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你老婆在捡垃圾穿书官淮陆江全文最新章节

你老婆在捡垃圾穿书官淮陆江全文最新章节

李念周 著

连载中免费

《你老婆在捡垃圾穿书》是李念周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官淮敲代码的途中打了个瞌睡,一觉醒来变了个人,还身无分文地趴在陌生小区的石板路上,最后被社区大妈所救,光荣的成为了一名垃圾分类员,网传英年早婚的商业大佬陆江,原来早就离婚了!那位从未露面的陆太太,直接分走了陆氏一半的财产,可是近日有人看到前陆太在小区捡垃圾是个什么操作?

7.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7

在线阅读

《你老婆在捡垃圾穿书》是李念周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官淮敲代码的途中打了个瞌睡,一觉醒来变了个人,还身无分文地趴在陌生小区的石板路上,最后被社区大妈所救,光荣的成为了一名垃圾分类员,网传英年早婚的商业大佬陆江,原来早就离婚了!那位从未露面的陆太太,直接分走了陆氏一半的财产,可是近日有人看到前陆太在小区捡垃圾是个什么操作?

免费阅读

  陆江果然非常忙,刚回到别墅,他就进了书房,说是还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

  上次也是,刚陪她吃了晚饭,陆江就飞去了美国,简直是日理万机,这给官淮一种自己在浪费大忙人时间的感觉。

  “你工作这么忙,不用花时间陪我,我自己玩也挺好的。”

  陆江递过来一个莫名的眼神。

  “我怕你把头玩没了。”

  官淮:……

  书里也没说陆江是这么个人啊,不吐槽她会死啊!

  毕竟是才接触不久的人,官淮面对他的时候难免会有些陌生感,可是每当她感觉到一点点距离的时候。

  陆江就会用十分熟稔的语气埋汰她。

  好像没人刻意去拉近距离,不知不觉她就习惯了和他的相处模式。

  陆江有让人放轻松的超能力。

  ……

  据刘姐说,陆江在外面跑的时间比较多,之前他基本上每天都是十一二点才回来,尤其是最近在做的项目对公司来说比较重要,为了保证最后的结果,很多决策陆江都会亲自过目。

  书房门没锁,官淮悄悄推开一条缝,一股浓香的咖啡味儿就飘来了。

  她透过门缝去看桌前聚精会神的男人,剑眉星目,轮廓鲜明,挺直了脊背,像一棵伫立的玉树。

  陆江其实长得挺好看的,保养得也不错,也许是因为肩膀上担着整个江达集团的担子,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副严谨认真的样子,明明是偶像派的长相,却总透露出一股老干部的气息。

  除了他偶尔吐槽她的时候,看起来才生动不少。

  陆江端起咖啡,才发现杯子已经见了底,他抬眼,看到门缝处的那一双乌溜溜的眼睛。

  “老板娘,麻烦倒杯咖啡。”他举起杯子摇了摇。

  官淮嘿嘿一笑,直起身子溜了进来。

  “你喝好几杯啦,晚上会不会睡不着?”

  陆江暂时搁下手里的文件:“可能会有一点儿,不过这段时间比较特殊,得坚持一下。”

  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脸上,显得整个人十分温和,官淮看着他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想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见他戴眼镜的样子。

  “你近视度数深吗?”

  陆江扶着镜框笑了笑:“一点点而已,只是看久了眼睛比较花。”

  官淮捧着咖啡杯,盯着杯底的咖啡渍,觉得陆江真的好辛苦啊。

  “我去给你倒咖啡!”希望这段时间赶紧熬过去,让陆江好好休息一下。

  陆江深深地看了眼官淮蹦跶着离开的背影,深吸一口气,继续埋头到厚厚一摞文件中。

  直到华灯初上,高秘书打来电话,说正在前往别墅的路上,来接他去参加宴会。

  高秘书赶来还需要半个小时左右,陆江看看剩下的文件,打算趁着这半个小时,加快速度再看一些,他下意识伸手去拿咖啡,抿了一口,竟然觉得一阵清爽席卷唇齿,然后留下淡淡的清苦香气。

  他定睛一看,杯子里的咖啡换成了决明子。

  难怪他好像闻到了一股似有若无的清香。

  陆江摘下眼镜,揉开皱着的眉头,仿佛想到了高兴的事情一样,嘴角压不住地翘了起来。

  ......

