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我和我娘重生了挽剑添星全文最新章节

我和我娘重生了挽剑添星全文最新章节

挽剑添星 著

连载中免费

《我和我娘重生了》是挽剑添星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曲望南本是将门嫡女,却在十六岁的前一天被一场大火烧死了,这火还是她自己放的,只因父亲不爱嫡妻,爱那娇弱的白月光,甚至为了白月光架空自己的正妻,让她独揽府内大全,病恹恹的继女曲宁欢是他的心头肉,亲生女儿却讨他嫌不愿多看,一朝重生,曲望南回到了十岁之时,这一次,她只想带着她娘远离将军府好好过日子,等等?她娘居然也重生了??

8.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我和我娘重生了》是挽剑添星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曲望南本是将门嫡女,却在十六岁的前一天被一场大火烧死了,这火还是她自己放的,只因父亲不爱嫡妻,爱那娇弱的白月光,甚至为了白月光架空自己的正妻,让她独揽府内大全,病恹恹的继女曲宁欢是他的心头肉,亲生女儿却讨他嫌不愿多看,一朝重生,曲望南回到了十岁之时,这一次,她只想带着她娘远离将军府好好过日子,等等?她娘居然也重生了??

免费阅读

  叶无霜前一天递了牌子,今天早上,便带着一堆文书证据,去见裴皇后。她原本打算再等等,等到这方静萝和钱白梅闹得鸡飞狗跳,不可开交之后,她再拿回嫁妆抽身,可是看着曲望南被打的气若游丝,她就觉得自己是何其自私。

  重生归来,最重要的应该是让曲望南活的开心,而她却把复仇放在更高的位置上。她不知道曲望南在府里会和曲鸿峰有争执么?她知道,她多了解自己的女儿,那个刚硬的性子,宁折不屈,她也想到了她们会有冲突,所以她招了很多家丁,但是现实却又是多么无情,嘲笑她的自大。

  不能等了,她也不要再等了。

  裴皇后很是吃惊叶无霜的求见,但到底是国公府的嫡女,肯定是要见的。叶无霜被公公带进来的时候,裴皇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个曾经的京城第一美人了。她还未婚嫁的时候,也是和叶无霜有过交道的,当时她就很喜欢这个女子,性情跳脱,很有主见。

  她和曲鸿峰的事也曾传做佳话,只是好景不长,没两年众人也知道这对曾经的爱侣已经情谊不在。

  “妾身参见皇后娘娘!祝皇后娘娘万福金安。”叶无霜行了个礼,低垂着头,不见往日的飞扬。

  “平身吧!”皇后抬了抬手,“赐座。”

  话还没说完,叶无霜啪的一声就跪下了,别说裴皇后,就是身边的这些个太监宫女也都是吓了一跳。

  “今日无霜是有事要娘娘做主。”边说边磕了三个响头,“皇后娘娘,我要休夫!”

  “休夫?”裴皇后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量,倒不是说从未有过,大晋之前也是有过一位郡主休夫,即使有过先例,这事说起来也够惊世骇俗的。

  “你先起来,慢慢说与我听。”

  裴皇后说完,宫女贴心的搬来了椅子,叶无霜站起来坐下。

  “皇后娘娘,您知道我和曲大将军早就有了嫌隙,全京城都知道”叶无霜看着皇后,皇后点了点头。

  “所以将军府,内务财产都是曲大将军的亲戚在管,我给他纳妾,万事都听他的。府里的下人们都不把我当回事,我也忍了。”

  “他不让我和父母来往,我也听了,这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我都依他了。”叶无霜说着说着就满眼泪水,也不光光是为了示弱,骗取同情,她是真的为以前的自己感到心酸。

  “还有这事?他曲鸿峰如此大胆!这不孝乃是大恶。”裴皇后冷下脸来,一个国公府的女儿,活的如此没地位,甚至连父母都不敬,真正是打了朝廷的脸。

  叶无霜立刻站了起来,跪下。

  “娘娘,我不孝我愿意接受责罚,但是,无霜忍不下去了”叶无霜抬起了头“前段时间他带了一对母女进府,就在前几日说要把这个女子娶进们来,娘娘,娶妻纳妾,他把这个女子当做了妻,但若只是如此,我也不来找娘娘要一个公道了。”

  叶无霜声音洪亮,如泣如诉。

  “娘娘这女子原本是临城的一个小县令的妾室,这县令可是刚刚过世啊!”

