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余潇潇张逸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余潇潇张逸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夏晨桔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余潇潇张逸的小说名是《克死霸总后我继承了千亿遗产》是由夏晨桔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穿书甜文。主要讲述的是:余潇潇穿书了,她的丈夫是书里十恶不赦的大反派,阴戾冷酷,心黑手狠。为了保住小命,余潇潇不得不装成心思单纯的菟丝花,小心翼翼地活着。终于有一天,余潇潇如愿听到丈夫的死讯,在律师面前强忍笑意,迫不及待地拿出了计算器:那么我能继承多少遗产?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主角是余潇潇张逸的小说名是《克死霸总后我继承了千亿遗产》是由夏晨桔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穿书甜文。主要讲述的是:余潇潇穿书了,她的丈夫是书里十恶不赦的大反派,阴戾冷酷,心黑手狠。为了保住小命,余潇潇不得不装成心思单纯的菟丝花,小心翼翼地活着。终于有一天,余潇潇如愿听到丈夫的死讯,在律师面前强忍笑意,迫不及待地拿出了计算器:那么我能继承多少遗产?

免费阅读

  张母娘家曾经盛极一时,她嫁给张父时,张家由于在走下坡路,遭遇了不少来自家人的阻挠。

  时移势易,谁都没有料到,20年后张家不但在张逸手里恢复了昔日荣光,还更上一层楼,而张母娘家则因为子孙太过不争气,衰败得只剩了一个空壳子。

  表姨妈是张母生前少有还往来的娘家人。碍着母亲的面子,张逸对她一直存着一分尊重。

  在仅有的几次见面中,表姨妈虽然对余潇潇态度亲切,但她还是能从细微末节中察觉到,表姨妈并不喜欢她,甚至很讨厌。

  余潇潇以为表姨妈之所以这样,无非是像其他人一般,认为她是个贪图豪门光环的拜金女。可是今天她终于明白了,原来表姨妈是嫌她挡到女儿的路了。

  现在张逸死了,她女儿再没了嫁给张逸的机会,她索性就让女儿怀着遗腹子争产。

  反正张逸父母早亡,尸体又始终没有找到,就没办法做亲子鉴定。这样在不能确定孩子是张逸骨肉的同时,也不能确定孩子不是张逸的。

  至于为什么要在一群记者面前大张旗鼓地抖落出女儿的事,则无非是想用舆论声势逼她低头罢了。

  八千亿那么多钱,哪怕只给一千亿也好啊!既不让她伤筋动骨,又能博个贤惠的好名声,她没道理不答应。

  大家各得其所,何乐而不为?

  余潇潇在心里冷笑,佩服表姨妈还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

  只可惜,她一向小气得很,别说一千亿了,她连一千块都舍不得给。

  表姨妈不是说女儿怀了张逸的遗腹子吗?那她就说张逸没有生育能力,彻底绝了表姨妈想分遗产一杯羹的心思。

  “这,这怎么可能,你有什么证据?”

  表姨妈慌了,她预想过余潇潇的各种反应,伤心、愤恨、痛骂,甚至会歇斯底里地挠她的脸,但唯独没有料到她会这样轻飘飘地说张逸不行。

  这不光是打张逸的脸,也是打她自己的脸。

  “这不可能,那晚我和他确实做了。”一旁的淑桦面子上也挂不住,她两手绞在一起,脸涨得通红,极力表示自己没有撒谎。

  “你确定那个人是张逸?”余潇潇关心地问淑桦,她看淑桦的眼神像极了在看一个失足少女,充满了同情。

  “我当然能确定。”淑桦眼神闪烁了一下。

  余潇潇笑笑,脸色依旧和善,又问道:“张逸肩上有条疤,在左边还是右边?”