  官淮送完咖啡出来,顿时觉得受到了敬业标杆陆江同志的鞭策,决定再去捋捋代码。

  她哼着歌,往游戏室(划掉)工作室走去,到了楼上,一拧把手。

  发现门锁了。

  刘姐幽幽地从后面冒出来:“先生说以后每天只开启一个小时。”

  官淮义正言辞:“我不玩游戏,我去学习。”

  刘姐:“先生说要劳逸结合,太太每天学一个小时就够了。”

  “……”

  官淮巴巴地望着刘姐,刘姐递给她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她确实玩过头了,她知错就改,但是这一下子砍得就剩一个小时,也也也也太急切了点儿。

  她做不到啊。

  于是官淮又溜到了陆江的书房门口,打算献献殷勤,再求大老板松松口。

  她笑嘻嘻地溜进去,陆江却像没看到人似的,紧皱着眉头,一边翻看文件一边思索着什么。

  官淮凑近一点儿,发现才倒了没多久的咖啡,马上就又要见底了。

  算了,老板都这么拼了,你还玩个屁啊。

  敲代码敲代码。

  官淮把陆江的咖啡杯带下去,找刘姐要了些决明子,泡了一大壶决明子茶,然后蹑手蹑脚地放在了陆江的桌上。

  沉迷工作的陆江同志眼皮都没掀一下,官淮就又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

  楼上的游戏&工作室被锁了,官淮想起房间里还有一台笔记本,刚好上面没下载任何游戏,她也好再摸摸代码。

  于是她抱着笔记本,窝在沙发上,认认真真逛起了论坛。

  官淮进去水了几楼,发现一个贴子突然被顶了起来,名字还起得特别欠揍。

  叫做【恕我直言,跟这位大神比起来,在座各位都是辣鸡】。

  官淮:????

  敢在遍地大佬的论坛里放出这种话?楼主是活得太舒服了吗?

  于是,满脸不服的官淮提着刀冲进了楼里。

  她倒要看看,哪个大神啊?有多牛批啊?但是看着看着,这个楼......她怎么越看越觉得熟悉呢?

  楼主是这么说的:

  【一楼先感谢帮我解决代码问题的真大神,大神恩情没齿难忘,求大神给个神秘代码,让楼主略表感谢!#拜托#拜托】

  【二楼放之前发的求助楼,这是原地址:#%@,楼主个人认为大神给出的方法已经是最优解了,在座各位也可尝试解答】

  【三楼求各位好汉帮忙顶帖,让我尽快找到这位大神吧!】

  官淮果断点开了原地址,扫了一眼楼主之前的求助内容。

  这个很简单嘛,虽然看起来比较复杂,但是只要这样......这样......再那样......

  等等,为什么她觉得好像在哪儿解决过类似的问题?

  官淮支着下巴想了会儿,记忆倒转回陆江回来前的那晚,把游戏藏起来的她浑身不得劲,于是从床上蹦起来,随手解决了一个秃头程序猿的困扰。

  !

