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白荷吴亮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白荷吴亮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初林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年代小说《成为白莲花的日子》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初林倾心创作,主角是白荷吴亮,全文讲述的是:21世纪大好青年白荷一朝穿越成为建国初期被离婚的封建糟粕白莲花,为了应景也为了自己的脸面,她将名字改掉,奈何在别人眼中,她只是个文盲,所以一场爆笑的旅途就此开始…

1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穿越年代小说《成为白莲花的日子》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初林倾心创作,主角是白荷吴亮,全文讲述的是:21世纪大好青年白荷一朝穿越成为建国初期被离婚的封建糟粕白莲花,为了应景也为了自己的脸面,她将名字改掉,奈何在别人眼中,她只是个文盲,所以一场爆笑的旅途就此开始…

免费阅读

  钢厂门口那一闹,虽然说最后罗壮实说清楚了,但是还是有影响的。

  有些只听了前半部分没听后半部分的就把话给传出去了。

  有些想得多的就算罗壮实道歉了,也觉得估计是护着白荷才道的歉。

  总之,想什么的都有。

  成婚的女人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强令家里男人不许多来买东西。

  白荷的生意自然就受到了影响。

  这一点白荷倒是做了心理准备的,只是还有些人就是心理阴暗,时不时的跑来摊子面前指指点点,还要露点不屑的表情,白荷也是烦不胜烦,干脆就换了地方。

  源市大学位于源市的东边,刚好和钢厂是两个方向,距离不近,自从白荷搬过来之后,耳根子都清静不少。

  小学生没有钱,大学生条件还是不错的,加上大学旁边就是市政府,有钱人也不少,白荷的生意也不错。

  “丫头,今儿又有什么好吃的?”

  人未到,声先至。

  白荷抬头望去,穿着青布旗袍的老太太缓缓走来。

  50多岁的样子,脸上已经爬满细纹,却丝毫不掩其美丽,整整齐齐盘在后脑的头发里不时闪出几缕银光,腰背笔直,脸上总挂着温柔慈和的笑容。

  小高跟才在青石板上哒哒的响着,每走一步似乎都踩在旁人的心上,岁月好像只在她身上沉淀了优雅。

  这是白荷这几天摆摊看到的最喜欢的人了。

  “和前几天一样呢夏老师,就是多了一缸甜米酒,我前些天抽空做的,今天看是做好了,拿了一点儿来,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

  白荷看着老太太两眼放光,要是她以后老了能有夏老师十分之一的风采,她做梦都得笑醒。

  “喜欢,怎么不喜欢,我家老头子最喜欢了!”夏老师闻言眼睛一亮,连忙开口。

  白荷听见笑的眉眼弯弯。

  优雅大美人瞬间变吃货的样子,有点儿可爱呢!

  甜米酒其实就是糯米加甜酒曲发酵而成。

  糯米浸泡5个小时候洗干净,沥干水分,然后上蒸笼蒸熟。

  蒸熟后把糯米摊开晾凉,等到用手摸着感觉还有点儿余温就可以了。

  加入甜酒曲充分搅拌均匀之后淋入冷开水,一边用手把米粒给分开。

  然后就可以装缸了,装进去的糯米要稍微按严实一点儿,装好后在糯米中间挖个洞好观察发酵的情况。

  密封好的缸放到箩筐里,里面用稻草填充,完全裹住装糯米的大缸,使其保持温度,等一个星期左右,米酒就酿好了。

  说来这不是个多难做的东西,但是要做好,也是十分要用心的。

  一般人家量少不耐烦做,量多吃不完,糯米种的少,产量低,价钱不比大米便宜,因此卖的人少。

  “饭盒给我,我多打点,放点儿糖加个蛋就很好吃了呢!”白荷一边说一边装。

  甜米酒是个十分补的东西,尤其对于女人,做法也简单,十分受欢迎。

  “夏老师,有个事情我想麻烦您一下,不知道方不方便?”白荷一边卖东西一边朝旁边等人的夏老师说。

  “什么事?”夏老师出身于前清官宦家庭,却勇于冲破自己的命运,从家里出来念书,出国留学,又认识了志同道合的丈夫,对于白荷这种小小年纪就出来摆摊的女孩子并不像其他老古板一样认为抛头露面不检点,更多的倒是怜惜,因此也就不吝对她的帮助。

  “是这样,您对这边熟一些,我想问问您知不知道哪里有房子可以租的?”

