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成反派大佬的恶毒师姐颜子巷全文最新章节

穿成反派大佬的恶毒师姐颜子巷全文最新章节

颜子巷 著

连载中免费

《穿成反派大佬的恶毒师姐》是颜子巷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谷烟一朝被系统砸中,成了某本玄幻小说里与她同名同姓的恶毒师姐,系统分配给她的任务是阻止反派大佬师弟沈叶花黑化,书中原主对沈叶花极其恶劣,后来沈叶花黑化归来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杀了她报仇雪恨,谷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决定对他好点儿,防止黑化,从娃娃抓起...

7.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穿成反派大佬的恶毒师姐》是颜子巷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谷烟一朝被系统砸中,成了某本玄幻小说里与她同名同姓的恶毒师姐,系统分配给她的任务是阻止反派大佬师弟沈叶花黑化,书中原主对沈叶花极其恶劣,后来沈叶花黑化归来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杀了她报仇雪恨,谷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决定对他好点儿,防止黑化,从娃娃抓起...

免费阅读

  其实对于在场众人来说,抛开对谷烟和沈叶花两人的个人成见来看,这确实是一副甚至称得上美轮美奂的构图。

  秋光熹微,青裾飘摇,容貌清雅的女子抱着一个少年从绿叶碎影中翩然落下,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们隔绝开来,万物也寂灭无声。

  不得不说的是,在某个瞬间,在场的众人确实在那两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被彻底无视的糟糕感觉,并因此陷入某种对于自己的在场是否实属多余的深深自我怀疑中。

  而这种糟糕感觉又在此后的濯垢习学生涯中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直到数年后构图中两名主角其一的青衫女子从世间彻底消失,才随之消散。

  人群另一边,树下正悉心关切沈叶花情况的某青衫女子并没有意识到在场众人看他们两人的眼神有点奇怪,此刻她的眼里只有小白花。

  担心使用灵气凝聚而成的利刃会伤着沈叶花,谷烟从靴筒里抽出小刀,利落削断被绑成粽子似的少年身上的麻绳。

  绳子刚一解开,沈叶花就扑了上来,一双纤瘦胳膊紧紧揽上她的脖子。

  “师姐。”少年委屈地喊了一声,闷闷的声音从肩颈上传来。

  谷烟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小白花投怀送抱了。

  说来这好像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地面对面和人拥抱,感觉真......古怪。

  她伸出手,僵硬地在沈叶花的背上拍了几下,以示安慰之意。

  哪料沈叶花搂得更紧了。

  谷烟几欲窒息,心里却不忘想到沈叶花看着细胳膊细腿儿的,劲是真大......

  可是,特么的她都快被勒死了,沈叶花怎么还不放手!

  “沈......沈师......”

  算了,还说个屁!

  谷烟胳膊一阵乱舞,终于摸到沈叶花的后衣领子,往后一扯,沈叶花就像被拎小鸡似的拎离了谷烟的脖子。

  “搂我脖子这种事,下不为例。”谷烟黑着脸警告沈叶花。

  因为刚才差点被憋死,脸上红晕还未消退,此刻又掺上一抹黑云,就导致谷烟的脸蛋呈现出一种奇异的黑红黑红感来。

  沈叶花看着谷师姐那黑里透红的面色,意识到自己方才大概搂师姐搂得用力了些,登时心生惭愧,脸色发青。

  忽地又想起鼻尖刚才闻到的来自师姐身上的淡淡清香,脸不知怎么就红了起来。

  于是,沈叶花的脸也青红青红起来。

  谷烟自是不知道沈叶花一番心思变化,目光在他身上逡巡一遍,嗯,还好,除了有些虚弱外倒没有其他什么大问题。又看了眼地上的绳子,幸好是捆粽子的绑法,如若是吊着手腕,小白花怕是锁不了她喉了。

  不远处的晏清音看着那两人,乌眸瞪得溜圆,十分惊讶。

  “二哥,是我看错了吗?那谷烟真的救下了沈叶花!”

