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大佬总是靠我救命云赋全文最新章节

大佬总是靠我救命云赋全文最新章节

云赋 著

连载中免费

《大佬总是靠我救命》是云赋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八字硬得要命的唐黎走夜路完全不怕遇鬼,只可惜对现实生活中继承的破烂实验室完全没什么没啥效果。面对一群等着她养家糊口的人员,唐黎决定卖艺不卖身!估计是心里的吆喝声被上天听见。某神棍:姑娘,有个喜欢遇鬼的倒霉催少年需要你拯救一下。唐黎:呵呵,八字硬不代表我不怕真鬼,不救!某神棍:听说他家愿意出三个亿!唐黎:“我去我去!谁不去谁是傻子!”

4.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大佬总是靠我救命》是云赋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八字硬得要命的唐黎走夜路完全不怕遇鬼,只可惜对现实生活中继承的破烂实验室完全没什么没啥效果。面对一群等着她养家糊口的人员,唐黎决定卖艺不卖身!估计是心里的吆喝声被上天听见。某神棍:姑娘,有个喜欢遇鬼的倒霉催少年需要你拯救一下。唐黎:呵呵,八字硬不代表我不怕真鬼,不救!某神棍:听说他家愿意出三个亿!唐黎:“我去我去!谁不去谁是傻子!”

免费阅读

  还别说,这玩笑一出,两人越看越想,唐黎好心情地一笑,倒是庄如亭若有所思。

  村子里的流水席开得早也去得快,吃席的时候,唐黎没看见一开始在村里接他们来的人,也没看见那个瞎眼老头。

  唢呐声再次响起,人群里闹哄哄的,停灵两天,原来是要起棺下葬了。

  那口巨大的棺材被十几个抬着,压得抬棺的人膝盖微微弯曲。王家的大门不小,棺材很顺利就被抬出去了。一出门,原本还在嬉皮笑脸的人群中顿时爆出出一阵惊天动地地哭声。

  王家的两个儿媳哭得昏天暗地,唐黎上一秒还见两人在笑着说话,下一秒脸色变幻之快让人拍马不及。

  “作孽啊,作孽啊。”沙哑干涸的声音一出,不知什么时候,唐黎发现那个瞎眼老头跟在后面摇头。

  一群人披麻戴孝地痛哭流涕,唢呐声一声接着一声。

  棺材刚到路中间,前两天下雨的路还没干,有个抬棺材的男子脚下一滑。他一滑,整个肩上的重量就往旁边的人身上泻去,旁边人躲闪不及,一下子就送开手。

  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所有人在几秒钟就向四周倒去。

  “嘭!”

  巨大的一声响声,王家即将要下葬的棺材就被摔在地上。棺材斜着倒下,溅起一层泥浆。而原本在棺材里面安置好的人,此时也骨碌碌滚在地上,穿好的寿衣上全是地上裹起的泥水。

  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周围的人群瞬时一静。

  随着咔嚓咔嚓两声,看起来坚固的棺材板子渐渐裂开,顿时四分五裂。

  周围的人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头顶的烈日照得人眼花,地上的这一切宛如一场闹剧。

  “啊!”有人慌忙跑开,唐黎却看见随棺材里面的人滚出来的还有一个小小的包裹。

  包裹随着滚动的幅度慢慢打开,里面露出一具小小的尸骨。

  尸骨的骷髅脸刚好面对着唐黎,哄地一声,她身形一晃,整个人好像陷入一阵不由自主的回忆当中。

  唐黎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明明站在那里,灵魂却好像去了别处。

  她的思绪越飘越远,又来到了刚来的时候住宿的那栋小别墅里。

  只不过,这次的别墅外面焕然一新,周围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房屋。里面的主人不是他们,而是合家福里的一家三口。

  此时他们正在拍照,唐黎知道,根据男女主人的衣着,这时候拍的正是那张合家福。

  一家三口看起来很幸福,刚拍完照,就有人冲了过来,跪在地上求着什么。

  那是一个中年妇人,看样子很像村子里的人。

  她一边磕头一边恳求:“两位大善人,我家孩子烧得厉害,求您把那颗药给我们吧。”

  女主人急忙扶她起来,解释到:“王大妈,你家孩子只是出疹子,出完就没事的。这颗药对你们也没用,是我们女儿先天性疾病用的。”

  女主人好心解释,那位王大妈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了,女主人根本没有看见她眼里的怨毒。

  “妈妈,那个奶奶来干吗啊?”

