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李尚嘉郁娥皇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李尚嘉郁娥皇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茌茌茌雪 著

连载中免费

《帝王宠》是作者茌茌茌雪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李尚嘉郁娥皇,小说情节跌宕起伏,紧紧抓住读者眼球,全文讲述的是:皇帝李尚嘉样貌出众能力也初中,不想在立后大典上消失无踪,再次出现,身后已经跟了个千娇百媚的小姑娘,从此皇宫中处处可见狗粮,只是有心人发现,这位姑娘怎么那么像丞相家溺亡的千金郁娥皇呢…

7.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帝王宠》是作者茌茌茌雪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李尚嘉郁娥皇,小说情节跌宕起伏,紧紧抓住读者眼球,全文讲述的是:皇帝李尚嘉样貌出众能力也初中,不想在立后大典上消失无踪,再次出现,身后已经跟了个千娇百媚的小姑娘,从此皇宫中处处可见狗粮,只是有心人发现,这位姑娘怎么那么像丞相家溺亡的千金郁娥皇呢…

免费阅读

  “那你们为何要这么做,又为何诬赖好人?”郁娥皇瞬时气不打一处来,看向那两个小贼的神色慢慢变得犀利,充满杀气。

  那两人相互看了看,稍微年纪大一些的却忽然在另一个头上猛打一下,“还不是因为这个傻子!若不是他昨晚控制不住自己,差点暴露。我们今日也不用这样藏着掖着!不过那两个公子,正好帮我们转移了视线,不若这样,我们又怎么能够碰到这样的大美人呢!”

  说完,双手合十,盯着郁娥皇不停地摩挲手掌。

  掌心之间粗糙的皮肤摩擦出的沙沙声只一会儿便让郁娥皇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而被打的那个没有一句话,只是低下头,伸手摸了摸方才被打过的地方,不停傻笑。

  “那你们……”

  “姑娘,你问题太多了!”

  郁娥皇还想继续问些什么,话才出口,便被那人打断。

  “我们可没有这么多的耐心回答你的问题!趁着现在大爷我心情好,赶紧跟大爷走,不然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你们!”

  那人歪着脑袋,牙齿紧紧咬着,声音从牙缝中钻出,带出几分牙咬切齿的意味。

  郁娥皇听了这话,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望向周围,竟是一个人影都不曾见到。

  耳边除了她和画春急促的呼吸声便是呼啸的冷风。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郁娥皇欲哭无泪,在心中预想了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可就是没有料到会是现在这般田地!

  那个李元卿,

  带着夏容走了便不再回来了?

  还当真将她同画春两个人丢在这里不来了?

  此时郁娥皇当真是想杀人的心都有了,谁能想到李元卿走的这般决绝,都不知道回来看看她们两个小姑娘?不顾及一下她们的安危?

  “小姐,怎么办啊?”画春扯着她的手臂,将自己藏在郁娥皇身后,颤着声音道。

  郁娥皇没做声,她现在自顾不暇,实在没有力气去安慰画春。

  只是这次若是有事,那便是她和画春一起,她好端端让一个小姑娘跟着自己受苦。

  这让她到了黄泉,如何同她的家人交待啊!

  “你们……你们别过来!我可是会武功的,你们再过来,小心……小心我……”郁娥皇被吓得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结结巴巴地说到最后更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于是话到一半便停下了!

  “哈哈哈,小姑娘。我看你年纪没多大胆子倒是不小啊!居然还敢恐吓我们?”

  说到这里停下转头望向旁边站着的早已迫不及待的人,“老弟啊!今天这姑娘硬气得很。你说她硬气咱们也不能太软弱了是不是!”

  说着,两人便步伐一致地朝着郁娥皇逼近。

  郁娥皇空有一张会吓人的嘴,平时也只是会胆子大点爬爬树,真到了这种时候还是同寻常小姑娘一样,害怕地紧!

  于是,那两个人进,她们便只能退!

  这小贼也是有耐心,像是料定了不会有人来救她们似的。不知疲倦地同郁娥皇两人玩起了游戏。

  边走着,还一脸奸笑,“小姑娘,别走啊!方才不是才说了要跟大爷回家?怎么现在自己还想逃了呢!”

  说完,他们两人交换一个眼神后,就直直地往前冲。

  郁娥皇害怕地身子发冷,看着他们朝自己跑过来的动作发愣,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只是愣愣地待在原地,瞳孔放大,电光火石间暗暗做出了一个决定。

  若是注定自己今晚要栽在这两个小贼手里,那她便再没有活在这个世上的脸面了,倒不如一死了之!

