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皇后是只狐狸精花未邵宸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皇后是只狐狸精花未邵宸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仃晨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花未邵宸的小说名是《皇后是只狐狸精》是由仃晨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甜文。主要讲述的是:花未本是妖狐一族,听说狐狸幻化成人自有媚惑姿态,样貌天资,最能蛊惑人心。花未最想要的就是幻化成人后与她二姐一样漂亮,岂料她苦苦修炼后,终于等来了天劫,却被劈死了……再醒来,她成了一国皇后,还好,是漂亮的!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主角是花未邵宸的小说名是《皇后是只狐狸精》是由仃晨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甜文。主要讲述的是:花未本是妖狐一族,听说狐狸幻化成人自有媚惑姿态,样貌天资,最能蛊惑人心。花未最想要的就是幻化成人后与她二姐一样漂亮,岂料她苦苦修炼后,终于等来了天劫,却被劈死了……再醒来,她成了一国皇后,还好,是漂亮的!

免费阅读

  花未放下了镜子,颇为满意的笑了笑。

  这张脸丝毫不逊色于二姐,没想到她被雷劈死了,还能和二姐一样漂亮。

  刘嬷嬷和香兰在一侧观察着皇后娘娘的脸色,瞧见花未的神色不似伤心后才松了口气。

  “娘娘,您再休息一会,老奴这去给您熬些粥来。”

  皇后的宫殿里是有小厨房的。

  花未点了点头,刘嬷嬷瞧着娘娘终于肯吃饭了,喜上眉梢,忙转身去了小厨房。

  香兰的性子沉闷了些,刘嬷嬷出去后屋子里便安静了下来,花未看了一眼安静待在屋子里的小姑娘,眸色一转,脸上挂起了友好的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啊?”

  花未率先伸出了友谊的藤蔓。

  香兰低声应道:“奴婢名唤香兰。”

  花未点了点头,说完后香兰似乎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支支吾吾的道:“娘娘,您怎么不记得奴婢了?”

  闻言,花未唇边的笑意一僵,突然想起来她是个鸠占鹊巢的主。

  “这个……”花未清了清嗓子,雪白的玉手轻轻的扶着额,嗓音弱了些,“这病了许久,脑子有些不清醒,很多事儿都忘了。”

  说完,花未小心的观察香兰,发现后者很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后才暗自松了口气。

  花未笑意加深,香兰道:“娘娘,您可要仔细身子,不能再病了,您的身子本来就弱,若是太傅知道了,该要伤心。”

  太傅?

  花未没忍住蹙了蹙眉,这段话她听得有点费力,哪知香兰瞧见花未蹙眉,便突然意识到自个儿说了什么,忙道:“娘娘,奴婢没别的意思,就是……就是……”

  小丫头半响也说不出话来,还急得打转,花未打断她,“没事,我方才不是说了,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你能给我讲一讲吗?”

  皇后娘娘的反应一改从前,无半分伤心神色,似乎是真的忘了之前的事儿了。

  香兰仔细的打量了花未的脸色,小丫头还有些害怕,花未叹了声气,“没事,你说吧,越详细越好。”

  看着娘娘坚定的眼神,香兰抿了抿唇,细细的道了她所知道的事情。

  原来这俱身体也叫花未,不过却多了个姓,全名唐花未,是当今太傅之女。

  十五出嫁,嫁给了当今的皇帝,也就是之前的四皇子。

  如今花未也不过二十。

  也就是说,花未已经嫁给当今的皇帝五年了。

  这五年里花未也如愿从四皇子妃成为了皇后。

  听到这儿,花未满意的点了点头,听起来这副身子的家世还不错。

  花未感受了一下,如今她是真的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人,她尝试过了,在这身体里,她所有的修为都没了。

  就是不知道她穿过来的这个世界里还有没有她们狐妖一族。

  香兰已经唤了花未好几声了,发现娘娘又走神了。

  香兰声音提高了些,“娘娘?”