  是那个小女孩!

  “田田,她家孩子生病了,找妈妈看病。”女主人温柔地摸摸了女儿毛茸茸的脑袋,眼里全是温柔。

  听到这里,田田懵懂地点点头,直说妈妈真厉害,难怪是医生。

  画面一转,与先前的美好不同。此时的两夫妻在村子里屋前屋后到处找孩子,从天亮喊道天黑,嗓子都快喊破了,可是到处走动的村民却没人帮忙,连一句询问的话都没有。

  “为什么?我们平时这么帮助他们,铺路修桥,那一个不是我们家做的。”女主人伏在地上崩溃大哭,男主人平时整齐干净的西装上此时也满身尘土,他缄默不语,只用手一下一下拍打妻子的背面作为安慰。

  “姐姐,爸爸妈妈都说田田是他们的宝宝,为什么他们要对宝宝做这些呢,田田真的好疼啊~”

  看完这样,小女孩田田又出现在唐黎面前,跟以往瘦弱不堪的鬼样子不同。这次她恢复成照片里的样子,只是一双眼睛空洞洞的,里面什么都没有,脸上是从空洞双眼里流出的两行血泪。

  唐黎心里有些难受,她隐约知道了一条线条,而那条线就是贯穿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画面再次一转,是田田小小的身影哆嗦地蜷缩在一间屋子里,她穿着妈妈买的绿色衣裙,一双大眼里全是惊慌失措。

  吱呀一声,房间的门被打开,田田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进来的人是上次跪在地上的王大妈,此时她哪还有平时里的慈爱模样,她看见田田,一脸嘲笑:“不过是一个不值钱的女娃子,还想把祖传的药用在她身上。”

  接着,又进来一个中年男子,他的面容让唐黎感觉有些熟悉,但一时也想不起来。她知道自己这是进入小女鬼田田的回忆里了,又接着往下看。

  “够了,别太过分了。她父母还在外面找了,要是被发现了……”话语未尽,但王大妈明白他的意思。

  她只是讥讽一笑,面带恶毒,指了指田田:“怎么,你不想要沈家祖上从宫廷得到的那颗药”

  “可是,沈家夫妇毕竟平时对村子里不错……”男子有些踌躇。

  “那又怎样?那药只能是我家宝儿的。”

  “可沈大夫不是说宝儿只是小病吗?”

  这话似乎戳痛了王大妈,她尖叫一声:“那个贱人的话你也信!你是不是被她那狐媚样子迷住了?”

  她一边接受沈家的好处,一边对沈家的女主人恨的要命。凭什么她要日夜劳作,而那个女主人只需打扮得光鲜亮丽什么都不需要做!

  是,是帮助了她家不少是不错,但只要一想自己为了那些钱还要去她家做佣人就恨得牙痒痒。直到无意间从两夫妻口中听到什么药送去研究,一个绝妙而恶毒的主意闪现出来。

  唐黎看到了王大妈脸上一闪而过的狠毒,似是心有怨气,踹了沈田田一脚才好受一些,她那双吊梢眼骨碌碌地乱转,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整个人陷入一副嫉妒而又癫狂的神色中。

  男子这次什么话也没说,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再说些什么。

  外面突然传来吵闹声,男子示意王大妈看好沈田田,一个人出去查看。

  原来是沈家夫妇找上门来,说是有人看见自家女儿进了王家玩耍。男子当然矢口否认,说完,沈家男主人就要冲进来查看,心慌气急之下,男子拿出一根扁担,失手打死了男主人。看着丈夫惨死,女主人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王家门口的村民不少,有人不忍,却被男子一句:“你们不想要他家里面的钱财吗?现在可是个好机会。”

