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悬疑 → 守阴人丁宁全文最新章节

守阴人丁宁全文最新章节

铆钉 著

连载中免费

《守阴人》是作者铆钉所著一部长篇都市悬疑小说,主角是丁宁,全文讲述的是:丁宁自爷爷死去的头七,发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件,从此不得安生,家人也毫无办法对付他所遇到的东西,一次又一次的神秘事件,究竟在暗示着丁宁什么,而在最开始的源头,又是谁在作祟…

6.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守阴人》是作者铆钉所著一部长篇都市悬疑小说,主角是丁宁,全文讲述的是:丁宁自爷爷死去的头七,发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件,从此不得安生,家人也毫无办法对付他所遇到的东西,一次又一次的神秘事件,究竟在暗示着丁宁什么,而在最开始的源头,又是谁在作祟…

免费阅读

  我听着那声音,觉得有些耳熟,但惊惧中也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只是听出来不是陈雪的声音,我条件反射的握着玉灯,反手就往后砸了过去,结果落空了。

  我出手的时候还告诫自己不要回头,但反手发力,头还是被带着侧了下,结果就是这一侧,我看到了身后的那一张脸。

  嘶!

  我倒抽了口冷气,头皮都在突突的跳。难怪会觉得耳熟,因为站在我后面的是刘阿婆,不是陈雪。

  现在回想起来,很可能我停下来看村民的时候,我跟陈雪和李林他们就分开了。

  阴气在农村还有另一种叫法,幻气。

  只要是在阴气重的地方,人都容易产生幻觉。即便如此,我还是不后悔自己停了下来。

  只是现在……

  稍微分神,前面的黑影也完全转了过来,正对着我。原本雾气很浓,我看不见他的脸。可是我停下来后,周围的雾气就慢慢的淡了。

  但现在不需要看见,我都能猜到他是谁,刘阿婆在我后面,那前面的只能是刘大伯了。

  只是现在的他们,恐怕已经被尸体里飘出来的那种东西控制了。而且这还不是诈尸,否则张四不会在李林提到诈尸的时候那么激动。

  那鬼脸,绝对跟三十年前的事有联系。

  我想弄清楚,现在就不能逃,否则知道的永远只有一半。

  想要真相,就要承受惊吓。

  我决定选择后者!

  “你怎么不走了?”

  刘阿婆的声音再次阴测测的传来,我打了个哆嗦。不过决定下来后,反而不是那么怕了。

  我相信媳妇儿只要在我身边,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出事。就算我不喜欢她,也没感情基础,可我好歹是她男人。

  至少我心里是这样想的。

  这时迷雾已经散了很多,视野变得开阔起来,黑影在距离我四五米的地方,一点点的变得清晰起来。

  我用手电一直照着他,等完全看清楚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前面不是刘大伯,而是张大先生。

  他的脸还是紫青的,肿的很大,此时眼睛是睁着的,泛着淡淡的猩红,肿胀的嘴微微上扬,冲着我摆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我知道刘家的引魂灯能操控尸魄,应该也能操控尸体。开始我以为刘阿婆老两口是被刘国柱操控,一直跟着我。

  现在看来不完全是,张大先生的尸体是被张爽和张朗抬走的,加上胖子说过两兄弟不简单,基本可以笃定是他们在搞鬼。

  除非,刘国柱跟他们是一伙的。这样的话,张大先生的死,恐怕就是他们所为了。

  想到是人在作怪,我学者大人的语气喊道:“不要鬼鬼祟祟的了,我知道是你们,张爽,张朗,出来吧!”

  然而漆黑的夜里,我的声音在稀薄的雾气里回荡,周围却异常的静,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人不在?还是我猜错了,尸体其实只是被阴气吸引?

  可如果是这样,它们就不会一前一后的押着我了。

  我狐疑的时候,身后的刘阿婆往前推了我一下,又阴森森的问:“你怎么不走了?”

  “死就死了!”我给自己打气,在不走,刘阿婆要生气了。我大着胆说:“阿婆,我这就走!”