  淑桦怔了一下,咬了下唇道:“在左边。”

  由于不能肯定,淑桦回答的声音有些颤,余潇潇轻笑:“张逸肩上根本没有疤。”

  “可是我确实看到了。”淑桦本就心虚,现在被余潇潇一诈,说出来的话更加没底气了。

  在场的记者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都明镜似的,淑桦这样闪烁其词,看来所谓跟张逸的一夜风流,八成是假的了。而至于那个遗腹子,更是凭空捏造。没听人家大婆亲□□料了吗?张逸不行。

  “张逸有那方面毛病,以前怎么都没听他说过?”表姨妈不甘心被拆穿,还想再扳回一城。

  余潇潇眉间流露出一丝凄楚,无奈地笑道:“张逸要面子,怎么可能会让别人知道。三年来,这方面有名的医生我们都看遍了,可是一点起色都没有。你要是不信,我可以拿诊断报告给你看。”

  余潇潇暗暗打好了主意,她有那么多钱,还怕买不到一份可以乱真的诊断报告?

  她讲的有模有样,还主动提出要出示证据,表姨妈彻底没了方向,无话可说。

  记者们的焦点也转移了方向,纷纷递话筒到表姨妈嘴边,开始追问淑桦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表姨妈恼羞成怒,只能将气都撒到淑桦身上,狠狠瞪了她一眼:“不是说孩子是张逸的吗?你胆子也太大了,连我都骗!”

  淑桦觉得委屈,明明所有的话都是按照事先母亲教导地讲,现在搞砸了,又怪她?她不敢反驳母亲,只能捂着脸哭。

  眼看着表姨妈和淑桦从一开始的踌躇满志,到现在的溃不成军,张逸神情复杂。

  其实在余潇潇三言两语拆穿表姨妈的谎话时,张逸对她还有些赞赏。

  可是后来余潇潇越说越离谱,尤其是造谣他身体有隐疾的时候,谎话张口就来,编得绘声绘色,有理有据。

  不光是在场的人们,就连张逸也有那么一刻的恍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行。

  这个女人,实在太会骗人了!

  大骗子!

  再想到自己不行的新闻一旦发布出去,到时候势必人尽皆知,说不定还会引发各种热烈的讨论,张逸的心里就更是堵得慌。如果鬼还有心的话,他毫不怀疑自己马上会再死一次。

  被余潇潇气死的!

  “董事长夫人需要休息,各位记者如果想要采访,可以联系君逸的宣传部经理,我们会统一安排时间。”一个清冷的男人声音从门边传来。

  众目睽睽之下,吴城走到余潇潇身边,他身形挺拔高大,俊眼带风,凌厉的气质让记者们都不敢造次,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一步。

  桂姨从吴城身后闪出,对余潇潇附耳说道:“太太别担心,有吴秘书在,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原来表姨妈带着一群人闯进门后,桂姨担心余潇潇会吃亏,偷偷地打电话给吴城。吴城一听说家里的情况,马上放下了手头的事赶过来。

  余潇潇对吴城感激地点了下头,吴城回给她一个让她放心,他来处理的眼神。不同于对记者们的犀利寒光,吴城看向余潇潇的眼神要温柔得多。

  打发了记者后,吴城又对表姨妈冷冷说道:“你如果坚持你女儿怀了张董的孩子,那我们可以法庭上见。君逸有专门的律师团,不怕跟打你这种官司。”

  话说完,吴城嘴角上扬,笑得有些邪气。

  表姨妈听得出吴城话里隐隐的威胁,她本就落了下风,不想再招惹麻烦,于是嘟囔了两句气话,勉强算是找回了些面子,便拉着淑桦愤愤不平地离开了。

  “幸亏有你,他们来了那么多人,我一下子就慌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余潇潇委屈地红了眼眶。

