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导演离婚吧江怀荆洛栀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导演离婚吧江怀荆洛栀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一程烟草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江怀荆洛栀的小说名是《导演离婚吧》是由一程烟草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婚恋文,追妻火葬场系列。主要讲述的是:江怀荆被称为比主角还帅的导演,他从未走过流量路线,却已经是娱乐圈顶流的存在。他唯一的污点就是洛栀。洛栀爱了江怀荆七年,跟他结婚,给他生了孩子,却依旧敌不过他的初恋白月光,最后洛栀签字离婚,净身出户,终于放下了这七年的暗恋。可为什么离婚后大导演还纠缠着自己不放?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主角是江怀荆洛栀的小说名是《导演离婚吧》是由一程烟草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婚恋文,追妻火葬场系列。主要讲述的是:江怀荆被称为比主角还帅的导演,他从未走过流量路线,却已经是娱乐圈顶流的存在。他唯一的污点就是洛栀。洛栀爱了江怀荆七年,跟他结婚,给他生了孩子,却依旧敌不过他的初恋白月光,最后洛栀签字离婚,净身出户,终于放下了这七年的暗.恋。可为什么离婚后大导演还纠缠着自己不放?

免费阅读

  诚然,江怀荆的微博有专门的团队打理,但卡着零点微博宣布离婚,显然也是江怀荆授意的。

  洛栀震惊的是,江怀荆这波操作……何止一个骚字了得!

  她从大脑的某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一个昨晚画面,画面里,江怀荆抬头瞥了一眼床头闹钟,双眼猩红、眼角眉梢都是媚色的男人,嗓音砂纸打磨过一般的粗糙:“零点了。”

  洛栀迷蒙得厉害,根本不知道他怎么突然看了下时间,但男人在床上看时间,无非是在计算自己有多久吧!

  洛栀昨晚还顺着这个话茬吹彩虹屁夸他厉害来着。

  当时,男人低低地笑了笑,转眼,愈发疯狂。

  如今,回想起来,才发现,他是零点搞了波大的一阵得意的笑。

  好在她彩虹屁吹得也还算应景。

  一边在微博上当个莫得感情的离婚机器,一边在床上压榨着她最后的剩余价值。

  大佬着实有丶厉害!

  徐浅半晌没听到好友的答复,语调不加掩饰的担忧:“栀栀,你还好吧!我知道离婚这事儿你很难过,但是……”

  洛栀不过是发了会儿呆,却是让徐浅一阵担惊受怕,她连忙打断她,笑着安抚道:“放心,我没事,就觉得挺好笑的。”

  徐浅茫然不解:“好笑。”

  洛栀是真的觉得很好笑:“给你说个笑话,他微博宣布离婚的时候,我们正在啪啪啪。”

  徐浅闻言,镜片下从来冰冷漠然的双眼立马瞪圆。

  都要离婚了,居然还搞在一起。

  这三观,歪得没眼看了。

  徐浅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洛栀再度安抚道:“放心,真没多大事。离婚这件事,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我跟他结婚的时候签的婚前协议,这段婚姻只会维持五年。现在不是快到五年了么,所以,开始离了。”

  徐浅算了下时间:“距离你们扯证结婚,不是还有差不多两个月才到五年么?”

  是啊,距离合同到期还有近两个月,但江怀荆已经迫不及待地发微博开始离婚了,不仅如此,就连她那位婆婆也是巴不得他俩立马离婚,这不,离婚证都没打呢,相亲就已经给儿子安排上了。

  洛栀感叹道:“总得提前安排上啊!”

  徐浅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如江怀荆这样的公众人物,每一步都是有团队在背后分析策划并且安排好的。

  离婚,不过是江怀荆日程表上的一个行程。

  徐浅不再纠结这个,只颇为庆幸地道:“你倒是挺平静。”

  洛栀轻笑:“不平静还能怎样?哭天抢地、拽着他的裤腿求他别离婚……不存在的好吗?”