  晏止淮的脑海里却想起之前那个“没有他我活不下去”的说法,登时神情就变幻莫测起来。

  “意料之中。”

  “听二哥的意思,二哥早就知道谷烟是来救沈叶花的。我方才又听人说到,近来谷烟对沈叶花的态度陡变,如此看来,传言竟是真的了。”

  晏止淮淡淡“嗯”了一声。

  “真是想不到,那恶毒女人也会有转性的这么一天。”

  一旁的柳茴依道:“清音,人不是一成不变的,你也该改变一下对谷师姐的偏见了。”

  晏清音不以为然道:“还不是因为柳师姐你心好,你心好看谁都好,连那恶毒女人你也觉得好!”

  “不是这样的。”柳茴依想了想,“之前我陷入危险,还是谷师姐救了我。她原本可以不管我,但最后还是将我一并带了出来。如果谷师姐真的如你所说那般恶毒,又怎么会救我。”

  “什么,师姐你陷入危险?我怎么没听二哥说过!”

  柳茴依偷偷看了眼晏止淮,然后咳嗽一声,脸颊微红,小声对晏清音道:“谁告诉你我自己的事晏师兄就必须全部知道了。”

  晏清音眨眨眼,道:“我猜的。”

  “鬼才信你。”

  “不信拉倒!”

  两人打闹似的你一言我一语继续小声斗着嘴,晏止淮站在一旁,倒也不觉得烦。

  三人身后,听完全程对话的谢龄春眼里闪过一抹怪异之色。

  在确认沈叶花没大碍后,谷烟松了一口气。

  一回头,对上沈叶花明净的眸子,疑惑道:“我脸上可是有什么奇怪东西?”

  沈叶花却是摇摇头,道:“师姐,你的耳朵......”

  谷烟摸了一下自己的右耳,耳垂上空空如也。

  大概是刚才救沈叶花时不小心弄掉了。

  谷烟视线在周围地上巡了一圈,然后便看见了那枚红豆耳环,正躺在不远处的地上。

  弯下腰,正欲捡起。

  视线里却多出了一双黑色靴子以及垂落的青色衣角。

  在谷烟捡起之前,一只手先她一步捡走了那枚红豆耳环。

  “你要是想拿回你的东西的话......”身形高大的青衫少年话未说完,却猛然瞪大眼睛,像是经历了什么极度不可思议的打击,神情震惊到无以复加。

  事实上,就在刚才,只听凌空一道清脆响声,尖啸着划破空气,瞬间,邝闻达的右脸就被重重打得歪向一边。

  这一巴掌,将邝闻达几乎打懵,呆呆地愣在原地,反应不过来。

  下一刻,青衫少年终于反应过来,震惊褪去,顷刻间巨大的怒火腾一下熊熊燃起。

  邝闻达睚眦欲裂。

  “你敢打我?!!”

  站在他面前的谷烟抬起眸子,道:“有何不敢,你瞧我这不是正打着吗。”

  说完,衣袖再度扬起,一道金光倏然从青袖中蹿出,直直朝邝闻达鞭去。

  那金光速度太快,邝闻达躲避不及,只觉胸口一痛,整个身体竟是向后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一片花草中。

  沈叶花看见谷烟朝他转过头来,于人海中仿佛只独独瞧见他一个人,秀丽眉眼间神采飞扬,“沈师弟,看好了,我告诉你的那些话的真正含义!”

  邝闻达刚从地上爬起来,一道青影就逼近眼前。

  汹涌的灵力犹如一面巨墙向他倾轧下来,瞬间肺部像是被抽尽空气一般,陷入窒息。

  没想到,平常不显山漏水的那个万人嫌的谷烟,实力竟然如此强大!

  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邝闻达憋得面红耳赤,却听见谷烟道:“还记得我之前说以后谁要是再动沈叶花,我就要把那人扔进岚芷幽林吗?兑现承诺的时候到了。”

  一听这话,邝闻达大惊,挣扎得更厉害。

  “不想去也行。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打赢我,我便不把你扔到岚芷幽林去。”

  下一刻,邝闻达感觉到那股压制着自己的力量消失了,空气一下子全都蜂涌进胸腔,他大口大口地喘气,额头上已然大汗淋漓。

  “怎样,打不打?”

  邝闻达心下惶惶然,打个屁啊,绝对只有挨打的份好吗!

  但要是拒绝,岂不显得自己很怂。

  于是邝闻达一咬牙,“打!”

  围观了全程的在场众弟子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大概谁也没想到一向傲慢任性的谷烟竟然有如此实力,他们先入为主地认为既是拥有那般糟糕性格,那么与之相匹配的,谷烟就应当是个草包。

  柳茴依欲上前分开二人,却被晏止淮轻轻扯着手腕拦住。

  “晏师兄这是何意?”

