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豪门女大佬的在线甜夫吴涴全文最新章节

豪门女大佬的在线甜夫吴涴全文最新章节

吴涴 著

连载中免费

《豪门女大佬的在线甜夫》是作者吴涴最新创作的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萧羽以陈南千,全文讲述的是:萧羽以,出身豪门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女人,陈南千,一心想入赘萧家傍上豪门女总裁的男人,对萧羽以来讲,这是一段孽缘,这个从小就在她身边的男人,究竟要不要继续发展下去呢?

9.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豪门女大佬的在线甜夫》是作者吴涴最新创作的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萧羽以陈南千,全文讲述的是:萧羽以,出身豪门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女人,陈南千,一心想入赘萧家傍上豪门女总裁的男人,对萧羽以来讲,这是一段孽缘,这个从小就在她身边的男人,究竟要不要继续发展下去呢?

免费阅读

  陈南千坐在角落里看着韩东菱皱着眉头,沉着脸的结账走了,心里乐开了一朵花,捂着嘴笑的肚子都痛了。

  他也不想想,自己能在羽羽什么那么多年,扫净了一切小蹄子保住了自己在她身边的地位,就这么不把我当一回事儿?

  跟我斗,小子,你还嫩点儿,哈哈哈。

  他对自己的这个主意非常满意,对小晨的表演天赋更是叹为观止。

  小晨诚恳的向爸爸道完歉,并且再三保证绝对不再淘气,瞥见徐老板气消了些,他立马一脸为难道:“爸爸,我想上厕所。”

  徐老板看了他一眼,对上他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无奈摆了摆手,“去吧去吧!”

  “诶!”小晨立马跑出去。

  “不许再惹祸了。”

  “知道了。”

  他跑到洗手间,陈南千已经在那等着他了,两人都特别默契,一声不吭的一个交钱,一个拿钱,然后一个若无其事的走了,一个解开裤腰带在那上厕所。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就像是电视里的特工,两个人严肃的表情也是装的像模像样的。

  陈南千神采奕奕的走出了饭店,为自己今天打的这场胜战由衷的高兴。

  他是高兴了,这边萧羽以可是一肚子憋屈,打了个电话问了问顾娇娇他们在哪儿就去了醉金生。

  她们这几个人里,顾娇娇跟萧羽以关系最好,张好悦和莫依然两个人最好,但在外面,她们四个人最好。女人的友谊总是那么奇怪,但总得来说他们四个保持了良好的四角关系,而且从小都认识,可以说打小一起长的,所以一直都相处的很好。

  萧羽以进了包厢以后就听见了她们幸灾乐祸的“吁~”声。

  “羽羽,不行啊,首战就败。”

  “可不是,你怎么回事?”

  张好悦和莫依然一唱一喝道。

  她们两个并不知道萧羽以谈过恋爱了,还以为这是她头一回跟异性接触,所以这么打趣。

  顾娇娇确实知道她和秦至年那一段过往的,对她如今阴沟里翻了船也是深表开心,不是,深表同情。

  萧羽以冷嗖嗖的眼神扫了她们一眼,踩着步子坐到了她们的中间,将把拿下来甩在了桌子上。

  “诶呦,看来,火气很大啊!”张好悦笑着故意阴阳怪气道。

  “能不大嘛,我们这出了名的冷美人,初涉情场就遭此大变,诶呀呀,真是可悲可叹。”莫依然的声音娇软清脆,她本身长得也很像古典美人,说起这打趣的话倒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这滋味到了男人那是爱的不得了,就喜欢这小性儿小脾气,到了萧羽以这就是得了她一个白眼了,嫌弃之意溢于言表。

  顾娇娇一反常态,今天一句话都没说,她虽然幸灾乐祸,可也心虚着呢,羽羽让她查,她还没来的及跟她说的,没想到就出了这档子事。

  她殷勤的给她倒酒,在一旁跟个缩头乌龟似的把头缩着,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就怕她点道自己。

  “娇娇。”

  冷冷的嗓音响起。

  “诶!”顾娇娇条件反射的挺直了腰板。这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啊,算了算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

  她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不等萧羽以开口就自己交代了,“我本来想找个机会跟你说的这不是忙忘了嘛。”

  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透着十足的心虚。

  萧羽以才不信她的鬼话,什么忙忘了,“是玩忘了吧?”

