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炮灰今天被休了吗顾染钟意全文最新章节

炮灰今天被休了吗顾染钟意全文最新章节

柚研 著

连载中免费

《炮灰今天被休了吗》是柚研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钟意被父亲作为权势的牺牲品送给了顾允檀,待大局落定,自己却被视为见不得光的细作毫不留情的处死,一朝重生,这一世,她只想远离顾允檀,却不料皇上赐婚,她再一次和顾允檀有了纠葛,意尚未做出反应,京城众人倒是先炸了锅,这是乱点鸳鸯谱啊!

7.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炮灰今天被休了吗》是柚研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钟意被父亲作为权势的牺牲品送给了顾允檀,待大局落定,自己却被视为见不得光的细作毫不留情的处死,一朝重生,这一世,她只想远离顾允檀,却不料皇上赐婚,她再一次和顾允檀有了纠葛,意尚未做出反应,京城众人倒是先炸了锅,这是乱点鸳鸯谱啊!

免费阅读

  微风清扬,喜鹊啼鸣,连日来的阴雨天气终于放了晴。燕王府和靖明侯府俱是一派张灯结彩之景,佳偶天成,御旨赐婚,自然是热闹非凡。

  靖明侯府内,喜娘子正在帮着钟意上妆,因着新婚所制的礼服太过繁琐,她用了半个多时辰才服侍钟意穿好了喜服,而后才取过一旁的犀角梳,细致的帮她梳头发,连眼神中都带了几分柔和的意味。

  十二支金步摇依次挽上青丝,高低起伏,错落有致,步摇下缀的珍珠和玛瑙珠在烛火的映衬下好似被镀了柔光般明亮,随着人的轻摇撞击发出的清脆声响仿佛都被笼上了喜悦的色彩,翟鸟口中含的赤红珊瑚珠更是成了点睛之笔,为这副头饰添了层明艳的颜色。

  开面,敷粉,点花钿……一切都如期许的那般进行,用了差不多两个时辰,钟意才装扮得当。喜服将少女的曼妙身姿勾勒的恰到好处,柔和的烛光更是将少女姣好的容颜映衬的更为细腻光滑,钟意由内到外都散发出一种动人的神采来,唇角微扬,好似九天谪仙一般。

  “琼华公主到。”

  钟意闻听声音忙要起身相迎,琼华已然快步迈了进来。许是因为今日大喜的缘故,琼华褪去一身素衣,一袭鹅黄裙装倒衬的她更为活泼了些,她环视众人,温声道:“大家随意就好,不必多礼。”

  “姑母担心你一个人无聊,先让我过来陪陪你,”琼华拉着钟意的手在她身旁坐下,凑近了贴心道:“燕王殿下马上就到,表嫂可不要等着急了。”

  钟意笑道:“谢谢公主。”

  “还叫什么公主啊,”琼华温和道:“虽然你年纪比我小,可是按照辈分,这声表嫂我是非叫不可了,表嫂以后唤我琼华便是了。”

  钟意笑应了下来,两人又拉着手说了些会儿子话,忽听外头鞭炮齐鸣,想来是顾允檀带着迎亲队伍到了,全福婆婆忙帮着钟意把一旁的红盖头盖上,又往她手里塞了一枚合 欢果。钟意则端正身姿,静静的坐着,紧张的同时又含有一丝丝甜蜜的期待。

  顾允檀一身赤红麒麟纹正装,腰悬软玉腰带,头配红玉七珠紫金冠,端的是贵气逼人,他本就一幅极好的相貌,此时懒洋洋的一笑,少了些凌厉,多了几分柔和,更显得亲和了些许。

  婚礼本有拦门的习俗,但顾允檀的身份在那里摆着,也没哪个不开窍的二百五敢故意为难他,不过做了些样子,也就放他进去了。

  顾允檀被众人簇拥着进了写意苑,看到了那等了两世的熟悉身影,眼眶不禁绯上一层微红之色,他上前轻执了她的手,微微压低了腰,在她耳畔轻声道:“小没良心的,来接你回家了。”

  顾允檀带着钟意在正厅拜别靖明侯夫妇,钟洵倒还算是神色如常,叶芙却是连表面工夫都懒得做了,嘴里一句祝福语也没有,脸色更是冷淡的能结出冰来,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千恩百求的才得了个侧妃的位置,而钟意这个她一贯看不上眼的竟然做了燕王的正妻,这心里就堵的发疼。

