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走进你的回忆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走进你的回忆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香香公主 著

连载中免费

《走进你的回忆》是作者香香公主最新创作的一部短篇虐心言情小说,主角是顾苒知霍延琛,全文讲述的是:顾苒知与霍延琛结婚一年,照顾身处病床上的丈夫毫无怨言,可当他的初恋出现,顾苒知立马接到霍延琛的离婚协议,她心灰意冷,签下自己的名字,却不料那个男人还是不肯放过她,最后葬身于一场大火…

5.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走进你的回忆》是作者香香公主最新创作的一部短篇虐心言情小说,主角是顾苒知霍延琛,全文讲述的是:顾苒知与霍延琛结婚一年,照顾身处病床上的丈夫毫无怨言,可当他的初恋出现,顾苒知立马接到霍延琛的离婚协议,她心灰意冷,签下自己的名字,却不料那个男人还是不肯放过她,最后葬身于一场大火…

免费阅读

  顾苒知立马缩回了手。

  霍延琛随即靠过来,抓住顾苒知的肩膀,粗暴用力的一把将她拖开。

  “若晴!”霍延琛把许若晴从浴缸里抱出来。

  许若晴紧闭着眼睛,软软的靠在霍延琛怀里,昏迷不醒。

  霍延琛扶着她的脸,轻轻拍打又连声呼喊,都没有反应。

  顾苒知有些慌,可现在冷静下来一想,便能确定许若晴只是在演戏。

  许若晴被她拉进浴缸里不到半分钟,怎么也不可能溺水。

  霍延琛很快打了急救电话,把许若晴送到了医院。

  许若晴进了抢救室,霍延琛被助理推着轮椅,一直跟到手术室门口。

  几秒后,他回头盯住了顾苒知:“顾苒知,你到底什么意思?”

  顾苒知也才从浴缸里出来,浑身的水迹还没干,湿淋淋的站在走廊下,浑身发冷。

  “我没有动过她。”顾苒知绷着身体,不卑不亢道,“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

  “自导自演?”霍延琛不信,“她自己能把自己摁在浴缸里溺水吗?”

  顾苒知深吸了口气,一步步往前,走到霍延琛面前,把自己快要脱落了纱布的右手给霍延琛看:“那我的右手呢?我又能把我自己的手踩成这个样子吗?”

  霍延琛扫了一眼,还是忽略了顾苒知受伤严重的右手,用力皱眉:“所以你承认你把若晴摁在浴缸里了?”

  顾苒知心凉,颓然的放下右手,垂下睫毛,脸色苍白。她头发湿漉,狼狈垂在脸侧,愈发显得脸颊纤瘦,脆弱得可怜。

  霍延琛把视线从她脸上移开,脸色变得更加不好看。

  “顾苒知,我还是不该给你机会。”霍延琛道,“既然你就在这,那我们现在就去把离婚手续办了。从今往后,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我不离婚!”顾苒知立马道,“霍延琛,我不会答应离婚的!”

  霍延琛掀起眼皮,冷漠寒戾道:“这可由不得你!顾苒知,你若是不在离婚协议上签字,那你这只右手,就别要了。”

  顾苒知眼瞳发颤,望着霍延琛:“我不签字,你就要砍了我的手吗?”

  霍延琛只与顾苒知对视了一眼,下一秒便移开,他冷厉道:“我会叫人,一根一根的剁了你的手指头!”

  顾苒知惨然一笑:“好啊,那你就剁啊。霍延琛,我告诉你,我就是要和你耗到死!”

