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郡主每天都想和离萝卜蛋全文最新章节

郡主每天都想和离萝卜蛋全文最新章节

萝卜蛋 著

连载中免费

《郡主每天都想和离》是由萝卜蛋原创所著的古言小甜饼文,主角叫赵泠谢明仪。讲述了赵泠生来尊贵,不料其母晋阳长公主逝世之后,皇帝下旨赐婚,将赵泠许配给了当朝首辅。新婚之夜,赵泠独守空房,婚后倍受冷落,不久之后,和离归府。满京城的贵公子惊闻喜讯,纷纷上门求亲。赵泠好不容易才挑了个顺眼的,准备来个第二春。结果没曾想,自己怀孕了……

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郡主每天都想和离》是由萝卜蛋原创所著的古言小甜饼文,主角叫赵泠谢明仪。讲述了赵泠生来尊贵,不料其母晋阳长公主逝世之后,皇帝下旨赐婚,将赵泠许配给了当朝首辅。新婚之夜,赵泠独守空房,婚后倍受冷落,不久之后,和离归府。满京城的贵公子惊闻喜讯,纷纷上门求亲。赵泠好不容易才挑了个顺眼的,准备来个第二春。结果没曾想,自己怀孕了……

免费阅读

  “看来首辅大人当真听不懂半个字人话。”

  赵泠将新婚之夜谢明仪侮|辱她的话,原封不动地还回去,“我说了,我是一国郡主,若论官品,你不如我,该同其他人一般,尊称我一声元嘉郡主。若论亲疏关系,你只配称郡主。”

  每个字都清清楚楚地落在了谢明仪的耳朵里,眼前这个女子仿佛天生克他,竟一时半会儿没有话可以反驳。

  谁知赵泠又冷哼道:“还是什么首辅大人呢,连句替自己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看来坊间传言并不可信。”

  谢明仪气得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地,恨不得甩袖就走,可正如同赵泠所言,这副模样出去,定要惹人非议。几乎是咬着牙,字字冷冽:“本官倒是觉得坊间传言不假,元嘉郡主果真牙尖嘴利,巧舌如簧。只是不知,你那个婢女为何不得郡主半分真传,竟是个小哑巴?”

  “你住口!拿别人羞于言齿的短处出来说事,你无耻!”

  赵泠左一句无耻,右一句放肆,早就将谢明仪的忍耐力磨得半点不剩,当即就要一掌打下去,可手才要挥下,终是放了下来。

  “唯有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谢明仪说完这句,再没同赵泠说过话。兴许心里明白,自己在口舌之争上,竟赢不过一个女子。半是恼怒,半是厌恶,直接去了隔间休息。

  赵泠正好懒得搭理他,将衣衫整整齐齐地叠好,正准备暂时收在衣箱里,忽然摸到一个荷包,愣了一下。

  这荷包看起来很有些年头了,边角处都磨出了线。还是当年遇见阿瑶时,在她身上发现的。

  当时她穿的破破烂烂,满身血污地趴在雪地里,正好遇见了赵府的马车。赵泠见她可怜,便让马夫将人抱上来,换了身衣物,喂了点热水。

  阿瑶很可怜,醒来之后什么也不记得了,问她什么,也都说不上来。竟是个小哑巴。因为趴雪地里太久,跟赵泠回京之后就病倒了,后来派人辗转多地,才寻得了名医将人治好。

  此后便如同家人一般待在她的身边,一晃就是七年之久。

  赵泠攥着这个荷包,只要一想起阿瑶落在谢明仪手里,定然要受不少苦楚,便心疼得说不出来话。

  成亲前一晚,阿瑶把这荷包交到她的手里,比划着手势说,怕自己带身上弄丢了。后来一夜未归,直到赵泠嫁入了谢府,也没等到她回来。

  谁曾想阿瑶那个傻姑娘,就因为赵泠说不想嫁给谢明仪,便上门刺杀。结果人没杀死,自己反而被当场抓获。

  想到此处,赵泠擦了擦眼泪,将荷包仔仔细细地收好,这才合着衣裳睡觉。她知道谢明仪还没走,因此也不敢睡太沉,生怕半夜那厮过来动手动脚。

  一夜睡得迷迷糊糊,恍然想起谢明仪被她刺了一剑,会不会死在她的房里?醒来之后,翻来覆去睡不安稳,生怕他真的死在了自己房里,实在晦气。

  于是借着屋里的一点月光,猫着腰,轻手轻脚地往隔间走,屋里黑漆漆的,仅有几丝月光,隐隐约约可见家具的轮廓。

  忽然,脚底下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她一惊,赶紧往旁边退,一脚就踢了上去,耳边立马传来一声闷哼,眼前也骤然亮了起来。

  谢明仪裹着一床薄毯——此前他万分嫌弃地丢在地上,手里提着小油灯,昏黄的灯火照在他的脸上,说不来的冷冽,他神色难看,咬牙切齿道:“赵泠!深更半夜的,你又玩什么把戏?”

  赵泠听他说话中气十足,不像是要死的人,暗暗松了口气,理直气壮道:“我口渴,下来喝口水也不行么?你以为本郡主是什么人,难不成半夜不睡觉,偷偷跑下来,就为了踢你一脚?”

