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泽夫人你缺个老公沉北全文最新章节

泽夫人你缺个老公沉北全文最新章节

沉北 著

连载中免费

《泽夫人你缺个老公》是作者沉北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陆昔泽北渊,全文讲述的是:陆昔穿越之后,就成了泽北渊的心尖宠,而更过分的是,他们结婚后,泽北渊就从桀骜黑粉风,转为炫妻迷弟眼,他的昔昔做什么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谁敢说一句,统统打死!

11.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泽夫人你缺个老公》是作者沉北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陆昔泽北渊,全文讲述的是:陆昔穿越之后,就成了泽北渊的心尖宠,而更过分的是,他们结婚后,泽北渊就从桀骜黑粉风,转为炫妻迷弟眼,他的昔昔做什么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谁敢说一句,统统打死!

免费阅读

  “陆昔,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回来,怎么,外面混不下去,又回学校了!?”唐宁踢飞几张椅子,一脚踩上陆昔的书桌。

  其他同学见势头不对,自动走出教室。

  “张彦,你们怎么走了……”云萌萌急的大叫。

  以前,张彦等人可是陆昔的跟屁虫。

  今天怎么都走了?!

  而唐宁身后呢?

  乌泱泱的跟了七名女生。

  “云萌萌,看来我打你打的还不够啊!你还敢跟着陆昔?”唐宁双手对握,手指咔咔直响。

  跟在她身后的女生也有样学样,气势汹汹的捏着手指。

  “昔姐……”云萌萌为难的看向陆昔。

  “唐宁,你要是喜欢现在这个位置,我让给你,但是前提是,从此以后,你不准再找我的麻烦!”陆昔云淡风轻的将课本依次摆好。

  说真的,想着原身之前的那些事,只能用“幼稚”二字形容。

  这些学生之间的小动作,放在末世,那是分分钟被虐成渣的节奏。

  她现在实在是没心情陪这些未成年玩游戏!

  “陆昔,你怕了?”唐宁看着自己的手指,得意大笑:“怪不得有传言说,自从你家被袭击以后,你就胆小的不敢再出门了,甚至于酒吧都不敢再去!”

  陆昔:“……”

  还有这传言呐!?

  “知道为什么张彦她们为什么不再跟着你了吗?因为你现在已经没有大姐的风范了,胆小怕事,你还怎么做她们的大姐?”唐宁很是得意翘起下巴。

  “哦……”陆昔不以为意的撇撇嘴:“无所谓,你喜欢做大姐,就做好了,只要你不犯我,我就不会为难你!”

  “你为难我?哈哈……仗着什么?你爷爷那个老不死的威风?我告诉你,现在权门要给我们官门让道,陆征程那个老不死的……”

  “啪!”

  唐宁得意的脸上被甩上一本书。

  她正一脚踩这陆昔的桌子,又是得意的大笑,猝不及防下,哪能反应过来?

  痛叫着,她撞翻了一张课桌,跌坐在地。

  “哈哈……”

  教室外面传来不厚道的笑声。

  唐宁这才反应过来:“陆昔,你敢打我?”

  她猛一招手,气急败坏的爬起来,扑向陆昔。

  “我打死你!”

  女孩子打架,第一个反应通常都是去抓对方的头发。

  唐宁也是如此!

  只是手还没抬到陆昔面前,就又被一本书抽中。

  没等反应过来,陆昔手执书本,劈头盖脸的将唐宁一顿乱揍。

  “敢说我爷爷……”

  跟随唐宁的几个女生非但没有人上前帮忙,反倒在陆昔暴走后,撒丫子开溜。

  唐宁是唐家的大小姐,与陆家可以分庭抗礼。

  但是她们不行!

  她们的家族虽然也是豪门权贵,但在陆家面前还是逊色太多。

  平日里跟在唐宁身后狐假虎威还行,眼下这个时候,避免惹祸上身才是上策!

  唐宁被打的哇哇乱叫,没头苍蝇般的抱头鼠窜。

  “陆昔,你给我等着,我要杀了你……”

  陆昔本没打算赶尽杀绝,也就顺势让她逃出教室:“好啊,陆爷我等着你!”

