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远古娇医白九苍梧全文最新章节

远古娇医白九苍梧全文最新章节

季长风 著

连载中免费

《远古娇医》是作者季长风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以主角白九苍梧为中心,展开了一系列或惊险或搞笑的事件,一起来看看吧,全文讲述的是:白九穿越远古时代,为了活命,只能使出生平所学尽力前行,这里没有阶级秩序,只有强者生存,也有着各种各样的部落存在,而某强大部落的首领,苍梧,第一眼见到她便再也挪不开视线…

24.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远古娇医》是作者季长风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以主角白九苍梧为中心,展开了一系列或惊险或搞笑的事件,一起来看看吧,全文讲述的是:白九穿越远古时代,为了活命,只能使出生平所学尽力前行,这里没有阶级秩序,只有强者生存,也有着各种各样的部落存在,而某强大部落的首领,苍梧,第一眼见到她便再也挪不开视线…

免费阅读

  烧陶,最重要的是窑和胚土,这两样在在现代压根儿就不是事儿,白九在还没穿越过来 之前倒是学过几天陶艺,但家伙事儿都是准备齐全了的,自己只需要动动手就可以了。

  然而,现在是要啥啥没有。

  白九坐在石头上想着之前一时兴起去学陶艺恶补的知识,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

  她记得穿过来之前,用手机刷到过一次最原始的烧陶办法,不需要太多的技术含量只要有泥有柴火就行。

  白九也是个行动派,脑子里有了办法是一刻也不愿意多等,直接到山洞试了试蒲公英的温度,见没那么烫了急吼吼的喂了两人喝下,端起陶罐就跑了出去,看的躺在干草上的苍梧和骊芒两人一脸懵逼。

  “这个女人,是要带着陶罐逃跑吗??”

  骊芒看着白九的背影,一脸懵逼的开口。

  “你说什么呢,九不会逃跑的!!”

  同样一脸懵逼的苍梧回过神来,皱了皱眉头说道。

  说完,转头看向脸色比上一个太阳升起时脸色好很多的骊芒:“你以后对九尊重些,部落需要巫医。”

  哪怕她不能让他们不受伤就猎到猎物,他们也需要她。

  骊芒受过不少伤,以往都是自己咬牙挺过来的,这次伤的重却是最轻松的一次,想着天黑时候那双不停在自己身上擦拭的手,冷哼一声。

  “她不像那些女人一样,我就尊重她!”

  那些女人!!

  苍梧转头,深色复杂的看向洞口,她会像那些女人一样吗?

  山洞两人是怎么想的白九可不知道,这会儿她饿一群男人拿着石矛哼哧哼哧的挖土呢,枯已经去打水去了,伐合和乌蒙被她叫去采集柴火去了,等他们回来就可以开始自己的烧陶计划了。

  没多一会儿功夫,枯就端着一陶罐水回来了,白九把挖出来 的泥土用棍子最大程度的碾碎,反复确认里面灭有虫子什么才把泥土堆成一团从陶罐里倒了些水进去,跟和面团一样和泥巴。

  枯站在你旁边见状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九,你这是在干什么!!”

  “不告诉你!”

  白九头也没抬的应了一句,然后看向正在挖土的男人:“够了够了,暂时可以了,你们呢忙自己的去吧!”

  说完,又埋头捣鼓泥巴去了。

  一行人听到这话,收起石矛好奇的看了一会儿没看出个什么名堂来,留了枯还有伐合在山洞里其他人都往森林里去了。

  枯则和 伐合则又拿起藤网在山洞附近抓鸟儿去了。

  白九一心扎在做陶的事情上,和好了泥巴就开始做泥胎,没有现代一样趁手的工具白九做的很慢,等她做好一个整个人都腿都麻了。

  挣扎着站起来抖了抖腿准备继续,就听见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下意识的回头。

  就看见苍梧了脸色苍白的扶着墙,往山洞外走来,顿时整个人都炸毛了,疾步跑了过去用手腕一把将人给架住了。

  “你干什么!!不想活了是不是!!”

  相比骊芒,苍梧腿上的伤确实不算重,但也是血肉翻飞的这才一天过去根本没有愈合,这样一动指不定又拉伤了,现成没药这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苍梧被白九这么一扶,整个人下意识的僵住了,听到白九这话僵硬的转头看了眼白九,含含糊糊的说道:“我想出来走走!!”

