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大唐长乐公主泠泠弦月全文最新章节

大唐长乐公主泠泠弦月全文最新章节

泠泠弦月 著

连载中免费

《大唐长乐公主》是泠泠弦月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李丽质偷偷爱慕着长姐的驸马,视自己的夫君长孙冲为无物,最后落得个被长姐夫妇陷害而亡的下场,上天眷顾,她重活一世,这一世,她怎么看长孙冲怎么顺眼,品性端正,家世也还行,最主要的是长得还挺好看,就这样过下去好像日子也不错...

14.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大唐长乐公主》是泠泠弦月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李丽质偷偷爱慕着长姐的驸马,视自己的夫君长孙冲为无物,最后落得个被长姐夫妇陷害而亡的下场,上天眷顾,她重活一世,这一世,她怎么看长孙冲怎么顺眼,品性端正,家世也还行,最主要的是长得还挺好看,就这样过下去好像日子也不错...

免费阅读

  长孙温护送李丽质回到公主府,李丽质招呼他喝完茶以后,长孙温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李丽质当然不好直接下逐客令,于是便委婉地问道:“阿温,你不用回宗正寺吗?”

  怎知长孙温果断摇头,“不用啊。”

  “你大哥如今不在长安,你若不去宗正寺,那寺内的事务谁来处理?”李丽质斜眼瞧着他,“总不会全让那位寺卿大人来处理吧?他好像没那么好说话。”

  在前世时,李丽质虽没去过宗正寺,却对宗正寺卿的刻薄略有耳闻。

  对上级阿谀奉承,对下属挑三拣四。

  听李丽质提起宗正寺卿,长孙温眉眼之间皆是得色,“寺卿大人这次是有求于大哥,自然不敢难为我们兄弟俩,所以寺内的事务都交由秦主簿处理了,寺卿大人从旁帮衬。”

  他们俩兄弟倒是风生水起了,连宗正寺卿都要忌惮几分。

  听长孙温这话的意思,就是短时间内都不会去宗正寺,也就是说受长孙冲之托,长孙温这些日子会跟在李丽质身侧左右不离。对于长孙冲的话,长孙温似乎向来都是唯命是从。

  这下,李丽质怕是无法甩脱长孙温了。

  不过也没关系,长孙温性情如此开朗,没事的时候还可以说说话。李丽质看了看厅外,仍是漫天大雪,一时半会估计停不了,她转眸看向长孙温说道:“既然你哪里也不用去,那下午等雪停了,就与我进宫一趟吧。”

  是时候去回复李锦画了,然后同长孙温一起接她来公主府。

  长孙温没有多问便爽快的答应了,因为只要李丽质走出公主府,不管去何处,长孙温都得跟着,这是他兄长的意思。

  李锦画得知长孙冲已不在长安,就更加心安理得地般来长乐公主府了,而李世民知她们姐妹情深,也就没有反对。当天李锦画便跟着李丽质离开了皇宫,偌大的公主府居室很多,李锦画挑选了一间名为“三千流光”的居室住下。

  这一晃,便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

  长孙冲仍远在襄城,期间他只给长孙温写了一封报平安的书信,除此之外,就再无其它音信。

  三月初是李丽质长兄的生辰,也就是当朝皇太子的十五岁生辰,李世民对这位嫡长子极为重视,自登基以来,太子每年生辰宴都要办得风风光光,今年亦不例外。身为太子胞妹,李丽质自然也要出席,一大清早便同李锦画去往东宫。

  刚到东宫的嘉福门,恰巧遇见了同样前来赴宴唐家父子,唐善识便在其中。

  “五哥哥……”

  李锦画一看见心上人,就激动地想要奔过去,还好李丽质眼疾手快地拦下了她,耐心地轻声提醒道:“这么多人在,你矜持点,别让人家看了笑话。”

  见此,李锦画只好作罢。

  但她似乎仍是不甘心,朝唐善识挤眉弄眼地做了个“等我”的唇语,而唐善识竟也向她笑着点了下头。

  得到这个回应,李锦画这才心甘情愿地跟随李丽质走开。

  皇太子的生辰宴是在嘉德殿举行,基本上皇室宗亲王公大臣能来的都来了,李丽质已经出藩的兄弟也都赶回了长安。唯有远在襄城的长孙冲,短时间内无法回到长安,没有参加此次宴席。