  女宾席上钟宁的脸色更是难看,同样都是侯府的嫡小姐,同样得嫁王府,凭什么钟意起点就比自己高了整整一头?自己日后见了她还要行礼问好?单是如此也便罢了,凭什么顾允檀可以为她准备万人的迎亲阵仗,风光大嫁,而自己却只配的上一顶寒酸的小轿从偏门而入,凭什么自己在新婚第一夜就被温琼暄厌弃,而顾允檀就连望向她的目光都是满满的宠溺。

  不甘,嫉妒,愤怒,扭曲在这一刻完全迸发而出,艳红的指甲生生剜进肉里,殷红的血珠顺着指尖无声滑落。

  顾允檀也不乐意和钟洵过多客套,在正厅走了个过场也就带着钟意上轿了。院里因着前些天下了雨的缘故有些湿滑,钟意被盖头挡了视线明显不方便,顾允檀也不避讳众人的目光,干脆直接将人打横抱起,钟意几乎是瞬间就慌了,“大家都看着呢,这样……有失体统,殿下快放我下来。”

  “这个时候你是不是应该揽紧你夫君的脖子,免得摔下来,”顾允檀隔着盖头在她耳边轻轻吹气,还不忘故意颠了她一下,吓的钟意双手环上了他的脖子,这才满意的扯出一抹得意的坏笑。

  天潢贵胄,肯为她屈尊至此,自然惹人艳羡,人群中时不时的有人议论,一人道:“不是说燕王殿下是碍于谣言被逼无奈才娶的她吗?这哪是被逼无奈,分明就是千肯万肯的嘛。”

  “千肯万肯?怕是迫不得已吧,燕王殿下向来爱惜名节,前些日子的流言传得那般厉害,殿下又怎会放任这么一个女子败坏自己的声誉。”

  “是啊,我还听说啊,这流言是有人为了算计燕王殿下故意放出的,这面上就算做的再好看,实际上过的是什么日子,恐怕只有她嫁过去才清楚吧。”

  “燕王殿下性情有多冷淡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怎会就凭着一张脸就栽在她身上了,你们等着瞧吧,等着这阵子风头过了,钟意被休弃是迟早的事。”

  “何止是被休弃呀,流言的事八成就是钟意故意放出去的,她敢这般算计殿下,你们觉得殿下可会轻饶了她?现下也不过在众人面前演的好看罢了,怕是今晚就没有钟意的好果子吃。”

  “说够了就把嘴闭上!整日话这么多真不怕把舌头闪了!” 顾允檀将众人的议论都听进耳朵里,原本不想理会的,可这些人越说越不像话,自己大婚的日子都不会盼着点好,顾允檀本不想在自己大喜的日子发火的,可是这会儿是实在忍不了了。

  这些人整日都想什么呢,自己大喜的日子就没人盼着点好吗?

  自己砸那么多聘礼这些人就看不出自己半分真心吗?

  说一句和和美美长长久久就这么难吗?

  顾允檀脸色顿时差了许多,但是在将钟意抱进了花轿后,还是控制好情绪,半是戏谑半是认真道:“用不着听她们胡说八道,你且安了心,你家夫君这辈子只疼你一个。”

  任何玩笑的话语中都包含着认真的成分,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有效而实在的缓和了钟意一直紧张的心情。顾允檀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纸包,低声嘱咐道:“饿了就先吃些点心垫垫肚子,待会儿这仪仗要绕城走三周,还要去太庙祭祖,没有两三个时辰怕是结束不了,你也不必这么守规矩,坐着不舒服就躺一会,左右也没人看见,怎么自在就怎么来。”言罢还不忘在钟意掌心轻捏了一把,这才心满意足的翻身上马。

  禁军开道,万人迎亲,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二十四抬金绶镂空雕花轿尊奢至极,婚礼场面更是盛况非凡,百年之内,无可出其右者。

  钟意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但高兴的同时还有一点隐隐的担忧,顾允檀今天有些太不对劲了,钟意是真的担心待会儿顾允檀忽然掀开轿帘,然后板着一张脸告诫自己:“我刚才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心的,大庭广众之下给你留了面子的,但你千万不要多想。”

