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校园 → 魔王和公主的初恋夏日痴K全文最新章节

魔王和公主的初恋夏日痴K全文最新章节

夏日痴K 著

连载中免费

《魔王和公主的初恋》是夏日痴K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郁浅夏被大魔王萧泽祁纠缠多年,成为她挥之不去的梦魔。
直至一日,郁浅夏的哥哥郁白与萧泽祁的姐姐萧尔岚成为了恋人。此后两人因此而产生的更多交集,让郁浅夏渐渐发现萧泽祁掩藏在心底的温柔,她也逐步沦陷进少年温柔而又强势的炽烈情感中...

10.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魔王和公主的初恋》是夏日痴K所著的一篇现代校园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郁浅夏被大魔王萧泽祁纠缠多年,成为她挥之不去的梦魔。

直至一日,郁浅夏的哥哥郁白与萧泽祁的姐姐萧尔岚成为了恋人。此后两人因此而产生的更多交集,让郁浅夏渐渐发现萧泽祁掩藏在心底的温柔,她也逐步沦陷进少年温柔而又强势的炽烈情感中...

免费阅读

  随着谢茗瑾的回来,浅夏家晚餐的餐桌上又变得热闹了一些。

  谢茗瑾会在晚餐时间,给浅夏和郁白讲述她在古镇取材时遇到的有趣的事,以及一些古代有趣的设计,偶尔她也会过问郁白是否适应在青森大学的交换生活以及浅夏的学习情况。

  不过很快,因为工作的原因,谢茗瑾在家里呆了两天后,便搭乘飞机飞完巴黎,在巴黎的展会结束之后,她还要去一趟威尼斯处理工作上的事。

  在谢茗瑾前往巴黎的那个周末,郁白开着车带浅夏去市里新开的一家水上主题游乐园。

  在车子开往游乐园的路上,浅夏难得起了一丝调皮的心态:“哥哥你和尔岚姐姐有吵过架吗?”

  听到浅夏的话,郁白似乎想起了令他头疼的事,好看的眼睛里出现无奈的神色:“正式交往之后,变得稍微少些。在那之前,她经常生闷气,有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比如说?”浅夏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好奇地问道。

  “有一次,一个女生向我告白,我只是微笑着拒绝了对方,并请对方吃了一顿饭,恰好被她看到了,事后我也向她解释了原因,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依旧生了我很久的气。”

  浅夏虽然觉得哥哥的话听起来确实有几分道理,但是她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这件事也让她挺难想明白的,她决定暂时先抛在脑后。

  游乐园就在前方不远处,郁白将车拐了个弯,开始找停车位,车子慢慢地向前开着,他继续说道:“不过,虽然像这样的吵架次数很多,但也意味着她在意我,而且我们也变得更加了解对方。”

  停车位找到了,郁白将车停好后,便和浅夏一起从车上下来。

  今天天气晴朗,浅夏站在阳光底下回味着郁白刚刚说的话,哥哥的意思是,有时候争吵并不意味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僵硬。

  不知道为何,浅夏的眼前开始浮现萧泽祁的面孔,他似乎正站在她面前,像往常那样目光中带着嘲讽地望着她。

  “小樱桃,你怎么了,再不快点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郁白的话让浅夏回过神来,浅夏的脸有些发烧,她刚刚为什么会出神想到萧泽祁。

  今天,萧尔岚约他们到市里新开的这家游乐园玩,浅夏原本并不想过来当郁白和萧尔岚的电灯泡。

  但郁白之前有些无奈地对她说,萧尔岚执意要让她一起过来,于是在此刻,浅夏和郁白一起站在了游乐园的大门前。

  而萧尔岚正站在检票口,开心地向他们挥着手。浅夏在看到站在萧尔岚身边的少年时,顿时变得有些不自在,为什么萧泽祁今天也来了。

  浅夏跟着郁白来到游乐园的检票口,萧尔岚在看到她后眼神一亮,她拉着浅夏的手:“浅夏,你今天好漂亮。”

  浅夏今天穿着一条海蓝色的纱质连衣裙,衬得皮肤雪白,妈妈送给她的樱花琉璃项链今天也被她戴到脖子上,落在锁骨旁边,粉嫩的琉璃樱花像是将开欲开。

  海蓝色的纱质连衣裙下,浅夏的两条腿又细又白,泛着莹润的光泽。

  萧泽祁站在一边,喝了一口手中的汽水,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冰凉的汽水顺着喉咙滑下,但依旧无法抚平他心头的躁意。他的目光不自觉的往下,太阳底下,浅夏的腿显得更加雪白,他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萧泽祁拧开汽水瓶盖,一口气将剩下的汽水全部喝完。