  她家牛实在有碍瞻观,时不时的就在一旁拉个屎,看着实在难看,拿守门的大爷每次见她都瞪眼。

  而且现在旁边没有树,她还得自己准备个木桩子拉过来,免得没地方拴着,一个错眼那牛就自己带着她的车子去找草吃了。

  再一个也是考虑到万一哪天她有事情耽误了回不去,能在市里有个落脚的地方,总不能去睡大街吧?

  “你租吗?有什么要求?”夏老师歪了歪头询问。

  “没什么要求,就是平时栓一下牛,我要是不小心耽误了回不去村里,晚上能睡一觉就行了。”

  那等于平时也不再这里住啊,夏老师想了想,下了决定,“要是这样的话我家就有空房子,我们老两口住着,地方大得很,要不就上我家去吧!”

  “真的吗?那太好了,一会儿我收摊就跟您过去看看行吗?”白荷喜出望外。

  这时候的住房条件真的是不好,能有院子给她栓牛又愿意租的估计不多,白荷都做好了继续这么折腾到冬天的准备了。

  “行啊,你收一下,一会儿等老周出来就走。”

  夏老师家在离源市大学两条街外的福西路,都是独门独户的院子,进了福西路两分钟,拐进一条小巷,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下来。

  “这里住的主要是以前本地还过得去的人家,咱们学校有些教授家也住这里,还有几户是政府的。”周老师一边推着自行车一边和白荷解释。

  “是呢,我家这房子还是老周一个出国的朋友家的,卖给了我们。”夏老师补充。

  “周老师和夏老师不是本地人啊!”白荷惊奇,还以为是本地大户人家呢。

  “是啊,不是....”

  夏老师和周老师的表情似乎都有些怅然,白荷意识到似乎说错了话,不敢多言,默默走路。

  不一会儿就到了周家。

  这是个两进的小院子,前院只有三间正房,看得出来是书房和待客用的,院子两边栽满花木,穿过游廊,后院就是一个三合院制式,夏老师夫妻住这里,后院再往后,有一块空地,空地对面就是一排沿着围墙而建的倒座房,这是以前佣人住的地方还有杂物房,现在全都空着。

  “后面的倒座房你看看挑一个放牛,住的话你就住西厢吧!以后牵着牛的话从后门进。”夏老师陪着转了一圈就递上了钥匙。

  “谢谢夏老师,卫生方面我会注意的。那着个房租是多少?”这么好的房子白荷也没什么好挑的,关键这里安全,屋主介意的地方她也清楚,无非就是牛屎问题,不等夏老师开口,白荷先做了保证。

  “恩。”夏老师满意的点头。

  “房租就5块一个月吧,你也不怎么来,意思意思就行了。”

  “那怎么行!”白荷连忙推辞。

  虽然只借用了两间房,但是就这个屋子和地段,十五块一个月都占大便宜了。

  “没说完呢。”夏老师笑着打断,“除了这个,你有空的时候要过来给我们做顿饭,就拿这个抵剩下的房租了。”

  夏老师有些不好意思,钱的话只是个象征,主要是想请对方做个饭。

  她自己不会做饭,老周也不会,偏偏两人出身好,都是挑嘴的,以前还有厨娘,来了源市之后一时找不到合意的,加上看这形势也不知道请佣人到底好不好,天天吃食堂都吃腻了。

  夏老师观察白荷好几天了,发现她手艺好,人也爱干净,有了想法才给她租的房子,不然她家又不缺钱,怎么可能随便就把房子租给陌生人。

  “额,那好吧!”看着夏老师有些期望的神情,白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直接答应下来。

  当场就交了押金和三个月房租,白荷拿着钥匙赶着去配了一副就匆匆回家了。

  踏着落日的余晖回家,才靠近,白荷就见到有个小身影靠在自家墙上。

  “姐!”白大宝终于等到了人,高兴的跳起来。

  “你怎么来了?”赶着牛车停稳当,白荷跳下车辕。

  “今天不上课?”