  说完这句,她再也待不住,转身便走。

  几步后,她又停下,回头道:“别太相信许若晴了,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霍延琛冷眼看着她,只说了一个字:“滚。”

  顾苒知后背颤了颤,捏紧手,离开医院。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顾苒知没有伞,她脑子发晕,也不知道打车,就淋着雨,沿街一直走,一直走。

  凉风渐大,雨势也跟着大起来。

  稀里哗啦的冲刷着世界。

  顾苒知越走头越晕,脸上湿润一片,她以为是雨水,直到身旁匆忙路过的路人露出惊恐的表情,她摸了一下脸,才知道自己又流鼻血了。

  地面上残留着被冲淡的血色,顾苒知已经流了一路的鼻血。

  她脑子晕得厉害,只愣愣看着手上的血液被雨水冲走。

  “苒知!”背后好像有人叫她。

  顾苒知茫然的回头,视野模糊,又隔着雨帘,她迷糊里好似看到了霍延琛。

  他撑着伞,越过人群和雨线,跑向顾苒知。

  “苒知!”

  顾苒知看着那影子,凄然一笑,可根本不可能是霍延琛,他的腿,站不起来……

  视野一黑,顾苒知直直晕倒地倒在了大雨里。

  顾苒知醒来时,听到有人在说话。

  “她身体里的白细胞增值速度高度失控,必须要马上住院治疗。”是医生的声音。

  “要不然她这个情况,拖不到一个月……还有,她的右手不知道是怎么修养的,裂开的骨头都错位了,这样下去,她手指都会变形的。”

  “我知道了,麻烦医生现在就出一个治疗方案。”陆沉深说,“我们立即接受治疗。”

  医生叹了口气,说:“我和你说实话,她这个是罕见的恶性白血病,就算配合骨髓移植加化疗,治愈率也不到百分之十,还有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复发率。你们先做好心理准备吧,别期望太多。”

  医生离开病房。

  过了许久,陆沉深在顾苒知的病床边坐下。

  他握住了顾苒知的手,额头抵在顾苒知手背上。

  哪怕没睁开眼,顾苒知也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沉重和难受。

  顾苒知在心里叹息一声,慢慢睁开眼睛,把手从陆沉深手里抽出来。

  “苒知,你醒了……”

  顾苒知看着天花板,轻声说:“你其实不用管我的。”

  陆沉深低着眼睛一笑:“怎么能不管呢,你都这样了……”

  顾苒知平静道:“不过是一死而已,我不怕。”

  反正她都是孑然一人,父亲不疼爱,丈夫也毫不在意,死了又如何呢?

  陆沉深道:“可我怕……苒知,你和霍延琛离婚吧,跟我走,我带你出国去治疗,至少还有百分之十的机会……”

  顾苒知摇头:“你别管我了,求你。”

  陆沉深坚定道:“我做不到的。”

  顾苒知叹气:“你何必呢?”

  “那你又何必呢?”

  陆沉深不肯放弃,每天都让医生给顾苒知详细检查,监督顾苒知吃药。但顾苒知这个病,需要长久的住院治疗,顾苒知并不想把余下的时间,都耗在医院里。

  “可你还能耗在哪儿呢?”陆沉深气道,“去霍延琛身边,让他折磨你吗?苒知,我都知道了,你这一年,过得根本不幸福!”

  顾苒知平静道:“那又如何呢?”

  陆沉深张了张口,想反驳,又找不到话。

  叩叩——

  病房门这时突然被敲响,一个穿着西装,白领模样的男人敲门进来,客客气气道:“这里是顾苒知顾小姐的病房吗?我是霍延琛先生请来的律师,来请您签离婚协议的。”

  他走进来,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顾苒知前,他看了一眼陆沉深,礼貌道:“这位先生,麻烦回避。”

  陆沉深看向顾苒知,顾苒知点点头:“你去帮我打点热水吧。”

  等陆沉深走远,律师才把文件放到顾苒知手上:“霍先生会给您一套房,以及五百万离婚费。顾小姐,签字吧。”

  顾苒知翻了一下文件,霍延琛以及在上面签字了。

  她一把将文件丢在地上。

  “我不会签,就算要签,也要霍延琛来求我签!”

  律师脸上客气的笑容立马淡了:“顾小姐,您别给脸不要脸,把事情闹得太难看,就不好收场了。”

  顾苒知冷冷看着律师:“滚出去!”

