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作死王爷要休妻青小喵全文最新章节

作死王爷要休妻青小喵全文最新章节

青小喵 著

连载中免费

《作死王爷要休妻》是青小喵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孤僻冷傲,骁勇善战的王爷温暄最近迷上了街头卖花的小姑娘,日思夜想她想的心痒难耐不说,还甚至为了她休了府上当摆设看的王妃,本想着恢复单身以后好将小姑娘娶回王府供着,却突然发现那小姑娘居然就是自家王妃乔装而成的,这可如何是好?

5.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作死王爷要休妻》是青小喵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孤僻冷傲,骁勇善战的王爷温暄最近迷上了街头卖花的小姑娘,日思夜想她想的心痒难耐不说,还甚至为了她休了府上当摆设看的王妃,本想着恢复单身以后好将小姑娘娶回王府供着,却突然发现那小姑娘居然就是自家王妃乔装而成的,这可如何是好?

免费阅读

  突然闯进来的温暄,也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差点按捺不住,有转身出去的冲动了。

  “跟本王回王府吧。”温暄有些局促不安,俊朗的面容略带尴尬。

  宋妩听闻男声,仰起头来看了一下,只见一男子修长的身姿,就立在她身子不远处。

  这可把她吓坏了,连对方的容貌都没有看清,就急忙拿起外衣,穿了上去。

  粉白的小脸,经过刚刚这么一激动,有些发红。变得粉扑扑,红嫩嫩的,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回王府?什么情况?

  宋妩穿好衣服,不见风清淡云二人的身影,立马就想喊人。

  只听见屋外传来宋平川的声音,“妩儿啊,跟六王爷好好谈谈,夫妻之间要互相理解。你们谈,爹爹就不进去打扰了。”

  宋妩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人就是六王爷温暄。

  她成婚一年多都不曾见过面的夫君!

  想起上一世,成亲两年,只见过几面。

  再加上宋妩每次见他,都是唯唯诺诺的,头也不敢抬,至今还没记全他的长相。

  这一次,她要好好看清这个老狐狸的长相!

  她细细端详起了他,只见他皮肤偏黑,两眼有神,剑眉入鬓,微薄的唇瓣棱角分明。

  这容貌跟温沅竟有几分相似。只不过,相对于温沅的温润如玉,温暄显得更加的英气逼人。

  此时他神色温柔,深邃的眼睛里,泛着点点的星光。

  剑眉星目,莫过于此。

  宋妩突然想起当年的那个小男孩,也是这般的眼睛,泛着点点的星光,却充满了忧伤。宋妩的内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抓了一手,竟然有些难受。

  她惊觉自己失态,转身背对着温暄。

  “夜深了,王爷请回吧。”宋妩纤细的手指卷着自己的发尾,单独跟男人同处一室,她很不自在。

  “你不跟我回去?”温暄有些急了,他本以为自己深夜来访的诚意,可以打动宋妩跟他回去的。

  宋妩回过身来,直面温暄,“王爷半夜私闯妇人房间这点,我先不计较。就单单王爷,休了我这一点,凭什么还让我跟你去回去?”

  她宋妩平日里虽事事不计较,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更何况,好不容易从豫王府逃离了出来,莫不成还要回去送死?

  “凭我的诚意。”温暄理直气壮。

  宋妩顿时被气笑了。

  王爷这是想用爱发电啊!

  空手套白狼啊,你的诚意算个屁!

  “王爷的诚意无法打动我,你还是回去吧。”这一句话,算什么鬼的诚意。

  宋妩也捉摸不透,这温暄大半夜来找她回王府去,是什么意图。

  这两天,皇城里就开始传言,她宋妩被六王爷休了。

  这才走了不到一天,消息就传得满城风雨。

  不是王爷说出去的,还能是谁?

  而今又假惺惺地,深夜来请她回去。

  该不是顶不住舆论的压力,要把她骗去王府灭口吧?

