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大佬上线A炸了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大佬上线A炸了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林呱呱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言情爽文《大佬上线A炸了》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大神作者林呱呱倾心创作,主角是楚玹,全文讲述的是:楚玹一朝身死,得幸契约快穿神戒,可以将靠双手赚的金钱转化为灵气供自己修炼,与天齐寿,覆手翻云,至于赚钱修炼路上的打脸逆袭、成为大佬、创下传奇…等等,那只是顺带的事情。

12.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重生言情爽文《大佬上线A炸了》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大神作者林呱呱倾心创作,主角是楚玹,全文讲述的是:楚玹一朝身死,得幸契约快穿神戒,可以将靠双手赚的金钱转化为灵气供自己修炼,与天齐寿,覆手翻云,至于赚钱修炼路上的打脸逆袭、成为大佬、创下传奇…等等,那只是顺带的事情。

免费阅读

  下午五点钟补习一结束,学生许正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拉过楚玹去指导他计算机,眉飞色舞道:“楚玹姐,我上次在B站看到了个3D建模视频教学,我照着视频学了点皮毛,你知道怎么弄吗,知道的话可以教教我吗。”

  他最大的梦想是要做最棒的动画片!

  虽然学习3D建模跨度太大,不过他现在已经能自己设计简单的动画视频了,提前了解也没有什么,当做预习。

  和别人兴趣广泛不同,许正虽然才是个初二的学生,好动爱玩不定性的年纪,可他的生活了除了学习,每天坚持打球运动之外,就格外钟爱研究电脑计算机。

  楚玹不为所动,垂眸翻阅了许正做的语文练习册,看到有空白题目没写,她将练习册放置在姜正面前,手指一点,淡声道:“你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不能做其余事情。”

  这是她昨天布置好的作业,放在今天抽查。

  计算机这并不是她要补习的门课,楚玹起初只会提点一二,不过被许正磨得久了,断断续续也教了一些。

  许母发现后有点意见,觉得不务正业,不过许父却支持自己的孩子能有兴趣并努力,而且在当今科技时代,学计算机也不差。

  话虽如此,楚玹之后也很少会同许正讨论计算机的事,许家请来教什么就教什么,不少也不多。

  许正瞄了眼空白题,他挠了挠后脑勺,眼神到处乱瞟,讪讪而笑道:“诗歌理解的难度堪比挤出八百字枯燥作文,我看到就头晕眼花,写不下去。”

  如果说数学是他的长处,那语文就是他的短处。

  楚玹闻言斜睨向他:“看见了,就写不下。”

  许正小鸡啄米般点头,还有点可怜巴巴道:“对啊对啊,简直就是我的克星。要写出诗人当时的意境想法?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可能诗歌中很多意思都是我们后人随便乱扯的呢,就为了增加题量。”

  说到后面那句话,他就是挤眉弄眼很小声地嘀咕了,毕竟这听起来有点不尊重古人的意思,自己吐槽吐槽就好,没必要嚷嚷喊出来显得没品。

  楚玹对他的言论没有置否,但也不同他争论,而是道:“既然看见就写不下,那就闭眼写。等习惯了,再睁眼。”

  这骚操作,惊呆了许正,他摆手连忙解救自己于火海:“楚玹姐,闭上眼睛写的话我又看不到题目,考试的时候大笔一挥随随便便填就行了。”

  “我念给你听。”

  许正:“…”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楚玹也只是提前告知明天执行的政策,到点准时下班,她不会拖堂。

  不过这时许母敲门走进来,先是看了眼屁股挪来挪去也还乖乖写作业的儿子,又看向楚玹,她面露笑容,但眼底藏着的歉意被楚玹捕抓到了,她心中了然会有事。

  果然,只见许母道:“小玹,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事情和你商量商量。”

  “妈,有什么事在这里商量不就好了。”许正挠头搔耳呢,听到这话,他回头看向姜妈妈,有些着急。

  他还想磨楚玹姐教他两招呢,被妈妈叫走的话,肯定没有戏了。

  许母:“我们在这里说话,会打扰到你聊天。”

