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驸马逃婚啦风熙合全文最新章节

驸马逃婚啦风熙合全文最新章节

风熙合 著

连载中免费

《驸马逃婚啦》是风熙合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将军府少公子李一帆不爱刀剑爱文墨,查贪官案的时候被追杀之后被绿林总瓢把子的女儿楼小刀所救下,二人日久生情,哪里知道这个时候一道圣旨颁布,李一帆将要迎娶公主,二人的感情又将何去何从...

13.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驸马逃婚啦》是风熙合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将军府少公子李一帆不爱刀剑爱文墨,查贪官案的时候被追杀之后被绿林总瓢把子的女儿楼小刀所救下,二人日久生情,哪里知道这个时候一道圣旨颁布,李一帆将要迎娶公主,二人的感情又将何去何从...

免费阅读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便是两日。

  两人自从那次和秦班主过了明路以后便是以客人的身份呆在船上,也算方便了许多。

  楼小刀已经行动自如,原本想着五天就会无碍,只是她太高估自己的身体了,还是无法提起内劲。

  至于左手因为一直上着甲板,倒是在缓慢恢复当中,不过短时间内视不可能恢复了。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两人选了一个离都城不算远也不算近的补给站后向秦班主告辞,相约有机会定然是要看看戏班的曲目。

  他们在船上还向秦班主请教了一些易容的窍门,要比之前自然许多,这次下船后楼小刀恢复了女装,毕竟没有精湛的易容术想要转换性别还是很难的。

  楼小刀其它地方易容都好说,可是那双眼睛实在是太过出挑,笑时犹如媚水桃花眉目含情,生气的时候形如厉赢,锐利异常,实在不像普通百姓会有的眼眸。

  所以易容的时候双眼特意遮掩成了有些青黑麻木的眼睛,粗看上去仿佛生活的重担使得有些麻木病弱,再换上了青花麻布衣服,瞬间就像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再是普通不过。

  而李一帆因为气质温润被打扮成三四十岁的账房先生模样,穿着深蓝色的长袍棉布,和他本身的书卷气息配合起来倒是相得益彰。

  两人打扮成回家乡探亲的夫妻,只是途中妻子病弱,便找了个城镇安顿下来。

  一下船后李一帆就拿了件披风给楼小刀披上,修长有力的手在披风上系了一个漂亮的结,虽然已经是夏天,但是楼小刀身体才好转,搭上一件披风总是好的。

  系完后转过身去柔声对楼小刀道:“我背你。”

  这段时间李一帆对楼小刀可谓是时时关心,关怀备至。

  煎药用膳更是亲力亲为,每每拿到楼小刀面前都要看到她吃完才放心,有时候楼小刀不过是吃药日常抱怨一下药苦,李一帆便是又去找蜜饯又是找糕点。

  楼小刀除了刚开始两天手脚不便体质虚弱确实需要人帮忙,后面其实已经完全不需要了,可是李一帆仍旧坚持喂食。

  楼小刀刚刚开始还会拒绝一下,后面看到李一帆清澈坚持的眼睛也不得不败下阵来,所以到现在楼小刀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可是李一帆对此浑然不觉,楼小刀在他眼里就是个瓷娃娃,理应无微不至的呵护,这一下船便是连地都不想让楼小刀走了。

  楼小刀有些打趣道:“现在可没有青蛙。”

  李一帆转身揉了揉楼小刀的头发笑道:“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回乡探亲的路上夫人生病了,做戏要做全套,为夫又怎么能坐视不理呢?”接着以一种哄小孩的语气道:“乖,客栈离码头还有些距离,到了客栈就放你下来休息。”

  楼小刀莞尔:“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哄女儿。”说着人已经爬到李一帆的背上了。

  李一帆的背还是和以前一样宽,他走路的速度不算太快,但是每一步都走得极稳,仿佛给她一种错觉,就算天塌下来这里也会让人安稳如初。

  或许是在背上太过安心,或许是因为身体始终还在恢复,楼小刀没过多久便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了。

  这一觉睡得极为舒服,虽然在船上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大风大浪颠簸,但是毕竟是长期在陆地的人,海上生活难免会有些不习惯。

  所以一到陆地以后就睡的有些沉,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微暗,看样子她已经睡了大半天。

  入眼的是热腾腾的饭菜和李一帆温和的笑颜。

  “我就知道你应该差不多醒了,喊他们备菜的时间刚刚好。”

  楼小刀笑着对李一帆张开手便被他轻车熟练的抱在椅子上,他转身为楼小刀熟悉的穿上外衣,让楼小刀可以舒适用膳。

  没办法,有些事一回生二回熟,特别是享受这种事。

  楼小刀看了桌子上极为清淡的饭菜又没有烈酒不自觉的撇了撇嘴。

  李一帆连忙哄道:“再忍一忍,等你身体恢复了我们再尝遍天下美食。”

