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悬疑 → 阴阳教授陈世风全文最新章节

阴阳教授陈世风全文最新章节

风儿沙 著

连载中免费

现代悬疑惊悚小说《阴阳教授》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风儿沙倾心创作,主角是陈世风,全文讲述的是:陈世风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只是处于家庭原因,他掌握着极致的推理技术,在黑暗蔓延的黑色地带,一桩桩一件件的怪异案件接连发生,且看他如何带着美女教授一起勘破这其中的秘密…

161.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现代悬疑惊悚小说《阴阳教授》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风儿沙倾心创作,主角是陈世风,全文讲述的是:陈世风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只是处于家庭原因,他掌握着极致的推理技术,在黑暗蔓延的黑色地带,一桩桩一件件的怪异案件接连发生,且看他如何带着美女教授一起勘破这其中的秘密…

免费阅读

  听见我这么说,聂浪自然是高兴的。他问我要不要去现场看看,尸体的话,已经运回来了。

  我告诉他让他稍微等一下,我回去准备点东西,让他给我把验尸报告什么的都准备好就行。

  到学校寝室,我将得的奖金分了沈浩一万块,毕竟他也有帮忙。这小子比个孩子还欢乐,说是做这个还挺刺激,而且有钱拿,一个劲儿缠着我要做我的助手。说什么人家福尔摩斯也有华生。

  我不答应就不让我走,为了不浪费时间,我让他跟着来,并且说只要这个案子他帮得上忙,也熬得过去,我就答应。

  这小子一听有案子,比我还兴奋。我简直无语,收好了一包东西赶紧叫上他走。

  回去的时候,聂浪在桌子上放了一堆东西,同时,叫来了柳依依。现在柳依依高升队长,聂浪让她跟我对接,并且告诉我,柳依依现在全权负责这个案子。

  说完,还特意给我眨了一个眼睛。

  “陈教授,你的本事我见识过了,以后也请多指教。”柳依依没看到聂浪的眼神,公事公办地冲我伸出了手。

  我也礼貌地回应,跟她握了手:“哪里,还要多谢柳警官的帮忙才是。”

  “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世风,叫什么柳警官?”聂浪打着哈哈冲我说道。

  柳依依也笑着道:“是啊,陈教授以后就叫我依依吧。能跟你做朋友,是我的荣幸。”

  “那你也快别叫我教授了,叫我小风就好。”我突然有点不懂聂浪在干嘛了,让我跟着查案子,又不是相亲。一个劲儿地冲我眨眼干嘛?

  “小风,那你准备先去现场看看,还是先去看尸体?”不过别说,柳依依笑起来的时候,是真的挺好看。

  我想了想,决定先去看现场。人已经死了,而且超过四十八小时,再看也没什么用,还是现场更能说明问题。就让沈浩把报告文件都拿上。

  李娜生前被绑架的仓库位于城北郊外,是一个废弃了的木料仓。坐落在一片杨树林中,有一条能容纳普通卡车通过的小路直达,后面没多远就是个不大的天然湖。

  这里现在被警察封锁起来,不让闲杂人等进去。进去之前,我特意查看了一下周围。因为是木料仓,周围有不少的木屑积在地上。

  “你在查看鞋印吗?”柳依依也一直小心地跟在我后面,见我这么出神,就开口问道。

  我点了一下脑袋,柳依依就告诉我是她的疏忽。接到报案来这里的时候,因为听说被害人还是未成年小女生,她一肚子火,忘了保留现场,已经让警察里里外外搜查过了,鞋印什么的估计早就被破坏殆尽。

  “凶手为男性,且左脚有些跛。前面的看不清楚,可是凶手最后一次离开,明显有点不放心,走了四五十步,又返回去查看。确定好某件事之后才离开。”我摸着鼻子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就开始了?”沈浩一脸茫然地望着我。

  柳依依大概也是摸不着头脑,指着满地的鞋印问我:“我也想问这个,遍地都是鞋印。你怎么就知道哪一个是凶手的?还推测出凶手的行为来。”

