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黑月光总是扒我小马甲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黑月光总是扒我小马甲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帮我关下月亮 著

连载中免费

作者帮我关下月亮最新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黑月光总是扒我小马甲》现已上线火热连载中,该小说以方姝沈落奚为主角,描述了两人之间相爱想杀的场面,一起来看看吧,全文讲述的是:世人皆知沈落奚手段毒辣,无人敢惹,更是带着儿子一起成为了大小反派,某天小反派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人,沈落奚眼眸一沉,这不是那个十三年前给他生崽的方姝么!

8.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作者帮我关下月亮最新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黑月光总是扒我小马甲》现已上线火热连载中,该小说以方姝沈落奚为主角,描述了两人之间相爱想杀的场面,一起来看看吧,全文讲述的是:世人皆知沈落奚手段毒辣,无人敢惹,更是带着儿子一起成为了大小反派,某天小反派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人,沈落奚眼眸一沉,这不是那个十三年前给他生崽的方姝么!

免费阅读

  谢昭踏着月光回家的时候,主屋的灯还没灭,丫鬟见他回来,行了个礼便去主屋报信。

  “夫人,大人今日依旧是去了书房。”

  柳如是听了消息,也只是淡然的放下手中的针线。并没有因为夫君的冷落而起什么波澜。

  十三年前她嫁过来,面对丰神俊朗的夫君自然也是春心萌动的,所以她做了错事,该有报应。

  丫鬟接过她的绣面,还是忍不住抱怨道:“夫人,您整日如此纵容大人,可是老夫人那里可怎么办,今日老夫人可又为大人納了两房妾室呢。”

  柳如是眼里闪过一丝黯然,又恢复如常:“无碍。在府中养几日,随意找个由头打发出去就行了。又不是第一次了。”

  关键是谢昭啊,他又不会碰她们。就算留下了,也不过多了一个守活寡的人。

  说出来可能都没人信,她十三岁嫁过来,如今又十三年,都不曾与夫君圆房。

  她一直知道谢昭心里有一个人,大婚当日他带回来的那个女子。女子因怀孕而愈发圆润,可见照顾的好。又见谢昭扶着,甚至怕她被一颗小石子惊到,她便嫉妒的发疯发狂。

  果然,新婚夜他没有碰她。

  冷漠跟她说了两个字:“睡吧。”

  他也就同她同床共枕了这一次。

  她甚至看着他每日往后院跑,明明是萧索的小院,却如同弱水勾住了他的魂魄,不得回返。

  所以她不动声色的在那女子生产时做了手脚,在所有人都以为母子平安的时候,那女子血崩了。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那女子生得孩子竟被他亲手派人扔掉了。

  或许,她从来不认识他。

  “熄烛吧。”她躺在床上吩咐道。

  次日,柳如是惯例起了个大早,没用早膳就去了前院给婆婆请安。就算婆婆再讨厌她,她也是风雨无阻如此十三年了。

  刚进厅堂,就听到了谢氏正慈爱的在跟两个娇美女子聊天,两个人都衣着华丽,穿戴也不比她差,但是谢氏却拉着她们的手一口一个“好孩子”,□□裸的在打她的脸。

  柳如是端端正正的给她行礼:“婆婆金安。”

  谢氏敛了面上的喜色,随意招呼道:“行了,来了就好。今日来是想给你看看我为昭儿择的两名良妾,全是干净人家出身,品行样貌都很出挑。你可要软昭儿雨露均沾了,早日为我谢家留后。”

  两个美人敷衍的给柳如是行了个礼,道:“姐姐安好。”

  明明妾室是不配叫正室姐姐的,高门大户更是重规矩,可是谢氏就淡淡的看了一眼,竟什么都没说,默认了这不合规矩。

  柳如是曾经是她最看好的媳妇,品行端庄,样貌周正,家世上乘。可是十几年的子嗣全无,已经磨光了她所有的厚爱。

  谢氏揉了揉发痛的额头,挥挥手道:“既然如此,便都退下吧。”

