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校园 → 不完全暗恋关系童谣陆知行全文最新章节

不完全暗恋关系童谣陆知行全文最新章节

撒糖机 著

连载中免费

《不完全暗恋关系》是由撒糖机原创所著的小甜饼文,主角叫童谣陆知行。讲述了陆知行他,超厉害。会写她不会写的作业,会玩她不会玩的游戏,会做她一切不会做的事情。可是,童谣也看到他,俊美的脸笼在青色烟雾里面,对外表情冷漠阴戾——那是,跟在她眼前截然不同的样子。那是另一个陆知行。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不完全暗.恋关系》是由撒糖机原创所著的小甜饼文,主角叫童谣陆知行。讲述了陆知行他,超厉害。会写她不会写的作业,会玩她不会玩的游戏,会做她一切不会做的事情。可是,童谣也看到他,俊美的脸笼在青色烟雾里面,对外表情冷漠阴戾——那是,跟在她眼前截然不同的样子。那是另一个陆知行。

免费阅读

  2011年7月,鹿门市。

  上午猝然一场暴雨,急匆匆而来又急匆匆而去,没能洗刷掉空气中窒闷的燥热。

  隔着一扇窗,仍是不住的蝉鸣聒噪,声声入耳。

  童谣望向窗外,薄如不可觉的整扇玻璃窗落在地面,将室外的一切热源隔绝。

  只一眼,她又转过视线,专注地对着摊在眼前的书。

  书页右上端写有书名:《应用微积分》。

  电视上正在放《海贼王》的中译版,草帽在屏幕飘扬,而音量被调到了最低。任动画在放,童谣始终埋头看书,目不转睛。

  客厅的空调打得很低,沈月明端着切片西瓜进来时打了个冷战,看一眼屏幕仍在播放的无声动画,又看一眼低着头专心于学,甚至没有察觉到她进来的女儿。

  沈月明,“……”

  沈月明清了清嗓,“谣谣。”

  童谣嗯了一声,没有抬头。

  沈月明,“……”

  沈月明道:“不是让你看会儿电视吗?”

  童谣抬头,与沈月明对视一眼,复又低头,“我正在看。”

  “……怎么看的。”

  童谣指了指左胸口,“用心看的。”

  沈月明,“……”

  把西瓜放在茶几,沈月明顺手把那本微积分给合上了,一边无奈地道:“看书太久会把眼睛看坏的,谣谣。”

  童谣淡定:“看电视太久也会把眼睛看坏。”

  “……”沈月明瞟她一眼,问:“你什么时候看电视看久过?”

  童谣,“……”

  见她无言,沈月明主动出言给了个台阶,“谣谣,厨房里料酒没了,你下去买一瓶。”

  童谣点头,没有异议。从沈月明手中接过零钱,她起身走到玄关,换好凉鞋踩了踩。动手开门,迎面就是冲天的热浪。

  跟室外的热空气亲密接触过,才发现手脚都是冰凉的。

  动作略顿了顿,童谣带上了门。

  出门,下楼,童谣三两步就走到了小区旁的便利店。

  风扇悠悠地转着,女老板正坐在柜台后边,侧身对着店内的方向,边跟一个中年女人聊着天。

  刚搬家不久,她对这附近谈不上熟悉,唯一相熟些的便是这间小店——因为常常来买东西的缘故。

  “唉,你知道不啊,就那一家的,好像前几天过来了……”

  “谁?”

  “就是啊……”老板头凑过去,在中年女人耳边低语了几句。女人脸色变了变,不可置信,“你说那家?”

  “是啊。”

  女人颇几分唏嘘地道:“说起来……那件事也有一阵了。”

  “是啊,”女老板轻飘飘地叹:“时间过得真快啊,这都一年过去了……我听说啊……”

  童谣原本很有耐心地等着,闻及此,出声,“阿姨,我要一瓶料酒。”

  一边说着,她一边把零钱放上了柜台。

  “谣谣来了啊……真对不起,阿姨刚刚没看见,”老板眉开眼笑,收了钱转身:“阿姨这就去拿,啊?”

  “谢谢阿姨。”

  拿了瓶料酒出来,老板还要去拿塑料袋,童谣已经把东西拿了过来,“不用了阿姨,我可以拿回去。”

  老板的手便顿在了半空,说了声好,待童谣一走,又跟中年女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

  “……这丫头哪家的,怎么以前没看到过?”

  “就新来的,大概是姑娘要读初中了,摇号方便才搬过来的……毕竟咱们这带是双学区,实验初中和一中都在。”

  童谣手里拎着瓶料酒不敢松手,只留了只耳朵漫不经心地听着。

  距离越远,原本明晰的交谈声就越是轻微。

  “说起来,她家这次搬的就是他隔壁。”

  只隐约听到这一句,原本混沌的神识瞬间回笼。也在同一刻,全世界的蝉如心有灵犀般的停下了嘶鸣。

  搬的就是……他隔壁。

  童谣微微停步。

  童谣是小学毕业搬来的这里,到现在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也从来没看见隔壁有人进出。

  话如炎夏聊胜于无的风声扫过耳膜——

  转瞬即逝飘飘渺渺,没留下半点痕迹,也全如不曾来过。

  脚步踏进楼道,蝉鸣热烈后是收敛死寂。

  电梯刚好停在一楼,有人下,童谣闪避,怔几秒,再抬眼才反应过来人已经走空。

  手拿着料酒,童谣走进电梯。

  ……但是,她家隔壁一直都是空着的。

  买了料酒回来,沈月明接过,童谣作无意问:“妈妈,我们家隔壁有人住吗?”