  “你去亦是无益,好好看着便可。”

  “就看着谷师姐和邝师兄这样打下去吗?”柳茴依咬着嘴唇,乌眸里流露出担忧。

  “放心,不会太久。经此一事,邝师弟大概会学到一些新道理。”

  他们三人身后的谢龄春目光闪了闪,对祝昀道:“我觉得最好去通知师父。”

  “自然,谢师姐一向考虑周全。”细长的丹凤眼里眸光流转,似有所想,祝昀微微一笑,道:“我这就去。”

  说罢,转身离去。

  接下来,只见两道身影在空中时分时合,灵力碰撞,金光四溅。

  但很快,邝闻达就败下阵来。

  被谷烟以膝盖压在胸膛上,脖颈也被纤细却强韧的小臂牢牢卡住。

  “你输了。”谷烟挑眉道。

  话音刚落,脸色陡然一变。

  那股气息太过熟悉,以至于隔得这么远,她都能准确无误地嗅出谷山溪正朝这边走来。

  心生恐惧,浑身都开始发抖。

  没办法,谷山溪对于原主的震慑力太强,导致她谁都不怕就怕她父亲。

  再一看眼下被她压得死死的邝闻达,心道这场面怎么看都是她在欺负人家,到时不好解释啊。

  于是迅速从邝闻达身上跳起来,站到一旁。

  邝闻达一解开禁锢,立马连滚带爬地奔到谷山溪身边,委屈地喊了一声“师父。”

  面目冷肃的中年男子看向谷烟,眸色暗沉到极点,里面墨云翻滚似有山雨欲来之势。

  “当众欺凌同门师弟,你可知错!”

  谷烟心道知错知错!为了小命,一定知错!

  可话到嘴边,却拐了个山路十八弯,“谷烟知错,但若邝师弟下次再犯同样的事,谷烟还是会做出同样选择。”

  站在谷山溪身后的邝闻达清清楚楚看见那青衫女子朝他投来冷冷一眼,明摆着在警告他:我谷烟,知错不改,再有下次,照打不误。登时打了个哆嗦。

  与此同时,说完这句话的瞬间,谷烟意识到惨了,自己完了!

  果不其然,只见谷山溪脸色黑到极致,右手凭空一抓,下一刻手中便赫然多出一条丈长细鞭,鞭身金光四溢。手腕一抖,那细鞭凌厉抽出,尖啸破空,光点四溅,堪堪在空气中留下数道凌乱金痕。

  “不知悔改!”

  谷烟看向谷山溪手里的金鞭,身子猛地一颤。

  这......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哭爹喊娘”鞭吧......

  “哭爹喊娘”鞭,鞭如其名,挨一鞭哭爹,挨两鞭喊娘,挨上第三鞭,便是眼泪与鼻涕齐飞,冷汗似飞瀑直下。

  而且,这个鞭子绝妙到变 态的一点是,抽人不见血,不但不见血,甚至连一丁点皮都不会破。

  倘若你手如柔荑,肤若凝脂,挨完这个鞭子一顿抽后,保证你全身上下,依然滑溜如初。

  然而,上面提到只是它绝妙的那部分,更为变 态的部分在于这鞭子抽完人后的后劲,可谓之相当上头。

  谷烟隐约记起原文中提到过一个青衫弟子私自下山,结果闯了祸,就被谷山溪用这“哭爹喊娘”鞭给狠狠教训一番。后来听北苑弟子讲,那倒霉催的闯祸师弟被扶进住处后,哭爹喊娘的唉哟叫唤声绕梁三月,不绝于耳。

  故此,此鞭的“哭爹喊娘”一词更有深层延伸含义于其中。

  想到这儿,谷烟咽了口口水,再次看向那金光灿灿的细鞭,眼里就充满惊恐了。

  挨一鞭,疼三月。

  光是想一想就觉得恐怖至极!

  身体下意识地退后两步。

  就在这时,眼前晃过一道青色影子。

  谷烟愕然,竟是沈叶花冲了出来,少年张开双臂将她挡在身后。

  “师父若一定要惩罚师姐,叶花请求代师姐受过。”

  谷山溪皱眉,呵斥道:“濯垢一门从没有代人受过一说,再不退下不仅免不了谷烟的,连你也一并罚之!”