  这不就是我昨天晚上写的代码吗……

  解码了,原来是我自己啊。

  官淮幽幽叹了口气:我怎么这么厉害。

  也许是因为官淮天生就是干信息工程的料,从她第一次偶然接触这门学科,她就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许多技术能人挠秃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她往往能从中看出端倪。

  再加上她在信息工程上的研究和进步就像坐火箭一样,接触到的也都是业内顶尖的人才,所以她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个楼主提出的问题很简单。

  论坛里也聚集了相当一群不错的人才,一开始大家都是被“□□味”十足的标题吸引进来,点开原地址一看,纷纷给大神跪下了。

  【我就是辣鸡】

  【我是辣鸡+1】

  【我是蒜蓉鸡】

  ……

  官淮:不好意思,露才了露才了。

  就在她喜滋滋地翻着网友的彩虹屁时,一条回复也被人顶了起来。

  【我就是楼主口中的大神,举手之劳无足挂齿】

  也许是因为在一起沙雕评论中,这条回复太过正经,网友们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这条吸引过去了。

  【层主真的是......大神?别怪我冒犯,层主能证明一下吗?】

  很快,层主就回复了,两个字:

  【可以】

  然后甩了一条链接。

  官淮也好奇地点了进去,发现是一些款功能复杂的网页社交系统,查看网页代码,能够看出编写者的鲜明特点,清晰易读,寥寥几行,却设计得精妙绝,一些设计之处更是别出心裁,令人惊叹。

  这么一个网页的搭建,并不是一项复杂的工作,但恰恰是因为极简,反而极少人能够做到。

  虽然不能直接证明原地址的答案是层主给出的,但有了这个水准,能做出那种程度的代码,也是完全可以的。

  而且在程序员们看来,能写出这样的代码,必定也是某个公司的大神,不至于贪别人的功。

  于是底下又刷起来一溜的【大神请受我一拜】。

  而网络这头的官淮先是“???”,然后就是“!!!”。

  官淮:一群愚民!这明明是我敲出来的!

  愤怒的淮大官人撸起并不存在的袖子,目光凶狠地开始哒哒哒哒,准备和这个冒名顶替者干上一架。

  就在她噼里啪啦打字的时候,高秘书来了,他本来打算跟官淮问声好,看到她面露凶光的样子,非常机智地放低了自己的存在感,去书房找陆江了。

  等陆江收拾完毕,官淮正撕到精彩之处,键盘都要敲出个洞来了。

  陆江咳嗽两声,官淮听到动静,生生遏制住了继续撕批的欲 望,抬起头来露出个乖巧的微笑:“你忙完啦?”

  一看陆江一身正式的打扮,她疑惑地问:“你怎么穿这么好?”

  陆江:“有个宴会要参加。”

  她多嘴问了一句:“不用我陪着去吗?”

  陆江看了她的花裤衩一眼:“你愿意换下这条裤子?”

  官淮:我不止这一条,我有好几条换着穿的!

  陆江不知道她正在网上跟人打架,看了眼时间快到了,最后交待了一句:“我得走了,晚饭记得少吃点儿。”

  官淮心绪正汹涌着呢,被陆江一说,更气了。

  现实中被老板嘲笑,网络上还被人抄袭。

  官淮:愤怒!来,继续撕!

  官淮抱着笔记本,一页页翻着评论。

  原本的寻人楼,自从“大神层主”自曝之后,风向就慢慢发生了变化。

  前面两页都是网友的彩虹屁,有把层主水平吹得天花乱坠的,也有一些借楼提问,希望层主能够指点一二的。

  从第三页开始,层主挑了两三个问题,简单指了下思路。

  如此一来,网友们更是热情高涨,提问的楼层一下子刷了三四页。

  对于做程序的人来说,有的时候一个bug解决不了就是解决不了,出现问题往往是编写者逻辑上的失误,何况代码已经写了那么多,能做的只是不断修修补补,支撑摇摇欲坠的危楼。

  楼主发的原贴其实也是这么个情况,但是“大神”强势掰正了代码的关键失误,完全改变了大楼的结构,让原本寸步难行的代码,得以顺畅流转与延续。

  试问哪个程序员不希望自己的代码能够得到这么神来一笔呢?