  “怎么会…”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许正,作业不能拖拉,要在规定的时间完成。”楚玹拿过书包,看向许母,“阿姨,我们出去吧。”

  两人到二楼走廊,楚玹余光往下看,就看到个身穿淡蓝色裙子,头发如墨披在身后,侧头还戴了个水晶夹子,笑容俨然的漂亮女生,她脚边还有行李,正在和许父聊天。

  心思一转,不动声色收回目光,她大概明白许母等下要说的话了。

  许母确实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就冲儿子乖乖听话这点,她就很满意这个家教,但是侄女要暂时住进来,而且侄女还是一中的才女,成绩永远第一,和正儿也是表姐弟,由侄女来教,效果可能会更好。

  更私心一点的层面来讲,她嫁入许家算是高攀,也幸好丈夫心向她,公公婆婆虽然不喜但也不会刁难,嫁入豪门的日子不算难过。

  但是能拉起娘家一把,一来是她尽心,二来如果以后有成就,不管对她还是对正儿,都没有坏处。

  于情于理,她也不能让侄女借着许家的势开阔眼界,接触上流社会的机会消失。

  而最好的方式,就是他们表姐弟的关系能够融洽。

  许母对上楚玹的眼神,蓦然觉得有些心虚,她不敢对视,语气略显无奈道:“小玹阿,不瞒你说。你教的确实很好,正儿的进步也很明显。不过呢我侄女儿这段时间要来我家住,他们姐弟两感情好,朝夕相处的话由我侄女来教,效果可能会更加好。天下父母都望子成龙,我们也不例外。”

  说着,她有叹口气:“我知道这样对你是不太公平。所以我和许叔叔决定以一个月的工资结算给你,算是对你的补偿。”

  许母说话的期间,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钱包,里面鼓鼓的,显然分量不少。

  这孩子也不容易,他们许家出点钱算是帮助吧。

  “阿姨,我知道了。”楚玹微微颔首,对许母说了那么多漂亮客气话也没有接,神情依旧是冷淡。

  她拿过红包,却没有离开,而是当面打开,里面厚厚一打人民币,想来有一两万左右。

  楚玹连眉头都不动一下,她只抽出了自己该要的部分,随后将红包又放回许母手上,对上她诧异的眼神,依旧眸光寡淡:“我拿的刚刚好,其余你算算。”

  没给许母说话的时间,她转身就离开,同时拉开书包拉链,将钱塞了进去,又拉回来将书包甩在背上,手指勾着肩带。

  许父看到楚玹下来,还在疑惑儿子怎么没有追在身后跑了,就笑容儒雅道:“小玹,要不要留下来吃完饭再走,担心天色晚的话,我让司机送你。”

  他很欣赏楚玹,而且有着强烈的直觉:这种人如不能深交,万不可得罪。

  有时候他也觉得诧异,对方就是个17岁的女高中生而已,没有什么特别,可为什么会给他这种印象,但并不妨碍他交好。

  网上有句俗语:长江后浪扑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他觉得很有道理。

  当年纪大了,就会发现很多事情力不从心,将来只会是年轻人的天下。

  “多谢,但不用,家母还在家等着。”楚玹停驻几秒,礼貌回应。

  注意到巧笑倩兮的女生投来目光,面上看着友好,眼底却有些得意和清傲。

  楚玹也只是收回视线时随意略过罢了,觉得有些眼熟但想不起来,脚步却没停下,很快就消失在门口。

  许父引人坐下,他倒了杯茶水推到女生面前,戴着一副眼镜颇像在课堂里传播知识的教授,“她叫楚玹,是我和你姑姑为正儿请来的家庭教师,虽然才高二,不过很厉害,是在第三中学读书。我记得三中离一中也不远,嘉珍认识吗。”

  他端的是长辈看后辈的欣赏,这话也只是随口问一下。

  可却让姜嘉珍想起一个月前同校联赛时的难堪,她面上没有显露分毫,坐直腰背,双手端起茶水说了声谢谢,眉眼弯得很有大家闺秀风范,声音不轻不柔,但很让人心声好感,“我听过她的名字,听说曾经是33中的学生,两个月前转去了三中,成绩就一直排第一了,是个低调的天才。”

