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娇弱王妃修炼手札秋白话全文最新章节

娇弱王妃修炼手札秋白话全文最新章节

秋白话 著

连载中免费

《娇弱王妃修炼手札》是秋白话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蔺耀阳初见顾平宁时,这金贵的顾家大姑娘弱不禁风地窝在轮椅里,像朵一拽就断的娇弱小白花,蔺耀阳第二次见到顾平宁,她正在一众贵女堵在河边楚楚可怜,从小就喜欢病娇美人的蔺耀阳掐指一算,就是她了,好不容易将人娶进门做了王妃,直到大婚后次日,乐呵呵的蔺耀阳亲眼看到自己的柔弱王妃一鞭子抽断了庭中的百年大树,蔺耀阳:“???说好的娇弱呢?”

6.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娇弱王妃修炼手札》是秋白话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蔺耀阳初见顾平宁时,这金贵的顾家大姑娘弱不禁风地窝在轮椅里,像朵一拽就断的娇弱小白花,蔺耀阳第二次见到顾平宁,她正在一众贵女堵在河边楚楚可怜,从小就喜欢病娇美人的蔺耀阳掐指一算,就是她了,好不容易将人娶进门做了王妃,直到大婚后次日,乐呵呵的蔺耀阳亲眼看到自己的柔弱王妃一鞭子抽断了庭中的百年大树,蔺耀阳:“???说好的娇弱呢?”

免费阅读

  “顾将军,恭喜恭喜啊。”

  传旨的正是昭武帝身边贴身伺候的张公公,平常几乎不出宫门,此刻却拱着手笑呵呵道:“今个儿一早,陛下下旨封六皇子为安王,又听闻安王妃身体不适,特意遣了太医过来。”

  “多谢陛下关怀,不过我这是老毛病了,这几日已经大有好转,无须再劳烦两位太医了。”顾平宁看着一言不发的双亲,想着还是要把眼前这场面应付过去,拱手道,“赐婚突然,府里也没准备,有劳公公跑这一趟了。”

  这位人精似的张公公显然提前得到了授意,听到这话也没觉得冒犯,留下成堆的赏赐,带着两位太医转头回了宫。

  厅上只剩下顾家人。

  “怎么会这样?”顾平玉第一个忍不住跳起来,“阿姐你之前不是说赐婚的事情不用担心吗?”

  这事确实打的顾平宁措手不及,但她习惯控制自己的情绪,此时还能够淡淡打趣道:“我又不是能掐会算,哪能事事预料准确?”

  况且谁能想到,陛下和太子竟然真舍得备受宠爱的六皇子来娶个病弱腿疾之人做王妃。

  “阿宁不用担心。我稍后便进宫请陛下准许我归退,交还兵符,再求陛下收回赐婚。”顾将军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低声安抚道,“没事的,别担心,有爹爹在呢。”

  顾含光脸色苍白难看,低头压着嗓子道:“这恐怕不妥。”

  “哥哥你说什么呢?”顾平玉知道自家姐姐有多么期待多么欣喜这一趟出游,因此不赞同地看着顾含光,“阿姐不喜欢那个什么六皇子,也不做什么见鬼的安王妃!”

  “好了阿玉,哥哥说的对,这赐婚收回不了的。”顾平玉的手指一点点摩挲着轮椅上的扶手,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温和,“陛下已经退了一步,我们再不识好歹的话,就有些不像话了。”

  “阿姐这什么意思?”