  律师冷笑一声:“您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完他打了一个响指,两个高大的保镖立马冲进来,二话不说,架起顾苒知就走。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顾苒知挣扎。

  其中一个保镖立马捂住顾苒知的嘴,两人左右钳制着顾苒知,很快把顾苒知弄出了医院,带上了一辆面包车。

  不知道过去多久。

  顾苒知被丢在偏僻肮脏的巷子里,两个保镖堵在她面前,律师越过保镖,满脸阴冷地走过来。

  “顾小姐,您知道霍先生给我离婚协议的时候,是怎么吩咐我的吗?”

  “他说,你如果不配合签字,就剁了你的右手。”律师走到顾苒知面前,低头笑吟吟地看着她,“顾小姐,这里偏僻没人,我们就算弄死你,也不会有人知道。”

  他说着,蹲下来:“所以,离婚协议,你签还是不签?”

  顾苒知抬头,狠狠盯着他:“我说了,要想让我签字,除非霍延琛自己来求我!”

  律师道:“霍先生他正陪着许小姐,没有空过来。”

  他又拿出一份离婚协议,放在顾苒知面前:“最后问你一遍,签不签?”

  顾苒知看了看围在她面前的三个男人,心里清楚,她如果真的坚持不签,这三个人,一定不会放过她。

  咬紧了嘴唇,顾苒知决定先保全自己。

  她拿起文件,忍辱道:“好,我签……”

  律师把钢笔递给顾苒知。

  顾苒知右手伤势未愈,捏不住笔,一个名字,她哆哆嗦嗦的写了三分钟,才一笔一划的写好。

  刚签完字,律师就抽走了协议书,阴险地瞧着她:“顾小姐一听离婚就有一套房和五百万,就答应离婚了吗?这么轻松?”

  顾苒知皱眉:“你什么意思?不是你们逼我离婚的吗?”

  律师根本不管她在说什么,他把协议书好好放进包里。

  “可惜啊,霍先生还是想要废了你的手。”律师往后退了一步,“他说你太贱了,贱到只是骂你,根本没用了。所以,他要给你点教训,刻骨铭心的那种。”

  说完,律师一挥手。

  两个保镖立马上前来,各自从腰间抽出一把榔头。

  律师又笑着说:“霍先生要剁了你整只右手,但我觉得吧,那太血腥了,我们文明人,应该委婉一点。所以,我只敲碎你五根手指头。”

  话音落下的同时,两个保镖立马压住顾苒知,扯出她的手,摁在地上。

  “不要……”顾苒知恐惧的蜷握手指。

  但还是被保镖强势的一根一根的掰了出来。

  保镖用脚踩住顾苒知的手背,不让她把手指头缩回去,榔头对准了顾苒知的手指,一起一落的瞄准。

  这个动作让顾苒知害怕得几乎尖叫。

  “我都已经签字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顾苒知忍不住喊起来,“我已经签字了啊……”

  律师冷冷一笑,抬抬手指。

  保镖手里的榔头高高举起,再落下。

  金属重重砸在骨头上,清脆一响。

  “啊!”剧烈的疼痛让顾苒知尖叫起来。

  十指连心,每一根被敲碎的痛疼,都强烈得叫顾苒知恨不得死过去,好从痛苦里解脱出来。

  但每当她快要晕死过去,下一根手指碎掉的疼痛又唤醒了她。

  “啊!!”

  痛苦的尖叫声,以及骨头碎掉的咔咔声,持续响了五次。

  顾苒知整个右手已经红肿变形得不能看了。

  她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浑身冷汗,头发凌乱,如垃圾一样狼狈又不值一提。

  律师拿出手机,拍了几张顾苒知半死不活的模样,满意说:“顾小姐,希望今天的事情,能给你涨一点记性。既然离婚了,就记得要和霍先生保持距离,别不要脸的再凑上去。要不然,下次你的左手,就真的要被剁下来了。”

  顾苒知已经半昏迷,没有力气回话。

  律师提着公文包,客客气气和顾苒知说了一声告辞,然后转身,一边打电话,一边离开。

  “霍先生,您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妥了……她签字了,听说有房子和五百万拿,所以签得很爽快呢……您放心,她的手,也处理了……”

  顾苒知听着律师说话的声音,趴在地上,再忍不住呜呜的哭起来。

  霍延琛,你已经厌恶我,到了如此地步吗?