  群臣祝寿,歌舞升平,此次宴席要到午时过后才结束。

  宴席还未正式开始时,李锦画便迫不及待地拉着李丽质去找唐善识,而唐善识正在嘉德殿前与几位世家公子谈聊。

  不出所料,萧锐也在。

  李丽质选择无视他,只默默跟在李锦画的身侧。

  “五哥哥!”李锦画瞬间蹦到唐善识身边,她抬手就要挽住唐善识,但见还有其他人在场,李锦画遂又收回了手。

  其实两人前两天才见过面的,只是李锦画每次见到唐善识,都像是久别重逢。

  这种新鲜感如果能一直保持就好了。

  唐善识虽然嘴上不曾说过喜欢李锦画,但是他每次看她的眼神,都极其温柔。李锦画每次对他做出暗示,唐善识都会有所回应,从他眼中便能看出,眼前人便是他的心上人。

  为何李丽质看别人时,总能轻易看得透彻,但是到自己身上时,却如何都看不透……

  萧锐几人看到李锦画到来,都识趣地靠边站,不打扰他们两人郎情妾意。期间,李丽质一直微垂眼帘静立在一旁,萧锐的眸光总是若有似无的注视着她。

  他们两人聊得正欢,一位宫人打扮的女子走了过来。她看了看李丽质几人,步伐稍有犹疑,却还是走上前去,恭敬地将手中的物件递给唐善识,“五公子,这是我们家汝南公主托奴婢送给您的。”

  李锦画瞬间停止了交谈,眼神颇为不悦地注视着宫女,道:“你将这个还给你家公主,我五哥哥才不要呢。”

  只见宫女手里拿着的是一个精致小巧的锦囊,从它的做工可以看出来,缝制它的人很用心。但是在当今的风俗中,女子赠男子锦囊,乃是表达倾慕的意思,李锦画当然不会让唐善识收下。

  唐善识没有言语,也没有伸手去接那只锦囊。

  宫女似乎不太甘心,但她又不好发作,只能皮笑肉不笑地回道:“豫章公主又不是五公子,怎知五公子的心意呢?而这礼也并非是赠给豫章公主的。”

  李锦画听出宫女的话中暗藏讽刺之意,她无意间瞥到不远处的一抹倩影,随即撒娇地对唐善识说道:“五哥哥,你不要接受她的赠礼,五哥哥如果喜欢,的话,我也可以做很多送给五哥哥!好不好呀?”

  “好好好。”唐善识对她的撒娇可是毫无抵抗力,“但是这种礼送一次就够了,不需要很多。”

  他转而看向宫女,眼中的温柔瞬时变成了谦和,语气平静地拒绝道:“多谢汝南公主的好意,臣身份卑微,不配公主的青睐,这赠礼臣自是不能收下,还请你转告汝南公主,不甚感激。”

  “这……”

  宫女抬在半空中的手顿时僵住,不知该如何应对,一时愣在原地。

  正在她左右为难之际,不远处的那抹倩影已走到宫女跟前,一把夺过宫女手中的锦囊,犀利的眼神直瞪李锦画,“六妹,你凭什么让五公子拒绝我的赠礼?这天底下,难道只许你一人仰慕五公子?”

  李锦画也不甘示弱,“五哥哥本来就不想要,二姐难道还想强人所难吗?”

  两人这一争执,瞬间引来周围不少人的注视,李丽质一眼扫视四周,除了一些宫人以外,还有两个身份不一般地人站在不远处注视着这边。那便是李丽质的父皇母后,他们看见这一幕没有上前制止,大概是想看她们接下来会如何。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李锦画和李之宛每次见面都是如此,为了她们共同的心上人而起争执。

  她们之间的争执,最重要还是唐善识的态度。

  “若不是你在这干扰五公子,五公子怎会不收我的礼?”李之宛依旧瞪着李锦画,唇角随即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言语犀利,“你整日对五公子死缠烂打,不让别人靠近他半分,你又怎知五公子的心上人是你呢?”

