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影帝你的小心肝是书里穿来的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影帝你的小心肝是书里穿来的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不二有糖 著

连载中免费

《影帝你的小心肝是书里穿来的》是作者不二有糖最新创作的一部长篇言情小说,又名《影帝你的老婆穿回来了》,主角是许诺祁宸,全文讲述的是:许诺穿越回到十五岁,这时的祁宸不过才二十五岁,前世的种种历历在目,这个给了她整颗心的男人上辈子没有被她接受,老天给她机会回来,这一次,她会怎么做呢?

10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影帝你的小心肝是书里穿来的》是作者不二有糖最新创作的一部长篇言情小说,又名《影帝你的老婆穿回来了》,主角是许诺祁宸,全文讲述的是:许诺穿越回到十五岁,这时的祁宸不过才二十五岁,前世的种种历历在目,这个给了她整颗心的男人上辈子没有被她接受,老天给她机会回来,这一次,她会怎么做呢?

免费阅读

  罗晟还在电话那头念叨:“宸帝,你什么时候又开始喜欢女人了,这种事你应该先告诉我啊,搞得我现在很被动你知道吗?我得好好想想现在该怎么处理,不过你真的确定是你女儿吗,会不会搞错了,别是喜当爹啊?你这个人还是比较单纯,可能不知道现在那些女人有多……”

  他越说越离谱,祁宸懒得再听,直接把电话挂断。

  车子也在这时候停了下来,已经到了北苑地下停车场。

  白远回头,弱弱道:“哥,到了。”

  祁宸抿着唇没有说话,许诺也还沉浸在自己伤感的情绪里没动。

  听到了秘密的白远更是尴尬,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车里的气氛不太好。

  祁宸看了看许诺,他其实不擅长和人沟通,对着流眼泪的小姑娘更是有些手足无措。

  沉默了下才抬手,轻轻碰了碰许诺乱糟糟的头发,低声道:“别哭。”

  他的安慰有些生硬,毕竟没哄过女孩子,白远却差点惊掉了下巴。

  他发誓,这是他第一次见宸哥主动哄女孩子啊,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小姑娘到底有什么魔力,不就是个惹人厌的私生吗?

  宸哥还真当她是私生女啊!

  简直要疯了!

  默默难过的许诺也因为他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这两个简单的字生生止住了眼泪。

  她泪眼模糊的看着他,微微张着嘴,又惊又傻的样子。

  祁宸其实也有些不自在,不过瞧着她呆呆的模样,他又不由得弯了唇角,“你一直这么傻乎乎的?”

  许诺愣愣的,“啊?”

  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他骂了,但是他那语气又好像不是?

  所以他是什么意思?

  许诺茫然又无辜,祁宸唇角弧度更深,没忍住,又碰了碰她柔软的头发,低笑,“这傻乎乎的样儿,肯定不像我。”

  许诺:“……”

  完了,祁宸彻底误会了!

  白远:“……”

  完了,他宸哥彻底疯了!

  只有祁宸自己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现在就是完全把许诺当孩子了。

  他今年已经25岁了,如果是在旧时代,十几岁就生孩子的话,那他的孩子也就比这丫头小个几岁而已。

  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接受的。

  祁宸对于某些事的接受能力之高超乎常人想像,甚至于别人越是觉得荒唐,他越是觉得有趣。

  缓了缓情绪,他恢复淡定道:“别哭了。先上去洗把脸,我们再好好说话。”

  许诺懵逼的跟着他下了车,白远也想跟着下车,祁宸道:“回去休息。”

  白远:“……哦。”

  他纠结的看着自家宸哥带着那小姑娘走进电梯,恨不得拿头砸方向盘。

  如果是别的男人,他肯定会觉得那男人对小姑娘不安好心,可自家宸哥,他只怕宸哥被小姑娘越带越偏。

  想想以后两个神经病在一起的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不行,他得马上把宸哥的状态跟晟哥说说,必须马上找心理医生才行。