  我说着往前走了一步,前面的张大先生见我开始走,快速的转身,依旧在前面带路。

  山里的雾散得很快,这时已经能看到十来米远的地方。但我手里的电筒闪了下,光变得暗了很多。

  而且一直走在前面的张大先生,突然就停了下来。我一个不留神,差点撞在他身上,吓得我打了个激灵,急忙往后退了几步。

  我往后一退,肩膀上搭着的手一下就挪开了。我心里一喜,刘阿婆松手,我想跑的话,机会就要大一些。

  一路上我生怕惊到刘阿婆,手一直不敢动。她一放开,我急忙拍了拍手电筒,灯泡闪了下,光又亮了起来。我松了口气,把手电照在张大先生尸身上,想看看他要做什么。

  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前面十来米的雾气里有一座若隐若现的牌坊。

  那牌坊很高,有十几米的样子,顶端像古建筑的屋檐一样叠了三层瓦楞。牌柱上很干净,没有绘画和浮雕,连同瓦片一起都是灰白色的。

  透过牌坊,迷雾里有高高矮矮的房屋若隐若现,像是一个村子。

  可我们周围三十多公里内只有三个村子,我走了一个半小时,在快也不可能走出三十多里地。

  而且眼前的村子给我的感觉很陌生,从没见过。

  我正狐疑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窸窣声,左侧的草木里突然跳出来两人,一高一矮。

  是张爽,张朗。

  我刚要喊他们的名字,他们出来的地方接着又出来一个人,竟是刘国柱。

  他们还真是一伙的!

  刘国柱出来就笑嘻嘻的说:“丁宁,天堂有……”

  话没说完,张爽就板着脸打断道:“别废话了,你确定他老婆出不来?”

  “你们放心,那口红棺就在我家里,老爷子亲自镇压,不会有问题。”

  刘国柱有些忌惮两兄弟,在提到刘老太爷的时候,话语里对两兄弟才多了些底气。

  那老不死,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心里暗骂,同时也担心媳妇儿。今晚她没出来,恐怕就是因为红棺出了问题。

  张爽和张朗听说媳妇儿的棺材被镇,直接就朝我走来。

  我虽然没说话,但一直注意着他们的动作,见两人过来,一猫腰就进树林子。

  张爽和张朗见我逃跑也不来追,张朗从腰间的包里摸出一个做法事用的摄魂铃,一晃动,清脆的叮铃声就响彻荒野。

  我见他们只是摇摄魂铃,心里一喜。那东西只对阴魂邪祟有用,对人来说,不过就是一个铃铛。

  然而我才跑出几步,树林里就唰唰的响,一下子蹿出十几个黑影挡在了前面。我用电筒一照,见十几人都是头上脚下,耍杂技一样用双手着地,便如此,他们的速度依旧是非常快。

  我想起王胖说过,尸体倒立是魄被封在了体内,魄比魂重,没了魂的尸体,自然就立了起来。我想他们跟尸魄应该没有区别,那摄魂灵,能控制这些尸体。

  见死尸靠近,我急忙把手电筒挂到脖子上,跑动中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里面是我准备的灯油,用嘴咬开瓶盖,直接把灯油倒在灯盏里。

  油撒了不少,但还够把灯点亮。只要灯一亮,我就可以学着二叔,用油去抹死尸的眉心。

  可我刚倒好灯油,远处就传来张爽的声音说:“快,这小子手里有灭魂灯。”

  见他们怕我点灯,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掏出从二叔烟盒里顺出来的打火机,不停的去烧灯芯。

  然而那是玉灯芯,根本就点不着。

  短时间内我是把死尸给甩开了,但用不了两分钟,他们就会追上来,把我扑倒在地。而且这时刘国柱也追了上来,他身体臃肿,跑起来却比死尸灵活多了。

  绕了两圈,灯还没点着,反而把油给晃没了。

  我心一下就凉了。

  真像胖子闲聊时说的,玄门水深,不懂行,怎么死都不知道。

  死尸一围过来,我的活动范围就变小了,而且趁我没注意,刘国柱偷偷绕到前面的一棵树后面躲着,我路过的时候,他从后面扑出来,一下就把我摁倒。

  他力气大,扑倒就把我的手反扣,直接压在地上,我一动他就提我的手,疼得我肩膀都要断了似的。张嘴就骂他说:“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不得好死!”