  顾平宁看着愤愤不平又满脸疑惑的妹妹,心中叹气,他们家怎么就变种出了这么只小白兔?说句实话,就算顾平玉没有婚约,她也不放心她家单纯的小白兔妹妹去做那金尊玉贵的太子妃。

  “对陛下和太子来说,让疼爱的六皇子娶我绝对是受大委屈了,这是皇家的示好,陛下想继续用爹爹,或许还有哥哥。这赐婚,是让为了两家安心。”

  这一番话说的整个大厅都安静了。

  顾平宁不太适应这种沉默的氛围,准备先回房,再告诉飞叶救命之恩应该不需要报了。她这一生,或许都将待在京城,直到死亡降临。

  恰巧此时下人来报:“将军,夫人,安王殿下来访。”

  蔺耀阳纠结又忐忑地来到顾府时,还以为会先见到自己未来的泰山大人和小舅子,可没想到大厅中央只有顾平宁端着茶杯静静地等他。

  “安王殿下。”

  蔺耀阳不自在地摩挲着衣袖内的玉坠,眼睛飞快地瞟了对方一眼,又迅速收回目光:“平宁、平宁县主。”

  顾平宁亲自倒了杯茶递过去,柔柔和和道:“殿下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有个礼物想送给你。”蔺耀阳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才一鼓作气将手中的玉坠递过去,“希望你能喜欢。”

  是一只滚圆雪白的玉雕小兔子。

  顾平宁心情复杂地接过来,听到对面继续小声道:“这是我自己雕的,暖玉的,你带着可以温养体质。”

  所以你也知道这是块品质绝佳比五公主送来那块还要好上几倍的极品暖玉啊,就这样随随便便雕成小白兔真的好吗?当然最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要雕一只小白兔送给她,她家的小白兔不是她妹妹吗?

  “谢谢殿下,我很喜欢。”

  看到顾平宁小声道谢的样子,蔺耀阳总觉得有一根小羽毛在他心里挠啊挠,挠的他整个人都化成一汪春水:“你、你喜欢就好,我觉得这有点像你,所以……”

  像她?

  这傻不拉几的小白兔像她?

  顾平宁忍不住去看那玉坠,开始怀疑自己要嫁的这个人眼睛是不是有些问题。

  “那、那我先走了?”

  “等等。”顾平宁手里拿着温润的小白兔暖玉,突兀地开口道,“殿下你,当真愿意娶我?”

  “当然!你、你别担心,我会对你很好的。”蔺耀阳红着脸说完这一句,一溜烟跑了,反倒是更像只兔子。

  让顾平宁摸不着头脑的安王殿下走了,而在小苑还有一直在等她的母亲。

  梅氏对赐婚一事一直没有发表意见,直到此刻才看着女儿的眼睛轻轻问道:“阿宁你真的想好了吗?嫁人是一辈子的事情。”

  顾平宁点头。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并不是她有没有想好的问题,关键是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娘有时候真希望你不要想那么多,喜欢出门玩就出门玩,眼里永远盛满热烈的笑意。”梅氏摸着女儿的手,眼里是细碎而遥远的光,“等将来有一天你有了心上人,娘就帮你准备十里红妆,让你风风光光开开心心地出嫁。”

  顾平宁反手握住梅氏的手:“娘,这世上总不能事事如意。嫁给安王并不是一个太糟糕的选择,这样对大家都好。”

  “可是我们总是委屈你,当年就……”

  “娘,我并不觉得委屈。我既然是顾家的女儿,总不能太任性了。”

  ……

  好不容易送走梅氏,顾平宁转身就看到了不知已经等了多久的顾含光。

  “我刚刚在想,要是我当初没有多此一举揭发关家,是不是根本就不会有今日的赐婚之事。”此刻的顾含光不像是那个翩翩公子,反而神情颓然,“你说得对,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按照我的谋划一步不差,是我自视甚高,却让你来承担后果。”

  “哥哥,我已经坦然接受,现在你却还在纠结无法改变的过去吗?”顾平宁摊了摊手,不紧不慢道,“我今天有些累了,哥哥先请回吧。”

