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被休后我成了悍妇a何以歌全文最新章节

被休后我成了悍妇a何以歌全文最新章节

a何以歌 著

连载中免费

《被休后我成了悍妇》是a何以歌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前夫中举后攀上了贵女,一脚踹开了家里不能生养的村妇妻子,穿越而来的江琬表示:报复渣男,她最是拿手,对骂掐架,她丝毫不虚,回娘家带领全家奔小康,哪知遇上一个落难公子齐鄞,还想娶她回家镇宅?不知道她是悍妇来的吗!

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被休后我成了悍妇》是a何以歌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前夫中举后攀上了贵女,一脚踹开了家里不能生养的村妇妻子,穿越而来的江琬表示:报复渣男,她最是拿手,对骂掐架,她丝毫不虚,回娘家带领全家奔小康,哪知遇上一个落难公子齐鄞,还想娶她回家镇宅?不知道她是悍妇来的吗!

免费阅读

  村民们到的时候,两人正入佳境。

  柳婆子和二嫂蒋氏首当其冲,大声叫道,“是哪个不要脸的在这儿做些丢尽祖宗脸皮的事!”

  两个人吓了一大跳,梁元涣更是顿时萎靡,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忍住身上的难受,看向来人,夜风吹来,他们的脑子清晰了点,一股巨大的恐慌漫上心头。

  梁元涣一直都是一个外强中干的,此时被这么多人看着,他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柳婆子自从知道了这两人想暗算女儿后就一直忍着恨意,现在终于是时候爆发了。

  “大家都来看啊,这不是江银菊嘛!”

  柳婆子一嗓子,大家都凑过来,两个人如同被剥了皮的橘子紧紧抱着自己。

  “哟,你挡什么脸啊,有脸做没脸认了?”

  蒋氏一管是泼辣的,柳婆子不方便做的事就由她来。

  上去一把拉住江银菊挡脸的胳膊,另一手捏住她的脸,讽刺道,“你不是说我家琬娘不检点吗?不是说敢做要敢当吗?你挡什么,你露出脸来让大家好好看看呀。”

  “呜,放开我。”

  江银菊挣扎着,但是因为那香烛的药力,她全身无力,像一条濒死的鱼一样挣扎。

  梁元涣已经快要吓尿了,全身颤抖着就要跑。

  人群中冲出一个人,一脚狠狠地踢在他膝盖弯上,他一下跪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铺天盖地的拳脚已经砸了下来。

  大家也认出来了,这人不是本村的,外来居然敢来村里偷人,简直败坏了村里女儿家的名声。

  大家纷纷上去加入群殴。

  而作为被戴绿帽子的孙虎,此时已经傻了站在一边,一是因为媳妇偷汉子,二是因为他刚刚看了梁元涣的脸,那眉眼,就算是仅仅借着火把的光,也能看出和他儿子有血缘关系。

  他感觉手脚冰凉,脑子里空白一片。

  此时的江琬刚从另一个方向过来,加入人群里,她没有去关注被打的两个人的状况,她脑子里想的是方才她点香烛的事,好像被一个人看见了。

  当时附近太黑,只有一点月光,她只恍惚看到一个人影一闪而过,没看见脸,却看见一副泛着冷光的银色面具,若不是这面具,她还真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不过对方可能只是路过,又没认出她,一般人也猜不到香烛的作用,她有啥可怕的。

  按捺下心思,江琬挤进人群,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对柳婆子说,“娘,我找到长山了,这小子在一个草垛里睡着了,让我们一顿好找。”

  说完,她眨眨眼,装作不明所以地问,“这是怎么了,这两个人是谁啊。”

  却说江银菊看到江琬就已经有点反应过来自己是着了道了,这个贱人把村民们带过来的。

  她心里血气翻涌,一边恨梁元涣约她到这个地方来,一边恨江琬通风报信。

  “娘,她这么看着我干嘛,我才刚到这儿,这事是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江琬故作惶恐,拉住柳婆子的袖子。

  “没事,莫怕。”柳婆子拍了拍她的手,上前一把抓住江银菊的头发,狠狠掼了她一巴掌。

  “看我闺女干嘛!是不是你传我闺女的谣言见她没出事,你自己偷汉子却被抓了,就又起了什么坏心肠?”