  她的言下之意便是,唐善识是因甩不脱李锦画,无奈之下,只好对李锦画的纠缠妥协。

  但是李丽质看得真切,唐善识并非妥协,而是心甘情愿的沉沦。最初李锦画对唐善识一见钟情,那时的他对李锦画确实没有过多的喜欢,但是后来,他看李锦画的眼神里慢慢的就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情愫,那是悸动和欢喜。

  这一点是李之宛无法比拟的。

  在前世时,李之宛可谓是他们两人的一个劫,让李锦画和唐善识渐行渐远,再回不到当初。

  今世不知是否会不一样……

  李之宛的话正中李锦画下怀,对于这点,她的心中亦是不敢确定。李锦画一时语凝,无言反驳,见此情形,唐善识忽然开口道:“汝南公主,臣的意中人确实是豫章公主,只是怕豫章公主嫌臣身份低下,才没敢表达心意。”

  此话一出,李锦画瞬间愣住了。

  她能感觉到唐善识的心意,却从未听他说出过口,如今听他亲口说出他的意中人是自己,李锦画激动的心情自是无法言喻。

  因为她的坚持不懈,终于等到了他的真心。

  “她是喜欢你,可我亦不比她差,五公子难道就不给我一点机会吗?”李之宛不甘心地追问道。

  的确,从一开始,李之宛便心许唐善识。

  只不过,她身为公主,有着公主的骄傲,没有像李锦画那般放下 身段去纠缠唐善识,难道就因为这一点,她就要输给自己的妹妹?

  李之宛着实不甘心!

  “对不住。”

  这便是唐善识的回答。

  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李之宛现在站在这里倒像个笑柄,别人郎有情妾有意,自己还非要来插一脚。但如果要她拱手相让,李之宛绝对做不到,她握紧那只锦囊,话语坚决,“我是不会放弃的,咱们走着瞧!”

  说罢,李之宛将那只锦囊丢给了宫女,愤然转身离开了。

  曾经的李丽质一直认为,以李之宛这高傲的性子,很难捕获唐善识的心;但是后来,事实打破了李丽质的设想,可她仍感觉不到唐善识有丝毫喜欢李之宛。

  李锦画颇为得意地目送二姐离开,回眸对唐善识是更加依恋,两人之间浓情蜜意。

  李丽质在这插不上什么话,便任其你侬我侬,她悄然地走开了,而萧锐看见她离开也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在经过一处凉亭时,李丽质忽然听见有人在谈话的声音。

  她停下脚步侧目看去,只见是李世民和长孙无忧,两人不知何时坐在了亭子里,但是他们并没有看到李丽质。听他们的谈话,似乎是在说李锦画。

  从凉亭处离开后,李丽质想起李世民两人的谈话,心情就甚为复杂,不知该是喜还是忧。

  对于现在的李锦画来说,自然是喜事,可是今后的变数也是因此开始的。这条路究竟该怎么走,才能避免悲剧的发生?才能让她们有个圆满的结局……

  宴席将要结束时,李世民却忽然当着王公大臣的面,下旨为李锦画和唐善识赐婚。

  两人接旨谢恩,众人纷纷祝贺,李锦画自是喜笑颜开,高兴得不得了。而唐善识虽没有那般兴奋,但他的眼底亦是一片欣然,其父错愕过后,也是为自家儿郎尚公主而感到骄傲开心。

  有人欢喜有人愁,李丽质转而看向李之宛,她静静坐在其母的身侧,一张美艳的面庞尽是落寞与不甘。

  宴席散去,李锦画被召去商谈婚事,她临走之前要李丽质在安礼门等她。李丽质不知他们商谈婚事需要多长时间,只得漫无目的地在东宫游走,准备去往太极宫时,遇见了同样要回太极宫的李之宛。

  令李丽质意外的是,她竟没有与她的母妃一道,而是独自一人。

  看见李丽质,李之宛有意避开,转身准备绕道而行。因为她们母亲对立的关系,李丽质和李之宛两姐妹之间并不和睦,但是眼下,李丽质不能任其走掉。

  “二姐留步。”李丽质出声唤住了她。

  声音不大,却足够传入李之宛的耳畔,只见她果真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李丽质。

  李丽质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在李之宛面前停下,明亮的眸光直视李之宛,“我知二姐对唐公子的喜爱,丝毫不亚于六妹。但是,二姐没有先踏出那一步,错失良缘也怨不得谁,该放手时还是要放手的。”