  钱财动人心,一时之间大家都只想到沈家的小别墅,和里面的各种摆设,竟没有一个人出口反对。

  在平时里帮助他们颇多的沈家男主人惨死在男子手中时,没有人想到为他讨公道。愚昧贪婪的村民,在这一刻如往常一样团结起来,只不过这次是团结一致处理尸体,分发钱财。

  而女主人在醒后已经崩溃,口中嚷嚷着要给丈夫报仇。谁会给她这个机会呢,自然地,女主人死在众人村民的锄头之下。

  拉入所有村民下水,王大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沈田田生的可爱,她竟然生出了给自家那个痴傻的儿子做童养媳的想法。

  “田田啊,只要你把你爸妈的那颗药给我,以后你就是我家的孩子对不对?”看着只知道流口水的王家儿子,小小的沈田田本能地反感恶心。

  “我要我爸爸妈妈,你放我出去!”小小的人并没有意识到爸妈身死多日,而是一心想要回家。

  这句话和她眼里厌恶的眼神激怒了王大妈,她一把揪住沈田田的衣领,找不到药的愤恨和被嫌弃的耻辱全都涌上心头,破口大骂:“不值钱的死孩子,你一个女孩子算个什么......”

  “妈妈说,田田是家里最值钱的宝贝......”一句话慢慢说话,沈田田眼里的目光渐渐熄灭。

  等王大妈发现手中的人没有挣扎的时候,沈田田已经死去多时了。

  一个小小的女孩子生命并没有让王大妈有过一点点愧疚,在这个还是传统封建思想的小村子里,很多女孩子一出生就被溺死,女孩子的命,在这里是贫贱的。

  唐黎的脑袋晕晕沉沉的,不用想,她就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沈家钱财被村民洗劫一空的时候,王家人怎么都找不到那颗听说能治好所有病的药丸。

  但是,村子里的小孩子,特别是小男孩因为各种意外却死得越来越多。大家渐渐意识到什么,纷纷说是沈家的人回来报仇了。

  听说,人死后会缠着最后见到的仇人,除非挖掉他的眼睛,让她再也找不到回来的路。于是,被掐死抛尸在荒野的沈田田一家又被重新挖了出来扣掉了双眼。

  死前见不到亲人,死后被挖眼的沈田田怨气极大,她整日游荡在村子周边,却怎么也回不了家。

  王大妈的痴傻儿子死了过后,其他的两个儿子直至长大。大家都以为这件事情结束了,大家都凭着沈家的钱财盖起了房子,改善了生活。可是,村子里却再也没有小孩出生了。

  这个村子,仿佛被诅咒了一般。

  有人开始怨恨王家当初所做的一切,却没人真正反思自己。王家迫于无奈,在沈田田死的那间屋子里供奉起了她的牌位。

  王大妈起初还打骂两个生不出孩子的媳妇,骂她们是不下蛋的母鸡。可是,一直到她死,别说是她家,当年参与事情的任何一家都没有新生儿的降生。连死后,都只能是纸扎的孙辈陪伴在灵堂。

  渐渐地,当初因为得到意外之财的村子再也没有一开始的兴旺,村民渐渐变得木讷起来,直到有一天被浓雾包围,再也出不去,只在这里重复日复一日的生活。

  记忆到这里就戛然而止,唐黎猛地一晃,阳光刺入眼底,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才发现脚又落在实处。

  “你还好吗?”庄如亭低沉的声线响起,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眼底的关切。

  唐黎整理了一下思绪,刚刚被拉入看到的回忆中,虽然跨越的时间长,但其实只不过是她愣神了几秒钟。她低头重新看着地上的那个包裹,瞎眼老头跪在那里不断磕头。

  “没事,我想我知道了是怎么回事?”看到那么多记忆,她现在对这个小女鬼倒是不害怕,走过去不顾众人恐惧的眼光捡起来重新把里面的尸骨包裹好。

  见她这番动作,庄如亭只在后面看着不语。

  其他人在慌忙装订棺材,瞎眼老头如同朽木般佝偻着身体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回到那栋别墅处,唐黎找到记忆里的一处。拿起从王家顺来的铲子准备挖,她还没动手,手里的铲子就被庄如亭接了过去。

