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楚柃萧澈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楚柃萧澈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兔子折竹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楚柃萧澈的小说叫做《重生之宗主大人请下嫁》,该小说由作者兔子折竹倾心创作,全文讲述的是:楚柃穿越重生,成为女扮男装的孤苦之人,她是众人眼中无恶不作手染鲜血的恶鬼,而他萧澈是风光霁月一袭白衣一柄利剑可走天下的英雄,她失去最疼爱她的母亲满心恨意,他誓要为天下人除暴安良,这样的两人相遇,会有怎样的结局?

13.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主角是楚柃萧澈的小说叫做《重生之宗主大人请下嫁》,该小说由作者兔子折竹倾心创作,全文讲述的是:楚柃穿越重生,成为女扮男装的孤苦之人,她是众人眼中无恶不作手染鲜血的恶鬼,而他萧澈是风光霁月一袭白衣一柄利剑可走天下的英雄,她失去最疼爱她的母亲满心恨意,他誓要为天下人除暴安良,这样的两人相遇,会有怎样的结局?

免费阅读

  女子双手紧紧捂住腹中的伤口,可怎料,鲜血从伤口处越涌越多,将白色的纱裙染出了一块一块的血印。

  女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虚弱地望着周身所在之处。

  她从梅凝出来后便受到了追杀,身上又带着被刨灵脉源海的伤口,今早又强撑着用身体仅有的灵力做了符咒和护身符,现在的她只想毫无顾忌地睡过去,再也不用醒来。

  女子脑海里越来越混乱,记忆中的声音让她放纵自己睡过去,而身上的伤口却在不断提醒着她要清醒。

  女子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终于倒在了满是落叶的树林里,鲜血从身下溢出,如同一朵盛开的牡丹花一样艳丽。

  柴火燃烧劈啪作响的声音吵醒了那沉睡的人儿,卷翘浓密的睫毛轻颤,一双深邃漆黑的双眼缓缓睁开,望着山洞的墙壁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楚柃下意识地伸手覆上了腹部的伤口,本以为会触摸到一片血污,却没想到触摸到的是干净的纱布。

  “楚柃,你醒了。”

  山洞外走进一道白色的高大身影,楚柃见来人后正想起身却牵扯到腹间的伤口,一下子便要跌倒在地上。

  然而,一双大手稳稳地接住楚柃虚弱的身体,将她扶到山洞墙边坐下。

  “你怎么在这里?”

  萧澈不语,从怀中取出一条干净的手绢想要替楚柃擦去额间的冷汗时,却被楚柃拦下。

  楚柃望着眼前的萧澈,等待着他回话。

  “楚柃,同我一起回去吧,我们一起想办法,好吗?”

  楚柃望着萧澈满是恳求的双眼,顿时间失声得到笑了起来,也不管牵扯到腹部的伤口。

  “回去?回哪去?回长孤还是回梅凝...咳咳咳!”

  突然间,楚柃剧烈的喘咳起来,强咽下口中泛起的血腥,抬眼望向萧澈。

  “你告诉我,现在的我能回哪去。”

  萧澈望着楚柃决绝无措的双眼,一时间那还有往常的平淡风清,双眼慌乱的望着楚柃。

  “你受伤了,我们先休息一阵,等伤好了,我带你回梅凝。”

  泪水溢出眼眶,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楚柃望着萧澈仍不愿放弃带她走的想法,冷笑了一声,伸手强迫萧澈对上她那双清澈淡漠的双眼。

  “月曦君,长孤没了,外面的人说得都是真的。”

  “楚柃你......”

  萧澈听罢愣住了。

  “你是正人君子,百家表率,你知道若将我带回梅凝,会给梅凝带来多大冲击吗,还是说,你觉得自己已经强大到了可以与百家为敌地步了,你知道你这样有多自私吗。”

  萧澈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什么,只是轻轻将楚柃的手从脸上拿下,紧紧握在手里。

  “我于你..有错,如果我没有将那拜帖给你看,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是我的错。”

  楚柃愣了愣,想起数月前萧澈递给她的拜帖,那也是事情的开端。

  “不是你的错,那拜帖上的事就算不是你告诉我的,我迟早还是会知道的,依我的性子,我还是会去逞英雄,那不是你的错。”

  萧澈睁大了眼睛望向楚柃,良久,一道低沉带着沙哑哽咽的声音传入楚柃耳中。

  “我想带你走,哪怕与世间为敌,你说我自私,可我只愿为你自私...阿柃......”

