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我养大的义兄成了侯爷孟溪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我养大的义兄成了侯爷孟溪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久岚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孟溪孟深(秦绍)的小说名是《我养大的义兄成了侯爷》是由久岚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孟溪前世走错路,以为那富贵公子会许她真心,结果临死前只有义兄陪在身边……这一世,孟溪拿起锅铲,跟义兄说:“哥哥,我会一直养着你,养到你考上举人为止!”义兄:嗯,该的。等到孟溪的厨艺名扬京都后,她发现他的义兄竟然是失踪的宣宁侯。义兄:还要养我吗?孟溪:……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主角是孟溪孟深(秦绍)的小说名是《我养大的义兄成了侯爷》是由久岚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重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孟溪前世走错路,以为那富贵公子会许她真心,结果临死前只有义兄陪在身边……这一世,孟溪拿起锅铲,跟义兄说:“哥哥,我会一直养着你,养到你考上举人为止!”义兄:嗯,该的。等到孟溪的厨艺名扬京都后,她发现他的义兄竟然是失踪的宣宁侯。义兄:还要养我吗?孟溪:……

免费阅读

  孟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

  她以为马车摔下山的那瞬间,她心里所有的怨,所有的后悔,所有的不甘都将归于尘土,只剩下无尽的安宁,结果……

  孟溪摸摸自己的脸,瞬间笑了起来。

  真好啊,她活了!

  她再不是那个病恹恹,躺在床上枯槁的宛如死人般的孟溪,她朝气蓬勃,神采飞扬,正是最健康的时候。

  孟溪放下镜子就要跑出去,却听到大伯的声音:“人人都说阿溪是当厨子的料,她偏偏不肯……娘,你说怎么办吧,我们供不起阿深念书了,他一个人花的钱抵得上我们一家子,就算考上秀才又有什么用?”

  说得是她的义兄孟深。

  孟深是孟溪的父亲在林子里发现的,当年不止胳膊被烧伤,人也神志不清,父亲心善,不肯见死不救,将他背回家中。孟深醒来后不记得身世,就被当做孟家的孩子养。

  他虽然性子古怪,念书却一流,镇上的孩子都不如,可惜父亲过世后,孟家的人不再愿意供他念书。

  就在前世的这时候,大伯提出建议,让孟溪去学厨挣钱。

  然而她实在不喜欢做厨子,厨子不能打扮不说,整日与油烟为伴,她珍惜自己的脸。

  孟溪一直觉得她是整个盐镇最为好看的姑娘,凭这容貌必定能嫁入富贵人家,所以大伯说学厨,她一口就拒绝了,哪怕她有天赋——她有一双如秤一样的手,凡是她往菜里放的盐,糖,酱,没有一次是有误差的。

  这种天赋在幼时就被孟家人发现了,后来他们每次做菜,就会逗孟溪,说,“阿溪,快来放盐……”

  她真的每一次都放得恰恰好。

  但父亲母亲尚在时,疼爱她,不太让她做厨房的活,而今却不一样了。

  谁会白白养着她跟义兄呢?

  所以前世,孟溪就想着嫁人,她看上了盐镇的知县林时远,这林时远是书香门第出身,虽然林老爷是做大官的,却不纵容儿子,反而将儿子弄到京都辖下的盐镇历练。

  年轻知县长得俊俏,唇红齿白,孟溪一见倾心,而小姑娘粉面桃腮,楚楚动人,也让林时远念念不忘,那时候,孟溪以为自己一生终有所托,直到林老爷出现在盐镇……

  可想而知,会是什么结果。

  林老爷雷厉风行,很快就把林时远调离盐镇,而且还给林时远定了一门好亲事,孟溪听说那姑娘不是一般的大家闺秀,而是勋贵之女。

  她不甘心,寻到京都。

  可惜就算见到了林时远也枉然。

  他让她忘了他。

  年轻男子甚至当着她的面落下了泪,而他嚣张的未婚妻跟踪而至,鄙夷的道:“你这样的身份,也配?”

  孟溪就此病了。

  她分不清是因为林时远的负心,还是因为那种羞辱,她病得很厉害,而孟家也没有多余的钱给她治病,倒是她的义兄孟深一直对她不离不弃。

  有一天,孟深也不知从何处弄来银子,说要带她去京都看病,说一定能将她的病治好。

  那天雷雨交加,孟溪被他抱上了马车。

  印象里,那马车很是豪华,她躺在上面,闻到了很清香的味道。她的神智已经不太清楚了,她怀疑她是出现了幻觉,义兄怎么雇得起这样的马车?而且,他的衣着似乎也很华贵……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义兄说了什么,可她并不曾听清楚,然后,车厢忽地有一阵剧烈的颠簸,随即传来车夫的喊叫声,她知道出事了……

  马车坠入山谷时,义兄抓住了她的手。

  那双手如此温暖。

  她心想,原来古怪的义兄是那么疼爱她的,可惜被她连累,竟葬身于此。

  眼泪忽然从孟溪的脸上滑落,她推开房门叫道:“大伯,我愿意去学厨!”

  孟溪的大伯吓一跳,愣愣的道:“……好,好。”

  孟溪的祖母也惊住了:“阿溪……”

  “祖母,哥哥在何处?”孟溪却问。

  “阿深?应该是在屋里看书吧。”

  义兄人懒,就喜欢看书,九岁的时候考上了秀才,给孟家狠狠争了一回脸面,那时候全家都供着他,就希望义兄能再接再厉,考上举人,考上状元,当上大官,这样孟家的人也能跟着过好日子。

  结果义兄连着两次都没有考上。

  渐渐的,孟家人就有些失望了,加上义兄心高气傲,嘴不饶人,父亲死后,谁还愿意出这个钱?

