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我在大夏开黑店两边之和全文最新章节

我在大夏开黑店两边之和全文最新章节

两边之和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金九音的穿越古言小说叫做《我在大夏开黑店》,该小说由作者两边之和精心编创,正在火热连载中,主角手中的究竟是龙门客栈还是同福客栈,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全文讲述的是:金九音好不容易斗赢了渣男丈夫正要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嗖的一下穿越到古代,成为某客栈的掌控者,行吧,金九音不敢有意见,却意外发现原主的真实身份并不简单…

15.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主角是金九音的穿越古言小说叫做《我在大夏开黑店》,该小说由作者两边之和精心编创,正在火热连载中,主角手中的究竟是龙门客栈还是同福客栈,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全文讲述的是:金九音好不容易斗赢了渣男丈夫正要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嗖的一下穿越到古代,成为某客栈的掌控者,行吧,金九音不敢有意见,却意外发现原主的真实身份并不简单…

免费阅读

  “你威胁我?”一向笑嘻嘻的金九音冷了脸,那双大大的眼睛射出清凌凌的光,又凶又烈。

  林崇渊背着手,居高临下,“谈不少威胁,只是帮你认清现实。”

  能看到便宜侄女变脸,林崇渊心里十分畅快,一扫这些日子以来的憋气。

  “这又如何?”金九音把东西一摔站了起来,直视着林崇渊,凶光烈烈,丝毫不退让。

  “不如何,就是带你回京。”林崇渊老神在在。

  “休想!”金九音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不服输的样子又让林崇渊的心情好了三分。

  只见他展颜一笑,拎起抄录的案综,颇为遗憾的啧了一声,“那我只能去官府走一趟了,那位顾掌柜瞧着年纪颇大了,就是不知道他能抵挡衙门的几板子。”

  金九音眼底冒火,“你,你太卑鄙了。”心里飞快的想着对策。

  果然是渣爹的兄弟,一样的渣,阴险,不要脸。谁能想到他这么神通广大居然能查到顾伯的底细?

  顾伯在客栈已经十年了,她记得那时候外公出了一趟远门,回来时就带着顾伯,顾伯受了很重的伤,养了好久才好,好了之后就在客栈里当起了掌柜。

  外公去的时候和她交代了顾伯的来历,说他犯了命案,杀了当地一富绅一家十三口。但他不是个坏人,是被逼无奈才杀人的。富绅害得他家破人亡,除了他年迈的双亲,连他的一对三岁龙凤胎儿女和才几个月大的小侄子都没有放过。

  从律法上来说他是有罪,但从人情上讲,外公是同情他的,所以把他救出带了回来。还对她说,让她好好待顾伯,他值得信任,他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让她给他养老送终。

  这么多年顾伯就呆在客栈里,一直相安无事,怎么就被林崇渊盯上了呢?

  “谢谢夸奖。”林崇渊心情极好,“哦,对了,我忘了那位顾掌柜瞧着老相,其实不过才过不惑之年,兴许是能多撑几板子。”

  金九音越生气,林崇渊就越高兴,“想要免除顾掌柜的牢狱之灾也很容易,只要你跟着我回京,我就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紧接着话锋一转,“十三条人命,灭门惨案,何止是牢狱之灾,非得斩首示众不行。怎么选择就看你了。”看向便宜侄女,笑眯眯的。

  金九音怒极,深吸一口气,道:“侯府缺女儿?我那负心汉爹没闺女?”嫡出的没有,庶出的难道还没有吗?

  林崇渊这会心情好,也不介意她的言语冒犯,“你父亲膝下自然是有女的,嫡出两个,庶出三个,加上你一共六个。”

  顿了下,“侯府里几房嫡庶加起来有十二位小姐。”

  言下之意就是不缺女儿,金九音十分愤怒,都不缺闺女了为何还非要带她回去?放她自生自灭不是更好吗?何必彼此伤害呢?