  花未回神,转过头笑了笑,“没事,你继续说。”

  娘娘已经许久不曾笑过了,明明娘娘已经病了许久,模样也不如之前水灵,可香兰却被皇后娘娘方才的那抹笑恍了神。

  眼神也痴痴的落在花未的脸上,移不开眼。

  她总觉得方才的娘娘就好像说书先生口中的仙子,美艳的不可方物。

  若是花未知晓小丫头在脑海里这么想,估计会暗自道一句。

  ——仙子没有,狐狸精倒是有一个。

  直到花未抬起小手在香兰的眼底晃悠了几下,香兰才猛然回神,低下了头,小脸泛红,“……没了。”

  完了完了,她竟然盯着娘娘出神了。

  闻言,花未愣了愣。

  没了?

  这时,刘嬷嬷从外走了进来。

  手里还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清粥。

  这副身子着实弱,花未也早就饿的不行了,刘嬷嬷一进屋来,花未的注意力便被刘嬷嬷手里冒着热气的粥吸引了过去。

  刘嬷嬷走近,花未下意识用鼻子嗅了嗅,没有记忆中的味道,神色疑惑了起来,顺着刘嬷嬷手里的白瓷碗看了过去。

  清粥热腾腾的,浓稠粘糊,上面还飘着些绿叶,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却不是花未记忆力的食物。

  刘嬷嬷笑着道:“娘娘,趁热用了吧。”

  花未狐疑抬眸,“这是?”

  刘嬷嬷一怔,开口道:“这是清粥,您之前最爱喝的呀。”

  刘嬷嬷心里大概也清楚,娘娘这病了几月,脑子有些糊涂了。

  花未点了点头,在刘嬷嬷的眼神下,脑袋缓缓的凑近。

  刘嬷嬷笑着递过去了勺子,花未顿了顿,漫不经心的接过了勺子,在碗里搅动了几下。

  随着搅动,热气从碗里冒了出来。

  花未低首,突然放下了勺子,伸出舌尖在冒着热气的粥上舔了舔。

  “嘶。”

  舌尖发麻,花未猛地收回了舌头,刘嬷嬷忙是将碗搁在一旁。

  “娘娘,您没事吧?”

  花未摇了摇头,刘嬷嬷还不放心,“没烫着吧?”

  她哪里会想到娘娘竟然会如此动作。

  吓得刘嬷嬷额头都冒了些汗。

  花未收回被烫的发麻的舌尖,嘴里的热气加重了舌尖的灼热,花未张开嘴吸了几口冷气。

  言语不清的说:“没事。”

  刘嬷嬷担心,“娘娘,真的没事?”

  花未点点头,面上不显,眼神却死死地盯着还在冒着热气的清粥。

  人都是吃这么烫的东西吗?

  刘嬷嬷松了口气,重新拿起了勺子,从碗里舀了一小勺,放在嘴边吹了吹,递到了花未的唇边。

  “娘娘,您得吹凉了再喝。”

  花未咽了咽口水,原来这粥是用这东西喝的。

  在刘嬷嬷殷勤的目光下,花未试探的喝了一口,娇眉微蹙。

  刘嬷嬷注意到了,“娘娘,怎么了?”

  嘴里的东西,花未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味道怪怪的,是花未从未接触过的。

  不过很明显,她不想吃这个。

  但她却又不敢说,担心被发现异样。

  只好慢吞吞的将嘴里的粥咽了下去,表情痛苦。

  刘嬷嬷却高兴的很,兴致勃勃道:“来,娘娘,再吃一口。”

  ————

  花未本以为忍一忍就行了,可哪里晓得,连着三日的清粥,花未感觉她这本就容易一命呜呼的身子骨更弱了。

  想她一只狐狸,哪里被这般折腾过。

  终于,花未忍无可忍了,推开刘嬷嬷端来的清粥和一旁的小菜。

  “我不想吃这个。”

  闻言,刘嬷嬷回神,“那娘娘可想吃什么?老奴去给娘娘做。”

  娘娘如今该是可以沾些油荤了。

  听这话,花未突然来了精神,毫不犹豫的道:“鸡。”

  闻言,刘嬷嬷一怔,似有些为难,“娘娘,您身子骨刚好,吃不得如此油腻的食物,不如再等几日?”