  被沈叶花挡在身后的谷烟先是一愣,随后便倍觉欣慰起来,自家的小白花没白疼啊,知道保护人了。

  这样想着,谷烟的手搁到矮她半个头的少年的肩膀上,轻拍了两下,以示欣慰。

  少年身形一滞,转过头,仰视着谷烟认真道:“师姐,我会保护你的。”

  这一刻,谷烟从沈叶花的眸子里看出了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似乎较之以前少了些弱气,多了几分坚韧。

  “多谢师弟的好意,我已心领。但这是师姐自己的事,本应由师姐自己处理。师弟,退下吧。”谷烟柔声道。

  “可是师姐是为了我才和邝......邝闻达发生冲突,错全在我,就算不让我代为受罚,让我和师姐一道受罚也好......”

  “叶花,退下!”谷烟冷声喝道。

  这朵小白花娇弱是娇弱,骨子里其实倔得很,如果她不强硬些,根本听不进去。

  要是最后两人都挨上一顿鞭子,到时她分 身乏术,万一期间出点什么事,她自己都还在哭爹喊娘,哪还顾得上小白花。

  一想,这不是添堵么。

  所以,小白花的想法是令人欣慰的,但行为却是要坚决制止的。

  谷烟欲让沈叶花退下,余光瞥见一道银白色的光朝自己飞来,不知是什么,下意识地迅速将身前的沈叶花往一旁拨去。

  然而,手指刚挨上沈叶花衣衫一角,眼前亮光闪过,在一片朦胧银光包围中,身体竟然缓缓飘了起来,她试着挣扎却动弹不得。而在悬浮的过程中,又感觉自己的身体在空中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一个头朝下脚蹬天的倒栽葱姿势。

  从谷山溪身后走出来一个身着素净衣衫的女子,容貌端雅,气质出尘。

  “蘅君,你这是何意。”谷山溪蹙起眉头。

  聂蘅君道:“师侄顽劣,应当教训。”

  谷山溪道:“聂师妹岂不是在为难我——你既已出手,我怎好再罚。”

  聂蘅君轻轻一笑,道:“这还不简单,要么师兄咬牙狠心将那惩戒鞭抽将上去,要么就收了鞭子,反正已有我惩罚在先,师兄也可省些力气。”

  谷山溪轻叹一声,收了手里的细鞭,对聂蘅君道:“你对她过于宽懈了。”

  “是么。”聂蘅君道,“我倒觉得是师兄对师侄过于严苛了。”

  “谷烟生性娇纵任性,加之傲慢自负,不严加管教怎么行。”

  聂蘅君却皱起了眉头,沉思片刻后,道:“我自然知晓烟儿身上的毛病,但世上没有哪个人生来便骄纵任性的。”

  谷山溪听言,眼底划过一丝波动,没再说什么。

  “师侄,难受么?”聂蘅君问道。

  “还……”

  剩下的“好”字还未说出,却见聂蘅君朝她眨眨眼,嘴里轻声道:“嘘,别让你父亲听到。”

  谷烟心道果然如原文中一样,聂蘅君是整个濯垢门唯一一个还愿意关心她的人。

  “我让你父亲给我们留了些独处时间,他不会来打扰的,所以你现在可以和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聂蘅君道。

  不得不说,虽然比起谷山溪的“哭爹喊娘”鞭,聂蘅君的这种“倒栽葱”惩罚方式已经轻得多,但是程度轻,不代表过程轻松。

  因为一直保持头朝下的着倒栽葱姿势,谷烟渐渐地开始感觉头有些充血,看聂蘅君尤其还是一个倒着的聂蘅君时就有点犯恶心了,而且明显能感到血液全部在朝脸上涌,想必此刻她的脸应该红得能吓死人。

  然而聂蘅君却在这种尴尬的时候问了她如此一个问题。

  谷烟自然知道聂蘅君是出于好心,但是这事说来还真的挺复杂的,三言两肯定解释不清。

  于是她道:“这事说来话长。”

  聂蘅君道:“那师侄便长话短说。”

  谷烟就道:“我要吐了。”

  聂蘅君似乎这才注意到倒栽葱的谷烟脸色有多红,登时被吓了一跳,“师侄,你的脸好红!”