  ……

  回到家,趁着许诺去洗手间洗脸梳头的空当,祁宸打开了微博。

  果然,热搜第一就是#影帝祁宸私生女曝光#。

  现在时间还早,人不是太多,却也不妨碍大家吃瓜的热情,热搜后面已经显示“沸”了。

  祁宸皱眉点开微博,是营销号发的,配图是一张照片,他和白远进警察局的背影照片。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也没有许诺的照片。

  祁宸松口气,又看了眼内容,大概就是写昨天夜里他去了警局,因为有人找到了他家里号称自己是他女儿,而他不肯承认,所以闹去了警局。

  “我去,开局一张图,内容全靠编?现在的狗仔真是越来越不走心了。女儿呢,在哪儿呢?”

  “滚粗,大清早黑我宸帝,是不是有病!”

  “就这么个假新闻也值得买热搜吗?看来我宸帝昨天拿的奖戳了某些人的肺管子啊,这一大早就恨不得把我宸帝戳死,可惜,真以为别人都跟你们一样弱智啊。”

  “我倒是听说好像是个私生吧,私生和私生女都能搞错吗,这故意恶心人的吃相也太难看了。”

  “空穴不来风,现在娱乐圈的瓜哪次不是各种反转,越是看起来假的瓜,最后越是真。坐等某些粉丝被打脸。”

  “某些人还真以为他是靠实力拿奖啊,就他那演技,呵呵,说是没黑幕谁信?”

  “别忘了,你们那宸帝自己就是个私生子,他会做出这种事也不稀奇啊,毕竟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扫到这条评论的时候,祁宸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收紧,骨节都冒了出来。

  也正是这时候,许诺出来了,站在洗手间门口,有些迟疑。

  祁宸面无表情的把手机收起来,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像是招呼小宠物似的,许诺不满的噘噘嘴,还是听话的走了过去。

  在他面前两步的地方站住,她在洗手间就纠结了好久,还是觉得必须把身份解释清楚,“我……”

  刚开口,祁宸打断她,“这是你的?”

  许诺愣了下,祁宸又问,“照片上,是我和你吗?”

  许诺的目光就落在了他递到自己面前的手机上,屏幕上的照片,她靠在他肩头笑得很甜。

  忽然间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手机是跟着她从15年后来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甚至她连自己为什么会来都不知道。

  许诺沉默着,祁宸也不催她,很耐心的等她回答。

  好久,许诺才慢慢点了头,“是。”

  祁宸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他抿抿唇角,又问她,“照片是P的?”

  许诺咬紧唇,然后很诚实的摇头,“不是。”

  照片当然不是P的,是在她16岁生日的时候,他陪她出国旅游,在一个她很喜欢的游乐场里照的。

  也只有在国外,他才能那样陪着她,不怕被人认出来。

  祁宸重新看向那张照片,看着照片上的自己,微微皱眉,“不是p的,我为什么会这么老?”

  许诺揪着眉心,听不得他说自己老,“哪里老了,一点也不老好不好!这叫成熟!成熟你懂吗,现在你有这东西吗?”

  祁宸:“……”

  他只是在说他自己而已,她这想要找他拼命的样子是不是有点不对?

  许诺也觉得自己似乎太激动了点,她咬咬唇,又嘀咕一句,“反正,你不许说自己老。”

  祁宸有些无语,却又觉得好笑。还有一种,被维护的古怪的愉悦感。

  他也不再纠结老不老的问题,而是问她,“你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我……”

  这个问题就不那么好回答了,许诺犹豫了半响才道:“这也是我家呀。”

  “你家?”

  “对,这里是我的家。”

  她从15岁住在这里,住了整整三年,她早就把这里当成是她的家了。

  祁宸喉间滚动,看了她好久,才低声问她,“你到底,是什么人?”

  许诺望着他的眼睛,“我说了,你就会信吗?”

