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你是我买的小媳妇泡芙姑娘全文最新章节

你是我买的小媳妇泡芙姑娘全文最新章节

泡芙姑娘 著

连载中免费

《你是我买的小媳妇》是泡芙姑娘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幼年丧母的孙柳儿,被继母给卖了,老天开眼,她被好人家给买走了!等等!买她回去给自家儿子做媳妇?孙柳儿欲哭无泪,她的命咋就这么苦呢?秦根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这个惊慌失措的小媳妇儿:“听我娘说,她花了八两银子,将你买回来,给我做媳妇?”

6.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你是我买的小媳妇》是泡芙姑娘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幼年丧母的孙柳儿,被继母给卖了,老天开眼,她被好人家给买走了!等等!买她回去给自家儿子做媳妇?孙柳儿欲哭无泪,她的命咋就这么苦呢?秦根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这个惊慌失措的小媳妇儿:“听我娘说,她花了八两银子,将你买回来,给我做媳妇?”

免费阅读

  听到敲门声,林婶子愣了一下,与孙柳儿对视了一眼,边起身准备开门边扬声问着是谁。

  孙柳儿看着紧闭的木门,心里突然没来由的有一阵紧张,像有只小兔在那儿轻轻的蹦动着,一种奇怪又矛盾的感觉立时便涌了上来,她此时既期盼着是那个人回来了,又有些害怕是那个人回来了。

  “娘!是我!阿根啊!冻死了!娘,快开门呀!”

  敲门声里夹杂着阵阵呼啸的北风声,还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林婶子喜欢极了,这不正在念叨着儿子呢,儿子就回来了,她忙走过去慌着去开了门,孙柳儿也慌的跟着站起了身。

  门刚打开半扇,就只见一个裹着斗篷的高大身影从门缝外面挤了进来,一阵刺骨的寒风带着鹅毛大的雪花,也赶紧跟着吹进温暖的屋里。

  林婶子忙拉着他进来,然后迅速关上门,将风雪挡在门外。

  她转过身来,手里忙着替秦根解开身上落满雪的斗篷,还不忘数落着自己这个人高马大的儿子,只是那话语里带着几分心疼,

  “……刚还跟柳儿说着你呢,你看看你,也真是的,平时天气好的时候吧,不知道回来家里,今儿这么大的风雪,往家跑什么呢?这么冷的天儿,又是大夜晚的,路上多危险啊……冻坏了可怎么才好?别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你看看你,我就知道,你肯定都不知道给自己多加几件衣裳!你说你自己个儿,傻啊,不冷吗?……”

  秦根就站在原地,任凭林婶子将他翻过来翻过去的检查着,他心中知道,林婶子其实是怕他又在外面跟别人打架生事,身上添了伤。

  只不过,看破不说破,秦根明白,得让他的老娘好好检查清楚了,她才会放下心来。

  从头到脚的看过一番后,林婶子这才拉着秦根来到火盆边坐下,示意他烤烤火,取取暖。

  孙柳儿看着面前这个高大壮实的人坐了下来,方才在林婶子面前的活泼神态都不见了,立时便变得有些局促不安起来。

  半个月不见,秦根脸上的胡子茬好像比之前的更长一些了,许是这一路上冻的,皮肤微微有些泛红,那双在她记忆里生的很漂亮的桃花眼,此刻也低垂着,看着身前的炭火盆。

  那日落水的事情,一下子又在孙柳儿脑海里砰的全涌了出来,她张了张嘴,如此几次,方才鼓足了勇气,面向着秦根,端端正正的行了个礼,轻声说着,

  “秦……秦大哥,那日……那日,是柳儿太过鲁莽……错怪了你,还……还……”

  两句话还没说完呢,就被旁边的林婶子拽了她一把,将她硬拉到凳子上坐了下去,笑眯眯的道:“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呢,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再说了,”

  林婶子故意看向她儿子,提着声音,

  “……再说我们家阿根,从来都不是那种小心眼爱多计较的人!我教出来的儿子,那可是十里八乡最好的!对吧,阿根?”