  云萌萌狗腿的为她收拾好书桌:“昔姐,你这是身份升级,改叫陆爷了?”

  “唐宁不是喜欢大姐那个称呼吗?我就成全她……遭了……”

  陆昔这才发现手中拿的“武器”是秦源的笔记本。

  一番操作后,它已经碎的不像样子。

  “没事,我和我表哥说,他们学霸不用这些笔记也没问题的……他们有脑子嘛!”云萌萌谄媚陪笑:“那个,陆爷,咱们放学后,将张彦她们几个叫过来吧……”

  “干嘛?”

  “当然是重振咱们的威风啊……顺便再教训一下她们的立场不坚定!”

  哼!

  看着唐宁上位,就畏缩退后。

  该打!

  “这种不坚定的能背叛你一次,就能背叛你第二次,要来做什么?还有你,好好上学,以后也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云萌萌:“……”

  真的假的!?

  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怪呢?

  “陆昔,那天晚上……你家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竟然让你变化这么大?”

  “等你在生死边缘上走过一圈之后,就会明白我现在的想法!”

  陆昔将云萌萌的化妆品都收起来,扔进垃圾袋。

  “别呀……”

  云萌萌连忙将东西又给取出来。

  “这些都是我的宝贝,你又不是不知道……”

  话音未落,陆昔劈手夺过,一脚踩碎。

  “啪!”

  看着碎成渣的化妆镜,云萌萌的心也跟着碎了。

  “陆昔,你要干嘛?”

  “你要是想跟着我呢,就扔了这些东西,否则,我见它们一次,就碎一次!”

  “……”

  云萌萌嘟着嘴,无声的抗议。

  直到老师进教室,还是黑脸颓丧的绝望。

  对于凤尾班,老师们上课只是敷衍行事。

  他们不指望这些纨绔子弟能听课,只要不在课堂上捣乱的让他们上不下去,就算烧高香。

  “同学们,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是第十三课……”

  一如既往,语文老师也不看学生,只是只顾自打开课本,讲授课程。

  而随着他的讲课,教室里的嘈杂声也渐渐起来了。

  说话声,吃东西声,看视频听歌的声音,此起彼伏。

  蓦地——

  “砰!”

  椅子碰撞的声音传来,大家吓了一跳。

  语文老师也惊的抬头。

  只见陆昔面无表情走下座位,一手拽下后座男生的耳机,收了一名女生的化妆包,又顺带手其掐灭一个烟头,连续没收了几个手机。

  “陆昔,你干什么?”

  “抽什么疯呢?”

  “受什么刺激了吧?”

  “这是要干嘛?!”

  “……”

  议论声不绝于耳,却没有谁敢大声抗议。

  毕竟,陆家的身份在那摆着呢!

  一股脑的,陆昔将怀中的东西都扔进了垃圾桶后,眸色淡然的坐回座位。

  “许老师,您继续!”

  大家这才发现,她竟然在认真的记笔记。

  许老师却像是见鬼般的看着她,一动不动。

  “许老师?”

  连续的叫了两声,许老师才反应过来。

  “哦……好!”

  今天这太阳是打北边出来的吧?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妖呢!?

  试着讲了几句,他偷瞄班里的其他人。

  他们虽然是一脸不服的神色,却没人敢再造次。

  一节课,许老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讲完的。

  等到下课铃响后,急匆匆的收了教案回办公室。

  不出半天,校园就传遍了陆昔怪异举止的传说——

  “听说了吗?陆昔疯了,一回到学校,就把唐宁打了一顿,又发疯的把同学们的东西都给砸碎了!”

  “听说了,说是她们家前几天遭袭的时候,她被人打了脑袋,神经出问题了!”

  “我看也是神经病了,要不然怎么会回学校上课!?”

  “以前她就是狂一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仗着权门陆家的名声仗势欺人,现在好了,疯了……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

  校董办公楼的顶层办公室内——

  “慕先生,咱不开玩笑!”看着办公桌上的照片,校长易三文推了推眼镜:“其他几个我能理解,但是这一个……”

  他在照片中滑出一个,推到对面的男人面前。

  “您知道她是谁吗?”

  “陆昔,陆老爷子的嫡亲孙女!”慕敛敲打着椅背,悠哉的很。

  “……既然知道她是谁,您为什么还要我选她?”