  此话一出,裴皇后立刻皱起了眉。大晋礼仪至上,竟然还有如此荒唐之事,做这事的还是个大将军。

  “他竟然如此目无纲常?刚刚丧夫的女子便要纳进门来,还说要娶,这样遭雷劈的事情,他一个将军,不觉得心虚么!”裴皇后站了起来“如此私德不修之人,怎么立足于这朝堂之上。”

  “你可有证据?”裴皇后走了下来,站到叶无霜面前。

  “有。”叶无霜拿出那堆文书,里面记载了钱白梅和邹宁欢来历出生,还有曲鸿峰在嫁衣店定的那套红嫁衣的等一系列凭据,他还想让钱白梅穿上嫁衣,真的是,可笑。

  裴皇后看了看手上的文书,越看脸越黑,最后让太监把皇帝请过来,这事,她一个人做不了主。

  皇帝没多久就到了,听了这事的来龙去脉,也是黑了脸,立刻让人把曲鸿峰叫进了宫。

  于是皇帝皇后高坐堂上,叶无霜和曲鸿峰站在两边,对峙。

  “陛下,这事臣冤枉,这个妇人信口雌黄。”曲鸿峰梗着脖子,振振有词。

  “那不如将军说与我听,我说的哪一件事情是陷害你的,是你让李茂德把持府内,还是你禁止将军府的任何人与魏国公府联系,还是你说要‘娶’那个刚刚丧夫的钱白梅,我哪一点,是在诬陷将军你!”叶无霜朝着曲鸿峰走了两步,她要看看,这个大将军,是何等的没骨气。

  “不让你把持府内,是你能力不够。禁止你与将军府来往更是荒谬,我何时说过这样的话”曲鸿峰也回瞪过去“至于钱白梅,陛下!”

  曲鸿峰转头跪下,语气诚恳。

  “我与那钱白梅年少时就是情投意合,她刚刚丧夫,我实在不忍心,便接她入府,可是无名无分,她们在府内那是备受排挤,我无法,只能如此,给她们个名分,并无其他心思啊,陛下。”曲鸿峰说的真切,仿佛真的无龌龊之心。

  “将军可真是伶牙俐齿。我无能力把持府内,您的亲戚就可以,他可是拿着我的嫁妆在外面用自己的名义买地开店,好不自在。”叶无霜向前走了一步。

  “说没有让将军府的人不得与国公府来往,我只是让丫鬟送了点吃的去给我母亲,就让您的人给绑了。”叶无霜又向前一步。

  “毫无私情?您每晚可都是陪着钱白梅母女吃的饭,您不知道避嫌?”叶无霜来到曲鸿峰身侧,曲鸿峰跪着,看她只能抬起头。“您是这么不识大体的人么?您打我女儿的时候,可只是因为有传言,她和别人在街上见面。就因为这个,您差点就打死她了。怎么到钱氏母女这里,您就如此不避嫌了呢?”

  叶无霜字字珠玑,说着还把手里的另一个账本递给了陛下,曲鸿峰也一下子慌了,他没想到,叶无霜准备的如此充分。这样看来,他刚刚的狡辩反而让他的境地更难。

  皇帝看了看账本,里面记载着条条目目,曲鸿峰给钱白梅买的首饰,珠宝等记录,气的皇帝一下子把账本甩到了曲鸿峰身上。这可都是铁证如山的。

  “我的大将军原来是如此不知廉耻,私德败坏之人!”皇帝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曲鸿峰“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陛下,我真的只是,挂念着昔日情谊,才做出这么糊涂的举动。”曲鸿峰重重的磕了个头,心下又有了说辞“我与夫人感情不合,所以夫人对我多有怨怼,长久下来,由爱生恨,但罪臣真的只是糊涂而已。”

  皇后看着曲鸿峰,不屑的笑了笑,什么叫做糊涂,铁证之下,还能说是糊涂,可真是不要脸的很,他刚想开口,就见皇帝换了个柔和的语气,对着叶无霜。

  “男人,终会有糊涂的时候,朕帮你好好罚他,从此你们回去好好过日子吧,可好?”