  钟意正在出神之时,感觉迎面吹来些许凉意,盖头被人挑开一角,下一瞬一张冠玉般的俊脸猝不及防出现在眼前,钟意被顾允檀刚才的做法感动的心头到现在都是暖的,她现在是真的不想听顾允檀在大喜的日子给自己泼凉水了,连忙开口道:“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你放心,我不会想多的。”

  “你知道什么了?”顾允檀满脸的莫名其妙,小心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纸包,取了一颗牛ru糖直接喂进钟意嘴里,而后把剩下的糖都递给她,“刚才把这个忘了,不过这东西太甜,也别吃太多了。”

  “哦,”钟意闷闷不乐的收下糖,心情更苦闷了,这估计是还没到顾允檀给自己泼凉水的时候,一般顾允檀这么殷勤的时候,基本上都在憋大招。

  晚上只剩下自己和顾允檀两个人的时候,顾允檀又会想什么法子来扎自己的心呢?

  “我告诉你,我虽然娶了你,但是我真的半点都不喜欢你,王妃的位置可以给你,但你千万不要妄想能够走到本王的心里。”

  钟意失神的想,这还真有可能。

  “你想什么呢?”顾允檀屈指在她额头轻点了一下,“怎么不说话了?”

  “我就有一个小请求,”钟意小心翼翼道:“如果你还是要给我泼凉水的话,能不能别选在今天晚上,大喜的日子,能不能稍微待我别那么残忍?”

  “我什么时候泼你冷水了?”顾允檀就不明白了,这人脑子里整天想什么呢?大喜的日子,顾允檀不想跟钟意发火,压低了声音咬牙道:“你好端端的我泼你冷水干什么?”

  两人驴唇不对马嘴的交流了半天,钟意彻底放弃跟顾允檀沟通了,她心道:“你泼我冷水的次数还少吗?”

  顾允檀看她不说话,以为她又不高兴了,耐着性子哄道:“别想那么多,我晚上待你温柔点就是了。”

  “谢谢啊,”钟意不无苦涩的道。

  顾允檀道:“我疼自己夫人不是应当应份的嘛,道谢做什么,倒显得挺见外的。”

  非常好,钟意闭嘴再不说话了,如果顾允檀今天不是吃错药了的话,那自己今天晚上怕是完蛋了。

  “好了,”顾允檀身体放松后仰,双手交叠懒散的搭在脑后,“用不着坐的那么乖,累了就休息一会儿,一会儿你想休息怕是都休息不了,趁着没人看见好好睡一会,到了地方我叫你。”

  顾允檀说的没错,这一场大婚下来的确费时费力,在太庙祭拜的时候直跪的人腰酸腿疼,好在顾允檀还算体贴,时不时的过来搀扶一把,倒也不算太难受,等告祭完先祖,仪仗队这才浩浩荡荡的涌往燕王府。

  自来婚嫁都有射门驱邪的习俗,等花轿停稳,顾允檀从一旁的随从手中接过裹着红绸的弓箭,朝着轿门一角轻轻一射,这射门之礼便算是成了,意喻着新娘子往后都会无病无灾。顾允檀将弓放回去,这才小心的牵着红绸的一端将钟意带出来。

  二人在正厅内行三拜之礼,懿德长公主则在主位上满脸喜色的受了礼,可能是因着新人进门的缘故,懿德长公主脸上的气色都红润了许多,笑意就未从脸上褪去过。

  三拜礼成,饮合卺酒,送入洞房,婚礼流程这才算是基本走完。顾允檀招呼着宾客在前厅用膳,觥筹交错,宾客尽欢,温琼曦双眼都盯在顾允檀身上,看他得了空子,忙端着酒盏迎了上去,道:“亲哥,我敬你一杯。”

  顾允檀笑着和他碰了杯,劝道:“小孩子家少喝点,一会儿喝多了,不许哭鼻子。”

  “我才不会喝多呢,倒是亲哥你千万不能喝多了,”温琼曦示意顾允檀弯腰,凑到他耳边神秘兮兮的道:“嫂嫂还在新房等着你呢,你要是喝多了,没法洞房。”

  “小孩子家家的,懂的可真多,”顾允檀轻敲他的脑袋嗔笑道:“你这小脑瓜里装的都是什么呀?”

