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宁王追妻日常熠然全文最新章节

宁王追妻日常熠然全文最新章节

熠然 著

连载中免费

《宁王追妻日常》是熠然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人人皆知六皇子萧恪杀伐果决,手段过人,待人从未有半分温情的时候,直到六王妃沈柔嘉的死讯传来,他才知道自己究竟失去了什么,所幸上天不负他,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次,他只想将那娇娇软软的人紧紧按在怀中,一瞬也不放....

6.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宁王追妻日常》是熠然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人人皆知六皇子萧恪杀伐果决,手段过人,待人从未有半分温情的时候,直到六王妃沈柔嘉的死讯传来,他才知道自己究竟失去了什么,所幸上天不负他,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次,他只想将那娇娇软软的人紧紧按在怀中,一瞬也不放....

免费阅读

  周氏叹气,又重新歇下了。

  心里却迟疑了,周氏忍不住和杨妈妈,道:“这担心受怕的日子我过了二十几年,个中的滋味,我自己是最清楚的。你说,我是不是不应该再让柔嘉受这样的苦了?”

  威北侯府名声显赫,等闲人都不敢轻视之。可这样的风光是用命搏出来的,稍有差池,轻则褫爵抄家,重则灭门流放。

  杨妈妈轻声劝慰道:“夫人,这人和世上的事都一个道理,不可能处处都占个好。韩家经营多年,哪能说倒就倒了。再说了,换别人家也是一样的道理。”

  是啊!福贵险中求,祸福两相依。

  自己这是关心则乱,周氏笑容苦涩。

  外院的书房里,沈映洲、廖静波,和郑柏,正坐在一起商议福建的海运的事情。

  郑柏,甘肃拢南人士,三十五、六岁的年纪,身材高大,文质彬彬的,他是举人出身。

  沈映洲正读着父亲的来信,看完后,他就着桌上的宫灯,点燃了那薄薄的几张纸。

  一直等到烧成了灰烬,这才开口道:“爹爹的意思,如果事情再无任何的进展,不如安排人去弹劾,正好看看皇上的反应。”

  郑柏点头,沉声道:“侯爷一接到世子爷的信,立刻就召集我们商议。

  自侯爷到福建以来,用雷霆收段,震慑了不少人。宋家旁支有个小子,违反禁令,私自出海,走私货物,被侯爷抓住,后来问斩了。宋家的人心里都憋着一口气,私底下小动作也不少,但只要不影响大局,侯爷也都睁只眼闭只眼,全当不知道了。

  侯爷当即就派人去查探了,宋家倒是和往常一般,目前还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侯爷让我回来走这一趟,一来是可以把福建的局势仔细地讲给世子爷听,二来是看看世子爷这边还有什么事能帮得上忙的。”

  这话说的很委婉。

  其实就是沈映洲年纪轻,沈钧放心不下,所以特意让郑柏跑这一趟。

  好在,沈映洲也没表露出异样来。

  他沉吟道:“ 我觉得这件事情,和宋家有牵连的可能性不大。”

  宋家是福建数一数二的人家,靠着海上生意发家。宋家在上一代人手里,也不过是开了两三间铺子的小富之家,到了这一辈的宋家大爷——宋译当家主,宋家在他手上,短短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就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富之家,变成了整个福建数一数二的富商巨贾。

  要说宋家没有后台,那是不可能的。宋译行商虽很有头脑,但行事颇有些激进,这些年也没少得罪其他的人家,可至今也没有人敢打宋家的主意,不过是忌惮在宋家背后给他撑腰的人罢了。

  宋家既然已经有一个有权有势的靠山了,犯不着再找第二个,这是大忌。

  郑柏点头,道:“这些年,宋家赚得盆满钵满的,早就有人看着眼红,可就原因宋家背后的那位,大家都隐忍不发了。”

  一直坐着没说话的廖先生说道:“张齐安排了人手,一直关注着几位皇子的动静。两天前,我们发现三皇子府的幕僚李延悄悄去见了户部侍郎杨修。”

  杨修是四川龙泉人,龙泉杨家也是耕读之家,家中略有田产,在四川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杨修娶的是泉州闵家的姑娘。

  泉州闵家,当年勉强也算是能和宋家一争高下的权贵之家。只不过这些年,家中子弟式微,在朝为官的人渐渐稀少了,因此闵家也早不复当年的风光无限。

  如果是闵家,倒是极有可能的。

  闵家需要来自朝庭的支持,这样才能有资本振兴家业,才能有机会和宋家一较高下。

  郑柏思忖着道:“五皇子和六皇子,他们有什么动静?”