  就是她,心里都不喜欢义兄。

  可就在她病了的时候,义兄竟然愿意带她去京都治病……孟溪跑到义兄住的地方趴在窗口看了看,见他垂着头盯着书一动不动,孟溪又飞快的跑去厨房。

  前世,她没有给义兄做过饭,就怕弄花她的脸,弄伤她的手,这次,她不怕了。

  孟溪去前面的小菜圃拔了些韭菜,去鸡窝里掏了个鸡蛋,又蹲下来烧火。

  孟老太太听到动静过来瞧:“阿溪,你在做什么?”

  “给哥哥做饼吃!”

  韭饼是母亲擅长的,母亲比父亲去得还早,但孟溪记得这个味道,她飞快的洗韭菜,切碎,加盐,加酱,然后和面揉面,再挖些家里剩下的猪脂,掺入砂仁,花椒。

  她以前不是不会,只是不想。

  孟老太太看得目瞪口呆。

  孟溪很快就将韭饼做了出来,放入锅内烙熟。

  香味扑鼻,孟溪给祖母盛了一个,然后就端去义兄的房中。

  门咯吱声被推开,孟深抬头,发现是孟溪进来了。

  小姑娘现在才十四岁,鹅蛋脸,细长的眉,一双眼睛顾盼生姿,好像带着钩子,而此时对他笑得分外的甜,甜的渗人。

  孟深眼睛眯了眯:“你来作甚?”

  “怕哥哥肚子饿,影响看书,”孟溪轻手轻脚进来,把韭饼搁在书案上,“趁热吃吧。”

  影响看书?孟深差点笑了,孟溪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宣宁侯,他真名叫秦绍,前世要不是孟溪,他本来都恢复记忆,要搬入宣宁侯府了,就因为她病了,他不得不把孟溪从盐镇带去京都。

  因为义父临死前,曾拜托他照看好孟溪。

  可惜这小姑娘贪慕虚名,看上林时远,非得要嫁之,后来把自己给耽误了。

  看她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他原是不想理会,奈何欠了义父人情,想一次还清,这样,他与孟家就再没有任何纠葛。

  谁想到……

  孟深看着孟溪,这简直是个扫把星,因为她,他英年早逝!

  如果那日不救她,他早就在宣宁侯府享福了,他有侯爷的爵位,有数之不尽的家财,他愿意的话,还可以入朝为官,有权力在手。

  然而就在那一天,一切都失去了。

  拜谁所赐?

  孟深嫌弃的看一眼韭饼,一个饼能弥补吗?

  义兄长的其实不赖,但他身上有种邪气,总是不叫人那么舒服,比如他的眼睛很狭长,眼尾翘起来,看着人的时候就总是有些高高在上的意味,而一旦他笑了,那笑容就透出几分凉薄,似乎是一种嘲笑。

  孟溪幼时就不喜欢他,不知道父亲为何要救下这个孩子,把家里的钱都花在他身上。

  后来考上秀才了,孟溪就觉得,义兄还是有优点的,因为家里但凡来客人都会对义兄称赞有加,说盐镇难得有这么小就考上秀才的。

  但是……

  义兄越长越大之后,懒病也越来越明显,有时候她还知道帮着家里收拾东西,义兄却从来不动手,大伯看不过眼,他就说,“我是做那种事的人吗?”

  言下之意,他是非富即贵的命。

  可惜,义兄的家人一直都没有出现,孟溪心想,她才不会做厨子去供义兄念书呢,她只会去改变她自己的命!

  但她想错了。

  孟溪声音格外的温柔:“哥哥,再不吃,这饼就要冷了。”

  冷了就冷了啊,孟深心想,他明天就离开孟家去京都,他要去做他的宣宁侯!

  谁稀罕吃这个饼?

  孟溪看他神色不善,有一瞬间差点没有耐心,可想到义兄为帮她而丧命,轻叹口气,将韭饼端起来,夹起一块放在孟深嘴边:“哥哥,你吃一口嘛,我专门给你做的,你吃一口好不好?”

  声音娇滴滴的,孟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道孟溪今日莫非是吃错药不成?

  她为什么要给他做饼?

  “你……”他盯着她看,“有何意图?”

  往前自己与他颇是疏离,难怪他起疑,孟溪灵机一动:“哥哥,我昨日梦到爹爹了,爹爹问起哥哥可吃好穿好,我才惊觉,我一直对哥哥不够关心。”

  呵……

  良心发现吗?

  不过提到孟父,孟深始终是硬不下心肠,当年要不是他,自己不会活到现在。

  这家里,也只有孟父对他是真心。

  孟深张开口,将韭饼吃了下去。

  谁料这一尝,便有些停不下来,明明只放了韭菜鸡蛋的饼竟有种说不出的美味,入口酥脆,咽下去后,唇舌间香,咸,麻,韵味悠长。

  他瞅瞅这饼,傲慢的道:“再喂一口。”

  孟溪欠他的,喂一整个饼都应该!

  他似乎觉得很好吃,孟溪心里欢喜,看来自己做厨子真的有天赋,这样的话,她一定能学好。将来有个安身立命的本事,她就可以养活自己……不,她还可以供义兄继续念书!

  “哥哥,明日我再烧别的给你吃。”她笑着道。

  孟深眉梢微扬,心道,明日……他明日就要走了,以后与她再不相见。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