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囚徒伍究赵庸全文最新章节

囚徒伍究赵庸全文最新章节

花落自缤纷 著

连载中免费

《囚徒》是由花落自缤纷原创所著,主角叫伍究赵庸。讲述了伍究的背靠在了窗台上,赵庸步步逼近。直把他压迫在窗台上,伸手掐住他的脸。伍究肩膀疼痛。可是当下虽然赵庸逼迫如此,他依旧镇定。只是赵庸看他桀骜眉眼,靠得越近越觉得伍究姿容绝佳傲骨天成。初见如璞玉,让人心喜。蠢蠢欲动。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囚徒》是由花落自缤纷原创所著,主角叫伍究赵庸。讲述了伍究的背靠在了窗台上,赵庸步步逼近。直把他压迫在窗台上,伸手掐住他的脸。伍究肩膀疼痛。可是当下虽然赵庸逼迫如此,他依旧镇定。只是赵庸看他桀骜眉眼,靠得越近越觉得伍究姿容绝佳傲骨天成。初见如璞玉,让人心喜。蠢蠢欲动。

免费阅读

  伍究虽然躺下了,但是他已经连睡好些时日,加上昨夜好眠,所以眼下并不困乏,只是伤口隐隐作痛,行动难免不便。躺着也就躺着了。

  房间里四下安安静静,外边儿有沙沙的雨声传来。

  窗子没有关,凉风吹进来带着湿润水汽。

  伍究的手指在帐子上面摩挲了两下。

  是粗麻混合少量的蚕丝所制。

  粗糙。

  厚重。

  花纹简单、古朴。

  偏向于他所在星球的诸侯称霸时期。

  伍究拍拍被子,揪出来一些从孔隙间冒出丝的东西来,不是棉花,是木棉。

  历史的进程总是大同小异。

  如果这是个架空的平行空间,伍究会觉得有些头疼。因为他一无所知。

  如果这是他原来的时空,那么他好歹熟读一些历史,大致走向他是知道的,于他有利。

  不过眼下看来,似乎更偏向于前种想法,毕竟“赵庸”和杨培、李乐,无论掀翻了一个王朝还是没有掀翻,这么大的事件历史不可能一点都没记载,而他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考虑这些,而是如何活下来。

  这一次是侥幸。

  可是他本身在行军打仗方面并非有才,此次纯粹胡咧咧瞎蒙一回。多亏得他是一个男人,生来对“建功立业”、“称霸王侯”这种事情就热血上头,三国看过几个版本,历史争霸剧也看过很多。

  可那也仅仅是“爱好”而已。

  不能说一个人喜欢看争霸剧,他就真能在现实中,复制剧中战果,得以称王称霸。

  这万一以后要是露馅了,只怕下场只会比现在更惨。

  所以,如今需要的是快快把伤养好,然后摆脱赵庸这个魔王。他对这个信手拔刀说杀就杀的人全无半点好感。

  而且!

  这个人能屈能伸变脸迅速,只能说明此人心思深沉奸诈。

  和这种人共事,无异于与虎谋皮。

  他伍究,就算真的有才,也不会去辅佐这么一个人。

  至于如何摆脱,还需要细细思量斟酌谋划静待时机。

  他穿越之前,不过一个匠师而已,不过这个匠师不是指做什么手工的桌子椅子,或者衣柜梳妆台,而是将古机械和现机械结合在一起,得以让木鸟飞天、游鱼潜水……

  说得好像很高大上,不过是将塑料壳啊或者金属壳换成木壳子而已。

  打着推出古今器械结合的大旗,哄骗一波观众。

  台词都是事先写好的,煽情带感。

  说什么不能让古文化流失,需要继承人,而且这种爱好培养孩子的动手能力,有助于智力开发,将来说不定就成为大名鼎鼎的科学家造福百姓、深受爱戴,和爱迪生一样名垂千古……古今中外大旗都拿来忽悠。卖出去一波又一波的木恐龙啊、木鸟、木飞机、木鱼、木机器人、木奥特曼……

  就和卖积木是一样的。

  就比积木高大上一丁点。

  唉,可能是缺德的事情干多了。

  不然穿越这种事怎么会轮到他身上。

  一来还险些人头落地。

  肩膀还被扎个窟窿。

  真是造孽啊!

  伍究想了很多。

  可惜想得越多越是一筹莫展。

  他又想起那时候被押在广场上的一众伍家人,那时候他就看到里面起码有四五个小孩子,其中还有两个还在襁褓之中。古时候的人成亲早,谁知道是不是他的崽?

  他要是一个人趁机走了也就走了。

  但是眼下,占了别人儿子的身体,就对一干伍家人不闻不问。伍究做不到,他怕被雷劈。虽非圣贤,但有原则。

  伍究静卧闭眸休憩,不知道多久,昏昏然睡了过去。午间,有侍女进来请他用了药。后面快到天黑的时候,饥肠辘辘,才迎来他的那顿晚餐,依旧是碗白米粥。

  伍究先前看帐子看被子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时代的织料匮乏,尚且在粗麻和蚕丝上动功夫,连棉花都没有。

  等他一日只有两餐,且还是白米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这个时代,物资也匮乏。

  如何是好?