  于是短短十分钟里,这篇帖子就被顶成了热帖,300+的回复还在持续上涨中。

  官淮发了评论,说自己才是楼主要找的人,但是楼层很快就淹没在了一堆彩虹屁中间。

  也有人注意到这条回复,于是问:

  【这楼眼红病?证据呢?】

  所谓的大神层主也没有证据,他有的只是先发制人,官淮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出示聊天截图,证明那条代码是从自己这里发出去的。

  但是。

  官淮当时回复楼主用的是游客账号,ID有效时间是六个小时,六个小时后,如果不转为正式ID,游客账号就会消失。

  从昨天到现在,官淮发帖时间已经超过了六个小时,她的账号,早就消失了。

  那个冒名顶替的层主钻的也是这个漏洞,如果官淮用的是注册账号,她出示聊天截图,证明自己,大不了到时候层主闭麦隐退,顶多被人扒着查一下IP地址,但是要查到也不是个易事。

  如果恰好官淮用的是游客账号,那层主就可以跟着说,自己用的也是游客账号,失去了正式账号的保护,就算再跳一个两个人出来认下这份功劳,恐怕网友们也无从辨别。

  倒霉的是,官淮就没想过注册一个正式的账号。

  官淮:......吃了爱潜水的亏。

  没办法给出证据,她也就没有回帖了,一些网友翻到这层,开始对她冷嘲热讽,甚至有说话难听的,张口就是谩骂。

  官淮不擅长吵架,不管是在网上还是在现实中。

  不过是个小功劳,她喜欢做好事不留名,但是不等于能够眼睁睁看着别人抱走她的孩子,还按着自己的头接受。

  官淮一个人窝在沙发上,微微发热的笔记本搁在她腿上,但是她觉得自己的血液更燥热,这种憋屈的感觉,成年之后她就很久没有遇到过了。

  信息技术上体现出的天分,给了她一层坚硬的铠甲,让她可以躲在自己安全的小世界里,孤立无援长大的孩子,格外珍惜上天给她的这一份馈赠。

  她咬紧了后槽牙,深吸了一口气,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

  短暂的思考之后,她退出了那条帖子,点开论坛注册界面,注册-实名-认证,一气呵成。

  然后又点开楼主放的原地址,再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找出了不下二十处能够优化的地方。

  既然争辩无用,她就用实力证明。

  官淮打开代码编辑器VC6,活动活动手腕,扑入了代码的世界。

  葱白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移动,一行行代码以令人咋舌的速度更新着,楼主不知道,他当时心心念念想要做出来,但因为技术问题一直难以实现的软件,马上就要以最完美的姿态,在官淮的指尖呈现了。

  论坛上,那条帖子热度依旧,层主接受着论坛上人们的追捧,又给出了一个链接地址,开始为自己的网站打广告,技术宅们热情回应,精准的高质流量开始涌入网站。

  他也看到了官淮那一条无力的争辩,也许这真的是代码的主人,但是有什么用呢?真有证据,这人肯定早甩出来了。

  轻易得来的丰硕果实让他头晕目眩,仿佛看到了财源滚滚的未来。

  别墅里,刘姐在为晚饭做着准备,她探头出来,询问官淮晚上想吃些什么,见沙发上的人头也不抬,以为她又在玩游戏,劝了两句之后,继续和厨师长沟通菜品去了。

  官淮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就要完成,她的呼吸不由自主地变得急促,紧盯着笔记本屏幕,拼命忍住胸腔憋闷的一口浊气。