  她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顾娇娇干干的笑了两声,尴尬道:“那倒没有,我虽然忙,可是你的事我一早就去打听了,只是忘了告诉你。”

  “这么重要的事,你都不赶快告诉我?”

  萧羽以手里捏着酒杯,靠在沙发座上,冷眼瞥着她。

  “不不不,”顾娇娇急忙摆手,“我冤枉啊!我真不知道他有私生子,我只查到了他在外面养了几个女人。”

  萧羽以轻轻蹙了蹙眉,“你都没查到?”

  “对啊,我就查到他养了几个女的,一个叫陈露,一个叫小月,还有一个明星,还挺火的,叫黄易昕。”

  “哇!这肾不错啊!”张好悦叹为观止,“一包包三个,流13!”

  莫依然捂嘴偷笑,“阿羽,要不你就咬咬牙收了吧,腰力这么好,不收可惜了。”

  “咯咯咯……”

  说罢两人笑了起来。

  萧羽以睨了一眼旁边这两个不怀好意的二货,淡淡道:“腰力再好,也是半新不旧的机器了,维修成本高,现在药这么贵,哪那么多闲钱给他买人参当萝卜啃。”

  顾娇娇也抿嘴笑了,“确实是吃不起。”

  萧羽以看向她问道:“这三个人哪个有孩子?”

  “她们三个都没有,一个是今年才包的,一个是前两个月勾搭上的,还有一个倒是有六七年了,他20岁就跟那女的好上了。”

  “霍,够长情的,”张好悦皱了皱眉头,“他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这边的先想办法搭上,那边的也舍不得撒手,这个韩大公子好大的气派。”

  莫依然也是同样的想法,“羽羽,这个人心机深沉,而且桀骜不驯,怕是处上了将来也是个祸害,早发现也好。”

  萧羽以听着她们的话若有所思。

  顾娇娇交代完了如释重负,见萧羽以不打算追究她了,又开始活络起来,“诶诶诶,要不我们也包两个?”

  “可千万别,我爸知道了打断我的腿。”莫依然道。

  “那就来个短期的看看。”张好悦冲她挑了挑眉。

  顾娇娇见状立马咯咯笑着跑了出去。

  等她回来时,身后跟了一群帅哥。

  “哇~”

  这一个个长的帅气俊郎,穿着西装革履,这一条条大长腿,一个个大高个,只看的人眼睛都直了。

  萧羽以听见她们的惊叹声,从思绪中出来,看见这一张张帅气逼人的脸微微挑了挑眉。

  此刻陈南千已经回到家中,他怕萧羽以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早早的回来打算安慰她,但是问了肖妈,肖妈说她还没回来。

  他蹙了蹙眉,她去哪儿了呢?

  夜色已深,半伦明月挂在天上,幕布似的黑色天空上多了几颗闪闪发亮的星星。此时月亮已到正当中了。

  陈南千在家等的心焦,他隐隐有些担忧,怕她一时生气出门的时候光顾生气不当心,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他推开落地窗门走到阳台上,静静地站在栏杆边眺望远方,希望下一辆车就是萧羽以回来的车。

  忽的见车库那儿有些动静,好像是陈叔在把车开出去,他眉头一皱,这大半夜的,出去干嘛?是去接羽羽吗?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陈叔的电话。

  电话立马被接了起来。

  “喂。”

  “诶,陈叔,我是南千。”

  “噢!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我就想问问你这么晚出去是去接羽羽吗?”

