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顾允檀钟意全文最新章节

顾允檀钟意全文最新章节

柚研 著

连载中免费

《炮灰今天被休了吗》是作者柚研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顾允檀钟意,全文讲述的是:前世钟意被当做争权夺利的工具送给顾允檀,待大局落定,自己却被视为见不得光的细作毫不留情的处死,重来一世,生父故技重施,钟意本打算远离纷争,却蓦然等到了自己和顾允檀的赐婚诏书……

7.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炮灰今天被休了吗》是作者柚研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顾允檀钟意,全文讲述的是:前世钟意被当做争权夺利的工具送给顾允檀,待大局落定,自己却被视为见不得光的细作毫不留情的处死,重来一世,生父故技重施,钟意本打算远离纷争,却蓦然等到了自己和顾允檀的赐婚诏书……

免费阅读

  次日清早,两人几乎同时醒来,气氛倒还算融洽,顾允檀两世以来第一次把钟意的过去查了个清楚明白,对钟意多了层理解,再加上自己自己前段时间因着置气干的那些混事自己都想抽自己,此刻只想尽力多弥补一二,钟意则因着前世的事对顾允檀怀着满心的歉意,只想尽力补偿,这二人虽然嘴上都不说,但是相处上倒是比前段时间和谐多了。

  在外等候的众人端着衣衫盆盏鱼贯而入,他们伺候顾允檀洗漱更衣后,钟意则取过一旁的发冠要帮他戴上,奈何顾允檀故意使坏,钟意惦着脚尖才勉强能够到他的耳朵,可他还故意将头往后仰,不给她够到,从旁伺候的几个丫头看这夫妻俩玩闹都不自觉的掩唇轻笑,不过这林管事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他趁几个丫头收拾床铺的空档看了一眼,并没有该有的痕迹。

  感情这小两口新婚燕尔是盖着被子纯谈理想的?

  而另一面,由于顾允檀故意使坏,使得钟意不由得往他身上靠,尚未来得及束起的发丝似有若无的滑过人的唇角,顾允檀喉结微动,深知再玩下去怕是要过火了,这才老老实实的任她把发冠戴上。

  折腾了快半个时辰,两个人才收拾停当,在正厅用膳,桌上摆的大都是甜食,一看就是特意为钟意准备的,钟意冲着他微微一笑表示谢意,顾允檀故意装傻,“瞧我做什么?难道我家小王妃觉得本王比这些饭菜更加可口?”顾允檀若有所思的以手撑颌,“那这样的话,本王就给你咬一口如何?”

  钟意的理解能力也是可以,竟然莫名其妙的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也跟着玩笑道:“王爷皮太厚,我咬不动。”

  “你还没咬呢怎就知道咬不动的?”顾允檀反问。

  钟意还未接话,只见清岩端着一碗汤圆并两个勺子在桌旁行礼,笑道:“新婚的第一日,是必定要吃上一碗汤圆的,奴婢恭祝王爷王妃团团圆圆,和和美美。”

  许久寂静,清岩大着胆子望向顾允檀,只见他眸子里是满满的寒意,直看的人心底犯怵。清岩自认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顾允檀,礼数言语也算周全,可是顾允檀望向她的眼神,绝对算不上友善。

  钟意明显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起身接过汤圆,给清岩使了个眼色让她先下去,这才转向顾允檀,用素白瓷匙舀了一颗圆润的汤圆喂到他嘴边,轻唤道:“殿下?”

  顾允檀这才回过神来,就着她的手将匙中的汤圆吞了下去,他吃的心不在焉,显然是有心事。钟意试探性道:“殿下要是用好了,我命他们把这些菜都撤下去?”

  “吓到你了?”顾允檀一手虚握住她的掌心,腾出另一只手帮她夹了一筷子菜,“不用管我,你继续吃。”

  顾允檀成亲以来对着钟意的态度何止是好了一星半点,他越是这么好,钟意便越是想多了解他一点,待他更好一点。

  “殿下有心事,我吃不下,”钟意诚恳道:“能跟我说说吗?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但是你说出来的话,心里应该会好受些。”

  顾允檀无奈的笑了笑,平和问道:“刚才那个丫头,你很信任她?”

