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重生女配要当学霸月下居士全文最新章节

重生女配要当学霸月下居士全文最新章节

月下居士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女配要当学霸》是月下居士所著的一篇现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宋林为了区区一个男人,费尽心思卑躬屈膝,什么手段都试了。还是敌不过人家心中的白月光。大好的青春全浪费在不爱自己的人身上,一朝重生,她决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爱情什么的,闪一边去吧,可是她不是都躲那人很远了吗?怎么纠缠不休的人反倒成了他了....

4.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重生女配要当学霸》是月下居士所著的一篇现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宋林为了区区一个男人,费尽心思卑躬屈膝,什么手段都试了。还是敌不过人家心中的白月光。大好的青春全浪费在不爱自己的人身上,一朝重生,她决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爱情什么的,闪一边去吧,可是她不是都躲那人很远了吗?怎么纠缠不休的人反倒成了他了....

免费阅读

  宋林横他一眼,退后一步,离他远点。

  楚云溪挑衅的看了宋林一眼,从台上走下来。

  宋林冷哼一声,幼稚。

  排练室恢复光亮,顾凌宇上前赞赏 “跟我的魅力比起来虽然差了点,但也还不错。”

  团长“咳咳,做人要诚实。”

  楚云溪手插口袋懒懒的说“今晚别忘了把车钥匙送来。”

  顾凌宇心痛的一声“好”那可是他一次都没碰过爱车。就这么被自己卖了。

  团长上前笑着说“楚同学,那就这么说定了,每日中午以及晚自习来这里排练,节目表演日在即,我们团男主招的晚,最近可能会有些辛苦,在学习上可要安排妥当。”

  他可不想被那些个班主任念叨啊。

  楚云溪神情闲散,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宋林

  “能被轻易超越的只有倒数第一。”

  顾凌宇偷笑,瞟了一眼宋林。听闻了那次考试风波很是精彩啊。

  你个学渣,好意思笑我。

  宋林深呼一口气,语气嘲讽“没什么是绝对的,最好保护好你的第一,兴许哪天就被咸鱼翻身了。”

  楚云溪轻笑“我倒是很期待。”

  气氛有些若有若无的□□味,团长不明情况,只觉心中的一颗大石终于落地。笑着说

  “好,好,那我们就每日约定的时间见。”

  楚云溪淡淡的移开目光“我先走了。”

  “诶诶,等等我。”顾凌宇放下剧本追了上去 “下午要不要来我班级,我答应那女孩把你弄来,怎样?考虑考虑,妹很正哦。”

  “滚。”楚云溪把他推至一边。

  看着已消失在门口的俩身影,宋林叹了一口气,这次她该怎么远离?话剧表演在即,如果现在辞演,团长会答应吗?

  此刻团长正热情的招呼其他剧组人员收工,满脸喜悦不言而喻,答案肯定不会。

  换女主?

  短时间内去哪找英语好的女生。

  脑中闪过一个人影,男主的身边就应该站着女主。

  尹薇。她的英语一向不错。

  只是,上一世尹薇参加舞会,她故意不让她参加。还以为她能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行走。

  现在倒好,又要在霍霍一次吗?

  一次为拆散,一次为撮合。

  上天应该是故意的吧。

  道别团长,宋林回到教室,看了看时间,一点四十。徐路遥还没回来,今日她们排练倒是久。

  宋林拿出物理书,第一节课是物理,打算复习下上节的知识重点。班级里人陆陆续续都来了,就连高莹和张琪都说说笑笑的进入班级。

  直到上课铃响起,徐路遥还没回来,物理老师最讨厌别人迟到。宋林连看了几次门口,依旧没有徐路遥的身影。

  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张琪摆出一个得意的表情。

  她们又在搞什么鬼。

  宋林厌烦的看了她们一眼,就像看着一个白面馒头上没完没了盘旋的苍蝇。

  这时物理老师拿着课本走了进来,全班同学跟着站了起来行礼,老师却未让坐,大家莫名其妙的都站在原地。只见他面容严肃的说

  “平时都是过的太舒服了吗?”他把试卷摔在桌上“这次测试一个个考的什么,这么多班级一起考,你们和最后一名毫无距离。”

