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成霸总娇妻后我离婚了提莫莫提全文最新章节

穿成霸总娇妻后我离婚了提莫莫提全文最新章节

提莫莫提 著

连载中免费

《穿成霸总娇妻后我离婚了》是提莫莫提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许彤一朝穿书,成了自己最喜欢的男二宋修然的老婆,也是原书中只存在了两章的作死女配,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许彤决定专心致力于撮合男二和女主,让他们走上生命的大和谐,只是撮合着撮合着,怎么画风越来越不对了?老公看她的眼神怎么愈发可怕了呢...

6.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穿成霸总娇妻后我离婚了》是提莫莫提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许彤一朝穿书,成了自己最喜欢的男二宋修然的老婆,也是原书中只存在了两章的作死女配,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许彤决定专心致力于撮合男二和女主,让他们走上生命的大和谐,只是撮合着撮合着,怎么画风越来越不对了?老公看她的眼神怎么愈发可怕了呢...

免费阅读

  不过她从来就不是个会坐以待毙的人,哪怕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也强颜欢笑着解释:“家里这种颜色的礼服不止一件,大约是我弄混了,不过这件礼服我确实没有在其他地方穿过,许太太想必一定是看错了。”

  “哎呀,宋太太,你就不用嘴硬了,你的情况大家都清楚,周太太若是等会儿生气了,我们一定会在她面前为你解释两句。”

  “说起礼服,娇娇你这件是意大利某品牌最近才出的新款吧,听说前两天你老公去了意大利,这不会就是他给你买的吧?”

  许彤的解释没人放在心里,将她贬得体无完肤之后,这群人又开始夸赞林娇娇的礼服。

  看着许彤在她手上吃瘪的样子,林娇娇心中可是乐坏了。

  她轻笑道:“其实我不太喜欢这个颜色,不过老陈觉得我穿这条裙子比较好看,我就依了他。”

  跟在她屁股后面这几个女人当然知道她是个什么意思,当下簇拥着她,一人又夸了她好几句。

  林娇娇看起来矜持,眉眼间却是止不住的得意。

  “诶,你们听说了吗,今天的拍卖会压轴是一颗3克拉的粉钻,据说是周总从国外一位钻石商那里得来的,钻石大家都有,这粉钻可就稀奇了,怎么样,陈太太,有没有兴趣?”

  不等林娇娇回话,谢子晴就接嘴道:“这还用说吗,就凭陈总对我们娇娇的宠爱程度,这颗钻石肯定是要被他收入囊中的。”

  林娇娇的老公叫陈乐文,虽然和林娇娇的婚姻有商业联姻的成分在,但对林娇娇还是有几分真心的,平日里也对她宠爱有加,所以谢子晴才敢这么肯定。

  林娇娇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是脸上的笑容证明她对这颗粉钻的确是很感兴趣。

  “娇娇这命好得我都快羡慕死了,在家被父母千娇百宠,出嫁还有老公的百般疼爱,女人这辈子不就是指望着能嫁个知冷知热的男人吗?”

  “所以啊,这人比人,可不是气死人,你说是吧,宋太太?”

  听着这群女人在这里互相捧臭脚,许彤还以为自己能悄悄离开,谁知道临到头这些人为了捧林娇娇还要踩她一脚。

  许彤笑眯眯点头:“是的,能嫁给修然这么贴心的老公,我也觉得好幸福。”

  这几个女人还想踩她的时候,门口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许彤准备借机遁走,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她随着这群人一起望向了入口。

  那人一进会场就有人迫不及待的上前去和他打招呼握手。

  来人微微点头致意,那双冷漠的眼穿过热闹的人群,准确无误地朝着许彤扫了过来,等到两人的视线在人群中交汇时,许彤那张带有些许郁气的脸慢慢变得张扬起来,嘴角也跟着勾起。

  修长挺拔的身姿,疏离又冷淡的气质,才半月不见,许彤觉得宋修然身上的仙气可真是越来越重了。

  “咦,那不是宋总吗?宋太太,你今天怎么没和宋总一起来啊?”