  温琼曦不服气道:“亲哥不许取笑我,我是认真在跟你说话呢,我刚才都看到了,新嫂嫂长的可好看了,亲哥,你可不能亏待了嫂嫂。”

  “我自个儿的夫人我还能亏待了不成?”顾允檀简直要被这孩子逗笑了,又叮嘱他几句少喝酒之类的话,便打发他去玩了。

  另一桌上,温琼锦许是喝多了,不厌其烦的诉起了苦水,“你说顾允檀是怎么长的啊?打小背书比我快,骑射比我好,娶个媳妇还比我早,凭什么啊?凭什么!本王不服。”

  温琼昕十分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放心,人夫妻俩造包子还会比你早,你这辈子注定被人压的起不来了。”

  “温琼昕,你会不会说话啊?不会说话就多吃点菜,这么些菜还堵不上你的嘴,”一提到这个,温琼锦就想到顾允檀一旨赐婚诏书赶在他前面抢了钟意的事。其实他对钟意有那么点兴趣无非是觉得这姑娘好玩罢了,也并非是非娶不可,可是这人被顾允檀抢走了那性质就不一样了,是以温琼锦醉呼呼的道:“钟意本该是我的。”

  “钟意本该是我的,”听到这句话,温琼暄眸子里的光黯淡些许,他一整晚都在喝闷酒,也不与人交流,也就听到这句话,死气沉沉的脸上才微微有了些反应,可这反应也不过一瞬间的事,随即他又释然一笑,“想什么呢,落子无悔。”

  话虽这么说,可是心里若是半分波澜也无,却也不太可能,他抬手将杯中清酒一饮而尽,暗自嘲弄道:“顾允檀,你从我这里拿走的,总有一天都要给我还回来。”

  夜色深重,宾客相继散去,府上也重新安静下来。月光为整片荷塘镀上了一层银色,红莲柔光,甚为恬淡,拱形的桥边,顾允檀好似正与一妇人低语些什么,如果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妇人正是今日为钟意梳妆的喜娘子。

  顾允檀谦和一笑道:“劳烦青姨特意走这一遭了,您能过来,允檀真的很高兴。”

  “九殿下”

  被他唤做青姨那人话未出口眼泪险些夺眶而出,“九殿下说的哪里话,能看到殿下您成亲,老奴求之不得,哪里称的上劳烦。”

  她的目光一直紧盯在顾允檀身上上下打量,眼里泛着莹莹泪光,满是欣慰的道:“长公主她把您照顾的很好,转眼间殿下您都成了家了。”

  顾允檀诚恳道:“母亲她待我很好,日后还有绎心陪着我呢,青姨不用担心。”

  那妇人点头,拭去了眼角的泪花道:“奴婢今日在给王妃梳妆的时候留意了一下,咱们王妃的模样性情当真是极好的,贵妃娘娘若是在天有灵,看到殿下今日成了家,不知道该有多高兴呢。”

  “王爷,”一旁的暗卫道:“车马都备好了,该送青夫人回去了。”

  “时候不早了,奴婢就先告退了,王爷快进新房吧,莫要让王妃娘娘久等了,”青姨笑着催促了声,顾允檀也对她笑了笑,招来一旁的暗卫,吩咐人好生护送她回去。

  新房外的红绸喜字在月光的映衬下格外耀眼,顾允檀整理了下衣摆,这才推门而入,将手中的食盒放在榻边的芙蓉小案上,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下去。

  陪侍的人依次退出,顺便带上了门。钟意还安静的坐在屏风后的雕花软榻上,顾允檀轻笑了声,缓步走过去揭了她的盖头。少女两颊绯红,好似染上了一层霞光,目中眼波微动,望向他的目光满是甜蜜,朱唇轻启,舌尖微扬,“王爷回来了。”

  顾允檀点了点头,温热的掌心将她的指尖紧紧的包裹住,就着这个动作在她身畔坐下,眸中满是浓浓的宠溺,他道:“都成亲了是不是该换个称呼?”

