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想换甜宠剧本重生昆妩全文最新章节

想换甜宠剧本重生昆妩全文最新章节

昆妩 著

连载中免费

《想换甜宠剧本重生》是昆妩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陆晔晔被亲母遗弃,认祖归宗后又被姐妹排挤。为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她做尽了坏事,落得个惨死冷宫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从前,这一世,她不想再掺杂权势,只想牵起深爱着她的那人的手,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

8.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想换甜宠剧本重生》是昆妩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陆晔晔被亲母遗弃,认祖归宗后又被姐妹排挤。为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她做尽了坏事,落得个惨死冷宫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回到了从前,这一世,她不想再掺杂权势,只想牵起深爱着她的那人的手,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

免费阅读

  十一月末,京城的第一场大雪终于飘飘洒洒的落下了,天气渐冷之后,陆晔晔时常不能安睡,她既要趁着汪氏不注意溜出府,去将那些糙米和衣服分给灾民,又要忙着在京城四处转悠,寻找新的生财之道。

  而冬月里出门的机会不多,白天又要陪伴母亲和姐姐,所以她只能深夜时把自己想要吩咐的事情写下来,再吩咐明月送出去给常福去办。

  这天用晚膳时,汪氏突然瞅着陆微微叹了口气,道:“如今马上就要到腊月了,过年的东西准备的差不多了,只是到时候若还是分作两处用饭,未免太过冷清。”

  自打上个月汪俊借住进来之后,每每家人齐聚之时,陆微微总是避开不见,次数多了弄的汪俊也颇不好意思,汪氏再唤他用饭,他不是躲出去就是借口读书,独自在房内一人随便吃点了事。

  陆朗清和陆家兄弟看着不大好,于是便在外院又辟出一间屋子陪他一起,而汪氏母女三个在内院用膳。

  不过即便如此,陆微微也不肯松口,汪俊是个不错的人,清俊老实,可是她心里惦记一个连姓名都没告诉她的人,家里人的撮合她只能视而不见。

  陆晔晔这段日子也试探了她几次,不过陆微微口风颇紧,心事半点不露。

  陆晔晔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天,隔壁那户人家不知怎的,冬月里也在修整房屋,入夜了还叮叮当当的,她心烦气躁的坐起身,听了听露珠和彩月似乎已经睡下了,便披上了一件皮毛的大氅,往花园里走去。

  园子里这时草木凋零,除去人走路的小道外,别处都被一层白皑皑的雪花盖着,月光一照,倒是明晃晃的。

  她一眼就看见陆微微一人在那里踢着脚下的残雪,陆晔晔的心骤然疼了一下,姐姐最近明显消瘦,而母亲不明真相,还一味的逼着她出门见客,大有年内必须定亲的架势。

  “唉,其实我也不是非要见你一面不可,就是问问你是谁,跟你道个谢还要道个歉罢了。”陆微微并没有发现妹妹隐没在廊子下的身影,她嘟囔了几句,慢慢走回了屋子。

  陆晔晔也转身回屋,她点了灯拿出纸笔,略一思索便刷刷落笔。

  没几日,陆府里来了一批工匠,陆晔晔说自己被隔壁吵的睡不着觉,因此要把她那边的屋宇院墙加厚一层,这样冬日也能暖和些。

  冬月里工匠不好找,但是汪氏使人一打听,还真找到了一批,因此赶忙叫进府里动工,免得过几日连修房子的材料都买不到了。

  陆微微翻了年马上十七了,虽然本朝男女大防没有那么严苛,但是这些工匠外人到底不好见面。而陆晔晔,屋子里东西倒腾一空,这两日也要跟着她住。

  听着外面闹哄了一会儿,陆晔晔估摸着东西搬的差不多了,这会儿应该就常福和他找来的人在,于是闹腾着要出去看看,她还非得拉着陆微微一道,让姐姐帮忙看看那些人有没有偷工减料。

  “有婆子嬷嬷看着,你我能看出什么来?就知道淘气!”