  “看宋太太这吃惊的样子,恐怕也不知道宋总今天会到场吧。”

  许彤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他刚从国外回来,下了飞机就直奔这里来了。”

  林娇娇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不知道吗,修然哥哥昨天和我老公同一航班到的宣城,怎么可能才从国外回来,你看他那样也不像是风尘仆仆的样子啊。”

  见到宋修然的好心情,在听到林娇娇这句话时戛然而止,许彤脸上的笑在这一刻是真的有些维持不住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林娇娇这么打脸,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眼看着宋修然朝着她走来的时候,许彤倏然转身去了洗手间。

  离洗手间越近,那些若有似无的讥讽声就离许彤越远,可许彤却不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以往和原主相处的时候,宋修然虽然不会和她多说什么,但是对于自己的行踪,他一般都会让助理和许彤报备一声。

  唯独这次,他并没有告诉许彤。

  许彤知道,自己上次大概是触到了宋修然的雷区,所以他才会那么严厉生气。

  她并没有责怪宋修然的立场,回想穿过来的这段时间,许彤发现自己的有些举止的确挺夸张的,她现在的身份是宋修然的老婆,并不是那个拿他当男神的读者,这两者之间区别挺大的,她必须时刻谨记着自己的身份。

  宋修然的想法她很清楚,两人待在同一屋檐下相敬如宾,面子上都能过得去,若是许彤对他产生了非分之想,那他必然是不允许的。

  男二的耐心与深情都是留给女主的,她许彤得有那个自知之明,不要试图去摘那颗不属于她的星星。

  许彤心中甚感惆怅,她很想跑到宋修然面前摇着他肩膀告诉他:“男二,你清醒一点儿,我对你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啦。”

  刚走到洗手间的门口,里面却传来一阵细微的啜泣声,声音很小,若是不仔细还听不清。

  许彤没想到上洗手间补个妆都能遇到这种事,要是她这会儿进去,那里面的人岂不是贼尴尬,幸好她只是找个借口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妆补不补没什么重要的。

  里面那女孩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糟心的事,哭起来没完没了,离开之前,许彤在洗手间外轻轻说了一声:“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随着她的声音响起,那道哭声迅速消失。

  许彤不愿意让她难堪,提醒过后就回到了大厅。

  今晚的宴会全是连清一人布置的,别说,行家就是行家,换个人来还不一定能布置出这种低调中带着奢侈的宴会。

  许彤一进大厅,连清就过来挽住了她的手:“刚才一直在忙,冷落你了。”

  许彤脸上挂着浅浅笑意摇头道:“周太太客气了,会场布置得不错,一看就是专业的。”

  连清也跟着笑:“你今天这裙子也不错,比我第一次见你好看多了。”

  这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搁在别人嘴里就带着点挑衅的意味了,不过根据许彤这几日对连清的了解,她觉得连清是个非常直爽的人,不像别人那样口是心非,她是打心眼里觉得许彤这条裙子比第一次的打扮好看,所以才会夸她。

  两人寒暄两句之后,连清突然笑着打趣道:“还是你的面子大,若不是你在这里,恐怕宋总都不会来呢。”

  说完,她又冲着许彤挑了挑眉,示意许彤转身。

  许彤心说你可真是太抬举我了,连昨晚就回宣城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是为了我来的。

  这些话,终究是没能说出口,许彤不屑将自己的伤口撕开摆在别人面前,她既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也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谈资,尽管连清并不是林娇娇那样的人,许彤也没打算将自己和宋修然的事告诉她。

  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在脸上挂上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后,许彤终于是有了面对宋修然的勇气。

  倒不是怕,只是那晚的尴尬还历历在目,她只要一想起自己说的那些话,就想要捂脸遁走,离宋修然远远的,甚至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堵住自己的嘴。

  还未想着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宋修然已经主动开口。

  “跑什么?”

