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不继承家产就会死奚书陆崇全文最新章节

不继承家产就会死奚书陆崇全文最新章节

旧梦如霜 著

连载中免费

《不继承家产就会死》是由旧梦如霜原创所著,主角叫奚书陆崇。讲述了孤儿奚书多了个已经去世的爷爷,派出所工作人员联系到他,要他回去继承千万家产。他去了,发现家产里住了只性格极其恶劣的厉鬼。没想到厉鬼从此跟定了他,还口口声声说他们已经成了亲!被厉鬼缠身的奚书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悔不当初。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8

在线阅读

  《不继承家产就会死》是由旧梦如霜原创所著,主角叫奚书陆崇。讲述了孤儿奚书多了个已经去世的爷爷,派出所工作人员联系到他,要他回去继承千万家产。他去了,发现家产里住了只性格极其恶劣的厉鬼。没想到厉鬼从此跟定了他,还口口声声说他们已经成了亲!被厉鬼缠身的奚书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悔不当初。后来,奚书发现,他明明一口菜就能毒死一个厉鬼,可他身边这个吃了他无数道菜的厉鬼,只看见掉血,就是死不了。奚书不由陷入了沉思。他招惹的,到底是个什么类型的大怪物?

免费阅读

  迷迷糊糊中,奚书感觉脖子上痒痒的,像是冰块在肌肤上缓慢滑落,又像是某种动物的腹足爬过,留下一道道湿润冰冷的痕迹。

  然而他用手去摸,却什么都没有。

  房间里的温度逐渐降低。

  奚书蹙紧眉头。

  他在梦中,但睡得极不安稳,不住在床上来回翻身。可不管他侧向哪边,那种被饿狼用看猎物一样的目光紧盯着感觉,都如影随形……

  逃——

  快逃!

  快醒过来!

  离开这个地方!

  察觉到危机,奚书的大脑不停警报。

  他清楚地知道他正在睡觉,也该在意识的催促下醒来,却觉得身体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着,连手指都无法动弹。

  他用力蜷缩起脚趾,用尽全身一切力量,却抵抗不过那股压力。

  没多久,奚书突然浑身一松,再次陷入沉睡。

  ……

  第二天早上。

  奚书躺在床上,有些头晕脑胀。

  他伸了个懒腰,骨骼发出几声脆响。

  脖子疼,背疼,浑身都疼……睡了一觉,反而更累了。

  不远处厚重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将所有的光都遮住,一丝都没漏进来。

  房间中黑得有些可怕。

  分不清时间。

  奚书呆了一会儿,摸向床头,将灯打开。

  他眯眼看向手机。

  十点三十二分。

  将枕头抬高,奚书抹了一把脸,靠坐在床头。

  昨夜的梦,关于细节方面,奚书已经记不清了,但想要‘逃离’的感觉却很清晰,直到现在,都还有想要离开这里的冲动。

  “……最近怎么老做噩梦。”

  奚书抬手按了按太阳穴,他看向卧室正对面墙壁上的装饰性鹿头。

  即便已经连续一个星期都在这张床上醒来,但每次看到这头鹿,奚书都觉得有些心悸。

  ——这个面目有些狰狞,眼神哀戚,角上甚至还带了血迹的鹿,据之前带他来的律师说,是他爷爷年轻的时候,亲手猎杀的鹿。

  后来,爷爷将这头鹿做成标本,悬挂在对面,当做战利品,每日观赏。

  “该不会就是因为床对面挂着这玩意儿,才扰得我晚上睡不好?”

  奚书内心犯嘀咕。

  不过他并不信什么玄学,刚念叨完,就自己否定了自己,“应该是最近赶稿太累了,果然画画的姿势应该改一改。”

  奚书从三米宽的大床上翻身下来,赤着脚去拉窗帘。

  ‘唰’的一声响。

  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将整间卧室照的亮亮堂堂。

  今天是一个好天气!