  秦根无语的看了看他老娘。

  孙柳儿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林婶子是怕她脸皮簿,特意为她圆话呢,只不过被林婶子这么一打断,她还真不好意思再起身向秦根道歉了。

  林婶子让孙柳儿将桌边烤好的糍粑粑递过来给秦根吃,孙柳儿因那未说出口的歉意心里正纠结着呢,就赶紧将盘子捧了起来,伸长了胳膊,递到秦根面前。

  秦根没说什么,伸手从盘中拈起了一块。

  孙柳儿放回盘子,转身又将装着熬好了的糖浆的小碗端了起来,双手递到秦根手前。

  林婶子心里正巴不得多给这两个人制造独处的机会呢,看着这番情景,哪儿还有不知趣儿的道理,赶紧起了身,边自言自语的说着要去房里找针线盒出来做做衣裳打发时间,边快速踱进了她自己的房里,还顺带关上了房门。

  林婶子一走,孙柳儿便像没了靠山一般,立时就觉得心底涌上来一股子窘意,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好像屋里的温度一下子升高了一样,她只觉得脸上烧得烫人。

  “……秦,秦大哥,糍粑粑……蘸这个……更好吃……”

  孙柳儿本着弥补的心态,主动的开了口,红着小脸儿,双手捧着小碗又往前递了递。

  秦根终于抬起了头,看向了面前的孙柳儿。

  眼前这姑娘穿着一身崭新的浅粉绣花长袄,如春日新开的蔷薇粉,上面带着朵朵白色的暗纹小绣花,适宜的剪裁,将她弱不禁风如扶柳的姿态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发也不再是之前那随意的麻花辫,而是挽成了个小巧的发髻,斜斜的坠在脑袋一侧,发髻上面还簪了一朵小小的绒花。

  这种发型应该是京都那边的女子惯常梳的吧,从来没见过呢……

  秦根突然心里冒出来这么一个很奇怪的想法,

  不管是在白凤镇,还是在玉前村,他好像都没见过哪个姑娘梳过这么精巧的发髻。

  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又落在了那张巴掌大的脸上。

  那张脸跟他之前记忆里瞥过几眼的脸比起来,好像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比之前饱满了许多,许是衣服和炭火映衬的,这会儿看过去,如瓷的白里竟透着粉红,衬得那双弯弯的柳眉和那双低垂的眼睛更加生动了。

  还真是比之前刚来的时候水灵多了呢!

  秦根心里再次冒出来一个奇怪的念头。

  他暗骂自己荒诞,又不好意思让一个姑娘家总是捧着个碗伸在自己鼻子底下,就赶紧将手里的糍粑粑放进碗里随意的蘸了蘸。

  孙柳儿见秦根蘸完了糖,心底方才悄悄的松了口气,将碗放了回去,双手搭在自己腿上,此时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林婶子又在房里半天不出来,她便只好安安静静的坐着。

  秦根三下五除二的便将手里的糍粑粑给吃完了,直到吃完了,他老娘还没出来。他很无语的看了一眼他老娘那一点动静都没有的房门,心里忍不住想翻个白眼。

  他虽不通男女感情中事,但他也不是个傻子,岂能不知道他老娘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吗?

  “咳……”

  屋里静的连掉根针都能听得到了,在里屋一直竖着耳朵趴在门边听动静的林婶子,听着堂屋里一片安静,真是忍不住想去骂自己儿子没用,这么大个人了,又不傻又不缺心眼儿的,见着个大姑娘,却是连两句话都说不出来!