  “去吧姐姐,总在屋子里多闷啊!”陆晔晔扯着她不住央求。

  陆微微拗不过她,只得给她套上一件厚厚的褙子,手里又塞上一个暖炉,自己也披上大氅,然后带着她往廊子那边走去。

  刚到陆晔晔屋门前,只见一个高大的青年正搬着一摞青砖过来,虽是冬季,他身上却热气蒸腾,袖子高高挽着,露出肌肉遒健的手臂。

  他一抬头,正好看见愣在那里的陆微微,不由也呆在了当场。

  这是中秋之后第一次见她,没想到她竟然瘦了这么多,那个天真的少女如今脸上满是轻愁,望着他的眸子水盈盈的,似有惊喜,又似乎下一刻就要落泪的样子。

  剑风心头一紧,眼中浓浓的怜惜一闪而过,随后仿佛不认识一般,沉着声音道:“见过两位小姐,小的要搬东西过去,还请两位小姐让一些,免得磕着碰着,小的担待不起。”

  陆微微拉着陆晔晔后退了一步,看着他面无表情,倨傲冷淡的仿佛不认识自己一样,搬着青砖去了屋后。

  陆晔晔突然道:“哎,我还当是怎么有趣呢,原来砌墙就是这样啊!这里脏死了,这人身上一股子汗臭味,姐姐我不看了,咱们回去罢!”

  陆微微却愣愣的看着剑风消失的那个墙角,没有说话。

  “姐姐?”

  “哦,好,咱们回去罢。”

  这之后陆微微一直心神不宁的,陆晔晔几次跟她说话,她都是答非所问的。

  剑风容貌不错,人品也好,这陆晔晔知道的,她想着刚才两人见面的样子,记忆却回到了上辈子,她也曾经对一个只见第一面的人就此沉沦,不惜一切也要和他在一起,而等她看清楚究竟什么才是真心的时候,却一切都晚了。

  这一世,她虽然才十二岁,少女怀春的心情却再也不会来了。

  不过自己没有的,她还是希望姐姐可以拥有,而且要有个好的结果。

  陆晔晔装作没有发现异常,陆微微说要去汪氏那里看看,让她自己在屋子里做针线,陆晔晔也乖乖的点头答应了,见她一出去,对着明月使了个眼色,让她跟去看看。

  不多时明月回来,附在她耳边悄声道:“大姑娘站在廊子下头,呆呆地立着,也没同常福说话,常福自己来回搬了两次东西,眼都没瞧大姑娘一下,我瞅着大姑娘都快哭了。”

  陆晔晔听了眉头不由紧蹙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她看着一旁铜漏时辰差不多了,披上大氅对明月道:“走,跟我去外院。”

  主仆二人在侧门处等了一会儿,就见常福带着几个工匠出来,他看见陆晔晔脚步一顿,吩咐其他人先走,然后自己走到陆晔也面前站好,拱手见礼道:“见过二姑娘。”

  陆晔晔不由恼怒,道:“这里也没外人,你装什么呀!”在酒铺她费了好些功夫,才令他免去这些礼仪。

  剑风没有说话,只是垂下了眼帘。他不是不知道陆晔晔的用意,可是事情并不如她想象的那么简单,他虽然应下了刺探她背后秘密的任务,但是这两个月过去,陆晔晔几乎可说是毫无破绽,他根本摸不到一点线索。

  这样下去不知会拖到什么时候,他不能耽误陆微微,而且就算他完成了任务脱出奴籍,陆家父母真的能把唯一的女儿嫁给他这样一个无根基家族,连来历都不清楚的人吗?

  “你别不吭声!”陆晔晔逼近一步,这个常福,这辈子倒是不言辞逼人了,可交流起来比前世还费劲,“你若真的心里没我姐姐,今日又何必应下这桩差事?见了人却又不说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小小年纪,懂得什么?”剑风心念一动,又道:“到底是谁教会你这些?你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你就不怕害了你的姐姐,还是说你笃定撮合了我们,殿下就会信任你?”

  陆晔晔气的直跺脚,道:“我要他信任做什么?我又不想再跟他打交道,再说了,他已经把你送给了我,你已经不是影卫奴才,身份有什么不可见人的?”

  剑风的面色一冷,他的身份文契是给了陆晔晔,可那上的名字是常福,根本不是他,剑风在这个世界上根本是不存在的一个人。

  他只觉得手足阵阵发冷,第一次在白日里站在了她面前,只觉得她更加美好,站在她的家中,看见她的父母,她家的下人,她拥有的不多,却是光明正大的一切,他才更觉出自己应该永远隐在暗处,永远不该走出来,更不该去提醒她。

  明子说的对,他有一万种方法让她摆脱何迅的圈套,可他却选择了最糟糕的办法。

  剑风冷冷的绕开陆晔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陆晔晔气的咬牙切齿,但是快到晚膳时辰了,父亲和哥哥们马上就要回家,她没法在这个时辰出门,只得又回了内院。

  侧门处安静了下来,半晌,门房处忽然吱呀一声,一抹暗蓝的身影缓步而出,陆慎安蹙着眉头望着内院的方向,若有所思。

  ……

  端庆宫内,赵祯望着面前的封王诏书,幽微的烛火下,平王两个字似乎在跳动一般。

  父皇说想给他楚王这个封号,他坚辞拒绝了。秦,晋,齐,楚这四个字是封号中最为尊贵的,这是父皇对他的期望,可是他知道自己,生性不羁又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他对那个位置根本没有半点祈望。

  他说自己只愿做个富贵闲人,日后不论是哪个哥哥登上大位,他都愿意尽心辅佐。

  “不知上进!”