  又鄙夷渣爹,兄弟四人三个已娶妻生子,十二位小姐,他这一房就占了半数,可见他花心程度了。幸亏原身的母亲若真找去京城,依她那敏感多思的性子,在繁花似锦的后院里八成也活不长。

  “都这么多了不缺我一个吧?”

  林崇渊很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排斥京城?”有个强有力的娘家总比无父无母的孤女强吧?

  不怪林崇渊有这种想法,世人都非常看重宗族的力量,在村里若是哪个姓氏的族人少,没有话语权不说,还受人欺负排挤呢。

  “我在漠北生活的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去京城找不自在呢?”金九音咬牙,她都非常明确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了,他为什么就听不懂呢?拿乔?根本就不存在的!

  “什么不自在?那是你的家!”林崇渊很不赞同。

  金九音嗤笑一声,“你敢说你们府里所有人都欢迎我吗?都发自内心的疼爱我吗?这话你自个信吗?反正我是不信的。”

  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二哥是有夫人的------”

  “那是你爹!”林崇渊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行行行,爹就爹吧。”金九音敷衍,在心里补了一句,渣男,负心汉,花心,大种马,“他肯定是有夫人的对吧?那我回去了算什么?”

  “你自然是你爹的女儿,庆宁侯府的千金小姐。”

  金九音不容他避重就轻,“我应该还有一种身份吧?那就是庶女,还是突然冒出来其母不详的庶女。”

  她加重语气,“你不知问我为什么排斥京城吗?因为我不想做庶女,我,死也不会做,庶女!”后面一句话她说得很慢,几乎是一字一顿。

  没爹没娘已经够不幸的了,还上赶着去做庶女,呵,她脑壳又没坏掉。

  “庶出有什么关系?大户人家择媳看得是父族,就冲你姓林,能说一门不错的亲事了。”林崇渊解释。

  解释等于掩饰,对于他的话金九音是不信的。庆宁侯府有那么多女儿,总不会缺少联姻的人吧?接她回去是为她说门好亲事?哈哈,简直是笑话!等着她的还不知是什么烂坑呢。

  金九音露出讽刺的表情,“来,让我猜猜你为什么这么执着接我回去。是府里的谁惹了大祸急需赔进去个女儿,而你们舍不得府里的那些,所以想起了我?还是府里的哪位姐妹的婚事出了岔子需要我代嫁?”

  便宜侄女的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了。林崇渊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虽快,却仍被金九音捕捉到了。她望着林崇渊,嘲讽无比。

  林崇渊的心虚去的很快,在他看来身为林家的女儿联姻什么的都是应该的,京中哪家的千金不都是如此吗?

  他很不喜便宜侄女的咄咄逼人,“你怎么会这么想?小小年纪心思这么重!”淡淡的指责。

  哼,不就是变个样说她心眼多吗?瞧瞧,这就是京城的尊贵人,连说个话都七转八弯的。她要是不多长个心眼,不得被姓林的给坑死。

  “我不管别人怎么样,反正我是不做庶女的,我就爱做嫡女。”在漠北,她虽然无父无母,但她是嫡女呀!

  “我娘都去了十二年了,我要是再给她弄个妾室的身份,我怕她从棺材里跳出来骂我,那我多不孝。”

  “我娘是有婚书的,她是光明正大和林元明成婚的。”

  “元明是你爹的字,他叫林崇庭。”

  “不,对我来说林元明是我早逝的爹,林崇庭只是个陌生人。”金九音才不会承认这是一个人呢。

  “林四爷,咱打个商量好不好?你看我是真的不想去京城,你随便找个乐意的顶替我不就完了吗?你看我心不甘情不愿的,就算勉强回去了再给你惹祸多不好。还不如你找个听话的,于我于你们都好,皆大欢喜不是?漠北离京城那么多,肯定不会被拆穿的。”金九音心中一动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不好!”林崇渊直接就拒绝了金九音的提议。

  他固然是能找个听话的顶替,但这些日子和便宜的侄女的交锋中,他也确实瞧中她的聪慧和胆识了,更何况她还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到了京城说不定真有一番造化呢。