  想着,嘴巴微微一张,红润的舌尖慢慢伸出。

  置于两排雪白的贝齿下,眼睛里酸涩不已,泪水在眼眶中越积越多。

  轻轻阖上的瞬间,一滴莹润的泪水顺着眼睑流出,在脸颊上汇成一条深却窄的痕迹。

  闭上眼的那一瞬间她除却在心里将李元卿问候了百八十遍外,

  更多的是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她好像回到了幼时,父亲也不是那个逼着自己为了国家社稷,家族兴盛而牺牲的父亲。

  疼她爱她,将她捧在手心里的母亲也还在世,笑容满面,容光焕发地看着她在院子中玩闹。

  一切都是这样的真实美好,美好地令她神驰。

  “啊!”

  “啊!”

  突然之间传来的叫喊声打乱了郁娥皇梦般的世界!

  急促地睁开双眼,有那么恍惚的瞬间,她觉着面前出现的那个人便是她此生唯一的救赎。

  郁娥皇闭了闭双眼,接着又睁开。

  此时那个天神般的男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而他身后的那两个小贼正捂着脸,痛苦地蜷缩在地上不断哀嚎着。

  夏容围在他们身边,看样子该是为了防止他们逃跑的!

  郁娥皇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依旧挺拔的身材,高挺的鼻梁此时在黯淡的月光下留下短短的影子。

  脸上还能看清些水渍,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旁的什么。

  李尚嘉此时略微喘着粗气,尽量平静下来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沉稳,“你没事吧!”

  也是这一声,将郁娥皇拉回了现实,这个现实里没有父亲,没有母亲。

  只有她一个人,

  至于他,

  她不知道,他在不在里面!

  “你来了!”郁娥皇虚声说出这样一句话后便无力地倒下了,李尚嘉很自然的伸手将她接过。

  脸上担心的神色一览无余,匆忙对着身后的夏容道,“夏容,将那两个人送去官府!”

  话毕,一手揽着郁娥皇的腰,另一手从她膝盖下穿过,微微一使力将她抱起来后直接朝客栈方向快步走去。

  事实上他是想跑回去的,只是抬脚的瞬间担心自己跑动时的震动幅度太大,这样会让她觉着不舒服。

  于是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唉,公子,这里还有一个呢!”夏容无奈地看着李尚嘉急匆匆的背影,大声喊道。

  谁想到,那人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夜色中,哪里还听得见他的话!

  默默地摇摇头,夏容嫌恶地看了一眼地上还在不断匍匐的两人,继而又看了眼在旁边呆愣着的画春。

  心里寻思着,她这样是不是代表她没事?

  毕竟没有见她同郁姑娘那样当场晕过去!

  “姑娘,不如你自己先走回去吧!跟着公子的脚步,不会有危险的,我将这两人送去官府,随后便来!”

  画春一听夏容是要把自己丢在这里,要不管她,瞬时急了。

  扑上去抓住夏容的手,“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若是还有小贼怎么办?若是又有其他的坏人盯上我,看我一个人又把我掳走怎么办?”

  画春眼神之中满是乞求之色,看在夏容眼里实在不忍心。

  虽然他不似公子那般寡淡,但是这毕竟是个姑娘家,他实在不想做事时带着个姑娘!

  “夏公子,若是我出了什么事,我家小姐定会告诉李公子让他惩罚你的!”画春瞧着夏容依旧是不愿带着自己,于是将郁娥皇同李尚嘉搬了出来!

  夏容眉头一皱,想到公子对郁姑娘那副紧张的样子,这若是被郁姑娘知道了他将她的侍女丢在这里一个人,怕是会去公子面前告状的!

  夏容犹豫地点点头,“倒不是不可,只是还是要提醒你两句!好好跟在我后面,不要乱走!”

  画春使劲点点头,看着夏容一直低头看着什么,眼神顺过去一瞧,发现自己还紧紧抓着他的手。

  有些尴尬,赶紧松手,“我明白了!我一定会跟在公子后面的!不出声,不乱走!”

  夏容没多做反应,低下头,伸手使力将地上还在不断蜷缩的两个人一把拽起,语气凶狠,“起来了,跟我去官府!你们这些人,就该受到制裁,不若如此,怕是要继续祸害旁人!”

  “大侠饶命啊!大侠饶命啊!我们知错了,知错了!下次再不敢了!求大侠不要把我们送到官府啊!”那两个人开始不断求饶。

  见夏容丝毫不动声色,其中一个开始推卸责任,指着另外一个激动道,“不是我,是他!是他做的,这些全部都是他一个人做的!我是被他逼的!”

  被指责的那个人眼睛瞪大,“大侠,我认罪。只是这事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做的!我没有逼迫他,是他逼迫我啊!还望大侠明察!”