  “殿下是问清岩?”钟意不明所以,“她和初云两个都是打小就跟着我的,又是我的陪嫁,我待她确实比旁人亲厚些。殿下是觉得她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可能是我记错了,”顾允檀又帮她夹了块儿点心,道:“你再用些,待会儿带你去见母亲。”

  顾允檀又陪她用了会儿子早膳,趁着她整理妆容的空档召来灼羽,冷声吩咐道:“那个叫清岩的,多留意一些。”

  “王爷是怀疑这人有问题?”灼羽不解道:“要不属下用些手段直接让她消失,再不济,直接驱逐出府也就罢了,何必费这么大的劲防着她呢?”

  “清岩是绎心的陪嫁,”顾允檀道:“本王倒是可以让她直接消失,但府中的人会怎么看?王妃刚嫁过来本王就迫不及待的处理她的贴身丫鬟了?府中的人是什么心思你比本王清楚,本王一旦摆出不重视王妃的样子来,他们可会给绎心好脸色看?”

  灼羽不明白顾允檀为何忽然之间态度转变这么大,但还是颔首道:“王爷思虑周全,属下受教了。”

  顾允檀摆手让她下去,其实灼羽说的没错,直接处理掉确实干净利落,倒也免得她以后作妖了。可是一来顾允檀要给钟意足够的面子,让府中众人不至于轻贱了她去;二来,依着钟意刚才说的,清岩是打小就陪着她的,情分自然非比寻常,若是就这么除了清岩,难免钟意会伤心。

  可是他再不想看见她伤心了。

  顾允檀深吸一口气,只要她不像前世那般设计自己,那自己看在钟意的面子上留她性命倒也可以,若是她还敢兴风作浪……那就怪不得自己了,时候久了总会露出马脚的,到时候,他相信钟意分的清孰是孰非。

  “殿下,”钟意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温声询问道:“马车已经备好了,咱们是现在就走吗?”

  “叫我什么呢?”顾允檀此时神态已经自然了许多,他屈指在钟意额前轻敲了下,“都说了叫错了要罚你的,算算你今天都叫错多少声了,自己说说,怎么罚你好呢?”

  钟意满脸的无辜,顾允檀瞧见她心就软了,又哪里舍得真罚她,牵着她的手叮嘱道:“这次就罢了,下次若还是这么叫,我是必然要罚你的。”

  钟意被他握住手心的时候脑子里还是懵懵的,顾允檀这态度转变的让自己一时之间都感觉有点消受不起了,虽然这样还挺好,自己也确实很开心,但是······

  顾允檀真不是忽然中邪了吧?

  钟意暂且压下心思,有些胆怯的跟在他身后,尽量去追赶他的脚步,顾允檀还刻意放缓了步子照顾她。二人牵手上了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到了公主府,管事的已早早在门前等着了,他迎上前行礼道:“王爷,王妃,长公主已在正堂等着了,你们快进去吧。”

  顾允檀微一点头走在前面,钟意牵着他的手还不够,另一只手还轻轻扯着他的衣袖,顾允檀对她的反应十分满意,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安抚性的拍了拍,小声道:“母亲人很好的,不用担心,再说了,你家夫君还在呢,没什么可紧张的。”

  ‘你家夫君’这几个字实实在在的安了钟意的心,她亦步亦趋的随着他进去,懿德长公主果然已经在等着了,她今日的妆容精致了许多,一看就是悉心打扮过。钟意微微颔首,刚要见礼,便被懿德虚手扶了起来,“都是一家人,不必如此客气。”

  “第一次正式见母亲,规矩还是要有的,”钟意执拗行了礼,懿德笑着受了,拉着人在自己身旁就坐,“本宫就说这小子眼光好,竟给本宫娶回这么好的一位儿媳,真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钟意原本还担心懿德长公主因着上次别院的事不待见自己,毕竟自己也是从钟家走出来的,听完她这句话,才彻底安了心。懿德长公主为人和善,性情也随和,跟钟意很是谈的来,三人又说了些会子话,懿德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从手腕上取下一只通灵剔透的翡翠镯,要给钟意戴上,“受了这孩子这么大的礼,本宫也该给个见面礼才是。”

  钟意连忙推辞,这镯子她是知道的,这是懿德长公主和顾驸马成亲当晚,顾驸马送的成亲礼,懿德长公主日日戴着,向来视若珍宝,她是万万收不得的,顾允檀也从旁劝解,“母亲,这个使不得。”