  顾苒知一直趴在巷子里,疼痛让她的身体虚软无力。

  天色渐黑,巷子里越来越黑,顾苒知有些害怕,她吃力的用左手撑着身体站起来。

  整个右手骨头都碎了,软软的垂在身侧,用不了一点力气,她扶着右手手臂,艰难的往巷子外走。

  刚到巷子口,几个嘴里叼着烟的混混恰好从外面进来,顾苒知身体虚弱,没避开他们,撞到了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男人。

  “没长眼睛吗?”为首那个混混用香烟指着顾苒知,骂道,“敢撞你爷爷!”

  顾苒知虚弱无力,不想和他们纠缠,低着头不说话,只绕路往前走。

  “和你说话呢!”混混推了一把顾苒知。

  顾苒知顿时往后摔倒,跌在地上。她碰到了右手,疼得她瞬间没了力气,只蜷在地上发抖。

  路灯灯光昏暗,朦胧落下,她蜷着的身体纤瘦小巧,竟莫名的有几分怜爱。

  “大哥,这个女人好像有点姿色啊……”

  为首那位大哥嘿嘿笑了起来:“行啊,我们今晚正好没乐子玩。”

  他把烟往地上一摔,说道:“拖进去!”

  几个男人立马蜂拥而上,抓住顾苒知的手臂往里拖。

  “走开!放开我!”顾苒知尖叫挣扎,“放开我!”

  一辆轿车这时突然急刹在巷子口,明亮的灯光照过来,刺到了所有人的眼睛。

  几个混混也停下了动作。

  “你们干什么?放开她!”车门打开,陆沉深从里面走出,凶狠愤怒,“给我放开她!”

  他几步冲过来,一拳打开抓着顾苒知手臂的男人。

  “靠,你谁啊……”几个混混也怒了,把顾苒知和陆沉深围堵起来,“这么嚣张,信不信我们连你一块收拾?”

  陆沉深把顾苒知护在怀里,无畏的面对着一群混混:“你们这群败类,令人恶心!”

  “有种!”说完,几个混混蜂拥而上,对着陆沉深和顾苒知拳打脚踢。

  陆沉沉牢牢抱着顾苒知,没让她受一点伤害。

  “陆沉深……”顾苒知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角,“别管我,你快走。”

  “我不会丢下你的……”陆沉深更紧的抱住了顾苒知。

  拳头不断落下,全都打在了陆沉深的声音。

  一下又一下,声响沉闷,毫不留情。

  顾苒知闭了闭眼睛,心里充满了感激和愧疚。

  “干什么的!”巡逻的警察注意到了这里,急忙冲过来,“住手!”

  几个混混立即停手,四散而逃。

  “站住!”警察一人追混混,另一人过来问顾苒知和陆沉深怎么样。

  “没事。”陆沉深还紧紧抱着顾苒知,对警察道谢后,立马就带着顾苒知上车,去医院。

  他注意到了顾苒知异常的手。

  一检查,医生却是连连摇头,说道:“骨头碎成这样,已经没办法修补了。手骨太细,周围又全是神经,做不了手术。”

  医生看着结果,又叹了口气。

  “她的右手,已经废了。”

  顾苒知闭上眼,平静又绝望。

  陆沉深却着急的追问:“怎么会做不了?多做几次手术呢,我知道难度大,但我们不着急,可以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

  “你忘了她的恶性白血病吗?”医生打断陆沉深的话,“就算有医院愿意做这个手术,她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她做这个手术。”

  陆沉深沉默,颓然的垂下了头。

  从巷子出来,他立马就送顾苒知来了医院,而自己身上的脚印和伤口,却完全没有理会。

  面对这样的他,顾苒知怎么可能不感动。

  她心里一软,忍不住就说:“陆沉深,我想走,和你一起,离开这里。”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