  他是读书人不假,却一点都不迂腐,不像旁的酸儒,瞧不起裙带关系。相反,他深深体会到了裙带关系带来的好处。

  当年,要不是父亲把大姐送进还是皇子的圣上府里,庆宁侯府能起家吗?父亲被冤通敌,要不是有大姐在圣上跟前求情,能被高高抬起轻轻落下吗?后来也是因为有大姐的周旋,侯府才这么快平冤昭雪的。更何况因为是皇子的外家,满朝的臣子也都高看庆宁侯府三分。

  “那算了,就拼个鱼死网破吧。”金九音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你这是不准备管那位顾掌柜了?”

  金九音耸肩,“我自个都管不好,哪有能力管别人?”

  林崇渊不信,他亲眼所见,便宜侄女对那位顾掌柜敬重着呢。

  “你爱去衙门告发就去告发,回头我就通知顾掌柜跑路,至于我,我年纪小,哪里知道他什么来历?说破大天也牵累不到我身上,不过就是损失个掌柜而已。”

  那副无赖的样子真让人心头火起,本以为十拿九稳的林崇渊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的,反正是各种情绪掺杂,颇不是滋味。便宜侄女的刁钻又刷新了他的认知。

  “就因为庶女?”林崇渊压抑着情绪。

  “对,顾掌柜的确是个人才,客栈离不了他。到底也相处了十年,是看着我长大的长辈。我自然不能狠心看着他出事。你拿他威胁我确实抓到了我的软肋,本来我都准备同意了的,可是------”金九音态度可真诚了。

  “我的身份居然是个庶女,这就不行了。我若认了庶女这个身份,我娘不就成正室变成妾了?我娘不能受这个委屈。

  “我这人天生不能受气,你不知道庶女是什么玩意吗?庶女是正室的眼中钉,嫡女的小跟班出气筒,到了适婚年纪被嫡母嫁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夫婿,庶女就是个小可怜。我又不傻,能上赶着找虐?”

  林崇渊瞪着金九音,头疼极了。便宜侄女哪来这一套一套的歪理,偏他还无法反驳。因为京中是有些嫡母嫡出使用手段打压庶出,就是他们府里,大哥虽是长子,却因是庶出,各方面都比不上他们嫡出的兄弟三个。

  “你看,我也不想一拍两散,这不是没办法吗?”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这么说若是嫡出你就愿意了?”林崇渊问,他觉得这不成问题,把名记在二嫂名下就是了。

  “嗯,你是接我回京享福的,自然是嫡女的身份才相配,而且我在漠北本来就是嫡女。”

  “可以,这个可以答应你。”林崇渊拍板。

  “你能做我渣爹的主?”金九音很吃惊,她还想着他知难而退呢,怎么就同意了?她想起看过的宅斗剧,连忙道:“我要做的是真正的嫡女,不是记名的,而且我有娘,不认贼作母。”

  “你这是故意刁难!”林崇渊呼吸一滞,按她这要求,二哥得休了二嫂,重新娶她娘亲为夫人。这怎么可能?

  “咱们彼此彼此。”金九音翻翻白眼,硬逼着她去京城就不是刁难了?

  “只要你能解决我的身份问题,我就跟你去京城。事先声明,记名的假嫡女不行,我娘必须是正头夫人,不能委屈为妾。至于你能不能代表我渣爹,用什么样的办法解决,就不是我关心的了。”金九音摇晃着手指,笑得很嘚瑟。

  心里有个欢快的小人蹦跶,蹦跶,再蹦跶!夸奖自己:我怎么那么聪明,那么有才呢?转眼间就想到了这么棒的主意。我就说嘛,这天底下还没有能难住我的事。

  林崇渊一扫来时的得意,紧盯着金九音的脸,牙咬了半天,道:“好,你等着,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好啊!”金九音不在意的样子。

  记住就记住,难不成他还真能给她弄个嫡女的身份?就算渣爹同意,侯夫人能乐意?就算她愿意她也有对策,到时她就咬死得渣爹表态才算数,渣爹能来?

