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失忆后和死敌成亲了明月为证全文最新章节

失忆后和死敌成亲了明月为证全文最新章节

明月为证 著

连载中免费

《失忆后和死敌成亲了》是明月为证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算算下来,步星阑与夙翼宸已经彼此纠缠了三世了,第一世,步星阑作为正道魁首,与魔道尊主夙翼宸相互看不顺眼,经常打的昏天黑地不分你我,偶尔在眼神互汇中撒点玻璃糖,结果两人同归于尽,双双穿越异界,后来的两世,都在同归于尽中度过,步星阑表示:“我累了,我们和平相处成不成?”夙翼宸:“可以,成亲便是。”

3.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失忆后和死敌成亲了》是明月为证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算算下来,步星阑与夙翼宸已经彼此纠缠了三世了,第一世,步星阑作为正道魁首,与魔道尊主夙翼宸相互看不顺眼,经常打的昏天黑地不分你我,偶尔在眼神互汇中撒点玻璃糖,结果两人同归于尽,双双穿越异界,后来的两世,都在同归于尽中度过,步星阑表示:“我累了,我们和平相处成不成?”夙翼宸:“可以,成亲便是。”

免费阅读

  “内门弟子步星阑,欺师灭祖,残害同门,现逐出琼岚峰,终生不得踏入半步,如有不从杀无赦!”

  步星阑是在这道振聋发聩的威慑声中迷迷糊糊醒来的,她眉头紧蹙,眼皮动了动却没舍得睁开,只是拖着长长的调子抱怨道:

  “师······父,扰人美梦······天打雷劈。”说着还伸着懒腰,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步星阑,休得放肆!长者面前口出狂言毫无教养,这就是你师父教你的吗?”

  怒不可赦的呵斥在她耳边骤然炸开,步星阑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怒气,她猛然睁开眼睛,翻起身来挠了挠头发冷冷道:“关你屁事!”

  自从她懂事以来,最恨的就是别人说她师父的坏话,以往谁要是敢在她面前说一个字,她就敢摸上门去扰得他们不得安宁。

  吼完之后她才反应过来眼前异常之处,顿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脑袋“嗡”的一声瞬间空白。

  只见她身处于一座壮阔辉煌的大殿里,大殿前方正端坐着一男一女,两人神色各异地俯视着自己。

  其中坐在正座上的男子略微年长些,看上去大约三十余岁,周身充满了不可违逆的威严。

  步星阑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闭上眼睛猛地摇了摇头,想让自己从梦中醒来。

  可再次睁开眼后一切照旧,甚至身旁十数名年轻男女脸上幸灾乐祸的样子,她都看得一清二楚。

  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欲哭无泪,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她,穿越了!

  她从襁褓时期就被父母遗弃,是道观里的师父怜悯她将她抱了回去养到22岁。

  可现在还没有报答他老人家的养育之恩,就莫名奇妙来到了这个世界,步星阑心中一阵刺痛,面色哀伤,师父,我不能替你养老送终了!

  就在她神思沉重之际,大殿上一道夹杂着几分高傲与愤怒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如出一辙的冷酷无情,正是出自于宝座上的男子,也就是掌门林清怀之口。

  “逆徒,这里容不得你污言秽语。我琼岚宗教不出如此没有教养的弟子,你既已被逐出师门,这身修为便也不必再留,清瑜师妹,就劳烦你动手了。”

  心中咯噔一声,步星阑当场当场呆若木鸡,苍天啊,你是在玩我吗?我竟然一穿越就得罪了能定自己生死的大佬们。

  她现在已经能想象到自己的下场,电视里不是常演吗?炮灰被废除修为后,通常重伤身死,无一例外。

  为什么别人家的穿越要么自带金手指,要么是女主的命,可她倒好,不仅没有都没有反而即将沦为炮灰甲乙丙丁,老天不公!

  辛辛苦苦大半年,一朝回到解放前!我要回去,我要我的手机WIFI,我要我的灯红酒绿。

  “掌门师兄,那件事还未最终盖棺定论,结果如何尚未可知,星阑······此女目无尊长逐出师门便罢了,废除法术修为是否有些太过了,不如等她师父回来再做定夺吧。”

  被叫做清瑜的女子虽目光失望至极,但还是面露不忍、语带怜悯。

  法术修为?步星阑思绪转动恍然大悟,这原来不是一个武侠江湖,而是以实力为尊的古代修仙世界啊。

  她内心微微松了口气,修真小说她还是看过几本的,哪个牛掰的穿越人士没经历过废除修为这个梗。

  “清瑜师妹,本座身为一宗之主,难道还会徇私枉法吗?此女品行不端,残害无辜,如不废除法术和修为,放入俗世岂不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林清怀厉言反驳,眼眸中带着几分厌恶。

  此刻,步星阑自动忽略了两人话中的未尽之言,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疑问:

  修仙之人修为被废,会不会对身体健康产生影响呢?毕竟这里可不是小说世界,她也不是主角。

  如若真的是那样,她还不如被人一掌打死,想到这儿,她心脏又是乍然一紧、怦怦乱跳。

  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自己瘫痪后的屈辱生活,一间不避风雨的茅草屋,一张破旧不堪吱呀乱响的木床,一个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病人······