  “是的。大小姐在外面喝酒了。”

  “那你等等,我马上下来,我跟着你一起去。”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急匆匆的跑到了楼下,赶紧换好鞋子,跑去了车库大门口。

  上了车寒暄了两句,陈南千疑惑道:“羽羽跟谁喝酒?她从来不应酬啊!即使出去了也是有话在先,由别人代喝的。她怎么会喝酒?”

  陈叔想了想,“我隐隐听着顾小姐的声音,应该是她们几个出去玩吧!”

  “噢。”

  陈南千恍然大悟道。

  他总觉得有些不安,像是有个爪子在肚子里挠心挠肺的,不是滋味。跟顾娇娇在一起?这小妮子最坏了,鬼主意最多,羽羽找她估计是因为韩东菱的事,也不知道两个人商量的怎么样,她有没有劝她赶紧换个目标,不要再跟那个渣男来往了。

  他想过一万种见到萧羽以的场景,但是觉对没有想过现在这副场景。

  那两个男人是干嘛的?他们在干什么?他们的爪子怎么扶着羽羽?顾娇娇呢?她死哪去了,怎么把羽羽一个人留在这儿了?

  思索间他打开了车门,急步朝他们走了过去,一把将萧羽以拉到了自己怀里。

  她此刻眼神迷离,一双凤眼半明半昧的看着自己,似是在认自己是谁。嗅到她身上的酒气他蹙了蹙眉怎么喝成这样了?

  “羽以走了没有?羽以~阿羽~”

  听见前面传来的声音,陈南千抬头看去。原来是顾娇娇她们。

  只见她们一人一旁都有一个帅哥扶着,一个个都很帅,帅的都让人难以分辨抉择,所以她们也没有抉择,一帮人围着她们呢,左右右抱,前呼后应,这就是当富婆的好处了。

  陈南千看的直皱眉,他看了眼一直站在羽羽身边的两个帅男人,冷嗤道:“还站在这儿干嘛呀?还不走?这个有主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其中一个胆小的道:“哥,我们什么也没干。”

  陈南千的脸色更黑了,眼神冷嗖嗖的看向他。

  那人更害怕了,都有些结巴了,继续解释道:“真的,哥,今天我,我是第一回……唔……”

  “走吧!别废话了。”跟他一起的人看不下去了,捂住他的嘴就拉着他走了。

  “对不住哥,不好意思,那我们就先撤了。”

  那个胆小的直点头,他挣脱了那人的束缚,冲陈南千真诚道:“哥,下次常来玩,让姐姐多多关照我……唔……”

  那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个蠢货,到底有没有点眼力见,没见那人的眼神都要杀人了吗?他赶紧捂住他的嘴,直接拖走。

  陈南千给气的胸口几乎要闷出一口老血来,这个王八羔子,存心的吧他!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给气得呼吸混乱了,脑子里有些缺氧,脑门星嗡嗡的,眼前都要看见星星了。

  幸好他没有高血压,不然即刻就得给气得中风躺这儿。

  他低头对上萧羽以一脸好奇看着他的眼神,似是在打量他这个人怎么这么奇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将她扶好,弯腰将她扛在了肩上,正要往回走,就看见一个人也扛着顾娇娇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这个男人穿着属于休闲风,应该跟顾娇娇她们差不多年岁,二十五六这点光景,长相帅气,一种公子儿的痞气。他一直手扛着顾娇娇,也是脸色黑沉,边走边在那沉声道:“玛嘚,还敢背着老子找人了,看老子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一顿。”

  顾娇娇醉的稀里糊涂,但听见有人说她,她还是条件反射的回道:“来啊!谁怕谁!”

  “啪!”

  这一下打的陈南千都觉得屁股一痛。

  “还横!再横给你扔这儿。”虽然嘴里说着威胁她的话,但还是将她放在了车里,帮她系好了安全带,似是不解气,又捏了她的脸一下。

  顾娇娇吃痛的顺手甩了他一巴掌,“啪!”