  李锦画都已经走到两情相悦的地步了,而李之宛还停留在赠礼表达心意,注定会输。

  李丽质先前路经凉亭时,李世民便和长孙无忧在讨论该让谁下嫁唐氏。为人父母,自然知道李之宛和李锦画两姐妹都喜欢唐善识,虽然李之宛不是长孙无忧的女儿,然而长孙无忧却没有要偏向李锦画的意思。

  作为皇后,长孙无忧需一碗水端平,对待子女一视同仁。

  但是,他们也能看出唐善识钟意的人是李锦画,为了促成一段良缘,只能委屈李之宛。毕竟她们两人都是公主,不可能都嫁入唐家共侍一夫。

  “放手?”李之宛嗤笑道,“若是放手了,那便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显然,她并不愿听李丽质的劝告。

  为了阻止李锦画的爱情悲剧,首先便要从李之宛这里入手。

  虽然她的态度并不和善,但李丽质丝毫不介怀,耐心地奉劝道:“唐公子已经亲口告诉二姐,他喜欢的人是六妹,而且父皇已经为他们赐婚。木已成舟,你再如何努力,都代替不了六妹在唐公子心中的位置。”

  “你当然是站在六妹那边的,但是唐公子也是我喜欢的人,我凭什么拱手让人?”

  “二姐,感情的事情是强求不来的,你的一厢情愿,不止是给他们造成了困扰,更是折磨你自己。”前世李之宛的下场便是醒目的例子,李丽质不想再让其重蹈覆辙,即使李之宛情绪激动,李丽质的面色仍旧波澜不惊,“唐公子不但不喜欢你,他还将要和别人成婚,你们之间是没有缘分的。二姐若是执迷于此,到最后只会一无所有。”

  李之宛瞳孔顿缩,一连摇头,李丽质这些话是给了她当头一棒,让她失了方寸。

  但是她天生傲骨,怎会被人轻易说服,即使旁人说的都是对的都很有道理,可李之宛偏要一条路走到黑。过了片刻,李之宛的面色恢复平和,眸光却逐渐变得狠厉起来,“五妹,你说的都很对,可我不想被你同化。我喜欢的人,我一定要得到,即使伤害亲姐妹,我亦在所不惜。更何况,她不是我的亲姐妹。”

  她最后那句话是李锦画内心最深处的一道伤,李丽质听人提及时,亦会于心不忍。

  每个人活得都不容易,即使是光鲜亮丽的公主。

  李之宛见李丽质不说话,她冷哼了一声,毫不迟疑地转身往太极宫的方向离去。

  李丽质静立在原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暗自叹息,李之宛跟她母亲一样,为了自己喜欢的人而坚持不懈。即使那人根本不属于自己,也会竭尽全力去争取,说好听点是意志坚定,说不好听便是执迷不悟。

  据李丽质所知,李之宛的母妃从年少时便倾慕李世民,但是李世民的眼里只有长孙无忧。

  这么些年来,李之宛的母妃明争暗斗,想要争取李世民的宠爱,到如今都没有个结果。前些日子,四哥告诉李丽质,说是杨婕妤赠给小兕子的暖玉确实有问题,只是还未查到是谁下的手。

  而这个幕后之人,便是李之宛的母妃,只因没有确凿的证据,才没有降罪于她。

  只是从那以后,李世民更加不会多看她一眼。

  连同李之宛和其胞弟,都再得不到李世民的重视,关爱呵护都是奢望。

  “你是劝不动她的,就别白费口舌了。”

  身侧忽然传来男子说话的声音,李丽质侧目看去,竟是萧锐。

  他不知何时已来到李丽质身旁,远远遥望李之宛的身影,明媚的阳光洒在他的侧颜上,映衬出他精致的面庞。萧锐转眸看向李丽质时,眼底仿佛都镀了一层光,明亮又温和。

  三月是个落英缤纷的时节,宫中的桃花迎着春风娇艳盛开,不知从何处飘来的几片粉嫩的桃花,零零散散的落在李丽质身侧。

  竟别有一番意境。

  倘若身边的人不是萧锐,而是远在襄城的他就好了。

  李之宛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野,李丽质也不想与萧锐谈论她,直接转移了话题,“宴席已经结束,萧公子还未出宫吗?”