  刘国柱冷声说:“小东西,你好好待在家里,老子还没机会。现在弄死你,正好给我爹妈报仇了!”

  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怒道:“刘阿婆又不是我害死的。”

  刘国柱踹了我一脚,把我提起来才说:“要不是你二叔设了局,他们也不会死。还害我拿到尸魄也进不了阴村。这个恨,我要从你身上找回来。”

  阴村?

  牌坊后面的村子?

  前天晚上,刘家人赶着尸魄,抬着媳妇儿的红棺,就是想进那村子?

  我一想,骂道:“你这个畜生,连你爹妈的尸体你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吗?还有,害死你爹妈的是我二叔,你不敢找他,只敢来找我,你个怂包。”

  小孩骂人,那可是跟泼妇差不多,我想到什么就骂什么。

  张爽和张朗过来,张朗二话不说,啪啪就给了我嘴上两下,打得我牙齿都松了,嘴巴也是麻的,一时骂不出来。

  张爽问刘国柱:“你确定东西在里面?”

  刘国柱忌惮这两兄弟,回答说:“是老太爷亲自告诉我的,不会错。”

  听着他们交谈,我也很好奇他们大费周章,要拿的到底什么!

  张爽这时看见我手里捏着玉灯,夺过去看了一眼,冷笑道:“你老子蠢,你比你老子还蠢。没有灯芯,你能点着?”

  我现在心里是后悔死了,早知道就该把二叔的那盏灯偷出来。

  只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张爽要把玉灯扔了,但张朗接过去看了眼说:“是玉的,应该值点钱,我先拿着!”

  张爽没说什么,三人拽着我回到之前我逃跑的地方。

  刘国柱说:“牛心村的气运都在着小子身上,他的三魂七魄比红棺都有用。我啊爹和啊妈已经被阴村里的东西附身,正好用他们开路,进村问题不大。倒是下面村里情况怎么样?”

  张朗板着脸说:“王家的那小子是个半吊子,来了也不惧,而且他忙着阻止阴井里的阴气外泄,没时间管这小子。”

  刘国柱一听,从腰包上抽出一根细长的钢针,对着我的眉心走来。

  我见他要用钢针扎我眉心,急得大喊大叫,双脚乱踢,脑袋摇来晃去,不让他对准。

  张朗见张爽控制不住我,把玉灯放在地上,过来帮忙按着我的头,不让我乱动。

  刘国柱狞冷笑道:“小东西,要怪就怪你二叔!”手里的钢针一点点逼近。

  我记得二叔跟我说过,一个人的眉心通三魂,连七魄。闭上眼,若是用一根针对着眉心,我们都会感到很不安。

  刘国柱是想扎破我的眉心,然后勾出我的三魂七魄。

  见我无法躲避,刘国柱稳了稳手。加快了速度。

  我急道:“刘国柱,你害死我,我二叔不会放过你的!”

  “我拿到那东西,一个丁世龙算什么?而且你二叔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刘国柱冷笑。

  他眼里充斥着狂热和仇恨,看起来他说的不假,他的爹妈真是二叔给害死的。

  但设局这种东西,都是等着人往枪口上撞,要怪也只能怪刘阿婆和刘大伯倒霉。

  眼看针尖到了面前,我再次用力挣扎,绝望的看着地上的灯盏。

  我相信它既然是一盏灯,那就绝对能点亮,若是点不亮,谁又会无聊的把它制造出来?

  只是现在我没有那个本事把它点亮,媳妇儿又被迫害,不能来救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李林和胖子能找到这里。