  “老子今天不弄死你,老子不姓萧。”萧易成黑着脸凑近她沉声道。

  顾娇娇毫无畏惧,“嗝~”

  一个充满酒气的嗝扑到他的脸上,他赶紧离她远点,嫌弃的捂了捂鼻子。

  “老子就知道得看住你,一刻看不住就整幺蛾子。”

  说着关上了车门,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陈南千也想有样学样的撞着胆子打她一下,但是那边陈叔还在看着,那就算了吧,今天就先放过她。

  你看看,他可以那个姓萧的温柔多了,还打人屁屁,以为训小孩儿呢?

  将萧羽以放到车上,系好安全带,见她一双凤眼依旧是半明半昧的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他疑惑的凑上前看着她的眼睛,怎么一直睁着看着他?

  萧羽以眼神迷离,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她虽然是醉着,但好像一直都是清醒的样子,没有那种醉到昏天黑地的样子,但她现在的状态又确确实实是醉了。只见她眼神认真的看着他问道:“一个月多少钱?”

  陈南千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好啊,还想着那两个小妖精呢!

  “10万!”陈南千没好气的应道。

  “挺贵的。”萧羽以蹙了蹙眉道。

  “看你包多久,满三个月打七折,包一个月谢绝还价。”他凑近看着她的眼睛咬牙切齿道。

  萧羽以垂眸似是想了想,“我来个半年的,打六折。”

  “那就来个半年的。”

  虽然萧羽以醉了,但是脑子还是活络的,包三个月打七折,那就来个半年的,正正好。

  陈南千一愣,随即一种巨大的喜悦涌上了心头,这这这,这是自己要上位了吗?

  啊哈哈哈哈哈哈!

  他立马点头点的跟筛子似的,生怕她反悔,立马主动用脸颊蹭了蹭她的手,并且用手死死的按住了那只摸着自己脸颊的手,压抑着几乎要跳出来的喜悦心情,懂事乖巧道:“那我就是你的人了。”

  他的心噗通噗通的几乎要跳出来,大悲大喜之间让他的脑门星子又有了那种缺氧的感觉,刚刚是气的现在是激动高兴的,一颗心跟在跳跃比赛似的直扑棱。

  如果他现在有两个小麻花辫的话肯定激动的竖起来比成一个爱心型,就跟动漫里面的女主角终于被男主表白的那种,脸颊通红到脑子顶上冒烟。

  萧羽以看见他这副乖巧的模样勾唇一笑,在昏暗的灯光下显的格外的妖冶动人。

  她满意的摸了摸他的头,然后靠在后座上闭上了眼睛,似是睡了过去。

  陈南千跟个小媳妇似得一脸娇羞激动的坐在她的身边,腰杆挺的笔直,跟坐在台下挺演讲的小学生一样。

  他时不时眼带羞涩和欢喜的看一眼萧羽以,瞥见她脑袋搭拢在了车窗上微微蹙了蹙眉。

  他又看了一眼,见她脸颊通红,一脸的睡意朦胧就知道她困了,但是困了不应该靠在他身上吗?那冷冰冰硬邦邦的车窗玻璃多胳人,放着他这么好的人肉靠枕不靠,真是不会享受。

  他微微眯了眯眼,看着她嘴角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嗯……这个笑容……怎么那么不对劲啊。

  只见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她胳膊上的肉轻轻一拧,走你~

  “嘶~”萧羽以倒吸了一口凉气。

  陈南千第一时间将手收了回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眼睛却偷偷看了一眼她。

  萧羽以用手摸了摸被拧的地方,皱了皱眉,似是有些不悦,但也没有睁眼,继续迷迷糊糊的睡着。

  陈南千见她没有反应,又伸出了邪恶的小手,捏住她胳膊上的肉,按右时针的方向拧了一圈。

  “嘶~”