  楚柃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漏跳了一拍,那被萧澈紧握的双手不再冰凉。

  可正想说话时,一阵脚步声从山洞外传来,隐约间一道铜铃的声音传入楚柃的耳中,随着声音响起,楚柃一下子便推开了萧澈。

  那铜铃声是乐无顾氏的脚铃,百家里唯有他们一家有此脚饰。

  楚柃听到那声音越来越近,欲有就是朝这里来的感觉,一旁萧澈不明所以地望着慌乱的楚柃。

  突然间,楚柃不知从何处寻来一柄锋利的匕首走到萧澈面前蹲下,将一枚树叶形的玉佩塞到他手里。

  “萧澈,这一生能得你这一知己,足以,但是现在要对不起了。”

  说罢,锋利的匕首划破手掌,带着鲜血的匕首快速地划破了眼前白衣君子的整洁衣着,白衣上数道口子上皆染上了猩红的血迹。

  萧澈惊讶地望着楚柃手上那道鲜血不断涌出的口子,正想伸手去查看时,少女突然一转神情,甩开了他的手,双眼猩红失笑地望着他,好似在看一个笑话一样。

  “我弑父杀母,灭族毁宗,可当真是罪大恶极之人,别人喊打喊杀都来不及,你月曦君,那是多么正义凛然,人人颂德的名门修士,居然说要帮我,哈哈哈!你觉得我会信吗。”

  面前的少女神情转变得极快,萧澈惊讶地望着眼前已接近崩溃的少女,开口却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

  “萧澈,符咒一个时辰便会失效,从今往后,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要再来寻我。”

  楚柃望着眼前满脸惊讶的萧澈,泪水早已涌出眼眶,心中一横,决绝的转身离开了山洞。

  眼见着那道消瘦的白色身影消失在眼前,萧澈却不能起身去挽留,那一刻,人们口中的上正君子、世家楷模却无力失神地坐在地上,紧紧地抓着手里的那枚树叶玉佩。

  清晨

  浓浓的云雾将窗外一切笼罩,一眼望去,一片白茫茫的模样,看不清其面貌。

  榻上,女子微翘的睫毛轻颤,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睁开,望着黑色的天花上垂下的帷幔,漆黑的双眼望了许久,这才注意到帷幔上所绣的金色凤凰。

  楚柃愣了一愣,意识尚未缓过来时,一道坐在窗边抱着腿坐成一团的白色身影出现在楚柃的眼中。

  “百...明?”

  那团坐在窗边的身影听到楚柃的声音很快便转了过来,露出一张软软温润的小脸望着楚柃。

  百明起身走到楚柃身旁,伸出她软小的手覆在了楚柃的额头上。

  楚柃刚刚醒过来,只觉得自己的反应稍微有一点迟钝,眼见百明将冰冷的手覆在她的额间,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满脸疑惑地等着百明解释。

  百明手覆在楚柃额间许久,楚柃疑惑着正想起身时却又被百明摁在了床榻上,看着百明将盖在她身上的锦被掖好。

  在将锦被掖好后,百明一张小脸上满是严肃的神情,双眼定定地望着楚柃许久,楚柃正被她盯地莫名其妙时,百明突然起身朝居室外跑去,只留下楚柃一人望着天花板,满脸的疑惑。

  楚柃望着天花板就要睡过去时,浅浅的脚步声从居室门外传来,一道白色的高大身影映入楚柃的眼中。

  眼前人并未言语,只是坐在榻边上好似细细打量起她来。

  楚柃原先便对百明的行为充满疑惑,现在萧澈来了,也是这般望着她。

  难不成,是因为她不告而别?

  可是她记得明明留了信函,还记得是压在书案的墨砚下,也记得自己写了什么。

  还是说...她脸上有东西?

  楚柃想着,正想伸手去摸自己的脸时,便见一只修长的手向她伸来,正想伸手去挡时,那只手仅只是轻轻地放在她的额头上。

  楚柃愣了愣,身体不由自主地朝被窝里缩了缩,长发之下的耳尖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少许粉红

  萧澈望着楚柃渐渐放大的双眼以及她的小动作后,无奈地勾起了嘴角。

  “你风寒入体,在客栈是便已然在发高烧,刚才你醒来,百明感受不到你额间的温度,这才去喊我,现在虽有一些微烫,但高烧已退,不必担心。”