  我在一连串的鞋印旁蹲下来,指着其中一个运动鞋底纹的鞋印说道:“这个就是凶手的鞋印,左边浅,右边深,说明他的左脚有问题。从鞋印的深浅程度来看,是男性没错。虽然地上有一连串的鞋印,而且凶手的鞋印也跟警察的鞋印底纹很像。”

  “但仔细看就会知道,还是略微有些不同,这里一条是直线。警察的鞋印是波纹线,警察都是统一穿警局的标配鞋,只要细心点就可以看出来。而这一串脚印笔直向前,大概四十五步的时候,左边鞋印开始被反向覆盖。还不够说明凶手的行为吗?”

  柳依依顿了一下,长舒口气由衷地说:“还好有你,不然这些细节都快要被我们破坏了。也没人注意到这些。”

  “还好这几天没下雨,不然也是白搭。”我笑着回应。

  “啊?……”柳依依错愕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她马上恢复正常,指着里面说道:“我们进去现场看看吧。”

  我答应着,转身跟着进去的时候,瞅见沈浩这小子看我的神色有点不对。但我没在意,现在要紧的就是先查案。

  仓库里面很空,只是在角落里有一小堆木料,柳依依说已经搜查过了,只是一些寻常的木料。已经被虫蛀得差不多,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仓库当中的位置有一张木椅,椅背较矮。

  地上还散落着泡在血迹里的绳子,柳依依告诉我,这就是当时死者被捆绑的位置和绳子。我注意到除了绳子以外,还有一根细线,蛮长的。就拿起来问柳依依这是做什么的。

  她摇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当时这跟细线是系在死者衣服的纽扣上的。另外一端只是系在了窗户外的一根钉子上,不知道有什么用。

  我没发表意见,弯下腰仔细检查地上的绳子和椅子。绳子有点旧了,还有破损的地方。跟这个仓库倒是有几分像,都这么陈旧,别的也没啥。

  而椅子显然不属于这个仓库,其中,椅背上有一处被切掉一小块让我很在意。死者被砍掉了脑袋,而且是用很锋利的凶器,很快的速度,这里应该就是被连带砍掉的。

  “依依,还发现了什么别的线索吗?”我问柳依依。

  她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回答我:“我们已经在这里搜查了三天,一无所获。并且查了通往这条里的路口的监控,仍然没能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因为那个天然湖的关系。每天到这边来散步的人不在少数。”

  “依依,请你回去后把监控录像拷贝一份给我。另外,还请暂时不要动现场,我总觉得还有什么地方是被我们忽略的。”我很认真地告诉她。

  柳依依答应着,我让沈浩在包里把我的强光手电,放大镜,还有手套给我。这破旧的地方,窗户都是被封死的,角落里没手电根本看不清楚。

  沈浩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柳依依聊了起来,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楚。我的注意力全在调查上了。

  这仓库里是真的挺空,就连角落都全部检查过,也没找到有用的线索。我最后将目光放回那堆废弃的木料上,不厌其烦地将它们检查完之后,一根一根搬开。

  “我来帮你。”柳依依说了这么一句,就卷起袖子过来帮忙。

  沈浩那小子也终于看不过去,过来跟着一起干活。柳依依是真的让我刮目相看,木料搬开之后,里面有不少的蛇虫鼠蚁啥的,沈浩这个大男子都有点嫌弃地躲开。

  可是她一点也不在乎,问我有什么发现。

  “暂时没有。”我摇摇头,忽见一只蜘蛛爬到了她的手腕上。我还没说什么,沈浩那小子大喊了一声别动,有蜘蛛。

  我清楚地看到柳依依的脸色都吓青了,不过她依旧很镇静地看蜘蛛在哪里。我抓住她的手,一把将蜘蛛抓了丢去地上。笑着说:“没事了。”