  “呵………你自己什么情况不清楚?出来走走??赶紧跟我进去!!”

  苍梧的话一说完,白九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架着苍梧就要往山洞里走,苍梧顿时急了。

  “不是,我要尿尿……”

  尿尿!!

  白九当场石化。

  整个人顿时僵在了原地,双手架着苍梧一脸懵逼的抬头,就见苍梧平静深邃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羞涩,胡子拉碴的脸上带着一丝说不上来时尴尬还是什么的扭曲。

  见状,白九一把松开了架住苍梧的手,干巴巴的说道。

  “尿尿啊,你去吧,小心一点,慢走!!”

  说完,白九转身拔腿就要跑,却被人把衣服拉住了。

  顿时,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人怕不是要她帮忙吧?

  想到这里,白九巴巴的回头干笑 两声,看着苍梧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那个,你身上的伤其实不是很重,你可以的,真的!!”

  完全不需要帮忙。

  苍梧闻言怔了怔,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僵硬的摇头:“不是,骊芒也想……”

  “你等着,我马上去叫枯他们回来!!”

  苍梧的话还没说完,白九直接给他打断,也不等他反应拔腿就往枯他们抓鸟的方向跑了过去。

  苍梧看着白九离开的背影,眸光微暗,他怎么觉得这个女人很慌呢,要是想要生神种不都要先验货吗??

  难道这个女人真的不想和他们生神种??

  正在找枯的白九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背上都是一阵凉嗖嗖的,伸手搓了搓手臂,难不成感冒了??

  她自然不会知道,苍梧已经在脑子各种脑补了她一顿。

  苍梧他们还伤着,白九一看就是个弱鸡,枯他们留下来本来就是保护他们的,自然他们根本就不敢走远,白九急吼吼的往他们走的方向跑过去,没跑两步就找到人了。

  也不多说,直接拉着人就往回跑。

  枯和伐合正在捕鸟,冷不丁被白九急吼吼的一拉,以为是山洞出什么事儿了,伐合二话不说直接扛起白九拔腿就往山洞跑去。

  不过眨眼功夫两人扛着白九就到了山洞,就见苍梧正脸色苍白的靠在山洞口,吓了一跳,也不把白九放下来直接把人扛到了苍梧面前。

  “苍梧,出什么事了!!”

  “你倒是先把我放下来再说……”

  白九弱弱的声音响起,伐合才想起肩膀上还扛着个人呢,小心翼翼的把人放了下来,缩着脖子看了被放在地上的白九一眼。

  完了完了,九不会生气吧??!!

  白九整个人都有些懵,看了一脸后怕的伐合一眼,又看了脸色苍白的苍梧一眼,生无可恋的摆了摆手。

  “郦芒想尿尿,你们去帮个忙。”

  说完,一脸悲呛的转身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

  着实,伐合那一通扛让白九的内心有些招架不住,这都什么鬼,她已经弱成这样了???

  “伐合的性子急,你很厉害!!”

  苍梧靠在山洞口看着白九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忍着身上的痛走了过去。

  在苍梧看来,女人都不能忍受男人比自己厉害,白九这样的反应再正常不过了。

  白九的内心有些崩溃,有些接受不了自己竟然成了拖后腿的这件事,听到苍梧的话后抬头扯了扯嘴角,就看见他脸色苍白的样子,正要说话,就见枯和伐合小心翼翼的扶着郦芒来到山洞口,就要去掀他系在腰间的树叶,大有要就地放水的架势,顿时炸了。

  双手捂眼,噌的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能不能走远点儿!!!”

  郦芒身上有伤不能走远可以理解,但也不能就在山洞口吧,这他么跟在家门口撒尿有什么区别?

  况且,她也是真害怕自己长针眼。

  白九的反应除了苍梧,其他三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时候女人变的跟男人一样害羞了??

  反倒是苍梧见白九那样,让两人扶着郦芒往旁边走一点,听着脚步声响起白九松了口气,撒开手看向苍梧:“你身上还有伤,我扶你进去躺着!”

  说着就要去扶苍梧,却见他双眼越过自己震惊的看向自己身后,白九顿时给咋了一跳以为身后有什么东西,猛的转头。

  什么都没有!!!

  白九抽了抽嘴角没好气的看着苍梧说到。

  “你,是陶部落的人??”