  许彤被他这一上来的询问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一直在这里啊。”

  “你确定你一直在这里?”

  宋修然的语气说不上冷厉,只是那么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双眼淡淡地往许彤身上一瞥,许彤就怂得埋下了头。

  “就突然尿急嘛。”语气可谓是十分没有底气。

  这个回答并没有让宋修然满意:“看见我就尿急了?”

  有那么一刻,许彤是真的有点嫌弃男二话太多了,当然,这抹嫌弃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有特权的,何况宋修然这种男神级别的人呢。

  不说尿急她还能说什么,总不可能说她的脸面被林娇娇摁在地上摩擦,所以对宋修然有些迁怒吧,小命还要不要了,大腿还抱不抱了。

  “不是看见你尿急,而是尿急的时候你刚好就来了。”许彤面不改色的说道,“对了,你不是在出差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晚上,时间太晚我就直接在市中心的公寓住下了,没来得及告诉你,抱歉。”

  后面那句算是解释吗?

  其实宋修然在哪住许彤并不是很感兴趣,只要他不做对不起女主的事,哪怕睡天桥底下,许彤都不会说半句不是。

  不过宋修然这个解释也太牵强了一点儿,从昨晚到现在都快二十四小时了,发一条他回来的消息耽误不了他一分钟的时间,可他居然说没来得及。

  幸好许彤是他的CP粉不是他的老婆粉,不然听到这解释还不得呕个半死。

  许彤并不想继续这个你问我答的环节,恰好拍卖会开始了,她和宋修然也跟着晚宴里的人陆续往连清布置的拍卖厅里走。

  连清的老公在宣城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邀请的嘉宾都是非富即贵,许多未婚的青年才俊带的女伴还是当红女明星。

  这些明星和许彤原来世界的明星并不一样,所以许彤见到她们也没有什么特别激动的情绪。

  也不知道这个位置是怎么排的,宋修然和许彤的位置是在第一排的中间,而他们旁边一边是林娇娇和她老公,另一边则是一位许彤不认识的年轻男人和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

  之所以知道那个女人是个明星还是林娇娇坐下来的时候抱怨了一句:“连清这女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啊,居然把我们和不入流的戏子安排在一起。”

  林娇娇的老公对于她这番得罪人的言辞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声哄着她,叫她不要使小性子。

  平心而论,陈乐文的长相确实不如宋修然,但比起那些地中海啤酒肚的老总,却是要帅得多的,而且他身上还有一股特别儒雅的气质,完全不像一位商人。

  主持人说完开场白之后,拍卖师就开始用大屏幕介绍拍卖品。

  女人似乎天生就对珠宝没有抵抗力,尽管家里保险柜里已经有很多名贵的首饰了,当看着这些名媛太太捐赠的首饰时,许彤依然有些心动,并且忍不住惊叹,随便一条项链就上百万,有钱人的奢侈真的是她不能想象的。

  她那枚二十万的胸针跟其他的珠宝比起来简直就可以用寒碜两个字形容。

  “刚才我还在想宋太太这次拿出的拍卖品是什么,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枚胸针,不过,这确实挺符合宋太太的作风。”小门小户出来的女人,就是这么小家子气,这么便宜的东西都能捐出来,真是让人贻笑大方。

  林娇娇看似小声在那里和自己的老公嘀咕,说出来的话却一字不差的落进了许彤的耳朵里。

  许彤觉得自己今天出门的时候大概是没有看黄历,不然怎么会这么衰呢,她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宴会,所以不知道这些女人在这种事情上面也要攀比。

  身后的那些人的议论已经很小声了,但依然有三言两语落进了许彤的耳朵了。

  若是她一个人在,倒是能厚着脸皮装作没有听见,可现在宋修然也在,还被她连累着跟着丢脸,许彤的双手绞在一起,羞得连头都抬不起。

  就在这时,绞着的双手被人轻轻握住,许彤望向那双手的主人时,就见宋修然嘴唇翕动,说了两个字。

  很轻很轻地语气,但许彤还是听出来了。

  他说:“没事。”