  “本宫跟自己的儿媳妇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本宫说使得那就是使得,”懿德长公主坚持要给钟意戴上,皓腕灵翡,煞是养眼,她拉着钟意的手笑道:“你肤色白,戴这个也是好看的。”

  钟意推脱不过,只得生受了,懿德长公主满意的拍了拍她的手,笑道:“陪你们坐了这么久,本宫也乏了,让这小子带着你进宫去给太后见个礼吧。”

  二人笑应了下来,给太后问过礼后,顾允檀见时候还早,就带着她在宫里随意走走,二人新婚燕尔,自是羡煞旁人,顾允檀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时不时的偏过头来低语一两句,笑意就未从嘴角下去过,钟意亦是嘴角微扬,眉间带笑。不过从另一侧走来的李思瑶显然就没这么好的心情了。

  自打她从藻华宫出来,就满脸的心不在焉,此刻更是未注意到前方说笑的二人,身旁的婢女提醒,她才缓缓地回过神来,反应过来要去见个礼。

  自己的家世并不比钟意差,可眼下钟意入了燕王府的大门,上下尊卑立现,就算她再不情愿,也要恭恭敬敬的尊称一句燕王妃。钟意倒是没说什么,倒是顾允檀从旁道:“李姑娘这礼行的好生敷衍啊!”

  “臣女不敢”

  顾允檀就在一旁站着,她就算在看不惯钟意,也不敢当着他的面给钟意难堪,现下这情况分明就是顾允檀存心挑刺。

  “李姑娘太谦虚了,”顾允檀唇角依然挂着笑,可说出来的话就没有那般温和了,“本王瞧着,李姑娘在别院给钟宁出谋划策的时候,胆子倒是大得很呐!”

  他说的是李思瑶为钟宁出主意设计钟意的那一次,钟意虽然不会在顾允檀跟前多说什么,但是灼羽毕竟是顾允檀的下属,顾允檀若是想知道前因后果的话,自然有你灼羽说个清楚明白。她

  就算再愚钝,也知道顾允檀是在拿着上次的事敲打自己了,她不禁有些胆寒,怪不得上次屋子里的人会阴差阳错的变成钟宁,若这件事的前提是顾允檀什么都知道的话,那这样的结果就是在正常不过了。可顾允檀又怎知是自己给钟宁出的主意?他现下说这番话又是什么意思?

  好在顾允檀暂时没有与她多做计较的意思,只是告诫道:“李姑娘还是收敛一二吧,否则下次绎心若是出了什么事,难保本王第一个拿你下手。”

  这话只是告诫,可李思瑶偏偏不知进退,自己诸事不顺,她钟意又凭什么事事顺遂。

  李思瑶存心挑拨,有关钟意和温琼暄之间的渊源,她是听钟宁说过一些的,此刻正好拿出来添油加醋的说上些许,她不信顾允檀能轻饶了钟意,想到这儿,她便正了神色,轻笑道:“燕王殿下可知您身边这位与贤王交情匪浅呢?”

  “本王不知道啊,”顾允檀懒得听她废话,直接了当道:“本王只知道绎心现在是本王的妻子,若是有人胆敢诋毁中伤,那本王势必不会放过她。”

  “可是她跟贤王······她······”

  顾允檀一个眼刀扫过,李思瑶慌忙闭了嘴,只听顾允檀冷冷道:“收收你的小心思吧,听说贤妃正有意和你们尚书府结亲,再敢搬弄口舌是非,用不着本王出手,单是温琼暄就不会放过你!”

  李思瑶这才闭了嘴,悻悻然的溜了,倒是钟意疑惑道:“贤妃要和尚书府结亲?温琼暄要娶李思瑶吗?”

  “你挺关心温琼暄啊,”顾允檀压低目光,玩味的审视道:“你家夫君这么信任你,你就这么回报我,当真无情啊。”

  “我没有,”钟意慌忙解释,“那个李思瑶不太对劲,我正让灼羽查她的猫腻呢,我······”

  顾允檀故作怒态,道:“你跟温琼暄什么关系啊?他未来王妃的底细还要你帮着查?”