  “恩。”白大宝点点头,上前接过牛绳。

  “今天就是发了课本,见了老师和同学,然后搞了卫生就回来了。我回了家,村里有人去那边的杜村,经过刘家村,我就跟着过来了。”

  白大宝还记得上次带着弟弟来被教训的事,赶紧解释清楚。

  “跟你妈说没?二宝没吵着要来?”指挥着白大宝把牛牵进牲口棚里,白荷自己把车上的东西往厨房卸。

  “二宝睡觉呢,早上都是趁他不在偷偷跑的,回来娘说一直哭着找我。”白大宝十分不好意思的抓抓头。

  那可不行,小孩子会有阴影的,白荷一听就叫大宝回去同二宝好好商量,解释清楚。

  “二宝还是小孩子呢!不用吧?”

  “小孩子懂的可多了!你自己还不是个小孩子!”白荷不客气的反驳。

  行吧,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想到二宝难缠的性格,白大宝苦了脸。

  “噗呲,行了行了,拿点儿东西回去哄哄就行了。”白荷笑。

  小孩子嘛,有了吃的什么都顾不上,白大宝还以为自己有多重要?

  细细问过白大宝确实是和村里另外两个孩子结伴走的之后,白荷才放下心。

  朱招娣这次还算靠谱,知道拿着东西上门去请人关照一下大宝,不然才10岁的孩子每天肚子翻山越岭走那么长时间去上学白荷是绝对不放心的。

  “来,这个你拿着,万一要是哪天你真有事耽搁了,就找你老师给你请个车把式送你回来,或者实在不行请你老师留你一晚上。”

  白荷掏出两块钱塞到白大宝手里,唉,她这颗老母亲的心啊!

  “姐,我不要!”白大宝像被烫了一般赶紧躲开。

  “姐,我还想说呢,我那伙食费也不用要,好多人都是早上自己带着去的呢!”

  读书太花钱了,自家姐姐每天早出晚归,回来都一身臭汗,白大宝心疼,只能想办法省钱。

  那当然不行!

  这天气夏天太热,放到中午饭都馊了,只能带个红薯芋头的,那也带股馊味儿。

  冬天又太冷,估摸着是有给热饭的地方,但是那也够呛。

  村里另外两个孩子是宝贝疙瘩,家人心疼,都是在学校吃的,虽然学校也没供什么好东西,好歹有口热乎新鲜的。

  “姐既然供,那就供的起,你安心念书就行,姐给不了你多好的日子,但是村长家孙子什么样,你就什么样,这点儿姐还是能给的,别操心钱,实在不行你记下来,等以后工作了还给姐就行。”

  把手里的钱塞进白大宝口袋,不看他那泪包的样子,从厨房给拿了一小坛甜米酒给他。

  “走吧,姐送你回去。”

  这孩子!她从外头得到的信息分明就是个小霸王的样子,打架闹事从不少的,怎么一见面总是眼泪汪汪的。

  “荷花,荷花,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半上午,白荷一个难得的休息日,正赖在床上睡懒觉,门口传来兰花兴奋的喊声,听声音估计都还没进院门。

  荷花荷花的,你带什么来荷花也不感兴趣!

  这都几个月过去了,按说习惯也都习惯了,但是白荷心情还是有些不爽,双手握成拳拼命捶打了一番枕头,这才慢吞吞的起身走出房间。

  “果树!”兰花拉着板车往院里走,白荷看见板车上包起来的树根双眼放光,一个健步冲上前去。

  真香!

  白荷高兴得围着板车上的两棵树打转。

  “可不,上回你托我娘给留意的,一找到好的立马叫人给挖了过来。”兰花昂着脸得意洋洋。

  “四堂婶就是有本事!”

  “可不,这可是隔壁乡寻摸到的,娘说其他地方虽然也有,但是那家人家的果子尤其好吃。”

  这有就是像他爹他娘一样的,到处去给人瞧病才能知道的那么清楚,还能问人买,一般人可买不到。

  “一共花了多少钱你说,一会儿你给拿过去。说吧,你想要什么?”