  等终于只剩下顾平宁一个人的时候,小苑终于安静下来。

  打包好的行李规规整整地放在一边,羊皮舆图还在桌子上,仿佛凝固了整片大好河山。

  顾平宁用手一点点拂过标注在舆图上的十几条路线,最后停在最北方,那里有梦里见过的冰灯会。

  她收起舆图,自北往南,顺着她最心仪的那条路线被慢慢卷拢,就像是把她曾经有过的畅想和期待一点点回收,直到重新变回那个波澜无惊的顾平宁。

  永远穿着一袭黑衣神出鬼没的飞叶这一回消息终于不滞后了,大晚上出现在小苑里,一言不发。

  顾平宁心情已经收拾好大半,此时还笑得出来,遥遥拱手道:“好了,飞叶大侠,你从此自由了,恭喜啊。”

  “你别笑了。”飞叶把剑拍在桌子上,“我能做什么,帮你去杀了那个安王?”

  这话听的顾平宁哭笑不得,将剑重新推回去:“你别闹了。你从此就可以回归江湖自由自在,不好吗?”

  飞叶不吭声,但顾平宁无端从他那张面瘫脸上看出几分烦躁。

  “好了,不需要你做什么,今晚陪我喝酒吧,不醉不归!”

  “你不是说……”飞叶难得有几分迟疑,“说喝酒影响你聪明的脑瓜,影响你思考。”

  “今晚不需要思考,就一句话,喝不喝?”

  飞叶听着顾平宁的指挥,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酒窖里搬来两大坛酒,二话不说先干了一碗。

  “好!”顾平宁举着大碗一饮而尽,“这一杯先敬今晚的明月!”

  “这一杯敬我的好友,恭喜你重归自由!”

  “再一杯,敬人生不如意之□□!”

  ……

  顾平宁自小不沾酒,又是存心买醉,几杯酒下肚就已经有了醉意。

  但让人惊讶的是看是江湖剑客的飞叶,竟也是个不胜酒力的,闷声喝了两杯,居然打开了话匣子。

  “你知不知道我刚开始的时候很讨厌你啊?眼看我就要在江湖打出名头了,却卖给你五年,五年!”

  顾平宁真是没想到这寡言少语的飞叶醉了以后竟然是这幅模样,又喝了一杯,含糊着反驳道:“什么卖了五年,那是你报的救命之恩。”

  “狗屁的救命之恩!你就给我丢了药丢了银子,然后就撒开手没管了!”

  “那你不承认这恩可以不报啊,怎么还每年乖乖来顾府报道?”

  “这不刚开始见你可怜,瘸了腿又孤零零的,我良心上过意不去。”

  “那、那后来呢?”

  “后来见你装病还挺好玩的,变脸就跟唱戏似的。”

  顾平宁不开心了,伸手去夺飞叶的酒碗:“你才唱戏呢!”

  飞叶被抢了酒也不恼,转过头来看着这位认识数年的大小姐:“可是再后来,你说起出门游历的时候眼睛那么亮,就好像是我月下练剑时看到的剑光。我那时便想,五年就五年吧,也不算太长。”

  “我愿也以为五年不算太长呢!”顾平宁已经醉的迷迷糊糊,恍然间好像有什么从眼睛里滑落,“不算太长。”

  一场大醉。

  顾平宁第一次真心觉得,酒是个不错消遣,至少让她梦里什么都有。

  就是次日的醒酒过程有些痛苦。

  顾平宁捏着鼻子灌下醒酒汤,觉得嘴巴和舌根都不是自己的了,连连塞了两颗蜜饯才觉得自己重新活过来。

  “红缨,这醒酒汤……不是,那是什么?”

  床头的盘口瓶中插着一束从未见过的花,嫩黄色的五角形花瓣一层叠套一层,就像是无数个相同形状的星星落入了同一个轮廓,挤挤攘攘堆砌地快要满溢出来。

  “好漂亮的花!”顾平宁隐隐约约闻到淡淡的香味,奇怪道,“这是什么花?以前从未见过。”

  红缨心情复杂,收拾汤碗的手一顿,才假装若无其事道:“是安王殿下送来的。”

  “安王?”顾平宁又想起那只滚圆的玉雕兔子,“他一大早送束花过来干什么?”