  易三文若有所思的顷身,压低声音。

  “而据我所知,泽老爷子和陆老爷子,可是冤家对头,你们孤城又怎么会选中陆家人?更何况,咱们不说智力,就单单是体力,她也不符合你们的甄选条件啊!”

  “易校长,我们之间的合作方式是……我们给出名单,你们负责牵线,至于后面的甄选,是我们自己的事,与你们无关!”慕敛弹出一根雪茄,悠哉点上。

  易三文皱眉:“可这些名单上的人,权门也在接触……”

  “权门为公,我们为私……公家的东西,是一成不变的,而私人……却是可以增加筹码!”慕敛从内口袋取出一份信笺,放在照片上:“这是我们孤城的筹码,我想……对于某些人来说,还算有诱惑力!”

  捻灭雪茄,慕敛整理着西服走向门口。

  “我知道,不止是我们,官门的人也在学校里暗中接触,拉拢人心,这一点,违背了皇朝的规矩,还请易校长秉公办理!”

  易三文起身目送他离开,方才沉沉跌坐:“官门违背规矩?你们商门孤城,不是第一个带头违规的吗?!”

  甄选识才,只有权门才有资格执行。

  可是随着权门权利的下滑,势力滑坡,官门和商门都在暗中较劲,拉拢自己的人才。

  看着照片,易三文静坐一会,拨通内线。

  “李秘书,你过来一下……”

  ——

  “陆昔,校长室!”李秘书刚走,教室就炸了锅。

  “怎么连校长都惊动了?”

  “不至于吧!?”

  “今天这事看来是真的大了!”

  “该不是唐宁直接到校长面前告状了吧?”

  “她以前也打过架,可没惊动校长啊!”

  “……”

  以前陆昔在学校作了那么多妖,校长也没亲自过问!

  每一次都是由教导老师亲自与家长沟通,再在家长的陪同下,听教导老师训话。

  今天怎么升级,校长都出面了?

  云萌萌眨巴着眼睛:“陆昔,你不会……做了什么事……吧?”

  要不然,怎么会校长有请?!

  “我能做什么事?安分守己,良民一个……”

  安分守己?

  你?

  还良民?

  扯嘛这不是!?

  陆昔将笔记本扔给云萌萌:“你给我仔细做好笔迹,要是我回来发现你偷懒……看我怎么收拾你!”

  云萌萌:“……”

  不带这样的!!

  你自己想学习也就罢了!

  怎么还带祸害身边人呢?

  ——

  到了校长室的门口,陆昔才发现,“校长有请”的,并不只是她一人!

  “秦源?”

  秦源和两名男生并肩站在门口,正低语说着什么。

  听到她的声音,秦源的后背莫名僵了一下。

  “陆昔,你怎么来了?”他的脸上写满了厌烦和排斥。

  陆昔秒懂——

  说起来,原身对肖阳没什么感情,毕竟只是指腹为婚的虚名。

  可是秦源却是她的“青梅竹马”!

  身为云萌萌的表哥,他们几个人没少在一起疯。

  久而久之,她也就“情窦初开”,对秦源动了少女之心。

  可惜啊,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陆昔这样的一个“绿鹦鹉”在秦源眼中,那就和“不可回收的垃圾”一样,是废品。

  但是碍于陆家的名声,秦源还不得不应付她。

  只是这种应付,之前的陆昔读不出其中的味道。

  还恬不知耻的对他示好,“纠缠”他!

  如今的陆昔,却是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不耐烦。

  “哦,我是要你和说一声对不起,因为我不小心弄坏了你的笔记本,所以郑重的向你道歉!”

  陆昔微笑点头致歉,下一秒却收敛了笑容,目不斜视的从三人面前走过,轻叩校长室的门。

  “她也来校长室?”

  “不会和我们一样吧?”

  “不可能!”

  “那怎么还一起过来?”

  “……”

  后面两名男生的议论,让陆昔心中起了涟漪——

  一起过来!?

  那肯定是因为一件共同的事情!

  可能和她凑成一件事的,不应该是唐宁吗?

  她们俩涉险违了校园内不准打架的校规!?