  常年干活的手孔武有力,一巴掌把江银菊的脸打成了猪头。

  另外几个妇人按住江银菊不让她反抗,还往她身上吐口水。

  “江琬,你这个贱人!你陷害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江银菊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发疯了一般叫骂着。

  江琬冲她挑挑眉,大声道,“自从我刚回到江家坝子,你就一直传我坏话,我实在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针对我。思前想后,只有几年前你来陈家求我让你进门给陈建杭当妾,我却拒绝你了这回事吧。”

  说完,故作感叹道,“你实在是误会了我了,正因为我嫁了陈家,才知道陈家二老都是乐于磋磨儿媳的,再加上陈家的吃穿用度都是靠我一个人勉力支撑,若是你进了门,只有像我一样吃苦,你要是嫁个普通人家当正头娘子,怎么也比当妾好,我才劝你回家去,却没想到你居然把我想成是不容人的妒妇,这实在是让我好生无奈。”

  江琬一番话下来,附近的妇人听了纷纷动了恻隐之心,更加觉得江银菊是个恶妇,纷纷安慰道“琬娘,我们都是看着你长大的,都是知道你性情的,你以后可要眼睛放亮点,别去让这些小人钻了空子。”

  “就是,有些人啊就是天生看不得别人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如今与野.男人都可以在这种地方苟合了,其他什么事做不出来?一想到我和这种人在一个村子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就感到心慌没底。”

  “我也是我也是,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轻饶这奸.夫.yin.妇。”

  至于梁元涣这边,好歹有老者拦住,没有出人命,众人找来绳子把两个人绑起来,带到了里正家里。

  又去请了江家族长来。

  村里出了这种事,里正和族长感觉老脸都丢尽了。

  闻讯赶来的江银菊娘家人和孙家人,又是一阵掐架。

  孙家人怪江银菊不检点,江银菊娘家人怪梁元涣勾 引他家女儿,于是两个人又挨了顿打。

  闹了半宿才算消停,两个人被关柴房里。

  梁元涣动了动身子,痛得他直抽气。

  江银菊现在已经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了,见了他这样,嗤笑一声,“没用的东西。”

  梁元涣想到要不是这个女人出主意让他去勾搭江琬,他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当下也火了,骂道,“臭娘们!老子要不是因为你,老子会被这群野蛮人打成这样?”

  江银菊顶回去,“到底是谁害谁?要不是你约我去小树林,我们会被发现?”

  梁元涣一愣,“我什么时候约你了?”

  “你让人把扇子给我,叫我晚上去小树林找你,要不是那把扇子,我会去?”

  说完,两个人对视一眼,问题就出在这个折扇上。

  梁元涣先开口,“是江琬约我今晚到这儿的,那把扇子也被她讨了去。”

  江银菊神色一僵,“是她故意引我们两个入她圈套的?这个贱人,早就发现我们的计划了。当时在树林里,我见到她,还以为是她偷偷跟踪我,才叫了人来,原来这就是她策划的!”

  “还不是因为你要去惹她,你要不惹她,她会反过来报复你吗?”梁元涣吼道。

  “你怎么不说是因为你烂赌?老娘给你生了儿子,跟了你这么多年,你有给过我们娘俩什么?自己在外面欠了钱,还要老娘给你擦屁股!”江银菊一口唾沫吐在梁元涣脸上。

  “你这个恶妇!要不是你一直找我要钱,我会去赌?”