  萧尔岚见浅夏的手中拿着一个手提包,便开始用眼神暗示萧泽祁,但是对方冷冰着一张脸,不为所动。

  萧尔岚以为萧泽祁不好意思开口,便对浅夏说道:“你手上的包挺重的吧,让萧泽祁帮你拿吧。”

  浅夏的手提包中只放了一把太阳伞,并不重,她刚想拒绝,手中的手提包却被郁白接了过去。

  “浅夏的包我来拿就行了。”郁白的脸上挂上无害的笑容,温柔地看着萧尔岚。

  萧尔岚只好不甘心地说道:“那好吧。”

  在检票口检过票后,萧尔岚拿着游乐园的地图研究了好一会,这家新开的游乐园是水上主题,因此基本所有游乐项目都是与水有关。

  萧尔岚白嫩修长的手指指向了几个项目:“今天就玩梦幻地宫、人鱼海湾、一千零一夜漂流,最后去玩摩天轮,那时候差不多到了晚上,夜景肯定很漂亮。”

  这座游乐园的摩天轮只能坐两个人,这句话萧尔岚并没有说出来。她将地图一收,折好放到包里。

  梦幻地宫这个游玩项目据萧尔岚介绍,十分具有梦境色彩。到时候他们会乘坐一条小船,顺着水流缓缓进入一个地宫。

  地宫里装饰着美丽的灯光道具,他们戴着特制的眼镜,还能看到奇妙的3D特效场景。

  听完萧尔岚的描述,浅夏还是有些向往的,在地宫里也许会看到美人鱼、水母之类的3D景象,毕竟这是水上主题的游乐园。

  但是等到他们乘着船进入到地宫的时候,一股阴森森的音乐在浅夏耳边响起,周围的灯光是黯淡的蓝色光芒,一股不好的预感从浅夏的心底升起,这与她原本想象的梦幻场景截然不同。

  再加上地宫里开着非常充足的冷气,温度比外面低上十几度,刚开始进入地宫时,浅夏甚至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浅夏忍不住用手攥紧了裙子,开始觉得有些紧张。

  而提议来玩这个项目的萧尔岚不像往常那样活泼好动,她一反常态地安静坐在船上,背脊挺得笔直,她的脸色开始有些泛白。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他们前方不远处飘过,黑色的长发随着风飘动,音乐也十分应景地变得更加阴森,甚至还夹杂着嘶哑的笑声。

  浅夏他们现在都戴着特制的眼镜,因此那个白色身影显得十分立体、清晰。

  “啊!”萧尔岚尖叫一声,差点将脸上的眼镜摘下来甩出去。

  萧尔岚躲进郁白的怀里,带着哭腔:“我不想玩了,想要出去。”

  郁白安抚性地摸着萧尔岚的头发,无奈地说道:“一开始要玩这个项目的是你,现在不想玩的也是你。”

  船顺着设计好的轨道,依旧缓缓地往前行驶。浅夏也有点被刚刚的场景吓到了,她将眼镜摘下,起码不用看到那些可怕的3D特效。

  但是周围阴森的场景,光怪陆离的灯光,还有那阴森的音乐。浅夏深呼吸了一下,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前方出现一个拐角,船也顺着拐角慢慢转弯,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蜘蛛突然从地宫顶部挂下来。

  它的腿在上下动作着,可怕的嘴巴也在不停地动着。

  “世界末日了!”萧尔岚脸上的眼泪流得更欢,抱着郁白的力道也加大了,郁白只能不停地摸着她的头发,安抚她那只是道具。

  浅夏也一度以为一只真的蜘蛛出现在眼前,因为她明明已经将眼镜拿下来,应该看不到那些3D特效才对。

  那只蜘蛛的腿在动的时候,浅夏确实被吓到了,她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着,想要在手中握住什么东西,才能让自己的心里稍微有些安全感。

  她的手突然碰到男生温热的手,浅夏立马意识到那是萧泽祁的手,她条件反射地将手缩回来。

  但是她的手只缩回到一半,很快就被萧泽祁的手握住,温热的温度从萧泽祁的掌心源源不断地传过来。浅夏轻轻挣了一下,但是萧泽祁握着的力道变得更大。

  一片黑暗中,即便在冷气开得充足的情况下,浅夏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脸变得越来越烫。坐在浅夏旁边的萧泽祁嘴角轻轻勾了一下,他的手指在浅夏的掌心轻轻摩擦着,满意地感觉到浅夏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轻轻颤动着。