  怪自己平时在这方面教的太少了!这般想着,林婶子在门后便再也待不下去了,拿着针线盒子,装着样子打开房门出来了。

  一见林婶子出来了,堂屋这两个人立时都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两双眼睛都落在了林婶子身上,不自觉的都松了口气。

  林婶子在炭火盆前重新坐下,细细的问起来秦根最近怎么样,怎么今天这么大的风雪突然回来了。

  秦根回着,说一切都好,之前那段时间赌场太忙,正好这两天大雪,老板就给他放了假,让他回来歇两天,眼看着离过年不远了,再回来就到过年的时候了。

  孙柳儿在一边微微垂着头,也不多说话,手里的针线如蝴蝶穿花一般,让人看得眼花瞭乱。

  秦根随意的瞥了一眼,见孙柳儿手里的布料好像并不是她自己穿的。

  见儿子看了过去,林婶子赶紧不失时机的递上一句,

  “你看柳儿的手多巧啊,比镇上的绣娘做出来的东西还好看哩……这几日她病好后,天气冷,又出不得门,她便在家里做衣裳,她手上这件便是你的……娘老了,眼睛也不中用了,做不了这些了,得多亏了柳儿,要不然你往后可就没有新衣裳新鞋子穿了……”

  孙柳儿听到最后一句话,只将头垂得更低了。

  秦根受不了他老娘这么直白的话,只好装着没听见。

  又坐了一会儿,林婶子便说自己困了,要去睡了,也催着他们二人赶紧去休息。

  当孙柳儿铺好床时,秦根已经洗漱完进屋里来了。

  一见他进来,孙柳儿立时便有些紧张的往炕尾那儿靠了靠,侧着身子站着,双手不自然的放在身前拧在了一起。

  起初秦根并没注意到,当他将自己身上的外衣解开了一半,鼻子尖里闻到一股往常从来没有在自己房里闻到过的女子身上独有的胭脂香粉的香味儿时,这才想起来屋子里还站着一个孙柳儿。

  他看着孙柳儿那副姿态,心中了然,不自然的又把外衣赶紧往上拉了拉,视线在屋子里跟小狗打转儿似的四处乱瞄着,沉默了一会儿后,这才干咳了一声,像是自言自语一般,

  “咳……这屋子里太暖和了,怎么这么渴呢?得出去喝杯水才行……”

  边说着,秦根边抬步出去了,还不忘关上房门。

  孙柳儿见秦根出去了,怎会不知道这是他故意的呢?

  他怕自己又跟上次一样尴尬。

  这个人,其实并不像他外表那般冷淡……

  孙柳儿心里突然泛起了些许异样的情绪……

  当秦根估摸了时间后,再次踏进房门的时候,果然,炕上朝里的地方,那床新被子里隆起了一个小小的包。

  除了一个小小的包,什么都看不见,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露出来。

  秦根摸了摸鼻子,觉得有些好笑,嘴角边不自觉的往上扯了扯。

  当他麻溜儿的躺进自己的被窝后,被子里的暖气一阵一阵的往上扑,可真是舒服啊,暖和的不得了。

  这么热的炕,她这么严实的捂着,可别把自己给捂死了啊……

  秦根被自己奇怪的念头给吓了一跳。

  油灯的灯芯上爆出了一个小小的油花,发出噼啪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屋子里格外的响亮,秦根伸长了胳膊,拿着外衣使劲往那边一扑扇。

  灯灭了。

  屋外的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堪堪停了下来。

  大概是外面冰天雪地的天儿太冷,屋子里炕又烧的太过暖和,又或许是孙柳儿最近的睡眠太好,当她一觉睡醒过来的时候,已是过了早膳的时间。

  她迷糊着睁开眼,就那么躺着发了好半天的呆,直到转过脑袋看到一边乱糟糟的被窝,才猛的一下子想了起来,赶紧暗呼着糟糕起了身。

  林婶子想着天太冷,便特意没有喊她起来用早饭,当孙柳儿收拾妥当出来的时候,正看见林婶子和秦根在堂屋里坐着烤火。

  她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抿抿嘴,脸上还带着刚睡醒的潮 红,看着粉扑扑的。

  林婶子贴心的为她端来锅里一直暖着的热乎小米粥和新煎的鸡蛋饼,边让她多吃点边催着秦根赶快出去到院子里铲雪。

  孙柳儿吞下口中的饼,正巧林婶子正掀开挡风的棉布帘子往屋外看去。

  她也伸长了脖颈,往外看,只见院子里一尺来厚的白雪,那雪比上好的面粉末还要白净,覆盖住了目光所及的一切景物,到处都是白皑皑的一片,干净极了。

  看着看着,孙柳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眼神有些迷茫起来,不自觉的放下了手中的饼,一脸回忆的神色,开口道,

