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清宫吉皇贵妃录吉灵全文最新章节

清宫吉皇贵妃录吉灵全文最新章节

平江府 著

连载中免费

《清宫吉皇贵妃录》是作者平江府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该小说由作者平江府倾心创作,主角是吉灵,全书用词考究,与历史相差无几,又加入了作者自己的理解,实属精品,小说讲述的是:吉灵穿越过来,成为一个带有随身空间的病弱常在,宫中女子多是红颜薄命,可她偏不信邪,不仅身体一日好过一日,更是入了帝王眼,盛宠不衰…

26.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清宫吉皇贵妃录》是作者平江府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小说,该小说由作者平江府倾心创作,主角是吉灵,全书用词考究,与历史相差无几,又加入了作者自己的理解,实属精品,小说讲述的是:吉灵穿越过来,成为一个带有随身空间的病弱常在,宫中女子多是红颜薄命,可她偏不信邪,不仅身体一日好过一日,更是入了帝王眼,盛宠不衰…

免费阅读

  好不容易见胤禛抬手了,苏培盛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快速地一挥袖子,四个宫女麻利地上前来,有递茶的,有拿毛巾的,有拿糕饼的,有拿果子的。

  敬事房太监立即上前,弯着腰将托盘送上前。盘里整整齐齐布着各宫嫔妃的牌子,漆木水凉,乌黑发亮,胤禛将手从上面一一滑过,随即又兴味索然地落下。

  苏培盛快速对敬事房太监挥手,意思是让他赶紧退下,皇上今天不需要妃嫔侍寝了。

  敬事房太监愁眉苦脸地退下了:皇上最近料理国事,连后宫的牌子都不怎么翻了,便是去几个嫔妃宫里,也不过是说说话,吃吃饭。如此下来,后宫妃嫔怨声载道,都在埋怨敬事房。

  “等等。”,胤禛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脱口而出。

  敬事房太监转了身,赶紧又将牌子送了过去,胤禛扫了一眼,淡淡道:“着……吉常在侍寝。”。

  吉灵已经从西侧房拿回了化妆工具,刚刚在愗嫔面前的梳妆台桌上铺陈开。只见外面奴才敲门道:“懋嫔娘娘,敬事房的人来了。”。

  懋嫔猛地站起身,对茉莉道:“快开门。”,随即极欢喜地迎着敬事房太监:“陈公公,可是皇上今晚翻了景阳宫的牌子?”,吉灵见她速来稳重,此时欢喜成这样,可见胤禛能来她这儿一回是多么难得。

  那太监面有难色,看了看懋嫔,又转向了吉灵:“回懋嫔娘娘,是……是景阳宫,不过不是您,而是……吉常在。”。

  吉灵脑袋里“轰”了一声:她本想为自己找一颗大树,却没想到胤禛竟然点名翻了自己的牌子!

  吉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西侧房的,只看见前脚刚迈进西侧房,小芬子小达子就扑通跪了下来,一个响头磕在地上:“给常在道喜,常在大喜了!”。

  碧雪也跪下来了,笑得见牙不见眼:“常在!时辰不早了,赶紧洗浴化妆吧!”。

  小芬子和小达子转身就去收拾柴火了。

  吉灵被她们推着往前走,脑子里还是一片懵。这才穿越过来第几天啊?就被雍正翻牌子了……

  七喜眉飞色舞:“常在,您这是因祸得福啊!若不是昨晚海贵人……海答应大闹景阳宫,宁妃娘娘要把您抓了去做人证,皇上也就不会想到您了!”。

  碧雪连连点头:“奴才便早说了,皇上不是不喜欢咱们常在,只是常在病得太久了,皇上给忘记了。若是不喜欢,怎么会选常在进宫呢!”。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不由分说把吉灵推进房间里,就伺候着她沐浴。