  不仅是皇后,叶无霜也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事情本来已经板上钉钉,谁曾想到了皇帝这里,竟然转了下又回来了。

  “皇上!”皇后着急的站了起来,皇帝却用手势让她安静。

  叶无霜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跪了下来。

  “陛下,盖说夫妇之缘,恩深义重,但我与他似稻鼠相憎,如狼羊一处,勉强下去,不过是互相憎恨,陛下,妾身只有一愿,与他从此恩断义绝,再无瓜葛。”说着便重重的磕头,一下又一下,额头见了血都没有停。

  皇帝见此脸色更加不好,他是不愿意曲鸿峰和叶无霜合离的,如今魏国公和曲鸿峰意见不和,若是此时俩人合离,那他的两个重臣便再无可能相安无事相处。

  曲鸿峰看着叶无霜,这个人,只是因为他打了曲忘南一顿,便如此决然,甚至把事情捅到了皇帝皇后面前,俩人之间真正是再无可能了,究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他曾以为,他们虽然不能相亲相爱,至少可以相见如宾,却原来,在叶无霜心里,他们已经恩断义绝了?

  叶无霜一下接着一下磕头,她就是要逼皇帝,她现在站里,就不会稀里糊涂的接受皇帝的调和,她对曲鸿峰早就只剩下恨了。

  “皇上,魏国公夫人来了!”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跑进来,一边跪礼一边说道。

  “什么?”皇帝皱了皱眉,他知道叶无霜和魏国公府已经不在来往,但此刻魏国公夫人来了,这事,就很难和稀泥了,即使再不快,他还是点了点头吩咐道“宣进来”

  叶无霜也很惊讶,她的母亲一直不肯见她,这是如何知道消息了呢,脚步声传来,她回过头看去,之间晨光里走进来一个夫人,一身华服,面色庄严,仿佛带着光芒一步步的走了进来。

  她的眼泪一下子控制不住的流下来,她想起小时候高芷兰抱着她,想起高芷兰教她为人处世,想起自己知道不是高芷兰亲生女儿时说的那些伤人的话,但是即使她如此不孝,她的母亲还是在她最难得时候,站了出来,把她护在身后。

  高芷兰进来对着皇帝,皇后行了个礼,然后看着叶无霜,轻斥道“哭什么?我魏国公府的孩子,从来不是软弱无能之辈。”

  “二殿下,二殿下,魏国公夫人带着一顶轿子进宫了,我听门口的侍卫们说,轿子里的,轿子里的是是曲家大小姐。”一直跟着高长淅的小太监福春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因为太着急,跨门槛的时候还被绊了一下,踉踉跄跄就走了进来。

  “什么?”高长淅一下子站了起来,脑海里有了各种猜想,比如说他的大哥最近正在物色正妃,抛开年纪,曲望南确实是个很好的选择,有兵权,又不会对皇室多有牵制,但是,之前不是已经说了选了太师英国公的孙女,沐晴了么?

  虽然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小,但是他还是没来由的紧张。

  “走,我们过去看看。”每次只要是曲望南的事情,他总是很难克制自己。这一次这么害怕也只是因为,他是皇后三个儿子里最不得宠的那一个,所以对于曲望南,他格外的重视,因为一纸诏书而被拆散的爱侣,他已经见过了,要是其他的功名利禄,他绝不会争,只有这么一个女子,他实在是不想放手。

  他火速整理好自己的衣装,就往着皇后宫里去,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皇后宫里,竟已有了点剑拔弩张的味道。

  高芷兰是谁,她是郡主,按照这血缘关系,皇帝还需要叫她一声堂姑,至此,皇帝对高芷兰总会有一丝顾忌。

  “陛下,我这个不成器的女儿,眼瞎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清醒了,您就别劝她回那个泥坑了。”高芷兰说这话,然后用眼神蔑视的看了曲鸿峰一眼。