  浅夏委屈地咬紧嘴唇,萧泽祁这个混蛋又在戏弄她。

  接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注意力被转移的原因,即便船在前行的途中,水里或者两边的地洞、墙壁上出现一些可怕的生物道具,浅夏倒是没有再被吓到了。

  她反倒是比较担心萧尔岚的状态,她到最后像是惊吓过度,抱着郁白瑟瑟发抖,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最后船终于到了终点,萧尔岚从床上下来后,是被郁白一路扶着走出了“梦幻地宫”。

  从梦幻地宫里出来后,浅夏想不明白这么可怕的一个项目,为什么要叫“梦幻地宫”这么具有欺骗性的名字。

  在外面被夏天的大太阳晒了一会后,萧尔岚的脸色总算没有那么苍白了。

  “相信我,接下来要玩的人鱼海湾不会那么可怕,是一个很轻松、很休闲的水上娱乐项目。”萧尔岚强颜欢笑道。

  浅夏与郁白对视一眼,她睁大眼睛,用眼神询问郁白接下来的这个项目真的没问题吗?郁白有些头疼地摇了一下头,表示他也不确定。

  等到了“人鱼海湾”,浅夏稍微安心了些,这个项目看着要比“梦幻地宫”要正常些。

  在一片开阔的水域上,有类似滑梯、水上排球之类的常规水上娱乐项目,稍微危险些的是一个四五米高的平台,有几条封闭或半封闭式的滑道连接着高台,可以坐着橡胶船顺着滑道滑到水中。

  在水域四周是一片人造海滩,铺着白净细腻的沙子。人造海浪机器在水中制造出一阵阵波浪,波浪时不时地拍打在沙滩上,倒是有几分海边的感觉。

  因为要下水玩,需要换上泳衣,他们四个人事先也没想到需要下水玩,都没有带泳衣过来。郁白本来建议萧尔岚换个项目,但萧尔岚执意要玩,他们只能去游乐园的泳衣店里买现成的泳衣。

  女士泳衣区里,泳衣的种类十分繁多,浅夏扫了一眼,刚想拿起一件素雅一点的泳衣,但萧尔岚已经抢先帮她挑好了一件泳衣。

  那件泳衣的颜色和她今天戴着的樱花琉璃项链的颜色很像,都是嫩粉色,背后的衣带上还缀着一朵粉嫩的花骨朵。

  这件泳衣的布料不算少,浅夏也挺喜欢这件泳衣的样式,最后就决定买这件泳衣。

  郁白和萧泽祁早就买好泳裤在外面的休息区等候萧尔岚和浅夏,男士这边不像女士这边款式众多,挑选也相对快些。

  郁白一开始是坐在萧泽祁旁边的沙发上,拿着手机浏览一款设计类APP上的作品。但没过多久,他就起身离开,到泳衣店附近的商店去买东西。

  萧泽祁一个人在休息区待了许久后,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心想女生买东西都是这么慢的吗?

  试衣间里,浅夏正艰难地将背后的泳衣带子系上。萧尔岚挑的这件泳衣虽然好看,但是带子细且多,系上很费时间。

  “浅夏,需要我帮忙吗?这件泳衣的带子应该挺难系的。”萧尔岚的声音在试衣间外响起,应该是已经换好了泳衣。

  “嗯,好的。”

  试衣间的帘子被萧尔岚撩开又被她放下,萧尔岚穿的泳衣很适合她本人的气质,泳衣的颜色是玫瑰红,就像是仲夏的太阳,衬得她的眉目更加明媚。

  她进来后便一直盯着浅夏的胸,让浅夏一度以为自己把泳衣穿反了。

  “浅夏你才十六岁,为什么胸比我的还……”

  浅夏顿时红了脸:“尔岚姐姐你先帮我把带子系上。”

  萧尔岚绕到浅夏的背后,很快就帮她系好了带子。她们到镜子前看了一下,挑选的泳衣尺码都很合身,便回到试衣间将泳衣脱下,准备去前台结账。

  当然,浅夏的泳衣带子不仅难系上,也难解开,最后还是在萧尔岚的帮助下,才成功将泳衣脱下。

  “人鱼海湾”有专门的更衣室和寄存东西的地方,郁白和萧泽祁去男士更衣室换衣服,浅夏跟着萧尔岚去女更衣室。

  更衣室里,萧尔岚换好自己的泳衣后,便到浅夏那帮她系泳衣带子。

  萧尔岚会为浅夏挑这件泳衣,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件泳衣的样式确实漂亮,而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些带子。