  苍梧跟没听到白九的话一样,震惊的看着白九,颤抖着声音说到。

  陶部落?什么鬼?

  白九有些反应不过来,用看二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一脸震惊又激动的苍梧,摇头。

  “我不是……”

  “我是树部落的人。”她记得,之前捡她回去的那个部落就叫树部落来着,这人这么问难不成想要送她回去??

  想到这里,白九的目光亮了许多,灼灼的看着苍梧。

  虽然树部落的条件也不怎么样,但好歹比这里好,况且她的地位在树部落也是极高的,不像在这里时刻为自己的小命担心。

  苍梧本来还有些激动的神色,在听到白九这话后暗淡了不少,皱了皱眉头看着白九。

  “那你怎么会烧陶!!”

  苍梧曾在部落女人的带领下去过一次陶部落,就看到过很多放在外面用泥巴做的陶罐,和白九放在那石头上跟陶罐不太像的东西是一样的。

  白九还做着苍梧要放她走的美梦,冷不丁听到这话愣了愣,说着苍梧的眼神看了过去。

  是了,正是自己放泥胎的地方,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是在烧陶??”

  她这泥胎做好已经放好一会儿功夫了,枯他们看到了也就看到了,没一个知道她在干什么,想不到苍梧竟然知道。

  苍梧听她说不是陶部落的,心里就有些失望,见她承认又激动起来。

  “你真的是在烧陶?你不是陶部落的人怎么会烧陶!!”

  要知道,烧陶可是只有陶部落的人才会。

  敢情他压根儿就不确定?

  白九听到这话抽了抽嘴角,见苍梧脸色越发不好伸手把他给架住了,扶着他一边往山洞走一边说道。

  “我确实是在烧陶,但不太会,我就是准备试试看!”

  看苍梧这一脸激动的样子就知道了,烧陶是件多重要的事情,她可不敢一口就应承下来,不然报的希望越大自己没烧出来失望就越大。

  本来还激动不已的苍梧,听到这话双眼顿时暗淡了不少。

  直到白九扶着他躺下都没再说话。

  白九估计这人是给打击到了,也没多说什么,给他检查了伤口换了药,就见枯和伐合小心翼翼的扶着郦芒从外面慢慢的走了进来。

  绕是这样,郦芒也痛的够呛,胡子拉碴的脸上已经冒出了不少汗水,脸色苍白带着隐忍的扭曲。

  旁边扶着 他的两人也不轻松,因着要估计着郦芒身上的伤,格外的小心翼翼也不敢太大力,导致他们俩人身上的汗水比郦芒还多。

  从山洞口到他们躺着的地方也就十来米,三人愣是走了差不多一二十分钟的样子。

  郦芒一躺下,白九就给他检查伤口和换药,还有固定脚上的棍子。

  也不知道是因为原始人身体比较强悍,还是因为很少用药的原因,反正两人身上的伤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着。

  这才两天功夫,两人本该只有轻微好转的伤竟隐隐有了要结痂的趋势,只是刚刚那一折腾又给撕裂了不少,若是一直好好养着,照这个速度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复原了。

  这样想着,白九把药换好再三叮嘱了他们,让他们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比如像今天要尿尿之类的这些事情,要叫枯他们。

  苍梧从进来就没出声,这会儿白九的话说完也没什么反应,一旁的郦芒见状一脸不耐烦的应了下来。

  “你可真能说,跟个男人一样爷们儿唧唧的!!”

  跟男人一样!!!

  白九闻言差点没一口老血给喷出来,狠狠地瞪了郦芒一眼,冷哼一声就准备出去烤泥胎,刚走没两步就听见苍梧沉稳带着一丝急切又期盼的声音响起。

  “你一定会成功的吧?”

  白九闻言回头诧异的看了苍梧一眼,随即明白过来他说的是烧陶的事,扬了扬下巴:“当然!!!”

  一次不成功有两次,两次不成功有三次,总归她是一定要烧出陶来的,不然让她后面的好几个月都这样邋里邋遢的过,还不如死了算了。

  郦芒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心里却莫名觉得不爽,等白九走了转头看着苍梧。

  “你们说什么呢,什么行不行?”