  “殿下?”钟意试探性的询问。

  “果然还是要多补补脑子,”顾允檀以手支额满是无奈,殿下和王爷有什么区别。他深吸了口气,解释道:“我姓顾名染字允檀,你称呼我的名或字都可以,当然,叫我染郎,檀郎我也是很乐意的,但你若是再敢叫的那么生分,我定然是要好好罚你的。”

  钟意微微点头,顾允檀轻握了她的手腕将人拉了起来,“累了一天了,饿坏了吧?先过来吃点东西。”

  顾允檀将食盒打开,先取出几样荤素小菜,最后则端出一碗喜面来,他娴熟的帮着她摆好碗筷,示意她垫垫肚子,“快点吃,凉了要伤胃的。”

  钟意确实是饿坏了,这才执了碗筷,夹了喜面来吃。喜面是用一整根面做成的,寓意夫妻白首,长长久久。

  瞧着钟意小口小口的咀嚼喜面,顾允檀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笑意,他时不时的执筷帮着钟意夹些小菜,满目的柔光,一片静谧美好。不知过了多久,钟意碗中的喜面终于见了底,她吃的很干净,仿佛担心得不了长长久久一般,连汤水都喝的干干净净,顾允檀满意的拿帕子帮她擦干净嘴角,温柔而又细致。

  刚放下帕子,顾允檀又开始小心的帮她拆解头上的金步摇,钟意怎好意思劳烦他做这种事,忙止住他的手道:“妾自己来吧。”

  “不必称妾,”顾允檀手上动作未停,将拆下来的步摇放在一旁的托盘上,解释道:“在我跟前用不着遵那么些个规矩,怎么自在怎么来。”

  乌黑秀发如缎般洒落,鼻尖充斥着熟悉的山茶花清香,顾允檀用心帮她梳理娇软的发丝,在这样旖旎的气氛中 ,更是多了几分不一样的味道。忙完了这些,顾允檀才行至榻边,将里面的红枣,桂圆等物小心的挑拣出来。

  “我来吧,”钟意忙跟了上去,尚未来得及动作,只觉口中一甜,顾允檀将一颗剥好的莲子喂入口中,勾唇道:“甜吗?”

  钟意不明所以,“甜呀。”

  “嗯,”顾允檀点头,“看在你嘴这么甜的份上,乖乖去旁边休息一会儿,这种小事交给你家夫君就可以了。”

  钟意原本是不想在这个时候破坏气氛的,可顾允檀今天实在是太反常了,从迎亲到拜堂再到送入洞房,顾允檀貌似对自己有些太好了点,而且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泼自己冷水,这好的都有点不真实了。

  虽然听人说成亲了就跟以前不一样了,可顾允檀这转变的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成个亲成的性情都变了?现下顾允檀对自己的态度反而更像是前世了。

  钟意轻悠悠走到他身后,温声问道:“我再确认最后一遍,殿下今天晚上是真的不会再泼我冷水了吧?”

  顾允檀床铺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索性拉着她在榻边坐下,满目柔情的询问道:“是你自己让我待你温柔点的,我这好不容易表现一次你又开始疑神疑鬼了,那你到底想我怎么样呢?”

  钟意老实交代,“你之前待我特别好的时候,最后都会再说几句话来戳我心,但你今天直到现在都没戳我心,我就是觉得有点不太真实。”

  “以后不会了,”顾允檀突然伸手把人往自己怀里抱了抱,直到将钟意的过往彻底查清,顾允檀才知道她这些年能平安活下来有多不容易,那一家子用虎豹豺狼形容都是轻的,也怨不得她前世会那么信任温琼暄,说到底,终归是自己待她还不够好罢了。

  钟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顾允檀转变这么大,但心里还是温暖了许多,柔声道:“我以后会乖乖的。”

  会尽全力补偿你的。

  顾允檀似乎轻笑了声,手掌在她发梢轻抚了一把,道:“不早了,休息吧。”

  钟意听话的闭上了眼睛,顾允檀则和她并排一块躺下,牵着钟意的指尖放在心口,微阖眼眸,唇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枕边人的呼吸渐趋平稳,钟意缓缓的睁开眼眸,借着月光打量枕畔之人过分好看的眉眼,上一世的诸般在脑海中依次闪现。

  前世,虽然自己只是温琼暄故意安插到顾允檀身边的细作,可她承认,经过那么多天的点滴相处,悉心陪伴,他对眼前的这个人是动了真感情的,及至顾允檀命陨凉州城,她对他又平添了几分愧意。现在这七分情意三分愧意,简直让人不知该如何待他才好。

  有些时候越是在乎,便越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抬手抚上顾允檀眉心,眸中半是情意半是愧意,嗓音喑哑,“我好好补偿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