  宋妩突然觉得自己的脑洞有点大,大的有点离谱。

  都被自己逗笑了。

  “你笑什么?”温暄见她唇瓣上扬,唇红齿白,神情娇憨,忍不住也跟着乐。

  宋妩回过神,见温暄嘴角带笑,更是吓得不轻。

  这笑容绝对不单纯,肯定有毒,是想毒死她的。

  “王爷,我就要睡觉了,你走吧。”宋妩突然钻进床幔里,侧身倒在床上,面向着墙。

  “风清淡云,送客吧。”宋妩还不忘嘱咐她俩送客。

  风清淡云?

  温暄剑眉微皱,这成语也能改成名字?

  风清淡云二人闻声进来,看了看王爷,又望了望自家小姐,也不看出这是什么情况,只好依言行事,“王爷,您请吧。我们家小姐要睡了。”

  淡云一进来,温暄就觉得她看起来有些眼熟。

  此刻的他才惊觉,原来那天在王府后院,他错将淡云认成宋妩了。

  这才导致他错失良机,将休书送了出去。

  这小丫鬟倒好,衣着华丽就算了,自家小姐在干活,做丫鬟的反倒躲起来休息。

  这样的巧合,才让他错失了见到宋妩的机会!

  想到这里,温暄心有不甘,若不是这个小丫头,他也不会处于这般困境。

  他正想喊宋妩起来,见她纤瘦的身影久久没有动静,想着她怕是睡不着,于心不忍,只好先行离开。

  来日方长,再做打算。

  宋妩一直在等温暄离开,听到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整颗心才安定下来。

  温暄刚走出宋妩的院子,宋平川像约好那般迎了上来。

  “参见王爷。”宋平川对问了行了礼。

  “不必多礼,我是来找宋妩。”温暄向来喜欢直接,虽说这宋平川是他的老丈人,但是从来没有相处过,也不存在什么交情,温暄与他亲热不起来。

  宋平川识趣地点点头,“王爷跟妩儿的事,为臣也不好多问。只盼王爷能多担待妩儿一些,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儿。”

  虽然外界对宋妩评价并不好,但宋平川对自己女儿还是十分看好的。

  “相国无需多言,我自有分寸。”温暄示意他不用跟着,自己离开了相府。

  宋平川望着温暄离开的背影,心中忍不住地叹息。

  如此冷言冷语的男人,想必自家女儿,在他那里肯定受了不少的委屈。

  殊不知,宋妩今天才第一次见到她的丈夫。

  哦,不对,已是前夫。

  温暄坐上马车,回想起刚刚见到宋妩的那一幕,嘴角不经意间浮现一丝罕见的笑意。

  李浩不识趣地问他,“王爷,你笑什么?”

  温暄收起笑容,板起脸来,“李浩,你不是天天往王妃后院里跑的,怎么没见你跟我说她去买花的事?”

  温暄开始兴师问罪。

  李浩有些委屈,心想着这有什么好说的。

  王爷向来不喜欢听我说王妃的事吗,我都顺着你的意,少说甚至不说了。

  而今倒好,还反过来责怪于他。

  “王爷,这有什么好说的。王妃不去买花,那后院里一院子的花草,如何来的?”这明摆着就是要去买的,不买?难不成天上能掉下来?

  王爷问的话也是好笑。

  自从去年他回到皇城以后,整个人就变得奇奇怪怪的,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温暄瞪了他一眼,这小子竟然敢反问起他来了。

  “王妃身边那个两个丫鬟,被宠的无法无天了。特别是那个叫淡云的,简直没有丫鬟的样子。这次王妃回府后,我就把她卖了。”温暄虽然表面不说,私底下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李浩跟淡云的关系,见他不服于他,故意说给他听。

  李浩一听,立马就慌了。

  “王爷,你可不能卖了她。王妃可喜欢她了,离不开她的伺候。”李浩话说得不假,但是却有些心虚。

  温暄全看在眼底,这以后啊,算是有把柄制住这小子了。可以让他好好听话,帮自己做事了。

  “卖不卖她,这个就要看你的表现了。”温暄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浩。

  李浩这才明白过来,温暄是在威胁他了。

  他们家王爷学坏了!!!