  校长室打开一道缝,李秘书看了眼外面:“人还没到齐,等着!”

  “砰!”

  房门关闭。

  陆昔转头看着秦源等人,一脸懵逼。

  可是秦源等人看着她的眼神,却是极其震惊:

  李秘书的话意思很明显了——

  他们几个是一伙的!

  怎么可能?

  “陆昔……你到这干嘛来了?”一名男生压低声音。

  “我还想问你们呢?”

  废话!

  她自己还是没解开的方程式,一头雾水呢!

  “夏末白来了!”

  楼梯口,一名高瘦寸头的男生手插裤兜,穿着校服,踩着一双洗得发白的运动鞋,酷酷的走过来。

  “都说寸头是检验男生颜值的发型,果然不错……”陆昔有些星星眼,赞叹不已。

  夏沫白,寒门骄子的典型代表。

  学习好,球打得好,身材也好,最主要的是——颜值特别抗打!

  换句话说,这就是蒂亚奇学院的顶级校草!

  秦源翻了个白眼,有些酸:“你还真是见一个爱一个!”

  “人家长得帅,身材又好,为什么不能爱!?”陆昔邪笑侧眸:“难道,要爱你这样的?”

  嗯!

  凭良心说,秦源各方面也不错,家事,样貌,学习等等,也都是拔尖的人物。

  可惜——

  不是她的菜!!

  秦源咬牙:“原来,你喜欢夏末白这样的?可惜,他对你们权门的人恨的要死,估计你就算是跪舔,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在蒂亚奇,寒门弟子与权贵弟子之间,就显示先天的水火不相容。

  他们之间明争暗斗,互不妥协相让。

  “我干嘛要跪舔?”陆昔侧眸,似笑非笑:“男人,是要征服的!!”

  “你?还征服……”秦源冷笑:“你要是能征服他,我就脱了衣服,在蒂亚奇学院跑上三圈!”

  “一言为定!”

  “……”

  夏末白的身后,还跟着三名男生,一个个生的体型壮硕,肌肉结实。

  “他们四个都是无上武馆的学员,校长找他们来做什么?”秦源身后的男生低声嘀咕。

  夏末白无视四个人,直接去敲校长室的门。

  李秘书一见他,瞬间堆起笑脸:“你们来了?进来吧……”

  夏末白率先进入,秦源和陆昔压阵。

  进门时,陆昔坏坏一笑:“秦源,你可真给我们富门子弟丢脸!”

  “……”

  “瞧人家李秘书,见到夏末白那脸就像是开了花,怎么见到你就像你欠钱不还似得……”

  “……”

  “你好歹也是我们富门弟子的代表,蒂亚奇的校草之一,怎么就被夏末白比下去了?!”

  “……”

  陆昔喋喋毒舌,秦源却被怼的有火发不出,只能恨恨的瞪着她。

  “同学们,今天找你们七个人过来,是有些东西要给你们看……”

  易三文招呼几个人在会议桌坐下,让李秘书送上文件。

  “这里面的内容,你们想必都不陌生,但是还是先看看吧!”

  陆昔掀开文件夹,还没看个明白,夏末白冷漠的声音却传了过来:“她怎么在这?”

  陆昔抬眸。

  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瞧那眼神,像是在对待阶级敌人!

  “易校长,她是不是代表权门在这里,对我们进行甄别!?”

  夏末白合上文件夹,随手推开。

  “要是这样子的话,我拒绝!”

  跟他来的四名男生也随手推开了文件夹——一致对外!

  易三文敲了敲桌子,面色沉了下来:“夏末白,你要是这样的态度,那我是无话可说!但是我也警告你,你这样的傲娇,会让你在任何一家的甄选中落选!!”

  陆昔很是欠揍挑衅勾唇,双手交叉,黑眸灼然而对:“夏末白,如果我是你,就会保持这份傲性,甩手起身,从这里走出去,宣誓你的狂傲,也证明你无可替代!!或许……校长心一软,惜才,就将我给踢走,将你给留下来了……”

  “陆昔,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坐在一起??”一名穿着蓝色棒球服的男生愤然怒气,手指点向陆昔:“权门就是因为有了你这样的人,才会落魄到如今的境地!你竟然还好意思坐在这里!”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