  楼小刀娇嗔道:“还有美酒。”

  李一帆宠溺道:“好,有各色美酒。”

  吃了东西两人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行程没多久楼小刀又沉沉的睡下去了。

  李一帆有些心痛的看着楼小刀的睡颜,这次小刀身体始终是亏耗太多,睡眠是最好的恢复方法,让她好好休息吧,能睡多久便睡多久。

  两人选择的码头只是一个小城镇并没有双方家里秘密联络的地方,要到旁边的离城才有暗桩,所幸离旁边的大城不过半日的路程。

  第二日睡足吃饱以后两人买了一匹普通黄马拉车前往离城,他们两个现在的身份这样的马车刚刚好。

  两人来到离城以后分别往暗桩传递了信息,说明了一下现在所处的情况。

  处理完一切后,两人拒绝了暗桩安排住处。

  两人少说也要住大半个月,客栈始终太过嘈杂,商议下来决定租个四合院作为落脚之用。

  叶国的国花乃是牡丹,可谓是三春堪惜牡丹奇,半倚朱栏欲绽时。天下更无花胜此,人间偏得贵相宜。

  此时正是赏牡丹的日子,盛夏牡丹花开,娇艳欲滴,万紫千红。

  李一帆原本以为楼小刀会选旁边栽满牡丹花的院子,只是没有想到楼小刀看到一个向阳的四合小院第一眼便喜欢了。

  院子里面层层叠叠的向日葵,向阳而生,阳光之下黄澄澄的一片随风舞动,煞是灵动可爱,在它们旁边就会感觉无论何种阴霾都会过去,人心情就会莫名的好起来。

  而且想着若是以后家里种上向日葵,又能看又能吃再实诚不过了。

  李一帆看着楼小刀这样欣喜的样子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小院据说之前是对新婚夫妇居住,丈夫是个商人,所以夫妻走商就把屋子空了出来。

  房子不算太大,但是也不小。

  屋内干净整洁,还有一些贴心的小布置,想来当初主人家是极为用心的布置,只是没住多久倒是方便两人了。

  安顿好之后楼小刀并没有再去找大夫,一方面她严格来说只是内力枯竭和伤了左手,那个需要慢慢养,平常大夫不可能加快速度,另一方面无畏节外生枝。

  不知道是这离城风俗如此还是周围的居民格外的友善好客,两人才安顿好周围的邻居就过来串门子。

  楼小刀作为一个‘病弱的妻子’,自然是不太方便待客的,原本还担心李一帆会有些应付不来。

  哪知每次出去李一帆手里就会带些东西有时候是些菜,有时候些肉,甚至还有自家酿的酒,林林总总极为有烟火气。

  这次李一帆居然拿了两只母鸡过来,楼小刀挑了一下眉笑道:“你这讨人喜欢的连鸡都送上了?”

  李一帆给楼小刀折了一下被角摇头道:“做东西我还好,但是选食材就不是那么拿手了,所以托周大娘子帮我带两只鸡过来,今天炖上一只给你补补身子。”

  “我哪有那么虚弱?”

  李一帆手轻轻的抚摸着楼小刀的青丝柔声道:“别忘了你现在是生病的妻子?”神情却异常的坚定。

  楼小刀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都依你。”

  李一帆满意的点了点头:“原来我们旁边就有个集市,想来以后买东西会极为方便。你睡会,做好吃的我叫你。”

  楼小刀乖巧的点了点头,看着李一帆进了厨房。

  可是她本身哪里会是这么乖巧的人,李一帆前脚出门她后脚便下床了,悄悄的跟在了后面。

  看着李一帆认真做吃的样子不由会心一笑。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对着自己喜欢的人便总觉得不论怎么看都看不够。

  就这样转眼时间就过了三四天,楼小刀的内力已经还是恢复一些,虽然实在是不多,但是已经是一个好的开始了。

  她像往常一样吃了东西做在软椅上晒太阳,全身苏苏软软的极为舒服,鼻息里闻到向日葵的清香,院子的门大开,偶尔看到行人路过,有种一次恬静的感觉。

  就在这时听到门外传来男声:“你这小日子过得还真不错!”

  入眼的是穿着一身碧青色公子装的缪无邪,还是那么的人模狗样。

  缪无邪此人就算是放眼四海,医术能超过他的人也不足三人。

  而在南岭四个一起长大的人里面鬼点子最多也当属缪无邪。

  楼小刀有些皱眉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缪无邪看到坐在睡椅上悠闲嗑瓜子的楼小刀戏谑道:“我刚好在这附近游玩,接到密信就顺路过来了。我还不知道你逃跑的功夫这么强,居然可以从王啸手下逃脱。”

  缪无邪虽然嘴上打趣,但是人已经靠近楼小刀手上一刻不停的为她把脉诊断。

  楼小刀也不甘示弱道:“我功夫一般般,不过面对你逃跑功夫自然没必要用,嗷!”