  楚柃愣了愣,望着萧澈一时间不知如何言语。

  她一时生气与他辞别,他却并未生气,还如此这般温和地同她解释,关心她。

  想罢,楚柃心中竟有了一丝愧疚感。

  萧澈见楚柃脸上众多小表情闪过,知晓她大约又在想些什么,沉寂的双眼也染上温意。

  “现在才至寅时,你好好睡一觉,我在外面陪你。”

  说罢,萧澈替她掖了掖锦被后,便离开了居室内,百明待萧澈离开后又回到了窗边,抱着自己的双腿缩成了一团,望着窗外一片白茫茫的云雾。

  楚柃望着屏风外,那道端坐着白色身影,鬼迷心窍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只觉一阵冰凉袭来,楚柃马上将手放回锦被中。

  良久,脸上染上了同耳尖一样的红晕,只是不知道那是因为发烧的原因还是因为其他。

  楚柃感受到自己冰冷的手在被子了渐渐捂热后的暖意,望向那道身影的眼睛不知觉间渐渐柔和。

  原来,他的手是这么温暖的......

  辰时已至

  萧澈望着门外迷雾散去渐露出来的竹林,阳光透过竹叶上悬挂的露珠,折射出耀眼光芒,林道上,冰雪渐渐融化,青草发芽。

  长孤,醒来了。

  寥寥的热气从茶案一旁的小灶上正煮着的茶壶中飘出,滚烫的茶水倒入杯中,梅香环绕萧澈。

  浓郁的茶香很快便溢满全屋,飘到了居室内,窗边一道白色身影突然起身,又望了一眼一旁榻上沉睡的女子恬静的睡颜后,小心翼翼地迈着小步朝外面走去。

  萧澈见百明出来了,便也倒了一杯热茶递到她的面前,望着眼前如同一个小兔子一般的人儿捧着热茶,一点一点的抿着,素白的小脸上满是满足。

  “昨日,还好有你陪在阿柃身旁。”

  百明抿着茶汤愣了愣,许是没有想到萧澈会和她说话,因为在她的印象中,眼前这位公子好像只有对着自家小姐才会有那么些许少有的温和。

  “我想保护小姐,你能保护小姐,所以你也应该陪在小姐身旁。”

  向来云淡风轻的萧澈愣了愣,望着眼前坐在茶案旁,用青白的小手捧着杯热茶慢慢抿着的百明,心中了然。

  “嗯,我答应你。”

  话音落,百明依旧捧着手中的茶碗,一口一口抿着杯中的香茶,脸上满是满足的表情。

  居室内,一时间又恢复了平静,正当百明喝完一杯茶想让萧澈给她再添时,一道细碎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二人快速放下手中茶杯朝屏风后走去。

  楚柃刚刚醒来,只觉得周身轻快了许多,正起身站定时,便见到萧澈和百明一同走了进来。

  萧澈刚走进来便见道楚柃身着单薄纱衣赤脚站在地上,眉间紧皱着快速拿起一旁的大氅将楚柃整个人包裹起来,又将她推到塌边坐下,将尚还带着余温的锦被盖在那白皙的脚上后,这才松了送紧皱的眉间。

  百明则是快速地跑到屏风外,回来时手里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杯热茶塞到楚柃手里。

  楚柃看着他们两个好似分工明确般,嘴角也不受控制地向上扬了起来,手中热茶传来的暖意直达心房。

  时间如果停在这时,那该有多好啊!

  正想着,一只修长的手覆上了她的额头,楚柃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身体,但看到萧澈眼中流露出的担忧时又定在了原地,不敢动弹。

  “高热虽已退去,但还是需要再服一剂汤药。”

  楚柃听罢,当场便整张小脸都皱了起来。

  是的,令世纪万家闻风丧胆的楚鬼王最怕喝汤药,特别是又黑又苦的汤药,而且汤药就是又黑又苦的。

  楚柃想罢,灵机一动,取出了怀中的星盘,将血红色的星盘在居室内展开。

  巨大的星轨在居室内散发着隐隐红光,四颗丹体在楚柃的动作下缓缓升起,在半空中绽放出耀眼光芒。

  “落!”

  楚柃一声令下,四颗丹体稳稳地落在星轨上,然而四颗丹体落在星轨上的位置与之前截然不同。

  四颗丹体落在星轨上象征着极东、极西、极北以及极南,四个方位的尽头。

  楚柃望着星轨上的丹体所落的位置,甚感意外。

  四颗丹体落在四方位的极位上,犹如一个未完成的符阵一样。

  楚柃精致的眉间紧皱,望着星轨上的丹体的方位,只觉得很是熟悉,但究竟在哪里见过,她却记不起来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