  她觉得这种事儿别人都不会信的,就算是有人跟她说是穿越过来的,她也不会信,只会当那人是神经病。

  祁宸和她对视,被她眼睛里期望的光灼得心头微烫。

  小姑娘洗干净脸露出本来的模样,皮肤很白,小脸圆圆的,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着看人的时候,不自觉就招人疼,也不自觉就让人想要相信她。

  他想,就算她说出再荒唐的事,都不算荒唐。

  所以他点点头,“我信。”

  然后他就听到许诺轻声道:“那,如果我说,我是你未来的老婆,你信吗?”

  祁宸:“……”

  他能把刚才说的两个字收回来吗?

  气氛瞬间就变了,祁宸和她对视两秒,“你在和我开玩笑?”

  许诺重重摇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是从15年后穿回来的。我18岁就嫁给你了,我是你老婆,我发誓。”

  她把两指并在脸颊边,眼神特别特别真诚。

  只是一边发誓,一边在心里忏悔:神啊,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说谎的,我只是不想让祁宸一直把我当女儿啊。

  祁宸彻底懵了。

  在许诺开口前,他已经想到她可能会说她是他女儿,是他未来的女儿。

  他也在想自己应该是怎样的反应了。

  突然多出了个女儿,还是已经长到这么大的女儿,他到底应该是高兴还是震惊?

  可为什么,女儿两个字半路拐了弯,生生变成了老婆?

  不,这不可能!

  15年后她是多大,那张照片里她看起来似乎还未成年,他们两人至少差了不止十岁。

  祁宸坚决不承认自己是那种老牛吃嫩草的人!

  他深呼吸,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你18岁的时候,我多大了?”

  许诺迟疑,“你……你38岁。”

  祁宸忽然冷笑,“所以,你比我小20岁?你觉得我会娶一个比我小20岁的人吗?”

  他的冷笑刺痛了许诺。

  从认识他那天起,他面对她时脸上从来没有出现这种神情。

  他是很温柔的人,虽然看起来清冷又难以接近,可许诺知道,他的内心很柔软。

  可现在,这样温柔的人对着她冷笑,毫不留情的拆穿她的谎言。

  果然啊,不管是15年后的他,还是15年前的他,都不会接受一个比他小20岁的女孩儿。

  年龄,真的那么重要吗?

  许诺忽然有些难过,可她不想承认自己在撒谎,刚刚洗干净的眼泪又落了下来,“你会不会娶你要问你自己啊!你娶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问你自己,你为什么要娶我呢?”

  女孩儿流着眼泪的质问让祁宸头有些疼。

  他现在要怎么去问自己,穿到15年后去问吗?

  然而他很快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微狭眼眸将许诺上下扫了扫,“18岁,到法定结婚年龄了吗?”

  许诺哽咽着,“我们本来就是在国外拿的结婚证,18就可以拿的。你当时还说,等我20岁就给我一个婚礼,很大很美的婚礼,要让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老婆。祁宸,你这个骗子……”

  祁宸:“……”

  她说得特别真情实感,就好像他真的是个负了她的负心汉。

  祁宸闭眼揉了揉太阳穴,忽然心烦得厉害。

  或许他真的疯了,一个私生而已,他却把她当成了私生女。

  还很真情实感的把她带回来,想要和她推心置腹的谈一谈。

  结果女儿没谈成,忽然变成了老婆?

  被人知道会怎样取笑他?

  一个手机,一张照片,她一句“爸爸”,他就已经开始天马行空胡思乱想。

  演得戏太多,就以为现实也和戏剧一样,充满了无数未知的可能吗?

  事实是什么,事实是这个看起来乖巧的小丫头,也不过就是个更会装模作样装神弄鬼想要靠近他的私生罢了。

  祁宸也说不出为什么,他的确可以很轻易接受许诺是他女儿的设定,却没办法接受她是他老婆的设定,这简直比荒唐还要荒唐。

  他慢慢呼吸,然后平静开口,“出去。”

  许诺似乎没听明白,又似乎没想到他会变得这样快。

  她愣在那里,祁宸睁开眼,眼睛里已经没有丝毫情绪。

  再次开口,听不出情绪,“出去!”