  “我……我知道啊,能有什么事?我又不怕。”柳依依急忙缩回手,故作高冷地回答道。

  我笑了笑,没多说什么。沈浩又开始献殷勤,问她被咬到没,痛不痛啥的。

  仓库里面是没什么搞头了,我走到被封起来的窗户前,往外看,瞥见后面虽然堆积了不少东西。便走出仓库,绕到后面去看,这个仓库周围有简单的木桩围起来。

  后面就是堆积垃圾的,还有一些生活废品,报纸,玻璃,坏掉的电风扇,桌椅等。因为左边还有一间木屋子,应该是之前的工人住的。我也顺便进去瞅了瞅,现在没人住了,里面的东西都基本上被搬走,只留下一张木板搭的破床。

  出来的时候,柳依依和沈浩已经在等我了。知道我没什么发现,柳依依问我要不要去看看尸体。

  “现在也只有先看看尸体和监控录像再做判断了。”这案子实在是太干净,凶手的细心程度超过我的想象。

  柳依依点点头,让我们都上了她的车带我们去警局。聂浪在警局等着我们,说是还有事情要跟我讲,单独带我到了办公室里面去。

  “你小子老实告诉我,你是真的打算调查野火的案子了?决定好了吗?”聂浪看着我认真地问。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聂叔叔觉得我是那么怂的人?”我反问道。

  聂浪冲我摆摆手:“不不不,我的意思不是这个,我知道你有报仇的决心,我只是想问你。你觉得以你现在的能力,真的足够了吗?”

  先前还在为我的果断和自信而高兴,现在又来问我这个。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聂叔叔,你告诉我,是不是野火又作案了?”

  聂浪看着我憋了好一会儿,才不出所料地回答:“是,我知道瞒不过你,可是野火作案,实在是太高明。而且与之相关的人真的很危险,我也是担心你。毕竟云林就你这么一个儿子。”

  “聂叔叔,请你告诉我,野火又干了什么。”我没工夫去担心自己的安全,如果说跟野火的战斗还没开始,我就被他杀了。那说明我也不过如此,有什么好惋惜的?

  “你看看吧。”聂浪把一叠文件丢给我,“死者是蓝天商贸的CEO,叫田凯,有暴力倾向。他的妻子常常遭受他的暴力打击,他也跟自己的秘书不清不楚,被人在办公室里看到过跟秘书亲热。”

  “这就是成了野火下手的理由?”我翻看着死者的照片,他的胸腔空荡荡的,心脏被取出来。血流了一地,而且他的右手还拿着一把锋利的刀,刃长从比例来看大概二十厘米。

  “野火自诩的正义已经变了味,同时死亡的还有一个警员。”聂浪说着,把几张照片给了我。“这名警员当时是去蓝天商贸找田凯问话的,因为他的妻子不堪忍受家暴报了警。也许他是看到了凶手,结果也遭了毒手。”

  “看到了凶手?”我心里咯噔一下,也许这是个机会。“聂叔叔,能带我去看尸体吗?”

  “我留下来等你就是这个原因,我们现在走。”聂浪回答道。

  我将文件和照片全部夹在一起,跟着聂浪出了办公室。柳依依已经找来了李娜案件的相关资料,我让她先给沈浩拿着。我回来再看。

  聂浪带我直接到总警局,尸体已经被运到了这里保存起来。路上我也问过了,案件发生的时间不超过二十四小时,田凯跟警员的死亡时间是在今天凌晨。地点就在田凯的办公室里面。

  田凯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五点二十分,那名警员则是凌晨五点十五分左右。

  也就是说,警员是死在了田凯的前头,或许真像是聂浪说的一样,他是看到了凶手,所以先被杀。死亡现场很血腥,这是野火的风格没错,看起来很粗糙的现场,可就是找不到什么证据。

  野火的标记是在两具尸体间隔的中点上,这两人的距离则是两米左右。我不知道这当中有什么独特的意义,可如果警员在临死前看到了凶手,这就会是一个大突破。

  “聂叔叔,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你应该不会反对吧?”停尸房里就剩下我跟聂浪。

  聂浪点了一下头:“反对倒不会,我知道你跟你爷爷学了些本事,你这是想用在查案上吗?”