  她这话说的很不客气,简直是在打曲鸿峰的脸,但是谁都没反驳她,毕竟证据都还在这呢。

  “姑姑莫生气,这,夫妻之间难免争执,只要好好调和,那还是能好好过日子的。”皇帝面带微笑,柔声劝到。

  “陛下,老身不是在为难陛下,只是,”高芷兰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姑姑有事但说无妨,说开了才好解决。”皇帝连忙把话递上。

  “陛下不妨看看我那可怜的外孙女,等您见了,您再说着曲鸿峰是不是我女儿的良人。”

  皇帝点了点头,他刚刚就听闻,曲鸿峰把她女儿给打了,但到底亲身女儿,想来也不会怎么样。

  小太监一溜儿跑出去,宣曲望南进来,一会会儿,就见两个人抬了个担架进来,曲望南趴在担架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被,小脸苍白,没有血色,眼睛都是半睁着,一看就知道虚弱非常。

  叶无霜看见自己的女儿这样,眼泪又止不住的要往下掉,若是高芷兰不在,她还不会如此爱哭,但是高芷兰来了,她就觉得自己有所依靠,不必那么坚强。

  “这,怎么伤的如此之重。”皇后连忙走了下来,她走到曲望南身边,曲望南强打起精神,向皇帝皇后问了声好,即便是用了全力,还只是呢喃出声。

  皇后从一个角掀开了杯子,只见曲望南身上裹着一层纱布,纱布上此刻还渗着血,可见伤的之重。

  皇帝看向皇后,曲望南毕竟是个女子,他不好亲自查看,只能等皇后给他反馈。皇后捂着嘴朝着他摇摇头,一脸沉重。

  “皇后娘娘看到了,这么小的孩子,差点没了命”高芷兰拿起手帕,擦了擦眼角“这就是她父亲亲手给打的。”

  “我那是有原因的,是她”曲鸿峰连忙给自己辩诉。

  “是她什么?”高芷兰打断他的话“是因为她和礼部尚书的公子一起逛了夜市?我已经去何尚书家问过了,这是个误会,怎么到你这,就直接定论是她的罪了?”

  高芷兰咄咄逼人,曲鸿峰看了看曲望南,心里也不舒服,这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女儿。

  “你差点打死她了,她才多大,你下手那么重,她差点就一命呜呼了。”高芷兰甩了下手,然后看向皇帝。

  “陛下,我夫君为国血战,从未退缩过,哪怕马革裹尸也甘之如饴,但是,我们家就这么个女儿,我们是把她放在心尖上养大的,以前,是她自己甘愿如此受冷落,折磨,我们不多说什么”高芷兰说着走到了叶无霜身边“但是,现在她终于清醒了,做父母的怎么忍心让她继续受折磨,即便付出一切,也要把她带回家的。”

  高芷兰这话说的很有水准,她先是表忠心,后来说了决心,把魏国公府的态度明明白白的摆在了皇帝面前,这么做,其实也有点逼迫皇帝的意思,作为臣子来说,实属大忌,但为了这么女儿,也值了。

  皇帝也明白高芷兰的意思,此刻他也知道,再想让叶无霜和曲鸿峰在一起,怕是已经不可能了,退后一步,也不是不能接受。

  高芷兰也看出了皇帝的意思,连忙跪下,郑重的磕了个头。

  “陛下,我魏国公愿为陛下出生入死,只求陛下让我把这个女儿和外孙女带回去吧。”

  皇帝哪能真让高芷兰跪着,连忙上前把她扶起来。

  “姑姑,莫要如此,他们和离,朕准了。不过这女儿,按照规矩,还是应该放在曲府的。”皇帝扶着高芷兰,语气倒不是很强硬,竟然有了点商量的意思。

  “陛下,您看看她现在的样子,”高芷兰指着曲望南“这孩子我带着长大的,什么性子我知道,跟他外祖父一样,脾气倔的很,把她放在曲府,陛下,您这是让我准备给她收尸啊!”