  这果树早就托了四堂叔和凤娟姐留意了,她家后院一颗荔枝树,一颗龙眼树,一颗芒果树,前院还有一颗石榴树,都是刘老爷子当初从外头买回来的好品种,前些年大家也不好问王喜妹要,从白荷搬过来之后,陆续有人上门找她要树苗,白荷也不小气,地上自己发出来的小树苗都已经给出去了,只不过什么时候才能结果就不好说了。

  现在这个时候不像后世有那么方便的物流,天南海北的东西,只要想买,总能想办法买到。

  白荷喜欢吃水果,但是这时候的水果只能靠自家或者是村子附近有人种,保鲜措施不行,哪怕是隔壁县产的水果也不好买,要是天天找人买水果还不知道背后要被人骂多败家,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嘿嘿,嘿嘿.....”听了白荷的话,兰花笑的有些不好意思,有这明显吗?

  哎呦,行了行了,这猥琐的表情再配上嘿嘿声,白荷搓了搓胳膊赶紧移开眼。

  “就是,就是,上次那个芒果干挺好吃的,还有上回卤的豆干,恩...那个桂花糕也不错。”兰花越说越小声,不敢看白荷的脸。

  “那个,我去叫我哥过来种树!”兰花赶紧跳起来跑出去,算了算了,还是先把树给种上吧,开口的时候底气足一点儿。

  “哎....”

  钱还没拿呢!

  这真是......

  白荷摇摇头,看了眼果苗,认命的转回了厨房。

  一共三棵树,柚子树栽前院,桃子树橘子树栽后院,都是3年的苗,明年说不定就可以开始结果了,等到果树都长大,整个院子就满满当当了。白荷在后院看着刚栽好的小苗,想象着树木成荫硕果累累的样子笑出了声,惹来兰花疑惑的眼神。

  “咳咳。”白荷清了清嗓子,收回了白痴的笑容。

  “走吧。”对着兰花挑了挑眉,施施然走在最前面。

  兰花屁颠屁颠的跟上。

  刘钢柱拿着铁锹站在最后,看着两个妹妹这番作态,拼命忍住笑。

  都惹不起,惹不起啊!

  芒果干是现成的,家里那棵树结的果子白荷自己做的,量不多,白荷没舍得卖。

  拿出来给刘钢柱拿了一包回去,拆了一包堵兰花的嘴,桂花糕可以先做,豆干的话就只能等下回了。

  村里没有卖豆腐的,上次卤的还是兰花二姐梅花给带来的。

  没有豆干白荷直接切了块卤肉给兰花,吓得她跳了起来,“肉可不行,一会儿我娘该打我了。”

  “你不要一会儿我也得送过去,行了,这么多呢,能差你这块儿?”

  吃货的眼睛都黏上去了,一边说不行还一边咽口水,也是醉了。

  兰花吃饱喝足就走了,还是忘记拿钱,没办法,白荷只好自己拿过去。

  端着做好的桂花糕,进门就看见刘钢柱拿着芒果干在逗大花和拴住,四堂婶这个无良奶奶不仅不帮忙还在一头出馊主意主意。

  “小心铁柱大哥回来捶你!”白荷把桂花糕递给四堂婶,朝刘钢柱警告,铁柱是家里老大,最疼自家两个孩子了。

  “那可还得过几年。”刘钢柱头也不回。

  他大哥都跟着他爹在外头看病,早出晚归的,家里几个大人人人有份,可没人会多话,大花和拴住逗哭了给点儿吃的马上又哄回来了,还不会告状呢。

  “荷花,这马上可就收稻谷了,你这安排好没啊?”马来弟笑吟吟地看着家里孩子闹,也不插手。

  接过白荷递过来的糕点,拿在手里,“兰花这是吃撑了吧?”

  个没出息的丫头,一回来就往茅房跑。

  “额.....五堂叔都来说了,就这两天看着就开镰了,所以我这不都不去摆摊了,在家等着呢。”撑不撑的,白荷不做评价。

  “那就行,这乡下人,田地是根本,你可不能不重视啊。”

  荷花这段时间净忙着做生意,都魔怔了,地里水也不管草也糊弄的,都是其他几家看到顺便给处理了,先前顾忌着荷花估计还是憋着口气,这都几个月了,马来弟才敢小心翼翼的提点几句。

  “我知道的婶子。”

  没种过地的人就算知道种地不是那么简单,得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没人提起白荷也就下意识的忘记了。