  想让他们找到,那就得弄出点声音。

  我朝刘国柱吐了几口口水,他怕脏,躲了一下,给我争取到了一点时间。

  但还不等我叫喊,张朗就板着脸呵斥一声,反手抽了我几个大嘴巴子,打得我嘴里血淋淋的。我平时比较软弱,可也有脾气,被他一打,扭头就把嘴里的一口血水朝他吐了过去。

  张朗身手敏捷,我的口水速度很快,他还是一侧身就躲开了,落空的血水正好落在了地上的玉灯上。

  几乎是血水沾到玉灯的同时,我小腹里就像点了一把火一样,迅速的灼热起来,一时间口干舌燥。

  我感觉自己整个肚子里都是火,喘口气都要喷出火来,想吐口水都没得吐。

  刘国柱没有发现异常,理了理衣领,拿着钢针再次朝我走来。

  我心里顿时绝望了,胖子和李林他们现在都没来,恐怕是真的被阴井拖住了,毕竟那可是关乎一个村几百口人的事。

  但就在刘国柱手里的钢针对准我眉心要扎下来的时候,我小腹里的那把火也烧到了极致,小腹里发出砰的一声轻响。

  声音不大,却异常的清晰。

  张爽和张朗难得的皱了下眉,张朗骂道:“真晦气,这小子是被吓得拉裤子了。”

  小腹里的轻响过后,灼热的感觉一下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通体舒畅。张爽和张朗说着话,刘国柱稍微停了下,但很快就调整过来,尖锐的钢针一下扎向我眉心。

  要被扎中的瞬间,我铆足力气把脑袋往左边撞去。遂不及防下,张朗的手没压住,刘国柱刺了个空,急忙把手收回去,准备成张朗稳住我的头在扎。

  但就在这时,被张朗放在地上的玉灯噗嗤一声,玉制的灯芯上突然蹿出绿豆大的一点火苗,那光不同油灯的光,白中带青。

  张爽三人一下就愣住了,刘国柱问张爽两兄弟说:“怎么回事?那灯怎么自己点了?”

  他们跟我一样,都不知道玉灯的作用,否则刚才也不会嘲笑我。

  张朗和张爽现在也是一脸懵。张爽指使刘国柱说:“你过去把灯给灭了!”

  刘国柱只好收了钢针,小心的过去。

  然而他才靠近,玉灯的火苗就又往上蹿了一点点。就是这一点光添加的亮度,一下就把整个灯盏都照亮了。

  淡绿色的灯盏辉映着白青色的火焰,释放出一圈青色光晕。

  一时间,光芒照射到的地方迷雾散退,原本站在后面不动的刘阿婆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糊在它脸上的东西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撕扯,整个都凸了出来。

  那是一团黑色的雾气,但在雾气里面像是包裹着一张鬼脸。

  刘阿婆惨叫了两声,那东西就从尸体上挣了出来,化作一团黑雾,嗖的一声就朝着阴村飞去,没入黑暗。

  鬼脸逃离的同时,树林里嘭嘭声不断,倒立的十几具尸体纷纷倒地。

  “是灭魂灯!”

  刘国柱喊了一声,面带惊色的往后退了两步。

  张爽和张朗看着玉灯,也有些紧张,张爽问:“你们刘家不是有引魂灯,之前怎么没认出来!你赶紧去把灯灭了!”

  刘国柱手里的灯跟二叔手里的一样,但两盏灯跟玉灯都有天壤之别,他认不出来不奇怪。

  现在我也有些懵,不过见他们忌惮玉灯,没工夫来戳我脑门,心里稍微松了口气,细细想了下,玉灯被点燃,好像跟我小腹里出现的那一团火有关。

  但最主要的还是我吐到玉灯上的那一口血水。

  刘国柱听了张爽的话,从怀里拿出一张符,捏在食指和拇指中间,要用符去掐灯芯。

  我一看就着急了,李叔说了,刘家跟我们丁家都是守阴人,他肯定有办法可以灭掉玉灯。

  我挣扎了下,张爽和张朗兄弟手上急忙用上力,把我死死的压着,根本挣不脱。

  刘国柱拿着符一靠近,灭魂灯的灯焰就被压制了,光照射的范围缩小了一半,可见他是真的能灭掉玉灯。

  但就在他准备掐灯芯的时候,我脖子上的项链突然变冷,玉灯旁边出现一个白色虚影。是媳妇儿,我一下就激动了。

  比起上次见到她,现在的媳妇儿暗淡了很多。就像是不稳定的电视画面,忽闪忽闪的,一下有,一下没。

  刘国柱开始还没注意到,依旧低着头要去灭灯。

  张爽和张朗看见了,只是两人都被吓得愣住了,张着嘴巴发不出声音。

  刘国柱手指合拢的瞬间,闪烁的白影突然变得凝实起来,清冷的喝了一声:“滚!”