  奚书脸上露出一个笑,迎着太阳伸展了一体,才哒哒哒地跑去穿拖鞋,哼着不成调的歌往盥洗室走。

  然而照到镜子的一瞬间,奚书身体有些僵硬,心跳猛地漏跳一拍。

  “草。”

  奚书咒骂一声,“这是怎么搞的……”

  奚书偏了偏头,对着镜子仔细查看。

  他一米七七的个头,身形偏瘦,锁骨很明显,脖颈又细又长,原本应该很好看,也是奚书最满意的地方,然而却在一夜之间多出一大片青紫色的痕迹。

  那痕迹从喉结开始,往左边延伸,占了大约一个手掌大的面积,密密麻麻,还有些浮肿,更显得那青紫色的痕迹醒目渗人。

  他伸手轻轻按压那块皮肤。

  “嘶——”

  超疼。

  怎么回事儿?

  就算是撞到哪儿了,也不应该受伤面积这么大……况且他不可能不记得。

  奚书见鬼一样看着镜子,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他只好暂时放下疑惑,从盥洗室里出来。

  刚接通电话,好友林鹏的大嗓门就传出来:“奚奚啊,你到哪儿了?我还有一公里路就到了。”

  “……啊,我马上!”

  奚书顾不上其他,扔了手机就冲进盥洗室洗漱,出来换衣服时,奚书选了件高领毛衣,将脖子上的痕迹全部遮住。

  确认不会被看出来后,奚书匆忙出了门。

  临江别墅是望城有名的别墅区,位于寸土寸金的中心地段,植被覆盖率却高达70%,这里建筑密度很低,走上很长一段路,也不一定能看到另一栋别墅。

  能住在这里的人,都非富即贵。

  而奚书是个例外。

  他是从孤儿院长大的。

  一个月前,奚书收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声称找到了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奚书半信半疑,核对后才觉得有可能是真的,他同民警一起抵达医院,被告知他的爷爷已经病入膏肓,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老人家见面就拉着奚书的手流泪。

  奚书与他第一次见面,原本应该无所适从,但眼泪唰的一下子也跟着下来了。

  亲情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

  有时候不需要确定,就知道对方是你要找的人。

  跟在爷爷身边的律师给两人做了亲子鉴定,证实奚书确实和老爷子有血缘关系,是奚家丢了近二十年的孙子。

  之后一段时间,奚书都陪在爷爷身边。

  或许是因为心里最后的牵挂也有了结果,老爷子没过几天就撒手人寰。

  奚书忙碌大半个月,终于接受自己刚找到亲人,总算有了归属感,却要将人送走的事实。

  他在一个星期前搬入临江别墅,目的也是想在爷爷居住过的地方,找寻亲人留下的痕迹。

  “诶,你看,他是不是那个奚老爷子刚认回来的孙子?”

  “是吧。他可真好命啊……”

  “人家运气也好。我听说那老爷子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又找不到孙子,不想便宜别人,本来是打算把名下所有财产都捐赠的,结果他恰好在准备签协议的时候找回来了。”

  “可不是么。不费吹灰之力就有了上千万,别人一辈子的梦想啊。”

  “啧啧啧。”

  奚书垂下长而浓密的眼睫,漂亮的眼睛看着地,快速从八卦的两人面前走过。

  他出去打了辆车:“去市儿童福利院。”

  半个小时后,奚书下车。

  他给司机转了账,快步朝福利院内走去。

  早已经和他约好的林鹏已经到了,正在福利院的院子里和几个小朋友做游戏,看见奚书小跑过来,打了声招呼:“你可算来了,我一听就知道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还没出门。徐哥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你很久了。”

  “之前出了点儿意外,就晚了。”奚书含糊地回应一句。

  他还没搞懂昨天晚上到底是什么情况,当然不会贸贸然告诉林鹏。

  “奚书哥哥来了!”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奚书看过去。

  他自小就是在这所福利院长大的,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福利院,院子里的小朋友都认识他,一看见他过来,都纷纷围上来。

  “奚书哥哥!”

  “哥哥今天没给我们带礼物吗?”

  一群小萝卜头围着奚书。

  奚书笑了笑,眨眼道:“带了哦,是超级厉害的礼物!”

  “哇——”

  “礼物在哪里!”

