结果却让这些人瞧轻了她,越发借着长辈的身份得寸进尺。

  “哎呀,哪里就这么严重了。”

  一直没说话的三婶婶喝了一口茶水,笑着打圆场,“娇娇丫头你也别生气了,皇后娘娘的教导当然是最好的,可是人无完人,长辈们为了你好才多说几句,换外人谁会开这个口呢?”

  “我们卫家人丁不旺,剩下的就该更拧成一股绳,姐姐妹妹,兄弟叔侄的,那就是骨肉至亲,只有护着你帮着你的,是你最大的倚靠,等你以后出嫁了就会明白的。”

  不!她现在就明白。

  上辈子她已经嫁过一次,洞房花烛夜就被人丢下,抢人的正是她的骨肉至亲!

  若不是朱瑞重叛乱,在那偏僻的西厢房抓住了衣衫不整的李晟,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好夫君,居然在和自己成亲之夜先去做了一回别人的新郎!

  想到这里,卫宝珠最后的一丝耐心也消失殆尽,若卫萱早明明白白告诉自己对李晟有意,她根本不会和她抢,可恨她却为了让李晟登上太子之位,帮着骗她哄她。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把她当姐妹!

  “哎呀,天家富贵,娇娇是个福气大的,哪里需要我们这些人指点?”

  葛琴阴阳怪气道,“哪像我们萱儿倒霉没投到我肚子里,没个好姨母为她撑腰。”

  “够了!你就少说几句吧!”

  卫老夫人终于忍不住重重拍了下桌子,看向卫宝珠怒道,“你若不想跪就别跪了,我老婆子也受你这贵人不起,只有一件事,若你还认我是你祖母,就答应我去办到。”

  “祖母请讲。”

  卫宝珠垂下眼,不听也知道她要说什么。

  果然,卫老夫人语气生硬道,“你去跟皇后娘娘求个情,今年的宫宴还是让你堂姐参加,她如今已经十七,正是看人家的好时候,万万不能被上次那件事给耽误了。”

  所以,娘娘开口让她参宴就证明原谅了她?

  卫宝珠心中冷哼,想得倒很好,只可惜注定不能让她们如愿了。

  “还有一重。”

  三婶婶笑着解释,“我都打听过了,今年的贵女中没有特别出色的,明年又撞上你及笄参宴,萱姐儿也就只剩今年这个机会可以拿玉冠了。”

  每年宴会最后一日,都会由帝后选出最优秀的少年男女赐予金弓玉冠,以示嘉许,而他们会成为当年最热门的求亲人选,女子甚至有嫁入皇家成为皇子正妃的先例,因此每年都有无数人趋之若鹜。

  前年是李国公家的孙女,去年是宰相的三女儿,今年卫萱真没有什么竞争力特别大的对手,也难怪她这么着急。

  “大家都是亲戚,萱姐儿嫁得好了,你这个妹妹也脸上有光。”

  三婶婶笑,“所以这个玉冠事关重要,娇娇,三婶婶还想求你,能不能把我家那两个不争气的丫头也带上,一方面让她们长长见识,另一方面也可以帮萱姐儿一把。”

  “我也要去!”

  卫潇忙喊道,“我还从来没进过宫呢!”

  她们以为这是逛菜市场呢……

  卫宝珠目光奇异,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们的贪心,看这形势,她们是恨不得自己把全家的姑娘都给捎上吧!

  “宝珠丫头,事关你姐姐终身,你伯娘婶婶又难得求你一次,难道这点小忙还要犹豫不成?”

  卫老夫人沉下脸,“我老婆子不敢质疑皇后娘娘的教导,或许,要我这个当祖母的跪下求你?”

  她竟然如此逼她!

  若真如此,她的名声脸面还要不要?连带皇后姨母也会受人指点!

  卫宝珠心中恼怒,卫萱却微微一笑,总算出了口郁气。

  但很快地,卫宝珠就抬起眼,神色平静道,“祖母这话真是让孙女儿无地自容,您的吩咐,我又怎敢不从?”

  还没等堂中女人们放下心来,她又笑了笑,“只是我有心帮忙也无能为力,皇后娘娘出宫祈福,如今人已在城外西山妙法寺了。”

  什么!?

  卫萱的笑意僵在了唇边,听得那边继续道,“所以现在已经太迟了,不如让大伯父去求求皇上?或许能更快一些。”

  她爹只是一个从五品,哪里来的本事去求皇上!

  卫萱恨极,竟硬生生折断了自己的指甲,那边的卫宝珠却是笑得娇又甜,“聊了这么久,祖母也该累了,孙女儿就不再继续打扰,对了,之前陛下赏了一支千年老参,待会儿就让人给祖母送来补身体,也算是孙女儿的一点儿孝心。”

  一屋子人眼看着她行礼走了出去,直到身影消失在门口,卫老夫人才猛地抓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摔了出去,散了满地的碎片。

  “忤逆女!”

  卫宝珠心情很好,一出了琼雪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心中痛快极了。

  既然两辈子的忍气吞声都换不来她们的亲情,还不如就这样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只是大伯父和堂哥卫勋那里……

  她抿了抿唇,觉得自己一定得想办法应对三年之后的那场危机。

  不过现在,还是皇后姨母的事要紧。

  回到院子,眀苏已带着人在那里,一见她便道,“娇娇,娘先去妙法寺一趟。”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