  许彤勉强的笑了笑,接着就见宋修然对着林娇娇夫妇俩露出一个人泯然众生的笑容:“捐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拍多少,陈总你说是吧。”

  陈乐文依然是那副儒雅的模样:“宋总说的对。”

  林娇娇不屑的轻哼了一声,根据拍卖物的价值不同,每次加的价格也是不同的,就这一个二十万的破胸针,怎么着也不可能卖出天价来。

  宋修然气定神闲的样子,给了许彤不少的勇气,这种慈善拍卖会捐多捐少都是别人的心意,宋修然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这些人凭什么嫌弃她捐得太少。

  不过等到她捐赠的胸针开始竞拍时,许彤心中还是有些紧张。

  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她总是忍不住想万一没人竞拍胸针该怎么办。

  显然这个结果是不可能的,哪怕是看在宋修然的面子上,这些人也会对这枚胸针出手。

  胸针的底价是十五万,每次只能加五万。

  拍卖师说完好之后,便有人开始举牌。

  等到竞拍价达到五十万时,宋修然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五十五万!”

  将自己的捐赠的拍卖物再次拍回来这样的事情也不新鲜,但是宋修然这一举动像是给场上的某些人提供了什么信号,一个个竞拍得更加起劲了。

  没多久,这枚胸针的竞拍价格竟然就达到了八十万。

  许彤此刻的表情简直就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二十万的胸针拍到八十万是个什么概念,这些人钱多得没地方使吗。

  然而八十万并不是结束。

  在许彤吐槽的时候,还有人在继续举着牌子。

  “一百万!”

  许彤旁边那位一直很安静的男人突然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这个价格已经虚高了,后面没人继续跟了。

  “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一百万三次。”

  最终这枚胸针由许彤旁边的那位年轻男人以一百万的价格拍下。

  当胸针最终以这个价格成交时,林娇娇抓着陈乐文的手不断用力着,指甲都嵌入了肉里。

  手上的疼痛让陈乐文忍不住蹙起了眉头,抬眸看着林娇娇那娇艳脸上挂着的愤恨,陈乐文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轻轻拍了拍林娇娇的手道:“娇娇,你弄疼我了。”

  林娇娇看着他手上的指甲印并没有丝毫的内疚,反而怒气冲冲地说道:“你一个皮糙肉厚的大男人,就这么一点儿伤就喊疼,丢不丢人。”

  陈乐文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他只是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

  一百万对场上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但用一百万来拍这枚胸针就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许彤看了身旁的那位年轻男人一眼,满脸都写着“你疯了”三个字。

  那个男人被她看得忍不住发笑,最终却将眼神放在宋修然身上。

  “千金难买佳人笑,今天我就借花献佛了。”

  许彤不知道这男人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但这佳人想必就是他旁边那位漂亮的女明星了。

  女明星的双眼一直放在那枚胸针上,眉眼间难掩喜欢。

  不知道是不是许彤的眼睛看花了,她总觉得这位女明星眼尾有些泛红。

  等到所有人的精力都放在下一件拍卖物的上的时候,宋修然感觉到许彤往自己身上靠了靠,清雅的香水味争相恐后的窜入他的鼻腔,虽然并不喜欢,但也不至于让他讨厌。

  “那人是不是有什么项目要和你合作啊?”

  许彤想了半天,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原因,不然谁会拿一百万拍一个毫无价值的胸针。

  而且那个男人刚才还看着宋修然笑,肯定是想让宋修然承他的情。

  宋修然模棱两可的说了句:“大概。”

  许彤十分无语,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故弄玄虚地说句大概是什么意思。

  趁着没人注意,许彤又小心翼翼的瞄了旁边的男人一眼,然后扯了扯宋修然的袖子小声问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谁很重要吗?”