  “是。”我答应着,左手扳开了那名警员的左眼,右手捏成剑诀念道:“诸灵汇聚,大行其道,阴灵听令,速速显形,敕。”

  眼前突然一片黑暗,又突然明亮起来。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手里提着一把刀,眼神凶狠无比。在我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突然朝我扑来,手里的刀猛地刺进我的心脏。

  “啊!住手!”我闭上了眼睛,灵体透视的景象也在我重新睁眼的时候消失了。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双手撑在死者躺的铁床上。

  “小风,你怎么了?”聂浪见状,慌忙过来看我。

  我摆摆手,道:“我没事,这名警员,是被田凯杀死的。”

  “田凯?”聂浪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不相信地问:“我说大侄子,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你看到了什么?”

  我跟他解释什么叫灵体透视,以及我看到的情况。聂浪一愣一愣的,不过看样子,还是有点不太愿意相信我。

  这时候,外面有人敲门进来。是化验组的,拿了结果给他看,聂浪看着那张纸,眼睛瞪得快要掉出来似的。看着我说道:“被你说对了,那把刀既是杀死田凯的凶器,也是要了警员命的阎王。而且上面只有田凯的指纹。”

  “这……”聂浪拿着报告,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现场确实有野火留下的标记,可是野火是来杀他的,他为什么要杀死那个警员?难道是野火用什么办法让他俩自相残杀,类似于告诉他们只能活一个之类的?”

  “不排除这种可能。”这种类似的案件不是没有过,只是我在想,按照野火的杀人手段,不该在那个警员到的时候还没杀死田凯,给了目击证人见证的机会。这当中,到底发生过什么?

  “聂警司,还有一份。”说着话,刚才的小子再送来了另外一份报告。

  聂浪接过来,看得眼睛越瞪越大,嘴巴张得足够塞下半个大茄子。我问他什么情况,聂浪没说话,将报告递给了我。

  原来报告上显示田凯的心脏被取出来的时间,应该是凌晨五点十多分左右,不超过十五分。但是准确的时间也无法检测。那就是说在那位警员死亡之前,田凯的心脏就被取出,那他是如何坚持了十来分钟左右并且杀死了警员?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除非有鬼!”好半天,聂浪才愤怒地抛出这么一句来。

  有鬼?这话仿佛电击一般在我心头一闪。我重新查看了田凯的尸体,并且把手伸进了他空荡荡的胸腔里面去。

  “世风,你这是干嘛?戴手套啊!”聂浪赶紧阻止我,不过已经晚了。

  果然如此,我想我知道田凯为什么能够在心脏被取出之后还杀人了。野火这件事还真是做得漏洞百出,不,准确来说,我觉得不像是野火做的。

  “世风?”聂浪再次提醒我一声。

  我把手伸出来,同时回答他:“聂叔叔,这也是爷爷教的,戴手套的话,我什么也摸不到。”

  “那你摸到什么了?”聂浪问我。

  “这不是重点,聂叔叔,这件事不是野火做的。你派人去调查跟田凯勾搭的那个秘书,我想一定会有收获。证据的话,化验田凯胃里的残渣,应该会有结果。”我再次仔细查看那些现场照片后,很确定地回答道。

  “哦,好好。”聂浪显然还在想我到底猜到了什么。

  我将照片跟卷宗一起放好递给他,说道:“这个案子就这么着吧,我还是对李娜的案子比较上心,聂叔叔。麻烦你送我回去。”

  聂浪虽然还在疑惑,不过见我坚持,也只好带我上了车。一路上,他都在问我,为什么摸了一下胸腔就忽然失去兴趣,并且断定这不是野火做的。我告诉他,是他的话点醒了我,这件事还真是鬼做的。

  聂浪顿时愣了,说我在吓唬他。其实没有,严格来说,也不算是真的鬼在做。只是一种邪术而已。聻鬼九诀里的婆娑篇提到过这样一种邪术,用小鬼淬炼的符咒,叫傀鬼符。烧成灰,化在水中。