  只见缪无邪对楼小刀用的金针刺进穴位,引得她刺痛。

  缪无邪漫不经心的威胁道:“楼小刀,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楼小刀咬了一下牙,看到缪无邪太亲切一时大意居然忘了他现在还在替自己治病而怼他怼开心了。

  想了想以前吃过的那些极苦的药和针灸刺穴的酸爽,楼小刀立马换了一副谄媚的嘴脸说道:“缪哥哥说笑了,我看到缪哥哥热情还来不及,便是跑也是跑向缪哥哥,怎么会面对缪哥哥逃呢?那功夫自然也就用不上了。”

  缪无邪无奈的笑着摇摇头:“你啊,变脸这么快不去唱戏可惜了。”手上的动作却变得极为轻柔,可见有时候拍马屁这种事还是很有必要的。

  楼小刀看到缪无邪退上有些赶路留下的泥渍,缪无邪这个人最是爱干净,平时出门若不打扮收拾好是决计不会出门的,身上稍微有些不洁定时要收拾妥帖才好。

  可是如今别说是鞋便是腿上都有泥没有打理便过来了,想来是接到她的消息就赶过来了,哪里会是他说的顺道。

  更何况双眼还有些青黑,搞不好是连夜快马加鞭赶过来的。

  可是有些话说出来就矫情了,楼小刀声音软软的问道:“吃东西没?”

  缪无邪不在意的笑了笑道:“就今天早上忘了,晚点再出去吃好了。”

  楼小刀笑道:“厨房还有粥和鸡汤到时候你先吃点暖暖胃,倒时候还想吃其它的我和你一道出去吃。”

  缪无邪笑着点了点头,心想楼小刀这小日子过得还真不错,居然还专门请了阿姨做吃的。

  他当然不会认为这是楼小刀亲手做的,认识十几年了,楼小刀除了烧烤就不是一个会下厨房的料,至于李一帆就更不可能了,叶国的男人君子远庖厨,所以缪无邪才会猜测两人是请了个阿姨平时料理家务坐吃食之类的。

  缪无邪有些疼惜的看着楼小刀道:“你这身体又是内力耗尽之后强用内力,又是在水里泡的,若是调理不当记忆留下病根和暗伤,所幸后来调养得当休息充足,我再帮你开几副药吃下,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缪无邪看到眼前从小看到大的女子还是那么嫣然笑语,可是当时情况到底是有多危机才会被逼在什么份上。

  王啸,你欺人太甚!

  楼小刀闻言暗自松了一口气,她这种情况阿爹没有说过,所以对身体会造成什么损害她其实也是没有把握的,所以平时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那就好,南岭情况怎么样?”

  缪无邪笑骂道:“好个屁,你这手是被王啸用独门打穴法打断,寻常大夫根本看不出来里面细微差别,还好你已经到达先天高手行列,不然这只手就废了。”

  楼小刀撒娇道:“嘿嘿,若是没有缪哥哥在身边我或许还会怕上一怕,可如今你在身边我就算手脚都被打断了也没什么好怕的。”

  缪无邪心想楼小刀果然是个记吃不记打,好了伤疤忘了痛,看来得让她长点教训。他阴恻恻的笑道:“是吗?”

  “当然是……嗷……斯,缪无邪你混账!”

  只见缪无邪出独门手法逼出楼小刀左手中的气劲,出手是又快又狠。

  他有些生气楼小刀那满不在乎的样子,所以出手前是一句话都没有提醒。

  缪无邪打趣道:“刚刚不是还叫缪哥哥吗?”

  楼小刀痛得满脸都是汗,脸色苍白,撇撇嘴转过脸去。

  缪无邪这斯喜怒无常,不知道又是那句话惹到他了。

  妈的,真难哄。

  等了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让楼小刀缓一缓后,果然觉得左臂轻松不少,之前的郁结血脉一下子全部被打通了,不愧是缪无邪。

  缪无邪看楼小刀的脸色恢复了一些以后帮她把左手仔细固定包扎道:“药每日敷,不要沾水,不要再动它,大半个月应该就好了。”

  楼小刀乖乖的点了点头道:“你先去吃点东西,旁边那个屋子日常用品都是有的,吃完东西你可以洗漱一下,一帆去买些平时用的东西应该快回来了。”

  缪无邪也不客气,根本不用楼小刀叮嘱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地方,直接便进厨房吃东西,吃了东西以后便去房间整理一下自身。

  之前心急楼小刀就算了,如今小刀的事情解决了,他是半点都忍不了自己身上沾上尘埃。

  当一切收拾妥帖缪无邪才发现有些不对味,这小院子里除了李一帆和楼小刀他居然没有看到第三个人的生活痕迹。

  难道一直是他们两个人住?