  “她是我的女儿,我不会真的想她死。”曲鸿峰也清楚现在的情况,皇帝要保他,和离是板上钉钉了,他也不做挣扎,竟然和叶无霜感情已经如此,那又何须强求。再说,离了他,叶无霜还能找到更好的?

  “你不想让她死,但你会让她死,你看看她!”高芷兰声音打了起来,她质问曲鸿峰,她心里是有着气的,气叶无霜猪油蒙了心,气曲鸿峰白眼狼,唯独心疼曲望南。

  “姑姑莫要动气,这,曲鸿峰是曲望南的生父,就算和离,按照规矩孩子也该是跟着她,您放心,由朕做主,谁都不会欺负了她的。”皇帝给出保证。

  高芷兰心下也知道,想要带回曲望南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但是,无论如何,他们家的孩子,总不能留在别处让人糟蹋。

  “娘...娘...”曲望南刚刚看到了叶无霜,看到了她额头的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怕她受伤,也不顾上什么规矩,只能着急的喊出声。

  叶无霜还跪着,没有立刻向她走来,曲望南立刻转头看向高芷兰,手伸了出来,颤颤抖抖的叫着,“外祖母...外祖母...”

  她这个样子,着实惹人怜,就连皇后都红了眼睛。

  高芷兰当然不忍心,她连忙走过去,握住曲望南的手,小声的安抚她。

  这样子,皇帝也不能让叶无霜跪着了,叶无霜起来之后,也走到曲望南身边。

  “娘,你怎么了?”曲望南努力伸出另一只手,想要去摸叶无霜的额头,“流血了,一定很疼吧?”说着说着,自己流下了眼泪。

  她自己怎么着,她都觉得可以忍,但是叶无霜受了伤,她感觉比伤在自己身上更痛,就像有人拿着鞭子,鞭打她的心。

  “没事没事,娘一点都不疼。”叶无霜握住曲望南伸过来的手,语气也轻轻的。

  “你一定很痛”曲望南越看,眼泪越停不下来,竟然已经开始抽泣。

  皇后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这局面,悄悄扭过了头。

  “陛下,我们什么都可以不要,只求把这孩子带回去。”其实这已经是很大的让步,叶家当年给出的嫁妆,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曲鸿峰还想说什么,被皇帝瞪了一眼,赶忙闭嘴。

  就在皇帝还在思考的时候,太监通报二皇子来了,皇帝刚想让他回去,谁想他已经走到了门口。

  高长淅一进来,就看见了趴在担架上的曲望南,看见她抽泣着,一脸苍白,进气多出气少,一看就受了重伤,这,怎么会如此呢?这才几天不见。

  他急忙上前,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你哪里不舒服?请过大夫了么?大夫怎么说?已经这样了,怎么还到这里来。”高长淅一连几问,在场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他又大喊:“太医呢?快去宣太医过来看看,快啊!”

  “长淅,怎么回事!”皇后连忙出声打断,她这儿子,急的已经什么都顾不了了。

  “二殿下,已经请过大夫了,大夫说要好生将养着。”高芷兰回答,她也看出了点猫腻。

  “怎么这样了?谁干的?”高长淅竟然没有回皇后的话,反而追问。

  高芷兰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一眼曲鸿峰。

  高长淅顺着她的眼光看去,心下也明白了,他早就听闻,曲望南在府里不得宠,日子过得艰难,但是,虎毒不食子,怎么能把一个小姑娘打成这样。

  他的目光变得犀利,三两步走到了曲鸿峰面前,言辞犀利,“你怎么能打她?还打的如此之重!”

  曲鸿峰还没有回答,皇帝出声打断。

  “高长淅,你这样成何体统!”他心里也疑惑,高长淅和曲望南应该是没有交集的,但是看他如此,怕是并非如此。

  高长淅这时才回过神来,心下心疼和愤怒交集,竟然也不再掩饰。

  “父皇,母后,儿臣鲁莽了,”高长淅跪了下来心一横“但儿臣实在情难自禁,因为曲姑娘是我心尖之人。”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