  她说后面这句话的时候嘴角略弯了些弧度,话中好像带有深意,又好像只是单纯的评价。

  许父闻言转着茶杯的手一顿,他举到嘴边轻抿一口,笑容爽朗道:“哈哈,优秀的人早晚都会认识。对了,听你姑姑说你一个月前参加了同校间的数学联赛,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还是和以前一样。”姜嘉珍瞳孔微颤动,又立马恢复正常,她浅笑道。

  许父见此没有继续问下去,心中已经有了判断,而是转移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其他不痛不痒的事情,直到许母来喊开饭了,这才结束谈话。

  周日搬家,楚玹已经将新家需要的东西都给买了,虽然目前是租,但日后她要买下来,不然也不会上下准备齐全。

  但看着苏母将能用的,不能用的东西都打包带走,楚玹有些无奈:“被子这些不需要带,我已经买新的了。”

  苏母多看了几眼上了年头的被子,不舍道:“可这床被子是纯棉花,叫人帮打的,虽然盖得有些年头了,不过一直装被套,看起来还很新,也很柔软暖和。”

  之前是鸳鸯戏水的婚被,不过昨天她买了新的被套回来换上,看着也还很好。

  楚玹:“…那就带上吧。”

  一床被子而已,喜欢就带走,也没有什么。

  苏母闻言松了口气,转身走进厨房拉出一个看起来有些沉甸甸的箱子,对上楚玹疑惑的眼神,她笑着解释道:“这里面有三罐腌制的酸梅,柠檬和竹笋,只要密封得好,泡的时间越久味道就越好。等你以后结婚办喜酒了,就拿出来做配菜。”

  似乎真的幻想到女儿出嫁的日子,她心中酸涩不舍,但更多的是高兴和期待,也祈祷女儿能遇到一个爱她宠她的良人,不像她这样命运多舛,遇到个人渣。

  楚玹:“…带吧。”

  做母亲的,难道都想得那么远吗?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房子小到没有多余的空间,但是整理起来,要带走的东西也不少。

  楚玹本来打算请搬家公司,但闻风而来的牛瓦三人自告奋勇,开着各自的三轮车来帮忙拉货,同样随行的还有知道搬家非要插一脚进来帮忙的叶紫他们,昂贵的私家车里都是苏萍舍不得扔的锅碗瓢盆。

  人多力量大,一个早上的时间,就完成了搬家任务。

  大件东西摆放好,零碎小件的等有空了再慢慢弄。

  苏萍长那么大,是第一次住进那么漂亮的房子,她还悄悄看了好几遍鞋子,生怕弄脏了干净整洁的地板,最让她欣喜的就是宽敞明亮的厨房,虽然配置的家电有很多她不会用,但很喜欢。

  小时候她以为自己家在村里已经算是好的了,后来跟着楚大军进入城市里生活,虽然见了很多高楼大夏,但她住的地方却是脏乱差又窄小,连村里的房子都不如,也就没有什么向往。

  可如今她才发现,真的能住进漂亮房子后,确实比村里好很多,最起码那看起来就很高大尚的装修,在村里很少见。

  “家里暂时装修成这样,如果你有想改变的地方就找人来弄。”楚玹扛着一箱的芬达放在地上,一瓶瓶抛给坐在落地窗阳台的叶紫他们。

  房子风景很好,远远望去就是海深市赫赫有名的通天门大桥和过流江,到晚上霓虹灯亮起来的时候璀璨一片,才更是堪称一绝。

  “不用,这样已经很好了。”苏萍心中很是触动,她眼睛很酸涩,赶紧微微转过身体遮挡异样。

  这大喜的日子流眼泪,不吉利。

  苏母整理好心情,转身看向女儿那几个朋友,她笑容慈爱道:“你们先坐着,我去买菜,中午就在阿姨家里吃。别的不说,阿姨的手艺那是很好的。”

  叶紫连忙道:“麻烦阿姨了。”

  “不麻烦,不麻烦。”苏母满脸笑容,背影欢快出门。

  她脑子里在想要买什么菜才能好好招呼好阿玹的朋友,一时分神,在进入电梯的时候撞到了正要踏出电梯的人。

  苏母受惊回神,立马抱歉道:“不好意思,是我刚刚没看路!”