  “我呸,这些年你给过我几次银子?给我买了几件首饰?自己无能又会花钱,你钱都丢那些青.楼.窑.子里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来,要不是都被绑着,估计都要上手互殴了。

  真是狗咬狗,一嘴毛。

  第二天一早,开祠堂,给江银菊除了族谱,写了休书。

  孙家人却又闹起来,原来是孙婆子知道了自己大孙子居然不是孙家的血脉,气得要上来掐江银菊,被人拦着,在里正家大哭大闹。

  大才懵懵懂懂地看着众人,显然吓得不轻。

  孙虎一直黑着脸,一言不发。

  本来对于江银菊这种是该浸猪笼的,但是如今朝廷禁止使用私刑,里正便吩咐了几个汉子押着两人去了镇上的衙门,并通知了梁老板来。

  村里人很多人也跟去了镇上,亭长判了江银菊充作奴籍,梁元涣打了三十大板,关在大牢十五天。

  至于大才最后只有被梁老板带走了,毕竟是他亲侄儿,不得不管。

  梁老板也很头疼,不想去管这个不争气的堂弟了,但是大才好歹是他亲侄儿,以后就跟在他身边吧,他会好好教导,希望他不要学他爹娘。

  江银菊在公堂上哭着喊着不要带走大才,被亭长以扰乱公堂为由掌了嘴。

  众人纷纷对孙虎报以巨大的同情。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事儿闹这么大,瞒也瞒不住,很快附近村子的都知道了。

  江家人关上门来讨论这件事,无不觉得解气得很,纷纷夸江琬聪明。

  这事算是落幕了,秋收也快忙完了,江家酒楼的开业便正式提上日程。

  九月下旬,天气开始转凉,地里的活也忙完了,大家开始种白菜萝卜准备过冬了,江家也在偏僻的一处沙地种上了土豆。

  挑了个好日子,江家酒楼正式开业。

  听闻这是陈举人前妻开的,很多人担心得罪陈家人,都不敢去,但是江家推出了第一日打五折的优惠,要是花的银子满一两,就打四折,还按照人头数赠送小吃。

  抵挡不住诱惑,开始有人走了进去,慢慢地越来越多。

  刚进大门,便感觉到了与其他酒楼与众不同的地方,整个大厅分为两个区,一个点菜区,一个就餐区,就餐区的桌椅都不是普通的方桌条凳,而是长方形的桌椅,配上长椅,桌上放有茶壶,酱油盐,醋。

  进门会有跑堂的过来领着来到点菜区,排队选取自己需要的菜。

  所有的菜整齐地摆在大橱窗里一目了然,顾客点一样,就有专门的人夹了该样菜品放进一个盆子,按照品类数收钱,荤菜一个价,素菜一个价。

  选好了菜再选口味,分为清汤,微辣,麻辣,还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加米饭。

  然后跑堂会领着你选座位,登记下桌号,待麻辣烫煮好了便送到桌子上。

  平日里大家说到辣,会想到姜和大蒜,都是辛辣的食物,麻就是花椒。

  但是当一大海碗麻辣烫端上来后,人们都忍不住惊奇,红亮亮的油光,配上芝麻加葱花,看着色香味俱全。

  热腾腾的水汽中,按照上菜人的介绍,先用筷子搅拌碗里的食物,尝一口,只觉鲜香麻辣完美融合,充斥口腔的每一个角落,这辣又与姜和大蒜的辛辣不同,更是一种来得更火热的辣味,却让人直呼过瘾,多吃几口感觉全身上下都热起来了。

  待仔细辨认,这辣似乎来自于一种红彤彤的小东西,其被切成了小段,内里中空,不能辨其原状,只尝这外皮,便感觉辣味直冲味蕾。

  叫来跑堂,问这是什么东西,跑堂的正忙得不可开交,外面休息区还有很多人正等着位置。

  “客官,这是我们老板娘从下南洋的商贩那儿买来的一种在当地作为调料的东西,名为辣椒,就像我们本地的大蒜花椒一样,只是这东西本地没有,味道也挺特别,您老要是吃得开心,欢迎常来哈。”

  跑堂的一边把另一桌的麻辣烫上桌,一边落落大方地介绍着。他们都是经过江琬的特地培训的,对待客人不点头哈腰,要稳重,有条不紊。

  “倒是稀奇,我还没听说过这东西,你们店里卖辣椒吗,我想买点带回家做菜。”

  “因为这是南洋运回来的,我们店里也供不应求,暂时还不能卖给客人。”

  跑堂的惋惜,又顿了顿道,“但我们店里提供外卖服务。”

  “外卖?这又是何物?”