  夏容只觉得耳边聒噪不已,伸手揉揉耳朵,眉毛微挑,“你们都别争了,留着力气去官府说吧!”

  说完又侧过身子,小声嘀咕了句,“真是的,怪吵的!”

  就这样,夏容拖着两个嗷嗷叫的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子去了官府报案!

  这边,李尚嘉在将郁娥皇抱回客栈后便一直待在她床榻边。

  看她连在睡梦中都不曾松开的眉头,心中一阵钝痛。

  方才被人围住后便带着夏容回来了,结果直到客栈门口才意识到自己同她分开了。

  想着这莫不是那些小贼的计谋,于是快马加鞭地赶回去。

  可是到了原地,却没有看见她们的人影。

  当时心里从未有过的紧张感瞬间将他整个人席卷,觉着不会是真的碰上了什么小贼。

  于是往回去的路上找,寻了半路看到这边一团人影后便来看看。

  结果却发现当真是她们。

  心里觉着幸运,因为找到了她。

  可是又觉着不幸运,因为她真的遇上了小贼!

  还处在那样危险的境地!

  “不要!不要!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郁娥皇不停地呓语着,就连在梦中都不曾松懈的眉头让李尚嘉彻底心痛。

  心里不禁开始声讨自己这样缓慢的反应,若是他早些回去,便不会让郁娥皇经历这样令人心碎的事情。

  “娥皇!娥皇!醒醒,没事了,安全了,醒醒!”饶是李尚嘉,此时声音中都禁不住一阵哽咽。

  只觉着嗓子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般,想发声却愣是发不出。

  眼睛中酸胀不已,连着神经,直直地将这种感觉传递至大脑,那痛楚让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郁娥皇因为一直在做噩梦的原因,光洁的额头上已经一片濡湿,李尚嘉随手一撇便是一手的汗水。

  “啊!”突然,郁娥皇一声惊叫,整个人像是摔倒在弹簧床上般直接弹起,眼睛如受惊得小鹿般睁得大大的,呼吸急促连带着胸脯都不停起伏着。

  郁娥皇环顾一周,发现自己睡在客栈中,旁边的李元卿一脸的担心。

  “元卿,是你吗?”

  郁娥皇此时的声音颤抖不已,甚至还带着明显的哭腔。

  只是声音轻淡,像是不忍心打破此时的氛围,害怕这是自己的梦境。更害怕自己还未从小贼的手中逃脱。

  李尚嘉想出声,可是她方才那般沙哑的声音却一直环绕在他耳边,萦绕在他脑海。

  愣是让他不能出声,吐出的字到最后都变成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

  郁娥皇看着在一旁一直不出声的李尚嘉,心里犯急,“怎么了?为何不说话,莫不是,这真的是我的梦境?”

  说着,郁娥皇作势便要去掀开自己身上裹着的被褥,却被李尚嘉眼疾手快地制止。

  感受到李尚嘉手掌中的温度后,她才堪堪确定了他的存在。

  长舒一口气,“为何不做声?我方才还以为……”

  说了一半便说不下去了,委屈感瞬间袭来,她没忘记他方才将她和画春撇下的事实。

  虽然是迫不得已,虽然他后面还是赶来救了她,可是,她光是想着心里便是一阵不舒服。

  “只是不知道忽然之间该说些什么!”李尚嘉这样说了句。

  “为何不知道说什么,想说什么便说什么!再者,你难道不知道,不回答女孩子的问题是非常不礼貌的!”郁娥皇又变成了原来的郁娥皇,嘴上不饶人,尤其是对着李尚嘉时,她便是忍不住要同他辩驳。

  李尚嘉嘴角一撇,勾勒出一抹笑,看她这样有力气是不是没事了?

  没想到居然这样容易自愈,他方才明明还担心她担心到不行的。

  怎的一醒来便这般有活力?是因为一醒来便看到了他吗?

  想着,李尚嘉嘴角的弧度不断扩大,心里漾出一丝甜意。

  “担心你担心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敛了嘴角的笑容,李尚嘉甚少严肃正色道。

  郁娥皇顿了顿,愣住了。

  担心她吗?

  心里有些感动,羞涩地低下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猛地抬起头,“若不是你先跑了,带着夏容一起,那我和画春便不会陷入危险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余光看到自己还被他握在手中的手,“做什么一直牵着,烦的很!”

  李尚嘉懵了,瞬间石化。

  真的变脸这样快的吗?他不是什么事都没做吗?

  “虽然把你们丢在那里了,可是最后不是还是回去了吗?”

  “那又如何,伤害已经造成了。若不是你不负责任,我便不会晕倒!如今我可是身心俱伤!”