  萧尔岚的眼中露出狡黠的神色,她白皙修长的手指翻飞,迅速打好了一个个蝴蝶结。

  “人鱼海湾”的水边,萧泽祁在见到穿着泳装的浅夏后,眼中闪过惊艳的神色。在那之后,他便一直直勾勾地盯着浅夏。

  萧泽祁的目光肆无忌惮,没有任何掩饰。

  他的目光太明显了,郁白显然也已经察觉到。他不悦地站到浅夏身前,挡住了萧泽祁那肆无忌惮的目光。

  之后,郁白从随身携带的防水袋里拿出一件白色的防晒衣让浅夏穿上,这是他之前抽空去泳衣店附近的商店里买的。

  宽大的防晒衣穿在浅夏身上,将她的上身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只露出两条白皙莹润的腿。

  萧泽祁直勾勾的目光开始往下。

  郁白又从防水袋里拿出了一件防晒衣递给萧尔岚,萧尔岚手中拿着郁白给她的防晒衣,并不想穿上。

  “穿着防晒衣怎么下水玩?”

  郁白只能无奈地回答:“那等你要下水的时候再脱掉。”

  萧尔岚不情不愿地将防晒衣穿上,她觉得郁白有时候就是太死板,到现在她也没想通当初自己是怎么喜欢上他的。

  艺设学院里多的是思想前卫又会哄女孩子开心的帅哥,偏偏萧尔岚一厢情愿地吊死在一棵叫郁白的树上。

  不过萧尔岚的注意力很快被接下来要玩的水上项目吸引住,她一开始要玩的就是最刺激的高台滑道。

  这个项目是乘着橡皮船,从四五米高的平台上顺着滑道滑下来,最后滑入到水中。

  这个水上项目虽然是最刺激的,但玩的人也多。他们四个人到高台上的时候,前面已经排着二十多个人。

  趁着排队的间隙,浅夏站在高台上看了一下四处的风景。高台很高,视野也很好。浅夏看到在水域的一个角落里,有一座五六米高的假山。

  假山底下的水里并没有人,而且被一个个亮红色的漂浮物隔绝出一个区域。来这边玩的游客们也没有人靠近假山,都自觉地呆在亮红色漂浮物隔绝的区域外。

  “尔岚姐姐,那座假山是做什么用的?”浅夏用手指向那座假山,疑惑地问道。

  萧尔岚的眼神躲闪,有些心虚地望向另一边:“那应该是装饰用的假山。”

  装饰用的?浅夏觉得这座山黑漆漆的并不好看,而且也不应景,游乐园为什么要耗费财力造那么高的一座假山。

  队伍逐渐缩短,很快轮到他们,浅夏便暂时将这个疑惑抛在脑后。

  连接高台的滑道很长,而且中间有好几个旋转的弧度,浅夏坐着橡皮船向下滑时,视野立即变得模糊不清,只剩下耳边“呼呼”的风声。

  时间像是过得很快,也像是过得很慢,直至最后的“扑通一声”,浅夏落入了水中。

  清凉的水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包裹着浅夏。她刚从水中探出头,便被人泼了满脸的水,先坐着橡皮船下来的萧尔岚正调皮地看着她。

  在坐着橡皮船下来前,浅夏就脱下防晒衣放到郁白随身携带的防水袋中,此刻嫩粉色的泳衣被水沾湿,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更加衬得她的皮肤雪白。

  浅夏背后泳衣带子上坠着的花骨朵,不停地往下滴着水珠,显得更加娇艳。

  “哗啦一声”,最后一个坐着橡皮船下来的萧泽祁从水中出来时,见到的便是浅夏雪白的背和那朵粉嫩的花骨朵。

  浅夏背后的泳衣带子被打上一个个蝴蝶结,泳衣带子十分长,有几根在水中轻轻飘浮着。

  即便周边的水一片清凉,萧泽祁还是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水珠从他俊秀的脸上不断滑落,萧泽祁看着浅夏的泳衣带子想道,难怪之前在泳衣店里花了那么多时间,这些带子系起来很费时间吧。