  嘿嘿嘿,那是不可能的!

  金九音已经能想象得出林崇渊的大黑脸了。

  不过现在她要去找顾伯聊聊,她受惊吓的小心肝呀,唯有好处费才能安抚。

  顾掌柜正靠着柜台打盹,一手撑着头,脑袋一点一点的,花白的头发特别显眼,谁也想不到他真实的年纪才四十出头,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么和善的一老头居然和灭门惨案的扯上关系。

  顾掌柜感觉到身前一片阴影,猛地睁眼抬头,“这位客官------”官字的音出来一半就没声了,脸上换上一副笑容,“是姑娘呀!唉,这人上了年纪,精神就是不济。”晃着脑袋自嘲。

  金九音嘴角一勾,我信了你的鬼,昨天长拳还打得虎虎生风,今儿就精神不济了?

  “姑娘今儿气色不错,瞧着又长俊了。”顾掌柜是看着金九音长大,自然了解她的性子,净挑她喜欢听的话说。

  金九音果然高兴,眉眼弯弯。不过她想起过来的目的,轻咳一声,身子前倾,小声地说道:“顾伯,出大事啦!咱老底被人掀了。”

  “真的?”顾掌柜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

  金九音无比沉痛的点头,眸底却隐藏了兴奋。

  “我就说你这样搞不行,出事了吧?姑娘家家的,绣绣花弹弹琴多好,你非去霍霍贼匪。也怪老头我心软------”顾掌柜小声念叨开了。

  金九音嘴角抽了下,“不是我的老底,是你的老底被人给掀了。”

  “啥?”原本萎靡不振的顾掌柜一下子精神起来,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我的老底?我有啥老底可掀的?”

  金九音,“好多年前的那事,你在晏城的那档子事。”

  “那事你也知道?”

  “那是,外公啥都告诉我了。”

  “还说了啥?”

  “说你挺可怜的,那我给你养老送终呗。”

  顾掌柜感动了一瞬,随即杀气腾腾,“哪个龟孙子干得好事?”

  金九音暗爽,朝楼上指了指,“京城来的那个,拿你威胁我呢。”一副“顾伯您说该怎么办吧”的神情。

  顾掌柜就不明白了,“不是说是你嫡亲的叔叔吗?”亲叔威胁侄女?这是几个意思?

  金九音微哂,“再是嫡亲的叔叔,又没有生活在一块,能又什么感情。而且吧------”她伸出手掌晃了晃,“人家府里光是侄女就十二个,我这个野生的不稀罕,也不值钱。”

  “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非要带我回京,我不乐意,可不就拿你威胁我吗?顾伯,你有什么好法子没?要不然我只能从了。据说京城那边的人浑身上下都是心眼儿,我怕是干不过人家,可就没法替你养老送终了。”

  她趴在柜台上无情的吐槽。

  顾伯真的思索起来,在金九音无比期待的目光注视下,他面无表情的道:“棘手,我想来想起只有两个法子,要么我跑路,要么------”他停了下来。

  “要么什么?”金九音追问。

  “宰了他!”

  “够爷们,有魄力。”金九音拍案而起,下一刻表情一垮又趴了回去,“不行啊,我还不想跟你一起亡命江湖。”

  倒不是金九音念及亲情,而是林崇渊真的宰不得。庆宁侯的亲胞弟,宫里颇为受宠的林妃是他一母同胞的大姐,大皇子的亲舅舅,来年二月春闱将要下场的举人老爷。但凡他出了点意外,官府肯定要追查的,早晚会查到她身上的。

  所以这人还是得留着,不能宰。

  “那就只剩下我跑路了。”

  金九音翻白眼,“那我还不如从了呢。”说她圣母也好,烂好心也罢,反正她就是看不得顾伯一把年纪了还得出去逃亡。

  啊呸,什么一把年纪了,她都被带沟里了。

  “姑娘真的不想认祖归宗?”顾掌柜看着金九音。

  “不想。”金九音答得可快了,“我就想守着客栈,守着你们。”也守着牛家村那三座坟头。

  她的心愿从来都是这么简单。

  顾掌柜的脸上闪过什么,十分欣慰的样子,他想了想,道:“好,我知道了。”