  木桶里氤氲的热水里放了一些花茶,茶叶去污腻,花瓣增香,洗浴完了以后,两个宫女又帮着吉灵涂上润肤香脂。

  吉灵赶紧道:“等等!”,她说完,就指挥七喜从衣柜里拿出来一瓶自己从空间里带出来的身体。

  那是吉灵最喜欢的柑橘香味。

  七喜拿出来了,和雪碧两个人看了看身体外包装上的英文字母,然后在吉灵的指挥下才把瓶子打了开给她涂上。

  接着便是化妆。

  吉灵那天从空间里带出的化妆品,到了这时候算是彻彻底底派上了用场:先是薄薄一层控油打底霜,润色隔离,遮瑕,然后她用粉底刷上了轻薄的一层粉底液。

  原主的皮肤其实很细腻,就是肤色暗黄,所以修正完肤色以后,再涂上粉底液,吉灵的脸蛋看起来已经像一颗剥了壳的鸡蛋,雪白光滑细腻了。

  淡淡的大地色眼影,淡粉色的腮红,细细的棕色眼线,纤长型的睫毛膏……

  一切都要淡一些才好,要知道,她现在可是大病初愈的人啊。

  到了晚上,敬事房接人的太监们来了。

  四个小太监,低垂着头,没有任何表情,直接将裹在红色锦被里的吉灵扛走了。

  等到躺到明黄色的龙帐里时,殿里一个人都不剩,连七喜都不在了,吉灵才开始感到说不出的紧张。

  她双手用力抓住床单。

  床单绣龙纹,暗金流线,平织横编,丝滑如水,只是冰冰凉凉,似乎是怎么也捂不热的温度。

  不知等了多久,就在吉灵几乎怀疑是否皇上根本不会来了的时候,她终于听见了外间的脚步声。是沉稳而果断有力的。

  随着由外至内一片太监宫女的请安声,接着便是伺候洗漱的声音,等到那些声音都退下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到了龙帐之前。

  龙帐外的男人没有迟疑,直接掀开了帐子。吉灵裹着被子,笨拙而吃力地赶紧爬起来,在床上叩首请安:“妾身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胤禛就看她头上还有几根乱发直竖着,黑压压的睫毛低下来垂在脸上,投射出一片孤零零的阴影。

  虽然在坤宁宫初见时,只觉得她是个小可怜,这时候长发披散,竟然也颇为楚楚动人。

  胤禛嗯了一声,算是叫起,并无赘言,指了指自己身上:“宽衣吧。”。

  吉灵只好大着胆子抬手给胤禛宽衣。两人离得太近,呼吸相闻,吉灵只觉得脸上一点点像火烧了起来。

  随着一层层布料的剥离,胤禛身上的肌肉浮现了出来,万万让吉灵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后背上居然有一道刀伤。

  天子之尊,万乘之躯啊,竟然也能有刀伤?哪里的?谁给的?

  暖阁内烧了足够的炭火,炭盆内的柴火噼里啪啦爆着微微的轻响,胤禛回头看吉灵,看她举着衣服,愣愣地在看自己身上刀伤,便冷冷道:“害怕?”。

  吉灵摇头,老老实实道:”并不是,只是没想到皇上……天子身上也会有伤。”。

  胤禛眼里闪过一丝淡漠的笑意,道:“天子?天子也是人。”。

  吉灵裹着被子下来给胤禛脱靴子,胤禛见她还是那副茫然的样子,便伸手握住她的肩头。就觉得吉灵颤了一下,眼神里恢复了一丝清明。

  胤禛没让她把肩膀缩回去,直到察觉到她在微微颤抖,才松开了手,轻轻拨开她脸上的乱发,注视着她黑色的眼眸。

  她在紧张,但是并不抗拒。

  胤禛在烛火下看着她,仔细地瞧着她的脸,吉灵长得确实平常,但是平常中又蕴含着无限的灵气。

  她的脸色不再像在坤宁宫的时候那般蜡黄蜡黄,而是洁白了许多,也是因为这样,越发凸显出一双墨黑墨黑的眸子。白山黑水的分明,偏偏如同水墨画一般,在留白处有无限的意蕴,竟然有让他想去探究的冲动。

  胤禛伸手,轻轻摸了摸吉灵的脸蛋,就看见这小常在的脸蛋一点点红了起来,最后红到了耳朵根。

  他俯身,带了点安慰,是帝王冰冷中难见的温情:“入宫一年了,是朕疏忽了你。”

  吉灵眼中那片明黄色终于铺天盖地地落了下来,最后弥漫满了自己的眼眶,只觉得自己被揽入了一个宽厚的肩膀膛。

  她开始还觉得一颗心在胸腔里直跳,接着就是昏天黑地,眼前分不清是明黄色还是蜡烛的光辉,只觉得一切都模糊了,最后在一片混沌的痛楚中,她知道:许多轨迹开始改变,事情并没有按照她想的那样简单——为自己选一位娘娘做靠山,然后闭门过吃喝玩乐的小日子。

