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祁央郁深小说无弹窗全文最新章节

祁央郁深小说无弹窗全文最新章节

三千风雪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祁央郁深的小说名是《人间地府办事处》是由三千风雪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祁央搬进302号房间的第一天,他收到了一张喜帖,距离喜帖上的婚期,只有最后五天。“这是人间地府办事处app,积分第一是正一道365代天师传人,每个月领十万块工资。你在最后,每个月领十块。”再后来,祁央就从倒数第一爬到了积分榜第一名,众人纷纷求教祁央:不好意思,教不了。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主角是祁央郁深的小说名是《人间地府办事处》是由三千风雪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祁央搬进302号房间的第一天,他收到了一张喜帖,距离喜帖上的婚期,只有最后五天。“这是人间地府办事处app,积分第一是正一道365代天师传人,每个月领十万块工资。你在最后,每个月领十块。”再后来,祁央就从倒数第一爬到了积分榜第一名,众人纷纷求教祁央:不好意思,教不了。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免费阅读

  十月份的凌晨两点,续二摊的烧烤也快收摊了。

  诺大的十字路口,只有几个躺在地上的醉汉,以及年久失修的路灯,最后闪了两下,宣布寿终正寝。

  解百天桥没翻新之前是一座危桥,下面是一个巨大的十字路口,左边是书城,右边是服饰城。

  从解百天桥上走过去,能感受到桥面微微颤动,像是要断成两截一样。

  后来有个做小三的女人从天桥上跳下去,把自己砸成了一滩烂泥,怪事频出,解百天桥就开始翻新,改了个名字叫延安路天桥。

  当年翻新天桥的时候地基打不进去,挖一次塌一次,后来请了有名的风水师傅看了,说底下是龙脉,打不进去,所以修了两条金龙盘柱支撑着天桥,又在上面柱子下面贴了几张符,天桥才得以翻新。

  那位风水师傅没过一个月就死了,只剩下一个独生的儿子,今年刚毕业,没工作没房子,本来还有一个女朋友,今晚上也把他给甩了。

  “莘莘……”

  此刻,马路上摇摇晃晃走着的,就是该无工作、无房子、也无女朋友了的三无产品祁央。

  他女朋友郝莘莘跟他是大学同学,大一谈到大四毕业,因为工作原因分居两地。郝莘莘很快融入了新的集体,并且多次受到上司照顾,与其坠入爱河——虽然上司已经有老婆了。

  祁央则是进了一家电视台做实习生,实习结束之后没有收到聘用通知。今晚上是郝莘莘的生日,祁央知道她喜欢银镯子,特意从古玩市场挑了一个价值他一个月工资的银镯,打算送她当生日礼物。

  结果礼物没送成,郝莘莘先跟他开口提了分手。

  祁央一人买醉到深夜,路过延安路天桥,被十月夜里的阴风一吹,腿肚子打颤,靠着盘龙柱子就坐下了。

  “莘莘啊……”

  祁央心里苦闷,抱着柱子嚎啕大哭。

  哭了一会儿,用力过猛,喝醉的后遗症上来了,十分想吐。

  “哇”的一声,祁央吐了一地。

  他双手胡乱摸着,没摸到包里的餐巾纸,倒是摸到柱子下面有几张黄纸,索性“刺啦”一声,撕了下来,擦了下嘴巴。

  “莘莘……嫁给我吧……我真的想娶你……”

  大半夜鬼吼鬼叫,怪渗人的。

  还好这一带的醉鬼多如牛毛,就算有几个深夜回家的上班社畜看到祁央,也习以为常。

  人生嘛!大家都很痛苦的!

  痛苦的时候看到别人比自己更痛苦,还是蛮有快感的!

  祁央痛哭流涕,想到自己事业恋情遭到双重打击,人也不要做了:“我不做人了……”

  他身体忽然打了一个哆嗦。

  祁央被冻得清醒了一点,茫然的看着四周:“怎么回事,好冷啊。”

  光看他的脸,是一张很讨巧的脸,大眼睛挺鼻梁,下巴也尖尖的,符合当代流行的小鲜肉审美,身材修长,去当个模特也绰绰有余。

  奈何运气太差,祖上三代都是搞封建迷信的风水师傅,从小到大不是在撞鬼就是在撞鬼的路上,撞的祁央都快把它当成家常便饭,因此身边一冷,他就背后发毛。

  祁央在地上爬了两下,蹭脏了自己的衣服。

  他站起身,抱着双臂发抖:“冻死人了……”

  祁央咽了咽口水:“我镯子呢?”