  以前虽然严厉,但是从来不耍心机,也没有什么招数,而今回到皇城不足两年,就被这花花世界给同化了。

  什么时候能还给他们一个单纯直接的王爷,李浩向上天祈求。

  可惜,上天也无能无力。

  恋爱中的男人智商没有区间,上不封顶,下不设限。

  三天后,温沁的马车停在相府门口。

  前几天她送来了宫里梅花节的请柬,宋妩有些为难,这次恐怕是要放她鸽子了。

  最近关于她的传闻怕是满天飞了,这会出门难免会有人询问,她可懒得回答。

  但听闻公主亲自来接她,宋妩也不好再推辞。

  略略打扮了一下,跟着温沁入了宫。

  皇城的冬天,素来温暖如春。没有严寒的侵袭,整个皇城依旧绿意盎然。

  这每年的梅花节,宫里都异常的热闹。

  纯白无瑕的梅花,赏心悦目。缓缓流动的幽香,沁人心脾。

  宋妩往年是来过的,她素来喜欢花,如此盛大的赏花机会,怎么也不能错过。

  但今非昔比。

  她不再是当年无忧无虑的少女了,而今的她是皇家的弃妇。

  虽然她不是个多愁善感,自我怜惜的人,但是就算心再大,也无法逃脱世俗的烦扰。

  不如上山做个尼姑算了,刚好可以天天种花养花,这主意倒是不错。只怕她爹知道了,会被气死。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温沁拉起宋妩的小手,来到花树下。

  今日的宋妩,上身着月白色的小袄,下 身是水绿色的长裙。

  在众多衣着华丽,精心装扮的女眷中,显得素净单调。

  温暄此时坐在一览芳华亭,悠闲地喝着小茶,将整个梅花节的人和景尽收眼底。

  这一览芳华亭,是皇宫里地势较高的地方。因此常常被作为观景台,居高临下,阅尽梅林美景。

  景色虽好,却不及人好。

  温暄的目光,始终离不开那个纤细苗条的身影。

  “王爷不是说,你不想来的?”上官听雪眼尖,从温暄刚踏进梅林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他了。

  温暄神色自若,嘴角微微上扬,“早上起来,突然就想过来,看看这赏心悦目的美景。”

  温暄的眼神又在人群中搜索。

  上官听雪一身红衣,妆容精致。头发也不再是从前那般,简单地扎个辫子,这回是认真做了发髻。经过珠翠的点缀,添了几分女子的温柔。

  温暄看了她一眼,浅笑了一下,“这么打扮起来,好多了,是该做回女孩子了。”

  他提起茶杯,又望向了远处,整副心思全然不在这边,时时刻刻被远处的吸引。

  上官听雪听他这般说自己,不禁红了红脸,“你什么时候也开始注意起女人的事情来了。”

  温暄没有回答,面带温柔地欣赏着梅花。

  “你变了,变了好多。”上官听雪望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忍不住感慨。

  “哪里变了?”温暄对她的话,有些心不在焉。没有用心去揣摩,也听不出她的意思。

  上官听雪看着眼前的温暄,这个曾经跟她一起并肩作战,英勇杀敌的男子。

  这个曾经在战场上为了救她,不惜陷自己于危险之中的男子。

  这个曾经跟她一起畅饮通宵,策马扬鞭的男子。

  ……

  现在变得陌生而遥远。

  她开始觉得自己并不了解他。

  她一直觉得,温暄不喜欢笑,不喜欢繁琐的东西。

  但是,前几天去了王府,她竟然发现,温暄在种花,在哄猫。

  这样子琐碎的事情,与他英勇善战的形象,有所背离,但却又真实得让她羡慕。

  上官听雪回过神来,见温暄回头看了她一眼,等待她的答案。

  她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了,笑自己想太多,也笑自己的无可奈何。

  “变傻了,变傻了,不再是那个英勇无双王爷了。”上官听雪有些话不从心。

  温暄颔首,“人总是要变的,不可能一辈子都待在战场打仗。没有战争,国泰民安的生活,岂不是更好?”