  终于,官淮敲下了最后一个字符。

  她私聊了楼主,把代码文件直接发给他。

  官淮没停,再次进了那个帖子,翻到第一个提问求助的楼层,扫了一遍问题,打开编辑器,敲下代码,把文件直接发在了楼层里面。

  然后继续点开第二个求助的楼层,看问题,敲代码,发文件。

  官淮在以惊人的速度输出着代码,一层层解决着网友们在楼里提出的问题。

  这么大的动作,自然很快就被网友注意到了。

  【!!!老铁们快看,有个新号在疯狂答疑!!从第78楼开始,现在已经到第96楼了!】

  【雾草!我也看到了,被答疑到老铁出来说个话,是真的答疑吗?】

  【2333我也收到了,刚看了下,代码完美!!!是真大神无疑了!】

  【天呐,你们注意到他这个速度了吗?这是真实存在的速度吗?】

  帖子的风向再一次转变,网友的注意力从“大神层主”的网站转移,并且注意到了官淮之前争辩的那一楼。

  【指路237楼,有个游客号说自己才是解答楼主问题的人】

  【我疑惑了,答疑大佬是237楼吗?】

  【年度大帖!难道大神层主真的是冒名顶替的?】

  【呵呵,我早就感觉那个层主不对劲了,上赶着承认功劳,还推销自己的网站,完全不像大神作风】

  官淮已经连续码了十几个代码了,大脑飞速陀螺转,越写越亢奋。

  楼里面的网友已经疯了,大概有生之年第一次见到这么大佬的大佬,赶上直播的技术宅们激动地嗷嗷直叫。

  当然,好奇官淮和层主到底谁才是代码真正主人的人也不少,可是这两个人,一个疯狂敲代码答疑回帖,一个闷不吭声怎么戳都不出现。

  于是论坛首页,十帖有九都是讨论这件事情的。

  有人开楼细扒两人代码风格上的不同,对比原地址的代码找相似与不同。

  还有人开楼竞猜,【投票|两位大神先后下场,你心中的神秘大佬是谁?】

  屏幕那头,之前一直活跃蹦跶的层主,呆呆地看着论坛里回帖的走向,细细密密的冷汗逐渐爬上了他的后背。

  他真的没想到,对面竟然是这么厉害的一个人,从那人出手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完全没有挣扎的能力。

  更何况,他倚杖的也不过是自家侄子邢简的技术。

  是的,在网上回帖的是他,推销网站的也是他,但这个网站根本不是他做的,他不过是个半瓢水,仗着邢简的本事在作威作福。

  原本以为邢简已经是难得一见的人才,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他也有点儿开始慌了。

  那个死孩子脾气犟得不行,要是让他发现这个事,以后再想掌控他,怕是要废点儿功夫了。

  都怪网上那个人不知好歹,不就是个代码吗?真那么厉害还稀罕这点儿名气?怕不是也想出名。

  他恶狠狠地骂了句脏话,紧盯着楼里的动向,一直刷代码的那个人,似乎停下了动作。

  最后一次答疑是第137楼,七点钟左右,按照之前的速度,下一楼的代码早该码出来了。

  察觉到对面似乎不打算再发了,他露出一个狡诈的笑。

  之前邢简写过一串病毒,据他所说,这串病毒能够顺着网络自动追踪,完全搞瘫对方的系统,就像一把大铁锤,把对方的后台敲个稀巴烂。

  他摸到那人最后回复的楼层,悄悄地把病毒放了出去。

  ......

  官淮原本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顺便破坏那个辣鸡层主恬不知耻的行径,结果码着码着她就上头了,越写越嗨,盯着电脑屏幕,敲得眼冒绿光。

  直到一阵饭菜的香气飘过来,官淮耸 动两下鼻子,越闻越香,勾得她唾液疯狂分泌。

  敲代码的手指渐渐慢下来,转到起火的大脑也慢慢减了速,官淮抬头一看,刘姐把饭菜都摆上了桌,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只看到饭菜鲜亮的一片颜色。

  刘姐笑眯眯地看过来:“太太,快来吃饭了。”

  算了,身边有这么好的人陪着自己,她干嘛要纠结网上那些跳梁小丑啊?

  机缘巧合获得的新人生,她得把时间和精力留给值得的人和事,那些盗取她成果的恶人,早晚会因为心术不正受到反噬,人贱自有天收,她能做的已经都做了。

  官淮:辣鸡小偷,迟早要凉!

  官淮最后看了眼论坛的走向,已经没人再相信那个层主了。

  她搁下笔记本,蹦蹦跳跳地向餐桌跑去。

  “啊啊啊板栗烧鸡!刘姐我好爱你!”

  “太太!你先去洗手啦!”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