  “我知道。”谷烟面无表情道,“因为我的脸正充着血。”

  “师侄懂得真多。”

  “那烦劳蘅君师叔......放我下来?”

  “不行。家有家法,门有门规。你殴打同门师弟,理应受罚。”聂蘅君道,“除非师侄先告知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解事情原委后,我自会再做定夺。”

  谷烟:“......”

  没想到这个聂蘅君还挺能绕的。

  正欲开口,沈叶花的声音在身旁响起,只听他道:“聂师叔是不是知道事情原委后,就会放了师姐?”

  聂蘅君顺着说话的方向看过去,是一个身形纤细的清秀少年,一双明亮干净的眸子格外引人注目。

  聂蘅君道:“想必你就是传言中谷烟的那根小尾巴,沈叶花了。”接着露出一点温柔笑容,“果然如此。”

  “晚辈不太明白聂师叔的意思。”

  “我常听一些弟子道,谷烟身边总是形影不离地跟着一个叫沈叶花的小师弟,又听他们道这个小师弟对谷烟很是尊敬,而且关心有加。如今一见,便知晓传言真确无疑了。”

  事实上,聂蘅君从那些弟子口中听来的版本当然没有她说得那么委婉,甚至称得上恶毒。

  她自然不会理会那些掺杂在其中的个人情感,她真正关注的是剔除那些私人情绪后的故事的主干部分。

  她知道谷烟因为性子的原因不受大部分濯垢弟子待见,所以对于谷烟身边竟有这样一个崇敬且关心她的小师弟颇为惊讶。

  接下来,聂蘅君听沈叶花给她讲述了事情的原委。

  大意是谷烟是为了帮他才和邝闻达打斗起来的,因为在此前稍早些时候,由于自己没有帮邝闻达打洗脸水触怒于他,被其绑到了树上。

  听罢,聂蘅君更为惊讶了。

  因为她又听那些弟子曾说过,谷烟对这个小师弟极为嫌恶,且经常恶言相向,甚至也同其他人一样捉弄欺负他。

  为此,她还为这个叫沈叶花的小弟子担忧过,但现在看来,传言也未必完全可信。

  嗯,以后还是少听些徒儿们的八卦吧。

  不过提起八卦,倒让聂蘅君想起其她另外某些传言来。虽然不可信,但作为濯垢门三师之一,还是有责任提醒徒弟们一番有关门中异性弟子之间交往守则,便道:“濯垢门向来治学严谨,重规严矩,一百廿四条门规里其中一条便是禁止弟子间早恋,还望两位徒儿悉知。”

  什么?!谷烟猛地一个激动,差点被自己口水噎死。

  是她耳朵聋了吗?这聂蘅君在说什么?!

  这边刚刚咽下口水,却听到沈叶花道:“聂师叔所说的早恋是什么意思?”

  聂蘅君正色道:“所谓早恋便是过早地......”

  谷烟急了,我靠!你这个怪阿姨不要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将她家小白花往奇怪的方向上引啊!忙命令道:“沈师弟,捂住你的耳朵!捂上,立刻!”

  沈叶花听话地捂住耳朵,神情却是一片茫然。

  聂蘅君:“......”

  谷烟黑着脸:“请问聂师叔都听了一些什么传言?”

  聂蘅君将衣袖掩在嘴唇前,咳嗽一声,道:“稽言罢了,无甚可说。”转了话题,“谷烟师侄,我已知晓事情原委,便将你放下来吧。谷师兄那边,我自会去说。”

  “那便多谢聂师叔。”谷烟顿了顿,已然恢复淡定,“请师叔放心,沈师弟心思纯净,譬如白壁,于我只是单纯的崇敬而已。”

  聂蘅君道:“那你呢?”

  “我自然把他当做我的师弟看待,别无他意。”

  聂蘅君又道:“其实说来师侄大概误会了我的意思,门规如此规定,也是出于对弟子们习学除魔之术的考虑,若心思因此放在别处,岂不是辜负了那些将他们送来濯垢门以期有所成就的爹娘叔伯的期冀。”

  谷烟道:“师叔不用再说了,我懂。”

  作为一个从小听这番言论听到二十二岁的人,她真的懂。

  然后她听到沈叶花清清朗朗的声音问道:“师姐,我可以把手放下来了吗?”

  “可以。”

  差点忘了这茬。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