  在宫中多做逗留,是不合礼法的。

  萧锐倒是不以为然,慢悠悠的收敛视线,回道:“我与蜀王闲谈了几句,耽误了些时辰,正要出宫时遇见了你。”

  蜀王是李丽质的三哥,李幽兰的胞兄,因其生母的关系,与萧氏素有往来。

  按照辈分来算,萧锐算是蜀王的表舅,但两人年龄相差无几,关系更像是挚友。兰陵萧氏的立场一直都是蜀王,而长孙氏则支持李丽质的长兄,故而两家形成了对立。

  长孙氏是当朝皇后的母族,李丽质的舅父长孙无忌又是李世民最信赖的臣子。

  故而,长孙氏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萧氏最大的政敌。前世的萧锐为了扶持蜀王,铲除政敌,便利用李丽质来对付长孙家族。

  萧锐会与蜀王来往密切再正常不过。

  李丽质没有多问,便欲告辞离去,“天色不早了,萧公子还是早些回去吧,我还要去同六妹会合,就不奉陪了。”

  说罢,李丽质便要转身走开,先行去往安礼门等李锦画。

  “丽质。”同上次不一样,萧锐在李丽质转身欲走时拉住了她的手臂。用力不大,却足以让李丽质顿住身形,当她回眸凝视他的时候,萧锐顺势放开了她的手。

  只见他幽深的眸子里别有深意,似笑非笑,缓缓开口说道:“你和长孙冲本就没有情分,更不会有缘分。”

  情分和缘分……

  这是相知相守不可或缺的两样东西。

  李丽质不禁心神一颤,萧锐那意味不明的眼神,让李丽质心中隐约有些不安,她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但是萧锐却没有再多言,李丽质也没有对他发问,因为她明白,萧锐的计划不可能会如实告知给她。他说出这句不着边际的话,无疑是在向李丽质示威,让她知道将要有事情发生,却不知是什么事,从而无法制止。

  李丽质收敛眸光,沉默不语地转过身,向着那巍峨富丽的太极宫而去。

  时光流逝,又过了两个月,而这两个月以来,长孙冲音信全无。按理说,他应该不需要在襄城耗费多少时日,这个时候早该在返回长安的途中,可是他若要回来,不至于不给他们捎个信的。

  五月下旬,长安的气候逐渐炎热起来,李丽质听着那树上阵阵蝉鸣声,心神却是不得安宁。

  她隐约感觉有事发生。

  终于,时光送来了一封书信,说是从襄城寄过来的,收信人便是李丽质。

  李丽质接过书信,看见信封上写着的“长乐公主亲启”几个字,她眼瞳微颤,随即便迫不及待地拆开书信。

  这字是李丽质熟悉的字迹。

  她将信纸摊开,仔细看着信上的内容,一字一句都不肯漏过。

  将整封信看完以后,李丽质捻着信纸的手微微发颤,面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从未见过自家主子这般失神的时光,忍不住上前询问道:“公主,可是发生了何事?”

  李丽质紧握那封书信,闭上眼眸轻启朱唇,“去齐国公府请宗正寺丞过来……”

  当下的情况,她只能和长孙温说。

  长孙温一听说大嫂找他,便立即放下手头的事,匆匆赶往长乐公主府。

  当他到达公主府时,李丽质已在正厅等着他,她像往常一样,先招呼长孙温坐下喝茶。而后,李丽质才拿出那封书信,示意一旁的采薇呈给长孙温。

  长孙温放下茶盏接过书信,大致看过信上的内容后,他的神色也是颇为震惊。

  “大哥竟然遇袭了?”

  这封信是长孙冲的亲笔信,但是他的字迹相比之前的刚劲有力,显得有些虚浮,大概是因为他现在卧病在床体虚无力,连写字都有些困难。这两个多月之所以失去音信,是因为他两个月前遭遇袭击,深受重伤,昏迷了一个多月。

  长孙冲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提笔写信,让人快马加鞭送到长安。

  不过他不是要送到齐国公府,而是送到了长乐公主府,收信人是李丽质,这点倒颇令她感到意外。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