  这么差的成绩,同学们大气不敢出一声。

  上次物理测试也不算很难吧,但都算是在复习之前学的重点,是她大意了吗?老师气愤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们上课都在听什么,最差的四班都比你们班考的好。还有几个吊车尾,你们拉下了整个班的平均分,就这个成绩,你们对得起谁。”物理老师气的扶额。

  教室鸦雀无声,这时“报告。”门口响起徐路遥弱弱的声音,宋林皱紧眉头,现在正老师正在气头上,她算是撞在了枪口上。

  “上课都不看时间的吗?这都几点了?”老师气愤

  徐路遥低下头。

  “叫什么名字。”

  “徐路遥。”

  物理老师低下头找她的试卷,“59分。”他把卷子拿起来,当众道

  “班里就是有你这种吊车尾才会拉低班级总名次。如果你们再以这种态度学习还不如回家。”

  说完再也不看徐路遥,喊来物理课代表发卷子,同学落座,只留她一个人在门口站着。

  徐路遥低着头,双手局促的攥着。宋林有些着急,确发现所有卷子都发完了,唯独没有自己的。

  台上物理老师拿着一份试卷,语气缓和说

  “下面我来介绍下一位同学,是咱们班考的唯一比较好的,宋林。”

  “后面几道大题做的几乎都对,到底是珍珠班过来的学生,学习再差也能吊打你们。”

  “以后你们也多像人家学习学习,班级不重要,重要的事学习态度。宋林同学这点就做得很好。”

  宋林无语这到底是在夸她还是在帮她拉仇恨。

  “好了,宋林同学上来领下卷子。”

  “最后一堂课,都去学校大堂开会,专门为第一和倒数第……”

  一声痛呼打断物理的老师的话,只见宋林跌倒在地,捂着膝盖,眼神无辜难过的看着张琪说

  “你为什么要绊我。” 张琪,我本不想与你计较,实在是你太烦人了。这么喜欢欺负别人,那也让你被别人欺负试试。旁边学生将她扶起

  张琪一脸茫然“我没有。”

  “怎么回事?”物理老师走过来。

  宋林语气有些微哽。“老师,我刚刚上台拿试卷,她……”

  “她撒谎,老师我没有。”张琪站起身,怒指宋林。

  谁都知道张琪是个不爱学习的不良少女,上课时,总喜欢敲着二郎腿把腿翘再在外面。

  “你上次绊我就算了,为什么这次还要…….”宋林故意说

  说道上次,众人忆起,连物理老师也记得上次考试宋林确实摔了一跤。好学生和坏学生唯一的区别就是一旦发生坏事,无论是谁做的,坏学生的嫌疑最大。

  他严厉的说道“一个学生没个学生样,若是把人摔出个好歹,你负责的起吗?”

  “老师,我真的没有绊她。”张琪再一次气愤的重申。

  同桌高莹也站了起来“老师我作证,张琪真的没绊,是她自己摔的。”众人的眼光又看向宋林。

  宋林没有说话,只是眼中隐隐含有泪水,看着很是委屈。此时无声胜有声,上一世做了那么久的恶毒女配,白莲花的演技已经成了随手拈来的基本技能。

  物理老师对此深信不疑“她自己摔的?你是告诉我,她是闲着没事自己摔一跤吗?”

  谁都知道她俩是一伙的,说出来的话可信度极低。

  见没人相信,张琪吼道“宋林你装什么装”

  “你给出去站着。”老师训斥

  张琪愤愤不平看了宋林一眼,“你给我等着。”

  宋林满意的目送她离开。

  路过门口时,张琪狠狠的瞪了徐路遥一眼,物理老师见徐路遥站到现在,招手让她回到座位,吩咐学生们自行检查试卷,便出去开始给张琪上政治课。

  迎着高莹愤怒的目光她俩一同回到坐位,徐路遥抬腿有些困难,宋林这才注意到她的膝盖上都是没擦干净的污渍,隐隐犯着血迹。

  “路遥,你的腿怎么了。”

  徐路遥收回膝盖,“没事,刚刚回教室时太着急跌倒了。”

  她平时这么小心翼翼,怎么可能会跌倒。而且谁的跌倒会跌这么久,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所为。突然觉得刚刚对张琪的处罚轻了。

  “等会下课,我带你去医务室清理下吧。”

  徐路遥眼眶微红,点点头“好”

  物理老师是个倔脾气,张琪足足在外面被他念叨了半个小时,才让她回去。下课前,老师草草的讲了几个严重出错的题,其他的便宣布最后一节学生大堂时候讲。

  宋林扶着徐路遥来到医务室,她膝盖上的血迹已干,血肉和裤子已经粘合在一起,掀开裤子时,新长好的血肉被从新撕开。直到医生上完药,徐路遥只是一声不吭,咬牙忍着。

  宋林扶着她走回课堂,是不是她不在的时候,徐路遥也是这么被欺负,从来都不说

  “她们平时也是这么欺负你吗?”