  “记得小时候,一到快过年,父亲便会从任上回来了,若是赶巧遇上下了这样的大雪,父亲便会带着我一同在后院里堆雪人,跟我打雪仗……”

  “父亲堆的雪人总是圆滚滚的,很好看,那雪人眼睛是父亲从灶房里取来的木炭做成的,像真人儿一样……他还会把我的斗篷罩在上面,故意说那才是他的女儿,逗得我不高兴,然后又拿着他背着祖父偷偷买的糖葫芦来哄我……”

  林婶子和秦根听了,俱都是一愣。

  林婶子不由得柔声道,

  “好孩子,照你这么说,你父亲是极疼你的……”

  孙柳儿勉强笑了笑,

  “父亲确实是疼我的,只是他也有不得已的难处……后来,他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少,即便是过年,也都回不来,再到后来,我渐渐长大了,三两年见不着他一面,也是常有的事……不然……“

  她没说下去了。

  若真是父亲伴在身边,她又怎会被那胆大妄为的继母悄悄下了药卖给人牙子呢?

  “好了好了,快别想这些了,赶紧吃,粥都要凉了,这可是婶子一大早起来煮的,熬的可烂了,我告诉你啊,这小米可有营养了……”

  林婶子怕她再多想下去,忙端起粥塞到她手里,连声催促着。

  待孙柳儿吃完饭,秦根已经在院子里开始铲雪了。

  雪太厚,铲起来也是颇要力气的,不一会儿的功夫,秦根便觉得浑身开始热了起来,都开始出汗了。他随手放下铲子,快速的脱下外衣,只着内衫,露出一副精壮有力的身材。

  脚边都是未铲净的白雪,秦根四处瞄了瞄,没有可以放衣服的地方,大概是懒得动,他转过头刚好看见了站在檐下张望的孙柳儿,便冲她扬起了下巴,

  “喂……那个……柳……柳儿……”

  孙柳儿听到了,一愣,没想到秦根会突然主动的唤自己的名字,接着下一瞬,两边脸颊上便迅速的飞上了两朵粉云。

  秦根见孙柳儿看向自己,便伸长了手,将衣服递了出去,看向她,示意孙柳儿接着。

  孙柳儿见他这举动,便会了意,抿了抿红唇,小跑着来到秦根身前,勾着脑袋,根本不敢抬眼看他,伸出双手接过他递来的衣服。

  脸更红了。

  映着这满院的白雪,一身浅粉的孙柳儿就如同那春日里刚刚盛开的蔷薇花一般,娇羞可人。

  她怎么这么容易脸红啊?

  秦根注意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孙柳儿那变得越来越红的双颊,他突然觉得自己也有些莫名的不自然了起来。

  孙柳儿接过衣服后,抱在怀里,转身欲向屋里去,她大概只顾着害羞,没注意到手中的衣服上有一只袖子滑落在雪地里。

  “啊……”

  “喂……小心……”

  只听孙柳儿一声惊叫,那只袖子绊住了她的脚,再加上院里的积雪还未除尽,地面再打滑不过,就这么着,猝不及防的,她抱着衣服仰面朝地上摔去。

  秦根眼看着孙柳儿绊倒,又眼看着孙柳儿要摔到地上去了,也来不及多想别的,他赶紧扔了手里刚刚拿起的铲子,一把接住了孙柳儿。

  孙柳儿吓得三魂七魄都快要没了,只紧紧的闭着眼等着那股子疼痛,

  谁知,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她反而觉得自己落进了一个既宽厚又温暖的怀里,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

  那股味道,她早上在收拾床铺的时候才刚刚闻到过。

  她被吓惨了,紧紧的抱着怀里的衣服,就那么躺着,动都不敢动一下。

  秦根两手搂着她,低下头,看着怀里那个人儿,长长的睫毛微微向上卷着,时不时的颤动一下,像小蛾子的翅膀一样,本来红红的脸颊此刻大概是被吓的,已经一片惨白。

  这就被吓到了?