  柳如是领了两个美人回去,一人安排了一个院子,便不再见人,继续将自己关在屋中刺绣。

  相比于谢府的几个女人同台的热闹,沈府除了丫鬟,就方姝一个即将成为贵妾的女人。

  回府的早上,沈落奚甚至特意陪她同乘了马车,一路上两个人面面相觑,沈落奚恢复了往日的冷脸,方姝更不敢问他还记不记得昨夜的萌态。

  若是他记得,恼羞成怒揍了她怎么办。若是他忘了,她也不想提醒他记起来。

  这人睚眦必报,她可惹不起。

  马车晃晃悠悠甚是无聊,方姝掀开窗帘,见沈落奚并无反应便放心大胆的向外观望了。

  京城依旧热闹,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一路上她还看到了街边卖馄饨的爷爷,十三年过去,爷爷已经满头花白,步履也蹒跚起来,但是依旧笑的很暖,对每个人都像自己孩子一样慈爱。

  关键是爷爷的馄饨皮薄馅大,咬一口满满的肉香,配上酸酸辣辣的面汤,爽口的不得了。

  她正看的入神,便没发现马车已经停了。

  直到沈落奚跳下马车,又掀开帘子叫她:“下来。”

  他果然是越来越惜字如金了。

  方姝出马车,却发现没有脚凳,正想跳下去,却被沈落奚稳稳的抱着放在了地上。

  抬头,老爷爷正含笑招呼道:“十几年没见了,你们果然成小夫妻了。”

  说这话,他熟练的捻起面皮现包馄饨。方姝以前便嘴刁,不吃包好的被放置的,她觉得那样的馄饨面皮会硬。每次爷爷便贴心的给她现包。

  “以前你们三个人一起来吃馄饨,我便见这小子时常偷看你,那目光啊,柔的出水。像极了当年我对我老伴儿的样子。”

  方姝开口道:“爷爷,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爷爷瞪着眼睛又看了一眼,道:“哪里认错了?方太傅家的小闺女,沈丞相家的儿子。”

  看到身后的沈瑜,爷爷又笑了起来,“这是你们的儿子?看看,这模样,简直是你的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模一样啊,哈哈。”

  这个你,自然指的是沈落奚。

  方姝下意识的去看了眼沈落奚,刀削的脸庞,镌刻的眉目,薄唇微抿出一个冷漠的弧度,桃花眼狭长漆黑,好似一条深沟看不到底,眼尾上翘,似笑非笑。

  都说薄唇的人最薄情,果然配他。

  再转眼看沈瑜,说是桃花眼,可是又比桃花眼稍圆了些,唯有眼尾上挑和薄唇与沈落奚如出一辙。

  如此看来,倒真有几分相像了。

  可是前世她是杏眼,大而圆溜,谢昭则是瑞凤眼,怎么能生出一双桃花眼呢?

  最关键的是,那对薄唇和冷情的模样,沈瑜和沈落奚太像了。

  方姝不由得怀疑,或许沈瑜不是自己的儿子。

  想想也是,当年谢昭都吩咐了将她的孩子扔了,沈落奚又与谢昭向来不和,怎么会帮他养儿子呢。

  一时间,方姝有些落寞。

  正心情不佳时,爷爷却已经将三碗馄饨端了上来,“多酸多辣的给小姑娘,微酸微辣的给小公子,不酸不辣的给儿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说到一家三口,沈瑜不由得抬头望了一眼方姝,又沉默的低头吃饺子。

  三个人各怀心事,便都忽略了去纠正老爷子所谓的“一家三口”。

  方姝吃的小口却香,沈落奚吃的快,便坐在一旁看两个小的细嚼慢咽。

  爷爷生意忙完,便与沈落奚唠嗑:“小子好福气啊,竟把丫头娶到了手,儿子都这么大了。”

  “以后可要对媳妇好点,人生短短数十载,能在一起的时间太少,说不得哪天一个没了,另一个就只能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了。”

  “别那么绷着脸,看着冷冰冰的不近人情,多笑笑多好。”