  回想了一下自己进门时楼小刀犹如大爷一样懒懒的躺在睡椅上的姿势,怎么都像不会做事的人。

  难道这些都是李一帆做的?

  缪无邪甩了一下脑子里那些李一帆做事的画面,敲了敲自己的头。

  叶国男子像来主外,楼小刀受伤再加上一开始两个人在一起或许无所谓,可是若是在一起久了楼小刀还这么大爷怕引人非议,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缪无邪想了楼家是一家子的不拘小节,想来是不会有人给楼小刀说这些的。

  而他们南岭四个人里面,阿红向来都是楼小刀说什么就是什么,楼小山一门心思醉心武学,更是不可能做相关提醒。

  缪无邪一下子觉得自己突然责任重大,有必要提醒一下楼小刀。

  就在这时听到李一帆回来的声音,缪无邪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收拾妥帖以后便从房间里面出来。

  入眼的李一帆穿着一身藏蓝色布袍,气质上不是他第一次看到的身上有着千金重担但也要一往无前的锐气少年。

  和他猜想的没有成功到达都城的颓废样子也有着极大的出入,少年眼睛还是一如往昔的清澈,只是这清澈之中在看到楼小刀时带着一览无余的温和柔情。

  身上少了几分过刚者易折的决绝,多了几分善柔者不败的韧性。

  起初的李一帆就像是一把利刃,会伤别人,或许也会伤了自己。

  现在的李一帆就像有了剑鞘的利刃,知道方圆之道,背脊更加温润圆融。

  李一帆看到缪无邪里忙诚恳的走过去行大礼道:“多谢缪兄的治疗之恩,李一帆感激不尽。”

  缪无邪心里酸道:她楼小刀是我南岭的人,我治疗她理所当然的,她还没嫁,要你哪门子的感谢。

  缪无邪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和楼小刀十多年的交情,我给她治疗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了。”

  李一帆仿佛没有听见缪无邪话中意思,浑不在意的说道:“缪兄说的是,我去做吃的,缪兄也尝尝我手艺。”

  缪无邪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看着李一帆进厨房做事麻利的身影顿时绝对有些牙酸。

  楼小刀看着有些怪怪的气氛也不是很在意,反正阿爹说过早晚要知道的事情就不急在一时,若是怎么也弄不明白的事情急也没有。

  至于男人的事情只要没大到出人命他们会自己解决,不用太在意。

  缪无邪低下头来的时候发现楼小刀已经又睡在了原先那张躺椅上悠闲的磕着瓜子,而自己眼前是楼小刀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又搬来了一张躺椅,旁边还配了几块糕点,一壶果茶,可以说甚是贴心。

  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悠闲的吃着,东西躺椅正对着大门看着人来人去,旁边是一大片向日葵也算相得益彰,颇有野趣。

  旁边还有咯咯咯的声音。

  缪无邪不禁莞尔:“怎么连鸡都喂起来了。”

  楼小刀懒洋洋的说道:“本来是准备顿鸡汤给我补身体的,当初多买了一只想着以后吃,哪知这鸡也争气,第二天便下蛋了,一帆想着这样每天就有新鲜鸡蛋吃,便又买了几只。”

  “你们倒是好兴致。”

  楼小刀沉吟了片刻轻声问道:“南岭那边怎么样?”

  缪无邪正色道:“我最后一次得消息也是几天前,一切正常。不过想来以伯父的性格知道你的事想来应该会有所动作。”

  楼小刀点了点:“晚点我再传信回趟南岭,你在这里我的伤要不了多久就会好,免得他们担心。”

  缪无邪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李一帆东西也做得差不多,两人也准备起身用膳。

  桌子上有五六个菜不特别多,但是三个人吃食绰绰有余缪无邪尝了一下味道居然还不错,想来他之前吃的也是出自李一帆的手。

  李一帆笑着介绍道:“这种蓝菜是叶国特产,你们试试。”

  菜有些蓝蓝的,不知道是不是因此得名,问道甘甜,确实别有一番风味。

  楼小刀还蛮喜欢吃这个菜的,笑着说下回还要吃。

  “对了,都城那边回信了,想来半个月左右人就会过来接我们。”

  楼小刀笑着点了点头道:“无邪帮我看了下 身体,左手那会儿大概也就好了。”

  吃完饭后几人又互通了一下消息,便看到李一帆十分乖觉的去收拾东西,顺便还吧鸡喂了。

  而楼小刀也十分悠然自得的又睡会躺椅上嗑瓜子,还顽皮问道:“刚刚你似乎要和我说什么?”

  缪无邪笑着摇了摇头,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千奇百怪,他们自己自在便好。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