  “你别生气,我······”

  “噗······,”顾允檀实在绷不住了,没办法,自家小王妃根本就不经逗,实在是太好玩了,他轻敲钟意额头,调笑道:“想什么呢,你是我妻子,我还能不信你不成?我若真怀疑你,刚才就顺手把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处置了。”

  “你逗我玩?”钟意这才反应过来,正了几分神色道:“所以李思瑶是真的要嫁入贤王府吗?”

  “你若是再问我就真要怀疑你和他有什么了,”顾允檀本想再玩笑几句,看钟意没有玩笑的意思,遂道:“贤妃那边应该是这个意思,她要拉拢刑部尚书这个助力,联姻是最好的选择,她这几天频繁召李思瑶和尚书夫人进宫,打的应该也就是这个主意。”

  “那你还有心跟我玩笑,”钟意道:“六部之中一半都是温琼暄一党的人手,他若再把刑部尚书捏在手里,那在六部之中,你岂不是更加无从插手。”

  “看不出来我们家小王妃野心不小嘛,”顾允檀满脸的玩味神色,“不过这话不适合在这说,咱们回家关起门来慢慢说,好不好?”

  一月之时转瞬即逝,君臣之间演足了戏码,京畿大营统领的位置终于空了下来,燕和帝准其请辞,大加赏赐,允其风光还乡,而围绕这个位置展开的较量,则被提到了明面上。

  豫王府,家将神色匆忙来报,“王爷,出事了,魏将军死了。”

  “你说什么?”温琼昕又惊又怒,“魏瞻死了?怎么回事,把话给本王说清楚。”

  “这……说不清楚啊,”那家将看了他一眼,满脸的恐惧,“魏将军身上的伤口根本就不是人干的啊,您不知道,他……他身上到处都是血窟窿,心脉处更是被直接掏了一个大洞,他们都说是魏将军平时杀戮太重,冤……冤魂来索命了啊。”

  “无稽之谈,哪里来的冤魂,”温琼昕怒道:“给本王查,一定要将凶手给本王揪出来。”

  “九司蜀的归大人亲自去查的,”那家将胆怯的抬头看他,“一……一无所获。”

  九司蜀专查各类疑案命案,几乎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可如今连九司蜀都查不出来,那这案子八成要成一桩悬案了。

  “你说魏瞻要是出了事,最有可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谁?”温琼昕突然发问,那家将微一迟疑,不确定道:“燕王一党?亦或是贤王一党?”

  温琼昕道: “最有实力跟本王相争的可不就是他们两个嘛,温琼暄就不必说了,从小就喜欢和本王对着干,顾允檀虽然明面上不争不抢,可父皇的心里偏偏还就向着他,就差给他改了姓认祖归宗了,不是这两个人还能是谁!”

  温琼昕面色狠厉,“本王得不到的东西,又岂会让你们如意。”

  燕王府,钟意闲来无事便到园中散步,却被一个抱着盆栽的花农迎面撞了上来。

  清岩训斥道:“哪里来的奴才,冲撞了王妃还不赔罪!”

  那花农急忙叩首赔礼,钟意则握紧了手中的纸条,这是那花农刚刚撞上来时塞过来的,那花农低着头道:“奴才一时不查,冲撞了王妃娘娘,还望娘娘恕罪。”

  “想来他也不是故意的,奴婢先陪您回去换身衣裳吧,”清岩从旁劝解,却听钟意悠然开了口,“驱逐出府。”

  花农不可置信的瞪着钟意,活要将人瞪掉一层皮来,自己明明是遵温琼暄的指令做事的,这钟意明明也是温琼暄安插进燕王府的细作,可她眼下这番做法,为的又是哪般?她竟敢背叛温琼暄不成?可还未等这花农理出个头绪来,便被两名家将拖着直接丢出了府外。

  钟意趁回去换衣服的空子打开了纸条,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意来,时至今日,他温琼暄凭什么还以为自己会任他摆布。纸片在火光下顷刻燃尽,钟意看到这堆灰烬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眸子忽的黯淡下来,“那便再送你一份大礼。”

  钟意铺纸研墨,提笔不知在写些什么,待墨迹晾干,将它折好装进信封,又召来灼羽,嘱咐道:“想办法把这个送到豫王手里。”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送给豫王?”灼羽满脸为难的样子,“王妃,那什么,其实咱们殿下在这种事上心眼儿特别小,比针眼都小,他要是知道你瞒着他跟豫王通信,一定会跟您闹脾气的,就连我恐怕也要遭受池鱼之灾。”

  灼羽眼看着自己家王爷和王妃这一个多月来感情越来越好,实在是不想看到这两个人再因为这么些事闹别扭,好心的开口劝解,钟意一听却是直接笑了。

  “你想哪去了,”钟意简直哭笑不得,不过灼羽是顾允檀指派过来的人,有些事情钟意也不必瞒着她,遂问:“最近各党是不是都在争京畿大营统领的位置?”