  提到萧恪,沈映洲就觉得气闷。

  就是递个话也说的含含糊糊,就不能直接说明白了吗?

  廖静波看了沈映洲一眼,见他不说话,这才接着道:“五皇子和六皇子两位,除了进宫,就基本没出过皇子府。这几天一直有人登门拜访,他们身边的幕僚也都忙着府中的宴请。”

  郑柏皱眉,犹豫着道:“太子反应如何?”

  沈映洲在禁卫军当差,也了解东宫的情况,他不疾不徐地道:“太子帮皇上处理政务。皇子接连指派了几件差事给太子,太子都办的中规中矩,也算是能交差了。皇上倒没多说什么。”

  皇上今年才五十八岁,身体健朗,头清目明的。

  太子此番举动,倒不看出来,他是个心里有数的,知道自己的位置,清楚何所为,何所不为。

  “侯爷的意思。沈家永远都是一个纯臣。”郑柏有意压低了声音,用三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侯爷还说,有些事情,该回避的就回避,到了必须对面的时候,也不必畏手畏脚的。”

  沈映洲点头,从容地道:“只要查到是谁是幕后的主使,那么他的意图就不难猜测了。”

  宦海沉浮,比的就是谁的信息快一些,准一些,谁谋划的早,谁手里的底牌就更多,周旋的余点就大,胜算也就更大。

  不管最后查到的人是谁,都不难看出,这个人极有野心。

  海上生意风险极高,稍有不慎就会让人倾家荡产,可一朝暴富的机会也很多,很多人都会倾尽家资去博一把。

  如果确定是三皇子所为,那他为何突然就硬而走险,急着插手福建的海上生意,想要快速的敛财呢!

  沈映洲面露凝思,半晌才道:“郑先生一路风尘仆仆,也辛苦了。今天晚上就先好生歇息吧。”说着,他表情轻松,语气欢快地道:“估计明天一早,我娘就等着你过去请安了,她也好问问父亲的近况了。”

  廖静波站了起来,拱手道:“郑老弟,我先送你回去吧。等到了明天晚上,我再陪你小酌几杯。”

  郑柏也笑了起来,客气地道:“那就多谢廖兄了。”说着,他恭敬地朝沈映洲拱手行礼,道:“属下就先告退了。”

  第二天一大早,郑柏就到十安堂去给周氏请安。

  沈柔嘉姐妹三人,和两位姨娘都在屋内,周氏就在厅堂见了郑柏。

  周氏吩咐小丫鬟给郑柏上茶,道:“这是今年新上的碧螺春,你尝尝。”

  郑柏最喜欢的茶叶就是碧螺春,周氏的善意让他感激。

  他笑着拱手,道:“多谢夫人。”这才坐到下首的玫瑰椅上。

  不待周氏开口询问,他就主动说起了此行的来意,“年前那批军饷没有按商议好的数目拨下去,侯爷让到户部走一趟。”

  这是他和沈映洲商量好的措辞,也是最稳妥的说法。

  周氏听了一愣,诧异道:“怎么会这样?军中的将士们没闹起来吧?”

  那么多的总兵府,个个都要按时拨银子,那户部肯定是周转不过来的,每年各总兵府都会派人回京走走关系,催催银子。

  郑柏神色轻松,从容地道:“夫人不用担心。每年不得催几回,这银子才能凑个七七八八。”

  周氏看着略略安心,她关切地道:“若是要送礼什么的,你就直接和世子爷说,若是不好办,就直接来找我也是一样的。”

  郑柏跟在沈钧身边多年,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那镇南侯府早就没有他站的地方了。

  他呵呵地笑,感谢地道:“多谢夫人。”

  说着,他又讲起了沈钧在福建的事情来,道:“侯爷每天卯时起,练一小时的剑,然后梳洗用膳,辰正到校练场看军士们操练,再到军营去处理公务。

  大少爷帮着侯爷打了几场胜仗,那些倭寇轻易都不敢上岸了。侯爷在福建的威望很高。”

  提到丈夫,周氏笑眯眯地道:“侯爷素来自律,二十多年来一直都如此。”

  又关切地问道:“大少爷身体如何?你们要多劝劝他,别光顾着军营里的事,有些事情也该重新考虑一下了。”

  沈映涛娶的是天津徐家的姑娘,徐氏进门的第二年就有了身孕,在生产的时候遇到凶险,人也就这么走了。

  这几年,沈映涛一直跟着父亲在福建,周氏几次提到给他续弦的事,都被他婉言拒绝了。

  一直坐在西梢间里的王姨娘听见了,眼中飞快地闪过一道凌利的锋芒。

  周氏自己都活不长了,还惦记着祸害大少爷。自己当时就很不看好徐家,徐家那姑娘身材高瘦纤细,人也娇滴滴的,一看就不是个好生养的,果然连个孩子都生不下来,人也走了。

  真是想想就觉得晦气!