  温饱不继,则世不能安。

  越底层的人活得越艰难。

  眼下天下大乱,流离失所者众。要是只看到他们可怜,那就是傻子。伍究已经想象出一群群的难民之中,人不为人,强者欺负弱者、弱者衣食难继备受欺凌的样子了。

  他怕死。

  更怕生活困顿举步维艰。

  刚从孤儿院出去工作的时候,没钱没权没势、人心难测,不知道受了多少冷眼……

  他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

  如今这个时代阶层更加分明,动则有性命之忧。

  伍究长长叹息一声,天呐!

  这可怎么办?

  难道这一辈子就要这种地方过活了?能不能让他回去?他保证日行一善,每天都扶一位老太太过马路,或者捡个矿泉水瓶子扔可回收垃圾桶里……

  可惜天不遂人愿。伍究就这么躺了两个月,伤口才彻底愈合了,脱了痂之后,肩膀下方一点点有个疤,新长的肉粉紫色。看起来有点骇人。还会有点疼痒,等肉老了估计就不会痒了。

  伍究在这个世界两个月了,对这个世界也算是有了初步的了解,毕竟可以自行穿衣戴冠了。赵庸期间还特地找了一架材质非常不错的小叶紫檀做的琴过来送给他,大献殷勤。

  对伍究一而再再而三的夸赞:“先生广煌台上临水曲,山水称绝号圣音。来日大好了,还请先生不要吝啬,为赵某(弹)上一曲,无憾矣。”

  伍究心道:去你M的!老子会(弹)鸟,要给你(弹)吗?他会(弹)个鬼的琴啊。

  面上借口着届时再说,推辞掉了。

  伍究走出房门,走出庭院,并没有人拦着他,但是他不认得路,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不过他想,既然他出来了,肯定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禀告赵庸。届时赵庸肯定会来的。就算赵庸事忙,也肯定会派个人过来,问他有没有什么需求,决然不会坐视不理。

  于是伍究只在前门的院子里看看花,这花圃里种满了大红色的月季,开得格外好看。这也说明眼下时节乃是春季。万物新发之时。

  果然,没过多久,一身常服的赵庸就过来了,身边跟着六个人,不像侍卫打扮。这是伍究初见赵庸身边的人。

  六人也是常服。

  这六人看向伍究的眼神有好奇的、有钦佩的、有仰慕的、有欣赏的……

  不过人人眼中都有探究。

  彼此见礼。

  伍究先说的客套话:“将军今日事忙?”

  赵庸此刻神色温和,但是眉眼难掩狷狂之色。他身上似乎有种不可一世的霸道气场,根基来源于他强大的(军)队。

  “不忙,今日休沐,正同诸君一起饮酒,听下人说先生出了卧房,心想先生的伤已经大好,诸君又倾慕先生已久,特来相见。”

  其他六人纷纷再次拱手作揖。

  伍究连忙见礼。

  “在下魏徽,字望安。久闻灏修先生大名。”

  “在下丘博,字澄明。久仰。”

  “在下方和,字勉直。”

  “在下方潜,字勉德。见过先生。”

  “在下福节,字随安。倾慕先生已久。”

  “在下钟鹤,字鹏举。”

  伍究心思电转,原来他字灏修。顿时一一见礼,最后道:“见过诸君。”

  不得了了,赵庸就这么一点准备都不给他,直接拉着他的智囊团过来“找茬”来了。

  赵庸笑着问伍究:“诸君与先生神交已久,对先生的平南之策甚是钦佩,想与先生探讨一番,不知先生当下可有安排?若无安排,不如一起去前厅宴上,饮上几杯如何?”

  众人都看着伍究。

  很想和他聊聊天。

  伍究看着他们的眼神,却是觉得他们很想和他“找找茬”……

  不能接招!

  至少现在不能接招!

  他现在对眼前局势一点都不了解,哪些地名哪些城池哪些人物他一概不知。要是问起来肯定露馅,兜都兜不住。

  届时在赵庸面前好不容易立起来的B格说崩就崩。

  不成!

  这可事关小命。

  伍究温润一笑,春风微冷而过,腰间环佩叮当。

  他身侧月季花红艳媚丽,而他青白色长袍衬得他如芝兰玉树。

  相得益彰的同时对比鲜明。

  世人好佳色。

  顿时对伍究的三分陌生好感,提升到了六分。

  只见伍究轻轻摇头。

  道:“多谢将军好意,不过伤重初愈,不宜饮酒。眼下万物初生之时,我想出城看看,不出大门已经两月有余,有些闷了。”

  六人心思各异。

  赵庸笑看着伍究。

  这个时候邱博却是笑着道,“先生好雅兴,此时确实是踏春的好时节。相请不如偶遇,饮酒哪有赏景有味道,大家不如同去?”

  伍究:这是摆明了不放过我啊!

  老追着我做什么?

  又没欠你们的钱!

  让我露馅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不过伍究当下是没法推脱了,只能内心苦笑着点头。

  “难得诸君有此雅兴,那便同行。”

  于是赵庸便吩咐人驾了牛车出行。

  伍究看到的车是卸了车门和车顶的。因为这样才好赏景。

  七人分两车而坐。伍究和赵庸是一车。坐四人,后面一车三人。

  大家也不拘束,都是盘腿坐着,因为这个时候没有坐凳,有蒲团就很不错了。当下也没有瓜子花生可以磕。

  后面还跟着两队足足五十人的黑衣玄甲的护卫队。

  伍究觉得气氛真是超级尴尬,滚他娘的蛋,他不过是想出来逛逛,看看眼下所在之地是个啥样,怎么就不能让他好好的逛几圈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