  “奴婢不知。”

  顾平宁察觉出一点不对劲来,看着这个自小和自己一同长大的侍女,诧异道:“红缨,你不喜欢安王?”

  这可稀奇了。

  红缨也不过见了安王两次,也没和对方有什么交集,怎么突然有如此抗拒的情绪?

  红缨低着头,声音闷闷:“奴婢不敢。”

  “你之后可要是和我一起去安王府的,这其中的是非缘由,总该提前告诉我吧?”

  “奴婢没有讨厌安王,奴婢只是知道小姐讨厌京城,讨厌不自由。小姐你那么聪明,这事、这事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听着红缨话里的哭腔,顾平宁又想叹气了,她觉得再这样下去,自个儿非得少白头不可。

  “红缨啊,我昨个儿哄了母亲又劝了哥哥,晚上还和飞叶大醉了一场,现在你还想我继续哄哄你吗?”

  “奴婢是觉得小姐委屈,您前两天还那么开心……”

  “好啦,之后也会开心的。这花不错,找人好好侍弄着,改明儿我问问安王叫什么名。”

  和红缨同样不开心的还有宫里的贵妃娘娘。

  “嘉靖你说这顾家到底在想什么?把康健有本事的二姑娘如此低嫁,他们疯了不成?还有陛下,平常最是疼六皇子,现在竟然舍得让他去娶那位腿瘸的大姑娘?本宫真是看不懂了。”

  五公主其实也一头雾水。

  前些日子她母妃替四皇兄看上了顾平玉,她也放下面子隔三差五地往顾府跑,又是送礼又是约玩。结果可好,昨日顾府传出消息说顾平宁早有婚约,对方竟然还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

  这也就算了,反正她皇兄娶不到顾平玉,大家一起娶不到。

  可谁能想到这赐婚圣旨一下,顾平宁突然成了安王妃。这绕来绕去,

  顾家到底是和皇家结了亲,却是两个谁也没想到的人。

  “母妃您不必多虑。我看那顾平玉性子跳脱的很,和四皇兄不一定合得来,您给四皇兄再仔细挑挑就是了。”

  “哎,怎么可能还会有比顾家的女儿更合适的?那可是大越的镇国将军之女啊!你四皇兄终日里舞文弄墨,本宫是想给他找个能靠得住的岳家啊!”

  顾平宁自然不知宫里有人纳闷上了顾家两个女儿的婚事。今个儿府里所有人都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她心里烦闷,难得生了出门的心思。

  说起来她虽在京城待了六年,但一向深居简出,对京城倒是说不上了解。

  “听说茶馆里最近的说书很有意思,红缨,我们去看看吧。”

  顾平宁的轮椅颇为显眼,刚一进门就引的不少人这边看过来。

  “哟,这不是我们新鲜出炉的安王妃吗?”

  这熟悉又惹人厌的声音,顾平宁一抬头,果然看到关家的那位大小姐正坐在二楼的雅间,倚着窗往下看。

  顾平宁觉得自个和关心闵简直是孽缘,她多难得才出一回门啊,这竟然也能撞上。

  “怎么,刚赐了婚,平宁县主就看不上我们了吗?”

  关心闵不依不饶,顾平宁自然也不是个受气的性子,闻言掏出手帕咳了两声,眼见关大小姐脸都白了,才慢条斯理道:“关姑娘原来知道我是县主啊!”

  这话声音不大,刚好能让二楼的各位听见。

  根据大越的礼法,这里没有封号的高门贵女,都需要朝顾平宁行礼。

  关心闵受不得这气,“噌”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指着气鼓鼓道:“你……”

  顾平宁无辜浅笑。

  “心闵。”雅间里另一个女子低声劝道,“你何必跟她争这一时长短,来日方长啊。”

  这声音也耳熟,可不就是当初赏菊宴上和关心闵这二傻子一起传她妹妹谣言、最后却在整件事中消失无踪的黄衣小姐吗?