  “不仅是踢我一脚罢。”谢明仪亮了亮被踩红的左手,“郡主好大的雅兴!喝水不知道唤人么?谢府的下人都死光了?”

  赵泠道:“你在这里,谁敢进来伺候?难不成你要让隽娘看见你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睡觉?”

  谢明仪面露薄怒,索性将屋里所有蜡烛点上,登时亮如白昼。他一把扯开毯子,抬腿就去里间。

  “郡主说得极是,哪里比得上睡床舒服!”

  赵泠从后面拽他:“不准你睡床!那是我的床,我的被子,我的枕头!”

  “笑话!”谢明仪一把挣开衣袖,指着床道:“整个牡丹院都是本官的,更何况是区区一张床,一床被子和一个破枕头?赵泠,你休要不知好歹!”

  赵泠见他当真要去睡床,又急又气,率先一步扑了上去,将被子往身上一裹:“你滚开!”

  “你才滚开!”谢明仪一脚已经踏上了床,粗鲁地扯了另外一床被子,往床上一躺,“姑娘家若都同你这般面目可憎,定然要嫁不出去,孤独终老!”

  赵泠眼睛一睁,把枕头夺了过来,谢明仪便枕了个空。只好枕着手臂睡,“可笑,本郡主可是全京城鼎鼎有名的美人,上门求亲的贵公子,都快把公主府的门槛踏平了!你竟敢说本郡主面目可憎!你眼瞎!”

  谢明仪眉头紧皱,咬着牙道:“够了,赵泠,本官不想听你的风流史,你给本官安静一会儿。再要说话,本官就把你丢出去!”

  “你敢!谢明仪,你无耻!”赵泠骂完最后一句,一把将枕头往他身上重重一砸,抬腿就下了床,抱着被子往隔间走,“跟你在同一个屋檐下,已经让我无法忍受。谁要跟你同床共枕!”

  谢明仪推开枕头,翻了个身,心道,赵泠定然受不住地板冷硬,肯定要偷偷回来。遂静静等着,可等了许久也未听见动静。

  暗骂了一声疯女人,盖上被子就睡。夜已经过去大半,他睡得并不安稳。也不知是床上若有若无的清雅香味,还是什么,总是惊醒。

  直至第二日天明,才早早起了身,到隔间一看,赵泠竟然趴在桌子上熟睡。睡姿恬淡安静,看起来并不讨人厌。

  谢明仪忽然想起,很多年前自己还在颍州求学时,有一回学得太晚了,回来时,赵玉致就是这么趴在桌前睡觉的。

  彼时,他也不叫谢明仪,而是谢执,而赵玉致也不叫赵玉致,女扮男装化名为赵知臣。两个人的缘分便是从那时开始的。

  只是造化弄人,他心里念着的是赵玉致,娶的却是她的堂妹赵泠。

  他十分厌恶地盯着赵泠的睡颜,似乎要在她身上盯出两个洞来,忽听她梦里喃喃自语道:“这……这书也太厚了罢,我怎么可能背得下来?”

  谢明仪微惊,没听清她到底在说什么,遂伏,凑近她,低声问:“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表哥,我想回京城了,我想阿娘。”赵泠低声喃喃,梦里还念叨着萧子安。

  谢明仪没来由的火大,暗道自己真的是疯了,怎么无缘无故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怎么可以因为赵泠生得有几分像赵玉致,就对她心慈手软。

  当即冷冷一甩衣袖,抬腿就走。谁曾想赵泠猛然在睡梦中惊叫了一下,大喊了一声“不要杀我”,整个人往前一倾,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

  待会儿两个人还要一起入宫,若是赵泠这个节骨眼上磕着碰着了,谁的脸面上也不好看,谢明仪心知这一点,一个箭步冲上前,将人揽腰抱在怀里。

  赵泠还没醒来,整个人瑟瑟发抖,两手攥着谢明仪的衣袖,把头埋在他怀里,带着哭腔地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表哥,快救我,表哥!”

  谢明仪蹙眉,很是疑惑不解。像赵泠这种身份,谁敢杀她?再者,她自小娇宠长大,谁敢伤她一分一毫?

  可观她梦魇的模样,不像是演戏。若真是如此,赵泠以前定然是遭遇过什么,以至于她怕得这么厉害,连脸色都白了。

  也许,她这张脸太像赵玉致了,或者可以说是,她太像当年的赵知臣了。

  谢明仪鬼使神差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道:“别怕,别怕,这里可是谢府,在本官的眼皮子底下,没人敢动郡主……”

  门忽然被人从外推开,隽娘领着一众婢女进来,“大人,时辰不早了,今日郡主要同您一同入宫,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大……大人?”

  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聚集在屋中央,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身上,谢明仪惊了一下,下意识想将赵泠推开,眸子中露出一丝慌乱。

  隽娘很快便反应过来,催促这婢女们赶紧退出去,这才低垂着头道:“大人恕罪,奴婢不知大人同郡主在……”

  谢明仪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地,正待要澄清,怀里猛然一空,尚且还未反应过来,一耳光迎面抽了上来。

  赵泠满脸怒容道:“放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