  拔草放水这些活全都是五堂叔家帮忙做了,同她说一声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原来该做这个了,但是对方都已经帮忙做完了,搞的白荷也十分不好意思,就只能拿点儿东西去感谢。

  虚心听了四堂婶几句提点,白荷给了钱,也没等兰花,直接就回来了。

  秋收说来就来,第二天一大早,五堂叔就上门来说明天可以开始了。

  送走五堂叔,白荷赶紧加上牛车往镇上跑。

  幸亏刚好是圩日,镇上有东西可以买,不然就又只能杀自家的鸡鸭了,白荷是不舍得的。

  这次虽然是只有五堂叔一家帮忙收,凤娟姐和四堂叔家都不来,但是人口还是不可小觑。

  五堂叔家的地还不能收,他自己加上家里6个儿子,6个儿媳,还有孙子辈的,完全不比上次人少。

  男人收四亩水稻,几个媳妇就收一亩旱地里的黄豆和玉米,一直忙到天黑,才把这些都给收了回来,白荷还是照例在家做吃的。

  饿得狠了,一群半大小子把盘子都给刮干净了才挺着肚子回家。

  “叫荷花笑话了。”五堂叔脸上十分不好意思,好不容易吃一餐都是油水的,各个都给吃撑了,也说孙子们。

  “哪有,都太累了,是我该谢谢才对,剩下也没什么活了,明天就在家歇着吧,那点儿秸秆什么的,我自己弄就行了,过两天你家也该收了,可累人呢!”

  怕明天五堂叔家非得去给她弄干净地里,白荷事先就给说了,包了3斤肉给五堂婶,白荷目送这一家子离开。

  抹黑收拾了厨房碗筷,进空间好好洗了个澡,白荷这才舒服的躺下了。

  第二天起来,又是忙碌的一天。

  秋收可不是光把农作物收回来就行了。

  稻谷晒干,用风车筛出干瘪的谷粒,称出要交公粮的部分,剩下的入仓,这才把稻子给弄完。

  田里的稻草晒干捆好还要拉回来放着,家里引火可以用,猪栏牛栏里也要垫上,明年可以堆肥,豆秆和玉米杆也是一样,农家就多余用不到的东西,任何东西,都能找到用处。

  豆子晒干装好,玉米晒干后脱粒,全部都拿麻包袋装好放入粮仓。

  然后还有后院后头菜地里种的辣椒,红薯,芋头等。

  辣椒晒干,一部分密封起来,一部分泡了酸辣椒,大部分做成辣椒酱,芋头量不多,直接连泥一起堆在地窖里。

  只有红薯不好处理,红薯放不久,就算带泥存着也会慢慢坏掉,一部分做成了红薯干,还有一部分做成红薯粉。

  红薯粉和红薯粉也不一样,农家一般做的就是红薯晒干磨成粉,吃的时候加水做成糊糊,这是粉末的粉,还有一种就是粉条。

  但是粉条算是稀罕东西,年景好的时候几家人合起来一起做一些,每家分一点儿过年待客用。

  白荷菜地大的很,自己一个人,菜又吃的少,大部分地方都是种了红薯,红薯产量又高,院子里堆了一大堆。

  白荷是和四堂婶家一起做的,凤娟姐家红薯种的不多,做不了。

  做红薯粉可是个体力活!

  红薯洗干净切成小块,放到磨盘里像磨豆腐一样磨出浆,边磨边加水。

  得到的浆水静置沉淀一天,把上头的水倒掉,只留底下沉淀好的淀粉。

  把淀粉取出晒干,晒干后加温水化开,倒入垫着细棉布的蒸笼里开始蒸,最开始只倒一层底,蒸熟后直接在蒸好的薯饼上再浇一层,继续蒸,层层叠加,直到蒸笼蒸满为止,倒出蒸好的薯饼继续下一轮。

  蒸好的薯饼擦成长丝,红薯粉就做好了。

  说是她做,但白荷从头到尾就提供了场地和器具,重活都是钢柱和铁柱两兄弟做的,弄得白荷这两天看到钢柱都有些不好意思。

  红薯粉之所以贵就在于做法麻烦而且出粉率非常低,一百斤的红薯大概只能做出来20斤多一点的红薯粉,直接就少了将近80斤,也怪不得舍不得做了,这都是口粮呢!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