  当了雍正的女人,恐怕是穿越不回去了。

  是她想得太简单。

  值夜的小太监听着里面的动静,微微都有些惊讶,又互相看了一眼,眼里透着同情:很久没见万岁爷这么高的兴致了,可怜那吉常在一张单薄的苍白的脸,却不知能不能承受得住。

  吉灵被送回去的时候,是瘫软的,整个人都快散了架。

  七喜伸长了脖子一直守在景阳宫门口,看见七喜,吉灵只觉得一颗心落下去了,她咧了咧嘴,像小孩儿一样对七喜笑了:“七喜!”。

  七喜却哭了,也不知道是看见自家常在变成这样,心疼的,还是为常在熬到云开见月明,而喜极而泣。

  赏赐的汤药很快就来了,是敬事房的主管太监亲自送来的,这镇痛汤药是给首次侍寝的妃嫔们准备的,内有麻痹药材,可以缓解苦楚。

  本来后宫女子首次侍寝完,都有汤药,但是这一次是胤禛亲自开了口,特地吩咐了让敬事房别忘了送,主管太监一点儿不敢怠慢,进了门就跪下了,一张圆脸笑成一朵花:“给常在贺喜!恭喜吉常在!这是皇上亲自嘱托给常在送来的汤药,常在好大的恩宠哪!”。

  吉灵从神秘空间里拿过二十两银子,除了分给七喜十两,现在身上就剩下十两了,放在床头。她看了一眼七喜,示意七喜去拿。

  七喜有点心疼,但是知道这个钱是省不得的,宫里的嫔妃多少,每一个都咬着牙从月钱银子里抠出钱来,给敬事房公公塞红包,无非就是希望他们能够将自己的绿头牌子往前移一移,在皇上犹豫不定的时候推一把。

  敬事房陈公公看了荷包,双手直推:“不敢,不敢!”。

  吉灵笑得很客气:“有劳公公为了给我送汤药,还亲自跑一趟,我这儿饮食简单,没有什么拿得出来能招待陈公公的,这个……就当做我请公公喝碗好茶,请公公千万不要客气。”。

  陈公公还是不接。

  如果胤禛昨晚过后,没有亲自吩咐让人给吉常在送汤药去,他这时候便绝不会客气,顺手就收下了这小常在的红包。

  谁会嫌银子多啊!

  但是这银子不能收。

  胤禛亲自能开口吩咐送药,仅仅凭着这一点,就知道眼前这个小常在不会永远是常在。

  吉灵见他不肯收,她也不勉强。于是陈公公又说了些讨喜贺喜的话,笑眉笑眼地走了。

  七喜赶紧去长春宫拿早膳,回来的时候,后面跟着个小太监,一口一个“七喜姐姐”,吉灵看了觉得眼熟。

  小太监一言不发,帮着七喜把膳盒提进去了,这才小步弯腰走到吉灵面前,扑通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奴才谢吉常在对小鼠的救命之恩!”

  吉灵恍然大悟,难怪看着眼熟,这个小太监是小洋子。

  海答应原先是贵人的时候,身边的太监小洋子,也就是那个和宫女小鼠交情不错的小太监。

  吉灵一边让七喜把膳盒打开,听见小洋子肚子姑姑叫了一声,知道他饿了,顺手就指了块糕饼,对七喜道:“小洋子饿了,给他拿一块。”。

  吉灵然后慢慢道:“那天我看你对小鼠很是维护,即使海贵人气成那样,你都没有翻脸不认人,我就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

  七喜已经把热乎乎的糕饼递到了小洋子手上。

  小洋子拿着糕饼,跪在地上,嘴唇动了几下,最后呜呜咽咽哭了:“奴才九岁就进了宫,到今年在宫里也七年光景了,还从没有哪个主子自己还没用膳,就先赏赐奴才糕饼呢!”。

  吉灵被他哭的心里发慌,自己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感恩戴德呢。

  碧雪大声道:“好啦好啦,常在刚刚侍寝,天大的喜事,你在这儿哭哭啼啼,算什么事儿!”。

  小洋子用袖子擦干了眼泪,破涕为笑,道:“奴才知道,常在昨晚侍寝,常在您好心有好报,奴才今日来,一是在道上见着七喜姐姐提膳盒,便帮一把手,二是来向常在贺喜。”。

  吉灵点点头,换了个姿势,道:“你现在还跟着海答应吗?”。

  小洋子摇了摇头,道:“奴才被管事太监分去做了洒扫太监。”。

  小洋子谢恩走了以后,七喜和碧雪开始布膳。

  饭食甚是精致,比之前用银钱换来的菜还要好,虽然是早上,但是吉灵肚子饿得咕咕叫,特意嘱咐了多拿点热菜来,不要清粥小菜。

  于是膳盒里有冰糖炖燕窝、竹节卷小馒首、白菜镶鸡翅肚子香蕈、鸡丝酸菜丝、银葵花盒小菜、炒鸡丝炖海带丝热锅,尤其是最后那一道热锅,又大又沉,难怪小洋子要帮着七喜提回来呢,她一个姑娘家,确实提不动啊!