  林鹏抱臂站在一旁,看到这一幕,酸溜溜地说:“这些小朋友之前和我玩得好好的,一看见你就都过去了……凭什么!”

  一旁四岁大的小姑娘大声说:“因为你没有哥哥帅!”

  林鹏:“……扎心了。”

  奚书:“哈哈哈。”

  奚书被孩子们逗得乐不可支,从口袋中掏出糖来奖励刚刚说他帅的小姑娘。他一一和孩子打过招呼,才去找福利院的现任院长——徐睿才。

  徐睿才在院长办公室里,正来回踱步,看见奚书过来,忙迎上来:“我等你很久了。奚书,你确定要捐给福利院五百万吗?”

  “确定。”奚书说,“这也是爷爷的意思。他知道我在这里长大,就起了这个念头。”

  “那可真是帮了大忙了。”徐睿才热泪盈眶。

  很多被遗弃在外的小朋友,或多或少都有点儿毛病。

  孩子们要治病,要吃饭,还有日常的生活用品,林林总总,加起来是一笔非常大的开销,上面的拨款一层层下来,所剩不多,福利院这些年全靠爱心捐助才勉强度日。

  奚书捐的这笔钱,简直是雪中送炭。

  “我带了银行卡。”

  奚书将卡直接递给徐睿才,眨眨眼,“密码是老院长的生日。”

  徐睿才听到这话,立刻笑了:“好好好。我爸要是知道你连银行卡密码都是他生日,肯定要感动哭了。你回头和林鹏一起来家里吃饭啊,他老人家一直念叨你们呢。”

  “好啊,我早就馋阿姨做的饭了,上次阿姨教我的焗饭我都没来得及做。”

  “知道你最近忙。”徐睿才拍了拍奚书的肩膀。

  徐睿才坐在电脑前,将捐款记录在案:“我们微博上都有钱财来源和去向,知道你以前都不看,不过现在可以关注一下了,毕竟接下来要花的,基本都是你的钱了。”

  奚书笑了笑:“行,那我出去看看小家伙儿们。”

  “好。今天我高兴,中午自掏腰包,请你和林鹏出去搓一顿。”

  “必须的。”

  奚书出了院长办公室,来到游戏室。

  有不少小朋友都在里面沉默着玩游戏。

  奚书进入时,恰好一位抱着洋娃娃的小姑娘跑过来,差点儿和他撞上,他弯腰扶了一下:“小心。”

  那小姑娘看了眼奚书,目光突然看向奚书身后。

  她面露疑惑,抬手指向一个方向:“哥哥,那个叔叔是你朋友吗?之前没有见过呀。而且你们贴得这么近,是在做游戏吗?”

  ……叔叔?

  ……和他贴得近?

  奚书一愣,回头看去。

  然而他的身后并没有人,就连周围也都是空荡荡的。

  一股凉气顺着奚书的脚直往上冲。

  明明穿的很厚,奚书却觉得浑身冰凉。

  有传言说,小朋友们可以看到大人看不见的东西。

  奚书之前一直信奉唯物主义,压根儿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自从今天早上看到自己脖子上的痕迹,他就在心中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临江别墅区安保十分完善,不可能有小偷进得来,就算是真的进了,丢失的也应该是财务,不至于在他脖子上留下这种奇怪的痕迹……

  不是人为,他又可以确定他没有受伤,那能是什么?

  而且,面前这个小女孩儿说有人贴着他时,目光中带着几分好奇,视线确实是落在他左边肩头的位置,正对着脖子上的淤痕。

  小女孩儿没理由骗他,也不可能有如此高超的演技。

  难道他身边真的跟了什么东西……

  奚书呼吸乱了一瞬。

  他有些勉强地露出一个笑容,弯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这是哥哥的朋友,乖,你先去找其他小朋友玩哦。”

  “好~”小姑娘软软回答一声,点点头跑走了。

  奚书目送小姑娘离开。

  他猛地一个回头,冲着刚刚小姑娘指的方向一通乱拳猛打。

  “去死叭——我超MAN的,阳气十足!我烧死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