  越想越觉得活不下去,她连忙甩了甩头,让自己的脑洞在此扎住,趁着现在还有人帮她,她还是要弄个清楚明白。

  打定主意,步星阑双眸一转,立刻瞪着一双故作悔恨的眼眸,折腰微步,行跪拜大礼,怯生生的哽咽道:

  “弟子现已知错,内心悔恨无比,掌门逐弟子出师门废修为弟子都无话可说,只求两位长者能大发慈悲,留给弟子一个健康的身体,好让弟子今后每日能尽善事、弥补之前所为。”

  说完之后,她又以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势磕了三个响头。

  她虽神情镇定,但内心却忐忑不安,这简单版的道德绑架也不知能否发挥效用。

  直到叶清瑜缓步走至她身前,轻叹口气感慨道:“修为尽废后不会对身体产生不可逆转的伤害,不过我会赐你一颗洗髓丹,万望你以后能洗心革面,做个安分守己的俗世之人。”

  步星阑心中大石才缓缓放下。

  她本来就普普通通的活了二十二年,倒也不难接受继续做个普通人,凭借她前世的思维和技术,怎么也不可能混迹惨淡。

  只是想到方才自己三跪九叩面子丢尽,缓过神的步星阑简直想找个洞钻起来,亏她又卖惨又卖人设,还把这辈子的演技都用在上面,结果到头来只是自己脑补过多。

  步星阑啊步星阑,师父不是说脸皮城墙厚,天下任我行吗,你怎么就没得他真传呢?

  深深呼了口气,脸上的热度退去了几分,她正准备开口道谢之际,“清瑜师叔”四个字突然不由自主从她嘴里迸了出来,步星阑立即垂头敛目,掩盖住双眸中的惊涛骇浪,这不是自己说的!

  准确地说,这不是自己想说的话,她可不知道要称呼眼前女子为师叔,灵魂失重升空,头脑眩晕恍惚不知外界所云。

  电光火石间,她只想到了一种可能性——灵魂互换。

  片刻过后意识回笼,步星阑猛然睁开双眸,却差点被眼前场景惊掉了下巴,这波操作她实在有点无力招架,原主虽然只做了一个动作,她却莫名品出一丝来自世界的恶意。

  只见她的双手正堪堪握住叶清瑜的手腕,而叶清瑜被握的那只手,手掌向下即将打在自己头顶。

  “步星阑,你不要执迷不悟一错再错,否则谁也保不了你。”叶清瑜的声音由低到高,渐渐透着几分愤怒与冷漠。

  而此时的步星阑却欲哭无泪,她的灵魂被困在身体里,只能被迫跟随原主动作,看原主所看之处,听原主所听之声。

  纵然心中的不安和恐慌越来越强烈,怎奈她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只能在心中默默念叨:

  原主啊原主,我不是故意要占据你身体的,你可千万别拉我下水啊,做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拜托了!

  可惜老天偏要和她开个玩笑,呼吸之间她只感觉自己的双手骤然甩开叶清瑜的胳膊,双眸淬毒、满面狰狞,惊人之语勃然喷涌。

  “我要见师父!我要见师父!我要见他!没有师父的允许,你们怎么敢假公济私置我于死地。”

  “他救我性命,授我功法,赐我灵剑,待我万般好,你们就不怕他知道后为我报仇吗?”

  “我······我们可是相互爱慕。”

  众皆哗然。

  步星阑更是被这纠葛的狗血剧情震惊半晌,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大殿内越来越沉重的低压,此刻她恨不得捶胸顿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情,她好不容易换来的一丝生机,就这么被原主给糟蹋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原主竟然作死自爆,师徒恋啊,这在古代来看怎么都是宗门内的一桩丑闻。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时,殿内众人瞬间被一道恐怖的气势镇压,“不知羞耻,还敢活!”满脸铁青的林清怀,一掌拍在宝座扶手上飞身而起,语中杀意尽显。

  随后只听“哐”的一声,黄铜质地的扶手竟从座椅处齐齐断裂掉在地上,眨眼之间,这人手掌已至步星阑头顶上方。

  吾命休矣!刹那间,她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声音回荡,屏住呼吸,瞪着一双恐慌万状的双眸,她思绪完全停滞。

  就在大家都已经步星阑要命丧掌门之手时,只见她周身光芒骤然大涨,林情怀在众人此起彼伏的吸气声中后退了几步,他站稳身体,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光芒内,一道清亮傲然的声音突然响起,话语中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蔑视: “琼岚宗的人怎么变得如此脓包。”

  片刻过后,光芒消散,一位身材苗条、螓首蛾眉,明眸皓齿的年轻女子双手环胸,正似笑非笑地对着众人,赫然是一直都在的步星阑。

  只是,原本一副呆若木鸡、惊恐万分的神色,如今竟冷傲得像站在凡尘之上、不可一世的神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