  花未拍着胸脯保证,“我身子已经好了。”

  闻言,刘嬷嬷瞧着娘娘期盼的眼神,一咬牙,“好,老奴去给娘娘拿鸡。”

  香兰面色隐忧,在刘嬷嬷前一步道:“奴婢去膳房瞧瞧还有没有鸡。”

  说完,在花未期待的眼神下出了屋子。

  花未咽了咽口水,目不转睛地盯着香兰离去的背影,乖巧的等着香兰回来。

  相较于花未的单纯,刘嬷嬷却有些担忧,果不其然,香兰很快就回来了,面色如方才出屋子时一样,除了那双泛红的眼眶。

  刘嬷嬷便知膳房那些个玩意儿又羞辱人了。

  花未迫不及待,欢喜道:“可有鸡?”

  香兰吸了吸鼻子,语调压抑的平静,“回娘娘,没鸡了。”

  闻言,花未蹙了蹙眉,难道她被姐姐骗了,当皇后也不是想吃多少鸡就有多少鸡?

  她这都当了三日皇后了,一只鸡也没吃到。

  香兰低着头,花未瞧不真切,只觉得小姑娘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

  花未留意多看了几眼,才发现香兰眼眶绯红。

  下意识问了出口,“你怎么了?”

  刘嬷嬷知道什么情况,忙道:“没啥,娘娘您好好休息,老奴再去给娘娘找找,看看有没有鸡。”

  一边说一边起身,花未拦住了刘嬷嬷,只看着香兰,询问,“你哭了?”

  香兰肩膀抖动了两下,或许是被花未这话问到了心底的委屈,眼泪突然出来了。

  “娘娘,奴婢无能,没能拿到鸡。”

  香兰带着哭腔的嗓音在屋子里响起,花未有些发懵,手足无措,“你别哭啊!”

  “没拿到就没拿到,别哭。”

  花未哪里见过别人哭,身边尽是狐妖,平日里鬼点子多,从来都是欺负别人的份,哪有自己哭的份。

  难道她也喜欢吃鸡,没拿到鸡所以哭了?

  花未只想到了这个理由,连连安慰,“别哭,是不是她们不给你?”

  也对,鸡这般美味的食物,在人间也该是香饽饽。

  虽然她不知膳房是什么地方,但大概猜测的到,应该是这宫里提供食物的地方。

  娘娘越是温柔,香兰便越是觉得对不起皇后娘娘,她真没出息。

  这么一想,心里的难过成倍增加。

  刘嬷嬷也忧心的很,本来娘娘在宫里的处境就万分艰难。

  在娘娘病了这近一月后,这宫里上下的人就越发放肆,没一个把她们凤鸾宫的人放在眼里。

  可娘娘身子骨刚好,刘嬷嬷不愿娘娘再受打击。

  哪知,花未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嗓音娇嫩,似乎毫无攻击力,可说出来的话却惊了一屋子的人。

  “没事,不就是鸡?我们去找皇帝。”

  人间最大的官就是皇帝,花未的逻辑简单,当皇后没能拿到鸡,当皇帝的总该能拿到□□。

  哪知,这句话成功让屋子里的两人安静了下来,香兰也不哭了,愣愣的看着花未,刘嬷嬷也恍惚不已,半响才呐呐道:“娘娘,您方才说什么?”

  花未眨了眨眼,“找皇帝呀!”

  有什么不对么?

  在花未的记忆里,能比皇后官还大的就是皇帝了,皇后没能拿到鸡,那不就只能是皇帝才能拿到了。

  刘嬷嬷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天气转凉,手心直冒冷汗。

  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瞧见皇后娘娘兴致勃勃的从床上下来了,担心娘娘跌倒,刘嬷嬷忙上前扶着。

  有了第一次摔倒的经验,花未之后几日在屋子里尝试了几次,终于感觉到双脚落地的平稳感。

  花未走了几步,确定没问题后才道:“走,我们现在就去找皇帝。”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