  这是父皇的评语,随后他的封号就被定成了这个“平”字。

  赵祯叹了口气,将诏书收好,然后起身吩咐道:“去明安殿。”

  明安殿一如既往的萧瑟,殿前积雪足有半尺厚,一个內监在其中艰难的扫出了一条小路,若非如此,几乎要让人以为这里无人居住。

  內监冲着他行了礼:“见过六殿下,殿下小心脚下……皇上不让奴才们把雪都扫了,说……”

  赵祯打断他道:“无妨,我晓得的。”

  內监点了点头,退到了一边。

  赵祯走到明安殿门前,大门紧闭,他扣了扣门,半晌才听见宫女问道:“何人?”

  “是我,六皇子。”

  只听一阵悉悉窣窣的脚步声后,一名宫女将门拉开,请他入内。

  明安殿内的一切都是陈旧的,虽然不染纤尘,可是无论是家具摆设,还说帐幔屏风,颜色已经褪去了往日的鲜亮,也没有了生气。

  他垂下眸子不去看周遭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走入了内殿,在一个佛龛前直挺挺的跪下。

  龛内供奉着一个牌位,上面只写着顾苓两个字,无封号也无称谓。

  赵祯将诏书奉在龛前,郑重的磕了三个头:“母亲,不孝男平安叩拜,今日父皇封儿平王之位,不日将出宫建府,母亲虽不能亲眼看见儿子顶门立户,但是……”

  他停了下来,但是什么呢?母亲会为自己欣喜吗?不,不会的,从知道大哥是因为他而死之后,母亲再也没有唤过他一声平安,也没有再对他笑过,甚至临终前也没有见他,他那时还小,懵懵懂懂的,但总归明白自己是母亲的心结,一个被死亡隔绝,无从开解的心结。

  接下来几日倒是天气晴好,剑风带着几名工匠在陆家忙碌,只是这期间他仍是不肯和陆微微说话,她站在那里也全当作没看到。

  剑风不说话,陆微微也不出声,她心中酸苦,时不时装作无事一般走去陆晔晔的屋子那边,默默看上片刻又走回来。她看见了剑风腕子上那个牙印,可是他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她实在没办法拉下脸凑到跟前问他。

  陆微微唯一能做的就是和仆役们一同准备府里的膳食。一般这样的工匠来家干活是要管一顿饭的,陆家小,所以这顿午饭都是在大厨房一起做出来,和主人们的毫无差别。陆微微于是借口给妹妹补身子,亲自下厨,帮着炖汤或是做点点心之类。

  陆晔晔咬着汤勺,看着陆微微询问下人,今日的饭食是否送去了工匠那处,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才垂下头默默吃饭。

  这个常福,未免太不识好歹了。

  说来他也奇怪,他对陆微微的在乎,已经到了可以放弃自己的地步,怎么这会儿又冷的像块石头!

  不行,还是得找个机会再和他说说才行,毕竟这样把人弄进府来的机会不多,而她现在还不能把自己在外面干的那些事情向家人和盘托出。

  这样想着,到了晚上,陆慎安的小厮竹青却跑来叫她:“二姑娘,大少爷请您去外院一趟。”

  陆晔晔奇怪极了,陆慎安这个大哥,为人严谨又最喜读书,晚上这会儿正是他用功的时候,怎么突然想起来叫自己过去说话?