  “接下来,我们去玩水上排球,好不好。”另一边,萧尔岚正拉着郁白的手撒娇。只是郁白并不想同意,他觉得在水中待太久不好。

  更何况,郁白的眼神凉凉地望向萧泽祁,现在浅夏只穿着泳衣,那个小子的目光就没有从浅夏的身上离开过。

  “现在几点了?”萧尔岚突兀地问道。

  郁白已经习惯了她跳跃的思路,他估算了一下时间:“我们排队的时候是两点半,现在应该快三点了。”

  “那不就是快到整点了,太好了!”萧尔岚开心地用手扬起一个水花,郁白见她明媚的眼睛里带着狡黠的笑意,就知道她在盘算着什么恶作剧。

  “尔岚。”郁白的容颜清俊,似笑非笑地看着萧尔岚的眼睛。水珠从他的脸上不停滴落,萧尔岚一时之间差点被男色蛊惑,将心里之前盘算的事全部交代出来,不过还好她及时清醒过来。

  萧尔岚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假山,假山开始颤动起来,隐隐发出雷鸣般的沉闷声音。她心想道,很快就到整点了,倒不如现在就把事情都交代了。

  于是,萧尔岚清了清嗓音,装作刚想起来的样子:“哦对了,忘记和你们说了,你们知道为什么这里叫‘人鱼海湾’吗?”

  “人鱼海湾?”浅夏轻轻念着这个名字,疑惑地望向萧尔岚。郁白在听到萧尔岚的话后,心中开始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萧尔岚接着说道:“因为美人鱼是在暴风雨中救了王子,所以这个游戏项目为了向美人鱼的故事致敬,每到整点就会制造一场人工海啸。”

  在萧尔岚的话音刚落下,那座人造假山的顶部开始源源不断地涌出水,发出夏日雷鸣般的沉闷声音,犹如山洪暴发。

  看着那座开始颤动的假山,郁白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阴沉,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萧尔岚,胡闹也有个限度。”

  萧尔岚调皮地眨了一下眼睛,在她正准备回答郁白的话时,水面上突然间出现巨大的波浪,来势汹涌地向他们袭过来,这是人造海浪机器也无法制造出的巨大波浪。在海浪袭来时,萧尔岚抱住离她最近的郁白,郁白也条件反射地搂住她的腰。

  郁白正想抱着萧尔岚,前往浅夏那边,又一阵波浪袭来,将他和萧尔岚推向了另一个方向。

  而浅夏这边,她还没从萧尔岚的话中回过神来,萧泽祁滚烫的身体突然紧靠在她身后,并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在下一刻,人工海啸造成的又一波浪花迎面打过来。

  剧烈的水花四溅,因为剧烈流动的水流,呆在水中的人们很快被冲向了四面八方。人工海啸的持续时间很短,整个过程只进行了三分钟左右,但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足以让所有人远离原本待着的位置。

  在人工海啸制造出的浪花逐渐平息后,“人鱼海湾”沙滩上的一个僻静角落,萧泽祁喘着气,他半坐在浅水区里,看着在自己怀中微微发抖的少女。难怪萧尔岚之前神神秘秘地和他说道,在到水里后要呆在浅夏身边,她早就知道整点的时候会有一场人工海啸。

  即便水面已经恢复平静,萧泽祁依旧紧紧地抱住浅夏。而浅夏似乎并不知道人造海啸已经停止,她的手也依旧紧抱着萧泽祁的身体。

  因为两个人紧贴着的身体,萧泽祁能清晰地感受到浅夏白皙细腻的肌肤还有那两团柔软的触感。

  浅夏发间不知名的花香也萦绕在他的鼻间,萧泽祁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烫,开始出现一些陌生而奇怪的反应。

  似乎是萧泽祁身上的温度太过灼人,浅夏从萧泽祁的怀中抬起头来,她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水珠,困惑不安的表情还没有从她的脸上消失。

  很快,浅夏意识到自己正紧紧抱着萧泽祁,顿时羞的满脸通红,她条件反射地松开抱着萧泽祁的双手,但在两人紧密相贴的身子分离的刹那,浅夏感觉到自己背后的带子一松,她的脸色顿时变白。

  浅夏又重新扑倒萧泽祁的怀中,紧紧抱住他的身体。

  萧泽祁疑惑地看着又重新回到自己怀中的浅夏,刚刚她还一脸羞愤地推开了他,怎么又那么快地重新抱住了他,萧泽祁的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弧度。

  浅夏在萧泽祁的怀中不安地动了一下,过了一会后,她的声音低低地响起:“萧泽祁,能帮我系一下泳衣带子吗?”

