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嫁入豪门倾颓前简如穿书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嫁入豪门倾颓前简如穿书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唤舟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简如江暮南的小说名是《嫁入豪门倾颓前》是由唤舟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简如穿了,书上说他穿的豪门即将在两年内倾覆,而他的枕边人将变成恶鬼。传闻枕边人曾克死了三任新妻,作为婊里婊气,四处勾搭男人的第四任,简如刚穿越,就预感到了自己被剥皮抽筋的悲惨未来。为了活得体面一点,简如当即扛起养大弟妹、重振家风、照顾有名无实断腿夫君的重任。只是,暗无天日的房间,身上总莫名出现的吻痕,墙壁上的血渍,以及有人和他说话时,枕边人冰凉的眼神……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主角是简如江暮南的小说名是《嫁入豪门倾颓前》是由唤舟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简如穿了,书上说他穿的豪门即将在两年内倾覆,而他的枕边人将变成恶鬼。传闻枕边人曾克死了三任新妻,作为婊里婊气,四处勾搭男人的第四任,简如刚穿越,就预感到了自己被剥皮抽筋的悲惨未来。为了活得体面一点,简如当即扛起养大弟妹、重振家风、照顾有名无实断腿夫君的重任。只是,暗无天日的房间,身上总莫名出现的吻痕,墙壁上的血渍,以及有人和他说话时,枕边人冰凉的眼神……

免费阅读

  “--------

  他这一生都被命运捉弄。

  江家的墙壁空得吓人,昂贵的古典名画被尽数摘下。烛台只剩个空架子,浸人心脾的香薰被火焰一口吞噬。

  江暮南孤身陷在轮椅里,泛白的指死死嵌进把手。当窗帘被焰尾拉扯燃烧,他布满血丝的眼球终于舍得飘动,挪到蜷缩在地板的人影上。

  “呜呜呜……”

  手脚俱被绑住,人影表情惊恐,与轮椅上的男人对比鲜明。满目金红刺眼,他却不敢向江暮南求救,只像条毛毛虫似的,被烫得不断往后缩……

  这个人……不对劲。

  自己曾经的枕边人不对劲!

  嫁入江家数年,仿佛第一天认识江暮南,他双眼写满恐惧。浓烟的遮掩中,一些厚重的、不同于烟雾的黑气开始弥漫。

  江暮南半颊平静,眼眸微微垂下,依旧是深沉中带有柔和的模样;另外半边却截然不同,凝聚了层层黑气,就像世间最恶毒的诅咒,正扭曲着翻腾沸红。

  “呜呜呜——”眼睁睁望着江暮南白骨化,恐惧甚至超过了烈火灼烧,人影嘶吼出声。下一秒,红黑交替吞噬,男人的身影化作焦炭;却有更浓重的污黑聚成一团,在半空睥睨着一切。

  “!”最后发出一声悲鸣,人影被扼住喉咙,僵倒在地上。烈火中,黑影缓缓转身。

  无尽悲悯自他眸间诞生,气息却满是肃杀。世间最狠厉的恶鬼已然降临,无人能阻拦他的复仇!

  --------”

  .

  放下堪堪刷到第十次的《倾厦》,简如长出一口气。小说停留在最高.潮,男主即将大杀四方,凭借另一个层次的、超脱寻常概念的力量将仇怨逐一奉还。

  自此,从前温暖的“江暮南”算是彻底死了,只剩一条被仇恨浸满血骨的魂灵。

  “终于守到了化鬼!”

  “+1,前面憋屈得我都要“@*+~+……”

  “姐妹别急,接下来全程高能。男主升维开挂,金手指巨苏巨爽……”

  评论有上万条,条条写满兴奋。后面的剧情大快人心,简如却有些不忍心继续。

  众人都渴望着不可一世的鬼神降临,他却怀念从前的江暮南。那个从第一章起,无论遭遇什么都坚守初心,一次次叫人惊叹的豪门大少。

  再度翻回第一页,青年心念微动,起床去了厨房。伴随着叮叮咚咚的水流,身后传来一片微不可闻的悉索声。

  五十平米对独居者来说有些空荡,对他来说,却又显得太小了。

  无数黑影从墙角滋生,紧贴昏黄的灯光,贪婪地注视着青年的背影。简如没有回头——从最初的恐惧到如今的习以为常,他早炼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应对方法:“入冬了,今天我很冷。”

  “……”黑影顿在原地,像一群蹑手蹑足被发现的猫;厨房灯光闪了几下,这群非人生物似乎在紧张,连周身的阴寒之气都收敛了不少。

  “能帮我热杯牛奶吗?”

  身后爆出一阵细碎的、按捺不住的争吵声。简如没有打断,任凭那片熙攘裹挟着寒意褪去,才转身回到床边。

  床头,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安静地伫立,于昏黄的灯光下氲出白烟。

  黑影们——或者说传统意义上的“鬼魂”——就这样三言两语被青年搞定,甚至拿来使唤,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简如却习以为常,端起热牛奶小口饮尽,才钻回了床上。

  南方的冬天冻得吓人,杯口却还留有余温。黑影蜷缩在客厅,贪婪的注视着杯缘。

  这些魂灵无法投胎,又不被常人看见,只能像流浪猫似的到处徘徊。它们周身寒冷,费劲心思的接近青年,渴求的也不过是那人身上那一点体温而已。

  青年却像没看到似的,翻过身自顾自入睡。不知自己对鬼魂来说是如同罂粟一般的存在,他今天似乎格外犯困,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烈焰滔天,有人站在他面前,脸色白得吓人。

  明明什么也看不清,简如却瞬间明白过来他的身份——这是江暮南。

  是化鬼后的江暮南。

  不是第一次梦见这个场景,瞬间的呼吸错乱后,简如镇定下来。对面人长身而立,肩膀松懈地垮下,任雨滴濡湿西装。

  梦境独有的光晕将一切变得暧m朦胧。意识到他被冻得颤抖,青年大步向前。

  他向来排斥低温,对着江暮南时,却罕见的大方。熟练地将对方冰凉的、坚硬的手塞进掌心,简如吊起眉梢哈了一口热气,唇不小心擦过指尖。

  这瞬间,天地俱变。

  十指交融,江暮南眼神一凛。明明什么也看不见,他却顷刻间拧起眉,须臾锁定住了那抹异样的温度!