  从前还不觉得沈落奚好脾气,可是今日无论爷爷说什么,他都温和的“嗯”,真有几分像一个乖乖听训的晚辈。

  三人吃的胃里舒畅,也到了离开的时刻,沈落奚在爷爷忙的时候,偷塞给他几张银票带着人便走了。

  不知什么缘故,回府的路上,沈瑜竟也不骑马,跟方姝和沈落奚同坐一辆马车。

  一个话痨加两座冰山,话痨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圆满话。三个人倒难得的安静。

  到府门口,管家已经提前迎着了,方姝又是被沈落奚抱下来的。

  旁边的管家一脸姨母笑,方姝欲言又止的想开口解释,可是转眼看管家又是一副“你别说我都懂”的表情。

  只是她还没开口,就被沈落奚拖走了。

  若是晋了姨娘,便会有自己独立的小院。就算沈府没有女主人,也是轮不到方姝住正室夫人的东院。

  可是沈落奚说了:“这只是给你的临时住所,你平时还是要随我贴身伺候的。”

  方姝心不在焉的点头。

  却听沈落奚又道:“你最好不要企图故意犯错然后寻机会过来,这屋子早年吊死过人,我懒得收拾,说不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话一出,本来还在打量屋内布置的方姝陡然停住了目光,还下意识向沈落奚贴近了些许。

  沈落奚勾起嘴角道:“所以,你最好乖一点。”

  这个乖一点带了尾音,就像一颗警示药,让方姝乖乖的点头。

  沈落奚这才领人出去,顺便吩咐道:“落锁吧。”

  方姝莫名其妙得心道:带我来主母院里晃悠一圈,说这是属于我的院子。后面又告诉我这里闹鬼不曾有人住过,还吩咐落锁。

  您是不是今日太闲了,特意来遛我来了?

  然而自从带方姝去了趟东院,沈落奚便一头扎进了书房。

  虽说书房她也可以进去,可是她又不会闲的没事进去自讨苦吃。

  若是沈落奚不叫她,她能一天都不到他面前。

  可是春宵苦短,白日却长啊。看了好几个画本子以后,方姝动了将云香弄到身边解闷的心思。

  若要如此,便需想办法让沈落奚松口了。

  她找到管家说自己想学做汤的时候,沈管家眼里的光差点刺瞎她的眼,恨不得把她举到天上拜一下:姨娘,您终于肯上道了,可喜可贺啊。

  派了整个沈府最好的大厨,方姝跟着折腾了一天的时间,终于熬出了一盅看起来色香味俱全的汤,她看着汤挺多的,还没忍住自己偷喝了一小碗,她满意的咂咂嘴,自我感觉这简直是她厨艺的人生巅峰了。

  在书房门口深呼吸口气,她敲了门,轻声问道:“大人,我可以进来吗?”

  听到方姝柔美的询问,沈落奚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呢。

  他轻轻喉咙,道:“进。”

  方姝推门,小心翼翼的端着汤盅,献宝一样的端到沈落奚的书桌上放下。

  “这是我今日专门新学的汤,您要不要尝尝?”

  汤盅底部些许油渍直接沾到了书桌上,到处都是重要文书的地方被硬塞了一个汤盅,沈落奚却难得没有发火。

  他打开汤盅以后,眼底意味不明的笑,“特意,新学的?”

  特意两个字被他咬得很重,方姝跟小鸡啄米一样的邀功点头:“是啊是啊。学了一天,就这一盅最完美最好喝。”

  所以你快喝完夸我,我好蹬鼻子上脸啊。

  在方姝饱含期待和深情的目光中,沈落奚很赏脸的将汤喝的一口不剩。

  方姝见到汤盅见底,深感自己的劳动成果的成效不错。

  只听沈落奚开口道:“你可知这是什么汤?”

  方姝美滋滋的回答道:“补汤啊。”

  “这里面有牛鞭,牛腰,牛肉。”他扶着书桌压近方姝,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看来我的姝儿是在暗示我什么啊。”

  方姝瞪大了双眼,眨眼都忘记了,更是忘记自己手上刚端起的汤盅,一个松手砸在地上,才将她唤醒。

  她面红耳赤的退后几步,碎汤盅都不想收拾就要逃。

  沈落奚畅快的笑了,“东西都做好了,怎么不要讨赏了。”

  方姝这才想起来正事,她转身,又听沈落奚慢悠悠道:“汤盅都碎了,汤渍还污了我的桌子,上好的红木,你说我是赏你呢,还是罚你呢?”