  不过听这意思,这两位还盯着太子妃的位置,甚至是势在必得啊。

  顾平宁忍不住从头到脚扫了关心闵一眼,只把对方看得全身发毛,忍不住后退一步,色厉内荏道:“你、你干什么?我这就行礼,我告诉你,你别想抓我的小辫子!”

  真的,脑子是个好东西。看关心闵这个样子,顾平宁竟然开始理解威宁侯为一己私愤朝军资伸手的神奇脑回路了。

  “哼,见过平宁县……当心!”

  关心闵尖叫出声,锋锐的利箭闪着银光直扑轮椅上的顾平宁。

  红缨飞扑上前,却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看利箭逼近。

  “小姐——”

  电光火石间一道剑光闪过,锋芒外露的箭头从中间被劈成两半,掉落在地上。

  一生黑衣的飞叶如同天降神兵,稳稳挡在顾平宁的面前。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红缨被吓得差点哭出来,只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就……

  “我没事。”顾平宁盯着地上的箭头,又转过去去看匆匆跑下来的关心闵,低声对红缨吩咐道,“你去找我爹爹,请他过来一趟。”

  “可是……”

  “有飞叶在,我没事的,你快去。”

  红缨看着一人一剑挡在自家小姐前的身影,跺了跺脚转身而去。

  急急跑下来的关心闵觉得这顾平宁简直是衰神体质,可这人要是再次在她跟前出了事,京城的流言唾沫能活活把她淹死。因此她此刻着急地真心实意,可不等她靠近,一柄冷冷的长剑便指向她的胸口。

  关心闵气急:“顾平宁,你这什么意思?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对我动手?”

  “还请关姑娘见谅。”顾平宁拿帕子半掩着脸,语气虚弱,“这光天化日之下有人朝我放暗箭,我这是害怕啊!”

  “你!”关心闵忍不住上前,又被锋利的剑锋逼退,愤愤不平,“你竟然怀疑是我?”

  不,我觉得你并没有这个脑子,能贼喊抓贼还演的如此理直气壮。

  顾平宁回想着刚刚那支箭射过来的方向,懒得理会这喳喳嚷嚷的关大小姐,于是无比熟练地掩嘴:“咳咳咳!”

  “怎么回事?平宁你没事吧?”

  这急冲冲的声音,顾平宁抬头,果然是神色紧张的安王殿下。

  飞叶可不管这么多,剑锋转了个方向一步不让。

  蔺耀阳脸上惯常的嬉笑声色早已经不见,甚至没剃头看一眼,直接拔剑格挡。

  “飞叶,这是安王殿下。”顾平宁自己推动轮椅往前,见飞叶依旧没有收剑的意思,不得不使了个眼色,才温温和和道,“殿下怎么过来了?”

  蔺耀阳见人好好的没受伤才松了口气,把剑收回剑鞘:“我在外面碰到你的侍女慌慌张张,说你遇刺了。你怎么样,可有吓着?”

  刚刚听到这消息差点没把他吓死,昨天才赐婚得到媳妇儿,今天竟然就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来一出刺杀,简直岂有此理!

  顾平宁苍白着脸摇头:“我无事。是暗箭,就在地上。”

  被劈成两半的箭簇孤零零掉在地上,蔺耀阳只看了一眼就怒不可遏,猛地转头去看关心闵:“关家……”

  “殿下,此事还需慎重查清。”顾平宁打断话,“红缨去找我爹爹了,此事还望殿下一同帮忙。”

  “此事我当然要查到底!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暗中搞鬼?”蔺耀阳说这话时,眼神锐利地扫过关心闵。

  关大小姐终于后知后觉发现事情不对劲了,目光慢慢挪向地上的箭簇,随即发出不敢置信的声音:“这、这怎么可能?”

  “这上面怎么会有我关家标记?”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