  徐浅听到通过电波传来的洛栀独有的轻松淡然的语调,唇角扬起一丝浅笑,也对,洛栀生性洒脱,真离婚,她绝不是那种会看不开的人。

  徐浅推了推镜架,哂笑道:“你不是喜欢他么?所以他微博直接宣布离婚,我还是有点担心你的。”

  洛栀嗤笑:“喜欢又不能当饭吃。”

  略微停顿,洛栀神情罕见的有了几分怅然,“再多的喜欢,一段五年的无望的婚姻也能磨灭了。”

  “浅浅,你知道的,江怀荆不喜欢我,不喜欢到全国都知道他不喜欢我。我的存在,于他而言,就是个反派,当年要不是我嫁给他,他已经跟乔慕在一起了。”

  “五年前,是我对不起他,拆散了他跟乔慕;五年后,我不可能再对不起他一次,他理应去追寻自己的爱和自由。”

  徐浅这才理解好友的想法,她打算放手,甚至祝福。

  徐浅挺欣赏洛栀这种处理手段,潇洒又体面,坦然又大方,半点也不拖泥带水。

  但,徐浅想到圈内有关于江怀荆的传闻,微微蹙眉,神色有些隐忧,她提醒道:“栀栀,你的处理手法是真的很大气,我很赞赏,但是,江怀荆就不是个大气的人,江导在圈内那是出了名的小气记仇、心狠手辣。你还是小心点吧。”

  洛栀怔怔,五年前,她把江怀荆得罪得那么狠,被报复似乎也……理所应当,微博宣布离婚,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

  徐浅看了下时间,八点半了,距离飞机起飞只剩下两个半小时,洛栀现在还没起床,她连忙道:“算了,回头飞机上跟你聊,你快点收拾出门。”

  洛栀也知道电话里不适合聊江怀荆的八卦,而且当务之急是赶飞机,便回了句“OK,回头聊”,就把电话挂断。

  通话结束,洛栀知道自己该立刻下床收拾,可盥洗室被江怀荆占着,她跟他也没亲密到不顾及彼此的屎尿屁,自然不会跟他共用卫生间。

  洛栀低着头,看着手机屏幕,怔怔地发了会儿呆,回过神来,食指一贱,就戳进了微博。

  她压根不是娱乐圈中人,一没真情实感的粉丝给她说话给她洗地,二没团队给她微博控评,三没钱去删评撤热搜。

  在微博,她就是被激情辱骂的对象。

  洛栀知道自己不该点进微博,甚至可以说,她的手机不配拥有微博这个APP,可她大概真的太他妈无聊了吧,她竟然有点想去微博吃瓜,哪怕那个瓜是她自己的。

  她刚一点进微博,消息就不停,一堆@、私信、评论和赞。

  用脚趾头想,都是黑粉的激情骂街。

  洛栀压根懒得点进去,而是刷进首页。

  这个微博,是五年前她开的微博认证号,整个微博只在五年前结婚的时候发了一条晒结婚证的微博,号虽然是空的,但粉丝五百多万,都是黑粉。

  洛栀微博只关注了江怀荆,一进首页,就看到江怀荆昨晚零点发的那条离婚的微博——

  “五年了,和洛栀的婚姻走到尽头,开始处理离婚事宜。”

  江怀荆能有如此成就,他背后的团队功不可没,如今宣布离婚,他的团队措辞也相当严谨,并未曾武断地说离婚,而是轻飘飘地表示开始处理离婚这事儿。

  简单的一句话,不动声色地把锅甩给了洛栀,一副我想离但洛栀死赖着我不肯离婚的架势。

  这文案,也不知道是谁写的,但不论谁写的,洛栀都想夸一句,真他娘的文案鬼才,这锅甩的真他妈的秀。

  点进评论,果不其然,评论区都在喷洛栀不想离婚。

  “woc,洛栀好恶心一女的,当年全网买通稿说自己怀了江怀荆的孩子,当小三拆开江怀荆和乔慕,挺着肚子嫁给江怀荆,现在离婚还这么磨磨唧唧,我要吐了。”

  “江怀荆有钱有能力,洛栀不想离也正常,豪门阔太谁不想当呢,要是我嫁给了江导,也打死不离婚!”

  “哥哥,离婚官司打起来,咱们让洛婊净身出户。”

  “@洛栀,拜托你当个人,当年你当小三插足江怀荆和乔慕,现在要离婚了能爽快点滚远一点么?”

  “@洛栀,钥匙十块钱三把,你配吗?你配几把!自己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恶心的嘴脸,你有哪一点配得上我哥哥,我哥哥早就该和你离婚了,忍了五年,已经够了好嘛!”