  沈月明闻言抬眸看她一眼,眉目间有些讶异,“应该没有吧,我从来没看见有人来啊。”

  童谣哦了声,沈月明又问:“好好的,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怎么。”

  她不说,沈月明也不欲在无关紧要的话题上多置喙。单手拿过料酒,沈月明折步走回厨房,一边道:“你这个暑假这么长,一天到晚在家里也不是办法……小霜呢?”

  沈月明说的是童谣读小学时玩得最好的女孩子,方葭霜。

  “跟她爸爸妈妈去拉萨了,”童谣道:“今天回来。”

  “那你约约小霜吧,去看看电影逛逛街。”说着,沈月明偏头朝童谣看一眼:“不满三个小时不准回来,否则我就没收一本《微积分应用》。”

  童谣矫正,“是《应用微积分》,不是《微积分应用》。”

  沈月明凉凉地瞥过来一眼,“再加一本。”

  童谣,“……”

  没有反对的余地,童谣点头同意,继而走回电梯。

  客厅仍然凉快,热辣的阳光从窗落入,便被徒然地滤去了热意,只剩下一片璀璨近似于刺目的光明。

  《海贼王》还在放着,童谣在地板坐定,拿起西瓜咬了一口。汁液迸开甜蜜,她却莫名有些食之无味。

  于是她又把那片西瓜放回盘里。

  动画播放到的剧情里,路飞正伸出长长的橡胶手臂。正对着屏幕,童谣的双目一瞬不瞬,思绪却渐渐在放空游离。

  游离到海域与冒险之外,

  那些未知的,也是未被探索的地方。

  她家隔壁真的住着人吗。

  ……会是谁呢。

  她的好奇像被豢养在笼中的白兔,也像林深中时隐时见的鹿。

  止不住地,要从心腔跃出。

  -

  天稍晚些,童谣依言约了方葭霜出门。

  方葭霜送了童谣一些伴手礼,有整袋的风干耗牛肉,也有画着不知名图案的小书签小挂件。

  童谣道过了谢,正要收起,又听方葭霜郑而重之地道:“这些是开过光的,可以保佑你和你家人平平安安的!”

  童谣不甚解,“什么是开过光?”

  方葭霜,“……”

  方葭霜动了动眉梢,“大概是……在阳光下被开过?所以叫开光?”

  是这个意思啊。童谣记下含义,收好了东西,对着朋友认真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珍藏。”

  方葭霜:“……”……也不用那么严肃吧。

  吃了晚饭看了电影,九点前二人在十字路口的街道拐角分手。童谣向前走几步,身后方葭霜抬高几度音叫了声她的名字。

  童谣转过身。

  方葭霜已经过了斑马线,在街对面冲她挥挥手,声音朗朗,“回家记得给我打电话!”

  童谣点头,答应下来。

  跟方葭霜道别过后,童谣径直朝家的方向走去。晚风仍旧炎热,虫鸣声没有减弱的趋势。

  她垂着头走着路,默默的。

  却猝不及防的,一声轰鸣击在耳鼓,绚丽的色彩跟着落下,洒亮了眼前一段道路。

  童谣抬起眼眸——而烟花在天边一颗颗地绽开,有蜷曲如睡莲一朵,盛放在无边的墨池;也有笔直如光箭无数道,刺破头顶这深沉的乌云与夜空。

  名称:焰色反应。

  定义:某些金属或其化合物在无色火焰中灼烧时使火焰呈现特殊颜色的反应。

  原理:每种元素都有其个别的光谱。

  又看几眼,童谣发觉有些不对。

  颜色有些单调,可能不是焰色反应,而是烟花投影仪。

  只是视野局限,部分烟火的位置又有些低矮,童谣想要再观察清楚一些,就只能往后退步。

  退了一点,又退了一点。

  再退一点点。

  还要再退,就极其猝不及防的,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仰起脸。

  烟火怒放,轰鸣了她的耳,也轻易将她的视线点亮。

  便见那映入眼帘的男人,长身立定在风行也立定在烟花背景。

  那光耀目,映照出他明晰的脸部线条,菲薄的唇——与下垂眼的温和弧度。

  不知是不是因为夜色的遮蔽与掩映,衬托得他的身材显得极其的高。

  极其的高,极其的颀长,极其的挺拔和俊逸。

  也……极其的清淡。

  清淡,至于冷淡。

  定了定神,童谣重新观察对方一眼。

  外貌:男性。

  年龄:18±1

  身高:186-188

  血型:???

  教育:???

  信息有用程度:0

  一眼过去,不过短短的分秒。

  童谣从他身前退出,而此刻轰鸣声止,烟火安静,夜色幢幢的,正巧又在坏了的一盏路灯下,勾勒得对方脸容益发模糊。

  不温不火地打量她一眼,年轻的男人挪开视线,两条被包裹在平整休闲裤里的两条长腿迈开,将要往前。

  然而,

  他抬脚要往左走,她无意往左让了让。

  继而他转向右边,童谣又无意往右让了让。

  童谣,“……”

  他到底是想往左,还是想往右。

  下一刻,男声却落了下来,薄薄淡淡的,“让一让。”

  对着童谣,三个字从他唇间撂下来:“向右。”

  这个表述很清楚,童谣不作声地让路。

  擦肩而过,不过是世间最寻常。

  然而——

  他跟她进了一个小区。

  他跟她进了一栋楼。

  他跟她进了一台电梯……未果。

  楼道灯暗,男人高大身躯阻在眼前,手落在兜,人倚着墙,站姿挺拔随意,却又颀长如同玉立。

  狭长的眸微敛,而他在看着她。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