  热锅其实就是火锅,清宫里一年十二个月,最少有三个月都在吃火锅。

  鸡肉丝又嫩又滑,里面放了辣椒油,花椒,藤椒,又鲜又麻,海带丝切成一道道细细的,夹出来之后在碟子里轻轻打个滚,周身就滚满了红色的辣椒面。

  白菜镶鸡翅肚子香蕈味道也不错,只是略微清淡了一点,但是因为吉灵刚刚侍寝过,不能吃那么辛辣的,所以七喜特地提了这道菜回来。

  冰糖炖燕窝算是餐后甜品,炖得丝滑柔糯,冰糖添加得恰到好处。不会过分甜腻,也不会淡得没有味道。

  用完了膳,吉灵觉得身上好多了,于是让七喜伺候着自己洗了个头,因为昨晚上折腾一晚,头发里出了许多汗,这时候就腻腻的,让人觉得不清爽。

  小芬子和小达子是早就把热水备上的,这时候赶紧就送进来,七喜和碧雪伺候着吉灵洗了头,一把湿漉漉的头发垂在七喜手上,她用了一块大大的干手巾把吉灵的头发卷起来,然后和碧雪一起,把吉灵头发里的水份挤干。

  这个时代没有吹风机,也只能这样。

  差不多头发弄到七成干,吉灵看着日头越来越高,按照规矩,前一天晚上侍寝的后宫妃嫔第二天上午就得去坤宁宫给皇后娘娘请安,倾听训诫。

  七喜匆匆忙忙地给吉灵梳了个一字头,简单地插了一朵青色的梅花珠钗,后面的发髻处另外加了一朵小小的鹅黄色的珠花,又带了两只银耳环。不会过分鲜艳,也不会因为太过朴素而有不尊重皇后的嫌疑。

  吉灵身上还是惯常的那件深绿色旗装,然后带着七喜、碧雪,还有小芬子就往坤宁宫去了。

  小达子留在西侧房看家。

  景阳宫的西边是钟粹宫,南边是永和宫,宁妃就住在永和宫,所以和景阳宫懋嫔可以算是邻居。经过永和宫,往西边直走不拐弯,就是皇后的坤宁宫了。坤宁宫和乾清宫一样,都在紫禁城的中轴线上,帝后在此,以此为隔,东西分别就是东六宫和西六宫。

  一路上,小太监宫女见到吉灵便纷纷请安让路:“给吉常在请安。”。

  吉灵没想到,自己原先不过是景阳宫里病的快被人遗忘的一个小常在,如今不过是侍寝了,居然满紫禁城的奴才都认识了自己,人心冷暖,跟红顶白真是可见一斑。

  吉灵走到半道上,余光瞥见斜刺里来了一拨人,她想避开已经来不及了,飞快看了一眼,正巧是宁妃,于是便避让到道旁。

  宁妃坐在轿辇上,行得近了,吉灵就赶紧蹲下膝去:“妾身吉氏,给宁妃娘娘请安。”。

  宁妃斜斜靠在轿子上,居高临下瞥了一眼吉灵,才道:“是吉常在啊,怎么,你也是去坤宁宫?”。

  吉灵笑着道:“回宁妃娘娘的话,是呀,妾身正是去给皇后娘娘请安。”。

  宁妃嗤笑了一声,道:“吉常在好殷勤!从前病着的时候不见你跑,现在侍寝了,倒是像个孝子贤孙,晨昏定省了。”。

  她抚了抚发鬓,示意太监们将自己放下,宫女扶着她走下来。

  吉灵没听她叫起,所以一直保持着屈膝的姿势,就看见那双描金绣紫的花盆底鞋一颤一颤地一直走到自己面前。然后一个声音冷冷在她耳边道:“从前没看出来,你一直不吭声不吭气,原来是在等这么一个机会,本宫无意之间倒是成全你了。”。

  吉灵低着头,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娘娘说笑了,妾身不过一个卑微的常在,娘娘才是身居高位,众人羡慕,妾身祝娘娘福泽万年。”,说着福下去。

  到了坤宁宫。

  刚踏进里殿,香风袭人,吉灵就打了两个喷嚏,里面的前厅,坐了一屋子花团锦簇的妃嫔,吉灵一下把眼睛都看花了。

  皇后还是那副老样子,面上淡淡的,穿得也素净,素净得近乎老气。

  她左手坐着一个年轻女子,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声枣红色旗装,滚的是玫红色的边,旗装下摆缀着一排珍珠。她妆容浓丽,眉眼极美艳,一头珠钗富贵华丽却不见俗气。

  那红衣女子本来是和旁边的懋嫔说着话,听见动静,便转头看来。

  吉灵只觉得她刀锋一样的眼光顿时将自己上上下下看了个透,先是惊诧,然后眼光中透露着一种不屑与放心。

  吉灵明白那种眼光的意思,那是大美女所特有的,天生的优越感。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