  宋修然的声音不大,却也没有故意压着,年轻男人转过头来看了看他们,眯着眼笑道:“宋太太似乎对我很好奇。”

  许彤连忙摇头:“没有没有。”

  毕竟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冤大头,好奇肯定也是正常的。

  意识到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说话,在接下来的拍卖中,许彤都安静如鸡。

  宋修然倒是对她说若是有喜欢的就拍下来,可许彤明白那只是他的客套话,这个时候的她十分懂事的说了一句没什么特别喜欢的。

  果然,听到她的回答,宋修然也没有再说什么,完全证明了他那句话只是随口一说,恐怕心中还在想算她懂事。

  许彤只是这场拍卖会上的看客,但她并不觉得无聊,若不是林娇娇那群人太烦了,她还挺喜欢参加这样的聚会,能混吃混喝不说,还能长长见识。

  一个小时之后,刚才那群人口中的粉钻终于是登场了。

  林娇娇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颗粉钻,挽着陈乐文的手臂撒娇道:“老公,这颗粉钻真好看,我好喜欢。”

  陈乐洋笑了笑:“那我拍下来送给你。”

  刚才还龇牙咧嘴凶得不行,这会儿需要别人送礼物的时候,就温顺得跟个小绵羊似的,对于这样的人,许彤只想竖中指。

  “老公,这颗粉钻好漂亮,人家也好喜欢哦。”

  许彤小声的自言自语,模仿着林娇娇那发嗲的语气,结果差点没让她给吐了,说话就说话,干嘛要故意这样夹着嗓子。

  “好。”

  正当她默默吐槽时,宋修然突然答道。

  好什么好?许彤抬头就见宋修然目光直视着台上的粉钻,一点儿也不像是说过话的样子。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宋修然的这句好是什么意思。

  这颗粉钻的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三百万的竞拍底价,不一会儿就被大家一起竞争到了五百万。

  三百万的粉钻拍到五百万这个价格,并不算太高,但现场的很多人却没有继续举牌,因为除了竞拍胸针举过牌的宋修然安静了许久,终于再次举起了手中的牌子,而且看他那样子还是势在必得的,既然这样,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这些人并不包括陈乐文,在林娇娇气急败坏之前,陈乐文再一次举起手中的牌子,将价格加到了六百万。

  “修然哥哥,我是真的很喜欢这颗钻石,你别和我抢行不行。”

  林娇娇露出一个十分乖巧甜美的笑容,试图打动宋修然让他就此收手。

  陈乐文脸上的笑已经淡了下来,竞拍东西本来就是价高者得,想要就直接加价,何来抢这一说法,这么久了,林娇娇似乎一点儿也没有懂事。

  “抱歉,不行。”宋修然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林娇娇被他这冷酷的模样气得失了智,不等陈乐文说些什么,又举牌将价格往上抬了抬。

  陈乐文的眉头再次拢到一起,这颗粉钻对于他来说并没有达到八百万的价值,若是宋修然再加价,他不会继续跟了。

  林娇娇可不管这么多,她这会儿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管花多少钱,她都得将这颗钻石拍下,话已经放出去了,她林娇娇丢不起这人。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宋修然身上,大家都在猜测他还会不会再一次举牌时,宋修然突然轻笑着对陈乐文说道:“陈总,我老婆说她也很喜欢这颗粉钻,你看看能不能成人之美?”

  “凭什么她喜欢就得让给她,这个钻石我要定了。”林娇娇咬牙切齿地说道。

  对于她的态度,宋修然未置一词,该给的台阶他也给了,如果陈乐文非要这般不识抬举,他也不介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他难堪。

  就在宋修然再次举牌时,手臂突然被人紧紧抱住。

  “其实我也没有太喜欢,这颗钻石就让给她吧。”许彤嘴角牵动,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不怪她笑得这般僵硬,实在是她也没想到宋修然居然会因为她那一句喜欢而下血本,面对如此高昂的拍卖价格,她真的不能淡定,现在的她整个人脑子都是懵的,完全没有猜到宋修然到底是在唱哪一出戏。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