  “我来吧。”说完,不等她拒绝,就开始挖。

  今天的阳光着实好,像是什么即将得到新生一样。唐黎地眸看着他干活的模样,一开始她只以为他在现实生活中应该是一个贵公子,但这熟悉的挖坑动作,倒让她有些动摇了。

  话说,富贵人家的少爷会挖坑这么熟练吗?唐黎表示怀疑。

  不过她也没想太多,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

  她摇摇头,又拿起旁边的锄头挖了起来。很快,两具白骨出现在坑底。

  不用猜,她就知道底下的两具尸骨是谁的。

  唐黎叹了口气,打开包裹,里面一具小小的尸骨显现出来。她轻轻地拿起,放在坑里的两具尸骨上面,说:“也算一家团聚吧。”

  两人低着头堆出一个坟包,唐黎想起照片里女主人的穿着,转身低头寻找起来。不久,她手里拿着一束野花,眼神温柔:“但愿你们相聚快乐。”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庄如亭有些难以置信,唐黎摇摇头,看向外面。

  村子外面的浓雾变浅了不少,但并没有消失。

  “变淡了。总是有原因的。”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转身进了别墅。

  别墅内,冯力和钱科在椅子上坐着,见俩回来了连忙起身。

  “没遇到什么吧?我看外围的浓雾好像散了一些,要不我们趁机试试。”钱科笑着开口,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冯力跟在后面点头,他斜靠在椅子上,显得肚子愈发大了。

  “好呀。”唐黎回答,“现在就去吧,刚好今天天气不错呢。”

  她这干脆的样子倒是让钱科随即一愣,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往常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跟在两人后面。

  跟来时的情况不同,或许是今天太阳的原因,村子外围的浓雾真的看起来变薄了不少。

  “谁先去?”唐黎挑眉,看向钱科和冯力两人,这个架势,分明是要从两人中选一个去试试。

  “你这是什么意思?让我们去试?”冯力听明白了她的意思,以为是要他去送死,顿时暴跳如雷起来,大大的肚子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的。

  唐黎没有理他,反而冲钱科一瞥:“你不是已经准备好了吗?”

  哪知钱科不怒反笑,与他平日里沉默胆小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哈哈,原来是同道中人。”

  说完,不等冯力有所准备,一把就把冯力推进雾里。冯力刚被推进去,就见原本平静的浓雾一变,像扭麻花一样缠绕着什么。很快,里面传来冯力凄厉的惨叫,像是被什么东西生吞活剥了一样。

  叫声让人心底一阵发麻,唐黎忍住胃里的恶心。趁钱科注意着雾里的动静时,悄悄地把庄如同护在身后。她的身高比庄如亭矮不少,从前面看去,像极了一只小鸡仔在护着一只大公鸡。

  随着冯力的惨叫声越来越小,浓雾变得更加薄了。从唐黎这边,都能隐约看到浓雾对面的路。

  “这就是你答应给冯力意料之外的好处?当真是意料之外!”唐黎开口就是讽刺。

  钱科看着这变化心中一喜,没理会唐黎言语里面的机锋。平时里隐藏在黑框眼镜下面的眼睛闪烁着精光,他兴奋地冲唐黎喊道:“该你了!”