  灼羽点头,钟意又问:“那你觉得贤王一党最有可能举荐谁坐上那个位置?”

  灼羽想了想,贤王一党可用之人不少,但是既能力排众议又能让燕和帝满意的,除了宋平,暂时还真想不出第二个人。况且京畿大营统领的人选,燕和帝心中自然早有考量,贤王举荐是一回事,燕和帝用不用就又是一回事了,若是燕和帝已经培植了亲信,那他铁定不会用宋平,能用自己的亲信,又何须旁人举荐呢?

  “以防万一罢了,”钟意看出了她心里的疑惑,解释道:“既然温琼暄要举荐他,那我就彻底断了他的念想,这里的东西可以让宋平再无可能坐上那个位置,且留着让温琼暄和温琼昕慢慢斗去吧。”

  “为什么交给豫王而不交给咱们殿下呢?”灼羽提议道:“直接交给咱们殿下,让咱们殿下去争胜算岂不是更大?”

  钟意摇头,“京畿大营统领的位置不比其他,你越是争,只会让陛下更加忌惮而已,等到温琼暄和温琼昕斗到两败俱伤,陛下会想起咱们殿下的。”

  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之前,她不能让顾允檀冒这个险。

  而另一面,温琼昕认定魏瞻之死与温琼暄或是顾允檀脱不了干系,刚想收拾温琼暄就有人给递把柄,更是打定了主意不会让温琼暄好过。

  次日早朝,众人围绕京畿大营统领的人选展开争议,魏瞻已死,温琼昕手下无人可用,而温琼暄则不出意外的举荐了宋平。温琼昕想到自己手中的那封密信,当殿驳斥宋平侵占田产,以下贿上等数条罪,且都列有实证。言明宋平品行有失,不堪大任,又言温琼暄举人唯亲,别有用心。

  宋平私下里的所作所为温琼暄是知道的,可他没想到这么巧赶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温琼昕竹筒倒豆子般全抖了出来,当即就变了脸色,二人之间互相攻讦,恨不得将往前八百年的烂账悉数翻出来,最后还是燕和帝气的摔了镇纸,二人这才消停下来。

  燕和帝的目光扫过太子,意味难明,扫过齐王时更是失望的摇了摇头,最终将目光停在了顾允檀身上,“燕王可有人选举荐?”

  顾允檀瞧了半天好戏,勉力才压住嘴角不上扬,听燕和帝发问,这才恭敬答道:“回陛下,臣无人可荐。”

  燕和帝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别的儿子为了这么个破位子抢破头的时候,只有顾允檀不争不抢,简直跟当年颜俪的性子一样,想到颜俪,燕和帝心中感伤更甚,责令退朝,由元寿陪着在御花园里走一走。

  “你觉得允檀这孩子怎么样?”燕和帝突然发问。

  一代亲王,他一个做奴才的怎敢随意品评,除非他膀子上的脑袋不想要了,可他又不能不答,元寿摸不清他是个什么打算,难不成是属意燕王?凭着这些年过格的恩宠,这倒是真有可能。沉默了半晌,他才笑道:“燕王殿下自然是极好的,与其他几位殿下比起来也是不相上下的。”

  他这话说的巧妙,既夸了燕王,也顺带将其余的几个人都夸了一遍,揣着明白装糊涂。燕和帝指着他的鼻子笑道:“你个老狐狸,朕问你允檀如何,你带上他们几个干嘛?”

  “是老奴糊涂了,可这几位殿下确实都不错啊,”元寿乐呵呵的扶着他继续走,燕和帝哼笑一声,抽出袖子自己走,“算了,朕不问你了,净在这跟朕装糊涂。”

  燕和帝自己往前走,不知不觉在同心殿前驻了足,不禁有些伤感,喃喃道:“竟走到这儿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