  这阴晴不定的调调气的方姝牙痒痒,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沈落奚是个无赖呢。

  她站在原地,脸上既委屈又气氛的表情取悦了沈落奚。

  他道:“就你这笨手笨脚的自己都伺候不好,去南院叫来云香,以后就随了你吧。”

  方姝这才欢喜起来,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沈落奚看她毫不留情的背影不由得暗骂一句“小白眼狼”。

  管家说是十全大补汤,却是挺补的,只是补过了的人不是沈落奚,而是方姝。

  半夜正睡着呢,身旁的小女人哼哼唧唧的踢被子,踢着踢着还哭了起来。

  沈落奚乍然被吵醒本来是不悦的,可是昏沉的光线下看到方姝鼻子里开始慢慢流出两条血柱,他慌了。

  第一反应是,有人下毒。可是下毒也不该下方姝身上啊。他这才想起来方姝这小吃货今日夸赞补汤味道甚好,怕是她自己偷喝了。

  大补之物性热,怪不得她半夜受不了了。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端了茶碗给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女人灌些茶水解热。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方姝入目便是白色寝衣上红色的血迹,抬头,沈落奚也刚朦胧的睁开双眼。

  他的嗓音还带着晨起低哑:“醒了?”

  方姝盯着他衣服上的血迹点头:“嗯。”

  “想想你怎么负责吧。”

  方姝“啊”了一声,还未来得及问原因,沈落奚便旁若无人的在她面前脱了上衣,露出精壮的胸膛。

  一把将沾了血迹的衣服丢到她的面前,道:“昨夜你竟对着我流鼻血,还欲行不轨之事,还好我将你敲晕,才未酿成大祸。”

  “可是,我吃了如此大亏,你看着办吧。”

  一个良家少男被恶女玷污了清白的故事,说的事有因有果,抑扬顿挫。如果故事的主角不是方姝,她可能还会有意思的追问个结果。

  可是沈落奚要找她负责。

  她可如何负责……

  深落奚起身出去,方姝就皱着小脸在床上发呆。这时云香拿了衣物进来,道:“方姨娘可是要起了,我拿了衣服来,您看您喜欢哪一身?”

  方姝道:“臭丫头怎么突然生疏起来了,叫什么方姨娘啊,叫姝姐姐。”

  云香走近道:“我若还叫你姝姐姐,被外人瞧见了,可是要贬低于你的。”

  方姝随手挑了件藕色千层裙,道:“随他们。”

  在意这些虚的,还不如让她一头撞死得了。只是有些可笑的是,前世她做了谢昭的妾,今世成了沈落奚的妾。

  共患难的朋友富贵了还愿意与自己同甘甜,云香不由得感激的抹泪:“姝姐姐,你怎么就这么好呢。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

  方姝道:“那以后就把我当成亲姐姐罢了。”

  “哎,我的好姐姐。”云香擦了泪道:“您今日可要早点梳洗一下,毕竟这几日都有的忙活了。”

  方姝茫然道:“忙什么。”

  云香挑了两个钗环和一对步摇放入盘中备用,一边服侍方姝穿衣一边道:“大人说了,这次与您的仪式要大办,宴请了京中所有的官员和家室。”

  说着,她羡慕道:“而且大人说了,还要准备火盆,怕是要与您拜堂呢。这可是正牌娘子的待遇呢。”

  提起这个,方姝却慌了,她都想好了要早日脱身逃了,可是如今身契还未摸到,难道就真的要和沈落奚拜堂了?

  “姝姐姐?姝姐姐?”

  “啊?你说什么?”

  云香将最后一根步摇插进她发间,道:“叫了你几声你都听不到。莫不是高兴坏了?”

  方姝面上不挂,心里却狠骂几句:我高兴的想一头撞死得了。

  她道:“什么事,你说。”

  云香道:“管家说,今日带您熟悉府中人事,现在大家都在外面等着您呢。”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