  只不过,唐黎脸上讥讽一笑,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出现在钱科心头。

  果然,就听见唐黎嘲笑道:“什么该不该的,我可没有答应你什么哦。”

  “你骗我!”他脸上都愤怒得扭曲起来,不过还是强忍住怒气循循善诱,“你身后的那人可是难得的阴体,这种人最得鬼物的喜爱,你看看,反正他以后随时会因为倒霉死去,还不如现在给我们做点贡献。”

  说完,他就急不可待地伸手去抓庄如亭。

  唐黎一巴掌打得他的手臂偏离方向,她嘲笑道:“我可没有你那么丧心病狂。”她指了指周围的雾,“是我们每死一个人,雾就会变淡一些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使用什么办法拖了这么多人进来给你‘通关’,但是,庄如亭是我要保护的人,你动不了。”

  身后的庄如亭听到“保护”这个字眼时,心头忍不住激起阵阵涟漪。

  “你都知道了?”钱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喏,这是什么?”唐黎晃了晃手上的东西,这是庄如亭从死去的张霞旁边发现的,是一枚造型奇特的铜钱,后来还在李美和方玲被扎成纸人的房间里看到这个。

  看到这里,钱科哪里还不明白:“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都知道了,不也是任由冯力让我推出去送死。”

  唐黎对着这种为了活着丧心病狂的人毫无好感,她接着说:“既然他按照你的指示推波助澜地把她们引起你们本该去的房间里,导致害死李美和方玲,我干嘛同情他呢。不过,他也是被你骗了,这段时间被你用被人的血肉养得肥胖,你就是为了今天吧。”

  要不是她跟庄如亭为了跟踪瞎眼老头无意间进入纸扎人房间,庄如亭心细如发,一眼就看到了门口像是几人缠斗的痕迹,在地砖的砖缝里,散落两块碎布条,跟钱科和冯力身上的衣物一样。还有冯力这几天越来越像孕妇的身材,她留了心眼,毕竟被扎成纸人的两个女孩子身体里面的血肉全都不见了,只留下一层薄薄的皮被竹篾撑起。

  她回想起张霞的尸体,估计也是钱科用某种办法吸引鬼物造成的吧。至于张丽丽,不出意外的话也死在浓雾中,不然怎么短短两天这浓雾就变薄这么多。

  不过,她当时还不确定到底是谁利用这种诡异的事情得到自己的目的,当看到冯力被毫不留情推出去的时候才想通这一切。

  “你这个贱人!去死吧!”多日的心血换来的结果被人破坏,钱科手上青筋爆出,整个人在爆发的边缘,转身就扑向唐黎这边。

  唐黎正准备抬腿踢去,就感觉背后被庄如亭往身后一拉,她下意识地往后面退去。

  别看庄如亭长得一副仙气满满的样子,下起手来倒是不含糊。三下两下,就把钱科打倒在地,钱科只剩下哎哟哎哟的求饶声。

  看得真让人痛快!唐黎翻了个白眼,走上前去,狠狠给钱科补了两脚,她对这个无缘无故拉别人进来当替死鬼的家伙一点都不客气。

  “既然这么喜欢扔人家进雾里,那你也进去吧!”说完,准备把钱科扔进去。

  “等一下!”在离雾气只有一点距离的时候,钱科大喊,他身上疼痛不已,但这些都比不上背后浓雾让他产生的危机感。

  这家伙还想说什么?唐黎倒也不急,双手环抱,站在那里挑眉:“怎么?丑化说在前头,你可打不过他。”

  关键时刻,她不介意狐假虎威一把。

  钱科身上痛得要命,这些都比不上他心里对着两人的痛恨,但现在最紧要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紧。他忍住痛,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红色的铜钱,铜钱除了颜色,其他的与唐黎手上的几枚如出一辙。他一脸肉痛地把手伸出来,对着唐黎讨好道:“这是主钱,只要你把其他几枚铜钱放在被你选中人的口袋里,你被这种情况拉来时,就能把他们一起拉进来。”

  这铜钱,倒是与委托人给她的手镯有异曲同工之妙。看起来,钱科知道的还不少,至少比倒霉蛋庄如亭多得多,这下,唐黎倒是来了兴趣。

  她站在那里,继续问:“你知道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所以说被浓雾标记过的人,可以通过这个办法去标记别人?”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