  “就是给您打包带走,或者提前订了我们送到您府上,免于您排队的时间。您也看到了,咱家这座位可能坐不下,外面还好多人等着。”

  “听你这口气,你们老板对生意还挺自信啊。”

  “那可不,我们老板说了,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你吃了还想吃,来了吃不到就不走了。”

  “哈哈哈,如果你家一直是这个味,我倒是会经常来。”

  “客官你吃得开心那我们也高兴,等会您要是吃了不急着走,还可以到二楼看看我们的小吃店,也是用南洋运来的东西做的。”

  “哦?怎的不说叫什么?”

  “客官等会你可以自己上去看看便知道了,我这不是留个悬念嘛。”

  那客人是个老员外了,整个人笑呵呵地,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研究吃的东西,今日听说江家主打的是个什么麻辣烫,便来图个新鲜,没想到正中他的口味。

  给了跑堂的赏钱,让他的随从再去点三份,带回家给家里人也尝尝。

  吃完了麻辣烫,结了账,他又来到二楼,见二楼也是分为两个区,一个包间区,一个小吃区。

  来到小吃区转了一圈,见多是没见过的小吃,每个小吃面前都放有牌子写上其名字。

  炸土豆,土豆饼,南瓜饼,凉面,凉虾,肉夹馍,臭豆腐,灌汤包等等,还有一些甜点:双皮奶,芋圆,蛋糕等等。

  每一种小吃旁边都摆有很多小碗,可以试吃一小份。

  尝了一圈下来,员外觉得最和自己口味的是炸洋芋和臭豆腐,这两种里面也加了很多辣椒,吃起来让人欲罢不能。

  打包了两分炸洋芋和臭豆腐,又给家里的孙子辈带了些甜点,才满意地带着手上拿满东西的随从离开。

  最让他满意的这价钱真的很合适,而且今天还打五折,比其他的大酒楼少了很多。

  见一楼还有很多人坐着等位置,大门口还源源不断地进人,他庆幸自己来得早。

  听说这老板娘是被陈家休了的,如今带着自己娘家人开店,以前的陈家饭店,他也去吃过,味道尚可,但并没有突出的地方,但是现在这麻辣烫,他可以肯定一定生意红火。就是不知道陈家人放走了这么厉害的媳妇会不会后悔。

  却说后厨里,家里五个女人忙得不可开交,煮麻辣烫,两个人负责煮菜,两个人负责放佐料和调味品出菜,一个人负责打包,另外招了三个妇人洗菜和洗碗。

  江老爹年纪大了,就让他负责监督这些招来的工人有没有偷懒,两个儿子则是上午负责买菜进货,中午一个负责小吃区的经营,一个负责一楼大厅的经营,长林曾经学过算术,他就负责结账。

  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看着直到过了午时,还满满的座位,江家人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想不到第一天就这么多人来。

  本来今天打五折,是抱着亏本的心情的,现在看,不管亏不亏,关键是招来了这么多客人,并且大家都吃得很满意,很多人吃了又打包带走,可见回头客应该很多。

  待客人渐渐少了,大家忙着打扫一番,准备晚上的菜品,到太阳西斜,又是一轮忙活,直到天擦黑才忙完,吃了饭,关了店门,坐上自家的牛车,用了近半个时辰才到江家坝子。

  算来已是晚上八点左右,各自去烧水洗澡,喂家里的鸡鸭和猪,长林兴奋地算着,今天看似亏本,其实并没有,只付出了人工成本。

  而且也没有剩下没卖完的,店里的菜和小吃都被一扫而空。

  大家都激动不已,柳婆子直呼琬娘就是家里的福星。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