  “……”

  洛栀看着这些热评,只觉得六月飞雪,她比窦娥还冤。

  天地可鉴,她真的很想离婚。

  只是,按照五年前的协议,离婚还得晚近两个月,江怀荆把离婚日期提前了太多,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洛栀随手给江怀荆的微博点了个赞,本想发条微博自证清白,但现在网上戾气太重,江怀荆的老婆粉女友粉、乔慕的粉、江怀荆和乔慕的CP粉这三家每家都超凶,她不论写什么都会被骂。

  她思索片刻,决定把自己的微博认证改了。

  五年前,这个微博注册的时候,申请认证用的是“江怀荆的妻子”,如今,离婚了,洛栀顺手就把认证改成了“江怀荆的前妻”。

  看到新的微博认证,洛栀很满意。

  虽然离婚协议还没签,离婚证还没办,但在她心底,已经和江怀荆离过婚了。

  改完微博认证,洛栀就点到微博搜索框,果不其然,微博热搜上,全是江怀荆离婚的消息,#江怀荆洛栀离婚#更是排在第一个,后边大写的“爆”字。

  江怀荆离婚这事儿,从昨晚发酵到今早,实时搜索指数依旧两千多万,热度高得可怕。

  今年年后娱乐圈颇为平静,基本没什么大瓜,如今陡然爆出离婚这种丑闻,显然吸引了无数吃瓜群众微博吃瓜,人类本就存在着窥私欲,某种程度上,丑闻远比结婚秀恩爱的新闻更能吸引人的关注度。

  再加上恰逢周末,流量又大,大家闲得无聊,把这事儿拿出来涛也正常。

  可以预想的是,江怀荆离个婚,热度又能往上涨一波,单身的他身价估摸着还能高一点。

  洛栀顺手点进#江怀荆洛栀离婚#这条热搜,到了清早,微博已经不再瘫痪,经过抢修过后的服务器颇为顺滑。

  #江怀荆洛栀离婚#的热搜下,无数营销号在带节奏。

  “#江怀荆洛栀离婚#不是早该离了吗?但是……恭祝江导脱离苦海吧!”

  “#江怀荆洛栀离婚#有江怀荆和乔慕的CP粉么,荆慕夫妇萌我一脸,CP粉死灰复燃了。”

  “#江怀荆洛栀离婚#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泪目了,我真的太好感江怀荆导演了,那么有才华的导演,深爱着乔慕的江怀荆,被一朵白莲花设计然后和爱人分隔,太可怜了,如今终于离婚,希望江导能和乔美人重新在一起。”

  “……”

  至于实时,则骂的居多。

  “#江怀荆洛栀离婚#我至今记得当年洛栀为了嫁给江怀荆全网买通稿的恶心嘴脸,终于离了,挺好的。”

  “#江怀荆洛栀离婚#小三不得好死。”

  “#江怀荆洛栀离婚#洛婊就该原地去世,最好出门被车撞,离婚算是便宜她了。”

  “……”

  洛栀跟了江怀荆五年,心脏锻炼得真不是一般的大,她看着全网骂她,竟除了笑笑也没多大反应。

  正刷微博刷得入迷,却突然一声:“看什么呢?”

  洛栀吓得浑身一抖,抬起头就看到这个瓜的另一个正主正站在自己面前,她捏了捏耳垂,收了惊,这才娇娇抱怨了起来:“你背后灵吗?走路都没声音的!我差点吓死。”

  江怀荆冷嗤:“你自己沉迷玩手机没注意到我,反倒是怪起我来了。”

  “而且……”

  江怀荆略一顿,冷淡睨着洛栀,道,“我是从你正面过来的。”

  洛栀正坐在床沿,对着盥洗室的方向,江怀荆确确实实是从她正面过来的。

  可是,正面这样的字眼,让洛栀忍不住想歪。

  害,她跟狗男人除了床上其他都不熟,所以每次看到他,都忍不住想那档子事。

  江怀荆居高临下地俯瞰下去,就看到女人穿着吊带的露背的丝质睡衣,浓密长卷发散落,圆润肩头和软嫩美背隐隐绰绰露出,这样犹抱琵琶半遮面,更让人浮想联翩。

  这女人,肩膀平直,背部单薄纤细,从背后看,有一种娇弱美人独有的瘦削纤弱的柔弱美感,惹人怜爱的同时又性感迷人。

  只是,他俩之间,在一起七年,结婚五年,那档子事从来都是正面来的,倒是从未曾背面过。

  她的背面风光,他竟从未曾领略过。

  江怀荆想到这些,眸色深谙,他好笑道:“我哪一次,不是正面干你的。”

  洛栀:“……”

  狗男人居然和她同一脑回路。

  啊,不对,吐槽的点不对,狗男人今早怎么这么骚,要离婚了就这么开心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