  “没有,今天真的只是意外的跌倒了。”

  见她不愿说,宋林没再问,只是徐路遥眼底的怔仲一直持续到第二节课下课,她手中的笔掉了都不知道。

  “你没事吧。”宋林捡起地上的笔递给她,担心的问。

  徐路遥回过神“我没事,就是中午排练有些累。”意外与高莹不善眼神的眼神撞在一起,她声音不自然道

  “我去趟洗手间洗洗脸,醒醒困。”

  “我陪你去吧。”宋林说

  洗手间里,宋林安慰“路遥,你不用怕她们,你越是怕她们,她们越是觉得你好欺负。”

  这是第一次宋林跟她说这些,她也不知为何要跟徐路遥说这些。大概也许,她是她第一个朋友吧。和她曾经无比相似的朋友。

  徐路遥眼底有片刻迷茫和压抑“是吗?”

  “你怎么了,如果发生什么事了,你就说出来。”

  徐路遥低下头,眼眶含着泪,像是挣扎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要坦白的时候。也不知是谁在背后撞了她一下,她重重跌倒在地,受过伤的膝盖直接擦上地面。

  她痛呼一声,宋林扶起她“怎么样,很疼吗?”

  徐路遥皱着眉,宋林看了看周围,撞她的那名女子也不知去了哪里,

  “外面不方便,去卫生间里看看你的包扎有没有裂开。”

  “恩。”徐路遥一瘸一拐的被宋林扶进卫生间,膝盖上已隐隐泛出血渍,上节课包扎的绷带再次溢满血,宋林拿出纸巾止血。

  “我扶你再去趟医务室吧。”

  徐路遥疼的咬紧嘴唇“不要了,课间十分钟休息,时间不够,下节学生大堂物理课,这次不能连累你也迟到了。”

  “没事,可以跟老师请假,事出有因,老师会允许的,走吧”宋林推开门本想弯下腰背她出去的。却发现门打不开,她使劲的推了推,谁把门给锁了。

  门外传来一阵熟悉或陌生的嘲笑声,随后一管凉水源源不断从门外而来。

  徐路遥和宋林吓得尖叫一声下意识的想躲起来,可狭窄的空间无路可去,门外一群女人听见她们的尖叫声,笑的更嚣张了。

  “宋林你怎么不叫了,刚刚在教室不是叫的很很猖狂吗?”张琪的声音传来

  这是宋林第一经历这样的欺负,上一世她们对她还只是到恐吓的地步,现在第一次被围堵在这样的困境中。

  如果今天她不在,或者徐路遥不在,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困境和恐吓,该是多么无助和恐慌。

  或许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正体会被欺负者的心情,想想也是可笑,上一世她为了拆散尹薇和楚云溪,也曾找人用过恐吓,绑架的手法吓唬过尹薇。最后无疑楚云溪总会出现救她。

  如今也尝了被人锁在厕所的感觉,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徐路遥挡在她的身前,明明她自己都怕的要死,宋林第一次对这个朋友从内心深处泛起感动和同情。以前徐路遥面对这样的欺负又是怎么过来的。

  头顶上的水源源不断,“宋林你倒是叫啊?别怂啊……”高莹嚣张的声音掺杂着阵阵笑声。

  宋林迅速冷静下来把徐路遥护在身后,求饶是不可能的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是火上浇油。这间洗手间是上下两层,上层女生,下层男生。建的离教学楼和办公楼有些远,临近上课点学生也都走的差不多了。即使零星两个人没走也不敢上来帮忙。

  就算能把门踹开,外面听声音应该有五六个女生,她俩也是打不过的。

  只能等上课了,她们总不会上课时间也不走,下节是在学生大堂上物理大人的课。没人敢缺席。只是这次怕她们也要迟到了。

  远处上课铃响起,门外传来咒骂声

  “靠,这么快就上课了。”