  金九音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突,连忙道:“顾伯,人家就是跟你抱怨抱怨,你可不能真的——”她手掌一横,做了个宰人的动作。

  仔细想想还真有可能,从小到大顾伯一直很疼她的。

  “姑娘想到哪去了?”顾掌柜失笑,他又不是杀人狂魔,当初------还不是被逼无奈?

  金九音见状放下心来,装模作样的拍着小心肝,“那就好,那就好。不过顾伯,您那压箱底的好东西是不是该给我点,压压惊嘛!”

  望着扯着他的袖子小女儿般撒娇的金九音,顾伯脸上不显,心里却软的一塌糊涂。打趣道:“不是要给我养老送终吗?不着急,等我百年之后,我那些压箱底的好东西都是你的。”

  “顾伯!”金九音不依的跺脚。

  顾掌柜很快就投降了,“好好好,说吧你又瞧上我老头子的什么了,给你总成了吧!”反正也都是留给她的。

  金九音从顾掌柜处讨得了好处,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顾掌柜望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淡了,京城啊!这天似乎要变了。

  低下头好似自言自语,“果然是孤苦的命,好不容易有个小闺女,还有人上门来抢,这是什么道理?”

  金九音以为林崇渊即使不放弃,短时间内也不会来烦她了。没想到只半个月他就出现在她跟前了,“看看吧,这是你爹的亲笔手书,你要的嫡女身份解决了。”

  面无表情,语调平淡,可金九音却听出了一股子咬牙切齿来,不由多看了他一眼,才去看被他扔过来的手书。

  薄薄的一张纸,写了大半面的字,金九音没急着看内容,先是看了落款处,估计林四跟他说了什么,落款处不仅出现了崇庭字样,还有元明两字。

  哦,还盖了章!

  金九音仔细分辩印章上的字,就听到林崇渊的声音传来,“那是你父的公章,你要是信不过可拿去官府查验。”

  既然不怕她查验,那肯定是真的喽!也就是说这张手书真是渣爹所书。

  “庆宁侯府到底有能耐,不愧为是大皇子的外家。”

  这感叹倒是真心实意的,在生产力低下的大夏朝,平民百姓出行全靠两条腿,就算是有钱人家坐马车,一天走的路程也是有限,不然那些赶考的举子为何都要提前三五个月启程呢?

  漠北到京城何止千里,寄一封信花上一两个月的时间都是正常,而林崇渊却在半个月内拿到了渣爹的回信,可见这走的是军情传递的通道。朝廷一般的文书由驿卒骑马送递,一天可走一百五十里,而军中最快的“八百里加急”则是以损耗马匹为代价的。

  不过庆宁侯府是大皇子的外家,借用下军中的通道送封信还是行的。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短短半月就收到京中的回信了。

  看来庆宁侯府还是颇有些能力的,金九音心里更加戒备了。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归根结底就两字,兼祧。

  说是老庆宁侯,也就是金九音的便宜祖父有个兄长,早早过世了,膝下没有一儿半女。于是就有了渣爹兼祧两房,自然可以娶两个媳妇喽!

  也就是说金九音的娘亲是大房给娶的媳妇,现在侯府里那位夫人是二房给娶的媳妇,两人一般大,都是正妻,却又不是平妻。

  真难为他们能想到这样的办法,金九音眼底浮上一抹嘲讽。

  一般兼祧是因为两房只有一个男丁,娶上两房媳妇,各自生下子嗣传承两房的香火。老侯爷这一脉足有四个儿子,要真是怜惜大伯无后嗣,过继一个兄弟就是了,现在却弄了一个兼祧,兼祧之人还是堂堂侯爷。

  金九音真想问,能要点脸吗?

  还想说一句,你们京城人真会玩。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