  苍梧看了郦芒一眼,怕现在告诉他到时候白九烧不出来又找她麻烦,摇了摇头没有出声。

  两人从一起逃出来苍梧就没有什么事儿瞒过他,这下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瞒着他,本来心里就不太舒服这会儿更不高兴了,轻哼一声,把头往一边转了过去。

  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不舒服,又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最后索性把问题归在了白九头上。

  哼……果然,女人就不是好东西!

  正在外面看泥胎得白九,可不知道自己冷不丁就背了这么个锅,把做好的泥胎看了一遍然后和枯他们抓鸟去了。

  也亏的这原始社会的鸟儿多,除了天敌压根儿就不怕人,饶是昨天抓了不少,今天山洞附近照样前赴后继的来了不少,小半下午下来愣是又抓了十几只。

  出去打猎的人又带回了一只山羊,食物难得的丰盛让山洞的男人们欣喜不已,这是从他们逃出来这是食物最丰盛的一次!

  晚上,除了躺在干草上的苍梧和骊芒,所有人都坐在火堆边目光灼灼的看着放在不远处的山羊,直接把鸟儿给无视了,仿佛那是什么不得了的美味一样。

  白九坐在旁边,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一脸渴望的样子,从本质上来说反正都是没有调料得焖肉,羊肉除了肉多一点和鸟肉基本上没什么区别,但看这些人跟打鸡血一样的样子,状态有些不对啊。

  正想着,就见伐合从苍梧哪里拿来了一把骨刀,小心翼翼的把羊腿处的毛刮干净,然后照着羊腿血管处就是一刀。

  随即白九就见伐合连腿带羊的递到了她面前。

  白九一脸懵逼,这是要干什么?怕不是要她喝羊血??

  正这样想着,一旁的枯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连忙开口。

  “九,喝血,很补!!”

  白九正心里瞎琢磨着,冷不丁就听到这话,整个人都蒙了。

  看了眼伐合递过来的羊腿,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股强烈的腥膻味儿,且不说这血得味道口感,这生血里面得有多少寄生虫啊一口下去感染了,可不是吃药就能好的。

  让她喝,她拼死也做不到啊!

  思索间,白九看着伐合巴巴的摇头。

  “我不喝,你们……喝吧!”

  白九这话一说完,在场的男人们脸色顿时就变了!

  “九,这可是好东西,对身体好你不喝不行的!!”

  枯在白九旁边坐着,本来还想着自己不喝让她多喝两口的,谁知道她一开口就是不喝,顿时就急了。

  动物的血液是很珍贵得,他们以前在部落里好久好久才能喝上一次,还只能喝一点,谁知道这样的好东西白九竟然不喝,不仅枯急了,伐合他们也急了。

  “就是,九这和虫子不一样,很好喝的!!”

  当然,其实他觉得虫子也很好吃的,但比兽血确实还是要差点。

  白九看着两人急切的样子,又看了眼羊腿着实下不了这个口,歉意的看了他们一眼:“我不爱喝,你们喝吧,我吃肉就可以了!”

  白九是想叫他们也别喝的,可一看他们视若珍宝的样子到嘴的话愣是给咽了下去。

  枯在旁边急的不行,还想劝白九喝,躺在干草上的苍梧开口了:“伐合,九不喝等下给她多分点肉!”

  苍梧的声音很平静,内心却翻腾的厉害,其他人没注意他却看到的,他们视若珍宝的羊血九却很嫌弃,这让他想起之前他说给她猎新的兽皮时她的反应,也是这样。

  一个会烧陶又会打猎还会治病的女人,就算她不是首领,在任何一个部落都是受人尊敬保护的,怎么会被骊芒掳了回来?

  一时间,苍梧的脑子转得飞快,最后却只剩下一个想法。

  那就是留住白九,她或许真的能让他们变得和女人一样,一直都不被女人欺负!

  苍梧心里在想什么,谁都不知道,枯和伐合听到苍梧的话后都有些遗憾的看了白九一眼,白九却松了口气。

  她是真怕枯他们热情的硬让她喝一口,到时候她可能会忍不住发飙,她在这部落是个什么身份她还是知道的,虽然地位待遇提高了但也不能否认她就是个俘虏的事实。

  白九不喝伐合把羊拖到了苍梧和骊芒面前,两人就着羊腿狠狠的吸了两口眼里露出满足的神情,苍梧和骊芒过后山羊被伐合拎到了火堆边,一人一口的吸了起来。

  最后伐合和乌蒙等人把山羊给处理了,山羊皮直接挂在山洞口吹起来,肉放到火堆里。

  白九坐在火堆边看着挂在山洞外的兽皮,想着之前那个小部落首领身上兽皮的味道,他们怕不是就这样吹干了就穿在身上的??