  大少爷随了侯爷的长相,身材高大,面容俊朗,当时想给大少爷保媒的就有好几家,周氏挑来挑去,最后挑了个徐氏这个短命鬼。

  让大少爷白白担了个克妻的名声!

  这周氏就是见不得他们母子好,就是怕大少爷挣了军功,对世子爷有威胁。

  王姨娘越想就越气,手里的帕子也紧紧地绞成一团。

  陈姨娘目光微转,她坐在那里看沈家三朵金花做绣活,不时指点两句。

  沈柔嘉,沈柔静和沈柔贞三个人,安静地坐在临窗的大炕上,各自拿着方帕子绣图样,全然不知周遭的变化。

  郑柏点头,笑道:“夫人说的是。所谓成家立业,大少爷也该重新再找个知冷知热的了。事情也过去几年,想必徐家也不会说什么的。”

  说着,他拿出一封信,交给魏紫,笑道:“这是侯爷让我带给夫人的信。”

  周氏从魏紫手上接过信,当即就拆开就看了。

  她若有所思,问郑柏道:“侯爷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

  郑柏心中一跳,正色道:“夫人何出此言?今年倭寇上岸杀掠的事情也比往年都少了,福建遭遇的台风也都不大。”

  周氏不是一般的内宅妇人,她出身于钱塘旺族,祖上出过帝师。等闲事情都瞒不住她。

  年前,她给沈钧修书一封,提到了和韩家联姻的事情。不久之后,沈钧在给她的回信中说到,韩家是个不错的联姻对象,但沈柔嘉还未满十四岁,不必急着定下来。他说要打听一下威北侯世子的品行,再做决定。

  周氏一向敬重丈夫,也相信丈夫对局势的把握和判断。只是有一点,她和沈钧的意见相左。

  周氏给女儿找的,是一个善良纯厚的人,一个治家严谨,行事稳当的世家,让女儿安安稳稳过完这一辈子。

  可现在,沈钧却在来信中,突然说到,韩家虽好,这个时候却不合适。让她不要着急,且先等一等再说。

  而且,沈钧还提到了沈映涛续弦的事情,告诉她,最好是找个世代耕读之家的姑娘。

  周氏立刻就反应过来,沈钧那边必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

  她目光清明,凝视着郑柏,沉声道:“既然侯爷不告诉我,那我也就不多问了。侯爷远在福建,京都的事情都交了世子爷,可世子爷毕竟还年轻,有些事情,还需要你和廖先生多帮衬。”

  郑柏连声应诺,还叹道:“世子爷行事稳当,又机敏灵活,颇有侯爷年轻时候的样子。夫人且放心,我等必定会尽心辅佐世子爷。”

  周氏满意地点点头。

  又坐了一会儿,郑柏就起身告辞。

  送走了郑柏,周氏回到西梢间。

  陈姨娘和王姨娘见了,立刻就站起来。

  沈柔嘉三姐妹也要起身行礼,周氏见了就笑道:“坐着说话吧。”

  她坐到临窗的大炕上,笑盈盈地问沈柔嘉三姐妹,道:“都绣了什么图案?”

  沈柔嘉摊开那豆沙色的俏纱帕子,一角绣着只展翅欲飞的花蝴蝶,栩栩如生。

  “母亲,我绣的是玉兰花。”活泼的沈柔静把手里那方粉红色的帕子递给周氏看。

  沈柔静的风寒好了,她天天都跑到澄园去找沈柔嘉一起做绣活。

  周氏看了笑眯眯地道:“我们静姐儿越来越能干了。”

  说着,她又探身去看沈柔贞手里的图案,嘴里还道着:“贞姐儿,你绣的是什么?”

  沈柔贞抿着嘴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把那方石青色的锦帕给周氏看。

  一面绣着朵玉簪花,另外一面则绣的是朵梅花。

  周氏惊叹道:“哎呀,可真漂亮!”说着,她轻抚沈柔贞的头发,欣慰地道:“我们贞姐的绣功越发的长进了。姚师傅肯定很高兴。”

  她吩咐姚黄,道:“从库里挑两块新送进府的料子给姚师傅送过去。”

  姚黄应声而去。

  王姨娘看着几次欲言又止。

  周氏只看是什么也都没看见,笑语晏晏的和陈姨娘闲话,又留了沈柔嘉三姐妹在十安堂里用午膳。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