  她披上了一件外袍,跟着竹青到了陆慎安的屋子。

  陆慎安身量高瘦,眉眼像极了陆朗清,但又带着汪氏的清秀,若不是总窝在家里读书或是去书院听学,他这样的风姿和才学,在京城里应该早有名气了才对。

  前世的这个时候她已经被接回裴家,陆家的消息被刻意阻隔,而她自己也认为身份有别,不愿意再视自己为陆家的女儿,所以陆家被打压离京的时候她什么也没做。不过这辈子一切都不同了,现在一切都风平浪静,等明年春闱,她相信哥哥一定能顺利高中。

  “大哥唤我来,可是有事?我可不想耽搁了哥哥读书。”陆晔晔笑嘻嘻的坐下,竹青给她上了茶点,然后便退了出去,还顺手掩上了门。

  陆慎安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小妹妹,过了年她就十三岁了,虽然还扎着双髻,看起来娇憨可爱,但是眉眼间已经有了几分少女的丽色。自打在汻水救人之后,他总觉得妹妹似乎一夕之间褪去了孩子的纯真,变得有几分古怪。

  陆晔晔也察觉出大哥今晚似乎很是严肃,她别开目光,装作没事般端起茶抿了一口,然后又自顾自的拿起点心来吃。

  陆慎安的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这盘点心——晔晔打小就嗜甜,这样口味清淡的豆糕她是碰都不会碰的。可今日她不但没有抱怨为何端上这碟点心,还伸手取了一块,吃的很是开心的样子。

  陆慎安决定开门见山:“今日唤你过来,是因为前两日我在家中遇见的一件事——我见你和一个工匠在府里侧门处说话。”

  陆晔晔手一顿,没想到竟然让大哥撞见了!

  “大哥哥说的是什么时候,我不记得了。这两天我的屋子不能住,所以常常在府里闲逛,许是这样才遇到人招呼了两句。”她咬了咬唇,对着陆慎安绽开了一个明丽的笑容,不知陆慎安听去了多少,她只得如此糊弄。

  陆慎安眸子闪过一丝精光,那天他是在侧门的门房里等汪俊,而陆晔晔和那个工匠就站在门外,说的话一字不漏的都进了他的耳朵,这丫头还嘴硬!

  “我听见你说:你若真的心里没我姐姐,今日又何必应下这桩差事?见了人却又不说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那个人说的话我也都听见了,我就不一一复述了,我只问你,他说的殿下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又是什么身份?是谁的影卫奴才?”

  陆慎安说一句便朝她走近一步,陆晔晔坐在那里,只觉得他高大的身影像山一样压了过来,她骇极了,可等陆慎安立在她面前,她抬眼望去,哥哥的眼神里却全然都是关心和忧虑。

  陆晔晔忽然安下心来,他们是家人,和裴家完全不同的真正的家人,也许是太久没有家人的关爱,所面对的都是勾心斗角,她几乎忘记家人是不会真的计较自己是否错了,他们只会完全的包容自己。

  只是现在她还不能把自己谋划的一切说出来,于是也不管手上沾着点心渣,一把揪住了陆慎安的袖子摇了摇,撅嘴道:“哥哥你凶什么嘛!你说的话我怎么都听不懂?什么殿下侍卫的,我哪里认得这样的人?我就记得那天看见个工匠瞅了姐姐两眼,所以堵着他问问是不是喜欢姐姐罢了。”

  她说完了,假装被吓到挤出了两滴眼泪,就着陆慎安的衣袖埋下头去,心脏怦怦直跳,以后必得小心了,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赖过去。

  陆慎安抬手抚在了她的发顶,醇厚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哥哥不是聋子,你编瞎话难道就能蒙混过去?”

  陆晔晔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陆慎安掌心的温度从头顶传来,她根本不敢看他。

  “哥哥并非是要质问于你,否则这件事我早就禀给父母知道了。你若是遇到了什么难解的事情,说出来家人会替你分担,你还是个孩子,哥哥怕你被外面的人骗了!”

  陆晔晔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她这回是真的流泪了,重生数月,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自己承担着,即便心智上她不是个孩子了,时间久了却也疲累不堪。但是现在说出来,难保父母不会为了她放弃京城的一切,带着她远离裴家,她绝对相信陆家人能做到这地步,她不能如此自私!

  “哥哥,我会告诉你的,一切我都会向你坦承,可是不是现在。”她闷闷的说道。

  陆慎安能听出她已经哭了,他叹了口气,晔晔还小,许是被外面的人威胁,不敢说出来,他这样逼问下去也解决不了问题,这两天他已经暗暗跟着那个工匠,摸到了他的住处,大人的事情大人来解决吧。

  想定了,陆慎安慢慢蹲下,将陆晔晔的脸捧了起来,拇指轻轻的把她脸上的泪痕抹去,小丫头眼睛哭的红红的,委屈极了,他柔声道:“好了好了,既如此我不问了。不过你答应了哥哥,以后一定会告诉我,哥哥等你的实话。”

  见陆晔晔点了点头,又道:“还有,不论什么事情,你都要记得你是陆家的小女儿,你身后有父亲母亲,还有我和你二哥,姐姐,我们都会保护你。”