  这一下萧羽以睡不下去了,这下得黑手太狠了,痛的她酒都醒了几分。

  她手捂着被拧的地方,眯裘着眼睛四处寻找,嘴里喃喃道:“好像有什么东西咬我。”

  一直在旁边装作不知情实则偷摸看她的陈南千即时的上线了,“什么东西?应该是蚊子吧!你靠着我,我帮你拍蚊子。”

  “好像不是,蚊子怎么能咬那么大口。”萧羽以疑惑的四处找着,“应该是什么小虫子。”

  小虫子跟蚊子块头不一样大吗,嘴能大到哪去?陈南千嘴角掠过了一丝笑意。

  “回去以后让陈叔喷点驱蚊虫的花露水,你先靠着我睡,我帮你看着不让它们咬你。”他贴心的建议道。

  “嗯。”萧羽以含糊不清的应了声,如释重负的将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不一会就睡了过去。

  陈南千看着她睡着后娇娇软软的样子心下顿时化成一片,他抬起胳膊,动作缓慢的将她搂入了怀中,生怕吵醒她。他将额头靠在了她的头发上,蹭了蹭她毛绒绒的头发,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

  那笑容像春日里的春风,又像冬日里的暖阳,让人心里顿时一片柔软舒适。

  岁月静好,这应该是他此刻最真实的想法。娇妻在怀,应该是他最开心的时刻。他轻轻亲了亲她的额头,像是对待易碎的珍宝一样小心,珍惜。若有若无的酒气,还有怀中温热的体温都在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不是梦。

  车子在家门口停了下来,到家了。

  他轻轻的在萧羽以耳边说:“羽羽,到家了。”

  萧羽以蹙了蹙眉头,没有应声他笑了笑,将她一把抱在了怀里,然后就这么抱着她下了车,又带她回了房间。

  在肖妈给她换衣服的时候陈南千拦住了她。

  肖妈疑惑的看向他。

  只见他一本正经道:“以后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照顾羽羽的。”

  “啊?”肖妈一脸懵13,“这,这不太好吧!”

  陈南千眼神认真真挚的看着肖妈道:“羽羽已经说了要跟我谈恋爱,所以我现在已经是她的人了,像这种小事就交给我好了。”

  肖妈愣了一下,随即笑道:“真的?”

  “当然。”陈南千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肖妈,将眼底的坦荡和真诚展露在她的眼前证明他没有撒谎。

  肖妈对他还是很信任的,毕竟也是从小看着他们两个长大的,对陈南千的人品还是知道的,闻言只抿嘴偷笑着走了出去,末了还贴心的把门关上。

  陈南千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深吸了一口气,一咬牙,一闭眼……

  等帮萧羽以把衣服换好后,他擦了擦一脑门的汗,又十分淡定的抽了张纸擦了擦流出来的鼻血。

  不慌,我一点都不慌,小场面,这都是些小场面。陈南千在心里跟自己默念。

  他僵直着身子走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已经换好了睡衣,带好了铺盖,大摇大摆的霸占了萧羽以的床。

  他激动的铺好铺盖,也不敢多占地方,只贴着床沿平躺下。大半夜的睡意全无,睁大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越想越开心,这就上位了?哈哈哈,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不过,要是她明天反悔怎么办?他测过头看了一眼熟睡中娇艳的小脸,心里莫名有些忐忑。但是想到萧羽以刚直不阿的性格又觉得自己想多了,按照她的性格,说了就一定会兑现的。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慰了一下自己那颗脆弱的小心脏,想太多,想太多。

  已是深夜,睡意拢了上来。

  在他迷迷糊糊要睡着之际,突然觉得身子一空。

  “扑咚~”一声,他掉在了地上。

  顿时是睡意全无,他清醒了过来,他扶着床沿向床上看去。

  萧羽以依旧在睡梦中,再看她的脚伸在他睡的位置。

  所以,他让羽羽给踹下床了?

  他扶着老腰欲哭无泪,这脚劲也太大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