  “最后一节要么不去了。”其中一女生说

  “不行,这节是物理老妇男的课。不去就会被拉到办公室,我不想在听他啰嗦了。”张琪想起之前物理老师的碎碎念,愤愤的放下水管,

  “这次算便宜你们了。这只是刚开始,以后我们慢慢玩。”

  随着脚步声愈渐愈远,宋林忙关心缩在一角的徐路遥有没有哪不舒服,徐路遥红着眼眶摇摇头,打湿的脸庞更显苍白。

  如今两人湿漉漉的更显狼狈,宋林尝试着把门打开,她狠踹了两下,奈何青春期的身子有些单薄,那点力气门丝毫未动。徐路遥抬着伤腿也试着推开门,门外似乎被拖把抵着了。

  宋林站在一旁喘着气,观察着四周,只有从门内爬出去了。只是身高不够,狭窄的空间没有借力点。想爬出去就要踩着徐路遥,可她膝盖上的伤……

  这时,徐路遥突然使劲拍着门,像是积压已久的恐慌濒临顶点,急着哭着喊“开门,开门,快开门,放我们出去。”

  宋林回过神,上前拍着她的肩膀,安慰

  “不要怕,我们只是被锁在这里,她们已经走了,就算现在被锁着等会也会有人发现我们的。”

  徐路遥抱着肩膀,埋着头,哭的伤心。声音卑微无助

  “我去求她们放过我好不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宋林见她这样有些心酸,“别担心,回去我就让她们好看。”

  徐路遥哽咽“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被我连累。”说到这里,她满心愧疚和无奈,哭声更加伤心。

  宋林哽了一下,笑着说“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朋友不就是要两肋插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

  徐路遥抬起双眸,鼻音严重“真的吗?你不嫌弃我这么没用的朋友吗?”

  “都和你经历了这么多,可不能赖账啊。”宋林笑着打趣。

  徐路遥破涕而笑,而后红着眼眶认真说

  “谢谢你,你是我上高中以来第一个朋友,以前我也有朋友,可后来莫名其妙别她们欺负后,那些人便不再跟我玩了。”

  宋林垂眸看着她失落的眼眶,很理解她的感受。

  其实很多时候,多数人见到欺凌现象沉默不语,视而不见何尝不是一种欺凌。

  但学生时代懵懂无知,他们又懂什么“或许,她们也是爱莫能助。也或许,她们也是害怕,不知该如何面对,所以下意识的远离。等以后她们长大了,想到了曾经也会愧疚会明白的。”

  “而且合适的朋友也是需要时间生活筛选和考验的。”

  似乎被宋林说的话感染到,徐路遥情绪渐渐缓和,擦擦眼泪,感激的看着宋林

  “真的谢谢你。”

  宋林嫌弃的说“这句话真是要听出老茧了,一点诚意都没有。真想谢我,就多给我点你奶奶做的糕点吧。”

  徐路遥眼里含着笑“可这里是厕所。”

  俩人同时笑出声,浑身湿透狼狈的她们,在这糟糕的处境笑出声。门被吱呀打开,顾凌宇突然跳了出来“我就说吧,这里一定是宋林。”

  楚云溪从一旁走来,帅气的脸庞目光沉沉的看着一片狼藉中,笑容还在嘴角犹存的宋林,他淡淡的嗯了一声,这是被人按在厕所里欺负吗?这么惨了还笑的出来。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楚云溪,宋林收起微笑,顾凌宇打量她们调笑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出水芙蓉?”

  宋林回过神扶起徐路遥,问“你们怎么会出现这里?”

  “这个多亏了我掐指一算,你有危险,所以我们便快马加鞭的赶来了。”他当然不会说是因为物理老师是他的舅舅,一生醉心教育事业,每次见到他都会不停的碎碎念,只要有他的课堂,总是会被频繁被点名回答问题。

  那样的学生大会,他不要总是被点名了,硬拽着楚云溪一起逃课。

  宋林自然不信,徐路遥蹲久了再加上膝盖之前受伤,起来的时候没站住,宋林差点没扶住。

  顾凌宇一把扶住徐路遥的胳膊“这种事还是由我们男生来吧。”

  徐路遥第一次被男生这么扶着,对象还是学校里的混世魔王顾凌宇,她腼腆不自在的垂着眸

  “不…不用。”