  陆晔晔听了这话却哭的更大声了,她搂着陆慎安的脖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不断点头。她被收养的时候陆微微快四岁了,而陆慎安已经七岁,都记事了。前世揭开身世时,她才知道哥哥姐姐都知道自己不是亲生,所以这样的承诺才尤为珍贵,也更令她心恸。

  陆慎安无奈的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陆晔晔哭的累了,竟然睡了过去,他只得抱起她,又拿过自己的大氅给她围好,送回了陆微微房里。

  第二日,剑风从陆家出来就发觉被跟上了,他在小巷了来回穿梭,很快甩脱了这人。他跟踪的技术并不娴熟,身为影卫摆脱他也并不困难。

  不过剑风没有想到的是,这不是他第一次跟踪自己——这几日他在陆家心神不安,早就被人摸到了住处。

  剑风一推开酒铺的门,就瞧见院子里的陆慎安,他一身青色书生长袍,修竹一般在月下伫立。

  听见身后开门的响动,他缓缓转身,凝视着剑风。

  剑风愣了一下,他认得这是陆家老大陆慎安,但是他在陆家一直是低头弓腰,又弄得灰头土脸的,也不知他是否认得自己,他稳了稳心神,道:“阁下走错门了吧?”

  陆慎安冷冷一笑,道:“难道你不该称我为大公子?还是说你这个影卫只认我小妹为主?又或者只认殿下为主?这般一仆多主,你的忠心可真是令人怀疑!”

  剑风闭紧了嘴,没有答言。

  陆慎安本想诈他一下,见他这般便沉声道:“我们陆家出身渭城,略一打听就知道是平常的人家,既无万贯家财,也无高门显亲,我的两个妹妹也非国色天香,小妹甚至尚未及笄,不知你们接近她打的是什么主意?又或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剑风尚未开口回答,只听身后一人道:“没想到你一个书生,竟有如此胆色,孤身闯入他人家中还如此咄咄逼人!”

  随着一阵咯吱声,內监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赵初进了院子。

  瞅见內监,再看坐在轮椅上一身锦衣华服的男子,陆慎安立马想到那个有腿疾的三皇子,看来所谓殿下就是他了。

  他僵着身子行了个礼,口中却并无半点恭敬之意:“见过三殿下!”

  赵初打量着他,身后的侍卫将院门堵的死死的,而眼前的青年无半点惧怕之色,眸子直直的凝望自己,审视之意甚浓。

  他心下起了几分叹服之意,今日本来是路过杏花巷附近,便使人去唤剑风过来回话,没想到影卫回禀,剑风似乎在躲避什么人的跟踪,他想着等了数月,陆晔晔这里可算是露出一丝线索了,于是亲自带着侍卫寻了过来,正好听见陆慎安逼问的话,这才知道他是陆晔晔的大哥。

  陆慎安道:“既然殿下在此处现身,那么在下刚才问的一个问题就有了答案了,只是不知殿下可否解释一下,为何要派自己的影卫扮作工匠混入我家中?还威逼我的小妹?”

  赵初闻言,不禁哈哈笑了起来:“威逼你的小妹?”他指了指剑风,道:“你问问他,他现在是谁的侍卫?又是谁让他去你家中当工匠?”

  陆慎安看了看一直沉默的剑风,皱紧了眉头。

  赵初又道:“我来替他回答你,他是你小妹陆晔晔的侍卫,去你家中是因为你的大妹妹陆微微看中了他,所以她有心撮合!本殿下这话句句属实,不信你可以去问问陆晔晔。”

  陆慎安默了默,道:“那么殿下又为何来到此处?”

  “本殿下不过是来看看旧日友人罢了,他为情所困,甘愿给人当个下人,我心中不忍,来看看他过的好不好。”

  陆慎安眼中的迷惑一闪而过,他很快镇定下来,道:“殿下说笑了,若是殿下的旧友看上了在下的妹妹,那么光明正大的上门结交总比做个下人要好。殿下还说他现在是我妹妹的侍卫,那么言下之意,就曾是殿下的人了?不知殿下的人是如何变成了我妹妹的人?这件事殿下可否给我个解释?”

  陆慎安是个普通书生,赵初是知道的,对陆家的监视并没有放松,他这胡言乱语的几句只是为了试探一下他,可他只是追问自己的用意,显然根本不相信,而且还在怀疑是自己要对陆家不利。

  赵初玩味的笑了笑,忽然道:“如果你是我的人,为我做事,那这些事情我自然可以告诉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