  他虽善战,却不喜欢打仗。

  “那也是。”听他这般说来,上官听雪内心有小小的安慰。

  更何况,她亲姐姐皇后娘娘说了,最近有传言说温暄休了他的王妃,不知消息是真是假。

  但是不管真假,无风不起浪,有传言出来,自然证明他们夫妻二人感情不和。

  你若是好好争取一下,能让他休了相府的小姐,那这豫王妃的位置,也是非你莫属了。

  上官听雪向来不喜欢宫中争斗,若是以往,必不认同她姐姐的说法。

  但是而今,这温暄也是迫于赐婚,才娶了宋妩,并非他意。

  又一直有他们夫妻不和的说法,她主动接近温暄,也是顺水推舟。

  宋妩这边,温沁拉着她来到池塘边,观赏这梅花林中唯一的红梅。

  白色的梅花纯白傲骨,冰清玉洁。

  红色的梅花却热情似火,灿若朝霞。

  “宋姐姐,六王爷怎么没有陪你一起来啊。”苏婉致衣着华丽,眉开眼笑地走到宋妩身边。

  苏婉致四处环顾了一下,没有见到温暄,想借此话题引出宋妩被休的传言。

  宋妩一看是苏婉致,心里觉得无趣,只想赶紧离此处,便一句话怼了回去,想让她识趣点,“四王爷来了吗?”

  宋妩将问题抛回给苏婉致。

  苏婉致纤纤玉指一指,“我们家王爷来了,就在那里。”

  “只是不知道四王爷是陪你来的,还是陪正妃娘娘来的?”宋妩望了望温沅的正妻,赵将军的千金赵子余。

  苏婉致被呛得面红耳赤,回不上话。她本来是想借问宋妩六王爷是否有来的机会,来试探六王爷是否休了她,让她当众难堪。

  结果反而弄得自己下不了台。

  四王爷宋沅正坐在不远处的凉亭里,赏花品茶。

  宋妩望过去的时候,刚好碰触到温沅的目光。

  温沅对着她温柔地笑了笑,宋妩回以一笑。

  苏婉致看在眼里,心里不舒服。正想支走宋妩的时候,没想到温沅走了过来。

  “见过四王爷。”众人屈膝行礼。

  “不必多礼。”四王爷温沅挥手示意。

  “妩儿,你送本王的兰花很珍贵,本王很喜欢。”温沅真诚地跟宋妩传达自己对贺礼的喜爱。

  “王爷喜欢就好,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宋妩推托,许久不见温沅,他还是以往那般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王爷,这里池塘边风冷,您受了风寒刚好,不宜吹风。”苏婉致赶紧想了个理由支走温沅。

  温沅看了看宋妩,见她无意叙旧,便说“那你们玩,我去那边休息。”

  见温沅离开,苏婉致的心总算稍稍有点放松。

  宋妩正想着离开,苏婉致又叫住了她。

  “宋姐姐,这红梅开得正好。我想折几只带回王府,你个子高一些,正好帮帮我。”苏婉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宋妩看了想给她个大大的白眼。

  “这些小事让宫女做就好,何必出动我们妩儿。”温沁向来不喜欢苏婉致作来作去的样子,看了心烦。

  “既然是小事,自己折就好,也不必劳烦那些宫女。”苏婉致话中带刺,自己站上了树下低矮的石块,伸手去折红梅。

  温沁宋妩正想沿着池塘边的小路离开,只听见“啊”的一声,苏婉致的半个身子撞向池塘边的宋妩,双手却紧紧地抓着树枝,没有松开。

  宋妩本来就纤瘦,再加上毫无防备,整个人一下子就被苏婉致撞进了池塘里。

  皇城的冬天虽然不冷,但这池塘里的水,还是冰得刺骨。

  一览芳华亭这边,上官听雪犹豫了好久,终于问出了心中的问题,“王爷,你休了豫王妃了?”