  他说这话时,又是一阵阴风从他脖子后面吹过,仿佛有人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他的后颈。

  祁央头皮发麻,镯子也顾不上找了,立刻拔腿狂奔回家。

  祁央的家是一个1997年建造的老校区,地面的水泥路碎的坑坑洼洼,他摔了几跤,滚得浑身是灰尘,才爬到二楼,打开房门。

  一开门,室友刘小军就翻了个白眼:“大半夜的能不能安静点儿?”

  他鼻子动了一下,问到了空气中的酒味,嫌弃的扇了扇,捏着鼻子:“烦死了,我最讨厌喝酒的人了。”

  祁央没理他,低着头换了拖鞋,刘小军尖叫道:“你别碰我的鞋!脏死了你!”

  “没碰你鞋。”祁央心里烦躁,平时的好脾气也没有了,猛地甩上门,把刘小军留在客厅。

  另一个室友张浩听到动静,开门问:“干嘛啊,大晚上让不让人睡觉?”

  刘小军翻了个白眼:“是302那男的好吧,又不是我。”

  张浩骂了句他妈逼的,走到302面前猛地踹了一脚:“我操.你妈逼的,你他妈能不能早点儿回来?找死啊你!”

  门被踹的“砰”一声响,床上的祁央翻了个身,身上的寒意还没有褪去。

  他把棉被捂在自己身上,企图逃避张浩的摧残。

  没错,摧残。

  祁央租房选的是合宿,室友张浩是个脾气暴躁且没礼貌的流m,经常对房间里另一个女室友动手动脚,被祁央撞见过一次,他帮那个女室友出头之后,就被张浩盯上了,隔三差五的找他麻烦。

  室友刘小军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实习生,跟他一样大学刚毕业,不过人家有出息多了,浑身上下都是名牌,动不动就是好几千的鞋,好几千的包,一大男人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化妆,不但尖酸刻薄,还龟毛的要命,瞧不太起祁央。

  剩下还有一个今晚上没出来的,是个理工宅男,每天阴恻恻地不知道在干嘛,谁也没在白天见过他。

  就这么一个奇葩的合宿,让祁央原本就悲惨的生活雪上加霜。

  他躺在床上翻了几个身,手机一直震动,微信屏幕还在闪烁。

  大学班级群的消息一条一条跳出来,明里暗里的攀比和炫耀让整个群都乌烟瘴气。

  ……

  徐成:还好吧,转正之后工资就有八千了,一般般,还不够我买两双鞋的

  周美轩:八千还少啊?

  小宁:美轩在干嘛啊?

  周美轩:我不像你们,我工资少的咯,只有五千,不过公司还行啦,是在长江网络

  陈巧云:长江网络很牛逼啊!我想进都没进!

  小宁:是蛮厉害的

  徐成:对了,我们班第一在干嘛呢?听说他不是去电视台工作了吗?出来聊聊呗?@祁央

  小宁:实习期应该结束了吧?

  周美轩:听说跟女朋友分手了,别难过啦大神@祁央

  徐成:我还以为大学那么牛逼的大神,毕业之后事业爱情一帆风顺呢,结果没想到还是跟我们一样啊

  徐成拿着手机,忍不住多嘲讽了两句。

  祁央在大学可算得上一个风云人物,长得好看,又是学校钦定的主持人,广播台的台长,学生会副主席,多少妹子追捧的人物,后来又跟校花郝莘莘谈恋爱,感情稳定的谈了四年,乃是一众男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谁知道他毕业之后电视台没进去,女朋友也跟人跑了,简直是白给人民群众捡了个娱乐新闻看。

  徐成在输入框里输入:郝莘莘是不是做的小三啊?我说男神,你什么眼光啊。

  结果发送的时候,按键仿佛失灵一样,怎么按都发送不出去。

  “操?手机有病吧?”

  徐成拍了两下,忽然,一阵寒意从脚底板冲到了天灵感。

  手机吧嗒一声掉在地上,他背后汗毛倒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好冷……”

  摔在地上的手机明明没摔多重,却四分五裂了。

  徐成胃里翻江倒海,忍不住跑到厕所狂吐,结果开门的时候天花板忽然掉了下来,直接将他砸了个正着,把他埋在了下面。

  徐成摔在地上不省人事,一滩血从石块中缓缓爬出。

  祁央睡得并不安稳,喝醉之后,他的大脑皮层高度活跃,梦境一个接着一个。

  一会儿是一片坟地,大家一起睡在坟地里,只有他一个人在坟堆前面唱戏。一会儿是他在田地里耕种,翻出泥土来,下面全都是一截一截的手臂,血雾弥漫。

  这样的噩梦层出不穷,从他的出生地白杨坪一直到现在的出租屋,祁央梦见有人敲门,敲门的是个男人,穿着一件白色的像唐装一样的衣服,刘海长长的遮住了眼睛,手里提着一盏白色灯笼。