  “我方才询问了郎中,他说你并无受伤,怎么能说是身心俱伤?”

  郁娥皇不敢相信地瞪大了双眼,原本歪着做的身子瞬间坐直,与同样坐在床榻边上的李元卿平起平视。

  眼神中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他原本不是这样的人,就是下午时分也不是这样不会说话的!

  “再者,我争取过你的意见,是你主动要求去做诱饵!”李尚嘉没有读懂她的意思,只是单纯地认为这是她少女的娇羞。

  心里还觉着她这般的样子实在可人。

  “你……”郁娥皇欲言又止,想出口训斥他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只能铁青着脸,猛地一挥手臂,背过身去不看他,一个人生闷气。

  李尚嘉看她这样,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说的不对吗?可他说的是实话!有哪里不对了吗?

  郁娥皇因为生气脸憋的通红,浮在脸上就像是两片晚霞,迷人却不张扬。

  可是心里越想越觉着生气,甚至有些后悔方才自己的不置一词,她就该勇敢一点与他理论的。

  现在可好,自己一个人生闷气,有何用?

  倒是让那个男人得了便宜。

  哼,你看着吧,我便不会再答理你了!

  “生气了?”耳畔一阵低沉好听的男声响起。

  距离她的耳朵那么近,吐出的字句随着气息钻入她的耳蜗,刺激得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伸手揉了揉耳朵,脖子微微一瑟缩,不争气地道,“做什么?”

  “我承认我不该丢下你们两个小女生,可当时不是中了小贼的计吗?”

  李尚嘉叹口气,略微摇了摇头,严肃道。

  没等郁娥皇说话,接着道,“其实你这样我也很担心,你不知道方才看见你晕倒的样子,我真的突然之间很是痛恨自己的无能!”

  “嗯?”郁娥皇突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他这个人是有两个脑子吗?

  为何一前一后说的话却判若两人?

  “意思便是,下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处在那样的危险之中!只要你在哪,我便会在哪!再也不会离开你!更不要再经历一次这样的惊心动魄!”李尚嘉双手搭上她瘦弱的肩膀,温柔地将她的身体搬过来,眼神中全是毫不遮掩的承诺。

  就这样将自己的情感开诚布公,将自己摊开来,让她能够一眼瞧见他的心思,他的情!

  郁娥皇被他这样炽热的目光感染了,心中一阵暖意流过。

  他这样是在向她告白吗?

  心中对于他话中的意思已是了然。

  虽然他们之间那种隐隐约约存在的情感她一直都能感觉得到,可是如今这样被挑明,她还是有些无所适从。

  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你的意思是?要同我一起吗?”

  郁娥皇本就不是一个会拐弯抹角的人,既是有意,那不如便在这里说清楚。

  “是!”李尚嘉毫不迟疑地点点头,似乎是觉着不够,还是应了句。

  郁娥皇慢慢扯出一抹笑,她是生平第一次被自己喜欢的人变白。

  也是这一刻才知道,原来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应声却是这个世间最华丽美妙的乐章。

  “所以,你愿意吗?从今往后,同我一起,不离不弃?”李尚嘉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更是第一次向一个女子表白自己的心意。

  他所有感情方面的认知全部都是来自于她。

  也是她让自己知道了担心一个人,在意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牵肠挂肚有时并不是一种累赘,而是一种快乐。

  “嗯!”郁娥皇害怕他后悔般猛烈地点点头。

  完了却在心里痛斥自己的不争气,她这个样子怎么觉着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实在懊恼,低下头,不看他,害怕他会嘲笑自己。

  没想到,原本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有那么一瞬间的松动,接着环住她,将她整个人往他怀抱中带。

  接着又爱怜地摸摸她的头,惊叹手心下柔软的如瀑布般的发丝。

  心里禁不住一阵悸动。

  “小姐!”门外一阵骚乱后门突然被推开,画春闹腾的声音传进来。

  屋内,依旧还被李尚嘉抱在怀里的郁娥皇听到画春的声音后,赶忙推开李尚嘉。

  因为突如其来的推力,李尚嘉一个坐不稳向后栽去。

  电光火石间李尚嘉伸手撑在身后的的地板上,这才没有直接栽在地上。

  画春双手捂着嘴巴,一脸惊讶的样子。接着又伸手对着郁娥皇和李尚嘉,眼神不断在他们之间流转。

  不用说,郁娥皇也知道,方才那一幕都被她瞧见了!

  本不想让画春这样早就发现的,可是现在看来,要‘杀人灭口’了!

  “画春,你过来!”郁娥皇一脸阴险地朝着画春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小姐,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画春听了哭丧着脸放下指着他们的手和捂着嘴的手,带着些撒娇的语气说道。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