  专注于捏灯的刘国柱听到媳妇儿的呵斥声,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抬头看到白影,手一下就收了回来,吓得往后退了几步,途中脚下被绊,一屁股坐在地上,结结巴巴的问:“你怎么还能出来!”

  白影没回答,但这时张朗慌张的拿出了摄魂铃,急促的摇了起来。铃声一响,媳妇儿的影子又开始晃动,像是随时都会消失。

  刘国柱见状,连滚带爬的扑过去,手在玉灯上一掐,灯焰一下就灭了。

  张爽见摄魂铃有用,胆又回来了,大声说:“不用怕,她的力量不够,而且是强行出来,马上就会飞散。”张爽说着,单手捏着我的两只手,腾出手掏出一张符,只见他轻轻一抖,那符就像长了眼睛一样朝着媳妇儿飞去。

  我不知道媳妇儿厉不厉害,不过在我的概念里,阴魂鬼魅都是斗不过会法术的道士的。不禁为她担心起来。

  事实上媳妇儿对那燃烧的符也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符直接飞到她身上炸开,白影直接消失了数秒才浮现,变得更加暗淡了。

  但媳妇儿好像被惹怒了,在出现的她冷哼一声,树林里顿时唰唰的响,倒地的十几具尸体突然就立了起来。

  我以为是张朗用摄魂铃在控制了尸体,脸色一下就变了,不过很快就发现刘国柱的脸色比我还难看。这才意识到那些尸体不是他们在控制。

  媳妇儿的红棺很诡异,每个死了的人都要来跪拜,她自然能控尸。我这样想着,心里也松了口气,有那些死尸帮忙,她胜算就大了。

  而且尸体立起来的同时,阴村里也发出阵阵嚎叫,影影倬倬的村子里,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出来。

  这会,张爽和张朗的脸色也变了,张朗对刘国柱吼道:“刘国柱,她还有能力控制阴村里的东西,你是怎么做事的?”

  阴村里的叫声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近。

  听着那声音,我都毛骨悚然。刘国柱脸上已经看不到任何的血色,叫一声,转身就跑。

  张朗和张爽见刘国柱逃跑,急忙扔下我,跟着刘国柱一起朝着山里逃去。

  我落到地上,大口的喘了一口气,吐掉嘴里血沫子,起身就朝媳妇儿跑去,我嘴上喊着问她:“老婆你没事吧?”心里却准备着一过去就躲到她咯吱窝下。

  毕竟阴村里东西,实在是太吓人了。

  但张爽和张朗刘国柱三人才跑没影,树林里钻出来的尸体又噗通噗通的倒了一地。

  阴村里的叫声也逐渐消失,牌坊在薄薄的迷雾里一点点的暗淡,连同后面的村子一同消失。

  我刚跑到媳妇儿前面,她冰冷的手突然捧着我的脸,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嘴唇上冰冰的,被一张嘴给堵上了。

  媳妇儿亲上我,立刻就从我嘴里吸了一口气,那口气不是我嘴里的气,而是像从我身体里抽走了什么。

  伴随着那股气流从我体内流出来,模糊的媳妇儿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

  眼前出现的是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脸蛋白白的,非常漂亮。她的嘴还堵着我的嘴,四目相对,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咕咚!

  我吞了口吐沫,忍不住亲了下,她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捧着我的脸的手一推,我和她就分开了。

  她就是我老婆?

  我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之前看到虚影的时候,我就觉得她肯定好看,只是没想过会这么好看。穿着白裙,像是天上的仙女,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又像是村里调皮的小女孩。

  当然,她不小,个头比我高。

  她像是嫌弃我碰了她的嘴唇,不经意的用手抹了一下嘴唇,见我眼睛都不眨的看着她,眉头微皱,轻轻抬手在我脑门上弹了下。

  吃了痛,我一下清醒过来。急忙问她说:“老婆,你没事吧?”

  听我喊她老婆,她眉头更皱了,冷冰冰的问:“谁告诉你我是你老婆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悬疑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