  为了说出这句话,浅夏感觉自己已经把这辈子积攒的所有勇气都用上了。此刻她羞愧地不敢抬头看萧泽祁的表情,如果可能的话,她真想以后不再出现在萧泽祁的面前。

  听到浅夏的话,萧泽祁的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和惊喜,泳衣带子?!

  萧泽祁的视线很快落在浅夏雪白的背脊上,那些原本打成一个个蝴蝶结的嫩粉色带子已经尽数解开,松松塌塌地落下来,有几根带子在水中,正随着水流扭动。

  没了系住的带子,浅夏的泳衣随时有掉下来的危险,萧泽祁将怀中的浅夏搂得更紧了。

  “嗯,好的。”萧泽祁略微沙哑的嗓音在浅夏耳边响起,随后他有些笨拙地将浅夏的泳衣带子一根根系上,他的手指偶尔会不小心碰到浅夏背上的肌肤,每当这时,浅夏会因为他的触碰而忍不住颤动,那被萧泽祁触碰到的肌肤,像是有一阵阵电流通过。

  在远处的人看来,此时的浅夏和萧泽祁,就像是亲密依偎在一起的情侣。

  在帮浅夏系泳衣带子时,萧泽祁的呼吸轻轻拂动着浅夏的发丝,暧 昧的气息萦绕在两人之间。因为紧抱着萧泽祁,随着他的呼吸,浅夏能清晰地感受到萧泽祁胸膛的起伏。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萧泽祁似乎还在系她的泳衣带子,浅夏忍不住出声问道:“萧泽祁,快好了吗?”

  萧泽祁看着仅剩下的两根带子,颇有些不情愿地回答:“嗯,快好了。”

  等到萧泽祁将最后的泳衣带子系好,浅夏终于不用再抱着萧泽祁。她松开抱着萧泽祁的手,脸上一片绯红,眼中也潋滟着水光。

  “我们去哪里找尔岚姐姐和哥哥?”

  萧泽祁正用肆无忌惮的目光打量着浅夏,听到浅夏的话,他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去更衣室附近等他们,他们肯定会去那。”

  萧泽祁过于直白的目光让浅夏十分不自在,她现在十分怀念哥哥给她买的防晒衣。大概是急于逃避萧泽祁的目光,浅夏没有再说话,她从浅水区站起来,踩着水底松软的沙子向岸边走去。

  在浅夏从水中站起来后,萧泽祁也跟着站起来,他跟在浅夏身后,看着浅夏被泳衣勾勒的玲珑有致的身体,还有那两条白皙莹润的腿,一簇簇火花在他漆黑如夜的眼睛中闪现。

  在去更衣室的路上,浅夏感觉到背后一直有道目光在打量着她。不用回过头,她也知道是萧泽祁那个混蛋。浅夏只能加快步伐,希望快点到更衣室。

  在快到达更衣室时,浅夏遇到了同样前往更衣室的萧尔岚和郁白。

  “小樱桃,你有没有受伤。”郁白望向浅夏的目光满是担忧,虽然刚刚那场人工海啸是游乐园的项目,但难保不会出现意外,让人受伤。

  “我没事,哥哥。”浅夏微微一笑,脸色如常地回答道。

  “你没事就好。”郁白松了一口气,他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萧泽祁,此时的萧泽祁显得安分许多,不再将肆无忌惮的目光放到浅夏身上。

  郁白不知道的是,萧泽祁之所以变得安分,是因为之前抱过浅夏了,到更衣室的路上也一路打量够了,这会子就稍微装装样子。

  萧尔岚似乎之前被郁白说教了一番,此刻十分安静地呆在一边。只不过她明媚的大眼睛一直在滴溜溜地转着,在一边悄悄打量着浅夏和萧泽祁。

  之后,在他们四个人去更衣室的路上,萧尔岚落后一步,她貌似无意地走到浅夏的背后,眼神轻飘飘地落在浅夏的泳衣带子上。泳衣带子的结不是她之前打的那样,蝴蝶结的形状僵硬变扭,萧尔岚眼中出现暧 昧的神色。

  她露出满意的微笑,脚步轻快地向前走了几步,上前拉住郁白的手,看着心情很好的样子。郁白早就习惯了萧尔岚经常喜怒无常的样子,对她心情突然的变化并不觉得奇怪。

  一阵微风吹过,浅夏泳衣带子上的蝴蝶结在风中轻轻颤动着,即便蝴蝶结的形状僵硬变扭,在此刻也像是要振翅起飞的蝴蝶。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