  他就站在门口不动,祁央的身体也动弹不得。

  过了片刻,那个白衣服男人走进屋子里,坐在他的床边,伸手解开了他的衬衫。

  先是上衣,接着是短裤,他的双手冰冷,在自己身上流连。祁央的身体又冷又热,被摸了半天鸟,下面情不自禁的给出了反应。

  他的腰忍不住挺起,双手抱住了在身上作怪的男人,急不可耐的往他身上蹭,就在临界时,他忽然醒了。

  祁央猛地从床上坐起,掀开被子一摸,“woc”一声,连忙把内.裤脱了下来。

  窗户打开,外面的冷风灌进来,吹得他两个蛋蛋冷飕飕。他浑身酸痛,仿佛被车压过一样。

  祁央连蹦带跳的去了卫生间,一照镜子,发现自己脖子以下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红色痕迹,他摸了一下,倒吸一口冷气:“什么玩意儿?”

  就像是被人连吻带咬,折腾出来的爱痕。

  祁央整个人都炸毛了,连忙凑近了看:“我操,我昨晚喝醉了去干嘛了?不会被性.骚扰了吧?”

  可是,出租屋就那么几个人,谁骚扰他?

  那个看起来很像个同性恋的刘小军?

  不会啊,弱不禁风的,再说了,昨晚上才跟他阴阳怪气了几句,回头偷摸来自己房间里性.骚扰?

  联系上下文也不可能啊。

  妈蛋,屁股没被捅吧?祁央心里一惊,连忙扒开双腿,弯下腰去看自己后面。

  刘小军站在门口,微妙的看着他:“你在干嘛。”

  祁央通过两腿之间视线定位刘小军:……

  他连忙合拢腿,镇定自若:“没干嘛!”

  刘小军已经在脸上写出了“bt”两个字。

  祁央在心里“操”了一声,用力的洗了一把脸。

  洗完脸穿衣服,刚把头套好,外面就传来了一声尖叫。

  他漱完口,擦了把脸走出去,刘小军站在阳台上,一脸惊恐。

  “一大早练嗓子啊?唱什么大戏呢。”祁央吐槽一句。

  刘小军连滚带爬跑到屋子里:“张浩摔楼下去了!”

  祁央:“什么摔楼下?”

  他从阳台上探出头一看,张浩躺在楼下的花丛中,口吐白沫,手脚诡异的弯曲着。

  一起床连着两个惊吓,饶是祁央胆子再大也后退了一步:“愣着干嘛!打120啊!”

  七点半,120拉走了张浩,发现得早,人还有口气在。

  刘小军吓得魂飞魄散的,连喝了好几口水压压惊。

  祁央换好衣服从卧室里出来,发现客厅茶几上多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古朴黄木盒子,盒子底部沁血,银镯一副,纸糊的嫁衣一套,玉如意两对,红白婚帖一张,白绫三尺。

  他们这个群租房的客厅很简单,一个挂墙上的液晶电视,下面是储物柜,两边放了些酒。一张三座沙发,前面有个透明的茶几,右边就是张浩掉下去的阳台。

  张浩平时就喜欢站在阳台上抽烟。

  合租的几个人都是上班族,而且关系都不好,基本是一进门就回自己房间,绝对不会在客厅留下什么东西。

  刘小军防他们跟防贼一样,牙刷都放自己房间,只有要洗漱了才端出来用,这些东西看起来价值不菲,肯定不是他的。

  祁央拿起桌上的玉镯子看了眼,分析道:张浩是个三大五粗的流m,就更不可能有这玩意儿了。

  他放在手里摸了下,一瞬间就摸出了玉镯的质地,是个古董汉白玉,明朝年间的东西。

  祁央诧异的看了几眼,屋里还剩下一个人,就是整天不出来的宅男。

  这东西是他的?

  刘小军出门前古怪的看着祁央:“你站桌边干什么?”

  祁央晃了下手里的镯子:“这玉镯子是你的?”

  刘小军:“什么玉镯子?”

  祁央愣住,他开口:“我手上的。”

  刘小军无语:“你他妈耍我玩儿呢?有个屁的镯子啊?”

  “砰”,门被重重地关上了。

  祁央低下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镯子,咽了咽口水:我操?不会只有我能看见吧?我他妈又撞鬼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