  嫁给楚大军的时候她才19岁,如今还没到40的年纪,又因为长期在家不出门,不经社会的人生扛不住事,突然换了个与她格格不入的地方,又恢复了紧张害怕。

  “额…没关系,是我没有注意。”被撞的男子已是中年人,身穿黑色西装,手上提着公务包,眼底有淡淡黑眼圈和疲倦神态,想必是风尘仆仆赶回来。

  不过他低头看向缩着脑袋要变成鹌鹑的女性,眉宇有些疑惑,难道他很吓人?

  苏萍垂眸不语,看着脚尖发呆,直到男子从眼前走过,她这才松下肩膀,看着电梯门合上,等待下来。

  她们母女两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万万不可得罪以前的住户,免得对女儿不好。

  中年男子走了几步,他耳尖听到放松舒气的声音,心中就有点微妙了,随即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恰逢此时苏萍也偷偷看过去,两人对视上,她又是吓得立马收回目光,定定看着开始往下走的电梯。

  中年男子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继续走到楚玹家对面门,插进钥匙打开。

  他心中挺诧异的,这名女士看着是个妇女打扮,可却像含羞草一样,还没碰到呢,就吓得缩了回去。

  不过这个比喻也不太好,毕竟作为绅士,怎么能随便碰女士。

  ……

  菜是买回来了,不过苏萍也没有动手,几个年轻人自告奋勇要自食其力,自己动手做午饭,热热闹闹的也好。

  想着她们新住进来,怎么样也要去拜访邻居。

  苏萍心灵手巧,烤的曲奇饼干也很香甜。

  她将饼干打包好,踌躇了会儿,还是朝在和郝富贵整理书架的女儿道:“阿玹,你拿着饼干去给邻居可以吗,我还要烤其他的给你们吃。”

  楚玹回头看了眼,便从苏母眼里的犹豫知道原因,她应了声好,拿过放在餐桌上的礼盒,打开门走出去。

  转变不是一朝一夕促成,苏母现在的变化已经很好了,她没必要强逼。

  因为是高档公寓,这层楼只有两个住户,在她们家斜对面。

  楚玹敲了敲门,出来的却是身穿居家便服,戴着副眼镜,气质清隽如雅的赵钦平,他手上还拿着一本书。

  见到楚玹的时候,赵钦平却是诧异了,回想起半个月前就开始装修的对面房,他了然道:“原来要住进来的邻居,是你家呀。”

  “嗯。”楚玹微微颔首,她递过手上的礼盒,“拜访礼物,请笑纳。”

  赵钦平觉得自己平常就被说文绉绉的,没想到自己的同学更上一层楼,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防近视眼镜,浅笑道:“你还真是惜字如金。”

  但讲解题目的时候,却不会吝啬她的话,真是个怪人。

  楚玹挑眉,不可置否。

  “你先我等一下。”赵钦平没有此时接过礼盒,他半开着门,转身回去从酒架上拿了两瓶茅台。

  坐沙发上闭目养神的赵光云看到自家沉稳的儿子突然拿了他的宝贝酒,不解一问:“钦平,你要喝酒?”

  虽然他不禁酒,但未成年还是少喝为好。

  赵钦平解释道:“不是,对面房住进来的是我同学。她现在拿着礼物过来拜访,我总要回礼。”

  赵光云闻言也就没有说什么,可脑海里不知道怎么的,回想起了在电梯碰到的女性,应该就是对门住户。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一户人家。

  楚玹等了快一分钟,看到赵钦平手上拿的茅台酒,眉头微微挑动,临走前她一问:“今天乔迁,如不嫌弃,可以去凑热闹。”

  倒不是热情,只是苏母本意就想和邻居搞好关系,如果邻居友好到访,她以后也不会住得那么拘谨。

  赵钦平笑眯眯的,答得飞快:“好啊。”

  本就对楚同学感到好奇,他正有此意。

  不过上门的,还多了一个差点孤零零在家的赵光云。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