  人喝了之后,仿佛被鬼附身一样,会完全按照施术者的意愿行事。这种邪术很简单,不需要道家基础,只需要施术者的一根头发。所以我让他化验死者胃里的食物残渣,二十四小时都没过,应该还有残留。

  这种术有两个缺点,第一,施术者不能离得太远,距离应该只能是三十米以内。第二,被施术者的被害位置,会留下一口阴气。

  判断这是一种邪术,而不是野火的高超手法,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心脏取出来到死者死亡的时间实在是太长,还要做出杀人的动作,这明显是不可能的。判断这不是野火做的。就是因为现场的线索太干净,仅仅是照片上看到老板桌上的一杯咖啡。

  但是却留下阴气没有解决,爷爷之前是说过,野火可能是一个懂道家法术的家伙,因为我爸爸的死不太像是人做的。可野火既然懂这些,并且犯下那么多无法侦破的罪案,就不可能这么大意,忽略这种术的缺陷。

  要灭掉那口阴气很简单,用打火机在里面点一下就好。这实在不像是野火会犯的错。还有两个死者尸体摆放的那个间距,实在是太拙劣,第一眼看,可能没什么,但是仔细点,就能发现有一张照片上,警员的前脚尖压在地上,明显是被拖过去的。我想对方只是想干扰警方的判断而已。

  至于为什么猜测是他的秘书,因为报告上写着这个田凯跟秘书乱搞的事情,我就在来的路上,特意查了一下她的资料。这家伙除了专业过硬,身材诱人外,还泡得一手好咖啡,现场出现这样一杯咖啡,我想不算是偶然吧?

  剩下的杀人动机,我没心思去管,无非就是贪财,或者商业间谍什么的。再不然就是情感纠纷,还是留给警方去查吧。

  听完我的表述,也差不多到了警局门口。聂浪停下车,迟迟不开门,好半天,才冲我伸大拇指说道:“侦探加上道家学术,你小子好样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够超越你老爸。加油,阴阳神探。”

  被他这么一夸,我还有点不好意思,这还得感谢爷爷肯教我那些。

  话不多说,聂浪还要关注那个案子,说是李娜的案子有我在,他很放心。下车后,他就回了那边。我进去警察局,沈浩跟柳依依都等得有点不耐烦了。问我到底是什么事情,去这么久。他们都已经分析得差不多了。我看着沈浩问他分析出来什么了,说给我参考一下。

  顺便拿过报告来仔细看,沈浩这小子咳嗽了两声,清清嗓音道:“那就献丑了,首先仓库里面没有多余的作案工具,我想李娜身上那根多余的细线。一开始应该是用来锁门的,如果有去游玩,好奇的人。一推门,推不开,只会觉得是坏的,就走了,这样也不会有人知道里面关了个人。”

  我点点头:“有道理,然后呢。”

  “然后凶手为了迷惑警方,是在杀人之后故意把细线栓到窗户上的。”沈浩听我这么说,越发的来劲儿。“凶手在要求赎金之后,也从李娜口中知道了她家的住所。我想要从一个小女孩口中问出这些,不算难,吓唬吓唬就好。”

  “为了不被警察抓到,凶手特意交代李娜的家人不要报警。但是凶手早就在李娜的家人出去找人之际,在她家里装了窃听器。在得知李家家人报警之后,凶手恼羞成怒,动手砍下了李娜的脑袋……”

  “停。”柳依依先开了口,道:“你一直说推理出来了,我还以为什么呢。不用小风,我就能指出你的推理漏洞,首先,凶手用细线锁门,那他怎么出去的?窗户是钉死的,我们也检查过,没有别的出口。连地道都没有。其次,李娜的家人在李娜被抓之后,几乎是马上就收到了凶手的赎金电话。”

  “除了打电话借钱,就没出去过。就算凶手有机会进去放窃听器,在李娜家人报警后,我们就派了人二十四小时保护她的家人。那凶手是怎么拆除窃听器的?李家,我们已经找过了,完全没有窃听器的踪影。”

  “额……”沈浩当场噎住,说不出话来。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悬疑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