  顾凌宇见她膝盖留了很多血,走路不方便,便不顾她的反对,一把将她公主抱起,徐路遥惊呼出声“放…放我下来”

  顾凌宇不管不顾的超前走去,嘴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

  “都已经英雄救美了,也一次救到底,我当英雄的时刻可不多。”

  宋林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撩妹。奈何刚刚蹲久了,她脚麻了扑了空,楚云溪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我可不是顾凌宇,想走自己走,我是不会扶你的。”

  这什么人,脑袋里在想什么,宋林笑的礼貌,“谢谢,我有脚不需要你扶。”说完这句话,她便后悔了,很多时候,逞强的后果就是啪啪打脸。

  她是个有骨气的人,可却高估了脚麻后的身体反应,也低估了脚下沾了水的瓷砖。就在她跌倒之际,肩膀传来强而有力的支撑,鼻尖传来一阵清香,楚云溪扶着她,清冷的俊颜由上而下的看着她,眼神闪过揶揄

  “明明就是想要我扶。”

  宋林脸颊一红,喉间犹如哽了一个苍蝇,想推开他可脚又使不上力,

  “离我远点。”

  楚云溪手一松,她再次跌倒在地,他漫不经心的故意说道“还真是翻脸不认人。”

  随后优哉游哉手插口袋,朝门口走去。

  宋林深呼一口气,好歹他刚刚帮了她们,忍,忍。

  从地上站起来,锤了锤发麻的腿,眼神如刀的跟在他身后,楼下顾凌宇抱着徐路遥已走在前面,学生都在上课,最后一节的物理课怕是要挨骂了。

  已经这样了,迟到就迟到吧!夕阳余晖正盛,学校白红夹加的装修风格闪闪发光。

  这件事她是不会放过她们的。

  身上突然被扔来一件衣服,上面带着淡淡清香,楚云溪有些清冷的脸上,眼神嫌弃,“这衣服刚刚被你弄脏了。你弄得,要么赔给我,要么洗干净了还给我。”

  宋林深呼了一口气,继续忍。

  医务室里,医生给徐路遥的伤口上着药,被水浸的有些泛白红肿,顾凌宇和楚云溪不知去了何处。

  徐路遥身上披着顾凌宇的衣服,宋林此刻守在她的身边,不得不说顾凌宇撩妹确实有一手,难怪有那么多女人愿意跟着他。

  但徐路遥是小兔级别不能碰上这个大灰狼。宋林拿掉她身上顾凌宇的衣服,把手里楚云溪的外套从新给她披上去。

  徐路遥不解的望着她,宋林也不知该如何开口说出自己的顾虑,只讪讪的说

  “这衣服有点异味,你还是穿我给你的那件吧。”

  徐路遥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好像没闻到异味,但宋林说得总是没错的,她懵懂的点点头。

  “徐路遥同学,听说你受伤了。”班主任急匆匆的冲进门,便看见徐路遥还在消毒的伤口,翻红的很是醒目。后面跟着顾凌宇

  “这是怎么回事?”班主任问,

  徐路遥低着头没有说话,宋林望着顾凌宇,不明情况。

  “老师,这个样子还用问吗?肯定是被人欺负了。”顾凌宇靠在门口说

  “徐同学,宋同学,不要害怕,告诉老师,顾同学和楚同学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们被张琪和高莹她们堵在厕所了。”

  原来他们去找老师了。宋林迟疑,这种事找老师处理只会让事态更严重,一旦老师介入,放学后不用想都会有一群人来堵她们。

  顾凌宇像是看清宋林的顾虑,笑着说“你们不要怕,有什么尽情说,有我在其他人还不敢把你们怎么着。”说完帅气的看了徐路遥一眼,

  徐路遥脸颊一红,班主任警告的看了顾凌宇一眼,宋林也不善的看了顾凌宇一眼。在老师眼里,宋林和徐路遥都是极为老实的孩子,今天被告知她俩被张琪和高莹欺负,也是极有可能。

  那两个女学生整日不思学习,到处惹事,欺负她们是件很有可能的事。

  刚刚她们,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否认,明显在顾忌什么。没想到张琪和高莹性格这么恶劣。

  “你们大胆的说,老师跟你们做主。”

  既然顾凌宇他们都掺进来了,这事其实好办了,宋林抬起头

  “老师,是她们做的。”

  十分钟后。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