  张逸在旁冷冷地看着,等着余潇潇翻船,被吴城看出她的真面目。

  吴城可没那么好骗。

  在商场上,张逸有不少碍于身份,不方便亲自出手解决的麻烦,都是由吴城出面处理。张逸不认为吴城会看不出余潇潇的本性。

  吴城轻笑了一下,安慰余潇潇道:“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我已经交代过桂姨,以后就算是张董的亲戚,也不能随便放进来。你也不用太理会那些人,张董生前其实并不喜欢他们,对他们不过就是维持着礼数上的周到罢了。”

  桂姨端来了茶水,余潇潇和吴城坐到了沙发上。

  从随身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摞文件,吴城对余潇潇汇报公司近期的情况,以及几个重要项目的发展进度。

  余潇潇听得心不在焉,几次端起茶杯到嘴边,没喝一口就放下,目光沉沉。

  当听到吴城汇报到张逸临出事正忙的春港项目时,余潇潇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哭了出来,哽咽着说道:“我真对不起张逸,公司的事我一点都不懂,就凭我的能力,怎么可能管得好君逸。”

  吴城放下文件,柔声宽慰余潇潇道:“不懂没关系,我可以慢慢教你。”

  余潇潇叹了口气:“我很笨,怎么学得会这些,而且……”

  讲着讲着,余潇潇说不下去了,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难过地扭过头,不想被吴城看到自己的失态。

  吴城递了张纸巾给余潇潇,耐心地等待她平复心情。

  过了一会儿,余潇潇稍稍控制住了情绪,继续说道:“而且一提到君逸,我就会想起张逸,那对我来说太煎熬了。”

  吴城点了点头,叹气道:“君逸是张董一手打造,在公司里,确实很难不会想起他。”

  “所以我想,能不能把君逸卖掉,这样既可以让其他人继续好好经营君逸,我也不用再触景伤情。”余潇潇问得很不舍,俨然卖掉君逸是她太过深爱张逸的无奈之举。

  张逸一眼看穿了余潇潇的小心思。

  什么不想触景生情?分明是不愿意承担经营公司的责任,只想着拿钱去享受!

  张逸等着吴城拆穿余潇潇装柔弱、博同情的小伎俩,让她死了卖君逸的念头。

  君逸能有今天谈何容易,怎么能说卖就卖。

  “这件事,”点燃了根烟,吴城考虑了片刻,回答余潇潇道,“等你办完遗产过户手续后,我再帮你物色买家吧!”

  吴城的痛快,着实出乎余潇潇的意料,她不禁试探地问:“我这样做,会不会太对不起张逸了?”

  吴城微微摇了下头,体谅地说道:“商场上那么多尔虞我诈,让你一个女人去面对,确实太难为你了。张董如果还在,也一定不会忍心的。”

  张逸在侧冷冷白了吴城一眼。

  一直以来,他都看重吴城不但工作能力强,看人也准。

  哪成想就余潇潇这么一只表里不一的小狐狸,吴城竟然也会看走了眼。

  在这一刻,他对吴城失望极了。

  简直是失望透顶!

  吴城走后,余潇潇吃了些晚饭就上楼了。

  张逸走在余潇潇的身后,短短两三分钟的路,余潇潇一连打了四五个喷嚏,身上阵阵发寒。

  回到卧室里,余潇潇第一件事就是坐到梳妆台前,对着红肿的眼眶又是补眼霜,又是按摩。

  断断续续地哭了一两个钟头,她可不想眼睑下的皮肤因为浮肿,而就此失去了紧致。

  看着镜子里虽然素颜,但仍不失明艳的漂亮脸蛋,余潇潇不得不承认,对于这穿越后的容貌,她还是很满意的。

  “啧啧,这几天哭得多了,皮肤干得厉害,看来要去美容院做个补水护理。”对着额角一块轻微的掉皮,余潇潇喃喃自语道。

  她的声音娇甜清脆,中气十足,一点也不像对表姨妈以及对吴城说话时,那般的柔声细语,哀哀戚戚。

  张逸捏了捏眉心,背转过身,不再看余潇潇。

  这个女人,真是让他心烦!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