  许诺终于听明白了,她的心沉了下去,“你赶我走?”

  祁宸抬眸看她,眼神已近乎冰冷,语声也是低寒,“一分钟,我会再报警!”

  这是许诺从来没见过的祁宸,他整个人都似包裹在冰里,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刺骨冷意从脚底朝上窜,他的冷漠像是把她的心脏挖空了一处。

  她双手攥得死紧,不肯放弃,“你是不是觉得,我在骗你?”

  祁宸没有再说话,看了眼时间,抱臂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看似随意懒散,却分明是在警告。

  许诺的眼泪也没有再流了,她只是看着他,怔怔道:“如果你赶我走,我没有地方可以去……”

  我没有家的,我只有你。

  然而在祁宸越来越冷漠的眼神中,这句话,她到底没有再说出口。

  关门声响起,房间里只剩下祁宸一人的呼吸。

  他慢慢睁开眼,转头,看向紧紧闭上的房门,琥珀般的眼眸深邃如渊。

  许诺漫无目的走在马路上。

  她没有骗祁宸,她的确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昨天晚上闹成那样,程欢那儿肯定不能去了,她也不好意思再在程欢那混吃混喝。

  所以,她的确就是无处可去。

  本来以为祁宸昨天晚上不会回北苑的,所以她才会偷偷摸摸过来,想着待两天找到新工作就走,没想到他竟然回来了,还发生了那么多事。

  不过现在她更忧心的不是该去哪里,而是,她好饿啊。

  许诺摸摸又开始咕咕叫的肚子,从穿越过来,她就发现自己的食量变得很大。

  她总安慰自己,可能是因为穿越耗费了太多体力,所以比较能吃。

  许诺想着,就看到了街边卖早餐的小摊,卖的是热腾腾的小笼包和豆浆。

  她吞了吞口水,握紧刚才从祁宸那里拿回的手机。

  手机里好像还有一百多块,吃包子应该是够的。

  只是很快许诺就开心不起来了。

  老板已经给她装好了十笼小笼包和三杯豆浆,对着大客户笑得像朵儿花似的。

  许诺却笑不出来,她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余额不足,绝望。

  忘了,那一百多块钱昨天晚上来回打车给用了,现在只剩下五块。

  老板察觉到了她表情的变化,笑嘻嘻问她,“小姑娘,付好了吗?”

  许诺眨了眨眼,“老板,我能先欠着吗,等过会儿我……”

  话还没说完老板就变了脸,“你搞什么搞,想吃霸王包子?”

  “我不是……”

  “没钱就滚蛋,别跟我这儿废话。”

  老板骂着,把包子和豆浆重新放回去,“大清早就碰到叫花子,真是晦气。走走走,要饭走远点,别妨碍我做生意。”

  旁边同样买早餐的两个人也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许诺,“现在的女孩子还真是脸都不要了,有手有脚做什么不好,竟然做要饭的?”

  “要饭的还算好了,那些个做小三的才真是。你别说,现在的社会风气真是要不得,比我们那时候差远了,这些年轻人就追求什么不劳而获的……”

  “……”

  许诺顺着她们的目光低头看了眼自己,别说,这脏兮兮的裙子,还真是像个要饭的。

  她咬咬唇,在别人的议论声中快步离开。

  最后还是走回到北苑小区外,她实在是饿到不行了,蹲在路边花坛旁低着头数蚂蚁。

  这只蚂蚁是包子,这只是鸡翅,那只是鸡腿……

  肚子叫得更厉害了,许诺鼓着脸颊摸着肚子吞口水。

  好饿哦。

  以前她妈妈虽然不喜欢她,总打骂她,可到底也没饿着她,许家给了很多的抚养费,她从来没穷过。

  长这么大,也是穿过来后,许诺才深刻意识到了穷字怎么写!