  她的声音有些虚,悄悄地望了望温暄,看他的反应。

  温暄没想到上官听雪竟然也关注这件事,有点诧异,“听雪,我觉得这件事没有必要瞒你,我确实给她写了休书,但是……”

  温暄话还没说要,一览芳华亭里来了一位宫女,“上官小姐,皇后娘娘有请。”

  上官听雪闻言,跟温暄道别,“我先告辞了王爷。”

  温暄这边刚回头,就目睹了苏婉致撞倒宋妩的过程,心中大呼不好。

  一下子施展了轻功,从高处一跃而下,来到池塘边。

  这池塘的水冷,还是一回事。重要的是,池塘底下,怪石嶙峋,难免有锋利的边边角角。这万一磕伤了哪里,可就严重了。

  温暄推开围观的众人,跳进池塘里,抱起了宋妩。

  脚踝一阵剧痛,惊魂未定的宋妩,感觉有人抱住他,立即紧紧地抱住对方的身体,生怕对方放开了她。

  “别怕。”温暄抱着她上了岸,见她嘴唇发白,裤脚鞋子满是血迹,浑身瑟瑟发抖。心里一阵莫名的难受的,忍不住安慰了她。

  “这旁边就是兰妃娘娘的寝殿,先去那里换衣服,快随我来。”温沁给温暄引路,带着他去了兰妃的寝殿。

  温暄将宋妩放在床上,见她脚上的伤口仍血流不止,命令一旁的下人,“快去请太医过来。”

  众人惊慌失措,竟忘了要去请太医。被温暄一说,才想起来,急急忙忙地过去请太医。

  温沁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过来,温暄伸手去扯开宋妩身上的湿衣服。

  宋妩缓缓地抬起手,抓住了他的手,力气不大。虽然此时又冷又痛,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她虽已成婚一年多,却连男子的手都没有碰过。

  现在温暄竟然在脱她的衣服,宋妩内心又羞又急,无力地伸出手阻止他。

  没想到温暄急着给她换下湿衣服,轻轻一甩,就松开了。

  宋妩的小袄被撕开,里衣也凌乱不堪,温暄突然望向宋妩的脸,见她神情复杂,双眼微微闭着,慌乱的手指骤然停了下来。

  他转身给身边的温沁说,你来帮她换。

  自己便转身离开,出了房间。

  温沁明白二人的关系,立马上前给宋妩脱下湿衣服。

  温暄站在门口等候,这时的他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湿的,被风一吹,竟然有些寒意。

  “妩儿怎么样了?”温沅神色慌张地赶到门口,一见到温暄便抓着他问。

  温暄冷笑一声,“四皇兄,妩儿的事不必你操心,你还是管好自家的人吧!”

  “伤害妩儿的人,本王回去必重罚于她。”温沅一改以往温文尔雅的形象,神色凝重得让人害怕。

  “你刚才……唤她妩儿?”温沅不敢相信,之前老死不相往来的两个人,而今却叫她叫的这么亲密,这绝对是有意气他。

  “六皇兄未免管得太宽了吧,本王的王妃,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倒是四皇兄,这么亲昵地称呼我的妻子,合适吗?”温暄因为往事,和温沅之间,一直心存芥蒂。

  但而今,他对温沅,又新添了一种敌意。

  “本王跟妩儿自小……”温沅想解释他自小便是这般称呼宋妩的,温暄却无意要听,他的心思都在房里宋妩那里。

  刚好太医来了,温沁也帮宋妩换好了干净的衣裳。

  温暄跟着太医入了房间。

  温沁见宋妩脚上血流不止,不敢贸然给她脱下鞋袜,等太医来了,再做处理。

  太医来的时候,宋妩还是清醒的。

  太医用剪子将宋妩的袜子剪开,然后轻轻地撕下来。

  每撕开一点,宋妩都感觉到刺骨的痛楚。

  太医完全将袜子撕下来的时候,宋妩已经痛晕了过去。

  取下袜子,只看见血糊糊的一片,没看出伤口在哪里。

  在战场见惯打打杀杀流血受伤的温暄,此刻竟然为宋妩的伤口捏了一把冷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