  想想,白九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转头看着枯压着声音问道:“你们的兽皮就这样挂在那里吗??”

  枯听到白九这话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对啊,兽皮就是这样的,干了就可以穿了,树叶掉完第一场雪来临的时候就要穿兽皮才行了!”

  说道这里,枯的眼升起一抹担忧,树叶已经黄了很快就会迎来第一场雪,他们还没有御寒的兽皮。

  饶是白九想到了在听到枯这话还是震惊了,就这样挂着,这也得亏天气已经不那么热了,不然怕不得生蛆吧??

  想到自己冬天的时候也会穿这么阴干的兽皮,白九就觉得脑壳痛。

  看来,自己想要好好的过完这个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啊!

  山洞的火都很大,焖肉焖的都很快,没花多一会儿功夫就好了因着白九没喝羊血的缘故,伐合直接给她分了一片面包那么大一块肉出来,看的白九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

  直接让伐合给自己分下来四分之一块,其余的全让给了枯,这一动作让坐在火堆边的其他男人愣了愣,看向枯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羡慕。

  白九是半点没察觉到,她就是和枯比较熟又加上枯坐在她旁边顺手而已。

  坐在她旁边的枯也没想到,白九竟然会把这么多食物让给自己,顿时感动的不行双眼含泪怯怯的看了白九一眼。

  “快吃,冷了就不好吃了!”

  白九正艰难的吃着焖肉,冷不丁看到枯眼泪巴巴的样子,吓的一个哆嗦直接不给枯开口的机会。

  枯正想开口说话来着,就听见白九这话顿时跟小媳妇儿一样点了点头,心里喜滋滋的越发觉得白九是个好女人。

  吃了焖肉天就已经黑了下来了,因着白天伐合和乌蒙在山洞保护苍梧他们没出去打猎不那么辛苦,晚上就由他们来守夜,白九想趁机在火边烤泥胎,强烈要求自己也守夜这话一说伐合他们还没反应,苍梧就直接答应了。

  多一个人守夜当然是好的了,苍梧都开口了伐合他们自然也没什么话说了,倒是趴在旁边的骊芒见苍梧从他们尿尿回来就跟变了个样子一样,不高兴的冷哼一声,转头看着火堆出神。

  白九可没功夫观察骊芒有什么变化,眼看着山洞里的男人们先后睡了过去,就着火光就准备出去把放在外面的泥胎搬进来,却不想刚走没两步就被坐在山洞口的乌蒙给拉住了。

  “外面危险,你干什么?”

  “我出去搬点东西进来,就在熬药的地方,不远!”

  白九是记得的乌蒙是跟着骊芒把自己掳回来的人之一,脾气也跟骊芒一样是个爆炸脾气且仇视女人,虽说这两天对她的态度有所改观,白九心里的防备却是半点没减少,被他这么一抓顿时给吓了一跳,转头干巴巴的笑了笑说道。

  “乌蒙和她一起出去!”

  骊芒和苍梧都没睡,见白九要出去搬东西气鼓鼓得说道。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和苍梧两人说的什么!

  骊芒是部落里除了苍梧最有说话权的人,加上乌蒙和骊芒感情也好,听到这话二话不说松开了白九的手,跟着她往山洞外去了。

  没一会儿功夫在白九的念叨下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泥胎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火边,随即往返了好多趟终于把放在石头上的泥胎给搬完了,白九擦了擦手坐在火边观察着泥胎的情况,不时的给泥胎换动一下以便能烤的更均匀。

  一晚上下来,泥胎早就烤干了,白九随便吃了点儿东西让枯帮着把泥胎搬到了外面,点火,放了一个大海碗和小碗的泥胎进去,便守着火开始了。

  没有窑洞,也没有确切的烧陶技术,白九做这些基本上就是,靠着自己之前上陶艺班儿那点儿知识瞎捉摸的,也不知大要多大火候烧多长时间,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火不断的烧了一天。

  晚上烧陶的火灭了白九也没管火里的东西,给苍梧和骊芒换了药吃了东西打着呵欠睡觉去了。

  白九倒是睡的好了,知道白九在干什么的苍梧躺在干草上却是一夜无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