  哎……

  许诺叹了声,惆怅的抬头看了眼北苑大门,早知道出来的时候应该再带两桶方便面的。  要不,她现在再上去要两桶?等她先吃饱,再想怎么赚钱好了。

  祁宸应该会给的吧,他不会这么小气吧?

  这样想着,许诺就想起身。

  也是这时候,忽然从旁边飞来一只纸飞机,正正好落在她脚边。

  是用一张红票子折成的纸飞机!

  许诺:“……”

  她茫然转头,便见身后不远处站着个身穿红色卫衣的青年。

  青年看起来不过二十一二岁,双手揣在运动裤的兜里,额头前刘海几乎遮住了半边眼睛,见她看过去他便勾唇一笑,“美女,要饭呢?”

  许诺:“……”

  神经病!

  这是许诺对姜子越的第一印象。

  她没说话,当然也没去捡那一百块钱,起身就要朝北苑里去。

  如果真的必须要饭,她也只会跟祁宸要。

  姜子越几步上前拉住了她,“跑什么跑呀,你不要饭了?”

  许诺吓了一跳,忙挣扎,“神经病,你才要饭呢,你放手!”

  “你不要饭你蹲这儿干嘛呢,刚才你买包子的时候我就见着你了,你不就是要饭的吗?”

  他的语气有些轻挑,许诺有点害怕,毕竟这个社会人贩子那么多。

  她挣扎得更厉害了,恶狠狠威胁,“你再不放手我要报警了!”

  姜子越也不想真吓到她了,语气正经了些,“我放开你也行,你别跑咱们说说话。其实我不是什么坏人,我只是瞧着你和我现在正在找的一个角色有点相似,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演戏?”

  许诺皱眉,演戏?

  现在的人贩子都用这招吗?

  她抿抿唇,点头,“好,我不跑。”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起来就特别真诚。

  姜子越松口气放了手,然而下一秒,许诺转身就跑。

  姜子越:“……”

  这演技,炉火纯青啊!

  许诺刚跑两步,后领子就被人抓住了,她张开嘴想尖叫,后面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袋包子,一只手臂从她身后绕过来,那袋包子就在她面前不断的晃。

  “小乞丐,不想吃包子了?”

  许诺的声音被口水淹没了,她盯着那袋包子,重重摇头,她是那种为了包子出卖自己的人吗?

  三分钟后,许诺蹲在花坛边啃第十个包子。

  姜子越:“……”

  嘴角猛抽,这小丫头是哪里来的饿死鬼,也太能吃了吧!

  不过就算许诺食量很惊人,她吃起东西的模样还是很可爱的。

  两颊微微鼓着,小口小口的咬包子,速度却很快,刚吃的时候甚至能眨眼一口眨眼一口,就像只偷米吃的小老鼠。

  姜子越摸摸下巴,忽然觉得此处很适合配上叽叽喳喳小老鼠叫的bgm。

  想着那画面他就忍不住笑了笑,转身又去不远处早餐摊买了杯豆浆。

  第十个包子啃了一半,许诺终于觉得有饱腹感了。

  姜子越回来便见装包子的口袋已经空了,抽抽嘴角,难以置信,“你吃完了?”

  许诺:“……”

  看了眼手中还剩下半个的包子,抿抿唇角,“这包子太小了,那个老板好小气。”

  姜子越想笑,在她身边坐下,“的确挺小气的,下次不去他家买了。”

  许诺咬咬唇,有些尴尬,却还是把剩下的半个包子几口吃下。

  姜子越递给她纸巾擦嘴,又把豆浆递给她,许诺却只接了纸。

  姜子越挑眉,“吃了那么多包子,不干?”

  许诺皱眉,“陌生人给的豆浆,我能随便喝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