  根本来不及反应,简如只觉自己被什么一扯,下一秒便跌入前方!

  .

  “……行,走啊,走了你就别回来……”

  “君孺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呀?好好的怎么说出门就出门呢……”

  从眩晕中回神,耳边一阵喧嚣。不属于自己的名字伴随着大段记忆纷至沓来,简如身形微晃。

  眼前是奢侈的红木门,门把上的手掌白皙修长。条件反射性的捏了捏掌心,终于确定眼前手臂属于自己,简如白着一张脸倒退,手不由自主地松开。

  “怎么又不走了?”见他松手,第一道声音一顿,反而比刚才更多了几分嫌弃:“还知道丢脸呐!”

  简如转身。眼前客厅奢华得惊人,下人们守在两旁,眼观鼻鼻观心,唯恐成了家庭斗争中的牺牲品。

  身后是两张陌生的脸。开口呛他的少年正不停冷笑,一旁的江母则双眸泛红:“江晨钟,少和你哥嫂说两句!——君孺,暮南是对不起你,可他好不容易出院……你,你就不能多陪陪他吗?”

  说到最后,声音几乎带上哀求。江母信佛,江父还在的时候被保护得很好,鲜少与人发生争执,脾气软和得甚至有些懦弱。

  江晨钟却不如他母亲那样好说话,根本不给简如喘.息的机会:“哥嫂?结婚后没有一天去看过我哥,连出院都不闻不问,反倒赶着出门赴约——简君孺这种人,能是我哥嫂?”

  大量记忆终于吸收完毕,听到这个称呼,简如脸一白。

  简君孺?——这不是《倾厦》中,有名的炮灰男妻吗!

  “你在说什么胡话,那都是君孺的朋友!”简如还没反应过来,江母便厉声替他驳斥。争论一声高过一声,无人发现伴随着二人的争吵,空气中有淡淡的粉色弥漫。

  简如浑身一震。魂灵总会被特定场景吸引,他曾见过不少黑色的影子,可这粉雾却尤为罕见。

  终于想起它代表着什么,简如脸色一白:“够了,都少说两句!”

  以愤怒为食,粉雾不仅会放大双方的争执,还喜欢诱发病灶。江母年岁已大,正是因为这次争吵,才会高血压发作躺进icu。

  之后,原身和男主的关系便极速恶化,才导致了原著凄惨的结局!

  “你闭嘴!”江晨钟哪知道这么多,还以为踩对了痛脚,只想抓紧机会让母亲清醒:“妈,他愿意乱搞就让他去。咱江氏家大业大,什么时候非得捧着个垃圾当宝贝了?”

  江母摇摇欲坠。粉雾愈发活跃,江晨钟却看不见,还在大摇大摆的指责:“或者说,就是因为您眼光‘独到’,特地给江家找来这么朵交际花……才把我哥气得久久出不了院!”

  完了!

  儿子的身体一直是江母的一块心病,被二儿子这么一激,江母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简如脸一白,眼睁睁看见刚还安静收敛的粉雾瞬间扩散,缠上江母的胸口!

  “呃——”挤出几个破碎的词句,女人身形一歪,慢慢往地上倒去。江晨钟还没反应过来:“所以外面才这么多流言蜚语,我也连带着——妈?妈你怎么了妈……”

  不过几个呼吸,江母的脸已经涨成猪肝色。江晨钟脸色大变,这才察觉事情不对:“妈你犯病了!张嫂,张嫂快去叫医生——”

  客厅瞬间陷入混乱。下人们惊慌的奔走间,根本来不及解释,简如一把将江晨钟拨开,空着手跪坐在江母身边。

  “别添乱!你干嘛——”

  江晨钟发出怒吼。周遭惊讶的视线中,青年捋起袖子,毫不犹豫向女人身上的粉雾擒去!

  “轰——”

  遥远的别墅,粉雾骤然暴动,浅红弥漫至整片天空。盘山公路上,白色宾利疾驰未停,窗口被人缓缓摇下。

  “江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听到身后动静,司机好奇地从后视镜瞥了一眼。

  “……”

  后座上的男人微微动了动,像是没听见般,自顾自撑起下颌。大半身子都陷在阴影中,只能看到一双苍白的手,以及如玉般线条优美的下巴。

  没等到男人的回答,司机自讨没趣,讪讪收回视线:“咳,咱应该马上就到了……”

  “医生呢。”

  “啊?”

  “医生到了吗?”

  想起身后这位爷出院前提出的古怪要求,司机困惑地挠头:“……没有吧?宅子离得远,他们也没早出发多久……”

  江暮南不置可否,抬眼往外望去。没人看见,他浅淡的灰色瞳孔中,正倒映着别墅上方诡异的粉色天空。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