  还好自己接住了!不然这一下子可是实打实的要摔的不轻!

  秦根不由得觉得一阵好笑。

  正在灶房里忙乎的林婶子,本来听到了孙柳儿的那一声惊呼,已经冲出了半个身子,可当她看到秦根稳稳当当的将孙柳儿接住,搂在怀里以后,立时捂着嘴偷笑了起来,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又悄悄的将脑袋给缩了回去。

  “喂……喂……好了,没事儿了!”

  秦根见孙柳儿半天不动,便低声轻唤着。

  孙柳儿听到秦根的声音,眼皮动了动,这才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一映入眼帘的,便是秦根那满是笑意的桃花眼,

  孙柳儿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清晰的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下一刻,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还躺在秦根怀里呢,孙柳儿羞极了,赶紧挣扎着起了身。

  秦根潜意识里怕她站不稳,再次摔倒,扶着她的手臂,直到她稳稳当当的站住了才松开了手。

  脸居然又红了!

  秦根颇有些惊奇的看着面前这个姑娘,方才还一片惨白的脸庞,此刻跟加了柴火似的,脸迅速由白转粉,然后由粉转红!

  “……谢谢……”

  孙柳儿攥紧了怀里的衣服,轻声道了声谢。

  秦根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努力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第二次了!我说,你下次能不能自己再小心一点儿?不是每次都这么好运的!我也不是每次都在的!”

  听秦根这么一说,孙柳儿又想起了那个未说出口的道歉,她轻咬着红唇,犹豫了一会儿,心一横,便闭着眼睛把脑袋往前伸了伸。

  秦根被吓了一跳,

  孙柳儿都快把一张俏脸伸到他胸口来了,弄得他一紧张,不自觉的上半身绷直了往后仰。

  “你……你这是干嘛?”

  孙柳儿仍然是闭着眼睛,

  “我……我上次错怪了你的救命之恩,还……还打了你一巴掌,原是我不对,你打我吧,随便打哪边脸都行!这样,一巴掌换一巴掌,就公平了……我……我心里也会好受些了……”

  秦根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他看着凑到眼前的这张脸,因为距离近,光滑如玉的脸庞上,连那细细的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涨得通红的脸颊,特别像……像那六月里的水蜜桃……

  甜滋滋的!

  真想啃上一口!

  秦根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给吓了一大跳!

  他跟见到了鬼似的,赶紧往后退了一步,冷着声音说,

  “我秦根从来不打女人!上次的事儿就算了!你……你赶紧进屋里去!别再摔了,我还要铲雪呢,别给我惹麻烦!赶紧走赶紧走……”

  孙柳儿一愣,张开眼睛缩回脑袋重新站好,一脸的迷茫。

  他不愿意打回去啊?

  那这么说的话,是不是代表着上次的事儿,他原谅自己了?

  孙柳儿看着那个健壮的身影背对着自己,又开始一下一下的大力铲雪时,红唇边绽开了一朵小小的花。

  “秦大哥!秦大哥!”

  脆生生的声音,如同小鸟一般,飞进了院子里。

  孙柳儿与林婶子正坐在堂屋的火盆边,捣着刚炒熟的黑芝麻,还有红枣片,核桃干。

  林婶子闲来无事,特地弄来这些,说是把它们放在一块儿捣成粉未未,可以加点糖和成馅儿包成汤圆吃,也可以煎成糍面饼,也可以冲水喝,这些东西合在一起,补气血,养肝肾,给孙柳儿吃,用来养身子,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听到外面传来的动静,这娘俩儿都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向院外看去。

  原来是春英!

  春英今儿穿了一身绛红色滚花边的长袄,站在白雪堆里,俏生生的跟朵杜鹃花儿似的。

  她隔着篱笆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停下铲雪的秦根。

  “秦大哥,你真的回来了啊!”

  秦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有些奇怪的问,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春英捂着嘴笑了起来,丹凤眼向上挑起,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

  “我跟秦大哥你心有灵犀啊!”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